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上的陌生人》创意写作

遇见书友 2018-10-18 00:33:47

最近,我们师生共读了《电车上的陌生人》这本书。书读完了,总要留下点什么,这不,我们的创意写作来了……

从孩子们的创作来看,他们对第一和第三个方向的小说补白更感兴趣!精选几篇,一睹为快,你一定会为这些四年级的小孩惊叹!


01


朱迪斯是如何在集中营幸存下来的?又如何克服重重困难找到碧翠丝的?


等曙光的人

四年一班 张景兴

零星的雪花在奥斯维辛上空飘落着,阴沉的天空下,大约有上千的已分不清老少的妇人们,手里拿着几根长而沾了些泥污的麻线,蹲在泥滩里,用力地搓着。

她们的脸上早已看不到妇女们应有的那份光鲜。零下10℃的天气虽然算不上严寒,但是对于只穿着薄袄或单衬的人来说,便是难以忍耐的。嘎吱,嘎吱,从十几米外走来两个鼻尖冻得粉红的德国佬,对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妇女,用枪托狠狠地砸了一下,“怎么这么慢,犹太婆!”鲜血顺着额角流了下来,但她没有跌倒,一阵眩晕后,她向两个纳粹瞟了一眼,便又搓开了绳子。她叫阿丹•朱迪斯,来集中营已经两个多月了。

两个月前,在一辆电车上,朱迪斯和乖巧可爱的女儿分手了。对于她自己,生死已不是那么重要。唯一的希望就是宝贝女儿能安全的活着。每天干活回来,朱迪斯唯一也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对着半平方米的小窗祈祷,保佑可怜的女儿能躲过这场不敢想象的劫难。

600多平方米的牢房里关着201个妇女,在这之前的74天的时间里,已经有49个从各个地方被纳粹抓来的,算是共患难的伙伴,相继离开了人世。朱迪斯靠着墙,面无神色坐着,双腿之间的铁碗中有一些豌豆大小的石子。她正在一五一十地数着,她离开女儿整整87天了。

监舍东面300多米的荒地,有两个又大又深的大坑,听舍友们说是专门为她们准备的,以前是三个,有一个已经派上了用场,让人看后就不寒而栗,瞬间才觉得离死神是如此之近。在这里朱迪斯从来不敢和别人说话,稍有不慎,话语不当,就会有人告发纳粹,再加上告发者添油加醋,就会给自己带来杀生之祸。实际上告发者只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干一些稍轻点的活罢了。最终能否躲过这场灾难,真的,谁都不知道。

严冬来了,朱迪斯的手已看不出模样,满手的冻疮,流着脓水。其她的舍友基本上都是这样。潮湿、寒冷、瘟疫、挨打……全是些令人恐惧的东西。不到四个月,监舍里的人剩下不到一半了。人们都对生死没有了概念。唯有靠监舍西北角的朱迪斯每天傍晚对着小窗,抱着铁碗……蜡黄、塌陷的脸颊不时地有热泪涌动。

“起床,起床!”凌晨四点,纳粹砸着门框,疯狂地喊着,看着妇女们背上的号牌,不知在挑着什么。朱迪斯悄悄地把碗里的石子倒进了衣兜里。大约有五十个左右,其中有朱迪斯,被赶上了一辆卡车,经过两个黑夜,三个白天,她们被拉到又一个鬼才知道的地方。路上这几天,吃喝拉撒全部在光天化日下,根本谈不上女人的尊严。后来才知道,来了一个叫“拉文斯布吕克”的集中营。

这个新环境基本上全是女囚,这里比波兰那个鬼地方人少,说人少是相比较而言,听说这里也有十万女囚。朱迪斯头发大半都白了,她在这里已经煎熬快五年了。

突然有一天,外面的纳粹士兵,一组十几个十几个,往外驱赶人们。随后便听见密密麻麻的枪声。朱迪斯知道这些魔王又开始惨绝人寰的杀戮了。走投无路的朱迪斯拼命地跑向不远处的树林,纳粹向她开枪,她被枪声震倒了。奇怪的是德国佬并没有追她,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杀戮后,纳粹好像早已准备好了行囊,匆匆离开了这里。朱迪斯幸存了下来,后来才知道战争终于结束了!我们终于解放了!

春天真的来了吗?女儿还活着吗?这个念头从几年前和女儿分手的那一刻一直萦绕着她。强烈的母爱支撑着憔悴的朱迪斯,她要寻找女儿。当朱迪斯见到失散多年的碧翠丝时,心中简直翻江倒海,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变得滚烫。冰冷的河流顿时融化,我不是在梦里吧!

此时,女儿靠在妈妈温暖的怀里,妈妈没有拭去脸上的两行热泪,任它肆意地流淌,去冲淡那沉积已久的黑暗!

