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宅师兄 2018-05-28 21:14:38

“十年了,终于回来了。”

王小石走在青州的大街上,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车流人潮,心中一阵感慨。

近乡情怯。

记忆中,熟悉的小吃一条街,已经被鳞比栉比的高楼大厦取代,王小石漫无目的在陌生的街街道道乱逛,试图找回一点曾经的记忆。

“嘿嘿,安蕾小姐,不是我们心狠,二叔说了,一定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你认命吧。”

转过一条生僻的巷子,眼前是一幢荒凉的烂尾楼,王小石刚刚想转头,却听见这么一句恶狠狠的话。

声音压得很低,但是语意中却杀气十足。

王小石皱了皱眉,青州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乱了,大白天居然有人要行凶?

他踌躇了一下,慢慢地走进了烂尾楼。

烂尾楼中,到处堆放着乱糟糟的水泥红砖,废旧钢筋,显得很是脏乱阴暗。

在一大堆废旧钢筋旁边,四五个精悍汉子围着一个女孩,手中匕首闪着寒光。

为首的一人,一脸冷酷,高举着匕首,慢慢向女孩逼近。

女孩蜷缩着,慢慢后退,楚楚可怜:“大勇哥,我只是回来看一眼我的父亲,求求你,你让我走好不好?”

这是个让人怜爱的女孩。

她有着一双美丽而羞怯的眼睛,白皙的肌肤,凹凸有致的娇躯,有一种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温柔,水莲花一般干净清纯。

这样的女孩,怎么会跟仇杀血腥扯上关系?

名叫大勇哥的精悍汉子脸色如铁,高高扬起了手中的匕首:“安蕾小姐,我放了你,我就得死,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吧。”

他说着,匕首划过一道寒光,向女孩的娇嫩的脖子抹去,女孩无处可避,只得闭目待死。

“砰!”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闷响,大勇哥魁梧的身子,好像被野牛撞了似的,飞出两米多远。

巨大的冲撞之力,把他身后的水泥柱子撞出一个大坑,水泥块哗啦啦往下掉。

王小石懒洋洋地站在安蕾的身边:“你们这伙人渣,还不快滚!”

作为世界第一的杀手组织GOD的实际掌控者,死在王小石手中的人数不胜数,个个都是身份显赫的大人物。

这些小虾米,还没有资格死在王小石的手中。

“杀了他”

大勇哥鼻子眼睛里都迸出鲜血,挣扎着坐了起来,指着王小石大叫。

所谓无知者无畏,四个亡命徒听着大勇哥一声令下,全部亮出匕首,向王小石冲了过来。

王小石轻叹一声:“难道这就是命,到哪里都逃脱不了杀戮和鲜血?”

他的身子,突然变得犹如影子一般空灵虚幻,闪了一闪。

只见四个大汉前冲的势头猛然止住,每个人的咽喉,一抹鲜红渐渐扩大,然后箭一般,飙出鲜血来。

王小石一步一步,走到了大勇哥的面前,懒洋洋地看着他,然后伸出左脚,踩在大勇哥左胸的心脏位置:“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

喀拉一声,大勇哥心脏爆裂,哼也不哼,倒地死去。

安蕾看着这犹如地狱一般的情景,只觉得天旋地转,在她晕倒之前,她听到王小石的声音:“喂,天星小区在哪个方向?”

半个小时后,一张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司机按了计时器,回过身来:“先生,天星小区到了,一共三十三块钱。”

王小石翻出皱巴巴的零钱给了司机,下了车,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

他眯着眼睛,盯着小区门口一块两米多高的泰山石,喃喃地说:“不错,老狐狸做事还算实诚。”

高大的泰山石上,刻着几个鎏金色的篆体,正是天星小区四个大字,闪闪发光,很有气势。

天星小区是青州市两年前开发的最为豪华的别墅群小区,以仿古园林为主打风格,曲栏飞檐,雕梁画栋,充满了浓浓的华夏明清时代的建筑风情。

别出心裁的设计风格,清幽秀美的绿化,糅杂以现代高超新潮的电子技术,让天星小区成为青州市房地产中的一颗明珠。

任何人在这里有一幢别墅,都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所以,王小石很有成就感,因为从现在开始,属于老狐狸的天星44幢别墅,就是王小石的了。

丢掉手中的旧报纸,王小石颠了颠电子钥匙,哼着小调,向门口走去。

第四号别墅和周围别墅一样,一共两层半,飞檐钩角,雄伟大气,青砖黑瓦,不加粉饰,自然有一番雅致的意味。

推开了门前的黑色木栅栏,进入小院,绕过小院之中一泓清泉,王小石就到了檀木大门前。

他取出房卡,在大门的电子锁上扫描了一下,滴地一声响,檀木大门缓缓打开,王小石不再犹豫,迈步进入其中。

“啊!”

