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不得她跟别的男人好,你病态?

仙xiaoxian 2018-02-12 13:13:29

番深503米见不得她跟别的男人好,你病态?





    吃完苹果盛绾绾便站了起来,“爸爸,我陪林皓一会儿就回家给你接晚餐过来,顺便再多带几件换洗的衣服过来,你晚上想吃什么。”


    盛柏随意的笑道,“吃什么都好。”


    “好,那我先走了,晚点再回来。芾”


    盛绾绾到林皓的病房时,他正一个人看着窗外出神。


    他脸上有淤青,但却奇异的没有影响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大约是有一句话叫做伤痕是男人勋章。


    听到动静,他看了过来,自嘲的笑了笑,“我以为你不准备跟我来往了。”


    “怎么会。”


    林皓无奈的道,“绾绾,我说真的不是我,你相信吗?”


    是不是林皓,盛绾绾没有很大的感觉或者是考虑,她甚至没有深入的去想过,于是摇了摇头,“林皓,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枞”


    “那我说是薄锦墨,你更不会相信了,是么?”


    “他?”


    林皓唇上泛出冷笑,“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你,但我记得一年前我在你的书房给你复习功课时不小心摔在你的身上被他看见,被他狠揍了一顿,他动手时的眼神,是男人对男人,不是保镖,不是哥哥,我不会感觉错。”


    那是一种唯有当事人才会有的感受。


    盛绾绾听着,脸上也没什么很大的反应,“是吗?”


    林皓深深的看着她,问道,“绾绾,你还爱他吗?”


    好像随着年纪的增长,爱这个字的意义变得越来越难以定义。


    盛绾绾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过了很长时间才静静的道,“十多年了,爱他像是我的习惯,说不爱就不爱好像不大可能,只不过我对他,不像以往那样充满了幻想跟期待。


    她如今对薄锦墨,只能如此形容,过去无法忘怀,往后没有期待。


    从什么时候开始……


    大概是,游艇上突然被掐断了电话?


    他其实没有任何的义务非要接她的电话,只不过感情在大部分的时候无需理智的分析,那一个瞬间的感受如此,就是如此。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无声无息的变了。


    …………


    盛绾绾在林皓的病房里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拉开门就看到现在门外的男人。


    他笔直而挺拔的立着,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盛绾绾抬头看他,蹙眉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来爸爸还说的过去,他总不可能来看林皓吧?


    薄锦墨自然准确的捕捉到了她眼中的提防,眉心一压,脸上却是淡笑,“你爸爸对他好奇,所以我替他过来看看。”


    “我爸爸因为公司的事情过度操劳身体都垮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去帮帮他?”


    他挑起眉梢,笑着,“言则,我是什么都不能做,否则就有义务全都做?”


    盛绾绾抿唇,侧过脸道,“他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自由分寸。”


    男人高大的身形侧开,把路让给了她,“你不是要回去了。”


    看他这个架势还是准备进去,盛绾绾眉心蹙得更紧,“我说过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她的语调里有些不耐,薄锦墨眉眼阴沉了下去,眯着眸不咸不淡的道,“是我归你管,所以我不能进这间病房,还是你是他的监护人,能不准我进这间病房?”


    盛绾绾咬唇。


    身后林皓出声了,“绾绾,你有事就先回去吧,让他进来,”语气一顿,他笑了声,“我已经伤了,薄先生再怎么样应该也不屑对一个伤患动手。”


    薄锦墨低头瞥了眼女孩白皙的容颜,嗤笑,“这么怕我打他?放心,我不动手。”


    “动手?薄锦墨,你有什么立场对他动手?你要找他是你的自由,但如果被我发现你伤了他,我不送你进警察局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男人侧过的身躯刚好微微靠在门框上,加上他今天一派休闲,清俊的气息里带着几分说不出的雅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年前因为你被我揍进医院,现在又因为你被萧栩的兄弟揍进医院,怎么,又让你感动了?”