你一定会回来的

四年级一班 宋欣颖

1

碧翠丝的妈妈被纳粹抓到纳粹集营地,集营地是挑选犹太人是直接枪毙还是送往集中营的地方。

纳粹把犹太人踹下车,让他们排好队,一个接一个的去接受审训,到了碧翠丝的妈妈,她很紧张。这时官兵用了几句凶狠的德语问:“你还有其他家人吗?”碧翠丝的妈妈心想:如果我说我还有一个女儿,那碧翠丝岂不是也要被抓了吗?如果我说没有,他们又会对我做什么呢?碧翠丝的妈妈正想着,官兵凶狠地说:“快说,没时间等你,如果再不说,直接把你枪毙”。 碧翠丝的妈妈一紧张,马上说了句:“没有”。那个官兵小声嘀咕着:“还是把她直接枪毙了吧,反正她家里也没有其他犹太人了,留着也没什么用”。

这时走过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是官兵的上司,碧翠丝的妈妈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位上司听到了官兵说的话,生气地说:“不许枪毙,送往集中营”。官兵本来想问为什么,可看到上司如此生气,就赶紧命令士兵把碧翠丝的妈妈送往集中营。

碧翠丝的妈妈走到了那位小伙子的面前,停留了一会儿,那位小伙子给了碧翠丝妈妈一个眼神,碧翠丝妈妈正想着这位小伙子为什么要救我?还给我一个眼神,这个人真感觉似曾相识……这时士兵踢倒了碧翠丝的妈妈,生气得用德语说:“赶快走,不要停留在这里”, 碧翠丝的妈妈立刻上了车。

2

集营地是一个极其寒冷的地方,纳粹每天让犹太人干许多苦力活,即使是在大雪纷飞,狂风大作的日子里,也要在外面干活,如果要睡觉也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因此很多犹太人被累死、饿死、冻死……

可是有一天,大批的纳粹军来了,他们又抓走了许多犹太人,其中有碧翠丝的妈妈,纳粹把这些犹太人带到了火车站,碧翠丝的妈妈眼睛一亮,她想:上次,我就是在火车站被带走的,肯定有人收留了碧翠丝,而且每天都会带她上火车,这下子我就能见到碧翠丝了。官兵们正在检查其它人的证件,没有人注意到碧翠丝的妈妈,这时碧翠丝的妈妈灵机一动,一溜烟地跑了,不料,一群士兵向她走来,就跟约好了似的,撞了个当头,他们把碧翠丝的妈妈抓了回去,问“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要脱离开部队?”碧翠丝的妈妈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要上厕所”“厕所在东面,你往西面跑,是要去上厕所吗?”官兵边说边用皮鞭狠狠地抽着碧翠丝的妈妈,碧翠丝的妈妈小声地说:“我是想,想跳跑”,纳粹一听,生气地把皮鞭扔到地上,“把这个女人关进牢笼,明天一早和其他犹太人一起枪毙。”

第二天,碧翠丝的妈妈起来,发现自己不在牢笼里,而是在纳粹总部的屋子里,心想:我怎么会在这儿?这时突然走进来一个人,那个人对她说:“你好,我是来救你的”。又是那位小伙子,碧翠丝妈妈不解地说:“你是纳粹,为什么要救犹太人”。“许多年前你曾经救过我,先不要说这些,我们商量一下逃跑计划……”

那个小伙子把碧翠丝的妈妈打扮成一个军官,大声呵斥到:“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如果下次再犯错误,不会过你”。 碧翠丝的妈妈低着头走出了总部。

3

碧翠丝的妈妈终于逃出了纳粹的手掌心,她一心想找到自己的女儿,于是她想到了电车,她买了许多车票,上了一辆又一辆的车,可是都没有找到碧翠丝,正在她绝望的时候,她看到了一辆熟悉的电车向她行驶而来,立刻跑了上去,真的看到了碧翠丝,她正想高兴地叫出碧翠丝的名字,可是她又停住了,她默默坐到了碧翠丝旁边的坐位上,她俩互相看了看,什么话也没说,过了一会儿,碧翠丝兴奋地扑到了妈妈的怀里,说:“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重逢

四年一班 周子俊

纳粹士兵上车了!朱迪斯恐惧的颤抖起来。她低头看了看女儿:孩子穿得太多了,头发一绺绺贴在头皮上。“碧翠丝,乖女儿,妈妈现在要离开一段时间了,记住妈妈的话,妈妈一定会回来!”女儿含泪点点头,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朱迪斯把怀里的苹果递给女儿,狠心离开了女儿。她看到了德国士兵凶神恶煞地冲着她咆哮,看到了那个和善的售票员一脸惊讶的盯着她,但她只能丢下孩子,一个人奔赴地狱!

