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又补课

作者久石 2018-08-15 16:44:08

 

 请大家多多把章节和我的公众号——作者久石,分享到朋友圈,这样关注到一万马上连载573以后的内容。可以扫码添加,现在微信公众号是2470个关注,达到一万关注马上从573开始写男欢,撒谎嘎巴死的。弟兄们加油,人多力量大,小伙伴,同学,qq群,贴吧微信群分享起来。扫二维码关注非常方便。

 

 

 

  朱娜也爬上去,跳了下去。

  “陈楚,去哪?”

  她一脸迷茫的问。

  陈楚看着她那娇-媚的脸蛋,心想豁出去了。

  “去那边吧,有个壕沟,我在那给你讲,没人看见。”

  “啊?”朱娜露出为难之色,却更是美不胜收。

  “你啊啥啊?不愿意咱去教室我给你讲。”陈楚说着就要往回走。

  朱娜咬了咬嘴唇。

  “好,好吧。就去那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壕沟走。

  陈楚心里很激动,不时回头看朱娜窈窕的身子。

朱娜脸上红红的。

  从王霞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心里就像是一只小鹿似的撞来撞去。

  王霞的话还在不停的回荡在她的脑海当中。

  她说人总是会变的。

  这一点她是相信的。

  但是她不相信陈楚这只咸鱼会变,这只咸鱼会翻身。

  这个以前矮小,邋遢,家境不好,单亲,胆怯,又有些猥琐的家伙真的会变么?

  不过,她仔细在教室想了想。

  感觉平时自己瞧不起的陈楚好像还真有点变化了。

  个头比以前高了大半头,而且今天早上她还见到陈楚驮着一个女生。

  她看那女生虽然相貌不如自己,但长得也还可以的。

  并且那意思已经承认是陈楚的女人了。

  这还是让她心里很不平衡的。

  她总是见不得人好。

  尤其是陈楚这样的人,她认定这种事是一辈子打光棍也没人肯嫁给他的。

  她曾经想过。

  哪怕这个世界上就剩下一个男人,那就是陈楚了,自己连考虑都不用考虑,出家当尼姑也不会见这样的男的。

  当然,她只是平时胡思乱想这么想的。

  事实上,也是把陈楚划到了自己的黑名单里。

  不过今天陈楚的英语分数考的很高,至少比她高多了。

  并且利用间操时间,还去班主任办公室请教问题。

  这还是然她另眼相看的。

  心想:“难道……陈楚真的如同老师所说的,变了么?”

  她透过窗子看向窗外,陈楚正和金奎在说些什么,然后两人朝学校后面树林的方向走了。

  她见陈楚走路的姿势和举止不像以前那样小气猥琐,亦然大大方方的。

  并且也不像以前那样邋邋遢遢,刚才路过身边时,她还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香水儿味儿。

  她有点呼吸急促起来。

  忙摇晃着头。

  “不能……他是不可能变的,那种人,一辈子都不会变。”

  朱娜展开自己的卷子,不过上面的那些叉,还是让她心灰意冷。

  这些错的地方她真不会。

  想去问学委陆小巧。

  不过感觉这女生平时骄的狠。

  而自己也不愿意低头却问她问题。

  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男生她是决计不问的。

  女生……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虽然她不这么想,但相互都在竞争,谁能告诉你,给你好好讲啊?

  她不由得想到了陈楚。

  如果去问陈楚问题,不算丢面子了。

  就他那种人,根本他不配让自己丢面子。

  而且自己和他单独做题,不让其他人瞧见,也就没事了。

  朱娜这么一想,便手里拿着卷子。

  跑到后面找陈楚。

  正见她和金奎打了起来。

  原本心里高兴,感觉陈楚这猥琐的家伙肯定被金奎揍趴下的。

  没想到趴下的竟然是金奎。

  她不禁惊讶的啊的叫了一声……

  ……

  此时,她脸色发红。

  陈楚要和她去壕沟讲题。

  心想也不错,至少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朱娜今天穿着到大-腿的牛仔短裤,下面白色运动鞋。

  而上身是条纹状的小衫。

  把身材裹挟的玲珑有致。

  不大的胸脯在小衫中挺翘着。

  蜂腰,翘-臀和一走动像是舞蹈一样裸-露在外面大半的双-腿彰显着青春的美丽和活力,更是一种魅力。

  这便是从王霞身上找不见的。

  也是女人的一种吸引力。

  陈楚回头看了她六七回。

  越看越是咽唾沫。心想人家咋长的这是?

