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侄-宠文】不过是去参加了兄弟的侄女的百天宴,结果被一个奶娃娃赖上了,从此陪吃陪睡,还得抱着小萌物去上学

佳人读书吧 2018-10-10 13:29:11

 


内容简介:    贺麒不过是去参加了兄弟的侄女的百天宴,结果被一个奶娃娃赖上了,从此陪吃陪睡,还得抱着小萌物去上学。

    小萌物三岁跟婆婆参加综艺节目,五岁要进娱乐圈,没了贺麒的小萌物啥啥都不行,贺麒无奈,只好休学隐姓埋名化身小萌物贴身经纪人。

    小萌物十八岁那年拿了奥斯卡影后,身为她的贴身经纪人兼上司,兼刚领了证的老公贺麒将她压在身下,唇畔低哑:“老婆,你能拿这个奖杯,有一半的功劳都是我的,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奖杯送你。”“可我想要你。”

    小萌物养了十八年了,是该开荤解馋了……





第1章 妹控


    叮铃铃——


    下学的铃声响起,贺麒合上课本正准备手收拾书包,裤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


    


    他顿下手里的动作,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翻开短信,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行小字,清冷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无奈。


    乖儿子,你妈咪查出有轻微的产后抑郁症,爹地带她去散心了,妹妹暂时就交给你照顾了。


    想过二人世界就直说,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贺麒,操场打球,去不去?”一个抱着篮球的少年突然拍了一下贺麒的肩膀问道。


    贺麒偏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黑手印,眸底闪过一丝嫌弃,他把手机放回兜里,坐下来继续整理书包,瑰红的薄唇微启,“不去。”


    “唉,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能反悔呢?”


    少年不满地说着,换了一只手抱球,手又伸向贺麒,贺麒眼疾手快的侧身躲过,“别碰我。”


    苗祁风的手扑了个空,身子也向前踉跄了几步,他稳好身子,转过身来恼怒地走向贺麒,“不就碰你一下,你至于这么嫌弃我吗,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贺麒指着他肩膀上的黑手印,一点都不给面子地说:“至于。”


    贺麒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衬衫,所以肩膀上的黑手印格外显眼。


    苗祁风讪讪地摸了摸鼻梁,他忘记贺麒有洁癖了。


    贺麒懒得理他,整理好书包,背起来就往外走。


    “嗳,你等等我啊!”苗祁风回过神来,拽起他的书包也连忙追了出去。


    苗祁风有些气喘地追上贺麒,“我说,你走那么快干嘛呀!”


    “我妹妹一个人在家。”


    他知道,他那对无良的父母一定是掐着点走的,知道他快放学了,才会放心的把妹妹一个人丢在家里。


    因为担忧妹妹,贺麒脚下的步子也不自觉的快了几分。


    “我去。”苗祁风烦躁地说:“自从你妈生了你妹妹,你就整天妹妹不离口,真这么宝贝你妹妹,你干脆别你裤腰带上算了。”


    “她还小,不能受风。”贺麒一脸的严肃,好似如果可以,真的会把他妹妹别在裤腰带上一样。


    苗祁风无语凝噎……


    这个妹控!


    苗祁风突然想起点什么事来,他本能地想去抓贺麒的衣领,但是瞥到自己的小黑爪子时,犹豫了几下,就又收了回去。


    快走几步,走到贺麒身边问:“贺麒,你星期天有空吗?”


    贺麒面无表情着一张小脸,拒绝的很是干脆,“没空。”


    “……”要不要这么伤他的心。


    嬉皮笑脸地凑上去问道:“你星期天干啥呀?”


    “带孩子。”


    “……”


    说的好像你有孩子一样。


    苗祁风在心里吐槽着。


    “你把你妹妹交给保姆照看一上午,我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


    “我小侄女星期天过百天,你来凑个人数呗!”


    “不去。”


    “……”


    我擦,要不要拒绝得这么干脆,他的心此时此刻受到了来自贺麒的一万点的伤害。


    盯着贺麒的背影,苗祁风在心里暗暗发誓,星期天就算是死拖硬拽,他也得把贺麒带去他小侄女的百日宴。


第2章 去参加百日宴


    星期天上午,贺家别墅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贺麒给妹妹倒奶粉,身后跟着一个拖油瓶。


    贺麒给妹妹换尿布,身后跟着一个拖油瓶。


    贺麒哄妹妹睡觉,身后还是跟着一个拖油瓶。


    等把妹妹哄睡着,贺麒拽起拖油瓶的衣领,把他从婴儿房里给提了出来。


    “苗祁风,你要是闲的蛋疼,我不介意用我家的菜刀给你割下来。”似是怕吵醒了刚哄睡着的小人,贺麒刻意压低嗓音威胁道。


    苗祁风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蛋,一脸憋屈,“你的贵公子修养呢?这么污的话是怎么从你嘴里出来的?”


    “跟你这种人不需要修养。”


    苗祁风:“……”


    歧视他还是怎么滴。


    “好贺麒,你那天放学的时候明明已经答应我了,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苗祁风抱着贺麒的手臂摇晃着。


    贺麒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臂,然后拍了拍,淡淡地问:“我答应你什么了?”


