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厉禽兽》又名《时光往复,爱你如初》【连载文】

阿眠小说 2018-09-13 14:54:58


    厉靳南,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心狠手辣,玩转了血腥风雨。

    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

    *

    恍惚之间,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先用叔叔的名义接近,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

    强烈的占有欲,致命的领地感,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

    惊觉,她落荒而逃。

    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摞下狠话: 盼盼,你再逃,我就立马强x你。

    *

    男主:禁欲阴冷表情少,财大器粗吃嫩草。

    女主:身娇体软易推倒,千娇百媚嗓音撩




第1章 被男人泼上红酒


    女孩儿月牙色的晚礼服被红酒浸透,紧紧的贴在白皙的皮肤上面,红和白的交融,刺眼撩人。


    男人泰然自若,不紧不慢的将高脚酒杯转移到身侧,冷峻视线却停留到那染着红酒的细腻肌肤上,流连了两下。


    忽而叹了一口气,好像是在可惜洒了这么多上好的红酒。


    顾盼反应很快,立马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遮住了那一片春色,抬头看向眼前那西装革履的男人,抿唇,带着一丝羞恼。


    视线从少女的小手上转移到那通红的小脸上,男人本来清冷的眸子微动,薄唇阖动:“抱歉。”


    灯光昏暗,可是顾盼看清了男人的脸,棱角分明,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是厉靳南,厉家的主人,nap总裁,一个握着整个帝都的命脉的狠角色,传闻,连他自己的亲哥哥亲妈都没放过。


    同时,他也是她小姨的小叔子,名义上她应该喊他一声叔叔,可是他们一点都不熟,她也不敢这么喊。


    胸前湿嗒嗒的难受,顾盼放在胸口上的手紧了紧,扯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动了动唇,正打算说没事,可是男人那幽深的眸子在她通红的脸上扫荡了两下,忽而开口:“你是大嫂的侄女。”


    如此肯定的语气,他竟然记得她?顾盼不安中带着错愕,怔了一下,点头。


    厉靳南看着面前温顺的如同小绵羊一样的女孩儿,勾了勾唇,道:“我带你去换衣服。"


    顾盼更加错愕,小手还是捂着胸口,脸上扯上了一丝笑容,礼貌而疏远,“不劳烦您,我自己可以去换的。”


    她哪里敢劳烦厉靳南呢……


    厉靳南弯着的嘴角放了下来,清冷的脸庞带着一丝凛然,晃了晃手里的高脚酒杯,哦了一声,声调有些冷。


    顾盼客套一笑,和厉靳南擦肩而过,匆匆离去,轻盈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厉靳南面无表情,看着酒杯里面仅剩的红酒,殷红透彻,忽而轻笑一声,一饮而尽。


    ……


    暖黄色的灯光将顾盼本就温柔的小脸衬托的更加柔和,看着胸前血红的湿泞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还有些惊魂未定。


    她竟然遇上厉靳南,虽然是被他不小心泼上了酒,可是就算是他故意泼上的,她也不敢说什么。


    说她软捏也好,总之,厉靳南这样的男人,她惹不起。


    站在床前,快速的将身上脏掉的晚礼服脱下打算换套新的,可是灯光却骤灭,寂静的房间里面漆黑一片。


    是停电了吗?


    顾盼动作一顿,清秀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将新礼服拉了过来想要赶紧穿上,可惜礼服太过繁琐,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穿上,后背的拉链却将她难倒。


    胳膊太短,她够不着。


    光洁的额头冒出热汗,顾盼努力的伸手往后面够拉链。


    可就在这个时候,屋门却猛然被推开,外面传来女子难耐的声音。


    顾盼整个人僵在那里,宛若秋水的眼眸紧张的朝着门口看去,那里却黑的看不见一丝一毫的人影。


    门却在咯吱的响,男人粗噶的呼吸和女人酥软的娇息交响,还有那扭曲在一起错乱的脚步声。


    现场版的那什么?不知道这里有人吧……


    顾盼小脸通红,尽量的放浅了自己的呼吸,清秀的眉心拧在一起,咬唇提醒道:“这里有……唔!”。


第2章 黑暗中,肆意的男人


    嘴巴忽然被人捂住,她整个人被拥进有力的臂膀里面,来不及挣扎,就被摁在坚硬的墙壁上,腰身被紧紧的禁锢,一股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裸露的脖颈上面。