    盛绾绾五官一僵,随即笑了回去,“可能之前有你这样的做对比,所以让我很容易感动。”


    薄锦墨低头望向病床上的男人,徐徐长长的笑着,“这样,那我的确是做不到因为一个女人几次三番被揍进医院这种事情。”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但后面那句省略的话呼之欲出,因为他只会是动手揍别人的那一个。


    不管是一年前青涩得没有还手能力的林皓,还是当初在夜荘沈丁的一群保镖。


    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如一记巴掌般狠狠扇在林皓的脸上。


    男人对男人,实力永远才是最有价值的底气。


    这种效果简直诛心。


    盛绾绾当然懂,“薄锦墨你……”


    tang男人淡淡瞥她,淡淡的笑,“是不是打不能挨打,说也说不得几句?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回去回复你爸爸了。”


    说着,他就要转身。


    林皓在后面再度出声,“绾绾,你回去,我跟他谈。”


    盛绾绾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真是讨厌到了极点!


    先鄙视萧栩办事蠢,现在赤果果的践踏林皓弱。


    薄锦墨眯眸,透过镜片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眼底阴霾厚重。


    长腿往前迈了一步,反手带上门,声音不轻不重。


    林皓看着那个英俊修长,又斯文阴郁的男人,冷笑,“一年前对我动手,如今能让盛世执行总裁屑于主动到我的病房来,应该只是为了女人,是吗?”


    这个男人对他的轻视,来源于身为男人的方方面面。


    薄锦墨淡淡的睨着他,不紧不慢的开口,“如果我是你,一年前当着喜欢的女孩被另一个男人揍得住院,一年后就绝不会允许同样的脸再丢一次。”


    林皓其实算是个性冷静了,但是在他面前还是忍不住的针锋相对,“这个年代,武力用钱就能买到,不值得浪费时间。”


    薄锦墨拉扯着薄唇笑出弧度,“是么,萧栩感动了她,是因为在接到她半个电话后连夜开车回了安城,虽然如果她真的出事了他可能收尸都赶不及,但是你的话,她就算搁在你眼前被怎么样了,弱成这样,你除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选择,其余的就只能选择闭眼了。”


    林皓脸色剧变。


    半响,他冷冷看着那站着的从容又冷静的男人,“萧栩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连着我跟他一起除掉,薄锦墨,以她对你的感情,你要是喜欢她想得到她或是独占她都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你现在是做什么,不愿意跟她在一起又见不得她跟别的男人好,你病态?”


    薄锦墨走到了窗前,随手扯弄着不知道谁送的花。


    下午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却仿佛照不进他的身体。


    “你来找我,就代表你还是顾忌我,所以即便我在商场上不是你的对手,打架比不上你,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她,薄先生,她就算不被我追到手,萧栩被你塞给了别的女人,但总有一天,还是有别的男人出现,而这天下的男人,你不能把每一个都拔掉一一尤其是,盛家大小姐漂亮又富有,层出不穷的男人会接连不断的出现。”


    开的正好的白玫瑰,被男人一根手指折断了,娇嫩的花瓣落在了地上。


    薄锦墨转过身,居高临下的俯视他,英俊的脸上仍是淡漠如斯的笑,“这些,就只跟我有关了。”


    他已经出局了。


    他的手落在门把上时,听到林皓在他身后道,“我曾经问她,还爱不爱你。”


    男人的动作没有停,只是放缓了。


    “她说对你已经毫无期待,”林皓看着虽然没有转身,但却没有开门的男人,“她还说也曾有人问过她,恨不恨你。”


    薄锦墨眼皮抬了下,唇上勾勒出阴柔的弧度,“她没资格恨我。”


    “所以她说,她只会爱你,或者忘了你。”


    骨节分明的手不紧不慢的拉开了门,走廊的上的暗光迎了过来,他侧身出门。


    林皓看着那个几乎丝毫不显山露水的男人,面上微笑着吐出结论,“薄先生,你好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可却心怀嫉恨特意来踩我……教人不解。”





番深504米我明天结婚,所以今晚过后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反手关上门,将林皓隔绝在门的另一边。


