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三十七)

劳罕 2018-02-12 18:56:48


点击关注,与劳罕一起,探究历史真相,咀嚼世相百态,观察社会人生……



简介


       这是一部反映大学校园生活的不可多得的长篇力作。

       通过真实感人的故事情节和形象逼真的人物刻画,揭示了两代知识分子不同的心路历程,展现出社会转轨时期象牙塔中的骚动。

       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四十年代毕业的三位中国留学生,一个曾雄心勃勃,力图“为万世开太平”,却一直在宦海中跌宕沉浮;一个在学海中艰难跋涉,虽学富五车,却因不谙“潮流”,最后在教改中败下阵来;一个做了一辈子的教育救国梦,却落得个家破人亡、抱憾终生……

       九十年代的一些研究生,有的终日在情场中寻求刺激;有的为入党、评优弄虚作假;有的为考试过关,不惜大施美人计……

       更有的老师,为了混上一张文凭,花钱买学生的论文;为了评上职称,不惜编造子虚乌有的成果……

       书中也不乏“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学界巨擎;不乏甘做人梯、火传薪尽的辛勤园丁;不乏端持操守、孜孜矻矻在书山中登攀的莘莘学子……

       面对“海”的诱惑,教育向何处去?知识分子的心态如何?本书作了客现反映。

       这不是一个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

       这是一部新时期的《儒林外史》。

《各奔前程》(三十七)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说连播节目播出

由著名播音艺术家李野墨、牟云播讲

这个已逝的虚构故事,

至今仍引发我们的警醒与反思!

本公号将于每周的二、六连续推出



第三十七章


  几个星期下来,他卖出了6600股,一下子赚了660元。

  他用260元给母亲买了一只磁化电疗仪,剩下的钱,他全买了“耐克达”股票。

       他成了业余股民。他要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床头的那些女明星照片不见了,换上了他亲笔抄录的《阅读股市行情要诀》:

  了解股票放首先,开跌增减随后面,

  股“市盈率”最重要,股价指数非等闲。

  他订了份《华夏证券报》,每一期他都逐字逐句阅读几遍,仔细咀嚼。

  他开始经常出入股票交易所。起初,他总是背着本系的同学,生怕谁告到郑老师那里,可不久他发现,邱锐也在里面。邱锐开始见到他也是躲躲闪闪的。久了,俩人见面点头一笑,心照不宣。

  过了一星期,他原先以5.0元一股买进的“耐克达”涨到了5.5元一股。他马上抛售,一下子赚了40元。他欣喜若狂。

  尝到了甜头,他准备长期作战,花80元买了架望远镜——由于人太多,很难挤到电子屏幕前,用它,老远就可看到屏幕上价格的涨跌。很多股民都有这玩艺儿。

  过了不久,他根据证券报的指示,以每股4.5元的价格买了100股“泰德”。果不其然,过了两天,“泰德”涨到了4.8元。窦争没有急于抛,他在耐心地等待。

  “泰德”在4.8元这个线上逗留了几天,又慢悠悠地开始上涨。等涨到5.2元时,窦争准备抛。

  可《华夏证券报》在分析一大通股市走势后,指出:近日股市继续呈“牛市”,窦争打消了抛的念头,等着更加辉煌时刻到来。

  然而,“熊市”不期而至:5.0、4.8、4.5,窦争想抛,可又心存幻想,等待着“反弹”。岂料股市继续狂跌,3.8、3.2、2.8……很快跌到了2.1元。

  过了一个月,股市始终没能反弹,窦争叫苦不迭。《华夏证券报》还在连篇累牍地嚷着“牛市”“牛市”……

  窦争赔了240元。而邱锐赔得就更惨了。他以每股10元的价格买了100股“蓝菱”,现在每股狂跌到了3元,他已经赔了700元。

  除了窦争和邱锐,传播系还有几个同学在玩股票。封瞻的大哥在濠渤湾工作,他设法搞了1万股本单位的股票让弟弟在汀大推销。

  封瞻以每股比校办银行经销的同种股票低2毛的价格向系里的同学兜售。同学们趋之若鹜,有写信向家里要钱的,有向同学借的。3天时间,封瞻便销售一空。

  他马上打电话,让大哥再设法搞1万股。又是门庭若市。有些外系的同学怕购不到,还托传播系的熟人到封瞻处说情。

  大家的发财梦做了不到一个星期,新华社的一则电讯,让大家的美梦变成了一枕黄粱。

  这则电讯说:由于各地一窝风地发行股票,使中国的股票市场几乎成为世界上风险最大的股市之一。如果不从宏观上及时做出调整和控制,势必违背国家搞股份制的初衷,而且一定会给经济改革和国民经济良性循环带来更大的负面冲击。