  个头已经一米六七了,如加上运动鞋应该有一米七了。

  女孩儿这样的身高差不多是模特身材了。

  更何况她的皮肤还是那般好。

  奶白的肤色,精致的五官,大眼睛又细又长,尤其是说话的时候,声音中性那样的磁性。

  朱娜一说话,他下面就难受,就想射-出去。

  “陈楚,还有多远?”朱娜问了一句。手也抚了抚额前的刘海。

  “不远了,就在前面的壕沟。”

  朱娜皱了皱柳眉。

  心想陈楚不会使啥坏吧?

  但又一想他敢把自己咋的?这大白天的。

  她根本想不到强—奸或者沾自己便宜的事儿。

  她骨子里看不起陈楚,认定了他根本不敢。

  她白-皙细长的胳膊来回的游荡着,不禁又往衣服里面散着风。

  看了陈楚心旌荡漾。

  几次差点忍不住扑过去,就把她按到在荒地里强插了得了。

  这女生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强插了她,自己好说好商量,就然她当自己的媳妇,这样漂亮的媳妇,一辈子给她洗脚都行。

  陈楚心里想着,脚下一歪歪,差点绊了个跟头。

  朱娜一下站在那不走了。

  “陈楚,还有多远啊?一会儿上课了屁的!”

  她一说屁陈楚心里这个痒痒。

  这时,远处有人喊楚哥。

  陈楚一愣,见到另条道上走来一行人。

  等近了,见是马华强一伙。

  朱娜见到马华强一行人,不仅有些紧张,站到陈楚后面去了。

  “楚哥……楚……”马华强,黄毛脸腾的红了。

  后面还跟着段洪兴和另外两个小子,脸庞黑沉沉的叫小志,另外一个个子挺高,留着分头,不太爱讲话。

  “楚哥,你这是……”

  “我,我那个领着朱娜给她讲讲题。”

  马华强笑了。

  “楚哥,你还能给人家讲题呢?”

  “不信你问她。”

  朱娜脸上通红,马华强曾经追过她,她没答应。

  不是因为他混,而是因为她满脸的麻子和酒刺,她挺喜欢男生打架的,女生觉得有那样一个能打架的对象有面子。

  就像刘红看见陈楚能打,就主动追他。

  如果陈楚被揍,是个窝囊废,刘红才不会被吸引。

  她也觉得挎着一个打架厉害的对象牛逼,没人敢欺负。

  马华强一伙都也得管她叫嫂子。

  她要是跟黄毛,可没这个礼遇了。

  刘红自然也有自己短浅的目的了。

  此时,朱娜脸上绯红。

  断断续续的说:“嗯,我,我是跟他补课……不过不是他教我,是,是我教他……是不是啊陈楚……”

  朱娜说着话,拉着陈楚的袖子摇了摇。

  陈楚被摇的心旌荡漾。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似的,朱娜是他早就喜欢的女生了,在小学的时候就意--人家。

  此时被人一拉,感受着那柔-滑的柔荑,他整个人都要融化掉了。

  马华强几人也有点看傻了。

  “是,我英语有几道题不会,朱娜,朱娜帮我补习。”

  朱娜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不过,她还是死要面子的。

  黄毛嘎嘎笑了两声。

  “补习?那你们咋不在学校补习,来这么远去哪补习,谁信啊?”

  朱娜忙说:“爱信不信,我们俩去壕沟补习,不行啊?对吧陈楚,咱去那边的壕沟讲题。”

  马华强一捂脸。

  感觉漫天金星。

  心想完了,完了,自己是没希望了,陈楚也太不是东西了……今天早上刘红老爹还来自己家找刘红,说她昨天一晚上没回去。

  马华强用脚后跟想都明白那丫头肯定被陈楚给骑了。

  现在都已经有了刘红,又,这又要和朱娜钻壕沟。

  一男一女钻壕沟,补习个屁啊?肯定脱-光了。

  可能两人早就是对象了。

  马华强抹了几把脸。

  心想算了,女人有的是,好兄弟不能为女人翻脸,再说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

  既然朱娜是陈楚的女人了,那也就是自己的嫂子,是不能碰的。

  “楚哥,我和你说件事。”