    长长的走廊,灯光白得幽幽而冷清,并不算十分安静,偶尔有人走过,也有不少路过女性见他模样英俊,忍不住盯着看。


    【毫无期待。】


    【她只会爱你,或者忘了你。】


    【嫉恨。】


    耳边回响着那分明是挑衅的声音枞。


    呵。


    薄锦墨站在这幽光下,整个人的气息愈发的清冷逼人。


    菲薄的唇勾上阴冷的弧度,棱角分明的轮廓更是冷漠至极。


    转身,他迈着长腿离开。


    …………


    盛柏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回家休养了,医生说他只要不过度操劳暂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之前的那几个项目据说只有一个谈了下来,一个还在磨,其中最大的是彻底的黄了。


    没了薄锦墨公司倒不至于经营不下去,现在问题是她爸爸也病重,损失了不少合作不说,现在这个档口公司内部混乱不止。


    想趁机上位的就有好几阵营。


    盛柏在家休息,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拜访,一谈就在书房待一个下午。


    最后盛绾绾见盛柏咳嗽不止实在看不下去,再有外人来,直接不见。


    但即便如此,盛柏的身体也仍不见好转。


    医生说思虑过度也是操劳,一辈子打的江山,一辈子的心血,人总无法活的超脱。


    盛绾绾看他身体日益衰败,心疼得不行,伏在他的膝盖上眼眶蓄着眼泪,“爸,我求不动他,不如您跟他说说吧,他在意的无非就是陆笙儿,不如您把剩下的准备留给我的股份给她……他应该就会松口了,反正陆笙儿也是您的女……”


    盛柏拍拍她的脑袋,“傻丫头,你不懂,你不是锦墨的对手,要是往后他们欺负你你就什么都没了。”


    她想了想,踟蹰的道,“应该不会吧,陆笙儿虽然性格讨厌,但她又想来自恃清高,在钱财上面没有表现出来过什么贪得无厌,薄锦墨他除了不喜欢我……好像也没什么地方对不起我们。”


    盛柏垂着头,眼底都是深深的她看不懂的思虑,他笑了笑,“希望不会,但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


    “爸,你对薄锦墨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以前她以为,爸爸对那个男人的态度取决他对她和陆笙儿的态度,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就好像她不知怎么开始逐渐觉得爸爸对陆笙儿的态度隐晦,吃穿用度的规格跟她没有差别,但是在感情上的确差异明显。


    而这种明显的差异因近日里来他身体的衰败,而显露出某些顾虑和担忧所以被她察觉到,似乎并不是因为陆笙儿是私生女或者生母不是他所爱。


    可到底是因为什么,爸爸不说,她也无从得知。



“没有,只是人心难测,虽然我把他养大,但毕竟和西爵不一样,”盛柏摸着她的头发,昔日叱咤一方的男人如今显得面容慈祥,“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这次一定要办一场大party,把锦墨叫过来吧。”


    盛绾绾本想拒绝,但又听盛柏道,“他好像准备去美国了,以后说不定很难再见了。”?她下意识的说了好。


    但这句话神经好像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消化。


    薄锦墨准备离开安城,去到另外一个国度了。


    那里有他最爱的女人,也有他最好的兄弟。


    唔,陆笙儿既然不留,那他是应该要走,这是爱情故事里发展的必然走向。


    于是她点点头,“好。”


    …………


    盛绾绾生日的那天,生日party就在盛家别墅举行。


    各种各样的名车停满了停车坪,整个生日宴也布置得极为美丽奢侈。


    晚上,草地上是造型漂亮的多层蛋糕,透明的高脚杯累积起一层层的塔,红酒在灯光下荡漾着艳丽的色彩。


    当天盛绾绾穿着一袭红色的抹胸长裙,裙摆长及脚踝,茶色的长发被造型师挽成了一个优雅而不失俏皮的髻。


    肌肤白皙如雪,明艳美丽,说不出的动人。


    party开到很晚,萧栩和林皓都来了。


    萧栩来得晚,他刚刚出现在人群中盛绾绾就发现了,倒不是因为他对她有多特别所以她对他的身影敏感,实在是他那一米八七九的身高太显得鹤立鸡群,尤其是那头新剪的板寸头又惹眼。