    “你说你要去我侄女的百日宴的。”


    “是吗?”贺麒眯眼看着明显做贼心虚却还死撑着的苗祁风。


    “当然。”


    苗祁风理直气壮地说着瞎话。


    最后,也不知道苗祁风用了什么办法,贺麒跟苗祁风离开了,临走之前,他对保姆严婶说:“严婶,我出去一下,你去婴儿房里守着琳儿吧,她一醒来,您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小少爷。”


    ……


    贺麒从小就不喜欢这种热闹场面,尤其是来往宾客们脸上挂的假笑。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就坐到后面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去了。


    昨天晚上,小琳儿不知道为什么,闹腾了一宿,他哄了她一个晚上,等她睡着的时候,天空也翻起了鱼肚白。


    刚睡了没一会儿,苗祁风那个花蝴蝶就来敲门了,现在他的身边没有了苗祁风的身影,想来是去撩妹了。


    一阵微弱的啼哭声突然传进贺麒的耳朵,客厅里现在放着舒缓的音乐,还有人们觥筹交错的谈笑声,所以哭声听起来并没有那么突兀。


    可能是因为他经常照顾妹妹的原因,对哭声格外地敏感。


    他生性寡淡,秉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继续闭目养神。


    良久过去,婴儿的啼哭声没有停止,反而哭的更厉害了。


    而且,因为哭了太久,隐隐有破音的迹象。


    这次,贺麒坐不住了,他循着哭声走到二楼的某个房间停下。


    站在房间门口,他能清晰地听见里面哇哇的哭声和哄孩子的声音。


    房门没有锁,他轻轻拧了一下门栓,门就开了。


    屋子里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好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围在婴儿床前轻哄着婴儿床上的小人。


    床上的小人像是听不见一样,不停地弹着小腿,扯着嗓子大哭。


    “她怎么了?”


    少年的嗓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屋子里的人们纷纷把视线落到门口的少年身上。


    少年大概十岁左右,穿着白色衬衣,黑色的短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小皮鞋,双手揣在兜里,缓缓朝婴儿床走来。


    窗外的阳光照在少年精致如瓷的小脸上,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第3章 我可以抱抱她吗


    人们怔怔地望着突然出现的少年,忘记了反应。


    


    贺麒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婴儿床边,他清凉的黑眸落到床上哭闹的小人身上。


    小人嘶哑的哭声触痛了贺麒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他的手撑在婴儿床边缘,轻轻摇晃着,干净的嗓音轻轻哄着,“乖,别哭了。”


    小人似乎是听到他好听的声音,吸了吸小鼻子,闭上嘴巴,停止了哭闹。


    眼睛缓缓睁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滴溜地望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小哥哥。


    她的小鼻子和小眉毛红彤彤的,小嘴微微撅着,眼角还噙着一滴晶莹的泪花。


    看起来好不可怜。


    贺麒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白色锦帕,轻柔地拭去她眼角的眼泪。


    这一动作似是取悦了小人,她咧开小嘴,弹出小脚,肉肉的小手臂在半空中举着,求抱抱。


    贺麒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还在神游九霄的女人问:“我可以抱抱她吗?”


    “啊?”夏梦回过神来,看了自家笑得一脸花痴的女儿一眼,忙不迭地点头,“可以可以。”


    最好赶快把她抱走才好,这个小恶魔真是太能折腾了。


    得到女主人的允诺,贺麒伸手去抱床上的小人。


    退到一边的佣人见贺麒要去抱她们家小小姐,心瞬间卡到了嗓子眼,生怕贺麒把她们家小小姐给摔了。


    可是当看到贺麒抱小小姐时那娴熟的动作和标准的姿势时,他们又是纷纷一愣。


    这个少年是来抢他们饭碗的吗?


    贺麒全然不理会佣人们的震惊,淡淡看向刚才的那个女人,“她的奶瓶呢?”


    “这里这里。”女人连忙把手里的奶瓶递了过去。


    贺麒接过奶瓶,用掌心感受了一下瓶壁的温度说:“有点凉。”


    夏梦指了指贺麒身后的女佣,吩咐道:“你去给小小姐的奶瓶加点热水。”


    夏梦话音刚落,被点名的女人走过来要去拿贺麒手里的奶瓶。


    把奶瓶交给她的同时,贺麒又淡淡地补充道:“再加一勺奶粉。”


    他刚才看了一眼奶的颜色,有点稀。


    夏梦:“……”


    为毛这个老成的小少年比她这个当妈的懂得还多。


    贺麒坐到沙发上,让小姑娘枕着自己的手臂,将奶瓶的放进她嘴里,小姑娘一碰到奶嘴就裹了起来。


    小姑娘从早晨就开始哭闹,不吃也不喝,现在早就饿了。


    夏梦看着乖乖窝在别的男人怀里,不对,男孩怀里喝奶奶的女儿,心底忽然油然升起一股种儿大不由娘的感觉。


    窗外的一抹阳光洒落在男孩清逸隽秀的脸庞上,如瓷般的小脸泛着透亮的光泽,淡淡地可以看清他脸上的绒毛。


    白色简单的衬衫穿在少年身上,流露出丝丝贵气。


    他的怀里抱着一个穿着粉色兔子连体衣的奶娃娃,奶娃娃脸颊肉嘟嘟的,粉嫩的小唇微微张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布满狡黠之光。


    这一幕落在夏梦眼里,她脑海里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话来。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第4章 猫猫


    “她叫什么名字?”