  陈楚点了点头。

  先把朱娜放在一边。

  几人朝前走了一段。

  马华强这才说。

  “老疤要来。”

  虽然陈楚有准备,还是有点哆嗦。

  毕竟他现在还小,老疤是混子,他是学生。

  “行,什么时候,我和他干。”

  “楚哥,还有兄弟们呢,兄弟们一起干,他可能下午来,到时候他给我打电话。”

  马华强晃了晃手机。

  “行。”陈楚点了点头。他没混过,也不知道该说啥。

  “楚哥,咱们要是能把老疤干了,以后也有牛逼吹了!”黄毛兴奋插了一句。

  段洪兴冷笑说:“别得意,老疤下手狠着呢,要干-他,得先把他牛角刀下了,不然他发狠捅人,咱们几个也不是对手。”

  陈楚忽然想到上次自己和老疤干,就把他的牛角刀甩出去了。

  当下有底气的说:“等老疤来了,我先上,等我把他的牛角刀下了,兄弟们就冲上来一起把他干倒!”

  “不行!”马华强摆摆手。

  “咱兄弟们一起上!”

  “对,兄弟们一起上,一起冲,看老疤先捅哪一个,谁也不许跑,他捅完一个,肯定来不及捅第二个,然后咱们大伙一起冲上去按倒他。”很少说话的黄陂说了一句。

  “对,黄皮子说的对,咱就这么干。”马华强表情坚定。

  “马华强,你他--的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陈楚瞪了他一眼,便要身手。

  马华强愣了下,随后笑了。

  “楚哥,你看你说的,你当然是老大,咋了?”

  “妈-逼的马华强,你当我是老大,你--逼的安排什么玩意?”

  陈楚骂完,几个人都蔫头耷脑的,不说话。

  黄毛把头转向一边,砸嘴。

  “都自己兄弟,听老大说。”

  陈楚呼出口气。指点他们几人,一字一顿说。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要是让我当这个老大,就他妈听我的,干老疤,就在放学以后,你们都藏在学校的小树林里,谁都别露面,我先上,等我下了老疤的牛角刀,你们再冲过来,要他妈谁不听我的,现在就给我滚蛋!我一个人干老疤!以后也别他--的让我看见你!”

  陈楚说完,伸手在他们胸前一人点了一下。

  小声说:“要是我下不来老疤的刀,你们转身就跑,跑的越快越好。”

  说完他这才转身离开。

  几人咋嘛着眼睛,黄毛说:“马哥,老大,是不是……在装牛逼啊!”

  “糙尼玛的!”

  马华强一脚踹到黄毛小腹上。

  黄毛妈呀一声,被踹的一个翻滚。

  段洪兴也上去补了两脚。

  再见马华强眼里蒙着一层水雾。

  说话也有点哽声。

  “妈-逼的,你们都给我听着,陈楚以后就是我老大,谁不服,我他妈第一个干-他!老大是怕我们挨捅,你们谁要是怕老疤,下午就别来!麻痹的~!”

  马华强说完先走了。

  ……

  “陈楚,你跟他们说啥了?是不是他们管你要钱了?”

  “不是。”

  陈楚心里有点忐忑,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和老疤交手。

  他还是挺怕的。

  主要是没自信。

  但想起张老头儿儿的话,男人要是连打架都怕,丢人。

  他心想,拼了,大不了被--死。

  回头看了看娇美的朱娜。

  真想现在冲过去把她的牛仔短裤扒掉。

  再把她全身扒-光,狠狠的干。

  要是把朱娜干了,就是自己被老疤捅死了,那也不冤了。

  他平静了一下。

  坏坏的笑着说:“朱娜,就前面那个壕沟,走,咱进去吧。”

看着陈楚的摸样,朱娜仿佛有些心悸。

  她也说不好,反正看着他和马华强他们几个人来往。

  她就感觉有些不舒服。

  “陈楚,我看还是改天吧,今天我不想补习了。”

