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如此“不值钱”?7名医护奋战5小时 不如一块止血纱!

卫财信 2018-06-12 17:00:58

“医改之后,病人也没有少花钱嘛。物价局的定价怎么这么奇葩,七个医护人员五个小时的劳动价值,竟然不如一块止血纱、一把钛夹钳,更比不上一把吻合器了。”


1

成功割除大瘤子

今天做了一台大手术,真的很大,腹壁切口上自剑突,下至耻骨联合,有50多公分长。切下的瘤子重达23斤,体积有45*40*20厘米,摆在面前象座肉山。

奋战五个小时后分享成功的喜悦

这是一个腹膜后巨大脂肪肉瘤,肿瘤上达膈肌,下抵盆腔,把右肾、输尿管、腹主动脉、下腔静脉包绕在里面。盲肠、阑尾等本该在右下腹的肠花里肚,全都被推挤到了左侧腹。


2

割下瘤子很自豪

腹膜后巨大肿瘤切除是普外科难度最大的手术,那些个胃癌手术、肠癌手术在它面前都是小case了。四个医生、两个护士、一个麻醉师共七个医护人员,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了,浴血奋战五个小时,湿透内衣底裤。当肿瘤完整切下来、抱在怀里那一刻,手术室几乎要欢呼起来。外科医生的成就感和自豪感充满心间。


3

失望震惊

冲洗空荡荡的腹腔,仔细止血,创面铺上一块止血纱,缝合切口……后续的工作如急风骤雨后的艳阳天,轻松又愉快。


“钱教授,手术名称怎么写?”巡回护士珊珊妹问我。


“腹膜后巨大脂肪肉瘤切除术。”


“好,我看一下哈,手术费是1705块钱!”


“什么?1705块钱?你搞错没有?这是巨大肿瘤切除术,你看清楚了。”我差点吼起来。


“好嘛,我再核实一下。” 姗姗姝打电话问了收费室,“没错,就是1705块钱。下面还有一个收费项目,盆腔巨大肿瘤切除术,收费更少,只能收1100块钱。”


这么大堆人肉才值这么几个钱。


4

高学历“棒棒”

呜呜,腹膜后巨大肿瘤,这么高难度、高风险、高技术含量的手术,我们男女老少7个医护人员,紧张奋战了五个小时,就只值1705块钱人民币。我们的身价就只值这么点钱啊?


五个小时下来,我手脚酸软,血透背心底裤,高级知识分子的职称拿街头棒棒的苦力钱。让我情何以堪!?


“切了回盲部,做了肠吻合术,收费是880元,但是同时手术,只能收50%的费用,也就是440元。”姗姗妹继续核实收费项目。


唉,越听越泄气,外科医生就这么不值钱。


5

 如此医改!

“在中国,就医很便宜嘛,谁说贵了?”我嘟喃着。


“用了一块止血纱,2250元;一把钛夹钳,2500元;一把吻合器、两个钉匣,15000元。”姗姗妹熟练地报着价格。


“如此说来,病人也没有少花钱嘛。物价局的定价怎么这么奇葩,七个医护人员五个小时的劳动价值,竟然不如一块止血纱、一把钛夹钳,更比不上一把吻合器了。”


九月九号开始的医改,不是说要全面取消药品加成,降低耗和仪器检查费用,提升医护人员的劳动服务价格吗?


不甘心,打电话问手术室护理小组长,她知道价格调整后的情况。


“钱老师,耗材费是降了一些,从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不等。但普外科的手术费只有阑尾切除和疝修补手术上调了三、四十块钱,胃肠手术费和腹膜后肿瘤手术费都没变。你今天做的手术,肿瘤再大、操作再难,手术时间再长,都只能收1705块钱。”


6

心累回家洗洗睡

噫吁嚱,危乎高哉!变来改去,病人就医还是贵,医生劳动还是不值钱。


不生闷气了,有病人还在病房等我处理,教务科三番五次来电叫我去给规培生技能竞赛审题,科研科还催交自然科学基金任务书……事情多多,分身乏术,回病房去吧,都六点钟了。


在护士站遇到护士长正带着护士巡视病人。劈头就埋怨我“钱主任,你才回来,病人都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你手上活摇活甩拿的什么啊?”


“哦,做完手术困了,在手术室眯了一会儿。这袋子里装的嘛,是被血渍浸染的内衣底裤,拿回家去洗。”


“教授,要注意形象……”


(2017.09.19,重庆)


文章中的这个大型手术经过了七个医护人员,五个小时的奋战才完成,手术费是1705元,平均每人每小时是48.71元。也许很多人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事实上,国内很多时候,在临床上难度大的手术与费用高并不能完全划等号。尤其是医疗技术性收费相较医疗耗材来说简直低得让人发指,辛辛苦苦缝合一小时不如挤一瓶胶水!


看病贵,贵在哪里?


