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脚踪】《没药山》第十三章:远远之地

园中的泉 2018-02-12 14:35:10

“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徒26:18)
    
四天四夜痛苦的旅程,终于挨到押送的终点站──内蒙古呼和浩特火车站。犯人们下了车,沿路上又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走了约有大半小时,来到一个工厂,大门上写着:“第二十二改造大队、新生砖瓦厂”。这个大队有七千犯人,时值西北大建设,犯人的工作,就是作砖。

到改造现场的第一件事,就是加紧搭住房,先用树木搭好架子,上面用柴铺好,再用脚踩烂的泥抹在上面,就是住房了。没有床和席子,地上用小米秆、玉米秆一铺,算作床铺了,犯人们一排排睡进去。起风的时候,灰尘飞扬,地上、棉被上厚厚一层,用手可捧。犯人太多,便桶又少,因此粪水横流,要去便桶,脚都被陷下去。犯人们因白天工作劳累,天气又冷,为要多睡一会,满是污泥的双脚只得往棉被里钻。
    
从临平出发时,发给大家五斤重一件棉衣、一件背心。此外再无别的御寒之物了,所以感觉非常的冷。这里最冷时有零下四十多度,在棉被上呼一口气,立即结成冰,呼出的气,会形成极细的雪花。从厨房出去,衣服上的水气,立即结冰变硬;刚打来想洗澡的水,可看见盆面中的水很快凝结,冰在盆中像小山一样突起来。整个冬天无法洗衣服。对生活在南方的人来说,自然苦不堪言。耕牛在干活时用棉被披着,但在劳改场的墙上,写着:“此地无冬天!”的口号。
   
过了五月初五,冰雪开始融化,原来在泥屋顶里,由人们呼出的气所结的冰就掉下来,棉被又一次被弄湿。夏天的雨水很少,只有靠引地下水使用。
    
内蒙古人以牧养畜牧为主,这里的草场上有牛、马、羊、骆驼,牧民们在夏天割草收聚,冬天给牲畜吃。振庆到时这里还没有回教,所以他们把牛、羊及狗肉之类,用火烤了,放在口袋里,随时食用,这些肉也当作他们的主要食粮了,所以他们穿的棉大衣很油亮,因为吃肉时无法洗手,就擦在衣襟上。振庆从没有经历这样的寒冷,他的手脚常常发麻,不听使唤,全身常似水浇一般寒冷,这样的寒冷有时还得出去作工,戴着的口罩结冰如瓦片一般,有时冻得全身僵硬,宁可躺下去,永不起来,强如勉强活着,受这样的痛苦。但主是他的力量,“我差你到远远的外邦人那里去。”的呼召,是他今天受苦的印证,所以圣灵的喜乐一直充满他,心头的温暖时常胜过这外面的寒冷。
    
一个从浙江定海来的犯人,叫徐仲庆,是地主,被判刑六年。他实在错过了一次蒙恩的好机会,因为有传道人住在他家一个月,他弟弟相信了这位救主,他为着地土产业,没有时间为灵魂的永生,接受福音,现在地土、产业充公,还身受监狱寒冷的苦痛。振庆时常向他传福音,他却不肯信。在这样的苦难中,他实在不能忍受下去了。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犯人们用冻得僵硬的手仍然在场上工作,终于等到收工了,他仰天长叹:“暂生暂世做次人,为何做得这么苦啊?”
    
他来到振庆这里,对他说:“老胡啊!我判了这六年刑,在这生不如死的地方,怎么办呢?你为什么一点也不着急啊!”
    
振庆说:“判六年不好吗?做犯人坏吗?这是人生最美丽的一页,比方说,人白眼难看,一定要有黑眼珠;大脚疯也难看,该小的地方要小,该大的地方要大。”
    
简单的几句话,摸着了仲庆的心,虽然没有表示相信,但“这是人生最美丽的一页”,无论如何不能忘记。他回想他从前不肯接受耶稣,一心要加增土地,加增产业,没有想到,因此被划成地主,受那么大的罪。倘若没有这些苦难,他劳劳碌碌地经营,哪有什么功夫去思想灵魂的事,现在身陷囹圄,忍受寒冷苦痛的生活,还不知前途吉杀如何,呵!人生啊!你竟给我今天如此美丽的一页。让我重新正视人生的现实,思想人生的意义,评价人生的价值,他终于蒙圣灵的光照,实实在在的接受了这一位为他舍命钉十字架的主耶稣。
    
他接受主耶稣后作了一梦,看见一棵桃树,上面结满了鲜红的果子,他因饥饿急不能耐,就摘下一颗,一口咬去,里面都是香得不可言状的精肉,口中甘甜无比,一觉醒来,主温暖的同在,眼中饱满感恩的眼泪,主似乎在向他说话:“孩子啊!这就是你人生最美丽的一页,因我已经收纳你,为你预备了没有眼泪的天家!”
    