  鉴于这种情况,国家有关部门特此做出决定:未经国家批准而擅自发行的股票,一律收回。

  濠渤湾股票正好属于此列。

  大家很是扫兴。最惨的要算封瞻了,钱他早已汇给了大哥,现在,大哥只好又把钱寄了回来。这样一来,仅汇款的费用他就花了400多元……

  对于学生“下海”,学校里莫衷一是,赞同者有之,反对者有之。

  赞同者认为:市场经济带来了人们的社会观念、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价值取向等等的变化。学生要想适应这个社会,就不能将自己仅仅局限于校园内。

  要知道,校园内外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要了解社会的复杂,不是光看两本书,或是唱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便可以了解到的。

  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必须亲口尝。“下海”可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可遇见各种各样的事,更能了解社会这个万花筒,能缩短大学生在毕业后由校园到社会这一过渡过程。

  同时,它也是新一代知识分子对自身价值、地位和作用的重新反省,是观念上的革新,认识上的质变。

  学生力图谋取经济上的独立,也是谋取人格上的独立。一个人没有经济上的独立,他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也就难以全面履行他的义务,担负他的责任。

  学生们“下海”的有偿报酬,得到社会的承认,这将扭转知识贬值、知识分子贬值的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对“脑体倒挂”现象及知识分子心理的失衡也将起到缓冲作用,乃至今后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

  自己主宰自己,自己把握自己,总比坐吃山空、不劳而获、得过且过、浑浑噩噩要强得多,要好得多。

  反对者则认为:人生是条长路,学生时期正是这条路的准备阶段。今天的准备,正是为了明天的发展。

  国家拨出专门经费,社会上四处开绿灯,还有家庭的特别照顾,为的是什么?不正是为了给学子们在这个浪潮激荡的社会上辟出一张相对安静的书桌,让学子们能够集中精力,专心学习更多的知识吗?

  如果只是让学生能够赚钱谋生的话,那么,根本就没有开办学校的必要了。

  所以,“下海”的做法无异于舍本逐末,只能使知识运用的较长周期被金钱运用的效率所掩盖,使长远的全局利益被眼前的好处所蒙蔽。

  再说,人生有几个4年?偏要在这段宝贵的时期做些倒卖袜子、衬衫、名信片之类的小生意,美其名曰“体验”,你又能从几次小打小闹中体验到什么呢?

  一棵大树,将来可以做梁做柱做基,边角材料还可以加以利用,物尽其用,但一棵砍倒的树苗能做什么呢?只怕一张板凳也做不了。

  21世纪的中国需要的是各种建设人才,而不是清一色的商人。

  如果离开宏观调控,全然不顾教育的规律性,让教育也受价格杠杆的支配,人才领域的危机就会爆发,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

  两种意见,孰是孰非?一时尚难见分晓。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学校空前热闹起来了:你在阅览室写论文,一窗之隔的那边却在声嘶力竭地唱卡拉OK;原来树阴下的石凳上可以安坐看书,现在边上支起了台球桌。

  有人哀叹:“校园放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了!”

  榆叶梅、连翘还没吐尽芬芳,樱花开了。

  今年的樱花绽开,似乎是一眨眼的功夫。

  早上,季岩冰路过毓樱大道时,那铁锈红色的花蕾还咬着牙闭着嘴,不愿把自己的容颜向人们些许展露。

  先是中午下了一阵小雨,雨停了,阳光灿烂,及到晚上,邱锐、季岩冰、窦争再到毓樱大道时,凭空已铺上一层雪白的云朵。

  毓樱大道上,联袂而行的游人,拧成了“绳”。从此刻开始,一直到四月中旬,这条“绳”将绵延不断。

  樱花缘汀大而闻名,汀大因樱花而增色。

  汀大的樱花,是正宗的日本种。抗战时期,汀大是日寇华中驻屯军司令部总医院所在地,为慰士兵思乡之苦,司令官下令从日本奈良空运来了樱花树苗,从此,汀大便成了樱花的世界。毓樱大道右侧的樱花,相传是由司令官及其高级僚属种植的。

