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聊聊一个50岁大妈暴走东南亚的二三事

小野丫头观世界 2018-10-05 09:44:06

标题有三点不够准确:首先,这个大妈今年是51岁,不是50岁;其次,大妈不是一个人去暴走,而是跟她的闺女;最后,这个大妈其实就是我妈。。。

活了50多岁,她决定做一件疯狂的事。

在此先介绍一下她的背景。大妈生于60年代初,错过了饥荒年,没吃上公社大锅饭,长在文革年代,又没好好学习英语,但是改革开放之后,她成了一个护士。作为一个农村姑娘,她在镇上医院邂逅了一个农村小伙子,然后一起离开了小镇,进了城——其实就是一个小区县。过上了小康的日子,生了一个女儿,继承了她的小眼睛。

关于这件疯狂的事,有一个导火索。

在这位大妈的支持下,她的女儿从一个高大上的单位(拒绝广告植入)辞职了,决定好好当一个女屌丝。这姑娘一辞职就变身攻略狗,天天研究东南亚穷游。其实姑娘想的就是一个人去好好疯狂下,爱咋咋地,毕竟当了几年搬砖屌,瞬间放敞的感觉还是极好的。也是一次无心的邀请,大妈居然当真了。退休在家又不差钱的大妈觉得是时候去刺激一盘,但是她主要怕几件事:1. 热,听说那会儿是东南亚最热的时候,每天40度暴晒,大妈突然犯起了公主病。2. 晒黑,大妈虽然50多了,但是对形象还是很在乎的,生怕晒黑了回来被老公(或其他大叔)嫌弃。3. 辛苦,一听是“穷游”,马上就以为苦得跟长征似的。其实女儿邀请她同游的时候也不是完全没过脑子的,主要理由有以下几条:1. 大妈比较有钱,虽然原则上是AA,但是必要的时候卖个萌,大妈还是招架不住的;2. 一个人的住宿交通成本其实更高,两个人平摊可以降低成本,这条是比较理性的;3. 大妈擅长手洗衣物,这样一来解决了脏衣服的问题。但是大妈如果知道了第三条,应该会有一点伤心。

大妈真的很纠结,于是身边三姑六婆都劝她去吧。必须声明一点,在此之前,大妈只出过一次国,就是跟团去了一趟曼谷和普及,海都没有下,购物购了一堆,你懂的,典型的中国大妈,但是她都没有去巴黎香街排队买过LV哎。大妈主要纠结的点就是:1. 自己女儿太野了,以前走哪儿都是先斩后奏,出去就不知道玩出什么刺激来,必须管一管;2. 生活,除了打麻将,还应有诗和远方;3. 上一条纯属我瞎编的。

所以大妈突然有一天高调宣布她要去暴走,美其名曰:我来管着你。。。

好了,言归正传,不黑大妈了。这事其实就是我妈和我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今年的初夏,我妈和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成都出发,自助环游了整个中南半岛,途径缅甸、泰国、老挝和柬埔寨,历经十几个城市,跨越了三个国境,看遍了佛塔,调戏了湄公河,暴走了金三角,喝了好多啤酒,看了很多帅哥,也一起装了不少逼。秉承着“不到吴哥心不死”的宗旨,终于在万象我妈还是被我气哭了,吵着要我给她订机票第二天就回去。我当然没有订,连哄带骗把她留下来了。我遇到聊得来的欧美同龄人,她也会放我出去和他们玩,然后自己待在旅店看书休息。有一个晚上,我俩打扮得花枝招展走上了金边街头,本来要去大名鼎鼎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喝一杯鸡尾酒,才走了两个街区就遇上摩托飞车贼,把我们的财物洗劫一空,但是第二天我们还是乐呵呵地坐上了去暹粒的大巴,警局也不去了。走了一路,我妈也记了一路的旅行日志,其实就是口水大白话的流水账。后来我给她弄到电脑里,答应给她配图排版,然后打印装订送给亲戚。但我实在太懒了,至今都没把这事办成。

一路上发生的事情还有很多,道都道不完,有一些只有我妈和我知道,呵呵。

最后想说,我从13岁开始离家搬到寄宿学校,一个多月才回一次家,一直到大学都是这样,后来出国两年,回来一直在成都工作,可能独立得比较早,一直不太恋家。我不是个乖女儿,每次隔很久回趟家,也常跟我妈吵嘴。我妈是个传统的人,而我偏偏特别不传统,但我又很爱我妈,我妈也爱我,我们总是找机会交流,但都以吵架收尾。我到现在才醒悟过来,我们在东南亚的这一个月,大概比我过去离家这十多年与我妈共处的时间还要长。我们说了很多话,我妈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也看到了我想过的生活,我觉得我们在互相理解的路上又各走了一大步。在这以前,她大概一直不希望我与别人不一样。现在,她觉得我跟别人不一样,也不是件坏事。因为我开心,因为我没心没肺。