    少年温润的嗓音突然想起,夏梦陡然回神,“苗喵。


   


    ”


    苗喵……


    贺麒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淡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极浅的笑意,“猫猫。”


    小姑娘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猫眼,小鼻子因为刚哭过红红的,粉嫩的小唇微张着,不断有小泡泡吐出,小脸肉嘟嘟的,一身可爱的兔子装,看起来就像一只可爱的波斯猫。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苗祁风大咧咧地走进来,说:“嫂子,我哥说宴会快开始了,让你抱着小喵喵下楼。”


    夏梦看着自家小叔子,笑着说:“小喵喵正在喝奶奶,等她喝完奶奶,我就抱她下去。”


    苗祁风顺着小喵喵,看到了正抱着他小侄女的贺麒,惊诧地张着大嘴。


    贺麒抬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就又重新低下头喂怀里的小喵喵喝奶。


    好半晌,苗祁风才找到自己的舌头,他大步迈到贺麒面前,双手叉腰,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泛着得意的笑意,“我说怎么在楼下找不到你,原来跑到楼上来撩我小侄女了啊!”


    贺麒微微挑眉,“你有意见?”


    “……”


    苗祁风呲牙咧嘴地做了一个要打人的动作。


    这个噎死人不偿命的家伙。


    不过也就是做做样子,要让他真打下去,除非借他一百个胆子……


    他还是不敢。


    夏梦看了一眼苗祁风,又看了一眼贺麒,疑惑地出声:“你们两个认识?”


    “是啊,嫂子。”苗祁风亲昵地挽住夏梦的手臂说:“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贺麒。”


    苗祁风跟这个洒脱爽快的嫂子相处的很好,几乎什么事都会跟夏梦说。


    夏梦对他嘴边常挂着的贺麒,自然是耳熟的。


    贺麒跟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是明朗集团总裁贺黎昕的儿子,智商一百八,德智体美样样拔尖的天才少年。


    听祁风说,还是个妹控。


    怪不得,他抱孩子的姿势那么的熟练,对育儿知识了解的比她这个当妈的还多。


    看来这个小孩不仅智商高,情商也不低。


    颜值高,智商高,情商高,好想把他拐回家肿么办?


    夏梦算计的小眼神在自家闺女和贺麒之间来回游走着,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小喵喵喝完奶,夏梦准备抱她下楼,谁知道小喵喵刚一离开贺麒的怀抱,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无论夏梦怎么哄,小喵喵都只管闭着眼睛大哭。


    贺麒被小喵喵的哭声扰得太阳穴直突突,他揉了揉眉心,无奈道:“把她给我吧!”


    小喵喵一到了贺麒的怀里,哭声立马就止住了,好似刚才那个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人不是她一般。


    夏梦看着自家从小就开始迷恋男色的女儿,扶额无语。


    贺麒抱着小喵喵下楼,小喵喵折腾了一番也累了,下楼的时候,趴在贺麒怀里睡着了。


    粉拳抵在贺麒胸口,小嘴微张着,嘴角还有不明透明液体淌出,弄湿了贺麒胸前的一片衣襟。


    夏梦嘴角抽了抽,这么丢人的女儿不是她生的,不是她生的。


    为了不让女儿继续丢人,夏梦伸出了手:“小麒,把喵喵给我吧!”


    贺麒本想说不用,可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他只好把苗喵给了夏梦。


    电话是严婶打来的,贺琳醒了。


    贺麒跟夏梦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


第5章 小喵喵送上门


    贺麒回到家,先把身上的衬衣换了,才去婴儿房里看妹妹。


    


    贺琳是个很乖很听话的小姑娘,饿了就喝奶,困了就睡觉,醒了就一个人抠手指头,不哭也不闹。


    就连睡觉都中规中矩的,很老实,不像小喵喵,睡个觉还得糟蹋他一件衬衫。


    贺琳每次睡醒都要喝半瓶奶,严婶把奶瓶递给贺麒,贺麒往手上滴了一滴,温度合适,浓度合适,他才喂给贺琳喝。


    贺琳喝完奶,又自己玩了一会儿,就睡觉了。


    晚上,贺麒把贺琳哄睡着,准备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他换睡衣的手顿了顿,犹豫了半晌,还是拉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他出去的时候,严婶已经将门打开了,贺麒看到门外站着的人的时候,微微怔了怔,随即抬脚走到门口,礼貌地问:“苗叔叔,夏阿姨,你们这么晚来我家是有什么事吗?”


    门外站着的正是苗昊轩和他的妻子夏梦,以及窝在夏梦怀里的小喵喵。


    小喵喵睡着了,只是睡梦中的小喵喵一抽一抽的,俨然是刚刚大哭过。


    贺麒把他们请了进来,从厨房里倒了两杯水放在他们两个面前,才坐到一侧的独立沙发上,问:“叔叔阿姨是来找我的父母的吗?”


