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离国(一)

阅读阅爱 2018-10-10 17:13:57

简介:2750年人类科技发达,却也迎来一个乱世,在这样的乱世中有一群身份,能力和性格各异的少年,他们为了自己的梦想与执念挣扎百转,走上各自悲剧性的命运。

字数:16w字。

作者:杨鑫,大学毕业

电话:15291604434

Qq:641905146





离国


千百年来,人类文明本应更加先进和发达,但是经历了数次世界大战和机械反叛,致使人类的发展几度停滞和大幅倒退,究其原因,皆因为人类的隔阂和心中的私念。你们本是同胞,为何还要手足相残,阿修罗,难道你就要做罪人吗? ——救世主



第一章

现在是2750年,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城市由形状奇异的金属建筑组成,它们像一座座高尖的巨塔,街道和铁轨凌空婉绕着,无数的飞行器穿梭其中。

黑夜里,霓虹像彩色的璀璨星光闪烁,似梦似幻。在一座建筑顶上站着一个人,他藏在阴影之中,夜风将他银色的风衣吹得翻起,两抹银光在他的衣服里闪耀着,那是两把手枪。向下望去,地面被夜雾覆盖,此刻他身在一千多米的高空中。

他叫阳一,十八岁。他是个杀手。


远空传来复古的钟声穿透夜色,他纵身一跃,像一只鸟坠入风中,银色的风衣猎猎作响,他从腰间掏出银色双枪,在空中旋转着,他将无声的子弹一颗颗射入对面那栋大厦,透过玻璃幕墙,可以看见那些保镖一个个倒下,血液浸湿了他们的西装。

阳一从袖子里发出一根绳索,它刺进金属墙壁,他的身体随绳子荡向落地窗,他撞破玻璃,伴着纷飞的碎片他在地上翻滚着,他站起来跨过地上的尸体,向黑暗中走去。


全副武装的保镖开始向这里涌来,整座建筑开始戒严,他们封锁一切通道。那个中年男人在办公室看着监控里的尸体,歇斯底里地大吼着,他操控着空气里的屏幕,一道蓝色的围墙出现在他的周围。

但是他头顶的墙壁突然破碎,巨大的火光将他冲倒在地。

他在浓烟中咳嗽着,一个影子从烟雾中走出来,银色的枪口对着他。

他举起双手,用尽一切方法求饶着。那个杀手的脸藏在帽檐之下,他并没有说话,阴影中的双眼充满不可磨灭的仇恨。

从枪口蹿出一道火光,男人死了。


反应过来的保镖们急速涌向了办公室,可是刺客的身影却早已不在那里,只剩男人没有气息的身体,胸口的血在白色的衬衣上一点点晕染开来。

整栋大楼拉响了警报,守卫们发了疯似地寻找着刺客。而此刻在建筑的最顶端,一片影子坐在夜风之中,风将他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他的身旁放着那银色双枪,他头上的宽边帽像一道月光,他肩上的弹孔还在流着血,他望着深邃的夜空,苍凉而年少的声音说道,爸爸,妈妈,我终于给你们报仇了……


明泽走在上学的路上,街边充满了在晨风中摇曳的花。一架架飞行器在朝阳中疾驰而去。他看见阳光在远处森林般的金属建筑上一寸寸滑动。这一年他十五岁。


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风衣的人,他的脸藏在宽宽的帽檐之下,他一只手捂着肩膀,擦身而过时,他不小心撞到了他,他们回头相视一眼,他看见他的眼睛,像一阵消逝的夜风,却有着黑夜般的犀利。

明泽发现他按在肩膀的指缝间竟有红色的血,对方没有理会他,转身继续行走,远远离去,只剩风衣在晨雾中缓缓地飘动着。

明泽走在一条小巷里,他看见爬山虎爬满了那座陈旧的建筑,泛黄的墙上已经有了剥落的金属墙皮。他看了一眼那座熟悉的阳台。然后他前方楼口处有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在呼喊着她的名字,原来早已有人在等待,他赶紧躲起来。

他看见静贤欢快地走下楼,她白色的裙子像只蝴蝶。那个男孩叫健雄。他看见他们并肩在朝阳中行走,有说有笑,静贤白色的背影在阳光下格外明亮,像梦境般不真实。他把头靠在墙上,他听见心底些许失落的声音。

教室里,千说,明泽,我来帮你教训那小子。

明泽问,什么?