    她微微一怔,主动朝他走了过去。


    不是她没心没肺不跟他联系,而且那件事情出了之后萧栩就被关了禁闭。


    站在游泳池相对没那么多人的角落,蓝色的水波潋滟。


    萧栩低头看着美丽的女孩,高大的身形气场利落,“生日快乐。”


    说着,他递了一个礼物盒给她。


    盛绾绾双手接了过来,“谢谢。”手拿着


    tang东西,黑白分明的眼睛担忧的注视着他,“你还好吗,我听你哥们说你爸爸打你了。”


    军人的身形总是格外的挺拔,显得特别的男人,仿佛能将女孩纤细的身形笼罩住,“我明天就走了。”


    “走?去哪儿?”


    “边境。”


    盛绾绾微微一愣,重复着他的话,“边境?”


    萧栩的表情不甚在意,“嗯,是我主动申请的,”


    她睁大眼睛,有些诧异,“为什么?”


    军队的制度如何她不清楚,但边境条件艰苦她是知道的。


    萧栩扯出几分笑,肆意得厉害,却没有回答她,只是低头定定的看着她,“我明天就走了,走之前能抱你一下吗?”


    盛绾绾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已经俯身,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进了怀里。


    低沉而厚重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沉沉的不似以往,“我已经答应从边境回来后就结婚,所以今晚过后,我不会再继续喜欢你了。”


    盛绾绾彻底的怔住,接连着的两个消息让她一时反应不及。


    明天就走,回来后就结婚。


    半响,她还是闭上了眼睛,轻轻的道,“好,一路顺风。”


    萧栩松开了口,低头看着容颜美丽的女孩,没好气的道,“你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


    连意思意思一下的挽留都没有。


    盛绾绾眉眼弯起,抬手举了举礼物,语调轻快,“谢谢,希望你平安回来,我看过叶小姐的照片了,挺漂亮的。”


    叶歌的漂亮不似盛绾绾这般惊艳夺目,但看久了便会觉得自有一股俏皮流淌在眉眼间。


    萧栩听到这个名字已经想不起她的五官模样,但那双眼睛冷睨着他说——“我就当是被狗日了,说不定被狗日都没这么糟糕”的神色,他至今能清清楚楚的记得。


    现在想起来,他一张脸就直接阴沉得面无表情。


    叶老爷子还耳提面命的说他的乖孙女接受的淑女教育,男人的手都没摸过一下。


    妈的,那是没摸过男人的手的小姑娘能说得出来的话吗?


    水色潋滟,独自坐在树下郁郁葱葱树下的男人手指把玩着般的摩擦着搁置在掌心的手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已经两年前的款式了。


    屏幕也有裂痕,看上去满目疮痍。


    英俊得夺目,即便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都能惹来无数女人的目光。


    可他又显得太淡漠疏离,有人上去跟他说话,他偶尔眉梢掠过一个余光,大部分时间都像是没看到。显得斯文,更显得清俊冷漠。


    星星点点的阴暗从骨血深处溢出,夜色迷蒙中水汽,远远看去,他周身像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烟雾。


    漆黑得不透光的眼眸倒映着游泳池的那一端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的两人,没拿手机的那只手夹着一根燃到了一半的香烟,青白的烟雾,将男人清俊的容颜染得妖孽邪肆意。


    女孩手里拿着礼物,笑意弥漫在眉眼中。


    显得过于的刺目。


    阖上眸,手指弹了弹烟灰。


    萧栩走后,盛绾绾本来就兴致缺缺的心思更加没什么了,之前敬长辈还有些关系好的朋友喝了不少的酒,喝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后劲慢慢的上来了。


    薄锦墨看着她抱着礼物,手时不时的按几下太阳穴。


    菲薄的唇噙着幽冷的笑意,差不多整整一个晚上,她不知是真的没瞧见他,还是装作没瞧见他,他待在这儿,她就几乎没有靠近过这里三米。


    只不过盛小公主好像失落的很。


    他将烟头掐灭,起身跟了上去。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