  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日军幻想的“大东亚共荣圈”早已踪迹全无,唯有满园的樱花却随着年轮的增加,越开越盛。

  “毓樱节”是汀大最隆重的一个节日。

  在长达一个月的节日期间,诗礼簪缨之地,市廛之声盈耳,如织的游人,引来了摊贩,给学校带来了收益。

  非汀大人员进校,须买门票。一张门票虽只有一块钱,集腋成裘,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各个系呢,也趁机摆开了战场:生物系开放了标本室,化学系卖起了氢气球,中文系干起了导游,传播系搞起了摄影……

  许多有经济头脑的学生,趁机小捞一票:有卖学校风光明信片的,有卖饮料食品的,有卖汀大纪念徽章的,还有的把樱花过塑,卖起了颇具特色的书签……

  就在樱花开得最闹的时候,传播系的研究生们为了入党一事,也闹成了一锅粥。

  系总支决定,在毕业班发展一名党员。

  入党,大家本已向往之至,何况这次入党,还与分配挂上了钩:人民日报社来函,要系里推荐一名研究生,除品学兼优之外,必须是党员。

  《人民日报》是国家第一报,有好几年没向传播系要人了。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若在毕业之前入了党,那么进人民日报社就有了一线希望。

  毕业班8个学生中,除马宿草之外,其他7人均非党员。马宿草虽是党员,但学习成绩却不如这7人。7人中若谁入了党,竞争力自然比马宿草强。

  7个人,1个名额,竞争异常激烈。

  7个人都写了入党申请书,但其他5个人都是一副听天由命状,只有青骓和邱锐摆出了志在必得的架势。

  鲍副书记自然成为第一个要拿下的对象了。俩人频繁地找鲍书记汇报思想,书面材料,十天半月就是一份。

  学生党支部书记马宿草,组织委员封瞻,也成了香饽饽。

  这些天,邱锐小卖部去得很勤,隔三差五拎上瓶啤酒、几包花生米踅进马宿草住的407房间。

  封瞻平时很少来校,邱锐买了十斤脐橙专程到江对岸他的府上拜访。

  青骓虽然不可能展开烟酒攻势,但她也有高招:自己买线为马宿草和封瞻各织了件开司米毛背心。

  自从那次评优秀研究生事件之后,邱锐和马宿草的关系一直很紧张。邱锐明白,单凭几瓶啤酒和几包花生米欲抚平裂痕是很困难的。他得付出更大的努力!

  努力的方向呢?

  一味揪住马宿草不放,可能也会把马宿草摆平,但是,这会导致其他几位总支成员的嫉恨。再说,太露骨,一般同学也瞧不上眼。须知,群众评议在入党时也起很重要的作用。

  最后,邱锐来了个“暗渡陈仓”,他把主意打在马宿草新近正在追的、据说已很有眉目的女朋友身上。

  马宿草这位新女友,叫单晓华,是数学系91级的本科生。

  当然,接近单晓华得把握好分寸,若让马宿草产生妒意,反倒弄巧成拙。

  听说马宿草对女朋友的“呵护”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准她和其他男生进行打牌、打球之类的活动,不准她和其他男生单独交谈超过3分钟。跳舞之类的活动就更不允许参加了。

  邱锐有个女老乡同单晓华住同一宿舍,平素邱锐和这位老乡来往不多,现在开始穿梭交往了。

  他通过老乡间接请单晓华小撮几顿,并在她过生日时,装作不期而遇却又不能无动于衷地送上了一副羽毛球拍——马宿草是通过打羽毛球和单晓华攀谈上的。

  邱锐在单晓华身上的努力结出了预期的硕果。先是单晓华在马宿草面前大夸邱锐,继而马宿草脸上的笑也不再打折扣了。

  邱锐的任何努力对青骓来说都是一种威胁。她不能功亏一篑,审时度势后,她得出了结论:对总支成员,除了全面笼络外,还得重点培养:如果大家都不说你坏话,却又都不愿得罪众人为你一人说好话,那也很被动。所以得发展这么一个人,关键时刻能为自己鼎力说话。