千指指前方的健雄和静贤,明泽看见健雄从课桌里拿出一个盒子送给了静贤,那是一盒巧克力,静贤一脸惊喜,她打开它,却只见一张鬼脸突然从盒子里投射出来,还伴随着怪叫声。静贤吓得尖叫,扔掉了盒子,她脸色煞白,愤恨地看了一眼健雄,便走出了教室。

明泽身边的千在捂着嘴偷笑,他知道是他搞得鬼。

明泽说,你可真够过分的。

千的脸上充满邪邪的笑意,他说,怎么,心疼了?

明泽看着他,最后也摇头苦笑了起来。

放学后,千带明泽来到阿诺的摩托店,千说,想要追女孩,首先得学会骑车,这样才够拉风帅气,女孩就喜欢这种坏坏的模样。


阿诺把一辆黑色的悬浮摩托推出来放在明泽面前。

明泽说,可是我根本不会。

千说,万事开头难,勇敢点伙计。

说着他把明泽推上了车,然后按动车头屏幕上的按钮,蓝色的气焰瞬时从车下喷涌出来,明泽紧张地叫着,车已经朝前飞了出去。

加油吧,少年!他听见千在他身后喊道。

悬浮摩托带着他冲上街道,他笨手笨脚地扭动车头,避过一辆辆车,交通瞬间混乱,引来了一阵阵谩骂声。他不停地道歉,但是车子带着他猛地朝天空蹿去,他吓得惨叫一声。


他在钢铁的森林之中穿梭着,他撞到一辆悬在空中的零食车,连人带摩托旋转了两圈,他紧紧抓住把手,幸好没被甩下来,零食车老头骂了他两句。

他继续朝前飞驰,逐渐变得熟练。风在他的耳边呼啸,他看见周围的街景急速向身后掠去,远处的夕阳也变得那么明朗,他看见下方变得渺小的凌空街道,原来这种感觉好神奇。

他开始情不自禁地迎风呐喊起来。

他看见千和阿诺也骑着悬浮摩托出现在他的两旁。千戴着墨镜对他哈哈大笑着,他红色的头发像火焰般在风中燃烧。

他喊,阿泽,你看,这才是我们应有的生命!


说着他俩飞驰而去,明泽加足马力追赶上他们,风像河流般在耳边流淌。

千说,阿泽,我有办法帮你追到静贤。

怎么追?明泽问。

明天下午六点,你骑摩托准时出现在学校后边那条巷口,然后头发一甩,说一声,上车吧。就好了。

明泽一头雾水,千说别管那么多了,先来练练吧。

说完阿诺和千把明泽推上了车,明泽照千所说的来了一遍,千摇摇头说,不行,不够帅气,声音要低沉有力,让人听了有安全感,再来。


他又来了十几遍,最后千和阿诺相互看了一眼,终于点点头。千把他的墨镜戴在明泽脸上,然后在他胸前的包里插上一朵玫瑰,再理理他的头发,抱着胳膊微笑说道,帅呆了,玫瑰骑士。

第二天下午,静贤走在放学的路上,突然从路边跳出两个戴着头盔的人,他们挥舞着手上的匕首,恐吓说,小姑娘,劫财还是劫色,给你选择。

静贤吓得后退,歹徒步步紧逼,静贤开始转身逃跑,歹徒在后边边追边喊叫,眼看她已经无法逃脱魔掌了,一辆摩托车突然出现在巷口,静贤看见那是明泽,他带着墨镜,胸前别着一枝玫瑰,他头发一甩,低沉而有力的声音说道,上车吧。


静贤冲过去抱住他的腰一下跳上了车,明泽感觉像触电一般,他发动摩托带着静贤直冲云霄。

在上升之中他回头看了一眼巷口那两个歹徒,他们取下了头盔,那是千和阿诺,他们对他微笑,紧握起拳头。

静贤紧紧抓着他的腰,她说,谢谢你,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明泽说,不用怕,只要你需要,我随时会出现。

那是千教他的话。果然,他透过后视镜,看见静贤脸上有从未有过的感动。

我送你回家吧。他说。

好。静贤点点头。


他们在城市的霓虹之中凌空穿梭,风把他们的头发吹起,她身后的女孩有一种温暖,明泽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他发现原来年少是如此的美好。

