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的10个著名导演的疯狂行为

全球娱乐榜 2018-06-04 16:26:03

导演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群体,他们坐在录像机后面喊着“action”,脑子里总是装满了许多有趣的故事和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有些导演有自己独特的娱乐方式,但有一些藏着奇怪的秘密。有些导演甚至是流氓恶棍,而有一些则是现代的超级英雄。在这个名单中,大多数导演都是备受重视的电影制作人,他们也时常过着十分奇怪的生活。

10.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抓痒汗衫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是一个多领域的能手。他不仅导演了一些空前绝后的好电影,还建立了自己的酿酒厂,创建了一家短篇故事杂志公司,成立了自己的意大利面调料品牌,另外,他还创立“小科波拉”电影制作公司,让自己的电影席卷世界。

然而,科波拉不只是一个成功的制片人、著名的导演和咖啡店的拥有者,他同时还是一个天才投资人,专门帮助人们解决一直以来困扰他们的问题:如何准确地在你的背部抓痒。那么他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呢?原来他采用了一种最新式的特殊设计,在短袖汗衫上画了一只十分有意思的爬行动物。

那么这件汗衫如何来使用呢?在汗衫的背面是一个乌龟的图形,它的龟壳被分成了若干行和若干列。你可以把它描绘成一个超级战舰的甲板或是一个横竖排列的矩阵,第一行有七个字母,分别是TROPICS,在每一个字母下面都有一列数字。所以当你告诉朋友或爱人自己哪里感觉到痒,比如在偏向左边的R-5那个格子,那么他们就可以帮你挠痒了。

是的,你需要记住这些数字的位置,这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好过朋友在帮你挠痒时向他们喊:“左,再向左,下一点,不,再上一点!”

9.乔治·卢卡斯曾想成为一名赛车手

在很多年前一个很遥远的镇上(当然,远不远取决于你跟这个镇住得近不近),有一个小男孩叫做乔治•卢卡斯,他头发油腻,穿着脏兮兮的levis牛仔裤,黑色尖头鞋的鞋跟钉着铆钉,最重要的是,他酷爱自己的那辆车。

乔治15岁的时候,他爸爸送给他辆两缸的菲亚特比安基纳车。一开始,乔治对这辆笨拙的、像是由缝纫机马达发动的小车并不狂热,但他花了点力气,在的莫德斯托将自己的这辆车改装成最快的跑车。这个少年利用空闲时间在菲亚特的国外汽车服务部工作——当他不用四处游弋的时候,便和朋友赛车,搭讪把妹。

乔治开着他豪华的菲亚特在加利佛尼亚南部竞赛,赢得了许多奖品。这些竞赛和平日的练习,让他最终成为一个职业赛车手。那时候的他为赛车而活。他热爱自己在汽车维修部的工作和在体育竞技俱乐部的编辑通讯的工作。乔治的车在路上有些漏油。有一次,他时速达到100码的时候快速急转,并且没有要降速的意思。事实上,乔治开车时会不断加速。

在乔治18岁那年,一切都变了。当时他在非法左转,一辆货车猛的冲向了他。他的菲亚特朝一棵树直撞过去,要是他的自制安全带没有扣紧,那么乔治很可能就会在这场意外中死去,变成孤魂野鬼了。

经过两个星期的住院和几个月的身体康复治疗,乔治放弃了当赛车手的梦想。他去了莫德斯托专科学院,在那里,他开始对电影产生了兴趣,接下来的故事就众所周知了。

8.约翰·休斯顿曾杀了一个女人

约翰·休斯顿是海明威式的导演。他小时候跟随表演杂耍的父亲周游各地登台演出,高中辍学后成为了一名拳击手。后来,他学习了绘画,在剧院里表演过戏剧、在报社里当过记者。然后,他移居墨西哥,成为了骑兵部队中的官员和专业骑手,因此他能够在那里免费学习骑马课程。他从来没有学西班牙语,只会用西班牙语说多瑟瑰啤酒。

休斯顿的电影《马耳他之鹰》撼动了整个电影界,他在二战期间参了军,接着他以通信兵中尉的身份为美国政府拍摄了多部纪录片。战后,他导演了一些备受欢迎的电影,比如《碧血金沙》和《霸王铁金刚》,那时候他的生活十分惬意,在墨西哥潜水,在爱尔兰骑马,和爸爸海明威一起狩猎鬣蜥。

然而,休斯顿的生活并不总是那么振奋人心。他有过5次婚姻,跟他孩子们的关系不好,由于酗酒肝脏两次出现问题。并且,他还意外杀了一个女人。1933年9月25日,休斯顿在日落大道上开车,他当时没有加速或者喝酒,绿灯亮了,一个女人突然从两辆停着的车中间走出来。