  朱娜说着就往回走。

  陈楚想去拉她的胳膊。

  想了想旋即笑了。

  “嗯……好吧,不补习就不补习吧!反正随你的便。”

  陈楚说着转回头往回走。

  “你……补习就补习谁怕你啊?”朱娜富有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

  然后转身扭-动着屁往壕沟那里走。

  陈楚笑了笑。

  跟在后面。

  这壕沟就是他和徐娜进去过的。

  徐娜还在里面撒泼尿。

  朱娜往里面看了看。

  着壕沟挺深的。

  她欠了欠脚,还真没敢跳。

  陈楚笑了一声。

  先跳进去了。

  “来,我来拉你……”

  朱娜红着脸,伸出小手。

  陈楚抓-住她的胳膊。

  一时愣住了。

  朱娜的胳膊仿佛婴儿一般的柔软,那弹-性十足,并且还有些粘性。

  这柔嫩的肌肤仿佛吹-弹击破。

  陈楚身心忽然一阵的荡漾。

  心想书上说的肤若羊脂,吹-弹击破也莫过于如此了吧。

  朱娜胳膊被他抓着,两只秀气的小脚站在那,不敢往下跳。

  陈楚心中荡漾着,一时间有些失神。

  他也并非初哥了,但接触了几个女人,她们的皮肤不失柔嫩光滑,但没有一个比的上朱娜的。

  这是让他感到最有感觉的一个女人。

  也是自己暗恋最久的一个……

  “陈楚,你……你接我一下……”朱娜在坑上说着。

  两只小脚站在坑边就准备往下跳。

  陈楚哦了一声。

  他伸着两手。

  像是支黄瓜架似的。

  “你跳吧,我接着……”

  “嗯。”朱娜咬着红唇,闭上眼嗯了一声。

  两脚往下一用力。

  整个身子就往下跳。

  陈楚在下面接着。

  大开大合,一把抱住了朱娜的腰。

  “啊!”朱娜在半空中两手慌乱的抓着,搂住了陈楚的脖子。

  “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她从陈楚怀里挣脱开。

  陈楚浑身已经麻酥-酥的,还在感觉着刚才抱住朱娜那一瞬间——真好。

  他承认,在这一瞬间,自己爱上朱娜了。

  “陈楚,我们来看题吧!”

  他这才回过神来。

  说了好几个好。

  朱娜吧卷子展开。

  第一次离他这么切近。

  朱娜修长的手指,指着卷子上的错题,细长的大眼睛,还有毛茸茸的睫毛一扑扇扑扇的。

  就像两只划船的船桨一样。

  陈楚闻到从朱娜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儿,不像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体-香。

  “朱娜,你真美……”

  “嗯?你说什么?”

  “没,没啥,你继续说题。”

  ……

  陈楚吧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当然,不知道的他也真不会了。

  朱娜这才满意。

  看了看皓腕上的手表。

  不由得哎呀一下。

  “肯定是上课了,你,你一会儿不许和我一起进去,我先进,你后-进……”

  陈楚点点头。

  朱娜看了看有两米高的井坑。

  “陈楚,你推我一把。”

  “好。”

  陈楚两手抓着她的蜂腰,往上推着她。

  朱娜抓-住井边,陈楚的手搭在她的屁上,往上一推。

  “啊!”朱娜叫了一声。

  感觉到自己屁被袭。

  上了井台脸上通红。

  也不管陈楚了。

  抓着卷子就迈步跑了。

  陈楚费力的爬了上来。

  见朱娜已经跑远了。

  他坐在井边擦擦汗。

  呼出一口气。

  他忽然发现,喜欢一个人,真爱一个人,可能得到她是一种爱,但是看着她,也是一种欣赏。

  朱娜就是一朵美丽的花儿,他刚才就看入迷了。

  陈楚舔-了舔嘴角。

  骂了自己一句,真他--的窝囊。

  不过,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朱娜还会找他进壕沟的。

  ……

  一直等到了下午放学。

  陈楚最后一个走。

  这时候马华强一伙来了。

  陈楚问:“怎么样?老疤来了么?”其实他也是有些紧张的。

  而本来和他约好的金奎,下午上个的时候就被老师弄到诊所去了。

  那小子鼻子血流不止。

  陈楚倒是感觉,这家伙是个好靶子,自己下次注意点,别打他的鼻子了……

  马华强摇摇头。

  “怎么?他不来?”陈楚问。

  “不是他不来,他是怕咱害他,主要是怕告诉派出所,让警察抓他。他要咱明天早上在县里开发区那片荒地上等着他。”