    顾盼花容失色,挣扎的时候,嘴巴里面却被塞进了不知道什么东西,手也被瞬间反绑在后面。


    剧烈的挣扎,礼服肩带滑落,露出大片细腻的肌肤,突然的凉意,她战兢。


    而男人像是感觉到一抹春色泄露,微微俯身,将脸紧紧的贴在她的脖颈上,温热急促的呼吸却让顾盼的心底发凉。


    房间里面,那对男女暧昧的声音一直延续,女人娇嗔软语,男人的粗噶低笑,越加肆无忌惮,好像并不知道这个房间里面还有其他的人。


    现在欺压在顾盼身上的男人,好像因为那对男女所散发的激情而情动,呼吸越加的急促,冰凉的薄唇细细的啃咬着女孩儿那白皙的肌肤,带着薄茧的大掌难耐的摩挲那光洁的后背。


    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顾盼又急又怕,眼眶发红,可是她知道哭没有用。


    僵硬的站在那里承受着男人的侵犯,努力的隐忍着自己心底的恐慌和害怕,寻找时机逃脱。


    不再挣扎,这般乖巧让男人更加肆无忌惮,将怀里的娇躯搂得更紧,大掌顺势从那光洁的后背滑入晚礼服里面,想要一探芳泽。


    礼服很紧,男人的大掌寸步难行,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以后他像是报复的在顾盼的脖颈上咬了一口。


    湿润带着痒意,一点都不疼,可是对于顾盼来说却是屈辱。


    她闭上了眸子,忍着里面晶莹的泪花,被捆在后面的小手紧紧的握着,关节泛白。


    不远处,一道缠绵的吻声好像是提醒了男人,他犹豫了一下,在顾盼的耳边低声威胁:“不许叫,让别人听到,身败名裂的只会是你。”


    顾盼呼吸一滞,僵硬的点头。


    黑暗中,看着如此温顺乖巧的猎物,男人莞尔,将女孩儿嘴巴里面的东西拿下,在她侧脸逃避的时候伸手擒住她尖细的下巴,薄唇紧贴而上。


    香软,柔嫩,他微微眯眼,享受之至。


    反复的蹂躏,他开始不满足,哑声道:“张嘴。”


    男人的技巧很好,她被吻的浑身酥软,可是理智还在。


    乖乖的张嘴,在男人的舌头进来的那一刻,她猝不及防狠狠一咬,并且曲起膝盖就朝着男人最薄弱的地方攻击。


    男人很警惕,躲避的很快,长腿稍稍一抵便抵挡住了女孩儿的攻击,可是舌尖却被咬到,破了皮。


    嘴里面的血腥味让男人眼神一冷,他像是被惹怒的猛兽一般狠狠的撕咬着她裸露的肌肤,柔嫩的樱唇。


    强烈的进攻让顾盼毫无招架之力,最初的镇定不在,她心底惊慌惧怕,发出了细微的哽咽声。


    娇小可怜的声音好像激发了男人的怜悯之心,他强烈的进攻戛然而止,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娇小的女孩儿,高大的身姿一动不动。


    可是顾盼能感觉到,那恨不得将她吞没的眼神。。


第3章 你应该喊我,厉叔叔


    几秒钟以后,钳着女孩儿纤细腰肢的大掌猛地放开。


    瞬间,顾盼从男人的怀里面钻了出来,在黑暗中头也不回的朝前跑去,碰倒了一个椅子,‘哐当’的声响惊醒了那还在缠绵的男女。


    床上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拥着她的那个男人却挑了一下眉毛,嘴角扯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好像知道什么,不动声色的朝着某个方向看了看,即使什么都看不到。


    收回视线,浅笑低吟,“是厉梨小姐养的猫而已,怕什么。”


    *


    停电了,顾盼凭着印象冲出房间,外面的走廊也是漆黑一片,只有尽头的落地窗透露着几丝暗淡的月光。


    礼服凌乱,手还被绑在身后,顾盼跌跌撞撞头也不回的朝楼下跑着,可是却不小心踩到裙摆,崴到脚踝,她‘扑通‘一声跌倒在冰冷的木质地板上,紧身礼服发出了‘呲啦‘的刺耳声,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下。


    脚踝很疼,身子冷,顾盼却顾及不上,她怕那个男人追上来。


    挣扎着起来,没有手的支撑,脚踝也太疼了,她还没有站起来便再次跌倒。


    身后是无尽的黑暗,忽然有一阵沉闷稳健的脚步声从里面传来,一下一下的踩到顾盼的心间,为之战兢。


    娇小的身子瑟瑟发抖,顾盼惊恐的朝着身后望去。


    太黑了,她只看到了一抹星火在晃荡,像是一抹鬼火。


    是房间里面那个侵犯她的男人追来了吗?