从此,这位徐仲庆,再没有忧悉叹息,主的同在占据了他的全人,无论寒冷艰难,脸上始终平静安稳,令别人无比惊奇。
    
仲庆蒙恩以后,他对振庆如父亲般亲爱,虽然他们的年岁几乎相仿,不多几日,他们都好象有预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一个夜间,他将头靠在振庆的胸前,脸对脸望着他,象孩子般偎依在母亲的怀中,过了一会,仲庆说:“哥哥,你有那么多的儿子,能给我一个好吗?”过了一会又说:“等我有一天出去了,我一定忠忠心心爱耶稣!”
    
第二天,队长进了他们的监房,威严地说: “徐仲庆!拿起你的东西,跟我走。”
    
仲庆的眼泪立即流下来,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哭泣,因他知道,这一次的分手,见面的机会就不可能了,当他就要动身,忽然号啕大哭起来,他拉着振庆的手,哭得快要昏倒一般,队长好象也受了感动,不知道这两个犯人有如此深厚的情谊,过了一会,他在他背后一推说:“走吧!”这一次的分别,从此没有再见面,也不知道仲庆在以后的运动中,丧命了还是活着。总之,他已经明白了什么是人生最美丽的一页,他也活在他救主安慰同在的美丽之中。
    
主知道振庆所处的环境,他好象很有步骤的要振庆拯救那些痛苦的人。一位从广东来的青年犯人,只有二十多岁,因血气冲动说了对政府不利的话,因此被判刑十年,他因灰心,对自己完全绝望,在内蒙这个寒冷痛苦的地方,他再也不想活下去,几次有意向有武装警察看守的监狱大门冲去,目的是要他们将他打死,看守们因他几次闹事,很不耐烦,就将他铐住毒打,甚至昏死过去。这样几次折腾,他的精神明显崩溃,在干活时常常站着发呆,看守和犯人们都气恼他,后来就没有人再理睬他了。在这位青年快进入死亡边缘的危险时刻,振庆在无人注意的时候,靠近他,向他讲说天上父神和主耶稣爱的信息,这位青年听着听着,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被痛苦煎熬、麻木的良心慢慢苏醒过来,等到末后,他和振庆跪在地上,向主耶稣悔改而接受了主的救恩,从这之后,他不想去死了,也不再呆呆地独自苦想,干活也甘心乐意。振庆在这些救人的工作中,心中得了莫大的喜乐,他知道父神差他到这里来,是有何等的美意,这些在地狱门口徘徊的可怜罪人,父神是何等的爱怜他们呢!
    
一次,他看见草原上的骆驼驮着重物,在主人的引领下任劳任怨地向前行走,忽然,他被圣灵感动,随即作诗一首:
“捏住我小手不放,背我骑行经沙漠;
 使我夜间诗歌唱,领我到生命泉旁。
 恳求赐日子恩典,为义受苦绝怨言!”
    
振庆所能靠近的人,他总是将主的爱告诉他们,这中间有信,也有不信的。似乎到再没有人肯接受他所传福音的时候,神定规的安排又一次的来到,来内蒙第二年的三月份,一份改判书下来了,上面写着:“撤销原判,释放回家。”当队长来向他宣告这个信息时,队长问他:“要否留场?”他答:“我有家,要回去。”但队长走后,振庆反而心中翻腾起来,一夜不能睡觉:“主啊!你不是差我到这里来么?”主却没有回音,第二天,他就把日用品留给广东的青年朋友,又是一场难舍难分的哀哭,以后振庆就没有再见他的面。之后,他就去买了往杭州的车票,时间到了,他又不平安,就走到退票处,售票员说:“车快开了,不能退票!无奈,只得蹒跚着上了车,因他的心灵好象一直告诉他,他的苦难没有完,后来的事实知道,苦难确实没有过去,只是有位姐妹在向神痛哭哀求,神才叫他暂时回来。
    
现在振庆侍在回家的火车上,窗外急闪而去的江山河川,似一幅幅图画从眼前消失,又一次浮现在他眼前,他更是想念在内蒙劳改场,那些已经接受救恩的朋友们,不知他们的前途如何,只有心中默默地为他们祷告。到了杭州省公安厅报到,他说:“国家工作人员,请让我再回内蒙去吧!”那位身穿制服态度严肃的工作人员,非常惊奇地看了他一会,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人家还是求之不得,叫你回去,你不想回家么?”
    
振庆答:“我是为耶稣坐牢的,耶稣好象还要我坐下去呢。”那人又看了他一会,拿起一张纸,填上一些文字,盖上章,然后以和善的语气对他说:“快去吧,到本县公安局再去报到,不要再说什么了。”
    
回到家中,第一句话就说:“爱啊!耶稣不要我了。”妻子赶快接过他的简单行李,说:“啊!弟兄啊!不会,不会,耶稣不会丢弃你的。”虽然妻子给她安慰的话,但心灵的负担仍不能放下,因着主苦难十字架的吸引,他无心与妻子家人倾谈离别的想念和内蒙寒冷的痛苦,就拿祷告垫子,要儿子宇光和他到屋后竹林里去祷告,宇光只有14岁,在半夜回屋里了,父亲却一整夜在神前求问,为何主使他提前回来?
    
当妻子清瘦的脸上显出笑容的时候,振庆忽然想起在他遭难的时候,他向妻子说的话,因为主实在应允了他,使他在内蒙遥远的地方,没有使他“徒劳空跑”。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诗126:6)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