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瘾 春风十里,不如穿白T耍流氓的你

APD观察 2018-06-03 14:51:22


着装能表达的有很多

多得亚当和夏娃

都不知道穿什么好了


“橙子,你说说看,黑色的T又代表些什么?还有红的、蓝的、绿的……

by:渔于雨


文 | 亚太日报   一粒橙


首先我真的不是标题党,但你看完这篇文章之后也许再也不能用平常的眼光看待你衣橱里的那件白T恤了。

现在可以环顾一下你的周围,必定会有穿着白T恤的人进入你的眼帘。但你不知道的是,在T恤变成我们的日常生活用品之前,它最初的功能只是作为内衣——隔离身体和外衣直接接触。


据资料记载T-shirt最早出现在古罗马时期,恺撒大帝就爱穿,前卫的陛下还在胸口写着“我来了,我看到了,我穿上”的字样。

最初的雏形是古罗马战士贴身穿在盔甲里面的护胸衣。之后,中世纪的骑士延续了这种护胸衣,演化为Jacquouille版本,此时的护胸汗衫距离“鲜果布衣”还相去甚远。

直到20世纪初,白色的纯棉T恤作为美国海军的官方内衣登场,嗯,是为了掩盖他们浓密的胸毛。因为是内衣,所以只能在休息和操练的时候穿着,出席正式场合时外面都会再穿一件衣服。

自那时起,这种汗衫才因为其形似字母T而被称为T恤。在那之后,T恤尽管从原先的管状裁剪改良为前后两片在两侧缝合的结构,但形状始终没有改变。

到了二战爆发,美国军人们穿着白T恤赢得了胜利,白T恤又开始变成了硬汉的象征,当时的男人们可是争先恐后的削尖了脑袋都要穿。
图为训练有素的军人们穿着白T恤训练,壮观满屏。
同一件白T,同一个老公……(笑)

如果说退伍军人赋予了T恤英雄的特质,那么三部20世纪50年代的电影则让它们充满了性和危险的暗示。

因为马龙白兰度这个男人,这一件极致精炼的白T变得不再普通,满满在散发着坏男人的男性荷尔蒙气息。1951年,在电影《欲望号街车》中,他穿着一件极度紧身的白色T恤,“我可以把带有我名字的被撕破的T恤卖了,它们准能卖一百万。”玩世不恭的马龙•白兰度这样夸耀他的T恤。


在此之前,白大T多被工人阶级当做内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外加一件衬衣罩衫。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穿 T 恤,贴身得体,紧扎的肌肉几乎撑爆了T恤。据说之所以如此贴身,是因为那件 T 恤就是直接在他身上缝起来的。


两年后,在电影《飞车党》中,马龙白兰度扮演了飞车党头目,一个乖戾、好斗、桀骜不驯的终极BAD BOY——皮衣里面只穿着一件白T 恤。


在美国电影“垮掉的一代”代表电影《无因的反抗》中,标志性的白T加牛仔裤的坏男孩装扮成为年轻的人们对特定社会的藐视的武器之一。也因为这部电影,T恤首度变成了叛逆青年文化的特定标签,在当时甚至有“穿T恤上学都会被赶出学校”的传闻。


加之白T这种“无性别”的中性服饰,男女通吃的特性又为它添上了一抹性感的色彩。20世纪90年代,以CK为代表的内衣广告片中,模特们除了白T加内裤就什么都没穿了。

包括David Beckham也为CK拍摄过内衣广告片。
于是乎洁白的T恤又被贴上了情色性暗示的标签。
2011年,Lady Gaga和Superme合作,海报里白T、红唇和墨镜的组合,无一不在传达这种情色的讯号。

白T恤就这样从一件默默无闻没人想穿在外面的内衣,到如今已是所有人衣橱中的必备单品。人们穿着T恤出门约会、吃饭、上班,甚至表演,也被明星穿上过红毯,它已经无处不在了。


而现在的设计师们经常将T恤融入他们的设计中去。2011年的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时装秀上,两位设计师用T恤致敬了时尚文化史,上面印有诸如詹姆斯•迪恩和马龙•白兰度的形象(同样,还有李察•基尔、拳王阿里、史蒂夫•麦奎因)。


嗯,那就一起穿上白T恤耍流氓去吧!


编辑 | 渔于雨
美编 | Vicente Chan
插图 | 一粒橙
音乐 | Oh! - Micky Green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