    她张了张嘴巴,想要尖叫求救,却只张了张嘴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她不能叫,这里是厉宅,下面名流权贵群集,看到她这般模样,不仅让她难堪,让顾家难堪,也会让小姨难堪。


    连求救都不能,顾盼像是一个待宰的羊羔,所有的恐惧梗塞在喉间,恐慌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片黑暗。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姿出现在黑暗中,和那个禁锢她的男人一样的伟岸。


    顾盼惊恐的眼底露出怨恨,樱唇颤抖,“你不要过来!”


    男人脚步一顿,发出清冷的声音:“又是你。”


    顾盼一怔,借着昏暗的月光隐隐约约的看到了男人的脸庞。


    厉靳南,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房间里面的男人是他吗?


    这个念头刚起来,就立马被顾盼否决,这么倨傲清冷的男人,怎么可能……


    颤抖的樱唇微微阖动:“厉先生……”


    厉靳南清冷的眸子看向地板上娇小可怜的女孩儿,薄唇慢慢的吐出袅袅烟气,手指弹了弹香烟,漫不经心的纠正:“论辈分你该喊我叔叔。”


    顾盼扯出僵硬的笑,声音微弱:“厉叔叔……”


    厉靳南面无表情,淡淡的嗯了一声,将手里面的香烟掐灭,也不管女孩儿为什么坐在地上那么无助,模样为什么那么凄惨,迈开修长的腿打算离去。


    见厉靳南要走,顾盼心里一慌,急忙呼唤:“厉叔叔,别走!”


    她怕那个男人再次出现,再次肆意的欺凌她……即使眼前的人是传闻中可怕的厉靳南……再怎么可怕,也不会像刚才那个男人那样欺凌她,况且,他还让她喊他一声,厉叔叔。


    顾盼的眼底带着惊慌和期盼,哀求的看着厉靳南。。


第4章 突如其来的公主抱


    厉靳南也在顾盼身侧停住,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如射寒星。


    逼人的气势让顾盼有些害怕,她吞了吞口水,正想说什么,可是眸子流转间看到拿分叉直到自己腰身的礼服,修长的大腿完全的暴露……


    小脸瞬间通红,她想要遮掩,可是奈何手被绑住,只能低着头将身子往后面缩了缩,低垂着脑袋,细软的声音里面带着哀求:“可不可以……帮我……”


    话音刚落,顾盼就被人直接从冰冷的地面上拉了起来。


    那扯住她手臂的大掌带着薄茧,让顾盼想到之前在她身上欺虐肆凌的手,心底涌上恶心,想要挣脱。


    厉靳南犹豫了一下,顺势放手。


    脚踝很疼,顾盼根本就站不稳,没了厉靳南的扶持,她惊呼,腿一软便要跌倒。


    厉靳南嘴角扯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又很快的放了下来,手疾眼快的拦腰把顾盼接住。


    顾盼惊魂未定,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睁大眼睛看向面无表情的厉靳南,却发现他正在盯着自己的脖颈,眼神有些隐晦。


    她的脖颈……被男人亲过咬过……


    悲怯,羞愤和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她脸色苍白,樱唇颤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厉靳南没有说话,竟然直接扣住她的头将她扣到了自己的怀里面,女孩儿柔嫩的脸颊贴在他的黑西装上,低头就能看到一片风景。


    厉靳南眯了眯眼睛。


    突如其来的宽阔怀抱让顾盼的心颤了颤,愣了几秒钟以后她开始挣扎。


    头顶却传来厉靳南的斥喝:“别乱动!”