他把静贤送到楼下,他们在街边道别,静贤突然吻了一下他的脸颊,然后转身快步跑进楼去,明泽愣在那里,他看着她消失的地方,然后用手摸摸被她亲吻的脸颊,胸口温暖如春。

在千的帮助下,明泽就这样成功地追到了静贤。

放假时候,明泽骑摩托带着静贤,和千还有阿诺在城市里疯跑着,他们开朗的笑声在风中飘散。千带他们去尚未被开发的自然地貌玩耍,明泽和静贤坐在河边,看千和阿诺脱掉衣服在水里打水仗,河边有白色的芦苇吹拂,他看见静贤飘动的头发,她的侧面比黄昏还美丽。


他们三人并肩走在学校,手里橘子汽水的味道会在空气中飘散,让人无法忘怀。

但是那一天健雄找到了明泽,他恶狠狠地说要和他决斗,千说,决斗就决斗,你约个时间。

说是决斗,千和健雄却各自都带了一大帮人,就跟黑社会火并一样,放学后下雨的操场站满了人,手里全都拿着闪烁着蓝光的电棒。静贤拉着明泽恳求道,求你们不要这样。

千拉开他说,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不用内疚。

明泽虽不想这样,但事已至此,他不能退怯,否则会让静贤觉得懦弱。

两边的人围成一个圈,他和健雄在里边,健雄捏捏自己胳膊上粗壮的肌肉对他愤恨地吼,来吧小子,放马过来,让我们做个了断,输的人从此不许再靠近静贤!


明泽说,静贤和谁在一起是她自己的意愿,我们不能以此来左右她。

但说着健雄已经冲了过来,他力气出奇地大,伴着怒火,明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被健雄压在身下,静贤在一旁捂着嘴哭喊。

千喊道,你会不会打架,打他腋下啊!

明泽照做了,果然把健雄推开了,千一直指导着他。气急败坏的健雄居然从腰里掏出一根伸缩电棍,一棍子把明泽打得痛不欲生。

好小子,给我们玩手段,上啊兄弟们!千大喊。瞬间两帮人打成了一团。

乱战中明泽从人缝里挤出来,把静贤带到了操场边。额头的血伴着雨水一直流,静贤帮他擦拭,她哭泣着问,为什么要打架,疼不疼?

明泽笑着摇摇头说不疼。


身旁的群架还在继续,他看着静贤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沾在脸上,她还是那么好看。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搂住静贤一下用力吻了上去。被吓到的静贤捶着他,然后也没再挣扎了。

千打起架来像个疯子一样,他俊朗削瘦的脸充满了无畏,健雄的人被打败了。千指着他们大喊,你们输了,从此不许你这家伙再靠近静贤!

健雄不甘地朝地上唾一口,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明泽和静贤,然后领着他的人向操场外走去,出口的看台上坐着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高脚帽的人,健雄经过他的身旁时将他狠狠推一把,迁怒道,看什么看,傻帽!


其他人也学着健雄的样子一起骂他,但那人始终低着头,无动于衷。

他们刚走出操场,突然空气里一道黑光一闪,然后明泽和千就看见他们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捂着身体呻吟着。再看那个人时,他已经不见了。

他是谁?明泽问。

千的眼里满是警觉,他摇摇头,说,没在学校见过,他怎么做到的?

明泽说,谁知道呢,幸好咱们没惹他。



第二章

两年后,境外的恐怖势力联合北境的反叛分子掀起了战争,他们的头目是个叫做罗夫的人,他利用邪教煽动叛乱。

那年总是可以看见一行行军用战车飞过教室的窗外,天空也会时而看见遮天蔽日的偌大战舰经过。

要打仗了。千趴在天台望着天空说。

明泽说,我想不出一个月敌人就会被灭掉吧。


战火只是在边境燃烧,城市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明泽和千感觉战争这种事情离他们还是很遥远的。

那一天,千对明泽说,泽,如果我说我也爱上了静贤,你会怎么办?

明泽愣住了,他问,真的吗?

千最后笑着拍拍他说,开玩笑了,看把你吓得。

但明泽已经在心中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构想。而那一天他正好看见千骑着摩托在城市飞驰,他后边带的正是静贤。他气得捏紧了拳头,不敢相信他们会这样。

他在教室找到千,一拳把他打倒,把他摁在地上一拳一拳地打。千恼怒地推开他,问他在做什么。

他愤怒地指着千喊,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千说,我那天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当什么真!