卡车上挤满了犹太人,当纳粹把朱迪斯推进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双双同情的眼睛。男人们低声咒骂着,女人们紧紧搂着怀里的孩子。孩子们又饿又怕,低声哭泣着。朱迪斯很快知道了她们这趟车的目的地:韦斯特博克集中营。

韦斯特博克集中营是一个犹太人的中转站。朱迪斯被留在营中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每天天还没亮,德国兵就驱赶她们出去干活。朱迪斯的手早已冻裂了,原来的衣服都被没收了。她身上现在穿的是统一的囚服。是的,她们现在都是囚犯,阴冷潮湿的小屋里关着几百个女人和孩子。食物少得可怜,水也不干净。传染病迅速蔓延开来,好多人都生病了。病人会被转移到奥斯维辛集中营——那是一个真正的人间炼狱。每次看到像碧翠丝一样大的孩子被送走,朱迪斯都心如刀绞,她不敢想象女儿的遭遇,只能祈求上帝的保佑。德国兵没有任何同情心,尽管像牲畜一样被对待,朱迪斯还是咬牙坚持着,她必须像男人一样干活才能留下来,她一定要活着回去找到女儿,女儿还在等着她。可是,朱迪斯还是病倒了,多年的疾病折磨让她晕倒在了工地上。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去往奥斯维辛的火车上了。绝望的情绪淹没了朱迪斯,她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可是,火车停下来了,就在出发的几天之后。苏联红军截下了火车,火车上所有的人都哭了!解放了,她们终于自由了!

在苏联红军的帮助下,朱迪斯终于回到了荷兰。在那辆梦里经常出现的电车上,她又看到了那个瘦瘦高高的售票员。然后,她看了,那个棕色头发的女孩!

集中营中的小女孩

四年一班 赵鹏宇

自从朱迪丝被纳粹抓走后,就被关在了集中营,那里关押着许多犹太平民,纳粹每天都让他们干许多活,让他们在毒气室里“淋浴”,只给他们一点点食物,让他们不至于饿死。尽管这样还是有大批的犹太平民被纳粹杀害,集中营中弥漫着死亡的空气,人们每天都战战兢兢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轮到自己。朱迪丝太想念碧翠丝了,她可爱的小女儿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会不会没有吃的,晚上有没有住的地方,她什么也做不了,只有每天祈祷她能够平安。

“把地上的食物捡起来,混蛋”纳粹大声的叫骂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哆哆嗦嗦的弯下身子,把地上的一块发霉的馒头捡起来。“杂种”纳粹又在她身上狠狠的踹了一脚,她一下子就倒了下去。朱迪丝实在看不下去了,跑过去抱住了纳粹的腿,小声说:“请你饶了她吧,她还只是个孩子。纳粹狠狠的说:“走开,管你什么事说着又举起手中的鞭子朝小女孩上打去朱迪丝赶忙用身体护住那个可怜的孩子,鞭子狠狠的揪在她身上,一下、两下……朱迪丝紧紧地把小女孩护在身下。纳粹打累了,朝着她们吐了一口吐沫狠狠走开了。

朱迪丝把小女孩拉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我可怜的孩子”。小女孩眨眨大大的眼睛说:“伊娃”她小声的说道。她小小瘦瘦的身体包裹在大大的袍子里。“你的爸爸妈妈呢?”朱迪丝问。“被纳粹杀死了她低低的说到,抽泣起来。朱迪丝心头一紧,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对她说:“我也有一个你这么大的孩子,我的小可怜,以后让我照顾你吧。伊娃点点头。晚上她们是不能见面的,因为纳粹把她们都编了号码,必须住在自己的牢房。只有到白天的时候朱迪丝才能见到伊娃,她总是把仅有的一点食物留下来给朱迪丝吃,帮她梳头,帮她干活。从此伊娃最快乐的事就是和朱迪丝在一起,她的小脸也渐渐红润起来。一天朱迪丝给伊娃梳完头后,伊娃拉着她的手躺在她怀里对她说:“您可真象我妈妈,我能叫你妈妈吗?”朱迪丝说:“当然可以我亲爱的孩子。”就这样她们平静在过了一段时间,虽然每天还是很累很饿但是她们已经觉得很好了。