王小石刚刚进入别墅大厅,就听见一声尖叫,眼睛扫过,不由得呆了一呆,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大厅之中,陈设极为简单,一组豪华的真皮沙发,还有一个宽屏的等离子电视,大厅的中心,吊着一盏璀璨耀眼的复叶式莲花大吊灯。

但是这些东西,统统没有引起王小石的注意,此刻他的眼睛瞪圆了,正盯着宽大沙发上的一个美女猛看。

美女没什么稀奇的,但是上身光溜溜的美女,就让人惊艳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好,再来一次……”

宽大的等离子电视之中,漂亮的女主持人,一边念着节拍,一边往自己的胸上画圈圈,电视背景墙上,有着“魅力无限丰胸舞”的字样。

敢情这女人正在跟着电视做丰胸舞呢。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除了电视上的声音,便是一阵死寂。

“啊!色胚子!”

死寂之后,便是一声尖叫,仿佛拉响了警报,刺得王小石耳根发麻。

王小石笑了,他长方脸蛋,尖下巴,嘴唇很薄,微笑起来,优美的唇线,流露出一股坏坏的的意味。

施施然站在客厅,王小石带着坏坏的微笑,作势敲门:“实在不好意思,忘记敲门了,没有想到,这屋子居然有人住着。”

道歉归道歉,但是这家伙的眼睛却没有闭上

美女又惊又羞,双手护住了胸前,见他目光灼灼,丝毫不避讳,更是羞恼交加。

她一扬手,将一块好像毛巾似的东西,扔了过来。

王小石眼前一黑,柔软的布料,罩住了他的脑袋,甜香味直往他鼻子中钻。

他嘿嘿一笑,伸手去抓,却听得那美女大叫:“不许动!”

王小石眼前黑乎乎的,手停在了半空,只听得外面悉悉簌簌的声音,想来是坐丰胸舞的美女正在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大坏蛋,我打死你!”

随着一声大叫,一道劲风往王小石的心窝飞来,王小石听风辨形,让了开去,随手一抓,就将遮住脑袋的布料抓了下来。

一件粉红色的肚兜!

看着手中这件充满蛊惑的女人肚兜,带着浓浓的女人的香味,王小石感觉自己平静的心境,忽然乱了。

“臭色胚,还敢躲,我打死你!”

就在此时,随着清脆女声一声娇喝,一股劲风,又冲王小石的下巴飞奔过来。

就这么一瞬间,王小石已经看清了美女的面容,樱唇星眼,一头散碎的齐肩短发,略微弯曲的发梢,勾勒出娇俏美丽的脸部轮廓,整个人身上,透露出飒爽不凡的英武气质

波涛汹涌啊……

王小石惊叹着,身子不退反进,懒洋洋地伸手往外一招,好像抓苍蝇似的。

就这么随随便便一招手,美女凌厉刚猛的穿心腿就被王小石抓在手中,无法动弹。

要是一般人被这么制住,只怕再也无法翻身。

但是,只听得美女娇叱一声,借力起势,另外一条腿,如同一条大铁鞭似的,砸向王小石的太阳穴。

王小石咦了一声,这个美女的反应和格斗能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屈指一弹,正敲中美女的小腿麻筋,只听得美女哎哟一声,扎手扎脚地摔了下来。

王小石微微一笑,斜刺里一抄,搂住了美女柔若无骨的腰肢,避免她在地上摔伤。

两人面面相对,气息相闻,王小石促狭地伸嘴作势一吻,那美女大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猛地挣开他的怀抱,叫道:“臭色胚,你死定了。”

王小石呵呵一笑:“谁让你偷袭我的。”

“啊呸,谁偷袭你啊,有本事公平决斗,今天老娘要好好教训你。”

那美女啐了一口,摆出架势,好像一头暴怒的小豹子。

王小石的眼睛,不怀好意地扫了她高耸的胸前一眼,懒洋洋地道:“没问题,不过,这次我要使绝招了,你可要…..

话还没有说完,美女就大喝一声,再次冲了上来。

砰!砰砰!

