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多了

天使de心 2018-09-13 14:34:28

    后来,晓月听说,温雅芝这么一摔,整个人都躺在病床上不能动,说是什么瘫痪了,还伴有失语症,也就是不能说话。这还是白锦辉无意中说起,告诉晓月的。

    “摔得这么严重?”晓月当时不得不脑补了一下,那么喜欢骂骂咧咧的温雅芝,如果突然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了,岂不是要憋死了?

    她还记得,每次见到温雅芝的时候,她总是能絮絮叨叨,没完没了,不知道现在,她还能不能习惯这样的自己,恐怕是要度日如年了。

    “爸,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是你叔叔……无意中说起的。云溪不是……你也知道,所以,现在云溪每天都在医院里亲自照顾她,希望能够挽回一下吧!”

    晓月吃着零食,随便哦了一声,这白云溪对重病的温雅芝贴身照顾?要说是真感情,说实话,晓月还真的不太相信。并非是她心肠不好,把人想得太坏了,只是根据白云溪以前的种种,要她相信她真心悔过了,真的很难。

    “不对,爸,你什么时候和叔叔关系好起来了?”

    白锦辉想了一下,也不能算是关系好起来,那次也是偶然,他给自己打电话,随便聊了两句,就说起了这个。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心里有数,放心吧!只是无意中说起了这件事,他们的事,我们就别管了,只要我们自己过得好就行了,纠缠太多,心累。爸爸现在看着你过得好,这辈子都没有遗憾了。”

    “胡说什么呢?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你还要跟着我享福的,我还没好好孝顺你,怎么能算没有遗憾呢?”

    虽然现在和席泽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很多,晓月却不想再介入他们家里的事情了。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就算再怎么讲,他们最多,也只能算是普通朋友。

    她可不想再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又变成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至于白云溪以后会怎么样,那就要看她自己的了。

    晓月最是期待的,便是今年的七夕情人节。不过可惜了,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单独计划做点什么浪漫的事情,因为公司项目的关系,作为总裁助理,她必须一起出席今年七夕活动的庆功晚宴。

    去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能逃过一劫,今年就怎么也躲不掉了。

    本来这种事,是可以让阿岩去的。谁知道阿岩有了突发状况,食物中毒住院了,要观察一个星期,没办法,只能让他们两个亲自去了。

    对于这样的宴会,晓月是没有多大的兴趣,无非就是贵圈里那些女人争奇斗艳,想要从中挑中一个,自己的下半生就有依靠了。

    毕竟嫁入豪门,可是绝大多数女人心目中的梦想,尤其是这个圈子里头。

    觥筹交错间,都是些虚与委蛇的话语,互相客套,虚情假意居多,晓月是不太喜欢的。本以为佳佳能来,谁知道,阿霖到了才告诉晓月,佳佳早被顾宸带着出去玩了,就是为了躲开这次的宴会。

    于是,晓月只能哀怨地看着他,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个,还傻兮兮那么卖命的工作呢?真是太笨了。

    本以为会无聊的宴会,晓月却意外地看到了余紫颜。她穿着一身淡紫色的抹胸长裙,倒是显得优雅大方,不失为一道美艳而充满诱惑的风景线。

    因为上次的不愉快,晓月见到她,显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她倒是客客气气上前主动出现在晓月的面前,这下,晓月想躲开都不行了。

    “云太太,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我记得,您好像不太喜欢参加这种宴会的。”余紫颜看了她一眼,墨色的发丝笔直垂下,一身雪白的礼服,百褶裙边,和她倒是很配,清秀而高贵,不认识的,恐怕完全看不出她已经结婚了。

    “还好!也说不上不喜欢。”官方的回答晓月还是会的,不知为何,看见她,晓月就不知不觉有了些防备,不希望她太接近自己。

    “是和云少一起来的吗?”

    “嗯!他一会就过来。”

    “墨也来了,云太太知道吗?他看到你在,应该会很开心的。”

    晓月一愣,没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说的是姑苏墨。晓月承认,自己和他之间,算是朋友,每次见面,还算相处得愉快,可余紫颜的语气,晓月听着怎么都觉得不太舒服。

    “余小姐真会开玩笑,那是你的男朋友,应该见到你才是最高兴的,这话要是被我丈夫听见,他可要吃醋了。”晓月故意用调侃的语气,只是想提醒一下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看来云太太还不知道,上次因为超市的那件事,我一时失言,并非有意,他却和我生气了。想必你和墨之间的感情应该不一般的。他就是把朋友看得很重,有时候我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最重要的人。”

    晓月听着,随意笑了起来,可余紫颜话里的意思,总让晓月觉得不太舒服。她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吗?总觉得她一直在强调自己在姑苏墨心里的地位,到底想表达什么。

    “想必是余小姐太过在意了,才会想得太多。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应该多沟通才是。既然心里这么想,就应该直接告诉他,男人,总是没有那么细心的,或许你在意的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看来,云太太果然还是要更了解一些。不过,我和墨从小就认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我太了解他了,他不是个喜欢把心里话说出来的人,我要是问他,他可能就要说我无理取闹了。”

    两个人说着,不约而同轻声笑了起来。晓月就不明白了,就算他们两个怎么相处,那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说这些,到底想干嘛?

    “其实,我还是更好奇上次我们讨论的那个问题。云太太真的,从小到大都没有半点怀疑吗?这太过完美,会不会反而有问题呢?”

    晓月没想到,余紫颜突然又说到了上次的问题,她一而再的这样暗示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余小姐在说什么,如果余小姐有这种爱好,我觉得,你还是更适合和你自己的父母去讨论一下,你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晓月说着,有些不耐烦了,不想和她继续聊下去,便转身走开。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