    好像是被厉靳南低沉的声音吓住,顾盼身体僵硬,一动不动。


    厉靳南没有做什么,而是将顾盼绑在后面的手解开,


    手被释放,顾盼立马将自己几乎毫不遮体的衣服拉了拉,盖住了自己裸露的腿。


    厉靳南大掌里面拿着一条银灰色的领带,漫不经心看了两眼,便低头看向顾盼苍白的小脸。


    感觉到头顶那探究的视线,顾盼深吸一口气,将眼眶里面的眼泪逼了回去。


    扬起修长的脖颈,微红的眸子对上厉靳南幽深的眼眸,樱唇微动:“谢谢厉叔叔,但是希望您不要告诉任何人!”


    厉靳南面色清冷,沉默不语,将手里面的银灰色领带塞进了顾盼的小手里。


    顾盼赶紧扔开,像是丢什么垃圾,清澈的眸子里面露出厌恶。


    看到她的举动,厉靳南眼眸微动,薄唇一抿:“跟我去换衣服。”


    顾盼仰着苍白的小脸看向厉靳南,面露惊愕,这是第二次他说让她去跟他换衣服。


    看到顾盼的犹豫,厉靳南脸色有些冷,声音有些怪异,“就这样被所有人看见,或者还想被……”


    顾盼青白着脸色,“我跟你走!”


    心中却疑惑,他为什么帮她,也许,传闻只是传闻,他并没有传闻的那么可怕。


    或者,他是看在她小姨是他大嫂的面子上。


    顾盼发怔之际,浑身忽然一僵。


    只因厉靳南竟然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公主抱。


    “你!”顾盼在厉靳南的怀里面,浑身僵硬。


    而厉靳南拧眉,像是嫌弃她一般,声音沉沉:“你又走不了。”


    顾盼噤声,尽量的不贴到厉靳南的胸膛上面。。


第5章 厉叔叔,别走!


    顾盼怎么也没有想到,厉靳南竟然将她带进了他自己的房间里面。


    清一调的黑色,如同黑幕一般黑森森的有些阴沉。


    顾盼的眸子大致在厉靳南的房间里面扫了一眼,然后就小心翼翼的看向厉靳南那高大挺拔的背影。


    厉靳南径直走向衣柜,看着里面清一色的黑西装白衬衫,忽然就出了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弯了弯唇。


    拿出一件白衬衫转身,又恢复了清冷的模样,面无表情的走到顾盼面前,将手里面的衣服递给了她。


    顾盼睁大了眸子,看着厉靳南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不可置信,结结巴巴道:“你说要带我换衣服。”


    厉靳南拧眉,低下眼帘紧紧盯着顾盼,声音里面带着质问:“怎么?不喜欢?”


    顾盼精致的小脸有些怪异,嘴唇动了动,“喜……喜欢……但是宴会穿这个不太合适吧?“


    厉靳南眉头拧得更紧,视线从顾盼窘迫的小脸上面移开,看向那裸露出来的长腿,声音微妙:“先换上,我一会儿让人给你拿一套礼服。”


    而顾盼注意到厉靳南下移的视线,窘迫的小脸通红一片,赶紧伸手将烂掉的礼服扯了扯想要盖住自己的腿。


    可是刚一扯,‘呲啦‘一声,另一边被扯坏了,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


    这是什么破衣服!顾盼垂着脑袋不敢抬起来,欲哭无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厉靳南看着那毛茸茸的脑袋,扬起了嘴角。


    *


    顾盼换衣服的时候,不用提醒,厉靳南很绅士的走了出去,拉上了门。


    顾盼小手紧紧的拽着厉靳南的白衬衫,大眼睛怔怔的看了一会儿,鬼使神差的放到自己挺俏的鼻尖下面闻了闻。


    好像是洗衣液的味儿,清冽中带着舒爽。


    顾盼抿了抿嘴唇,将自己身上破碎的礼服脱下,低头的时候却看到自己脖颈上面的红印,斑斑点点。


    眼眶忍不住一红,那轻轻抚摸上去的指肚僵硬着。


    深吸一口气,顾盼闭上了眼睛,忍住了就要溢出的泪水。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背上面传来了冰凉的触感。


    惊愕的低头看去,瞬间花容失色,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屋门瞬间被推开,厉靳南清冷的脸庞出现,在看到那站在床前没有穿衣服的女孩儿,拉着门的手猛的一紧,关节咯咯作响。


    顾盼看到门口面无表情的厉靳南,浑身的血液凝固,惊慌的将床上的白衬衫拿了起来挡住自己,睁大眸子窘迫羞涩的看着厉靳南。


    脑海里还是那一大片雪白,厉靳南的呼吸有些絮乱,他闭了闭眼睛,再张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清冷,冷声道:“我以为你有什么事情。“


    说完,退了一步打算关门,可是却被女孩儿细小带着哭腔的声音喊住。


    “厉叔叔别走!有蛇!”