接连两声响,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

王小石的大手犹如虎爪,紧紧抓在了美女胸前左边浑圆的半球上。

啊!

0.01秒之后,美女发出一声大叫:“臭色胚,你今天死定了。”

暴怒的她,脚底好像安了弹簧,蹦了起来,侧踹,直蹬,左右旋踢,高压踢,一双玉腿,犹如风车轮转,精彩纷呈,每一腿,都攻向王小石的要害。

王小石啧啧称叹,练武的妞儿果然爽啊,那温软的手感,那充满弹性的韧劲,简直美得冒泡。

格斗在10秒钟之后再次戛然而止,整个场面又寂静下来

美女的一条腿被王小石抱在小肮前,胳膊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不算,火热的手掌直接盖在了她的右胸上

香艳袭人啊。

啊!!!

暴力美女要害被袭击,浑身酥软,怒火万丈,感觉要疯了。

十几年来,她从未吃过这种亏!

王小石感叹,这天星公寓,简直是男人的天堂啊!

“林姐姐,这家伙偷看你里面呢。”

王小石正感叹着呢,一个充满童真味道的声音,传进了王小石的耳朵。

在他分神的时候,一记黑影直扑自己的脸,他及时地一扭脑袋,让开了暴力小美女的拳头,却被她拳风带上,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

“无耻!”

“下流!”

“混蛋!”

暴力美女一记秘传的绝招,没有击中王小石,赶紧趁机摆脱了王小石的魔掌,嘴巴倒不闲着,在一旁破口大骂

“你混蛋!”

“大哥哥,你好有趣哦。”

王小石的话,引得暴力美女恼怒训斥,却听得一个声音格格娇笑,犹如银铃一般。

大厅之中,除了暴力美女之外,此刻又多了一个小美女。

她扎着两个羊角辫,长长的睫毛下面,大da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嘴角带着调皮的笑意,给人一种很欢乐很机灵的感觉。

小丫头穿着一件粉红色的kitty衬衫,露出小巧精致的肚剂眼,下边却是一条深黑色的牛仔短裤,两条笔直优美的小腿,雪白粉嫩。

“这天星别墅,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美女公寓,遇见的女孩,一个比一个漂亮。”

王小石忍住心头的惊叹,朝多嘴的小丫头微笑着:“小孩子家家的,说话可要有根据,像大哥哥这种正直善良,诚实可爱的君子,会偷看女人?”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小丫头格格娇笑。

小丫头向他扮了个鬼脸,粗着嗓子,学他的语气说话:“正直善良?诚实可爱?王大哥,嘻嘻,你真逗。”

“你知道我的名字?”

王小石顿时精神一振,挺胸抬头,昂首向天,哥的名声,果然太响亮了,连从未见过面的小女孩,都崇拜有加哦。

“是这样的,胡伯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新房东要过来,我刚想下来和林姐姐说呢,没想到你们已经见面了。”

听小丫头这么一说,暴力美女的脸拉得更长了

小丫头解释着,看着暴力美女一张脸上,冷若冰霜,忍不住榜格娇笑,眼睛促狭地一眨一眨:“唉,你来得太快了,这下赚到了吧?”

王小石听小丫头这么一说,倒是明白了,向暴力美女坏笑道:“所以你大白天做丰胸舞,这是帅哥房东的福利吗?”

“先说好了,虽然我是帅哥房东,可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喔。”

“臭色胚,你再口花花乱说话,信不信我打死你?”

暴力美女正咬牙切齿呢,王小石这么一说,差点又冲了上来,气冲冲地喝了一声,两只拳头碰了碰,发出砰砰的声响。

王小石哈哈大笑,眯起眼睛,悠然自得的活动着手腕,仿佛回忆着刚才的触感,神情之间,要有多陶醉就有多陶醉。

暴力美女脚下顿时一滞,这个该死的混蛋,身手比自己厉害那么一点点,而且无耻下流,自己再跟他打,一定被占便宜。

这么一想,她虽然满腔怒火,却终于没有冲上去继续纠缠。

“哈,你们要打就打啊,我等着看呢。”

在一旁的小丫头兴高采烈地叫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中,多了一大袋薯条,坐着小凳子,躲得远远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听到这话,暴力美女瞪了小丫头一眼,王小石苦笑不已,这小丫头,也不是什么好货啊……

暴力美女恶狠狠地瞪着小丫头,恼怒的开口,“小蛮,到底怎么回事,这件事不说清楚,我可要把这个家伙抓进警局去。”

