昧之(上)【小说】

等你FM 2018-03-27 09:48:37


昧   之

文 | 木的暖


昧之是个女孩子。十六岁时和一个男人跑了。说文雅一点,就是私奔。那是八十年代的初期,土地刚分到户,人们也才吃上白面馍。思想都保守落后,都是媒婆腰里插着旱烟袋说亲。私奔在当时是伤风败俗的事。

事情坏就坏在街上逢会。街是条老街,沿袭古老的习俗,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八逢会。正是农闲时节,春意盎然,暖风熏人,麦苗蓬勃地泛着新绿,鹅黄地占有。会上,乡政府从外地请来两个戏班子,一个是唱河南梆子的,一个是唱越调的,戏台就搭在西塘坡,两个戏班子比赛着唱,两个戏台布景相对着,戏场里天天热闹非凡。听说街上要逢会,农民都兴奋得像要过年似的,都放下手头的零碎活计,拾粪的也不拾了,纳鞋底的也不纳了,都锁好门束好妆,走出家门去赶会。小脚女人大脚男人都出来了,都穿得齐齐整整。老闺女少媳妇都出来了,都打扮得光光鲜鲜。有的脸上搽了香脂,有的头上抹了麻油。步行的、蹬着上锈自行车的、拉架子车的、骑毛驴的、水牛拉大马车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乐和喜庆,乘着浩荡的春风,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赶趟似的,行走在田间羊肠小道上,扬起一股股灰尘,摇铃声欢笑声混合在一起,还有老牛的哞哞叫声。天蓝得水洗过一般洁净,几团蓬松的白云漂浮在空中,鸟儿在头顶上飞,开阔的四野,一望无际的麦田。吹拂的思绪,舞起层叠的波浪,如抖动的绸缎子。



街上人山人海,俩戏班子正唱得热火朝天。锣鼓家什敲得震颤响。太阳放着大把的光,汝河水流动,金亮亮的鳞甲。鸡的鸣叫从小巷传来,悠远的古老。戏台下面挤满观众,汗布衫子和草帽。老街中学坐落在东南角,大铁门面朝东,正对着街道。喧腾的锣鼓声传来,学生们正在上课。教室外面几棵老槐树,正枝繁叶茂,鸟儿在树叶间啁啾,阳光漏掉,一片寂然。昧之正在上初中三年级,坐在倒数第二排的一个角落。抑扬顿挫的戏调传进来,无遮无拦地闯进她脑海。她立刻跑了神,心像长草似的发慌。老师在讲台上说着,黑板上写里满满的。昧之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的心已经飞到戏场上了。


昧之天生爱听戏,爱赶热闹。小时候她不玩捏泥巴的游戏,独喜欢表演唱戏,把头发梳成几根小麻花辫子,辫梢上扎个红绫子,拿她娘的黑棉布床单当戏台,用几根麻绳扯着挂在泥巴墙上,用老师批改作业的红水当口红,抹得红艳艳的,像喝了猪血似的,把红薯叶的茎干挂在耳朵上当耳坠,似乎还嫌不够戏味,把纸烟盒里面的锡箔纸撕下来,粘贴着两颗门牙,咧嘴一笑,明晃晃的,然后模仿着戏剧里的人物唱起来。她唱,男子打仗在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后来长大上初中了,家里买台收音机。她经常在里面听戏,还拿腔捏调地跟着学唱,有时兴致上来,拿两根筷子敲着碗沿,自己伴奏着唱。


 昧之成绩很差,也不准备考高中师范什么的,仅想混个初中毕业,然后在街上卖服装,因为她好穿,看见流行的衣服就想买。她不爱读书不爱学习,拿起书就头疼。昧之喜欢什么呢?喜欢用香胰子一遍遍洗脸,然后往脸上搽很厚的雪花膏。班里女学生都正值青春朦胧期,都是一副羞怯青涩的模样,像一朵含苞的花正待开放。昧之比她们年龄大些,已经大大方方地戴上胸罩了,圆润地挺立着。


