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然一首新歌,比没有你陪伴真的好孤单还好听!

倾国倾城籹 2019-01-09 06:36:46



做一个简单的人,

有自己的心,有自己的原则,

管好自己的心,走好自己的路。




曾经有人问我,

谁是真正的对你好的人,

我说交给时间吧!

时间久了,遇事多了,

才能知道谁是真心对你好的人!




朋友不分男女,开心就行,

朋友不分高矮,聊的来就行,

朋友不分距离,心里有就行。




朋友不分美丑,能见人就行,

朋友不分富贵,有难同当就行,

不管到哪,

有难时可以伸出手帮你,

这才叫朋友。




人与人之间没有谁离不开谁,

只有谁不珍惜谁,

一个转身,二个世界!

一生中能几个爱你,

疼你,牵挂你 ?!




不是所有的人,

都可以掏心掏肺 ,

只要是在乎我的人,

我都会加倍珍惜!


妻子的这些秘密,老公想知道吗?



第一章 色胆包天!

六月的太阳,就像一位粗暴的汉子,豪不怜惜地将光和热撒向了大地。在这酷热的节气里,犹如处子般恬静的桃花村,在知了的鸣叫声中,也失去了往昔的恬静。

午后三四点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除了躲在树阴下吐舌头的流浪狗,村里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半个活物。

而此时,柳杏儿正拎着换洗的衣服,顶着释放威的大太阳,悄悄地向“求子河”走去。

其实小河就从她家门口经过,但为了安全,柳杏儿还是喜欢多走些路,到那个比较僻静的角落里去洗澡。

“呼啦!”

柳杏儿脱掉凉鞋,将一双白嫩的脚儿踏进了河水中。

一道透骨的凉气,从脚踝传遍了全身,让她很舒爽地发出一声呻吟。

接着,她警觉地回头看了几眼,然后开始一件件地脱衣服。

很快,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玉体暴漏在了空气中。雪白嫩滑的肌肤,有如汉白玉般晶莹无暇,洁白得耀眼,洁白得让人头晕目眩!

她咯咯一笑,像条美人鱼一样,将身子缓缓地浸入了河水中。

河水像情人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她二十二岁少女健康结实的肌肤。

似乎连河边的花儿都自惭形秽,纷纷耷拉着脑袋,不敢去看她美丽逼人的玉体。

正在河中惬意游弋的柳杏儿并不知道,在一簇篙草后面,却躲着一双偷窥的眼睛。

“啧啧!”

牛二蛋直勾勾地盯着在水面上浮隐浮现的柳杏儿,两只牛眼瞪的几乎要。

他豪无意识地吞咽着口水,右手推着膏草,左手用力地抓紧裤裆里硬邦邦的命根子,真想不顾地一切地冲过去,将这只美丽的村花儿给就地正法。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得益于“求子河”河水的滋养,村里的女人个个长得脸若桃花,皮肤都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得能掐出水来。

但村里公认长得最好看的,还是王金凤和柳杏儿。

只是王金凤是村支书的女儿,是高高在上的天鹅,牛二蛋即使有色心,也没那个胆儿。而柳杏儿的老爹却是村里出了名的软柿子,属于那种一棍子打不出半个屁的怂货。

别看那老家伙长得其貌不扬,个头还没武大郎高,但他生的三个闺女却一个塞一个。

柳杏儿是三姐妹中的老幺,也是长得最诱人的一个。

牛二蛋惦记她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经过几次跟踪暗查,知道她每到这个时间点,都会到河里洗澡。

