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子桥的前世今生(一)

豆芽Doya 2018-09-25 13:21:56

“潮州湘桥好风流,十八梭船廿四洲。

廿四楼台廿四样,二只锉牛一只溜。”




作者:XXX


19世纪30年代末期,法国著名艺术家路易·雅克·曼德·达盖尔成功发明了实用摄影术,这使得人类记录文明的方式从文本图案记录转为影像记录。小豆在写《旧时潮州》一文时萌生了收集老照片的想法,文中提过,“潮州历史影像,就从1870年秋开始。”,1870年后,摄影机不断记录了各个时代的潮州府城,下面就为童鞋们捋一捋湘子桥的影像记录。



约翰·汤姆逊拍摄的湘子桥  于1870年

▲ 1939年的湘子桥  摄影者未知   


前面两张照片收录于约翰·汤姆逊《中国与中国人影像》一书中的《潮州府的桥》篇文里,第三张照片是摄影者未知。三张照片在《旧时潮州》一文中有介绍,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看公众号历史文章。



迈尔·约翰·马丁所拍摄的湘子桥  于1894-1906年间  


关于摄影者,小豆目前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原照片的注解亦十分简单:


“靠近汕头的潮州府江上的一座桥。”


照片场景十分安详,摄影者可能是在江门侧面拍下的,时间也许是在傍晚也许是在清晨。右边阁楼过道上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两个行人,乌篷船停靠江边,或许是人们结束一天的辛勤劳作准备休息,又或许是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 礼荷莲拍摄的湘子桥  于1895-1897年间


礼荷莲,英国基督教长老会的传教士,也是摄影师,对于照片,她写道:

“这是广东潮州府一条由无数船只组成的桥,穿过它,另一边是一个居民区。”


照摄影师应该站在湘子桥东桥向潮州府城方向拍摄,照片起点是相连的梭船,尽头是广济楼,这估计是对广济楼的第一次影像记录。照片里人们留着长辫子,有乘轿子的、有担重物的、有呆在停靠的乌篷船里的。透过此图,我们看到了清末人们赶集闹市的湘子桥。



▲ 湘子桥  于1913年,拍摄者未知


关于上面的照片是由汕头美璋照相馆印制,照片的说明:


“桥上是些简陋的房屋,五艘靠在一起的船浮于水上。远处,两个男子正在划一艘小船,前景有几个男子在那五艘船的旁边。”


美璋照相馆清末的一家照相馆,在厦门和汕头都有店面,通过老松树以及停靠的乌篷船,可以猜测摄影者应该从岸边拍摄下桥的侧面,从人们的着装,可以推断已经是民国时代。


▲ 湘子桥  于1913年,拍摄者未知


摄影者如此描述这张照片:


“这座横跨在江上的桥由用绳子连接的浮船组成,远处支柱出排列着各种形式的年久失修的建筑。”


与礼荷莲一样,摄影者也是由东向西拍摄,远处的可以看到广济楼、岸边停靠着大量的梭船以及破败的房子。


▲ 湘子桥  于1913年,拍摄者未知


拍摄者这样描述:


“这幅全景照里能看到江两岸的房子和一些建筑,远处是绵延的山脉。


摄影者是从海德斯的房子望出去拍到的场景,模模糊糊可以看到全景的桥。海德斯的房子是“番仔楼”,有机会会和童鞋们再一一细说。


▲ 湘子桥  于1913年,拍摄者未知


拍摄者这样描述:


“洪水泛滥期间的潮州府桥,我过江从西南方向的山上望去,画面右侧背景的建筑是城市的东门。”


“这俯瞰的视角展示的是洪水漫溢的韩江,洪水甚至几乎覆盖了整座桥。房子都沿堤而建,最靠近相机的那段堤坝状况并不好。”


这也是一张全景照,照片里感觉洪水快将桥墩淹没,或许就是所谓的湘桥春涨吧?



▲ 湘子桥上鉎牛边上的算命先生  拍摄者、时间未知


细看上面照片,我们会发现许多亮点:阁楼门上写着“隐者也”,旁边贴有写着“韩江黄谈星,精卜周易,谈论命理”的一幅字。照片中的老头应该就是黄谈星了,他正对着镜头笑。右侧的亭柱上有“信基督得永生”的粉笔字,可以看出当时真是宗教百花齐放的时代。


与老头不同,妇女们则怕被拍照,一个坐着捂住了脸,一个则用扇子遮头。下面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穿着背心以及一个戴着斗笠担着担子的行人正从桥上路过,也许是个炎热夏天的中午。


▲ 湘子桥上鉎牛侧面  拍摄者、时间未知


这两张照片也许是最早关于鉎牛的影像记录,我们可以一窥究竟“真正的”鉎牛清雍正二年,为克邪,铸两只鉎牛置桥靠江心东西两侧,并在牛上刻“镇桥御水”,道光二十二年,发大水,冲走了东桥的一只鉎牛。便有了“二只锉牛一只溜”的民谣,而西边的鉎牛也难逃厄运,1972年大跃进时期,被拿去炼钢了。现如今的鉎牛是1981仿铸的赝品。



▲ 克里斯·保罗拍摄的湘子桥  于1921-1923年间


里斯·保罗,美国北浸信会成员,是一名教师也是摄影爱好者,下面他对湘子桥的描述:


 “这是潮州府浮船长桥的中间部分。听说这座长约半英尺(800米)的桥至少有一千年的历史。除开中间部分,其余是由巨大的石梁或木梁连接在一起的庞大石墩,每个桥墩上是各式各样的店铺,桥墩一侧还长着大榕树。”


礼荷莲相反,保罗是站在桥的西边拍摄,远处的山应该是韩文公祠。民国时的桥还是作为赶集的集合点,但是人们的服装和发型明显发生了变化,都是民风格。



▲ 美特斯·约翰在船上拍摄的湘子桥  于1937年

美特斯·约翰,是梅州德济医院的一名医生,照片是他当时由水路从梅县到汕头经过潮州的时候拍摄下的。


照片里的当时应该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也许摄影者并不知道这座桥的历史价值,只是当他靠近桥的时候,被桥上的繁华景象以及独特的桥梁结构给吸引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以及好奇。船夫撑着船、妇女抱着孩子、桥上阁楼熙熙攘攘,我们仿佛身临其境。



由于老照片数量较多,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小豆决定采用连载的方式,未完待续,敬请期待!若童鞋们有关于潮州老照片的消息或其他建议,欢迎向豆芽公众号投递留言。


<END>


PS:文章内容数据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小豆不才,若有遗漏错误,请大伙指出,小豆感激涕零!

长按二维码

关注豆芽Doya

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