明泽说,我都看见了,不用解释!


静贤看见了他们,走过来拉住明泽胳膊说,明泽,我想你误会了。

明泽愤怒地甩开她,径直向教室外走去。他听见千从走廊里追来,他喊,明泽你这个混账,那天我只是带她回家,我跟她没什么!

明泽转身指着他说,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明泽决然地和静贤提出分手,他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千找到他,千一把夺过他的酒杯,训斥他,你就这样和她分手了?

关你什么事,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兄弟,你却这样背叛我!明泽怒吼道。

千一巴掌扇过来,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相信我,难道也不相信她?


明泽将桌上的酒杯摔碎在地上,对峙道,你敢说你不喜欢她!

对,我就是喜欢她怎么了?千索性说。

明泽一拳抡过去,他俩在酒吧里打了起来。

千骑在明泽身上,狠狠摁着他的脖子说道,醒醒吧,这么多年要不是我在学校罩着你,你早就被人欺负得体无完肤了,我不帮你,就凭你这样还能从健雄手里追到静贤,痴心妄想吧!

明泽愤怒说,我不需要你罩我,别以为离了你我就活不了!

保安把他们俩弄出了酒吧,扔到了后边的巷子里。

千从地上爬起来说,不错,我喜欢静贤,在她成为你女朋友之前我就喜欢,但是为了你,我只是在心里喜欢,从来没有其他的念头,倒是你,根本不信任别人!


明泽看着他说,反正我们已经分手了,现在你有机会了,喜欢就去追吧。

说完离开了巷子。

千在身后大骂他混账。


几天后,千和明泽站在天台上,千说,你快去把她追回来吧。

明泽说,可是是我提出的分手,该怎么跟她说呢?

千说,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不追回来,时间长了就成别人女朋友了。

后来明泽还是把静贤追了回来,但是毕业那年他们还是分手了,明泽也说不清为什么,可能是性格之中存在着太多裂痕。

那天他们在阿诺的店里喝酒,千说,你真这是个败家子,连个女朋友都守不住,那可是我们废了千辛万苦帮你追来的。

明泽喝着酒,摇头说,缘分至此,不能强迫。


千笑着推搡着他的肩膀说,我就说嘛,没有哥罩着你,你保准就什么也做不好。

明泽灌着酒推开他说,得了吧。

毕业后,千加入了黑社会混了几个月,后来骑着阿诺违规改装的摩托和别人在街上飙车,把另一个社团的大哥差点撞死,然后就和几个混混一起跑路去了南方。千给明泽通讯说这里可以看见海,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海呢,千和他视频,他看见千蹲在餐厅后厨外的巷子里吸烟,他穿着一件红背心,头发还是像荒草一般,削瘦的脸上还是充满了年少时不羁的光芒。

他说阿泽,有空来南方玩玩,可好玩了。

明泽说,你小子,别光顾着玩,自己保重。


明泽四处找工作,他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后来却发现那上司是健雄的叔叔,便毅然决定辞职。

有时透过悬浮列车的窗口,可以在下班的人潮之中看见静贤,她拿着份快餐边走边吃,她已不再是年少时的感觉,像是另一个人般,走在人潮里认不出来。明泽记忆里的那个女孩早已和她无关。

几个月后千回来了,他说他本来想要偷渡去大洋彼岸的铁治国,但却被海关截获了。他们仨又在阿诺的店里喝酒,互相聊着这段时间各自发生的事情。突然一群人闯进了屋子,手里拿着电棍。

千一看领头的那个不是别人,正是几个月前差点被他撞死的社团大哥。

大哥一见他,用电棍指着他说,好小子,果然回来了,给我往死了打!


小弟们一窝蜂冲上来,千的拳脚还是那么伶俐,在桌子下钻来钻去,用各种道具把他们打得晕头转向,而明泽和阿诺则被狠狠按在地上。千终于双拳难敌四手,被制服了。大哥走过来对着他的肚子就是几拳,把他打昏厥过去才带着小弟们离开。

明泽使劲摇晃着昏迷的千,阿诺惊魂未定,说赶紧送医院吧。

明泽说,他们是怎么知道千回来的,除了我俩,没人知道。

阿诺突然愧疚地低下了头,说,是我说的,我也是被逼的,如若不然他们就会砸了我的店,对不起。

明泽生气地说,你看现在跟砸了你的店有什么区别!