下了夜自习,学生们都跑去听灯戏。灯戏更精彩。夜色馥郁,苍翠撩起。昧之急切地赶往戏场,戏场上已经是灯火通明,卖瓜子的卖花米团的,一个摊位一团灯光,团团灯光映照着老柳树,柳丝依依,相拥着私语。昧之不管不顾地往戏台前挤,挤得香汗淋漓,聚焦灯光打在她脸上。戏台上正上演越调《李天保吊孝》,扮演李天保的是个中等身材的小白脸,妆束得唇红腮艳,黛眉如画,举手投足间,神彩飘逸,眉目传情。昧之看得全神贯注,听得如醉如痴,神思迷离间,什么东西攥住心了,很快在体内滋生蔓延,如烈焰般燃烧。只听小白脸唱道:三年前牛王庙里曾相会,看见你不由我呀把头低,想当初结亲门当户对,到如今穷人难娶有钱的妻,我有心上前去问问你,一旁边坐着你的妹妹,无奈何我赠你玉镯表心意,谁知你把头一低面向西,把汗巾递到我手里,我说俺家穷,你说不嫌弃.......我的凤姐呀啊啊___小白脸唱得字正腔圆,凄切婉转,感伤缠绵。戏台下面,昧之的魂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了。



逢会结束。昧之和小白脸私奔了。


这事轰动整条街,一时间议论哗然,都说伤风败俗。昧之的爹叫严要甫,当时在食品收购站上班。收购站里一个大院子,几排红砖大瓦房,两边有大猪圈,能圈几百头猪,东边是临街门面。食品站还属于国营,政策虽然允许私人做生意了,食品站还红火,供销社也没有垮。严要甫刚由合同工转为正式工,刚提上副主任。逢集,卖猪的排着队,都是乡下老农,省吃俭用的喂养一头猪,把猪卖了,捏个成撮的钱,准备办件大事,要么翻修房子,要么给儿子订亲。严要甫负责秤猪。用麻绳把猪捆绑了,猪嗷嗷地叫着。农民都想要个好秤头,卖个好价钱。有人塞给严要甫一盒大前门烟。阳光强烈地照着,鼻梁下面流淌着汗。严要甫挥动笔杆子开票,有人递过来一颗烟,喊着,严主任。严要甫顾不上吸,顺手夹在耳朵上。手腕上露出来一块表,不知道啥牌子的。食品站每个逢集杀十头猪,早晨太阳刚出来,肥猪都已褪尽,已经上钩子挂好了,买猪肉的排着队。严要甫也卖猪肉,他祖上本是屠户。有人要五花肉有人要几根肋条。严要甫忙着剁肉,一会儿拿砍刀一会儿拿小割刀,他善于剔腿筋骨。北边那个窗口是卖鸡蛋的,也是排着队。严要甫干里用劲,一个月工资也不低,二十八块五角,除了工资还有奖金,奖金比工资还高。每个逢集几头肥猪都卖里光光的。严要甫过里滋滋润润,喜欢喝酒吃猪大肠,平时结交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公社刚刚改为乡政府,公社书记叫乡党委书记,还有乡长什么的。严要甫经常和乡干部喝酒,和粮管所所长喝酒,和供销社主任喝酒,走出来也是排场人物。经常有人巴结他买副猪头蹄,或者弄些猪腰子。现在闺女昧之做出这样的事,丢人现眼。相当于他当众被扇了耳光。严要甫大发雷霆,青筋暴突。



严要甫一个星期没有上班。他的老脸也没法见人了。严要甫在家喝闷酒,端着酒碗,把酒喝个精光,把酒瓶摔个粉碎,睁着血红的眼睛,开始对老婆发脾气。老婆生性老实,不善言语,肤色黝黑,人们都喊她黑牡丹。严要甫骂黑牡丹,没有把闺女管理教育好,骂闺女穿的衣服露腰了。太阳灰土土的,风无声无息。时间被绑架,田地里的庄稼倒退了,影子割裂。几只圆肚子绿头苍蝇在墙根处舞来绕去。


深夜下雨了。霪雨拉丝线般的,如万千铜钱砸地,冒出一个个跳跃的水泡,如无数双眼睛瞪视,沉沉地压着,空洞地响彻。严要甫翻来覆去睡不着,粗重的锣鼓,尖锐的石块,满腔的黑。严要甫终于决定去找昧之,等找回来,哼!


