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带领指南:组织敬拜队(四)

敬拜赞美音乐教室 2018-11-30 07:53:47

听说爱音乐的基督徒都关注了

“敬拜赞美音乐教室”

你是一个蒙恩的人

敬拜队的特色

在订立敬拜队的基本守则之前,你必须明白到敬拜队的独特之处。敬拜队是集祈祷小组、教会诗班及业余乐队三者于一身的奇特组织。正因敬拜队揉合了此等元素,所以与敬拜队合作会令人非常振奋……亦会令人非常沮丧。我是多么希望可告诉你,我已掌握了敬拜队内的关系,但我仍在学习在这个富挑战性的环境中,究竟怎样才是成功的领导。

多元音乐小组。处理诗班相对是较简单的的。只有两方面的人:指挥及诗班员,虽然可能会有一百位诗班员,但他们要做的是同一件事。处理管弦乐团可能会比较复杂一点,因为乐手会演奏不同的乐器,但基本上也只是指挥与乐团透过已印刷的乐谱进行双向的沟通。另一方面,敬拜队不单只由不同乐器组成;敬拜队是一组乐手,各人基本上身怀不同技巧,各有不同取向,在练习时都需要极之不同的资讯。当敬拜队主领告诉歌手要将某一句歌词唱得清楚楚一些,对鼓手来说,这是与他无关的,敬拜队多兀的组合,令沟通向度更为复杂。有别于诗班练习那种双向沟通,敬拜队是由主领与乐手,以及乐手彼此之间多重沟通网络紧扣而成。

即兴音乐形式。传统音乐组合使用印刷音乐,所以他们练习的目标是相当清晰的——学会那些音符。不过,敬拜队通常都要「离谱」地演奏。他们会以乐谱作为起始点,但乐手很快便要贡献出富有自己特色的音乐部分。传统诗班的女低音永远不会提议去改良一下佛瑞(Fauré)所作的女中音旋律,但在敬拜队中,歌手经常会提议新的和音。负责节奏小组的乐手会有更大的能力根据个人的感觉而改变音乐:他们或会提议使用嘻哈(hip-hop)拍子或行进式低音。有时这些独特的做法并不是有意识的决定。我曾与一个鼓手合作,他只会三至四个不同的鼓的节拍,所以,只有按着他那些节拍,我才可有变化地演绎诗歌!

性格差异。敬拜队的形式是很亲密的,所以队员性格上的差异会显而易见。有些敬拜队的队员会是「工蜂」——勤力并甘心乐意以任何方式献出自己才干的队员。亦有些队员是「首席女歌手」,热切渴望着敬拜队那非常神圣的射灯。(年过三十仍希望加入摇滚乐队的人,只有两种选择:婚宴队及敬拜队。)此外,「理性」与「感性」的人是很不同的。「理性」的队员希望把事情做好,而「感性」的队员希望花时间与其他队员建立关系。这些不同的取向,肯定会带来磨擦,而我就曾于一队敬拜队中目睹这种事情发生:歌手会停下来谈论感受,包括对歌曲、和声、过去一星期的近况、甚至任何其他他们很有感受的话题。结果,当鼓手再也忍受不住的时候,他便会中断他们的对话,说出充满讽刺意味的说话,例如:「我都很想留在这里谈谈我的感受,但我们当中有些人大清早便要起床工作。」

不同属灵取向。有些人对敬拜队的处理跟其他任何组合都一样,但有些人却视敬拜队为特别的属灵经验——是音乐的「至圣所」。这极可能是因为敬拜队乃根源于蒙恩运动而产生的,无论如何,在有灵恩背景与没有灵恩背景的队员之间,总是有歧异存在,倾向较灵恩的队员会要求敬拜赞美时间长些及惯用热烈欢庆的带领模式,而没有灵恩背景的队员的取向会是较为保守的。这样,队中或有可能会有磨擦,因为较灵恩的队员会感到被传统、教会权威及会众期望限制着,而没有灵恩背景的队员便会被挑战要离开自己的安舒区。

当所有这些歧异都渗透在敬拜队之中,练习的场景便会变得复杂。最坏的情况就是敬拜队练习已达到混乱的程度,连负责初中的青少年领袖也吓怕:当你正在处理钢琴手应如何改善过门的弹奏时,低音结他手与鼓手正在即兴地弹奏音乐,歌手正在分享彼此的近况,电子结他手又正在练习范海伦(Van Halen)那些预先创作好的结他乐句,而木结他手就正在为电子结他手的灵性祈祷。而在最理想的情况下,敬拜队可享受到合作时那种令人精神振奋的感觉,每一位乐手都献上他们独特的恩赐,彼此相爱的关系得到进深,亦建立出有意义的群体。

订定基本规则

想加强敬拜队的正面特色,同时亦减少潜在问题产生,重点就在于能够在一开始便向队员清楚表达各人的责任。

事奉期的长短。这方面虽可能已在面谈中提及过,但重复地提醒亦是明智的做法。你要向他们清楚表达,当任何人被接纳作为队员,你已对他们有一份承担;所以,你亦希望他们能够委身事奉。你可为事奉定下期限,令双方都可在期限完结时,有机会再次检讨各自的优次选择。

出席率。有些队员有种天生的责任感催迫他们出席每次练习及崇拜,但有些人会忘记或单纯地认为有些事情更为有意义,便决定不出席练习或崇拜。你必需在一开始时说明你对各人出席率的期望。如要缺席有什么是可接纳的原因?出外公干?生病?生日会或球赛?出席练习与出席崇拜是否同样重要?(我的答案是确定的)如果队员星期日要缺席,他们仍需要出席练习吗?如果不能出席,要在何时作预先通知?(我会提供请假纸给他们使用。)如果出席率不理想有没有什么后果?

