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我是自己表皮细胞的尘屑

隙间 2018-07-12 04:17:31

12年前,当Australia Dance Theatre第一次向世界呈现Garry Stewart的作品时,时代周刊就曾这样评价他的编舞“the most hazardous explosion of movement seen in London in years"——被誉为伦敦这些年最具有动感最有危险意味的舞蹈。


于是在2015年,Australia Dance Theatre 五十年周年,它推出了新的舞剧《BE YOURSELF》


时隔两年,在悉尼的PARRAMATTA RIVERSIDE THEATRE.有幸看到这场演出——最初被它吸引的,竟然是价格,然而舞剧结束之后,意犹未尽的我竟然反复跟工作人员核实,是否已经结束?


还是说,这场舞剧的意义从结束的这一刻开始,继续渗透至我的生活?


1,我是谁?谁定义了我?

舞剧从一开始,就由一名演员快速的陈述起来——我是谁?我是地球几亿年进化的物种,我是红细胞,我是表皮的皮屑,我是神经细胞的树突,我是动脉壁细胞,我是睾酮素,我是黄体酮,我是……

一串串专业的科学术语,把整个舞剧的引子拉到一个既深刻又有些荒诞的主题——到底我是谁?

千百个回答,一个问题,偌大的舞台突然成了一个考场,生命成为一个巨大的学院,在这里面,每个人都是所有。


我是我,我是我眼里蓝色鸢尾花边轻嗅的我,我是病榻前面挥别了癌症细胞的细胞,我是挂靠在门上厕所上的自己的微尘。


上千万个我都在空中,可看上去,它们都一样。

那人类呢?


我们到底是,同质的,还是相溶的,还是说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思想夺取了一些奇怪的躯壳?


不得不说,在反复地强调中,整个舞剧都被”我是谁“这样的主题贯穿其中,虽然每个部分相当抽象,但是每个部分都会有”我是谁“这样的陈述来引导观众。


2, 我要表达的,是我的内心,还是对你的反应?

在如同麦布里奇电影里面动作蒙太奇一般,九位舞者在时间的缝隙里面尽情展现他们可以做到的一切高超技巧——重力在这里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速度和超现实主义已经带我们去到了另一个星球,来不及思考,就被邀请到一帧帧令人应接不暇的时光碎片中,我倒是感觉如同被放在一个旋转的玻璃球里面,自己在旋转,透过晶莹的表面,看着这群人——他们不能说话,他们讨论,他们生存,他们心跳,他们抽搐,他们的脑细胞在死亡,他们的喉结在快速的颤动,他们的肢体在快速的抖动——在爱情的热情里面。


所有的动作和表达,都是我们,还是我们——那个在平时生活中忽略了的我们——那个大踏步跑过草坪的不顾形象的我们,肌肉的弹跳,心脏突然骤停脖颈和大腿的共振,一切都被放大,却又是我们。


不得不说,编舞者这次扮演的不仅仅是编舞的角色,他更像是一个雕塑家,更像是一个科学家。


3,什么让我们盲了?

最让人看的如痴如醉的就是一段双人舞: 一位舞者被白色紧身布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他如同一个硅胶雕塑,而 一个舞者拥抱着他,一只孤独的手伸向另一只孤独的手,  想互相置换的陪伴和温暖,却是如同两只橡胶球的碰撞——柔软粘腻的橡胶球,看上去可以黏在一起成为一体,然而一经碰撞,便比从前还远。我并不想定义为爱情,这如同世间所有的关系,我们遇到的人我们都曾蒙上一层白布,以为下面的任我们猜测惊喜,然而我们等待的回复却是最没准备好的谜底——或者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一直有一种致盲因素——对这种致盲因素一直都存在我们的社会。


他应该爱我的?

他应该的。

她应该做这样得 事情的。

然而从生命的最初,从最早的神话,你已经洞察了最黑暗的本质。一场对别人的对质和放弃,也是对自己的审判和流放。


任何作用在别人身上的力度,都会反弹而来——

我们是谁?我们就是我在伤害你之后的细胞的电离子,我感受到了你的电离子在扩散的磁力,让我感觉很舒服。对手戏一样的故事,其实从头到尾,都是独角戏。


4,从众的安全感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安静的剧场里面,有一个人开始咳嗽了,那么接下来就会有很多人开始咳嗽。

我们的喉结似乎集体接到了一种神秘的指令,而这种神秘的指令就是神让我们在一起——让我们无条件的在一起,SURVIVE。

某种程度来说,咳嗽现象也是我们从众的表现。

只有这样,似乎才是安全的,我们蜷缩着,走到人群里,走到阳光下,大声咳嗽,然后身边的人都在咳嗽,一场交响曲。

当年上帝为了不让人类通往天堂,偷偷的传授给他们不同的语言,让他们无法建造巴别塔。

然而,我们却有神秘的沟通,在一起。

如同灵性的契约。

而舞者也是,他们一起咳嗽着,分开,又重聚着,不断地消磨着时光。


5,模糊的性别

九位舞者在舞台上,被刻意的磨掉了性别概念,他们都身着裙子,而男性舞者的裙子上又印有男人的短裤和轮廓。

不得不说,雌雄同体这个主题仍然是很多艺术追捧的。当我们深刻探讨人的意义的时候,有时候抛弃性别观念,你会发现自己走的更远。


编舞历时多年和Flinder 大学以及很多佛学者交流,呈现了这部作品,这部身心灵为根基,超强的技巧为呈现的舞台作品——然而它的意义不仅仅存在于生物学和人体精神层面的园囿,更重要的命题指向——人的无限性,不受生物科学的定义限制。


最后的一句话至关重要——人,是无限的回忆的积累。


然而观后,我仍然感到自己如同在一个智慧池塘岸边打滑的愚人——对于很多艺术作品来说,自我的探讨一直是一个容易让观众高潮鼓掌的点,有的作品会让人感到故作深奥,有的会让人感觉平白无奇,有些会让人深陷其中,而我个人认为最好的作品就是——观众永远和那个作品所塑造的智慧池塘保持着距离。


没有大快朵颐,也没有畅快淋漓,反而是小心翼翼的观看,反思,然后一点点走向智慧的边缘。



好了,这就是今晚我要跟你们分享的舞剧~


把你的艺术观点发给我,如果可以的话。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