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脚踪】《没药山》第八章 变卖所有

园中的泉 2018-10-10 17:53:12


“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33)


振庆结婚前,就是他二十岁那年到东岗契给姐夫家作帮工,以后就租地而种。因日本侵略的战争,当时许多土地荒芜,他就到小港去开荒,因荒地太多,有三年不必付租金。他起早摸黑的殷勤耕作,还雇了牧童和工人,又是种地,又是晒盐,产业逐渐加多,等到再一次搬到陈山村,已经是有六十亩土地,可收稻谷四万多斤的小康家庭了。从结婚到二十九岁,振庆一面种地,一面传福音。


1947年除夕晚上,妻子在厨房为孩子们炒豆子,振庆在里间屋里,好似在默默思想,不久他开始低声唱一首诗歌:

“主若今日接我灵魂,我能坦然见祂吗?      

  缺少珍宝向主献呈,赎罪大恩全白受。

  功尚未成我即去乎?何能如此见恩主。       

  未领一人来归耶稣,岂可空手回天府!”


如此唱着,也不知有多少遍,以致一边唱,一边嚎啕大哭起来,直到后来觉得有沉重的负担要去祷告,他就跪下来向主说: “主啊!祢要我作什么呢?......?”


“主啊!我将自己完完全全交在祢手里,我愿意一生为祢活着,再也不为肉体的事去操心劳碌,主啊!收纳我的奉献,加我的力量!”


这年的除夕是他人生道路的又一个转折点,他妻子实在是爱主顺服丈夫的好榜样,当振庆与她商量时,她低着头,默默地听着,可知她心中的争战和拣选仍然是那么激烈,毕竟爱主的心再一次的得胜。末了,他们便跪在地上,流着眼泪将自己和他们的一切,全数交给为他们舍命的主耶稣。过了这一夜,正好是振庆的三十岁,就从这年春节起,变卖他家中的田地、工具、牲畜,这一年尚留十八亩地,二只牛和一辆车,仍由妻子种着,其余的一一拍卖。使村上的人都惊奇非常。不多的日子,连这些也变卖干净了。


振庆用钱请人制作了福音单张、铁皮大话筒,一个村、一个山岙,向人们传福音。走过的山岙村庄,不下二十几个,凡他能走到的地方都去了。但是“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福音的工作一直没有果效,许多从未听见福音的人,当他郑重向他们讲说耶稣救恩时,他们却说:“你来教书啊!你卖什么药水啊!”令人啼笑皆非,多少次为罪人痛哭的眼泪,好象总不能感化他们的心。啊!主祢在世也是这样,在此才叫人真正知道什么叫“体会基督耶稣的心肠,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的意义了(腓1:8,西1:24)。基督的福音落空了吗?当然没有,等到振庆从监狱出来后,凡他从前传福音的脚踪所到之地,都建立了教会,叫人希奇的是,他没有到过的地方,不但是没有教会,就是信的人都极少。这样的情形,在中国的江西,即五十年代浙江弟兄姐妹的移民中,也是一样,他们有十多年的福音工作一无所成,到了神定规的时候,他们从前传福音所到之处,蒙恩的人如火蔓延。神奇妙和智慧谁能识透呢?


振庆又回到郭巨,这里的教会除了一些老年人在维持聚会之外,教会如同将残的灯火。外国人回国之后,牧养人的缺乏,属灵光景因此低落得可怜。振庆在此共住了五年之久,情形开始好转,因着他的祷告,青年人也起来了,有几次,振庆去听听他们有没有守晨更,果然在一、二点钟就有人在那里祷告,得的安慰不小。


他又用爱心服侍一切有需要的人,有一个家主是瘸腿的人家,振庆常去供养他们,帮助他们开了理发店。收养了三男一女的四个孤儿,同住了约有一年,在他们离开他家时,给他们几百斤的蕃茹干可以度日,接待从外地来的弟兄姐妹,有二十多个战争中受伤的人,他和家人一起抢救帮助他们。


五年后的一天,他去了六横海岛,有一位刘仁崽弟兄,是虾峙岛上的传道人,生活非常艰难,只有靠儿子做长工的微薄收入度日。这位弟兄住在弄堂角落,儿子媳妇住在下面破屋里,穷得一年四季晚上没有灯,一位弟兄给他们一支蜡烛,只点二晚就被风吹完,天天晚上暗摸。当振庆给他五元银元买来红茹干时,米缸已经好几天朝天了。振庆邀请他来大陆,他欣然同意,当这位刘弟兄从家中出来时,只穿着短袖衫、短裤,一只小小的包裹,拿一本大字圣经。振庆就把郭巨的工作交给了他,自己则向北仑霞浦方向去传福音。