  陈楚琢磨了一下。

  也算可以的。

  黄毛这时说:“老大,咱不能去。那里荒地能看出十多里地去,边上连棵树都没有,老疤把干架位置选在那,就是让你跑步了,如果有警察,他也能看见了。”

  “呵呵,我也没想跑。”陈楚拍了拍黄毛肩膀。

  “行,就这么的,我也没手机,你就和老疤直接说吧。”

  马华强点点头。

  看着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走远。

  他这才深呼口气。

  “妈的,以前咱都敬着老疤和季扬,明天咱就要和老疤死磕,跟他妈做梦似的。”

  陈楚回家前路过张老头儿儿那。

  停好了自行车。

  然后走进他的小院。

  “老家伙,在吗?”

  “在,还没死呢,说吧,啥事?”

  “自然是女人的事儿问你了。打架的事儿我懒得问。”

  “嗯。”张老头儿儿点点头。随手扔过去几个沙袋。

  陈楚一掂量,挺有分量的。

  “胳膊和腿上都绑上,每天跑十里地。我再给你弄个大的,让你背着,然后靠在树上能打的那种……”

  村里的土地就是沙土地,根本不缺沙子。

  倒是老张头儿用的着帆布结实的很了。

  一般家很难弄的到。

  陈楚掂量了几下着沙袋,四个沙袋一个能有十斤了。

  这就负重四十斤在身上了。不仅有些咧嘴。

  “瞅你这操行!别说你是男人!”长老头儿撇撇嘴,继续做着针线活。

  陈楚见他缝的这个大沙袋更大。

  沙子不同于其他东西,密度太大。

  看着一个沙袋,其实沉的很了。

  陈楚咽了咽唾沫。

  心想着老犊子是想整死我啊?

  “说吧,啥事?哪个女人又搞不定了?”

  陈楚吧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问:“老家伙,朱娜我是不是对她太好了?”

  “不然你想咋的?把她直接按壕沟强了?亏你没这么干,这么干叫强—奸好不?”张老头儿儿瞥了他一眼。

  “我擦!老家伙,你不是告诉我……”

  “你个笨蛋,我告诉的那都有一个先期条件,那就是这女人骚,或者人家对你有意思,你才可以,或者是半推半就的,朱娜那丫头眼光高的很,她不可能看上你,除非你做出非常的成就,你真要她也要讲究机缘。

  “或者是手段,比如同学聚会喝多了,阴差阳错睡到一起之类的,这样算是误会,她也干吃哑巴亏,不然你今天把他按倒在壕沟里,看人家告你不告你……”

  陈楚被说的一身冷汗。

  “这东西你得会玩,等你真有实力真强大的那一天,你想玩谁就玩谁?天天把朱娜这样的女人拖进壕沟,你都可以,不过那时候你都不屑了。”

  “屑!我肯定屑!”陈楚笑嘻嘻的说。

  “行了,还有别的事儿么?没别的事儿就滚蛋吧!”

  陈楚点点头。

  老疤的那事儿就不说了。

  直接回家,吃完饭,看了一阵子张老头儿儿的书,感觉记的也不是很费劲……

  夜晚,月色皎洁。

  陈楚半夜起来撒尿。

  迷迷糊糊的看到邻居家有个影子。

  他仔细一看竟然是刘翠。

  心想刘翠着大半夜的不睡觉起来干啥?

  不会是……

  只见刘翠直接朝自己家的厕所走去。

  陈楚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马上贴着自己家的墙根,此时他的尿也没了。

  快速的贴着墙根往前小跑。

  此时,万籁寂寥,远处只有猫头鹰咕噜噜,咕噜噜的叫唤着。

  刘翠家的厕所三面都是苞米杆儿堆砌的柴禾垛。

  只有一条窄窄的缝隙可以走人。

  而挨着陈楚家的院墙是空着的。

  刘翠打着哈欠,月光皎洁,照射在她的身上,亦然是那样的玲珑有致。

  陈楚咽了口唾沫。

就跳过院墙。

  刘翠听到响声,回头喝问道:“是谁?”