这个女人叫做托斯卡·罗丽恩,她朝休斯顿的挡风玻璃飞奔,当局赶到现场时,他们发现罗丽恩冷冰冰地躺在大街上,脑浆迸出。休斯顿被逮捕了,但是大陪审团决定不能将责任归咎于这位年轻的作家,公共法庭则有不同的看法。全国各地的报纸纷纷报道了休斯顿事件,最终导致他身败名裂。为了逃离这些消极的公众舆论,他移居欧洲,在那里住了几年后重返加利佛尼亚,开始了他成功的导演生涯。

7.韦斯·安德森,一个犯罪策划者

韦斯·安德森钟爱横向跟踪拍摄手法和色彩柔和的电影画面,他是今天最具风格的导演之一,著名导演比尔·默里是他的偶像。他跟小偷有着一种奇怪而暧昧的关系。比如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以盗窃转手一幅价值连城的油画为题材,电影《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有一个职业强盗,甚至在安德森的电影处女作《瓶装火箭》中,三个策划最终盗窃的小偷成为了电影的主题。

他的电影跟小偷有关,这也许跟安德森曾经自己策划过一次入室盗窃有关。

1989年,安德森在德克萨斯大学与欧文·威尔森成为朋友,他们同住在奥斯丁公寓的一个房间里。他们毕业时生活困窘,不能够负担城里昂贵的住宿费。他们住公寓有不少麻烦事,尤其是窗户的曲柄坏了。

窗户曲柄被卡住了,这意味着他们的窗户只能打开一半,这使得冬天屋子里冷得像个冰柜,夏天热得像个烤炉。更糟糕的是,小偷能够随时爬进屋里,带着赃物匆匆逃走。沮丧之际,安德森和威尔森叫房东来修理曲柄,但是这个老男人从来没有理会过这件事。为了表示抗议,他们拒交房租,相应地,房东拒绝维修曲柄除非他们付清房租。

安德森和威尔森想出一个在自己公寓进行入室偷窃的计策,他们把房间弄乱,“偷走”自己的东西,然后打电话报警。计划若顺利进行,那么这个盗窃案将会给房东造成一定的压力,迫使他维修窗户的曲柄。但是这个老男人不是一个笨蛋,他知道这是他们公寓内部的人搞的鬼,所以他并没有掉进安德森的这个陷阱里,于是他拿走了他们的一些财物做抵押。就这样,房东和安德森在8毫米的镜头下陷入了一场激烈的拔河战。

终于,安德森和威尔森受够了,他们在半夜里逃出了公寓。房东被激怒了,他雇了一个死人侦探跟踪这两个人,最终他们还是返回了公寓,并作出了诚恳的道歉。这个故事是一个好的结局,出于想要修补这段关系的愿望,安德森主动拍摄了一部关于房东的纪录片,并且通过电视公开放映。

这个老男人同意了,安德森拍摄了一部关于这个房东生活的电影,尤其是讲述他的爱宠大蟒蛇如何死在他的怀里。当这一天快结束的时候,房东泪流满面,他对这部电影感到很满意,付了600美元给安德森作为片酬。

6.M·奈特·沙马兰骗局

M·奈特·沙马兰的事业最具电影悲剧色彩。有谁想过像他这样前途一片光明并且有三部很火电影的导演,会在这时失去他的魔咒,开始导演一些烂片,比如《水中女妖》、《最后的风之子》和《重返地球》。他到底哪里棋差一步呢?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M·奈特的风潮将在2004年同他的电影《神秘村》和一部十分离奇的纪录片一起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由科幻频道制作,电影制作人纳撒尼尔·卡亨主办的《奈特·沙马兰隐藏的秘密》解密沙马兰背后的故事,刚开始,沙马兰对这部电影并没有什么意见,但是随着卡亨对沙马兰的故事进行更加深层次的挖掘时,沙马兰开始对此表示愤怒和抵触。不久后,他告诉记者自己反对这部纪录片,并且说卡亨和科幻频道侵犯了他的个人隐私,还威胁他说要把一些他不想公开的秘密公之于众。

那么到底奈特·沙马兰隐藏了什么秘密呢?根据这部长达3小时的纪录片的记录,在沙马兰11岁的时候,他差点被淹死,严格来说,他已经死了超过30分钟。当他恢复知觉的时候,便产生了“第六感”,他能够跟死神说话,就像黑利·乔尔·奥斯蒙特一样。纪录片同时也描绘了一种奇怪的场景,当沙马兰出现的时候,麦克风和摄像机都出现了故障,就像是一个人具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这整个事件都是一个骗局,沙马兰从头到尾都是这件事的参与者。然而,科幻频道没有将这档纪录片节目出售。事实上,制片人说服了美联社,声称他们的纪录片是基于真实事件而拍的。最终,科幻频道承认了这场骗局是一个游击营销活动,只是没想到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而奈特·沙马兰也同样难辞其咎。