  她最后选择了92级研究生中那个最丑的女孩。

  她的男朋友被同宿舍的人挖走后,情绪一直很低沉。青骓瞅准时机,一连为她介绍了4个男朋友。

  一向任何好处都不愿放过的邱锐,现在空前大度起来。

  为配合3月份的学雷锋日,系研究生会开展了一项“我想有个家”活动——评选卫生宿舍。第一名,从研究生活动经费中拿出30元钱予以奖励。评委由研究生会全体成员组成。

  最后,409以绝对优势夺冠。然而,邱锐却说奖金应由第二名405宿舍获得:405房前有一棵大树遮挡,光线暗了点,评选因而吃亏。

  既然得主如此慷慨,大家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只是窦争骂开了娘,怨自己白白干了几个下午,光阳台就冲洗了三遍。

  愚人节发生的一件事,使邱锐和青骓的竞争达到了高潮。

  学子们的节日多,一年四季逢节便过。不管它洋的土的大的小的官的民的,只要是个有来历的日子,都找出来过它一番。

  而大学里,各方人才云集,自然不必担心有哪个本该成为节日的日子会遗漏过去。

  学子们过节一般不看重内容与形式的统一,换句话说,这节日只是一种借口,一种由头,学子们照例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享受和宣泄。譬如中秋佳节,学生不一定去赏月思亲。同样,清明无须祭祖,圣诞节也就不用做弥撒默祷仁慈的主了。

  若说名副其实过的节,以学子们特有的聪颖和睿智,过得别有情趣的,要算愚人节了。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舶来品,在西方的4月1日,人们都要相互善意地欺骗一下,被骗者叫做“fool”。做了“fool”,不但不愤怒反而感到快乐。

  这是一个充满幽默与智慧的节日,中国的寻常百姓一般不大理会,在大学校园里却很风行。

  每年4月1日,校园里就出现各种各样的广告:“港台影星刘德华来汀大和学生联欢”“校食堂免费供餐”“某女生宿舍征招异性朋友……”说得活灵活现,以致大批真诚者上当受骗。

  不过,年头多了也便有了经验,凡是落款为“4月1日”的广告一概不信。于是,学子们又为如何提高上当率而努力探索和尝试。

  今年的4月1日,当校园里人们自觉地绷紧神经的时候,传播系男女生宿舍楼前均出现这样一则正儿八经的公告:

  公告

  愚人节期间虚假广告的盛行,已经严重地干扰了学校正常的学习和生活秩序。为了刹住这股歪风,传播系党总支特此规定:凡本系学生一律不准张贴此类广告,违反者将予以处分。积极要求进步的同学,至少须在全校范围内撕下五张虚假广告,于4月1日下午5:30,送交系党总支办公室。

  传播系党总支

  4月1日

  广告前围了不少人:“传播系党总支也管得太宽了。”“是啊,真缺乏幽默感,像这种小事也来个行政命令!”“谁要真去撕广告,那真是想入党想疯了。”“我要碰见谁撕,非骂他一顿不可。”

  尽管如此,还真的有人撕了广告送往系党总支办公室,而且不止一人。

  五点半正是下班时间,手拿一摞破烂不堪的纸片走在办公大楼里,还真有些难为情。邱锐正躲躲闪闪往六楼党总支办公室走,在楼梯拐角处与青骓碰了个正着。青骓手里也是厚厚一摞。看看彼此手里的东西,都有些脸红。

  当他们把纸片呈于鲍副书记面前时,鲍副书记一脸困惑。两个人这才知道被愚弄了。

  说明原委,鲍副书记竟很激动:“你们俩的这个举动说明,你们对党的感情是很真挚的,是听党的话的,是同党保持高度一致的。我很赞赏!”鲍副书记做了个坚定的手势。“不过,是谁贴了这张告示?我们却要清查。竟和党总支开玩笑,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

  这次撕广告,青骓占了上风,她撕了8张,比邱锐多了2张。

  季岩冰、玥儿4月1日这天,也实实在在当了一回“fool”。

  吃晚饭时,刘启宇走进了409。只有季岩冰一人在房间。

  “今晚鲲鹏广场外语角有个活动,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刘启宇一本正经地说。

  所谓英语角,是汀大的英语爱好者自发集会的场所。每周三晚上,这些操着“English”的中国学生,聚集在鲲鹏广场,用“English”交流思想、感情,以及身边发生的故事。这是提高英语会话能力的好机会。