一天,天空中阴沉沉的好象马上就要下雨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集中营的犯人们没有出去活,纳粹让她们待在自己的牢房里。朱迪丝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突然她听到一阵阵枪声和孩子的哭声,朱迪丝的心里一紧,她探头望窗外望去,离的太远了什么都看不见,她心里默默祈祷着伊娃不会出什么事,可是枪声一阵紧过一阵,哭喊声越来越大。天空也下起了瓢泼大雨,天慢慢黑了下来。第二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犯人都被放了出来,原来是纳粹战败了,他们在昨晚对集中营中的犹太平民进行了屠杀。朱迪丝走出牢房焦急的来到了伊娃的牢房,一路上大声的叫着伊娃的名子。人们如潮水般的往外涌,伊娃的牢房里一个人也没有。朱迪丝实在找不到伊娃只能随着人流走出的集中营。街上太乱了,人们都在着急回家,朱迪丝赶快来到红十字会打听碧翠丝的消息,她很快知道了碧翠丝的下落,找到了碧翠丝。她把碧翠丝抱在怀里,碧翠丝大声的哭着说:“妈妈你也不要离开我了”朱迪丝安慰她说:“妈妈也不离开你了。”晚上碧翠丝睡着了,朱迪丝看着她可爱的脸庞,又想起了伊娃,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她只有默默的为她祈祷了。

爱的力量

四年一班 高艺菲

韦斯特博克的冬天异常寒冷,朱迪斯已经在这里了生活很久,在集中营的日子里,朱迪斯天天想着碧翠丝,不知道宝贝女儿还活着吗?有陌生人帮助她吗?日子一天天过去,朱迪斯也越来越着急,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活着出去和女儿团聚,见女儿是她活下去唯一的动力。牢房的生活管理员是个善良的女人,名叫爱丽丝。她经常打扮的很老气,有了爱丽丝默默的帮助,朱迪斯的生活好像又有了希望。为了找到女儿,朱迪斯将碧翠丝的故事告诉了爱丽丝,她祈祷着、期盼着、煎熬的过着日子。

又是难熬的一天,爱丽丝照常来到牢房,但今天的爱丽丝好像有天大的喜事般异常兴奋,她来到了朱迪斯的房间,抑制不住激动地心情告诉她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在她外出办事,乘坐电车时,偶遇了两个老人和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并在老人给她的纸条中,知道了女孩名叫碧翠丝,他们需要她的帮助。朱迪斯听到后,坚定地说:“那个女孩一定就是我的女儿,她就被我丢在电车上。”“求求你帮帮碧翠丝,帮帮我吧!”朱迪斯万分恳求的说。爱丽丝说:“你一定要坚强的活着,活着就有希望,碧翠丝的事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也会帮你逃出去的。”

有了碧翠丝的消息后,朱迪斯觉得冬天也不那么寒冷了,在集中营的每一天都充满希望,生活也有了力量。不久后的一天,爱丽丝悄悄来到了朱迪斯的房间,把她定好的逃亡计划细致的告诉了朱迪斯。每天一趟的生活品运输车,是她逃出去的唯一希望。朱迪斯必须躲过纳粹的巡逻,躲进爱丽丝提前做好的隔层里,并成功躲过门岗的搜查才能出去。而爱丽丝会在朱迪斯的牢房里放置一个已死的牢犯来代替逃跑的朱迪斯。这个计划惊险异常,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还会连累爱丽丝。朱迪斯犹豫了,为了她而丢失别人的性命,是她极不想看到的。但爱丽丝说:“为了你和女儿的团聚,一切都是值得的。”

 两天后的下午,计划照常进行,朱迪斯顺利的躲过巡逻士兵乘上了生活车,生活车慢慢悠悠的来到了门岗,例行检查开始了,纳粹士兵无比狡滑,他们像是知道车上有什么阴谋似的,将车左翻右翻,车里的朱迪斯紧张极了。就在纳粹士兵就要掀开隔板的紧要关头,爱丽丝来了,她对士兵们说:“今天的物资要运送到很远的伯根贝尔森,时间不早了,快让他们出发吧!耽误了物资的运送,你们谁也担待不了!”听了爱丽丝的话,士兵们停止了搜查,放走了这辆生活车。

车子在颠簸的路上走了很久,朱迪斯听到了外面的吵杂,她知道现在她应该安全了,她在一个隐蔽的小路上跳下了车。外面的天阴沉沉的,但朱迪斯的心却在此刻无比明媚,她活着,她可以去找女儿了,这是多么值得高兴地事啊!她打起精神,向着希望出发了。

爱是伟大的,爱让人们充满无限地力量,爱鼓励着人们战胜自己,重获新生…….