    厉靳南一顿,朝着顾盼的方向看去,在看到纯白色地板上那绿色的一团,嘴角扯出了不易察觉的弧度,“哦,那是厉梨的宠物。”。


第6章 虎穴狼窝


    厉梨,厉靳南的小侄女,厉家的小公主。


    可是怎么会喜欢这么凶残的小动物?!不是应该玩芭比娃娃的吗?!


    顾盼蜷缩在床上,紧紧的用衣服遮掩着自己雪白的娇躯,带着惊恐的眸子看了看地上不断蠕动的青蛇,然后又看向厉靳南,樱唇微动:“厉叔叔……你怕蛇吗……”


    不怕的话能不能把它抓走!


    顾盼的询问让厉靳南眼睛沉了沉,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伸手就抓起地上的青蛇,斜眼看向床上娇小的女孩儿,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阴郁:“快点换衣服。”


    顾盼不知道为什么厉靳南忽然看起来有些不高兴,赶紧的点了点头。


    厉靳南没再多看顾盼一眼,转身离开。


    将房门拉上,阴郁的眸子看向那缠在自己手掌上面吐着红信子的青蛇,伸手掐上它的三寸。


    正欲加重力道,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紧紧抿着的嘴唇忽然弯了弯,将手上不断扭动的青蛇扔到了地面上。


    深邃的眸子看向那紧闭的房门。


    房间里面,顾盼换上了厉靳南的衬衫,很宽,可是却刚好到膝盖那里,刚刚合适。


    坐在那稍硬的大床上面,顾盼水光潋滟的眸子仔细的打量着这简洁的房间。


    纯黑的色调,和它的主人一样,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樱唇轻抿,顾盼站了起来。


    脚崴的并不严重,只是刚崴着的时候很疼,现在虽然还有疼痛的感觉,可是还可以忍受。


    雪白的脚丫子踩在稍冷的木质地板上,顾盼朝着门口走去,将门拉开了一小条缝,刚抬头便对上了厉靳南那清冷的眸子。


    一顿,想起来刚才她被他看了个精光,虽然她还穿着内衣,可是顾盼的脸却忍不住的发烧,团团红云缭绕,赶紧的移开了视线,看向自己光洁的脚背,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厉叔叔,如果你忙的话你可以先离开,不过可不可以帮我把我小姨喊来?”


    厉靳南看着女孩儿那嫣柔如桃花一样的脸蛋,挑了挑眉,声音微妙:“你确定?”


    顾盼鼓起勇气抬头,却发现厉靳南在上下打量着她,眉头拧在了一起。


    “我……”顾盼想说什么,可是话却哽咽在喉间,什么都说不上来。


    她现在在厉靳南的房间,穿着厉靳南的衬衫,脖子上面还有痕迹……


    这怎么好像是和厉靳南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顾盼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怎么有一种刚逃了狼窝,又进了虎穴的感觉?


    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厉靳南,发现他一脸清冷,正义凌然,一点歪门邪气都没有。


    顾盼深吸一口气。


    厉靳南是在帮她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的感觉怪怪的。


    按捺住心底的怪异,顾盼朝着厉靳南笑了笑:“我还是先在这里呆着……厉叔叔能不能尽快帮我找来一套礼服?我爸爸和小姨她们还在楼下等我。”


    厉靳南态度冷淡的哦了一声,很淡定回答:“不能。”。


第7章 被厉靳南抓着手


    不能?!