    “不是,我们是来找你的。”


    “找我?”贺麒惊诧。


    “是啊,找你的。”闻言,夏梦脸上划过一丝尴尬,她说:“你离开不久,小喵喵就醒了,醒了以后就开始大哭,我们无论谁哄,怎么哄都不管用,迫不得已,阿姨和叔叔才抱着小喵喵来找你,寻思着看你能不能帮阿姨哄哄她。”


    今天上午就是这种情况,可是贺麒一来,小喵喵就不哭了。


    夏梦是被小喵喵哭的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打算来找贺麒的。


    兴许是听见他们讲话的声音了,小喵喵悠悠转醒,当她睁开眼睛,看清楚抱着她的人是妈咪后,小嘴一撇。


    夏梦最熟悉她这个动作了,这是要开哭的节奏,正准备把她丢给自己的丈夫跑路,只听贺麒开口道:“把她给我吧!”


    夏梦闻言,忙不迭地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贺麒,天知道,她是有多受不了小喵喵的哭声。


    这几天烦躁的她都快把头发拔秃噜了。


    贺麒接过小喵喵,把她抱进自己怀里,一边轻轻拍着她,一边轻声哄道:“小喵喵乖,不哭,小脸哭花了就没人喜欢了。”


    小喵喵听见小哥哥好听的声音,又看到现在抱着她的人的确是小哥哥后,粉嫩的小唇咧开嘴,露出一排牙花。


    小手挥舞着,讨好地蹭了蹭贺麒的手臂。


    夏梦直接把头埋在苗昊轩怀里不出来了。


    女儿的笑容真的是太丑了,而且也太丢人了,简直不忍直视。


    她能不能把她掖回肚子里,重新再生一遍?


    贺麒逗了一会儿小喵喵,小喵喵的小脑袋就晃晃悠悠地在贺麒怀里睡着了。


    贺麒把睡着的小喵喵交给夏梦,谁知道小喵喵仿佛有感觉一般,一离开贺麒的怀抱,嘴里就开始哼哼唧唧的,撇着嘴一副想哭的样子。


    贺麒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十一点了,他明天还要上学,于是斟酌着开口,“叔叔阿姨,你们要是放心的话,今晚就让小喵喵在我家睡,等明天早晨,你们再来接她。”


    苗昊轩刚想说不同意,夏梦就拽着他的手,不让他说话,然后对贺麒狂点头,“放心放心,小喵喵交给你,阿姨是一百个放心。”


    夏梦边说着,便拉扯着苗昊轩起身,生怕贺麒反悔,“那小喵喵就交给你了,阿姨明天再来接她哈。”


第6章 同睡一张床


    贺麒手里抱着小喵喵不方便,便让严婶送夏梦和苗昊轩离开。


    


    他望着趴在他怀里熟睡的小喵喵,无奈地摇了摇头。


    刚才答应的干脆,现在开始犯难了。


    小喵喵在哪儿睡也是个问题。


    让她跟琳儿睡?


    他还真怕小喵喵晚上睡觉不老实,会砸到琳儿。


    让她睡客房?


    客房的大床没有围栏,半夜的时候滚到地上就麻烦了。


    让她跟严婶睡?


    可是刚把小喵喵放到严婶床上,小喵喵就开始哭,他一抱起来,小喵喵就不哭了。


    这一晚上弄得贺麒是哭笑不得,怀里的小人是打定主意要赖上他了。


    无奈,只好把小喵喵抱到他的房间,让小喵喵趴在他怀里睡了一晚。


    贺麒满两周岁之后,就开始一个人睡觉了,现在怀里突然多了一个香香软软的小萌物,他有些不太习惯。


    不过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并不让他反感,闭着眼睛,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小喵喵这天晚上睡得格外安稳,半夜也没有醒来闹贺麒。


    穿着一身兔子连体装的小喵喵趴在穿在白色棉质睡意的贺麒胸口,这一大一小叠加在一起,竟然莫名地给人一种很和谐的感觉,仿佛他们本就该如此一般。


    贺麒此时还没想到,这一睡便是一辈子。


    ……


    第二天早晨六点半的时候,贺麒准时醒过来,他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总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


    他低头一看,在看到一只兔子耳朵的时候先是一怔,思绪慢慢回笼,无奈地苦笑一声。


    为什么他有种,这个小萌物即将会赖上他的错觉?


    摇了摇头,将小喵喵从他身上给抱下来放到枕头上,又从沙发上拿来一个抱枕放在小喵喵一侧,防止她一会儿滚到地上去。


    贺麒下床找到自己的拖鞋穿上,走进浴室。


    站在盥洗池面前,他透过镜子看到自己胸前的那一大朵云彩时,嘴角抽了抽。


    为什么每次抱小喵喵,都会毁掉一件他的衣服?


    贺麒洗漱完,换掉沾有小喵喵口水的睡衣,下楼去给两个小奶娃热奶喝。


    楼下厨房里,严婶已经将牛奶准备好了,他只需要放进微波炉,观察火候就可以了。


    他又去客厅拿来夏梦昨晚送小喵喵来的时候拿的袋子,里面的东西很齐全,而且……份量很足。


    未开罐的奶粉,未开封的米粉,一大包尿不湿,五六个口水巾,还有七八套换洗的衣服。


    贺麒看到这些东西,划下满头黑线。


    这是打算在他家常住吗?