  季岩冰、窦争、刘启宇、玥儿、白曦都是这儿的常客。平时寡言少语的白曦还是这儿的头目之一。

  当然,有的人来到这儿,并不纯粹是为了提高外语水平,正如跳舞之于舞客并非全是为了锻炼身体一样,不少人把这儿当作猎艳的场所。以往,窦争就存有这种念头。

  他的外语水平一般,不过为了应付场面,他也开动机器,琢磨了不少词句。

  “Miss,How nice to see you !You are a very pretty and clever girl!”(小姐,见到你很高兴。你是一个既漂亮又聪明的姑娘。)

  “My name is Douzheng.I'm a postgraduate of mass communication department.I want to make friends with you very much.”(我叫窦争,是大众传播系的研究生。我很想和你交个朋友。)

  这些是初次见面用的,到了一定程度,他还有词:“Miss,Miss,come please,open your mouth ,Let me kiss”(小姐小姐,请过来,张开芳唇,让我亲吻。)只是这套词始终没有在英语角上得到施展,为此,他颇觉遗憾。

  “今天的活动非同寻常,因为是愚人节,所以活动围绕节日开展,大家每人讲一个发生在愚人节的、最可笑的故事,最后,选出最佳故事讲述者,发给奖品。留学生会的Smith小姐告诉我,有不少外国留学生今晚也要参加,这可是学习外语的大好机会啊!”

  “你可别骗人。”因为是愚人节,季岩冰不免叮了一句。

  “信不信由你。”刘启宇脸上显出好心得不到好报时所出现的那种神情。他转身走了。

  对,反正今晚也没事。要是换了别人讲这件事,还真不敢相信。季岩冰决定去。

  然而,他所信赖的人今晚却不折不扣地骗了他。常常有这种情况,人们一旦形成某种心理定势,就会按这种定势去审视周围的一切,却忽略了偶尔出现的奇特反常现象。

  季岩冰上当了。谁知玥儿也受了骗。吃过晚饭,刘启宇把对季岩冰说的话原样向玥儿做了转述。

  “别骗我,谁不知道今天是愚人节。”

  “我骗你干吗?真是玥儿咬启宇,不识好人心。”

  “嗬!启宇什么时候也学会变着法儿骂人了?你不如说启宇咬洞宾,不识好人心。岂不更押韵!”玥儿把他的话修改后又扔了回来。

  “玥儿,你想想,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玥儿一想,刘启宇还真的从没骗过自己,就说:“好咧,我随后就到。”

  当玥儿赶到鲲鹏广场时,只有季岩冰傻乎乎地站在那儿东张西望。

空旷的广场上,只有他们俩人。彼此看看,都有些不好意思,也都明白了刘启宇的用意……

从去年圣诞接到那封信开始,玥儿的心绪一直是波浪起伏。

虽然自此邱锐对她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可她始终在心里把他和季岩冰比较,虽然他也是一个很能干的小伙子,但他寸利必争、任何机会都不愿放过的行为却又让她从内心深处感到不安:一个把个人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的人,会为他人着想吗?会为他人献出一切吗?而季岩冰却不一样,从容恬淡,但又不乏真挚和热情……

上学期期末的一天,晚自习结束后,邱锐约她散步。

邱锐感慨地说,自己在感情方面饱受挫折,插队时曾结识了一个女孩,但她后来爱上了村支书,并且和他那个了……自己的心一直在滴血,长期以来他把感情严严地封存。只是上了研究生后,他爱上了系里的一个女孩,心中那块坚冰慢慢开始消融……

说到这儿邱锐停住了话头,他盼着玥儿问他那个女孩是谁。

玥儿知道他的心思。她低着头没吭声。

“唉,还是人家季岩冰有福气呀!有个美若天仙的女孩深深爱着他。”

“什么?”玥儿心里一震。

“季岩冰的女朋友叫芦苇,是他原来的同学。你看季岩冰平时很少和女孩来往,因为他也深深爱着她。”

玥儿的心像被谁捣碎了一般。

第二天,她又找了窦争证实……

实际上,邱锐对芦苇的情况一无所知,他也是同窦争一样,翻了季岩冰的书和抽屉才推测出来的。

玥儿寒假一直处在痛苦之中。开学后,她仍提不起精神。

谁知前天窦争主动找了她,说季岩冰几年前就和芦苇分了手。他还将他知道的有关季岩冰和芦苇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玥儿。

末了,他对玥儿说:“不过要融化季岩冰心中的坚冰不容易,他爱她爱得很深。“他又意味深长地对玥儿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玥儿羞红了脸,但她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她兴奋地对窦争说:“谢谢你。”

今天,刘启宇把她骗到这儿,该不会是刘启宇和季岩冰串通好的吧?她好高兴!不觉动情地看了一下季岩冰,见季岩冰正在欣赏鲲鹏雕像下那一树开得正闹的樱花。

把人家邀出来,却又不吭声,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难道这种事还得女孩子先开口吗?