5.弗兰克·卡普拉崇拜墨索里尼

在弗兰克·卡普拉退休之前,一直以来他导演了多部喜剧。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圣诞经典之作《生活多美好》,卡普拉也有许多精华之作,如《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和《一夜风流》。他得过三次奥斯卡奖,是20世纪30年代收入最高的导演。他最清楚怎么去制作电影。

但每当谈到政治,事情就会变得有点麻烦。在电影史学家马克·哈里斯的话中我们可以得知,卡普拉的举动让人难以置信,无论怎样都不会叫喊的情况下,卡普拉居然信服地对他大喊大叫,或是无论何种情况都不想被控告的情况下,他却被控告了。换句话说,卡普拉是个糊涂的家伙。

比如说,卡普拉讨厌联盟,但他却是导演协会的主席。他经常在电影里把银行家和商人刻画成恶棍,但他是个顽固的憎恨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共和主义者。他经常念念有词说自己怎么讨厌富人,但他每个下午都跟杰拉尔德·福特打高尔夫。

每当谈到法西斯主义的时候,事情总是会变得复杂。卡普拉是贝尼托·墨索里尼的狂热粉丝。他始终认为独裁者代表平民百姓——就像他电影里的英雄一样——能够把意大利从共产主义中解救出来。卡普拉迷上了墨索里尼,据说他的房间里还挂着这位独裁者的油画。

兄弟情总是相互的。墨索里尼为他的在好莱坞做大事的意大利同胞感到骄傲,甚至投资100万美元的资金给卡普拉的下一部电影,为自己拍摄独裁传记。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实现,当墨索里尼和元首大人参与会战时,卡普拉的态度突然改变了。当他发行著名的训练用电影《我们为何而战》时,他把自己的前偶像墨索里尼刻画成希特勒手下的愚蠢的丑角。

4.奥逊·威尔斯讨厌自己的鼻子

除了一直被普遍认为最伟大的电影《公民凯恩》之外,威尔斯还导演了其他著名电影,如《安倍逊大族》和《上海小姐》。

威尔斯同时也是一个很棒的演员,他时常在自己电影中担任主角。是的,也许你会说他很自大,但是就像很多大咖一样,威尔斯的外貌时常在变化着。我们不是在谈论他的不断扩大的胃口,我们只是在讲他的鼻子。

由于一些无法解释的原因,奥逊·威尔斯超级讨厌自己的鼻子。他曾声称自己的鼻子自从婴儿时期就没有“长过1毫米”,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尽可能在观众面前藏着他小小的大鼻子。凡事都有例外,每当他站在摄像机前,他就戴着一个假鼻子。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的假鼻子变得更大更丑,看看电影《历劫佳人》就知道了。

根据英国记者大卫·凯恩斯的报道,威尔斯的每一个鼻子都会用一个绰号来标记,比如“桑德拉”和“小斯隆”。这些鼻子在拍摄电影时惹出了不少麻烦。在《香港轮船》的拍摄过程中,他的假鼻子没有按时到达片场,他感到非常恐慌,现场的20个工作人员全被送去香港邮局寻找他珍贵的假鼻子。

这一切付出都不值得,因为在这部电影杀青的时候,剪辑员发现威尔森鼻子的大小和形状在整部电影中无时无刻不在改变。

3.詹姆斯·卡梅隆是一个超级英雄

在吉尔莫·德尔·托罗执导电影《潘神的迷宫》或《环太平洋》之前,这位墨西哥导演正在拍摄一部关于蟑螂怪物杀手的电影《变种DNA》。由于制片人十分专横,吉尔莫·德尔·托罗无法有效控制整部电影的拍摄,这也是他最不喜欢这部电影的原因之一。

在他执导这部电影的同时,他父亲被歹徒劫持,于是对这部电影他有许多不好的记忆。

吉尔莫·德尔·托罗的父亲住在墨西哥的时候,一群歹徒劫持他作为人质。这些歹徒张口就要100万美元赎金,但是吉尔莫·德尔·托罗手头上没有那么多钱,因为他要投资《变种DNA》的拍摄,因此没有办法付赎金给歹徒。

詹姆斯·卡梅隆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

德尔·托罗和卡梅隆是十分亲密的朋友。卡梅隆帮助德尔·托罗拍摄《刀锋战士2》,而他则帮助卡梅隆剪辑《真实的谎言》和《泰坦尼克号》。有一次,卡梅隆用《环太平洋》为例给德尔·托罗展示并教授他3D技术,他甚至让这个墨西哥导演住在自己家的客房里,因此一旦他听说自己的朋友陷入困境,他立马给了德尔·托罗100万美元。