    贺麒热好奶,把它们分别倒进小喵喵和贺琳的奶瓶里。


    小喵喵除了贺麒,谁也不让碰,于是贺麒只好把贺琳的奶瓶给严婶,让严婶喂贺琳喝奶奶,他则拿着小喵喵的奶瓶去卧室。


    小喵喵喝奶的时候很乖,粉唇裹着奶嘴,乌溜溜的黑葡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长长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


    又软又萌,又可爱,当然了,这是在小喵喵不哭的情况下。


    贺麒喂小喵喵喝完奶奶,就抱着她去楼下吃早餐了。


    今天是星期一,他该去上学了。


    吃饭的时候,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小喵喵送回家。


    好在他刚吃完早餐,夏梦就来接小喵喵了。


第7章 不介意再照看小喵喵几天


    夏梦道:“贺麒,真是麻烦你了,小喵喵昨天晚上没有吵你吧!”


    小喵喵被夏梦抱在怀里似乎有些不满,一双黑白分明的猫眼紧紧盯着贺麒,伸出小手求抱抱。


    


    贺麒笑着揉了揉小喵喵的脑袋,却没有抱她。


    他一会儿还要去上学,冲小喵喵这粘人的个性,他一抱他,今天上午就别想去上学了。


    “没有,小喵喵很乖。”


    “是吗?”夏梦有些不太相信。


    “是真的。”


    夏梦还是很怀疑贺麒话的真实性。


    自家女儿的个性她了解,每天晚上不闹个天翻地覆,人仰马翻,绝不睡觉。


    不过,既然贺麒这样说了,那她也就不客气了。


    “既然小喵喵跟你在一起很听话,那你不介意再帮阿姨照看几天吧?”夏梦试探的问道。


    “什么意思?”


    “阿姨要跟你叔叔去国外出差,把小喵喵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我看小喵喵跟你在一起挺听话的,所以想把小喵喵拜托给你几天。”


    “可是我还要上学。”贺麒有些为难。


    如果是节假日的话,他可以帮忙照看几天,可是现在他得上学,总不能挎着小喵喵去上学吧!


    夏梦道:“没关系,你白天上学的时候,我让保姆照看小喵喵,等你下学了,帮阿姨看一下小喵喵。”


    贺麒皱了皱眉,“这……”


    “帮帮阿姨吧,你也不忍心看着小喵喵一个人在家,对不对?”夏梦一脸希冀地望着贺麒。


    贺麒抬眸,一抬头就看到小喵喵嘴里吃着一根手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像一潭澄澈的碧水,可爱极了。


    把这么软萌可爱的小姑娘一个人丢在家,一想到她哭到嗓音嘶哑的样子,贺麒心底一阵阵的抽疼。


    照顾一个孩子是照顾,照顾两个孩子也是照顾,贺麒狠了狠心说:


    “那好吧!”


    “真的吗?”夏梦一脸激动地说:“真是太谢谢你了,阿姨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贺麒想说不用客气,但还没等他开口,夏梦就拍着他的肩膀道:“这样吧,等阿姨出差回来,给你带礼物哈!”


    说完还不忘强势地加一句,“不许拒绝。”


    贺麒扯了扯唇角,“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喵喵离开的时候一脸的不情愿,晶莹的猫眼望着贺麒,撇着小嘴,一副想要哭的模样。


    贺麒走上前,轻轻掐了掐小喵喵肉嘟嘟的小脸蛋,手下的触感好的不可思议,他眉眼含笑,语气低柔道:“小喵喵乖,麒哥哥要去上学了,等麒哥哥下学了陪你玩,好不好。”


    小喵喵咧嘴笑了笑,似是同意了一般。


    “好了,跟小哥哥说再见吧!”


    夏梦无奈一笑,摇着小喵喵的小手做出拜拜的动作。


    贺麒也伸出揣在裤兜里的手,跟小喵喵再见。


    夏梦和小喵喵转身离开,贺麒在门口目送着他们离开,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后,才转身走进别墅。


    回卧室里背出书包,去婴儿房里看了一眼琳儿,又跟严婶交代了一些事宜,才背着书包去上学。


    走到学校十字路口的时候,遇到了同样来上学的苗祁风。


    苗祁风好哥们似的搂着贺麒的肩膀,“早上好。”


    “早上好。”贺麒淡淡地回了他一句,然后甩开他的手臂,插兜朝学校走去。


    “……”


    贺麒绝对是个冷场王,一句话就噎得他接不下去话了。


第8章 贺氏集团不是我的


    中午下学,到了吃饭的时候,苗祁风脚下生风地跑到贺麒座位面前,“贺麒,今天食堂有糖醋排骨,去不去吃?”


    贺麒自顾自地收拾着自己的书包,瑰红的薄唇淡淡吐出两个字,“不去。


    


    ”


    “不去食堂你去哪儿吃啊?”


    他们所在的学校是一家贵族学校,有堪比五星级酒店的食堂和宿舍,有些千金少爷比较娇气,中午的时候不愿意回家,会留在学校里吃午饭,午休。


    苗祁风就属于娇气少爷一类的,他中午的时候就不回家吃饭。


    他不回家吃饭也会拉着贺麒一起。


    两个人家在同一个小区,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里,同一个宿舍,关系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当然,除了贺麒偶尔对他有点小嫌弃。


    “回家吃。”


    贺麒收拾好书包,转身准备离开。


    苗祁风咻的一下跑到贺麒面前,伸出双臂拦住他的去路,“这么热的天气,你徒步走回去,不怕中暑啊?”