总不能傻站着吧,无奈她发出了邀请:“散散步好吗?”

“哦,好的。”玥儿的邀请打断了季岩冰赏樱的雅趣。

俩人从鲲鹏广场北面拾级而上。时值仲春,校园简直成了花的世界,鲲鹏广场四周全是樱花,粉白的花朵将广场的外侧围成一个硕大的白环,紧挨花环的内缘是一圈海棠,那红色的花朵又圈起一道红环,再往里是丁香,蓝丁香、洋丁香、小叶丁香、毛叶丁香……汀大的丁香品种有50多个,从花瓣上分,有宽瓣的,卷瓣的,还有重瓣的稀有品种白佛手和紫重楼。丁香又织出一道紫色的花环。

上了鲲鹏广场,就到了毓樱大道,此时樱花在毓秀园宿舍窗口泻出的灯光映衬下,与白天比,别有一番韵味,树干全隐在了黑暗中,唯有灯光中的那片雪白,仿佛是飘在空中的雪花突然凝固了一般。

路基下是一排高大的银杏树,银杏树往下是块漫坡地,由梨树、海棠分割成—个个小方块,雪白的梨花与海棠花争奇斗艳,“一树梨花压海棠”,究竟谁胜谁负得由游人评判。梨花、海棠织成的方块中,种着整齐的箭兰。丁香花、箭兰发出的浓郁芳香,随暖风在空中弥漫,把整个夜空都熏醉了。

季岩冰和玥儿一边散步,一边浏览着黄昏中如画的校园风光。不觉两个人跨过兰樱径来到凝碧潭边,绕潭是一排红碧桃,红碧桃后面又是一排枇杷,如伞似盖的桃冠和枇杷冠将整个天空全遮住了,一轮半月悬接空中,月光透过树叶洒在地上,织出斑驳图影。与黄昏喧闹的校园相比,这儿显得很安静。

两个人默默地走在潭边的小径上,都被这醉人的春色深深陶醉,谁都不愿把这安谧的气氛打破。

因小径太窄,两人挨得很近,一朵桃花轻飏着挂上了玥儿的发梢,他想帮她拂去,这情景让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久居在心头的那一切涌了上来……

玥儿边走边想着怎样才能跳到问题的实质上来,看来自己如果不主动点儿,今天这难得的机会有可能会错过。她从侧面端详着季岩冰,寻找着开口的契机。

季岩冰脸上表情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玥儿的眼睛。见他神游八荒,玥儿打趣道:“怎么了,是不是‘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了?”

季岩冰的思绪被拉回到现实中来:“你头上落了朵花瓣。”

“在哪儿呢?你帮我拿掉呀!”

季岩冰轻轻拈起花瓣:“‘花戴满头归,游蜂花上飞’。只可惜此时没了游蜂。”口气中颇有些惆怅。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玥儿看着季岩冰手中的花瓣,决计向问题实质处靠一靠。

玥儿话中的寓意,季岩冰心里很清楚。长期以来,玥儿对他怀有的那种情愫,他也不是浑然不觉,但是他心中的圣地已被另外一个女孩占据了,虽然他已永远不可能得到她,但是那块圣地只能为她而留。

(第三十七章完)



相关文章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一)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五)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六)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七)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八)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九)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一)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二)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三)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四)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五)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六)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七)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八)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九)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一)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二)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三)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四)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五)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六)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七)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八)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九)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一)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二)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三)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四)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五)

▶  各奔前程(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六)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六)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七)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十)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十一)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十二)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十五)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十九)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二十)

▶  方家旧闻(长篇小说节选之二十一)

▶  来来往往

▶  这个多雨的秋天

▶  耐住寂寞才会赢

  西湖边的 “两道风景”

▶  不改初衷

  教诲将伴笔耕老——我与老师范敬宜的点滴往事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一)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二)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三)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四)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五)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六)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七)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八)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九)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十)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十一)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十二)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十三)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十四)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十五)

▶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十六)

▶  我的三位已逝的同事之二:老班

▶  桑麻絮话(2):大老邢跑项目

©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  劳罕(王慧敏)

公益传播  图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请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劳罕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