  “啊!”

  “别叫,我的好婶子,是我,我是陈楚……”

  “你……你干啥?”

  刘翠忙要提上裤子。

  陈楚抢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我的好婶子,我都想死你了,快,快点给我。”

  “唔,唔,陈楚,不行,你都有对象了,我不能害你。”

  陈楚一听这话,心想有门了。

  张嘴就去亲着刘翠。

  “刘翠,我的宝贝,我的好婶子啊,你知不知道,我最想要的人是你……”

  刘翠浑身颤抖。一边推着陈楚,一边就往后面退。

  身子一下靠在后面的矮墙上。

  忙转身扶住墙头。

  陈楚忙抱住她的腰,往下压着她。

   刘翠张嘴在陈楚手腕上咬了一口。

  陈楚低叫了一声。

  忽然小声说:“婶子,你说过要给我一次的……”

  刘翠愣了一下。

  身子忽然不动了。

  陈楚不管其他。

  月光下看着刘翠几乎半-裸的身子已经忍耐不住了。

  把刘翠上身的衣服脱掉。

  下-体终于找到她的突破口。

  但陈楚还是用力,屁一撅。

  月光下,刘翠她合上眼。

  清凉的月光,惨淡的撒了下来。

  夜,被照成了淡淡的白昼。

  在这深更半夜中。

  整个乡村都沉浸在梦香当中。

  月光清凉的照清楚了村子低矮的泥墙和砖墙,远近依稀可见。

  也照清了村里大-片的泥草房,和不多的砖瓦房。

  而清亮的月光背后,在墙根,仓房,柴禾垛的下面留下了一抹抹的阴影。

  月光清亮如水,天空皎洁如盘,仲夏夜知了无忧愁的整夜欢快的鸣唱,偶尔远处几声犬吠,还有夜猫叫-春的呻-吟断续回荡。

  在清亮的月光下。

  三处柴禾垛围绕间。

  在一段残破低矮的墙头上。

  两只身子重叠压在一起。

  身下的女人身材修长,体满丰盈,小麦色的身子,几乎被扒得光溜溜的。

  光着被压在土墙上。

  上身光着的美背散发着健康的小麦色的光泽。

  陈楚激动的不能自抑。

  一直到今天。

  他都跟做梦似的。

  他有点恍惚。

  激动的身体上的肌肉乱跳。

  摸着刘翠光滑柔嫩的后背的手都有些哆嗦。

  下面两人的交-合发出的声音。

  陈楚满足的仰起脸,双眼微眯看着星空。

  几乎爽得自己从没有过的巅峰。

  脑子和全身一阵阵激灵灵的,像是过电了一般。

  “刘翠,我是在做梦吗?……”

  刘翠被-干的身体像一片风雨中的残叶。

  陈楚的嘴亲着她的后脖子。

  两手再次把她按在墙头上。

  “翠婶儿,你,你,你是我的了……”

  两条身体像是连在一起一样。

  陈楚紧紧的,像是要把刘翠抱进自己的身体里。

  “滚……”刘翠狠狠推了他一把。

  扶着墙头站了起来。

  她没回头,只背对着他无比冷淡的说。

  “陈楚,你,你和闫三有什么区别?”

  “有,婶儿,我喜欢你。”

  “我是有家室的人,我以前说过给你一次,现在,现在已经给了,以后……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的,我们……我们断了吧……”

  刘翠说完,快步往回走。

  月下,她的身子走路摇曳多姿。

  陈楚有点傻了。

  这女人,这女人多好,生不逢时啊。

  陈楚叹了口气,在墙头上见刘翠走进屋里。

  这才回到自己房间。

  心里美美的,下面也终于满足了。

  不仅把被子抱住。

  闭上眼当成刘翠。

  小声说:“翠,宝贝,我搂你睡觉。”

  陈楚这一觉睡的挺舒服。

  而刘翠却是一夜未眠。

  看着呼呼大睡的自己的男人孙五。

  自己被糙了,他都不知道,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去歌厅和哪个女人鬼混。

  但现在她也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女人,但同时想到,孙五难道就是一个好男人么?