    这个时候正是一年当中最热的几天,火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闷热的空气仿佛一个大蒸笼,无形中抓着人的心,闷的喘不过气来。


    今天的气温高达35摄氏度,往地上放个鸡蛋都能被烤熟了。


    这么热的天还回家,完全是找虐受。


    贺麒皱眉看了一眼窗外,外面的阳光亮得刺眼,校园里的学生寥寥无几,就连蝉儿似乎都热的叫不出来,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尽管这样,贺麒还是决定要回家。


    “我去。”


    苗祁风就奇了怪了,他家里有什么东西那么吸引他,就算是被晒掉一层皮,也非得回家。


    贺麒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儿童手表,懒得再继续跟苗祁风墨迹下去。


    抬手把苗祁风挡在他面前的手臂推到一边,经过他往外走去。


    苗祁风被贺麒这么一推,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到了教室的墙上,痛的他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哭这么怂的事,苗小爷肯定是不会做的。


    他边揉着后背被撞疼的地方,边像个狗皮膏药一样快走两步,黏上了贺麒。


    在学校里,苗祁风和贺麒都属于高智商且心智早熟的男孩,很少有人能跟他们合群,两个人向来是形影不离的。


    贺麒一走的话,那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他要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独守寝室了,这么寂寞的事,他才不干。


    怎么好像有点像一个独守空闺的怨妇了?


    苗祁风是个聒噪的娃,一会儿不说话,就浑身不舒服。


    “贺麒,一会儿咱们到了你家吃什么呀!”


    “没吃的。”


    “……那没吃的,你一会儿吃什么呀!”


    “外卖。”


    “……你家保姆都不做饭吗?”


    “难吃。”


    “哦。”虽然他有点嫌弃外卖,但似乎并没有其他的选择,“你一会儿订的时候给我订一份。”


    “你自己掏钱。”


    苗祁风有点炸毛了,“我擦,堂堂贺氏集团的太子爷要不要这么抠门,三十八块钱的外卖你都要跟我算。”


    “贺氏集团又不是我的。”贺麒耸了耸肩,“你大方,那午饭就你来请好了。”


    苗祁风:“……”


第9章 亲了她一口


    贺麒推开房门,看着眼前的景象先是愣了愣。


    


    如果不是家居和客厅里装潢摆设看起来熟悉,他还真以为他走错门了。


    客厅的地面上布满了字母软垫,软垫上还放着七零八散的玩具,一个软软的,穿着米奇装的小萌物趴在软垫上一动不动。


    沙发的后面还放着一辆崭新的婴儿车和一个比沙发还高的行李箱。


    贺麒脱掉脚上的鞋,踩到软垫上,抱起那小小的一团。


    粉嫩的小唇微张着,鼻息间发出呼呼的鼾声,肉嘟嘟的脸蛋红红的,且看上去很有弹性。


    这个小人儿不是小喵喵又是谁?


    负责看管小喵喵的保姆上完厕所回来,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少年抱着小小姐,眼神很有爱。


    “你就是贺麒少爷吧!”


    贺麒淡然地点点头,“嗯,我是,你就是负责小喵喵的保姆吧!”


    “嗯嗯。”保姆忙不迭地点头。


    明明才只是一个十岁的少年,但是这个少年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场。


    当他淡然的眼神看你的时候,莫名地感到一阵压迫感。


    就连她这个三十多岁的人都有些畏惧。


    贺麒突然问:“夏阿姨不是说,晚上才会把小喵喵送来吗?”


    “本来是打算晚上送过来的,但是夫人的航班临时改签了,所以就让我早点送过来了。”


    保姆按照夏梦教给她的那一套说辞念了出来,只是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了。


    其实这些东西,夏梦昨天晚上就收拾好了,今天早晨得到小贺麒的允诺,就迫不及待地把女儿送到贺家来了。


    怀里的小喵喵突然转醒,她乌黑的大眼睛看清楚抱着她的人是俊美的小哥哥后,小手小脚高兴的挥舞,弹蹬着。


    贺麒宠溺地点了点她粉粉的,小巧可爱的鼻尖,道:“哥哥带你去看看小妹妹好不好?”


    小喵喵听不懂贺麒在讲什么,却很捧场地咧着小嘴咯咯笑。


    “你真可爱。”


    贺麒鬼使神差地低头在她脸上啵了一口。


    她的脸蛋很q很弹,嘴唇贴上去的时候,像是贴在果冻上一样,让他想要张开嘴巴咬一口。


    也只是想想罢了,要是真在她粉嫩光滑的小脸上留下个牙印,他会心疼这个小丫头的。


    贺麒的这个吻很纯洁,只是心里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有了一种想把怀里的小娃娃占为己有的感觉。


    贺麒在她耳边蹭了蹭,闻着她奶香味的小身子,声音不自觉地放柔,“乖!”