他顾不得计较那么多了,和阿诺带着千去了医院,千醒了过来,医生和机器人处理着他的伤势。

千说,这帮混蛋是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明泽没把阿诺告密的事情告诉他,他说赶紧好好躺着,挨顿打才能长记性。

主治医生说,好了,回去好好休息就行。

机器人端着纱布退了出去。明泽的手机像表一样戴在手腕上,他看着里边的数字又减少了好几千,他摇摇头说,小时候你照顾我,现在轮我照顾你了。

突然病房的玻璃破碎了,他们看见一个人影从窗外跳了进来,那人穿着银灰色风衣,带着宽边帽,脸藏在帽檐之下。

他手里有一把银色的手枪,此时正对着那个医生。他们都吓了一跳,一看有枪,千吓得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

那人说,其他人没你们的事,出去吧。


不知怎的,明泽感觉这个人似曾相识,好像在哪见过。他们三人推搡着往外走去,却发现门打不开。

医生低着头,冷笑一声说,都别动,谁也别想出去了。

说着他脱掉外套,他们看见他的腰上别着一枚炸弹。

千恳求说,你们的私人恩怨,请别拉上我们啊。

谁让你们赶巧了呢,我知道我的命今天到头了,但多拉几个垫背的也值了。医生说。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千有些气愤地说。

那个刺客说,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伪装成医生,我还真没想到。

医生说,我知道被你们找到是迟早的事,但我也不是砧板上的鱼肉,想拿我的命,就付出点代价吧!


他们三人慌了,敲打着门大喊救命。医生正要启动炸弹,刺客迅捷地抓住他的胳膊往后背一扭,将他摁在床上,然后把床朝窗口推出去,医生惨叫着坠入窗外,刺客对着他腰间的炸弹射了一枪,然后巨大的火光便从外涌了进来。

他们全都被冲倒在地,烟雾散去后,他们发现刺客已经不见了,这时护士从外边打开了门,他们三人仓惶地逃了出去,不断咳嗽着。

医院外响起了警笛声,透过窗户他们看见一辆辆警车悬在周围。


阳一,我们知道你在里边,你已经逃不掉了,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吧!警察们用广播喊道。

还好救星来了。阿诺捂着胸口说道。

突然他们头顶传来一声爆炸,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抓住阿诺,绳索将他们迅速地拉了回去。

尔后他俩听见墙上的广播里传来一个声音,说,我手上已经有人质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他俩看着头顶的那个破洞,大喊着阿诺,他们冲进电梯往上一层去。他们看见走廊里的监控屏幕,阿诺被那个刺客挟持着去了顶层。他俩乘坐电梯一路来到了顶层的天台。

刺客挟持着阿诺站在边缘,大批警察从警车里索降下来包围住他们。

阿诺哭喊着,我不想死,救救我……

千和明泽冲过去,却被警察们拦住。

看来你们今天是不想放我走了。刺客冷冷地说。


放下武器,不要将错就错!警察说。

你哪个社团的,你把他放了,到时候我们仨去给你当小弟好不好?千喊。

但刺客没有理他,他一把将阿诺推下了天台,然后把绳索射向空中的警车,他跳进警车中,将驾驶员扔出来,驾着警车逃跑了。

而阿诺惨叫着坠下了百米高空,警车全冲过去想救起阿诺,但趴在天台边缘的千和明泽看见他变成了一个黑点,静止在了一条架空的街道上,周围传来了人群的惨叫声。



第三章

阿诺死后,千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叫做阳一的刺客,给他报仇。

据他了解,那个阳一隶属一个叫做凤凰门的社团,是凤凰门的头号杀手。他的父亲曾是社团的老大,后来被敌对帮派的人暗杀,包括他的母亲,他从小由教父克里斯带大,克里斯现在是凤凰门的头目,阳一的杀手技巧都由他传授。

千加入了一个叫做暗影社的帮会,他选择这个帮会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它和凤凰门是世仇。

暗影社的老大是一个叫做影的人,他总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戴着一副没有五官,散发着荧光的面具。