    顾盼不可置信的看向厉靳南。


    厉靳南泰然自若道:“去外面拿,至少二十分钟。”


    顾盼嘴唇动了动,本想说她小姨那准备了好几套她穿的礼服,可是南着厉靳南那面无表情的脸,不敢吱声。


    僵硬的点头。


    半个小时过去了,顾盼穿着洁白的衬衫规规矩矩的坐在厉靳南房间的沙发上面,抬眼看了看墙壁上面的钟表。


    八点四十分,在等二十分钟宴会就结束了。


    顾盼焦急的看向那坐在她对面沙发上闭着眼睛小憩的厉靳南,樱唇动了动:


    “厉叔叔。”


    可惜,厉靳南好像是睡着了,眼皮儿都没抬起来。


    他是厉家的主人,今天厉家宴会,他怎么就可以在这里睡觉!


    更重要的是她的礼服啊!


    又叫了两声,可是没想到厉靳南坐着睡觉都能睡的这么死。


    顾盼小脸揪成了一团,欲哭无泪。


    黑色的真皮沙发很柔软,可是顾盼如坐针毡,眸子盯着厉靳南那清冷的脸庞,盯了一会儿以后忽然站起身来。


    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眼睛盯着厉靳南的西装口袋,小手偷偷摸摸的伸了过去。


    宴会就要结束了,她不能一直坐在这里。


    厉靳南喊不醒,她没有带手机,只能偷偷用他的手机向小姨求救了。


    西装很凉,顾盼的指尖颤了颤,犹豫了一秒以后就伸了进去。


    她不得不感慨自己的运气很好,手机就在这个口袋里面。


    顾盼白皙的小脸上面露出了一丝笑意,就要将手机掏出来的时候,小手忽然被人死死的按住!


    顾盼打了一个激灵,抬头,对上男人不悦的视线。


    厉靳南抓着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脸色冷峻如冰,质问道:“你干什么!”


    顾盼缩了缩,讪笑,“厉叔叔……我想借下你的手机……刚才你睡着了……”


    说完,窘迫的移开自己的视线看向那黑漆漆的窗帘,小心翼翼的缩了缩手,却被厉靳南抓的更紧,她心跳因为紧张而絮乱。


    而厉靳南看着那离自己十分近的女孩儿,穿着自己的白衬衫,可能是因为胸前的团子体积很为可观,穿上他那么大的衬衫,扣子都有些紧绷,里面春光他刚好能看见一些,雪白细腻。


    厉靳南眯了眯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顾盼身上淡淡的茉莉香气。


    顾盼因为被抓着窘迫不安,浑身僵硬,眼睛一直不敢看向厉靳南。


    若她看到此时的厉靳南一脸陶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胸前,不复之前那清冷禁欲的模样,一定会花容失色,大喊流氓。


    厉靳南很懂得分寸,在看到一定的福利以后就将顾盼的手松开,在她不安的看向他的时候,脸色重新恢复了清冷,一副倨傲禁欲的模样。


    手被松开,顾盼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因为心虚红着脸,诚恳道歉:“对不起。”


    可是厉靳南西装笔挺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幽深的眸子像是一汪深潭,深不可测,要把她吸进去一样。


    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顾盼僵直身子站在那里,厉靳南不敢说话,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厉靳南手机响起。


    他终于将那气势逼人的眼神从顾盼身上移开,朝着手机扫了一眼,风淡云轻道:“你的礼服出了意外。”。


第8章 我送你回家


    什么?!


    顾盼睁大了眼睛,等着厉靳南给她一个解释。


    厉靳南泰然自若,不紧不慢的抽出一根香烟,夹在指尖,眼神淡然的看着顾盼,道:“车胎爆了,估计还要等一会儿,你把打火机递给我。”


    顾盼抿了抿嘴唇,伸手将腿边茶几上面的打火机递给了厉靳南。


    不经意的碰到他的指尖,很热,带着薄茧,不像她的手指,很软很嫩。


    顾盼怔了一下,将手收了回来,水光潋滟的眸子看着厉靳南那冷峻的脸颊微动,“那我就不麻烦厉叔叔了,我去直接找小姨。”


    说完,转身就要走,可是身后却传来男人那毫无温度的声音:


    “我直接送你回去吧。”


    顾盼错愕,微微侧身看向那面无表情的厉靳南。


    厉靳南吸了一口烟,吐出袅袅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脸,“让你这么为难,是我的错,我负责到底。”


    对,她现在真的很为难,脖子上面带着红痕,穿着他的衬衫在他的房间里面。


    更难堪的事情是之前她不知道被哪个男人侵犯。


    顾盼心里面很不爽,可是她却不能说厉靳南些什么。


    权衡两下,顾盼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厉叔叔送我回去了。”