    然后抱着小喵喵上了二楼。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贺琳正躺在婴儿床上喝奶,严婶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块锦帕,时不时地给贺琳擦一擦嘴角的奶渍。


    贺琳才两个月,比小喵喵小一个月,却很听话,这也是他那对无良的父母为什么肯放心的把妹妹丢给他的其中一个原因。


    贺琳喝完奶就睡觉了,贺麒怕怀里的小喵喵会吵醒琳儿,没待一会儿就出来了。


    他抱着小喵喵下楼的时候,苗祁风刚好提着几个醉仙居的袋子进来。


    他看见贺麒怀里的小喵喵后,反射性地往后跳了一大步。


    “我靠。”


第10章 齁甜齁甜的狗粮


    贺麒蹙了蹙眉头,“苗祁风,注意你的修养。


    


    ”


    “修养?”苗祁风冷嗤一声,“本小爷从来就没那东西。”


    贺麒敛了敛眉,倒也没说什么。


    “你的外卖。”苗祁风没好气地把手里的袋子放在餐桌上。


    “嗯,也是你的外卖。”


    苗祁风想吐血三升。


    他以为贺麒口中的外卖就是普通的外卖,很痛快地就答应他请客了,没想到这大少爷的嘴这么高贵,吃个外卖还得吃本市最贵的外卖。


    这可不是三十八能解决的了,三千八还差不多。


    他一个月的零花钱……


    贺麒权当没有看见苗祁风那一脸肉疼的表情,单手抱着小喵喵走到餐桌面前,用另一只闲着的手去解袋子。


    袋子一解开,饭菜的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餐厅。


    醉仙居的饭虽然贼贵,但是贼好吃,一下子就勾起了苗祁风肚子里的馋虫。


    苗祁风当下也顾不得肉疼了,把饭盒从袋子里拿出来,一一打开。


    饭菜的香味顿时更加浓郁了。


    他把菜放在两个人中间的位置,又给了贺麒一份米饭,便坐下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贺麒虽然嫌弃苗祁风的吃相,但也坐了下来,让小喵喵坐在她腿上,他单手搂着小喵喵防止她掉下去,右手则拿起筷子优雅地吃了起来。


    坐在贺麒怀里的小喵喵也闻到了对于她来说,奇特的香味,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贺麒的筷子。


    他夹起菜,掠过她眼前,放进他嘴里,慢慢咀嚼着。


    小喵喵本能地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从他开始吃饭,小喵喵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他就是再不走心,此刻也感受到了。


    他低头望着小喵喵那张馋嘴的笑脸,清澈的嗓音笑问:“想吃?”


    苗喵的确是想尝尝它们的味道,可是她还不会说话。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贺麒。


    贺麒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乖,你还小,等你再大一点,哥哥再喂你吃饭饭。”


    小喵喵现在还小,吃这些东西会消化不良。


    小喵喵像是听懂了一般,咧着嘴,蹭了蹭贺麒胸前的衣襟。


    坐在一旁的苗祁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自己无意中被喂了一把狗粮。


    齁甜齁甜的。


    他是一个连吃饭都不忘记八卦的人,“贺麒,我小侄女怎么在你家?”


    贺麒已经放下了筷子,逗弄着怀里小喵喵,听到苗祁风的话,他动作不顿,淡淡道:“是她自己找上门的。”


    “……”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喵喵的小短腿。


    他很不解,小喵喵一个连爬都不会的人,是如何走了这么远的路来找贺麒的。


    贺麒现在已经不愿意搭理苗祁风了,太蠢了。


    “这么说,你以后要照顾两个小孩了?”


    “可以这么说。”


    “……你确定你不是二十岁,而是十岁吗?”


    有谁见过一个十岁的小少年看娃,一看还就是看俩的?


    果然,变态都逆天。


    贺麒丢给苗祁风一个轻飘飘的眼神,“我不介意给你照顾她们两个当中的其中一个。”


    “不不不。”苗祁风连忙摆手。


    他最害怕这种软体婴儿了。


    又小又软,他平时下手没个轻重,弄个胳膊折腿折,他就罪过了。


第11章 勉为其难的收下你


    贺麒也只是嘴上说说,把两个小姑娘交给苗祁风,他还真不放心。


    


    主要是苗祁风这货太不着调了。


    吃完饭,贺麒把小喵喵哄睡,又去看了一眼贺琳,才拉着苗祁风去上学了。


    临走之前,贺麒吩咐管家王叔,让他给小喵喵准备一张婴儿床放在他的卧室里。


    看夏梦的样子,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总不能让小喵喵一直趴在他身上睡吧!


    他可不想每天醒来,胸前都是湿漉漉的。


    他有洁癖,沾过别人口水的衣服他是不会再穿的。


    他虽然不差钱,但也不想把他辛辛苦苦赚来的人民币都浪费在衣服上面。


    王叔的办事效率很快,下午放学回来的时候,他的屋子里多了一张白色的欧式婴儿床,许是怕蚊子叮咬,王叔还贴心地给小喵喵挂了一个落地蚊帐。


    而小喵喵正趴在她的新床上呼呼的睡着大觉。


    因为是趴着睡的,贺麒可以看见小喵喵屁股上的那只肥肥的小猪,一如她现在的模样。


    现在是夏天,小喵喵只上半身穿了一件粉色的上衣,防止着凉,下面裹着尿不湿,露出两条肉肉的小短腿。


    肉嘟嘟的脸蛋滑嫩嫩的像是刚刚剥了壳的鸡蛋,长而密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一样,粉唇微微张着,嘴角还有某种透明的液体。