动身的这一天,场面是那样悲壮,弟兄姐妹依依不舍为他全家送行,有弟兄们把他家一、二担的全部家当和妻子、孩子先往前送去了,振庆走在最后。中国的政局已经改变,领导国家的人竭力主张无神论,基督徒的前途更加险不可测,风声一阵紧似一阵。振庆心中有着为罪人灵魂忧急的心,心灵痛苦的煎熬,如同雅各向哈兰走去一般,为着前面的路,不知如何,心头的紧缩使他走几步就跪下去,伏在地上祷告一次:“主啊!这条路我向来没有走过,求祢捏牢我小手不放,主啊!我是软弱的人,求祢背我骑行沙漠路......”眼泪不断的涌流,圣灵在告诉他,将有苦难要临到他身上。


到北仑霞浦传福音是他多年的负担,当他二十多岁从郭巨出来时,看见那么多的村庄无人信耶稣,心中祷告说:“主啊!有一天能让我到这里来传福音。”这是神悦纳他心愿的印证。


振庆一家到了霞浦,就租得一间破房,在修的那一天,一位乡政府干部来了,他在房子外面走了一圈,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了。振庆心中受压,觉得环境要临到,晚间就到麦田里去祷告,神的时间没有到,后来没有事发生。因着振庆到来前刚好有几个上海人在这里传过福音,振庆自己也急急地传福音,因他灵中已经知道,能自由传福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位姓徐的初信者,常拿着一些小菜,帮助一无所有的振庆家。到后来振庆被囚时,他为他禁食二十一天。一位从前常与别人吵架的妇人,骂起人来,人人畏惧,现在她也信了,生活从此大有改变。此时期,有被鬼附、各样病症的人都有信主的,有的住在他们这窄小的家中要他祷告,振庆从霞浦又到大湖,从大湖到新契,信的人虽不多,神迹却常常出现,这些信的人,后来基本都作了当地教会的柱石。这是振庆在被囚之前能自由传道的最后时光,蒙召被称为传福音的肢体们啊!今日可能也是你我最后能自由工作的时间,求主加添我们的力量,将来不至于后悔!

在振庆三十五岁那年,他和家人在大湖住了一年,有一家因儿子的病,母亲整日哀哭,振庆向她传了福音,母亲因救恩喜乐而得了安慰。儿子的父亲不肯信,他说:我若没有看见天堂地狱总不能信,哪知几天后,即得一梦,他到山上去,看见一株草很嫩,就把它拔起来,谁知这草下面有熊熊烈火向上翻腾,他吓得大叫而醒,因此也就信了。这位硬心的汉子,父母离世也不流泪,当振庆将离开时,却如孩子般放声大哭。


振庆又从那里搬到徐家洋去,此时他家已有四个儿子,即一家六口人了。从变卖所有到现在六年中,那些因变卖所得积蓄在六年内全部吃完。现在再没有半斤油、半块钱,他的家在七年内过年没有买过一次肉,平时就更不用说了。因无菜可吃,妻子爱灵就用米糊加上盐当菜,振庆说,我们吃的是饭,小菜也是饭。身无分文的振庆到了徐家洋,如何生活呢?主却没有睡觉,他感动一位小港的弟兄挑着石灰,给他们家砌了灶,又一位孙姐妹三天两头买蔬菜来供应他们,使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到过不下去的地步,(这位孙姐妹在振庆第一次被囚时,号哭一场,祷告说:主啊!弟兄家的担子我挑。自此,每月寄钱给振庆的妻子,直到振庆释放)。在振庆一生中,十分喜爱箴言十章三节的话:“耶和华不使义人受饥饿。”常常以此勉励弟兄姐妹。使振庆忧虑和痛苦的是,并不是他生活上的艰难,乃是教会在无神论的重压之下,属灵光景越发低落,聚会的人数日见减少。更令人伤心的是,许多从前的传道人因经不起环境的改变和重压,纷纷退后,甚或变节......。地上振庆的家虽然由富变穷,在天上却有了取之不尽的永远财富!


“敬畏祢投靠祢的人,祢为他们所积存......永存的帐幕里。”(诗31:19,路16:9)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