戏班子都刚走,刚走到一个汝宁县。汝宁县里住着昧之的大姑。大姑有四个虎背熊腰的儿子。这四个儿子连夜搭三轮车把戏班子劫持下来。戏班子里面的团长出来了。团长一脸络腮胡子,高大健壮。严要甫见了团长,不分青红皂白,气急败坏地甩个耳刮子。团长捂着半边脸,没敢还手,在外跑江湖忍气吞声,混碗饭不容易。严要甫用食指戳住团长的鼻子吼道,三天之内,不把我闺女找回来,砸烂你们的戏摊子。团长涨红着脸,诺诺应道。团长回到戏棚里,大骂小白脸狗日的,连累老子挨打受气,骂完遂下令:停止演出,全体演员兵分四路去找小白脸。



白脸和昧之是在外省的一个小旅馆里被捉住了。


 昧之是在一个傍晚被人派送回家的。严要甫一眼看见昧之,眼睛里充血。晚饭后,空气突然变得很沉闷。黑云从西北角压过来,狂风如一头发怒的雄狮,咆哮的闪电划过,天边被撕开一道血口,轰隆隆的雷声炸起,夜空伸展着恐怖的魔爪。黑牡丹吓得躲起来了。昧之正睡在西厢房里,严要甫上去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扇几巴掌,骂道,伤风败俗的孽种!丢人现眼!昧之捂着脸呜呜哭起来。严要甫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皮带。夜黑得听不见声音,血淋淋的堤岸。


昧之挨顿毒打,都以为这次她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和小白脸断绝来往。谁知严要甫打疼她的皮肉,却没有打散她的心。她宁死也要和小白脸在一起。她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用绝食抗议。严要甫气恨得嘴唇发抖,还要拿木棍去打,被街坊邻居劝阻了,都说不能当真打死她呀。昧之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眼皮也塌下来。严要甫又把老婆黑牡丹骂一顿,实在没有办法。昧之有个堂姐叫竹叶,也正在上初中三年级。小时候俩人经常在一块玩。严要甫就找竹叶,让竹叶劝劝昧之。



竹叶走进昧之的房间,看见昧之穿件红蓝相间的短袖,正是时下流行的衣衫。昧之僵硬地躺在床上,酥胸饱满,腰身浑圆,眼睛死鱼似地盯着房顶。竹叶喊声,昧之。昧之没有任何动弹。竹叶又近前,怯怯地喊声,昧之。昧之的眼球动了一下,那样子有些吓人。竹叶说,昧之。昧之霍刺一下坐起来了。神情决绝地说,我就要跟着小白脸!打死我,我也跟着他!说完又咚地仰躺在床上,眼睛又成死鱼状。竹叶不禁打个冷战,因为她突然想起来刘胡兰。刘胡兰面对敌人的铡刀,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竹叶吓得后退两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怎样说。因为其实她根本也闹不明白爱情是什么东西?咋能让人奋不顾身呢?


严要甫最终还是没能拗过闺女,就拣个日子,把昧之嫁出去了,没有置办酒席,没有陪送嫁妆。黑牡丹给昧之套两双被子。亲戚们送一个茶瓶三个床单,都没有好脸色。小白脸带着两个亲属,千里迢迢赶往街上,把昧之接走了。昧之和他们坐上客车,没有泪水没有道别,风驰电掣地走了。黑牡丹坐在锅门后哭一场。严要甫又骂一回。小白脸果然长得端正白净,眉目清秀,一头自然的鬈曲毛发,穿着大筒子喇叭裤。小白脸的家在安徽省一个偏僻的穷山沟。昧之在那里安家了。



ㅡ END ㅡ



作者介绍:木的暖,本名何玲。出生于六十年代末。高中文化,热爱文学。曾在《文艺生活》、《雨花》、《短小说》、《小说月刊》上发表过文章。




《我们的祖国》

那样一个女人》【小说】

《子不语》

古体诗五首》【诗歌】

只有诗,还安静地坐着【诗歌】

诗两首

拍月亮》【小说】

中秋节,一个吃货的遗憾【散文】

中秋的月亮

诉衷情 • 又中秋(外两阙)

火车上见人品

上善公益原创作品(一)【诗歌】

老三【散文】

酸太阳【小说】




等你FM  一种生活态度 

本平台唯一投稿邮箱:2570169901@qq.com

手机下载荔枝FM,搜索FM1917929,即可关注我们的电台“等你FM

手机下载今日头条,搜索“等你FM”,即可关注我们的头条号“等你FM




  听说随手点赞的人都有好运气哟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