想当杀手是吗?影站在千面前,问他。

想。千点点头。

那你去杀个人给我看看。影把一把枪扔到他面前。

千捡起枪,他的身后捆着一个人,是其他社团的一个头目。千缓缓走过去,那个人嘴里塞着棉布,他恐惧地发出呜咽声,双眼看着千。

而千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他把枪对准那个人,却迟迟无法扣动扳机。

下不了手?影说。

千的额头全是汗,他再努力,也下不了手。

一个手下掏出枪对着千,影说,我数三声,三声之后,他不死,你就死。

影开始倒数,千大喊一声,脑子瞬间空白,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那个人没有死,影却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手里夹着那颗子弹。

他没有五官的面具盯着他,然后扔下子弹,走开了。

千一下瘫倒在地上,枪从他的手中脱落。影的那张面具具有尖端科技,可以使他像风一样瞬间移动。

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当杀手可没那么容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好好想清楚吧。

明泽找到千说,千,这不是我们该走的路,你应该好好找个正经工作来干。

千说,不,阿泽,我是为了给阿诺报仇。

明泽说,警察总会抓住他的。


千转过身,说,泽,从小这才是我向往的生活,自由如火,年少的生命就应该是这样,而不是躲在办公室里碌碌无为。

他往前走去,消失在黑夜的街头,他的身上总是增添着新的伤口,他像一头幼兽不知疼痛,独自舔舐。

暗影社的人站在一个机械维修场前,影的白色袍子在夜风中像一朵风铃,他说,这个场子是凤凰门的,我今晚要端掉它,千,你进去给我探探情况,看你表现了。

千说好,然后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他走进偌大的庭院,看见里边堆满了废弃的车子和机械,他肩上暗影社的标志在灯光下反射着光亮。


突然四周的大门全部关闭,聚光灯一下照在他身上。

门外,小弟对影说道,老大,他穿着我们的社服就这样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进去,肯定要送命的。

影双手背后看着天上的星光,说,天生一人,必有一命,人生的轨迹早已注定,看他造化了。

从周围堆积如山的废铁之中跳出好多人,他们的头发五颜六色,剃着鸡冠头和各种怪模怪样的发型。他们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朝千围上来。


领头的是一个女孩,她的头发像黑色的瀑布一般,大大的耳环闪闪发亮。她穿着露着肚脐的皮衣和短裤,她一脚踢开她面前的一块机械残骸,走到千面前用一把短刀指着他骂道,一个人穿着这身皮就敢进来,我看你是活腻了!

千抚摸着他火红的头发笑着说,你要想帮我脱掉这身皮,我也很乐意。

女孩怒喊一声,挥刀砍来,千灵巧地和她周旋,他的胳膊被刀刃蹭破,他看见细细的血液像花一样在空中散开,千说,真是个火辣的娘们儿,不过我喜欢。

他躲过她的攻击将她放倒,然后又在空中接住她的腰,对她咧嘴一笑,女孩恼怒地推开他,呐喊着朝他进攻。

搏斗中,千不小心一下撕开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她的内衣,女孩彻底气急败坏了,她吼道,兄弟们,一起上,把他给我灭了!


周围的人全都蜂拥而至,千一看,瑟缩着把手挡在面前说,别,别……不公平……

那群人拿着各种武器把他摁在中间一顿乱揍,千被打得口吐鲜血。

突然人群中央闪过一圈白色的光,血液像繁星一般在空中散落,那些人全都躺在了地上。

千看见影站在他的身旁,他的白色长袍缓缓落下,影看看躺在地上被打个半死的千,说,勇气是一件好事,但一味的无畏就会变成傻子。

他慢慢朝那个女孩走去,女孩拿着短刀指着他,步步后退,她突然转身逃跑,身后却早有人出现堵住她的去路。影走过去,伸出手悬在她的额头前,女孩闭上了眼睛,这时倒在地上的千有气无力地说,不要……杀她。


影说,给我一个理由。

千说,因为我喜欢她……

影听后一阵大笑,他放下手,苍白的面具望着夜空说,好吧,这世界已经如同火焰,又何妨再多一个自讨苦吃的人呢。

说完他带着小弟离去。

千的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模糊的视线中他看见那个女孩紧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慌忙地转身逃去。



第四章

千感觉有一个温暖的肩膀扛着他行走,他被放在什么地方,然后胸口一阵刺痛,像有液体注入他的身体。他不知过了多久自己才醒来,他看见那个女孩的脸,她的侧脸被长发覆盖,她的耳环闪闪摇坠。

抛却暴戾的外表,她的眼睛还是装满了纯真,她看见他醒来,吓得往后一退。

千看着自己裸露的胸口,苦笑说,你还是帮我脱了这身皮。

女孩双手抓起那把短刀,她说,别乱动,不然一刀杀死你!