    贺麒无奈的扯了扯唇,从兜里拿出手帕擦拭着小喵喵嘴角的口水,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可是某个在睡梦中的小女孩仿佛感知到了他的到来。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缓缓睁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


    在看到贺麒的时候,她嘴角裂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伸着小短胳膊求抱抱。


    “你笑起来真丑。”贺麒将她抱起来,轻轻掐了掐她的小鼻子。


    小喵喵还没长牙齿,一笑就会露出一排粉色的牙花,落在贺麒眼里像个掉光牙齿的小老太太。


    小喵喵好似听懂了一般,瘪着嘴不笑了。


    她虽然没有牙齿,可是跟其它的婴儿比起来,她笑的时候简直不要太好看。


    贺麒看着跟她怄气的小姑娘,轻轻吻了吻她的脸蛋,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温柔之色,他的嗓音清清淡淡的,“你长得这么丑,我就暂时勉为其难的将你收下吧!”


    说完,他抱着小喵喵下楼吃饭,这次他没有把小喵喵放在腿上,而是放到了婴儿车里,喂小喵喵喝了一瓶奶粉,才开始坐下吃饭。


    小喵喵现在还小,嗜睡,玩了一会儿就自己睡过去了。


    吃完饭,贺麒又抱着小喵喵上楼,跟小喵喵一起来的保姆叫张姐,见贺麒要抱着小喵喵上楼,她怕贺麒会摔倒小喵喵,连忙凑上前去,“贺少爷,我来抱小小姐吧!”


    “不用。”贺麒错开张姐伸出的手,绕过她上楼。


    张姐还是有点不放心,跟在贺麒后面,贺麒一个瞪眼,张姐心里一个咯噔,顿住脚步。


    才十岁的少年,一个瞪眼便如此具有威慑力,张姐不难想象,这个孩子长大以后,定比他的父亲还要出色。


    贺麒淡淡地收回视线,抱着小喵喵丝毫不费力气,“你去找严婶,让她给你安排一个房间。”


    “好……好……”


第12章 小儿媳妇


    小喵喵的身上带着婴儿的奶香味,贺麒并不反感,将她牢牢地抱在自己怀里。


    


    张姐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贺麒一直稳稳当当地将小喵喵抱进他的房间里。


    他年龄虽然小,却因为常年的锻炼,臂力和平衡力很强,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逞强的。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要是摔着了,比把他摔了,他还要心疼。


    贺麒动作轻柔地将小喵喵放到婴儿床上,让她侧躺着。


    他吻了吻小喵喵的脸蛋,也不管睡梦中的小喵喵能不能听得懂,弯腰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声,“晚安。”


    夏天的夜里有些凉,贺麒拿来小毯子给小喵喵盖上,然后直起身子来走到电脑旁坐下。


    他刚打开电脑,一条视频聊天的会话窗口便弹了出来。


    “哈喽,宝贝儿子。”


    一个明媚阳光的女人跃然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她的背景是晴空万里的蓝天,沙滩,还有大海,她的身侧还坐着一个跟贺麒有八分相似的男人。


    男人单手环着女人的腰,他的左手上还端着一盘水果沙拉,眸子里倒映的全是怀里女人的身影,对平板上的儿子看也不看一眼。


    男人的大手还在女人身上游走,一点也不顾及他儿子的感受。


    贺麒很淡定地假装看不见,抽出一本练习题慢条斯理地做着。


    他父母的花样式虐狗早就把他虐的百毒不侵了。


    女人狠狠地拍掉男人毛手毛脚的大手,然后又目光恶狠狠地瞪了某个装委屈的男人一眼,才笑眯眯地看向平板上的儿子。


    “儿子,妈咪走了以后,小琳琳没有哭闹吧!”


    老婆在自己和儿子的区别对待,让某个男人不悦地眯起了眼睛。


    看来他带玉蔓柔出来度假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然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一双儿女上,哪还有心思搭理他啊!


    贺麒忽略自家老爹杀人般的视线,乖乖地答道:“没有,小琳琳很乖。”


    “那就好那就好。”听见贺麒的回答,玉蔓柔一直悬着的心才总算落了地。


    自从升级为母亲以后,无论走到哪里,始终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


    玉蔓柔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儿子的屋子里多了一个婴儿床,美眸里多了一丝疑惑,:“儿子,你在你房间里摆个婴儿床干什么?”


    贺麒下意识地扭头向后看了一眼,在看到婴儿床上睡得香香的小喵喵的时候,眸子里划过一丝暖色。


    他岔开话题,“妈咪,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断视频,写作业了。”


    “哦,没有。”


    她发视频,就是想问问儿子,小琳琳在家乖不乖,顺便看看小琳琳,谁知道她的话还没说出来,视频就被挂断了。


    玉蔓柔:“……”


    “这孩子什么时候对写作业这么积极了?”玉蔓柔小声嘀咕道。


    “他不是对写作业积极,而是对他媳妇积极。”


    “你说什么?”


    “没什么。”


    贺黎昕耸了耸肩,他老婆没看见,他可是看见了。


    儿子屋子里放着的那张婴儿床上吊着一个粉色的蚊帐。


    他是不会告诉玉蔓柔的,不然,以她的性子,如果知道她儿子给她拐了一个小儿媳妇,肯定会立刻收拾行李回家。


    他的蜜月计划岂不是要泡汤了。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