胜利的光芒

四年级一班 王铎

“哎,快点儿,怎么这么慢,老太婆子!”德国士兵正在粗鲁无礼地打骂着一个瘦弱的犹太女人。这个女人叫朱迪斯,被抓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已快一年了,她的颧骨更高了,棕色的大眼睛也没有了一年前的警惕,頽靡无光。朱迪斯正在集中营的纳粹士兵监督下挥着大锤头开山,瘦弱娇小的身躯与硕大的锤头形成鲜明的对比,每挥一次锤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在这一年里,和她一起的同胞们经不起非人的折磨一批又一批的离去了。朱迪斯受尽折磨,浑身是伤,也坚持不住了,想和姐妹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但一想到女儿,想到女儿一个人留在电车上,有没有好心人收留她?有没有吃的?现在在哪里?虽然套了那么多衣服,现在能不能穿?有没有生病?有没有长高?……她又生出了活下去的希望。她拼命的做工,无畏的挣扎,等待着有人来解救她。

她深信会有人来解救她。

阴冷的天空飘着雪花,身着单衣的人们把头尽量缩到衣服里,但还是无济于事,上牙磕着下牙,瑟瑟发抖。本已冻坏的伤口再次受冻开裂,肉向外翻起。朱迪斯忍着严寒、疼痛和饥饿蜷缩在冰冷的木板床上,这些身体的折磨再苦也能忍受,对女儿的思念却越来越强,无法忍受。朱迪斯干枯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

朱迪斯从只有头大小的窗户望出去,漫天飞舞的雪花把她的思绪带走了。

“碧翠丝,到妈妈怀里来。”

“妈妈,妈妈,这是给你留的苹果”

碧翠丝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快乐的向妈妈跑来,妈妈张开双臂迎上去。啪的一声,钻心的疼痛把朱迪斯带回现实。

“快去挖坑。”

士兵挥舞着枪,一声粗鲁的声音传过来。朱迪斯拖着沉重的身子拿起铁锹在士兵的吆喝中和姐妹们来到院子中,开始挖坑。

“这是给我们挖的坑吗?”旁边一个姐妹冷漠无力的说。

这样的坑他们已经挖过一次了,上一次的坑埋了6312个他们的同胞,今天的坑说不定就是为自己准备的。

“快挖!”随着话音,一个高大的纳粹士兵的枪托砸在了朱迪斯的身上,朱迪斯随声倒下,在也忍不住了。

“你们这些法西斯不得好死,你们没有亲人吗?”朱迪斯的反抗惹怒了士兵,士兵端起枪照着朱迪斯就开了一枪,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一位同胞扑过来护着朱迪斯,同胞倒下了,士兵吹着口哨走开了。         

朱迪斯搂着同胞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我是丽芙,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叫碧翠丝?”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和碧翠丝长的一模一样,你每天在梦中都喊着碧翠丝的名字,我就知道你是碧翠丝的妈妈。你要勇敢地活下去,碧翠丝在等着你。”

“碧翠丝在哪?”

可是,丽芙还没回答朱迪斯的问题,就永远地合上了眼睛。

朱迪斯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

以后的日子里,朱迪斯一忍再忍,努力的干着活。

1945年,解放的炮声终于在奥斯维辛响起,纳粹投降了,朱迪斯解放了。

朱迪斯在盟军的帮助下,来到阿姆斯特丹,来到最后一次看见女儿的电车上……

02

救了碧翠丝的纳粹小伙子在俄罗斯前线经历了什么?他在战火中幸存下来了吗?

集中营里的陌生人

四年一班 王径远

集中营

年轻的纳粹士兵接到上级的指令,从俄国前线去往奥斯维辛集中营。其实他并不想待在那里,他不想每天拿着沾满鲜血的鞭子抽打关在集中营里的犹太人,更不想一批又一批伤痕累累的“犯人”在他眼前死去,还不想……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上级的命令必须服从!

集中营的天空灰蒙蒙的,年轻的纳粹士兵当值巡逻。前面一阵吵杂,一个大饼脸看守将一个披头散发的犹太女人踢倒在地,挥起鞭子要打她。看着女人那颤抖的肩膀,比露珠还大的眼泪,那皮包骨头的身躯,他无法忍受,伸手拦住了打人的看守:“莫斯长官找您,我来教训她!”大饼脸把鞭子扔给他:“兰伯特,中午不要给她吃饭”,扭身走了。犹太女人抬起头看着兰伯特,眼里闪着泪光。兰伯特想把她扶起来,但是他不能,他只悄悄地说了一句:“Gott mit uns!”,也走了,犹太女人惊呆了。

解放

1945年的冬天,波兰南部上空的云层里洒下一缕微薄的阳光,不时有苏联红军的飞机飞过,一级戒备的警报声也时常在整个奥斯维辛集中营回荡着。

“全体注意!全体注意!苏联人袭击营地,全副武装,快速到操场上集合。”透过牢房的铁窗,朱迪斯向操场望去,操场上堆满了人,枪炮声四起。不一会儿,集中营的大铁门被炸开了,一辆辆坦克和卡车飞驰而入,车上跳下来很多苏联红军战士。双方瞬间战成一片,红军明显占了优势,集中营里的纳粹被杀得片甲不留。