千说,心脏在左边,不要扎歪了。

女孩问,为什么要救我。


千看着她的眼睛说,因为你的样子让我着迷。

女孩扔下刀,说,你快走吧,他们的人就快来了。

千站起来说,跟我走吧。

女孩说,你不要得寸进尺!

这时门口的传讯器传来了激烈的呼叫声,外边人喊,刺蝶,快开门,只剩你一个人了吗?

千见状,拉起女孩就冲向了窗口,他用自己的身体撞破了玻璃,她吓得尖叫一声,他抱着她在空中旋转着坠落,她的头发在空中如蒲公英般散开飞舞,他微笑看着她的眼睛说,原来你叫刺蝶,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和你一样。


而她惊恐而无措地看着他。

距离不是很高,他们坠落在街道,千用身体为她缓冲,他的身体瞬间重创,再也爬不起来,他看见凤凰门支援而来的人,女孩拉着他沉重的身体往后艰难撤去,千看见敌人掏出枪来,但他们尚未来得及射击,身体便已经绽出一朵朵血莲,暗影社的人拿着枪从身后赶来,他们把他搬上了车,关上车门,朝天空飞去。

千躺在摇晃的车厢中,他身旁的刺蝶按压着他的伤口。她说,你怎么敢跳下来,你都不知道我们在几层。


千微笑说,因为我觉得,和你一起在空中坠落,会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屋子里,影看着千和刺蝶,他说,呵呵,真是令人感动呢。

千说,请求你收留下她吧。

影说,我曾经也和你一样,可是你知道后来怎样?

千说不知。

影说,少年终将都会死去,总要有告别的时候,千,这世界就像火焰,终有一天你会发现它比你想象的残酷。

千拉起身旁的女孩,说,我不害怕。


影见状,又发出了他那癫狂不羁的笑声,摆摆袖子说,好一个青春年少,她就交给你吧。

千骑着摩托带刺蝶在城市中飞驰,他们的头发呼啸着被抛向后边,刺蝶说,你带过多少个女孩这样飞行。

千说,很多,但我只记得你一个。

他把摩托车悬在大厦旁边,他们看见明泽正坐在里边的办公室里忙得焦头烂额,明泽看见他们,微笑着走过来,双手按在窗户上,看着他们。

千感觉他就像被关在一个透明的囚笼里,如这整座城市一样。


千对他大喊,泽,总有一天我要飞到更高的地方去,这世界总有没有束缚的地方!

明泽看见他火红的头发还像曾经那样在风中燃烧着,他的额角贴着纱布,他身后的女孩美丽又热烈,他突然想起了曾经在校园里那种不羁的热血,原来他还没有忘记。

千发动引擎,拖着长长的尾焰朝城市远处直冲而去。

千和刺蝶坐在街边,夜幕里城市的霓虹闪烁,广播里嘈杂的情歌不断在响,他捧着刺蝶的脸,一直吻她,他们的姿势和这座城市一样荒芜。

刺蝶看见远处的公园有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高脚帽的人,他扛着一口白色的棺材低着头缓缓行走,她说,你看那个人好怪。


千望望他,笑笑说,可能是个疯子吧。

他俩一起嘲笑他,笑声被淹没在车水马龙之中。而千忘记了,自己曾经在学校的操场见过那个人。

千学会了用枪,那天他们在地下搏击场和凤凰门的一帮人血拼,他第一次开枪杀人,血像喷泉般从那个人胸口溅出来,他手上的枪自然脱落,他比千慢了一秒。千看着他倒下的身体,他的心中没有感觉,因为他是敌人,你死,我活。这就是规则。

雨夜里,陈旧的巷子充满了斑驳的金属墙壁,凤凰门的杀手们朝他们呐喊着冲来,千搂着刺蝶,他们一起掏出枪,一边旋转一边朝敌人射击,他们在雨水和枪声中接吻。


影坐在远处的屋顶,他望着他们,雨水在他的面具上划出错碎的痕迹。他伸手盛住一把流淌的雨水,自语说,有些人注定无法抓住,是吗,天虹……

明泽和千坐在酒吧里,明泽说,千,你在渐行渐远。

千说,我觉得我在一天天变强大,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泽,就像在学校时候一样,弱小只会被人欺负。

明泽说,这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你有没有考虑过未来,就这样飘荡吗?