苏小蛮吐了吐舌头,显得有些娇憨:“胡伯打电话说,其实这房子不是他的,正牌房东姓王,一会儿就到,我刚想下来和你说呢,没有想到你们……嘿嘿……”

暴力美女的脸色变得更黑了,沉默了一下,方冷冷的看了眼王小石,“既然胡伯说别墅是你的,自然就是你的了,不过我希望王先生检点一点,毕竟这幢别墅已经租给了我们二人。”

“按照协议,付过租金,这一年之内,我们拥有使用权,你无权干涉。”

王小石伸了个懒腰,“我听说只是租了二楼两个房间吧,整栋别墅可比现在贵哟,而且……”

他拖长声音,吊两人胃口,一双眸子却在两人胸前打量,“你们俩现在都没有交房租吧?”

他说着,变戏法一般,取出两张纸晃了一晃,正是租房合同。

暴力美女一瞪眼,怒道:“那又怎样?合同有一条明摆着,房租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这是胡伯的意思……你偷看老娘,这笔账又怎么算?”

王小石叹气,老狐狸这老不羞,什么叫房租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这明显是精/虫上脑的节奏啊

“哎呀,你们别吵了,王大哥,既然来了,大家就认识一下吧,和你打架的是林湘筠,她可是警察哟,很厉害的……”

可爱小丫头眼看两人之间的火药味越发重了,赶紧插嘴。

“多嘴!”

林湘筠一瞪眼,气鼓鼓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白开水一饮而尽,似乎想要浇灭快窜出来的小火苗。

小丫头没有理会,好像已经习惯林湘筠的火爆脾气,娇笑着道:“我呢,叫苏小蛮,王大哥,你好!”

她说着,伸出了又白又嫩的小手。

“好好好,真乖!”

王小石很是喜欢,伸出手来,使劲握了握苏小蛮的手,只感觉心中痒痒的,忍不住用手指勾了勾苏小蛮的手掌心。

苏小蛮格格娇笑,抽出了小手,脸上闪过一丝狡黠之色:“王大哥,你真色哦。”

这个小丫头笑起来,总是皱起小巧精致的鼻子,然后以鼻子尖为中心,笑容犹如春水涟漪似的,扩散开来,青嫩得好像初春的青草尖儿。

王小石一点都不尴尬,嘻嘻一笑:“我叫王小石,我这人一向温良恭俭让,诚实可爱,时间长了你们就知道了。”

切!

林湘筠翻了翻白眼,见过脸皮厚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厚实的,苏小蛮却被逗得格格娇笑,很是好玩。

这么一闹,三人相互之间也熟悉了不少,苏小蛮终究忍不住好奇:“小石哥哥,你干什么工作的,哇哦,这么一大幢房子,可真是土豪啊。”

“我是干什么的?”

简单的问题,让王小石却有些失神,随即露出一副神秘的样子,“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反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房东了,我睡着你们要打扇子纳凉,渴了要送茶,饿了要送饭……”

“滚!”

林湘筠牙齿缝之中吐出一个恶狠狠的音节,差点又冲上来暴揍这个可恶的家伙。

就在此时,门铃响了,在客厅之中的三人齐齐一愣。

苏小蛮乖巧地打开了房门,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

“你们好,我是天星物管公司的工作人员,竭诚为你们服务,请问谁是房主?”

工作人员很有礼貌地微笑着,但是苏小蛮和林湘筠的脸色,却有点不对劲了。

“他是房主!”

王小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苏小蛮和林湘筠簇拥着,推在了物管工作人员的面前,异口同声指着他。

“房主先生,您这个月的物管费是2000元,加上本月的电费180元,水费150元,一共是2330元,请你缴纳一下,好吗?”

工作人员带着职业化的微笑,拿出一张账单,递给了王小石。

“物管费?”

王小石算是弄明白了,但他最后的33块钱,都打车用完了,哪还有钱?

他下意识地转身去看两个美女房客,赖着房租不交,这物管费总该交吧?

大厅之中空荡荡的,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砰砰两下关门的声音,甚至还咔哒锁上了门。

短短几秒钟,两个万恶的美女房客溜之大吉,只剩下目瞪口呆的王小石。

好说歹说,王小石承诺三天内一定交上物管费,这才送走了物管工作人员。

他听着二楼上静悄悄的,苦笑不已,姥姥个熊,这什么世道,房客比房东还嚣张,美女了不起啊。

“两个赖皮鬼,给我出来!”