  自己和他一心一意,他却打骂自己……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他却去歌厅玩那些女人……而自己……

  她不仅觉得自己的命真的很苦。

  ……

  陈楚的生物钟基本上就到了四点多左右自然醒了。

  虽然感觉有些困。

  不过等他真正醒了过来。

  那胸前的玉扳指一闪一闪的。

  也就精神了许多。

  想起还要和老疤干架。

  他不禁命令自己起身。

  随后绑上张老头儿儿给他做的沙包。

  陈楚几步跑到了外面。

  翻墙跳出了墙头。

  四点钟,外面微微有点发亮。

  陈楚看到刘翠家的外屋有点昏黄的灯光。

  不过还是要事为重。

  一溜烟来到那处荒地。

  把沙袋绑在一些柳条上。

  沙袋挺重,所以陈楚把七八根柳条弄在一起,沙袋系在上面。

  此时,他双眼微微闭上。

  慢慢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随后缓缓打出古拳的招式。

  一招一式,开始缓慢,而后加速。

  虽然闭着眼,但感受着周围一切的风吹草动,还是那样的自然清晰。

  仿佛人体当中有第三只眼一样。

  那便是感官。

  一套拳打完,陈楚身上有些汗涔-涔。

  索性把上衣脱掉。

  赤着上身,更清晰的感受到这刘红里的一点点的波动。

  随后快速的出拳。

  只几下拳头打在那沙袋上。

  便把沙袋打飞。

  陈楚也感觉拳头挺疼的。

  也明白了,虽然这古拳日臻熟练。

  但这出拳的力度还是不够的。

  不禁把这些沙袋重新归拢在一起,用柳条拴着,这次不系在柳条上了。

  而是绑在树上。

  这下每次用力都是实在的。

  天光日渐通明。

  陈楚的汗也流下一条条的。

  这处荒地也是刘翠去地上的必经之路了。

  一般刘翠都是先把家里的饭做好,再去地上干活。

  一般六点多吧。

  陈楚正打着拳。

  耳边传来刷刷刷的声音。

  他现在感官也特别的灵敏。

  忙收了架势。

  退后几步,心跳不禁加快了。

  竟然是刘翠。

  她扛着锄头。

  而这次不是穿着黄胶鞋,和部队下来的旧衣服和裤子了。

  而是那身出门才穿的深蓝色的连衣裙。

  此时她扛着锄头。

  头发从额头分开往后面梳拢成一只马尾辫。

  俊俏的脸上显得异常的平静。

  而凸凹的身材在这紧身的连衣裙里面显得凸凹有致。

  前面鼓鼓囊囊的。

  后面也挺翘凸显。

  走起路来,身体摇曳,那胸前的肉-球也是晃来晃去。

  脚下露出小麦色的小-腿。

  穿着低跟的凉鞋,没有穿袜子。

  “刘翠。”陈楚低低叫了一声。

  下面一下就挺起了。

  刘翠冲他哼了一声。

  转身快步绕过他。

  “翠婶儿。”

  陈楚跑过去,抓-住她的一只胳膊。

  “陈楚,你还要干啥?”

  陈楚笑笑。

  “我不干啥啊?”

  “那就让开,我该给你的都给你了,我现在特烦你!”

  刘翠白了他一眼。

  甩开他的手。然后快步朝自己家的地头走去了。

  陈楚看着她那如同旗袍一样裙子后面凸起的屁。

  舔-了舔嘴唇。

  回身又打了几下沙袋,根本没有心境了。

  忽然想起张老头儿儿说的。

  女人都是骗子,女人的话是不足信的。

  男人只有成为更大的骗子才能得到女人的身体。

  陈楚坚定的点了点头。

  收了沙袋,跟在刘翠后面。

  他脚步很轻,一直到了地头,刘翠都没有发现。

  这种时候,地已经铲完了,苞米都长到肩头高了。

  再浇几遍水,就等着秋收了。

  苞米虽也都长得有模有样的了。

  刘翠在地头除了几棵草。

  便钻进苞米地,往里面走着。

  早晨的露水,很快把她身上打湿-了。

  身材更是凸凹毕现。

  等她快走到另端的地头。

  发现还真有两颗苞米的棒子被人掰下去了。

  肯定去哪烧着吃了。

  不禁低低骂了几句。

  “呵呵,刘翠,掰你两穗苞米,你就骂人,这不太好吧?”