    她就这么出去,小姨看到了会守口如瓶,可是若被别人看到了,那她可就说不清了。


    *


    早春的夜晚,带着微微的凉意。


    顾盼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跟着厉靳南从厉宅后门出来。


    冷瑟的春风袭来,顾盼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缩了缩。


    下一秒,一件黑西装外套落在她的肩头,为她隔绝了冷意。


    顾盼惊愕,抬头朝着身边的厉靳南看去,他神色清冷,看也没看她,冷声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开车。”


    看着只穿着一件白衬衫的男人,身姿挺拔伟岸,即使是黑夜,却掩盖不住他身上的光辉。


    顾盼将身上的黑西装裹紧,抿了抿樱唇。


    虽然厉靳南看起来像是一块冰一样冷峻,可是他实际上是很温柔的吧。


    否则他怎么会带她换衣服,为她披上西装,还送她回家呢。


    本性温柔,是顾盼现在对厉靳南的定义。


    *


    路上,车厢里面的气氛沉寂的有些可怕。


    厉靳南无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直在看着前方。


    顾盼坐在副驾驶上面,对这样的沉寂感到紧张,可是脸上却是她一贯的神色,柔柔的,让人感觉她温良柔弱。


    终于,是厉靳南打破了这份沉默,“你叫什么名字?”


    顾盼:“……”


    感情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顾盼抿了抿嘴唇,细声道:“顾盼。”


    “顾盼生辉?倒是个好名字。”厉靳南扯了扯嘴角,两人便又没了下文,气氛再一度的陷入了凝固。


    受不了这样的寂静,身边的男人气场也十分的强大,顾盼手心都出了汗。


    忍着心底的紧张,顾盼朝着一旁的厉靳南微笑,柔声道:“厉叔叔,我经常在厉宅,为什么我很少见过你呢?”。


第9章 他喊她,盼盼


    她在厉宅陪小姨,不能说很少见过厉靳南,应该一次都没见过!


    今天在宴会上,身边的小姨给她指了指,说他便是厉靳南,其余的便什么也没多说。


    厉靳南眼睛依旧看着前方,声音淡淡,“哦,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国外,刚回来。”


    顾盼一怔。


    眼前的男人真可怕,身在国外,可是却能操纵整个帝都。


    顾盼问完了话,轮到了厉靳南。


    他视线从前方收了回来,快速的扫了顾盼一眼,淡声问道:“你今年多大?”


    顾盼樱唇微动,“十八岁。”


    厉靳南挑眉,一脸恍悟的样子,“那再过三个月就要高考了吧。”


    提起高考,顾盼心情瞬间好了不少,她含笑点了点头。


    而厉靳南也察觉到了身边女孩儿心情瞬间的愉快,他心沉了沉,声音有些微妙,“帝都的学校都不错。”


    顾盼笑了笑,声音娇嫩,“我不考帝都的学校,我想考海南大学。”


    厉靳南哦了一声,淡声道:“离帝都很远。”


    顾盼点了点头,眼底带着莫名的光彩。


    远,离帝都越远越好。


    出神的时候,耳边却传来男人那微微的叹息声,“可惜了。”


    猛的将顾盼唤回神,她疑惑的朝着厉靳南看去,不知道厉靳南这句可惜了是什么意思。


    可是厉靳南脸上没什么表情,顾盼便讪讪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头看向窗外不断后退的树木。


    厉靳南侧头,看着女孩儿那柔顺长发下露出的白嫩侧脸,眼神微冷。


    *


    剩下的路,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看到那越来越近的小区门,顾盼煎熬的心终于快到了尽头,她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厉靳南察觉到,眼睛沉了沉,在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没有停车,反而转了一下方向盘,驶车进入。


    顾盼轻轻呀了一声,侧身想要阻止厉靳南,“厉叔叔,您把我送到这里就好了。”


    厉靳南当做没有听到顾盼的话,幽深的眸子看了看车窗外一栋栋长的一模一样的别墅,冷声问道:“哪一栋?”


    顾盼看着厉靳南脸上的冷峻,樱唇动了动:“二十三栋。”


    厉靳南转弯,一路畅通的到了顾盼家门口。


    顾盼有些惊讶,她怎么感觉厉靳南对这里很熟悉?