王小石上了楼,砰砰砰敲门,林湘筠的房间死气沉沉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苏小蛮的房间则放着劲爆火热的歌曲,看这个样子,除非地震才会开门。

“算你们狠,这笔账跑不了,咱们日后再算。”

王小石貌似生气,其实心中却在感慨,这日子,不就是自己以前一直憧憬的吗?

“日……后再算?”

卧房之中,耳朵贴在门板偷听的林湘筠红晕上脸,这混蛋无耻之极,这么粗俗的话都说得出来,你真要敢那啥,我就废了你中间那条腿!

要是王小石知道林湘筠想歪了自己的意思,只怕要泪流成河,哥是正人君子好不好?

王小石下楼,顺便转了转,这幢别墅一共两层半,一楼储藏室厨房卫生间,再加上一厅两卧,很是宽敞。

二楼六个卧房另加一个小厅,三楼只有一间大卧房,宽大无比,落地窗外面,是同样宽敞的阳台。

王小石老实不客气地占了三楼的大卧。

滴!

就在王小石盘算着怎么找份工作的时候,门铃响了。

王小石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并没有着急开门,打开了监控视频,先看看再说。

这一看,顿时让王小石倒吸了一口凉气。

敲门的人,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从王小石的角度看去,只见美女侧面精致优美的脸部轮廓线条,天鹅颈一般柔美纤细的脖子,脖子下露出一点点肌肤,洁白如玉,吹弹可破。

她穿着一件韩版的米色风衣,腰间系了一根宽宽的黑金色腰带,纤腰一束,堪堪一握,腰肢的纤细,把她腰以上的部分,衬托得丰满无比。

这女人美到了极点,但是也冷到了极点,隔着房门,王小石都能感觉到她冰冷刺骨的气息,仿佛一座冰山。

这冰山美女是谁?

王小石心中猜测着,打开了房门,冰山美女扫了他一眼:“你是房东?”

声音清脆,犹如泉水叮咚,却冷冰冰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王小石点了点头,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这位小姐有什么事…..?”

“租房子,要二楼最东边的房间,这是三个月的租金。”

冰山美女没有听王小石说完,用最简洁的方式,告诉了自己的来意,同时从包中取出三扎人民币,放在桌子上。

王小石有些发懵:“可是,我并没有发布租房广告啊。”

“废话!”

冰山美女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拉着行李箱,向二楼走去。

王小石哎了一声,想说什么,冰山美女已经上楼了,只留下一个让所有男人都无限遐想的美妙背影。

楼梯上,露出了苏小蛮可爱的小脑袋,王小石赶紧招了招手。

苏小蛮蹦蹦跳跳,下得楼来,对着楼上指了指:“租房子的?哇,这个姐姐好漂亮!”

王小石有些疑惑:“可是,她怎么知道咱们这里有房子?”

苏小蛮噗嗤一笑:“王大哥,你是不是从火星上来的?租房广告早就被胡伯发布在租房网上啦,每个房间都有详细介绍、图片以及价格,条件只有一个,必须是美女。”

王小石恍然大悟,非美女不得入住,老狐狸真够那个的,不过……哥喜欢!

苏小蛮看了桌子上的三万块钱,眼睛放光:“王大哥,你发财啦,这个姐姐不但是美女,还是土豪,你得请客!”

王小石瞪眼:“你们两个家伙,拖房租就算了,连物管费都不交,还惦记请客呢,休想!”

苏小蛮眼眶儿立即红了:“人家年纪小,正上学呢,别和人家一般见识嘛,我保证,下个月有了粮草,一定补上,再请王大哥吃顿好的。”

看着苏小蛮一脸的可怜巴巴,乌溜溜的眼珠子却骨碌碌乱转,王小石努力紧绷的脸忍不住了,拍拍她的脑袋:“行了行了,别装可怜啦,我不催你房租就是。”

“哈,我就知道王大哥是好人。”

苏小蛮欢快地一拍掌,直勾勾地看着桌子上的三万块钱,大眼睛忽闪忽闪:“王大哥,胡伯的租房广告,可是人家帮忙做的……”

王小石忍俊不禁,抽出两张红票子,递给她:“服了你啦,这算是辛苦费好不好?”