这一篇王小波式的流水账就到此为止吧。关于这个大妈暴走东南亚的事,上图说明。最后,我要说,妈,我真的特别爱你。

在四千岛的那个清晨,我们跟随过境大军去柬埔寨。我妈一路都背着她的背包,跟在我身后。她从来不抱怨背包重,背着包走了很多路,上车下车,上船下船。当然其实重的东西都在我包里。。。

我妈和我一人一个背包,暴走完这一路。

我们骑自行车从四千岛的一个岛到另一个岛的瀑布,那天晚上我们一起跟旅店忽悠我们的老板用英语吵了一架,当然,我妈全程用的中文。

在万象的佛塔,像这样跟我一起跳拍的照片还有很多,她已经学会了这个技能,重点是,还能蹦起来。必须提一句,我妈拍照水平太差,所以我带了三脚架,全程照片DIY。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把“有人替我拍照”这一条放在邀她同行的理由里面。

我们在万荣顶着烈日划了一下午的船,后来回旅店我就累得睡着了,但是我妈很得瑟地跟我说,她的手臂不痛!!

离开琅勃拉邦的前一个夜晚,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没有做。于是我们比太阳还起得早,从当地人手里买了布施的食物,跪在路边等僧侣经过。当然,我妈也给我拍了的,但是我整个人全部被僧人挡住。这么神圣的时刻,如果我架一个三脚架在旁边,就太装逼了。

之前那一张照片被我放到微信后,为我们赢来了无数赞誉。我拿给她看了,她特别开心。我为我妈做了一次很好的公关。

在泰国和老挝边境的清孔待了不到24小时,我和我妈吃到了泰国的路边摊,还喝了SINGHA,特别满足!像这样屌丝的行为,我们一路都在践行。

在蒲甘,我们和当地人一起坐皮卡车。在好多地方,我们都坐了皮卡车,因为我们都最喜欢吹风了。

我妈都是长袖长裤全副武装,我都是吊带短裤,一天下来,区别就下来了。所以防晒很重要,当然像我这种追求晒黑的女纸,妹纸们大概理解不了。

我们喝了缅甸啤酒、曼德勒啤酒、老挝啤酒、柬埔寨啤酒,反正好多啤酒,每天都喝,还要就着冰块喝,爽。

我妈在蒲甘的大片,她很满意背景里面有很多佛塔。

在蒲甘的旅店里面,几个老外在研究骑行地图,我妈说,来一起听。请问你听得懂吗。。后来我们租了两个电瓶车,化身末路狂花在沙漠里面穿行了一天,虽然晒得黢黑,但是没有迷路,有成就感。

我妈的微信头像,在琅勃拉邦的普西山俯瞰湄公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正儿八经拍照的时候她就要借我的帽子戴。

在老挝的四千岛,我妈终于以为自己是个嬉皮士,吊床啤酒雷鬼一个不能少。

在蒲甘和在仰光,我发明了把我妈植入背景的拍照模式,屡试不爽。

那天是母亲节,我们在曼德勒的旅店吃早饭,餐厅在旅店的顶层,可以俯瞰到周围一小片建筑。我给我妈拍了这张背影,她正望着远方喝她的咖啡。我突然觉得有她陪伴的旅行好幸福。

放送一张出发前一晚的照片,我妈在跟随我变成女汉子之前,还是一个柔情且有着小女人情怀的大妈。我们涂了好久的脚趾甲啊~

我妈微信的墙纸用的是她假扮缅甸妇女的一张照片。我们离开曼德勒的那天下午,她突然想起有件重要的事没有做。其实她主要不爽的是头一天我给自己买了一条隆基,但没有给她买。所以她强行拉我去了一个商场,又给自己买了一条隆基。觉得还不够,还买了缅甸妇女涂在脸上防晒的地那卡,就是那坨黄色的东西。顺便说一句,我妈是在这次旅行中才学会用微信的。。。

从没想过我会以这样的形式记录我妈和我的东南亚之行。作为一个为家庭操劳半辈子的传统女性,我认为我妈错过了很多,也放弃了很多。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接下来几十年的时间,只要我的脚步不停下来,我还会带她去更多地方,让她重活她的青春岁月。(最重要是,她不再逼我快点结婚生孩子哈哈哈)

就是这样,喜欢就分享吧。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