千说,为什么要考虑未来,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


这才是少年应有的生命。这城市很多人活着,但已经死去了。

明泽没再说话。

千对刺蝶说,刺蝶,我感觉我现在已经足够强大了,我要找那个叫阳一的杀手报仇。

刺蝶说,可是阳一是凤凰门的头号杀手,这城市里许多大人物都惨死他手。

千说,我不害怕,我相信自己,你会陪我去吗?

刺蝶看着他,她天真的眼里闪烁着光泽,点头说,即使全世界都和你为敌,我也会站在你身后。

好。千微笑说。


城市繁华的街头,警察们发现了阳一的踪迹,大队警车追逐着他,他骑着摩托在交错的街道和大厦间穿梭,他不断回头射击,将一个个骑在摩托上的警察击落。

追击一直贯穿了大半个城市,他躲进了一栋大厦,警察和他在里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烟雾弹充满了整个走廊,特警队端着枪搜索着他。

一个个伤员被抬下来,一个穿着警服,戴着面甲的警察和伤员一起从前线撤离下来,他避开其他人的眼球,走进了地下室,他熟悉建筑的构造,轻而易举地就到了下水道,他脱掉面甲,露出一张冷峻的脸,藏在衣服里的银色双枪熠熠生辉。

你骗得过警察,骗不过我。


身后一个声音说。他转身,看见一个黑暗的枪口对着他,然后一个女孩从前方走出来,也拿出枪指着他。

阳一认出了那张脸,他笑着说,士别三日,真是刮目相看。

杀人偿命,我是来替我的朋友赎命的!千说。

能取我性命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不等千扣动扳机,阳一便一下扭过他的胳膊将他放倒,刺蝶朝他射击,他转身,子弹擦着他的侧脸飞过。

他像一道黑影迅速接近刺蝶,夺过她的枪站在她身后,枪口对着她的太阳穴。

我的敌人都有一个通病,总是妄想着可以战胜我。阳一的声音冷得像雪。

千站起来愤恨地看着他。


刺蝶从腰间掏出了短刀向身后刺去,阳一却早有反应,握住刀把调转刀尖一下子刺进了刺蝶的身体。

刺蝶一声疼痛地惨叫。

不要!千伸出手大喊。

他看见血像溪水般顺着阳一的手流淌着。刺蝶脸色煞白,她紧咬着嘴唇全身颤抖着,她说,千,不要怕,快杀了他……

看样子这是你的女人喽?阳一把鼻子凑到刺蝶耳边说,把自己的女人拉上来一起复仇,我不知道该说你是勇敢呢,还是傻。

求求你放了她。千已经无措,他开始恳求。

那你就跪下来求我。阳一说。


千一下子跪下来,颤抖着说,求求你,放了她……

刺蝶虚弱的声音说,千,不要,我喜欢不计后果抱着我从窗台跳下的,那个勇敢的你……

千看着刺蝶苍白的脸和纯澈的眼睛,他心如刀绞。

阳一说,还真是感人呢,不过这世界不会怜惜你的痛苦,它只需要,绝对的,控制!

冷冷的声音从他的齿缝间发出,他扣动了扳机。

千看见血像大朵的赤色玫瑰从刺蝶的太阳穴绽放开来,阳一放开了她,她的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黑色的眼睛还在望着他,只是没了生气。

不!千大喊着冲过去。


阳一说,我不杀你,我要你痛苦的活着。

他用绳索将自己急速拉向远处的管道,消失了。千朝着他消失的地方疯了一样开出几枪,然后跪在地上抱起刺蝶的尸体。

他的眼泪汹涌地流出来,他抚摸着她的脸,无法止息地痛哭。


阅读阅爱:最大的高校阅读平台,每日美文好书电影歌曲推荐,并接受原创投稿!平台现在还送各种英语四六级免费视频哦。

QQ读书群:460581628 ;139547948 ;317648827(已满);

如果有问题或想说的话,请直接留言,每条都会看;


长按上图可识别二维码后直接关注!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