苏小蛮接过了钱,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仿佛偷到鸡的小狐狸:“王大哥,你真好,又帅又大方。”

“薛雅璇,你这个臭婊/子,给老子滚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极为粗野的声音,传进公寓之中,紧接着大门砰砰砰直响,好像有人用脚踢门。

王小石皱了皱眉头,只听得楼梯脚步声响,冰山美女冲了下来,脸上依然冷冰冰的,却带了几分惨白之色。

冰山美女打开房门,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就冲了进来,下巴黑黝黝的满是胡渣,眼袋很大,一身名牌西服阿玛尼,好像破抹布似的,挂在他的身上晃晃荡荡。

“哟呵,薛雅璇,你长本事了,找个老鼠洞躲起来,就以为我找不到你?”

男子一进门,就连连冷笑,充满敌意地看了王小石一眼,脸上满是猥亵之意:“薛雅璇,学会养小白脸了,也是,公司都被老头子交给你了,要什么男人没有?就是不知道这只软脚虾,能不能满足你?”

“滚!”

冰山美女薛雅璇脸色更白了,从牙齿缝中迸出一个字,仿佛带着冰碴儿。

“让我滚?行啊,把属于我的那一份财产给我!”

“你这个臭婊/子,是不是主动献身给老家伙,才得到了财产,啧啧,难怪老家伙这么早就死了……”

“啪!”

薛雅璇给他重重一耳光,丰满的胸口气得不停起伏:“你这个畜生,父亲就是被你活活气死的,你还不悔悟?”

“贱人,你敢打我!今天要让你好看!”

男子被扇了一耳光,眼睛血红,瞪着薛雅璇,似乎要将她吞下肚去,冲上来伸手去揪她的头发。

眼见男子势若疯虎扑上来,薛雅璇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一滴晶莹的泪珠儿从眼角滚出来。

“滚!”

就在这个时候,往前直冲的中年男子小肮中了一脚,变成了滚地葫芦,身子如同虾米,蜷缩起来,面如土色。

王小石一点一点收回踢出来的脚,站在中年男子的前面,伸了个懒腰,赖洋洋的样子让人发嚎:“舒服啊,好久没踹这么爽了。”

“哥,你怎么样?”

薛雅璇冲了上来,蹲下去搀扶中年男人。

“谁是你哥?你这个贱人,竟然唆使一个下等贱种打我,我饶不了你。”

中年男人咆哮着,一把将薛雅璇推开,站了起来,恶狠狠指着王小石:“小杂种,你知道我是谁吗……哎哟……”

王小石的眼眸中掠过一道寒意,闪电般出手,将他的两根手指硬生生折断,脸色也变得森冷起来。

“我这人不想惹麻烦,但不管是谁,辱及我的先人,我就对他不客气!”

他说完,不等中年男人反应过来,便重重一巴掌,扇在中年男人的脸上。

两三颗带血的大牙飞了出来,中年男人惨叫一声,差点晕死过去,他恐惧地看着王小石:“别打我…我走…我走可以吧。”

此时此刻的王小石,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惊悚的杀意,如同万千冰针,沁入骨髓。

薛雅璇和苏小蛮都僵住了,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而首当其冲的中年男人,大脑之中更是一片空白,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让他瞬间崩溃。

王小石淡淡地看着中年男人:“不是走,是滚!”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看着他眸子中的冷漠,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在地上艰难地滚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滚”了出去。

眼看中年男人滚了出去,薛雅璇神色复杂地看了王小石一眼,声音很低:“对不起!”

王小石叹了口气,这平静的生活来之不易,自己可不能因为一点小事毁了这种美好的日子。

要不然的话,这个男子,不可能现在还活着。

他收拾心情,嘻嘻一笑,眼睛忽然定格,直勾勾地望着薛雅璇高耸,两手比划着:“真大啊。”

薛雅璇下意识地一低头,顿时又羞又怒。

原来她出门匆忙,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就冲了出来,刚才撕扯之下,白色衬衫心窝处的扣子掉了一个。

薛雅璇猛地掩住了衬衫,脸色又犹如万载寒冰一般冷冽:“请你自重!”

看着薛雅璇仓皇上楼的身影,王小石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苏小蛮从小凳子上起来,眉飞色舞,兴高采烈:“真精彩啊,好久没看这么爽了,小石哥哥,你笑得真色哦。”

王小石这才发现,小丫头的手中,拿着一袋炸鸡翅,吃得满嘴是油,不由得又气又好笑。

这个薛雅璇到底什么来头?看样子,她的麻烦还没有完。

王小石有一种预感,自己平静的生活,可能要被薛雅璇打破了。

很快,这种预感变成了事实。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直通原文,更多精彩内容可关注【宅师兄】

↓↓↓↓ 点这里,看后续!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