    心中疑惑,却没有问出来,而是礼貌的对厉靳南道别:“厉叔叔,我先回去了,您路上小心点。”


    厉靳南眼睛没有看向顾盼,冷漠的点头。


    刚要关上车门,顾盼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伸头轻声道:“厉叔叔,要不然您先等一下?我去换下衣服然后把您的衣服还给您。”


    厉靳南的指肚摩挲着方向盘,清冷的眸子看向车前那娇小笑的甜美的女孩儿,“改天吧,我有急事。”


    顾盼犹豫了一下,笑着说道,“那我下次去厉宅的时候给您带过去。”


    厉靳南微微点头,看着女孩儿就要关上了车门,忽而开口:“盼盼,多去厉宅陪陪大嫂。”


    盼盼两个字,让顾盼的心颤了颤。。


第10章 厉叔叔,是厉靳南?


    他的声音,低哑好听,喊起她的名字也是那么动听。


    顾盼小脸忍不住有些发烧,神色有些恍惚。


    幸好一阵冷风袭来,让顾盼清醒过来。


    她含笑点头,朝着厉靳南摆了摆手:“好的,厉叔叔再见。”


    顾盼站在路边,脸上一直挂着礼貌的笑容,看着黑色的迈巴赫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面以后才不紧不慢的转身。


    扬起修长美丽的脖颈,看着眼前这精致华丽的小别墅,她的心情却有些沉闷。


    叹了一口气,打算开门,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调笑声:


    “姐,是谁送你回来的?迈巴赫呦,还有你这一身衣服,谁的?”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顾盼脸上的惆怅褪下,转身,精致的小脸上带上了笑意。


    黑夜中,一个穿着酒红色超短裙,黑色的吊带小背心的女孩儿三两步的跑到顾盼身边,娇笑着挽住她的胳膊,眼睛却好奇的打量着顾盼。


    和顾盼一模一样的容貌,却和顾盼的温和娴静不同,多了几分活泼英气。


    看着那白花花露出来的大腿,和深v沟ru,顾盼脸上的笑意凝结,拧眉,“恋恋,你不是说你晚上要找同学补课吗,你怎么又穿成这样子。”


    顾恋嚼着泡泡糖,吐出了一个泡泡,然后嗷呜一口将它吃掉,含糊不清的说道:“那是我蒙爸和那个老女人的,你还真相信啊。”


    “你……”顾盼还打算说什么,却被顾恋直接打断,她装出凶巴巴的样子,“喂,姐,你不要转移话题啊,你快点说你现在这个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盼笑了笑,“被人不小心洒了酒,他便送我回来,顺便给我了一套衣服让我换上。”


    闻言,顾恋便没了兴趣,哦了一声便扯着顾盼进家门,进了别墅便撒开手自己跑回了屋里面。


    顾盼抬头看了看墙壁上面的钟表,九点二十,宴会结束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给简若兰打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接起来,不等顾盼说话,对面便传来温柔却带着焦急的声音:


    “盼盼,你现在在哪?”


    顾盼细软的声音里面带着歉意,“小姨,我已经到家了,抱歉让你担心了。”


    电话对面的简若兰此时正站在厉宅二楼的内廊里,听到顾盼的话,眼睛朝着楼下大厅里面的顾家人看去。


    宴会已经结束了好久,顾文峰他们却依旧在那里谈笑风生,游走于剩下的权贵中,一点都没察觉顾盼已经消失了好久。


    温柔的眼睛闪了闪,简若兰沉着声音问道:“你爸他们还在这里,你怎么回去的?”


    过了两三秒,女孩儿细柔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了过来:“是厉叔叔送我回来的。”


    厉叔叔?简若兰疑惑的拧眉。


    盼盼喊厉荣喊姨夫,厉家老二现在正在部队,只剩下……


    “你说是靳南?”简若兰眼底闪过错愕。


    电话对面的顾盼不知道简若兰为什么这么错愕,她坐在床上,微微歪头,声音里面充满了疑惑:


    “小姨,怎么了?”。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阿眠小说~

加微信号m10000z获取资源~

扫二维码可以直接添加哟~





声明: 文章内容来自于网络转载。如因有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阿眠删除,谢谢!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