牢房的门被打开了,难友们纷纷逃了出来,朱迪斯也随着人群往外跑。忽然,她看到几天前救他的那个孩子蜷缩在那里,他显然是中了抢。朱迪斯犹豫了一下,向他奔去,脱下他的军装,扶起他向门外走去。

朱迪斯和兰伯特跟随苏联红军来到了红十字救助中心。兰伯特伤地很重,朱迪斯对救助中心的医护人员说:“救救他吧!他是我的孩子。”兰伯特抓着她的手,觉得她真得是自己的妈妈。

熟悉的陌生人

时间过得真快,5个月转瞬即逝,消息传来,阿姆斯特丹解放了。兰伯特也得到了很好的救治,已经恢复如初了。朱迪斯悉心照料着这个德国儿子,天天想念着她的碧翠丝。她经常拿着碧翠丝的证件,抚摸上面的照片,那是她仅存的碧翠丝的东西。碧翠丝安全吗?碧翠丝长大了吗?

兰伯特走近朱迪斯身边,看她拿着一个破损的证件在那里流眼泪,他伸手拿过证件,仔细看上面的照片,是个小女孩,等等,他忽然惊奇地说:“这个孩子我见过,是在……”他仔细回忆着“是在一辆电车上!”“什么?”朱迪斯眼睛亮了,“你见过她,什么时候?她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她住在哪里?……”“别担心,她很好。电车司机和检票员收留了她,说她是自己的侄女。”听了这些话,朱迪斯高兴极了,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进肚子里了,“谢谢!兰伯特,谢谢你,孩子!”朱迪斯紧紧抓住兰伯特的手。

第二天,他们踏上了回荷兰的列车,朱迪斯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和碧翠丝分开的地方,还是那个电车站,经过战争的洗礼,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车到站了,朱迪斯挥手和兰伯特告别,踏上了电车,心里念着:“碧翠丝,妈妈来了!” 

等着我……

四年一班 王思博

“他和我一起的,他是我妹妹,我把她送去学校,然后去中队报到,今天我就出发去前线了。”那个曾经穿着希特勒青年团短裤现在穿着纳粹军制服的小伙子站起来,低着头看着这个比他矮一截的“战友”,大声地向纳粹士兵回答道。士兵的头从碧翠丝脸上转回来,看着小伙子,一瞬间的沉默,接着士兵抬起手臂,大喊“希特勒万岁!”小伙子回了同样的礼,又坐下了。

“你要离开阿姆斯特丹了吗?”碧翠丝终于说话了,指着小伙子脚边的大包。“我是德国人,自从德国占领了你们的国家,我们就住在这儿了,现在我要去俄国的前线,我的父亲是纳粹军人,他觉得去前线参加战斗会让我成为一名男子汉。”小伙子用笨拙的荷兰语说道。“那里好吗?”碧翠丝满脸天真地问。小伙子耸耸肩,摇摇头说:“我觉得应该不是个好地方,听说那里很冷。”又坐了两站地,小伙子站起来拿起那个大包,碧翠丝伸出手牵了牵他军服的袖口,说道:“Opge—hit.”穿着制服的小伙子向碧翠丝弯下腰耳语后,下了车,消失在人群中……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小伙子一行被带到特拉福达,在那里他们曾经度过了一段令人留恋的时光,一群军官正站在一辆报废的汽车上和小伙子们讲话,夸奖他们的优秀表现,军官们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那场战役的英雄事迹,在这场战役中,苏德士兵互相厮杀,尸横遍野,狙击手奥斯卡.辛德勒凭着他神准的枪法,歼灭敌军无数,他便是那个在电车上救下碧翠丝的希特勒青年团的小伙子。在一次战争中,战友全都被苏军打死了,只剩下辛德勒一人,他手中紧紧握着最后的五颗子弹,由于丢失了狙击步枪,作为狙击手的他显得毫无用处,眼看后面的苏军士兵就追上来了,辛德勒躲到了一个貌似废弃的农场主家的花池边上,俄国士兵越来越近,辛德勒明白,再优秀的狙击手没有枪也只能是死路一条,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步枪悄悄地伸给了他,他回头一看,一名俄国装扮的妇女坚定地望着他,来不及分辨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俄国人和帮助自己的原因,辛德勒拿起步枪用仅剩的五发子弹顺利逃脱。