“这丫头,杂长的呢,能跟她睡一觉,就是死也值了——”牛二蛋看得心痒难耐,鼻孔如老牛分娩般,喘着炽热的粗气。

头顶的太阳烤得他眼前金星乱冒,身上的背心早已被汗水湿透了。可是他不愿意离开,因为他知道,最美的风景线很快就会出现了。

果然,柳杏儿在河水中接连扎了三个猛子,这才意犹未尽地上了岸。就这样光着湿漉漉的身子,曲腿坐在了一块光滑的大青石上。

“上不上?上不上——”牛二蛋痛苦极了。

他心里做着天人交战,两眼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柳杏儿迷人的身子。

那修长笔直的玉腿、丰隆紧致的翘臀,胸前耸立的那两陀球,还有双腿间那片神秘诱人的草丛——看得他心里直窜火。

柳杏儿对身后的窥视豪无查觉,此时,她正弓着美丽纤细的腰枝,在河水中搓洗换掉的脏衣服。她弯腰撩水的姿态,形成了一道美得令人窒息的曲线。

可是洗着洗着,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目光下意识地朝牛二蛋躲藏的膏草堆望了一眼。

“被发现了?”

牛二蛋吓得心惊肉跳,本能地缩了一下脑袋。

但牛二蛋很快就知道,柳杏儿并没有发现他。

这个丫头望着身下,眼睛呆呆地盯着前面翻滚的河面,竟然发起了呆。

牛二蛋清晰地看到,那些水滴像珍珠般,从她光滑结实的双峰、柳腰、长腿上滑落,在迷人的蛋下面形成了一滩水痕。

这一刻,牛二蛋多么想化身成为她下的那块幸福的大石头啊——

“妈的,不知道在想哪个臭男人?干!”

牛二蛋看着她发春失神的模样,心里突然有点恼火。

柳杏儿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早就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村里人都在传言,说柳老憨准备将她许配给镇上教书匠董书诚的儿子董军,等到过年挑个好日子就办喜事。

牛二蛋认识董军,觉得那家伙除了长了一付小白脸之外,没有半点本事。柳杏儿嫁给他,就等于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

做为镇上出了名的泼皮,牛二蛋觉得自己混的还不赖,柳杏儿要嫁也是嫁给他这样的猛男才对。

可是让他郁闷上火的是,柳杏儿和她的死鬼老爹一样,根本没有欣赏的眼光。这丫头每次看到他都是爱理不理的,就像一只骄傲的小母鸡,和她搭讪了几次,全都被她的扑克脸给掘了回来。

牛二蛋等不急了,在昨晚那个春梦的刺激下,他决定铤而走险,强行和柳杏儿生米做成熟饭。

反正柳家人都是软柿子,胆小怕事,他们还敢报警抓自己不成?

“嘿嘿,就算娶不了你,老子也得把你祸害了再说——”牛二蛋开始给自己打气——老子最牛逼,没人比老子更牛逼,不要怕,兄弟,上吧——

柳杏儿还在盯着水面发呆,她的眉头一会蹙起,一会舒开,脸上渐渐露出一付少女怀春的陶醉神情。

这是一张清丽无匹的脸,薄薄的樱桃小嘴,小巧而又挺拔的鼻子,细细的眉毛下是一对动人心魄的眼睛,白嫩鲜润的肌肤,浑身上下散发出淡雅的处子幽香。

牛二蛋猫腰从草从后面向她迂回靠近,准备在她发出惊叫之前,将她迅速托进草丛里去。

二人的距离逐渐接近,牛二蛋就像一头扑向猎物的野兽,双眼赤红,邪念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唉!”

柳杏儿突然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牛二蛋被惊了一下,马上俯低身体,爬在离她不足四米的草丛后不敢再动。

“真的要嫁给他吗——”柳杏儿脑海中闪过董军的身影,眉头紧蹙,脸上露出一丝失落。

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个比大姑娘还要腼腆、木讷寡言的男人。与父亲有着惊人的相似,那个叫董军的男人胆小懦弱,身材干枯瘦小,个头甚至还没有自己高。

去年相亲的时候,在自己面前,他甚至紧张的都在发抖。

柳杏儿自怜自艾地垂下头,脸含娇羞,轻轻地抚摸起自己坚挺饱满的双峰。她的眼睛渐渐迷离起来,樱唇微启,脸上浮现出一丝哀怨伤感的神情。

“董军,唉,我的身子真的要交给你吗?”

听着柳杏儿低声呢喃,躲在后面的牛二蛋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嘴里低吼一声,双脚猛踩地面,像猎鹰般冲出了草丛。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