大众都喜欢说看病贵,而且习惯性将问题都指向医生。如果大众在抱怨时候能仔细看看医院账单会发现,其实贵在药费,检查费用。尽管医生的劳动,护士的劳动非常多,但他们的劳动是最不值钱的。还有去医院做检查不要给医生抱怨这检查贵那检查也贵,价格不是医生定的,做检查的钱也不会给医生。所以大众把看病贵的问题归结到医生身上,这是不合理的!


中国医生已是高危职业


当下,职业当中,医生是最难当的,读大学就要8年,之后是住院医生、主治医生、副主任医生、主任医生,一级一级往上熬,天天要关注新的学术进展,天天要在一线拼搏,积累学问、经验加技术。尤其是在中国当前的医患关系之下,还要防备医闹,甚至有生命之忧。不得不说当医生辛苦,外科医生更是辛苦!


徘徊中的医疗困局


现在医疗状况是:老百姓认为看病贵,医生的劳动不如搬砖,知识贱卖似白菜。这其中的关键是没有医生的位置。这种局面一直说改变改变,但是经过这么多年了,医改也有好几轮了,始终还是徘徊在这个漩涡中——大众还是嫌贵,医生还是不值钱。


事实上,医疗在本质上也是一项基本服务,而公平也一直是没有绝对的。在这类事情上,不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说空话,尊重市场规律,与其让医患双方都偷偷摸摸,不如明码标价,让医生能够理直气壮感受到自己的价值,让患者能够有多种选择,尊重医生的价值。政府的力量才能事半功倍。


要知道制度决定行为,什么样的制度规定,必然引导什么样的行为。价格是牛鼻子,利益是导向,制度是根本,医院也是机构,医生也是人!


作者:钱锋

扩展阅读:


人民日报 | 医生的技术劳务价格严重偏低


 一名患者问医生:“一个心脏支架成本几千元,为什么安在身上就变成了几万元?”医生说:“要不你买一个支架回家自己安?”这段对话耐人寻味。患者强调的是物的价值,医生强调的是人的价值。两种说法,角度不同,但似乎都有道理。

近年来,患者抱怨看病贵,医生抱怨收费低。究竟谁的说法更接近事实?站在患者的角度,看个感冒动辄两三百,做个阑尾炎手术花费五六千,怎么能说看病不贵?站在医生的角度,一个专家号14元,一次针灸才4元,阑尾炎手术费二三百,切肺癌手术费七八百。按照同等时间付出的劳动,医生的收入还不如洗脚工、理发师。

问题究竟出在哪?关键是医疗费用结构不合理。目前,我国技术劳务价格严重偏低,而药品、耗材的价格普遍虚高。也就是说,如果医院光靠技术劳务收费,肯定是亏本的。所以,多开药、多消耗、多检查,就成了医院弥补亏损的重要手段。以阑尾炎为例,在北京的三级医院,阑尾切除手术收费为234元,但手术总费用达五六千元。其中,手术费是“小头”,西药费、耗材费是“大头”。堤内损失堤外补,就是医院的经营之道。所以,患者感觉看病贵,医生感觉收费低,两种说法都有其合理性,也有其片面性。

医疗价格是医疗行为的“指挥棒”。医疗价格“不靠谱”,必然导致医生乱作为或者不作为。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北京市医疗机构医疗服务收费项目中,检查、化验、卫生材料等项目收入占到66%,而诊查、手术、治疗、护理等项目收入仅占34%。目前,北京市75%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低于成本。其后果是,医院更倾向于多做有盈利的项目,少做亏损的项目。有的疑难手术耗时耗力,但收费很低,医生不愿意做,往往推诿拒绝,导致患者求医无门。有的病人本来手术当天就能出院,医生为了增加效益,往往拖延住院时间,增加贵重药品消耗。这样一来,患者就成了畸形医疗价格的牺牲品,不仅多花了钱,而且多受了罪。

为了体现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务价值,调动医务人员提高医疗服务水平的积极性,自4月8日起,北京市3600多家医疗机构实行医药分开综合改革,重点是降低以物耗为主的服务项目价格,提高与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付出密切相关的服务价格。例如,阑尾切除术由过去的234元调整为560元;针灸由每次4元调整为26元。同时,降低大型设备检查项目价格。例如,PET/CT从1万元降低到7000元;核磁共振从850元降低到400至600元。价格调整后,患者的看病费用有升有降,但总体负担没有增加。

有人质疑,既然医疗费用总量不变,价格调整有啥意义?从短期看,此次改革只是“腾笼换鸟”,百姓的感受不会太明显。但从长远看,这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其核心是改变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切断医院靠开药赚钱的补偿模式,逼迫医院从卖药品、卖耗材向卖技术、卖服务转变,让医生靠技术获得体面的收入,合理诊断、合理治疗、合理用药,从源头上节约医疗费用。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其最大特点是信息不对称。在医疗消费的“探戈舞”中,医生是“领舞者”,患者是“跟舞者”。如果医疗价格扭曲,医生就会诱导患者多吃贵药、多放支架、多做检查,最终吃亏的还是患者。只有让技术更值钱,让医生靠技术吃饭,患者才能真正受益。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