俄国人,尤其是乌克兰人以热情好客而著称,他们会为任何一个值得庆祝的事情而聚集欢笑,每个人都有意不提及战争所造成的阴霾。在一次参加战役途中,路边不时有苏军遗留的武器设备残骸,大约开了200多公里时,突然发现前面地平线上有几个小黑点,小黑点被一些白色的烟雾所笼罩,只听到“轰”的一声爆炸,辛德勒坐的汽车被炸飞了,再次睁开双眼时,他已经躺在了当地乌克兰人的温暖大床上,也许这里的人以为在俄国是没有泥土的!辛德勒一直不敢开口说话,直到一个令人愉快的小细节,年迈的女主人用纸精心包好食物递给辛德勒,包装纸的正面印着飞鹰和纳粹党徽,包装纸上还写着:祝我们英勇的士兵休假愉快!真是如此细致和甜蜜的德国风格!这时的辛德勒由于爆炸物碎片落到右臂,导致他再也不能端起机枪进入战场了,老妇人说:“我的儿子在伯良斯克。”她听起来想要了解一些战争前线的情况。辛德勒用思考的语气重复道:“伯良斯克,我知道那是俄国的中部,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他在信里告诉我那里一切都好,他在一个装甲师当上尉。”辛德勒心想:可怕的战争,他的儿子也是一名军官!接着她说了一句德语:“但愿这一切即将结束。”天哪!她会说德语,她是德国人!她问辛德勒从哪里来?辛德勒回答到:“荷兰。”“噢,上帝,Opge--hit”,她说的是什么?意第绪语吗?此时的辛德勒心情很复杂,然而老妇人待他就像亲生儿子一样,这里的一切都和俄国不同,有着和西欧国家井井有条的生活节奏相协调的庄重态度。

苏德战争依旧,老妇人的儿子一直也没有回来,在花园里,辛德勒一边修剪着花圃,一边回想着老妇人临终和他讲的话:“这是我的全部遗产,带回到你的家乡,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然而,辛德勒并没有回到德国,而是在荷兰展开了他的事业,低价收购工厂,主要生产搪瓷器皿,他聘用了大约一千多名犹太人为他工作。动物园园长简和他是好朋友,辛德勒开始将犹太人偷偷带进空荡荡的兽栏。动物牢笼变身为诺亚方舟,躲在兽栏内的人以动物为代号,而动物却起了人的名字,每当夜幕降临,“游客们”便走出黑暗,一同用餐、交谈,遇到少有的风平浪静的光景。他还在捷克开设工厂,仍旧聘用犹太人,为他生产军需品,拯救了一千四百多名犹太人,每当他的工人受到伤害,他便立刻向政府索偿,曾几次因意图谋反被捕,但最终逃避了牢狱之灾。虽然他没能完成他的军旅生涯,但他一样是一个响当当的男子汉。

1945年德国终于投降了,犹太人获得了解放,而作为德国人的奥斯卡.辛德勒却要流亡,1974年,在德国希尔德斯海姆的一家医院里,辛德勒与世长辞了,临终前的几年,他住在一位医生朋友家里,他跟这位医生夫妇是在以色列结识的,因为他们同样会说意第绪语。

电车依旧在这条固定的线路上来回穿梭着,不同的是它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辛德勒号电车”,阿姆斯特丹又迎来了新的春天……


月光下的陌生人

四年一班 马梓涵

天空乌云密布,淅淅沥沥的雨一直在下,雨声像在为死去的犹太人奏着哀乐,没完没了。空气中弥漫着紧张压抑的气氛。德国小伙子约翰坐在电车上,眼神呆滞的看着窗外,看着街上低头行走的人。他总觉得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电车继续向前行驶,上上下下的人,没有一丝生气,他们都不敢发出任何动静,约翰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才能停止,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大家脸上露出笑容。

到家了,约翰打开家门,年迈的妈妈迎了上来,她为约翰脱去外衣,慈爱的问询约翰外面的情况。约翰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妈妈,成堆死去的犹太人在他的脑海当中挥之不去。“”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坏了约翰的妈妈,约翰开了门,他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的事情发生的,他接到了邮递员送来的参军信件。妈妈低声的抽噎着,约翰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即使他再不想看到有人在战争中倒下,可是他知道自己是一名德国人,是一名德国军人,他必须要去为国家而战。

寒冷的西北风在耳边呼啸,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在约翰和他的同伴身上,他们已经在一尺多厚的雪地中行走了一天一夜了,全身都已冻僵,他们又饿又冷,可是他们必须继续向前。约翰的耳边只有轰隆隆的枪炮声,在刚刚的战役中,约翰和他的战友遇到了苏军的殊死抵抗,他们为了自己的国家不被侵略,拼劲全力。一排排的苏军战士和自己的战友随着枪声倒下,一辆辆坦克冒着滚滚黑烟,烧焦了的尸体就躺在自己的脚下,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鲜血。浓烟遮住了阳光,只有乌鸦在低空盘旋。约翰不知道他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只知道自己不停的向前,不停的开枪,鲜血、汗水、泪水遮住了他的眼睛。终于枪炮声停止了,留下的就只有约翰和他的为数不多的同伴了。约翰不敢回想,继续向前……