准时。我曾遇过两个经常迟到、散漫的歌手,他们会在练习进行了十五至三十分钟后,缓慢地走到他们的位置加入练习。星朝日,他们会准时到达教会,但在他们预备好自己的乐谱后,他们会分心眼别人谈话,上厕所,结果在热身练习时迟到。有一个星期日,我真的忍无可忍了,敬拜队在没有那两个迟到的人参与下,将乐曲都练习了一遍,所有音响测试亦完成了,当他们漫步进人礼堂时,我便通知他们,那天他们来得太迟了。我的声音一定是非常的冷冰,因为那日被称为「责打主日」了。

如果我能够再清楚一点讲出我的期望,可能便可避免这个场面了。练习在何时开始?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在热身练习及音响测试时在场?乐手是否应在开始时间到达,抑或是在开始时间已经预备好场地所需,可以开始练习?谁人要负责场地不同的布置——教会的乐器,例如:键盘与鼓,应由负责弹奏该乐器的乐手、音响人多抑或音乐传道负责预备?歌手要不要负责任何布置?乐手要不要负责音响设备的布置?
 
当然,准时到达亦是音乐传道的责任,要是你要求乐手准时到达,但你却迟到,实在是很不合理的。如你希望能够准时开始,但却不能准时完结亦是很不公平。准时是表达对他人的尊重与重视。我发现对付队员迟到散漫的最佳办法,就是为敬拜队树立准时的榜样:在未开始练习前设置好器材,为每位队员将谱架及乐谱都预备好,预留练习前十五分钟与到来的乐手问安,准时并以祈祷开始练习。如你重视准时,你的队员亦会如此做。

敬拜队架构。想象一下以下情况:你的鼓手提议你要加快某首歌的速度,就好像她从某音乐光碟中听到的一样。你拒绝了她,并继续练习,一面想着她是否想挑战你领导的地位:你计划所有诗歌——她为什么要每事问(挑战)?与此同时,她亦受到伤害,因她感到你不听取她的意见或你是太自我膨胀,永远都不会听取任何人的意见。

敬拜队那种合作的本质通常都会减低了领袖的权威。在诗班的场景,指挥是个「充满慈心的独裁者」,但敬拜队很容易便会变成一个民主组织,甚至是无权威状态。敬拜队主领不应为权力而寻求权力,相反,需要愿意接受从领导而带来的责任与权威。对敬拜队的领导可以多种方式体现出来,但必需与队员有充分的沟通。你可向队员解释练习时的沟通方法:乐手应否彼此讨论问题或只向你提出问题?你希望队员提出富有创意性的提议吗?多少?他们应在练习过程中的哪一个部分提出问题?确立队工将如何合作,可避免权力斗争及产生误会。

合一。众所周知,音乐人经常会容易互相嫉妒、自我中心及中伤别人。整个敬拜队都要同心抗拒这种本能的倾向,取而代之的应是大家的爱心、支持与合一。你永不要在队员面前或向其他人说任何一个队员的不是,亦向队员表达同样的期望。正面确认每位队员,及鼓励他们要为大家的成功而感到欢慰,而不是彼此怀恨在心及互相嫉妒。如遇有磨擦产生,可跟随主耶稣的做法,就是直接接触当事人(太十八15-20)。你要坚持敬拜队队员对你及对其他队员亦需如此。

生活方式及教会期望。多数教会对其会友及领袖在德行方面都有一定期望。这些期望,包括由禁止同性恋行为至需要持续参与查经等多项要求,通常都未必会言明。你必须确保敬拜队员都清楚知道这些期望,尤其是那些新会友。如你用说话表明队员必须在性生活方面持守贞洁,可能会有点尴尬,但与此相比,在一年后才发现其中一位歌手正与女朋友同居而要处理,后者会更为困难!

仪表。由于敬拜队需要站在全会众面前,教会领袖应会认为敬拜队在衣饰方面有些共识是重要的。通常不明文的衣着规定包括以下两点:避免穿着富挑逗性的衣服及应穿着端庄得体的衣服。这两方面都会因个别教会而有所差异。在某间教会「挑逗性」的衣着可能是意味着一女子穿着短裤;在另一间教会,「端庄得体」的衣服可能是宝路恤及卡其裤。如果你在一开始便表达清楚有关于衣着方面的规则,以后便不用尴尬地要跟乐手提到她的短裙,或要向一位队员解释为何牧者希望他要结上领带。

在开始新的敬拜队或在新一年,提出一系列可做及不可做的事情,好像有点挑剔,但清晰地向队员解释基本的规则,可划清界线,队员亦会为此而感谢你(即使他们未必是尽都同意每一点)。将这些期望一一写下,更可确保以后没有问题产生,我甚至曾将这些期望都编写成了一份合约形式的文件,以致到了年中有些事情开始松懈时,或在有人对某一个议题有争拗时,我可以提醒队员他们已在一开始时同意了那些规则。对于那些已组成而未有明文写下规则,又或者正在为某一议题产生磨擦的敬拜队,我发觉由他们自订基本规则会很有帮助。他们会订定促进彼此尊重及提升纪律的基本规则,而如果规则是由他们自己订定的话,他们会遵守的机会便会增加。

该文章转载自:敬拜Guide Book——现代敬拜带领指南 舒尔 Greg Scheer 著 刘凝慧 译

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