有了钱,德尔·托罗去了墨西哥把父亲从歹徒手中赎回来了。在谈判专家的帮助下,他和他的兄弟们轮流跟歹徒交流。德尔·托罗将整个事件与电影《冰血暴》进行对比,每天早上都花几个小时写下许多虚幻故事来缓解压力。

两个半月以后,绑匪终于释放了德尔·托罗的父亲。然而,这个事件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德尔·托罗全家搬离了墨西哥,现在他不想回国,自愿在外漂泊流浪。德尔·托罗觉得墨西哥实在是太危险了,尤其是大多数肇事者还逍遥法外。他说在绑架事件之后他的性格有所改变。万幸的是,他有詹姆斯·卡梅隆这样的朋友,否则事情将不堪设想。

2.理查德·林克莱特和一个谋杀犯生活

理查德·林克莱特是最有影响力的电影制片人。无论是怪诞的动画片、非线性叙事小说,还是持续多年的实验,都很难说明他的想法,因为他一直在尝试新的东西。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有时很看重利益,有时他是艺术家中的艺术家,但他一直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他的车库里住着一个被宣判有罪的谋杀犯。

2011年,林克莱特导演电影《伯尼》,这是一部黑色喜剧片,故事根据发生在东德克萨斯的一个叫亨茨维尔的小镇(你谦逊的作者是一个德克萨斯本地人,并且认为这是对电影里的孤星州最准确的描述)的真实故事改编的。在影片中伯尼·泰德(杰克·布莱克)饰演一个葬礼负责人,在他傲慢的同伴(雪莉·麦克雷恩)推开他之后杀死了她。事实上伯尼被判处终身监禁,但事情却因为一个叫朱迪·科尔的奥斯丁律师有了奇妙的转变。

看了林克莱特的电影后,科尔做了一些调查,他发现伯尼在青少年时期曾被性侵,但由于感到羞耻,在法庭上没有说出来。根据一个心理学家所说的,这种虐待可以作为减轻罪行的因素,因为这对伯尼的心理和情感方面造成了重大影响。有了新的证据,科尔,林克莱特和检察官马修·麦康纳(最初把伯尼藏在酒吧的人)联手把他弄出监狱。在监狱待了17年,他最终成为一个自由人,有一定约束的自由人。伯尼必须为朱迪科尔工作,定期拜访一个律师…..并且和理查德·林克莱特住在一起。

现在,这个杀人犯将在奥斯丁度过他余下的假释期,勉强住在金球奖最佳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的车库里面。

1.埃罗尔·莫里斯痴迷杀人狂艾德·盖恩

艾德·盖恩是美国史上最著名的杀人狂。这个威斯康星洲的杀手无恶不作,盗墓、屠杀妇女、甚至把受害者的尸体做成家具和形状怪异的衣物。盖恩同时受到电影的启发,如《惊魂记》和《德州电锯杀人狂》,同时他也引起了导演埃罗尔·莫里斯的注意。

在埃罗尔·莫里斯导演电影《天堂之门》和《细细的蓝线》之前,他是伯克利市加利佛尼亚大学哲学系的学生。当他开始痴迷艾德·盖恩时,正在准备写有关精神失常的哲学论文。他彻底地被这个幼稚可怕的人迷住了。于是莫里斯退了学,这样他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研究“普莱恩菲尔德的食尸鬼”。

莫里斯决心要研究出盖恩的脑子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他收拾行李移居到这个杀人犯的老家普莱恩维尤。后来,他和盖恩的邻居成为了朋友,甚至他和一对夫妇住在一起。在他呆在威斯康星洲期间,他参观了犯罪实验室,亲眼看到了盖恩制作的动物标本,甚至采访了杀手本人。

现在,这些事情跟接下来要发生的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莫里斯想知道盖恩是否有可能把自己的母亲从坟墓里挖出来然后做成椅子或灯罩,他很好奇盖恩的母亲是否还在棺材里好好躺着,于是他和精神病专家乔治·阿恩特联手,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勘察当地的墓地,他们把耳朵贴近地面,试着找出地下的空心点。但是他们都不确定盖恩夫人是不是还躺在那里。

莫里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把自己的理论告诉了朋友兼同行的导演维尔纳·赫佐格。如果你了解赫佐格,你就可能会意识到他就是一个电影狂人。出于好奇,这位德国导演赫佐格提议找个铲子挖开这个女人的坟墓看看究竟她的尸体还在不在。这两个导演甚至还约了一个时间,但是莫里斯最后发觉自己不能这么干,便决定不去了。这个决定做得相当及时,因为赫佐格对此事十分当真,他真的准备好要去挖坟了。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