  “你!”

  刘翠一看。

  陈楚正坐在低头,手里握着两只苞米棒子,在那笑。

  刘翠咬牙切齿。

  想到昨天晚上被他欺负,今天她又被欺负。

  不禁眼泪在眼眶打转转。

  转身要走。

  不过腰已经被陈楚揽住了。

  “陈楚,你想干啥?”

  “嗯,不想干啥,就是想和你好……”

  “你放开。”刘翠说着张嘴一口咬在陈楚胳膊上。

  但陈楚还是一动不动。

  “翠,我真的喜欢你,咱俩好吧……”

  “陈楚,你,你这是欺负我。”

  “我咋欺负你了?孙五整天在外面扯,不和你好,你也是女人,我……我也是男人啊,我没媳妇,我也想女人,你……你难道就不想男人?”

  刘翠噙着眼泪。这话说到她心里去了。

  “那我们,我们成啥了?”

  陈楚笑了。

  “我的好婶子,你说我们成啥了?我们成-人了呗?是人还不能干男人和女人该干的事儿,那是啥了?那连牲口畜生都不如,人活着还有意思么?憋着难受还硬憋着不能欢-爱?还不如死了算了……刘翠,你和我说实话,你一天憋着难受不难受……”

  “我……”

  陈楚打断她说:“反正我憋着是难受,而你这个年龄,三十岁正是需要男人滋润的时候,你天天憋着,等你到了四十岁,你这辈子的好时候都没了,你说你亏不亏……那时候后悔你还来得及吗?”

  “我……”

  刘翠眼睛眨着。

  陈楚捏着她的下巴。

  亲了亲她的小-嘴儿。

  陈楚说着一下把刘翠抱了起来。

  刘翠两脚腾空,凉鞋差点甩掉了。

  “陈楚……你别……”

  “别啥啊?现在不玩,以后想玩都玩不了了……”

  陈楚说着就要朝小树林里走。

  刘翠掐了他胳膊一把。

  “我是说你别往小树林里面走,早上有放牛的……被看见……”

  哦。

  陈楚答应一声,弯腰捡起刘翠的锄头,抱着她的身子,一溜小跑钻进了苞米地。

  苞米叶子上有露水,但下面垄沟却干干的没有。

  陈楚把周围苞米的下面叶子扯下来。这样露水就少了不少。

  然后又把自己的上衣脱下了让刘翠坐着。

  裤子也脱掉

  陈楚穿着一只小裤头,一把抱住刘翠的脖子。

  深情的吻着她的小-嘴儿。

  随后舌头伸了进去。

  两手开始解着她的扣子。

  刘翠身体有些哆嗦。

  总感觉有人看着他们似的。

  不过,已经和了一次,身体不像第一次那样紧绷了。

  陈楚脱掉了裤头。

  随后把刘翠放倒。

  在她的大脖子上亲着,哄哄的啃着。

   都说男人是山,女人是水,或者女人是田。

  女人这块田是需要灌溉的。

  没有男人的去耕种灌溉,那女人的田不是长满草,那就是被旱死了……

  “喜欢么?喜欢咱再来一把。”陈楚笑着说。

  “不的了,改天吧。”

  刘翠说着俏-脸贴着陈楚的东西,一副享受的磨蹭起来。

  不过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

  陈楚也知道适可而止。

  两人这才收拾好。

  刘翠扛着锄头先走。

  陈楚看着她摇曳的身子,差点冲动的把她拉进苞米地。

  过了一会儿,陈楚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这才拎着沙袋回家。

  老爹已经把面条煮好了。

  瞪了他一眼。

  “驴啊!你又跑哪去了?”

  “没去哪,我锻炼去了。”

  “嗯!”陈德江瞪了他一眼说。

  “有对象了就好好处,别一天扯没用的,该了断的就了断,以后结婚再有个孩子,当个爹好好过日子,懂么?”

  “啊!”陈楚答应了一声。

  低头开始踢里秃噜的吃面条了。

  老爹说的这些,也是绝大多数农村孩子的老爹和他们说的。

  也是一大半农村男孩子以后走上的道路。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