不知走了多远,约翰再也走不动了,他和战友们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休息一下,这时候约翰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战友们或许是太累了,摊在冰冷的地上睡着了。约翰却久久不能入睡,他想念自己的妈妈,担心妈妈的安危,三年了,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突然,约翰看到月光下出现了一个蹒跚的身影,他不自觉的拿起了枪。是个老人,是个苏联老太太。这个时候,她出现在这里干什么呢?约翰没有惊醒战友,他怕他们会不假思索的杀了她。月光下老人蹑手蹑脚的在寻找着什么。她行走在一具具尸体中间,不时的低下身子扒开尸体看看,银色的头发在月光下特别显眼。看到她,约翰更想念自己的母亲。很长时间之后,老人突然停下了,她跪了下来,身体不停的在颤抖,抽噎,之后开始默默地祈祷。约翰明白了……

突然,火光冲天,炮火像极光一样划破长空,照在了老人的脸上,约翰急忙起身,他多想提醒老人赶快离开,可是已经晚了,老人应声倒下。约翰仰天大叫,泪流满面,又一场恶战在枪林弹雨中开始了……

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照在一位德国老母亲的身上,她在窗边安详的睡着了,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梦里他儿子在阳光下微笑着向她跑来……

犹太人的纳粹朋友

四年一班 苗恩齐

约翰,一个身为德国的小伙子,一生却为犹太人保家卫国。他一生共拯救了2万多名犹太人,为了保护它们曾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1939年德国再一次面临经济危机,希特勒的野心引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决定占领全世界。他17岁时就被纳粹抓入工厂去干苦力,因为被赏识送到荷兰去学习,在去实习基地的途中,她看到了纳粹将小女孩儿的妈妈抓走了,看到小女孩儿挺而走险,好几次差点被纳粹抓住。他再也看不下去纳粹党的黑暗传播在犹太人身上,他的内心好像被愤怒的手狠狠的抓了一把。也就在那一刻他的内心种下了反抗和帮助的种子,他通过询问得知女孩儿的妈妈被抓入拉奥斯维辛集中营,他握紧拳头下定决心要将这所集中营里的所有犹太人全部释放,于是他上到了俄罗斯战场。

那里天寒地冻,没有御寒的衣服,可怜的他到那里没有一个月就将耳朵冻坏了。 一天夜晚他与士兵围坐在灯火下,喝着热可可,谈论自己怎样来到这的。当谈到纳粹时他悲伤的说:“在荷兰实习时看到一个荷兰小女孩儿的妈妈,被纳粹抓走时说要带到奥斯维辛折磨,是母女分离。我满腔愤怒,正是这件事揭露了纳粹的罪行与黑暗,如果咱们继续按照希特勒的想法做事,那咱们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士兵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自己见到的纳粹的各种事件。最后他们一致以为:拯救犹太人!他们开始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假装打赢每场战争通过自己晋升的军衔的权利,感染更多人拯救更多犹太人。后来他们打赢了许多场战争,到俄罗斯许多关押犹太人的地方说服纳粹让他们释放犹太人。因为他们立下许多战绩,被纳粹派往各地的前线,分手前他们说好要拯救犹太人,不许帮希特勒再继续屠杀犹太人。

他又被派往荷兰北部,来到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看到一位与小女孩儿的妈妈相似的年轻女人,去问盖世太保他的身份,原来她叫娜塔莎.朱迪斯,在阿姆斯特丹的一辆电车上捕获,自她关入集中营后,她每天在想自己的女儿。看着窗外的黑色森林,眼里黯然无色,头发白了许多,在刑场看到许多同类的尸体暴露在阳光下,她想:也许这就是纳粹杀害犹太人的证据吧!她每天梦里梦到与女儿团聚,最后都是被枪声惊醒。经过几个星期的努力,盖世太保被感染了,他趁机将一部分人放走并说着意第绪语:“小心!”希特勒知道了,下令将他逮捕,可他却远走高飞,加入了加拿大军队,在一次德国与加拿大的战争中被俘了。

在枪毙之前,他说:“救了2万名犹太人是我的荣幸,让200多名纳粹不受世界的审判是我的职责,你们总会看到被审判的一天,罪行和黑暗会被世界揭露,在纳粹的枪口下也不遗憾与伤心。”说完,面对正义的黑暗枪口射出了罪恶之弹。纳粹们也看到了自己的下场!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