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旗故事】小说连载《英花记之恨相逢 》第十一章 为帮子怪爹招数奇

社旗故事 2018-11-24 12:12:00

英花记之恨相逢 

鱼无

第十一章 为帮子怪爹招数奇


齐紫藤晚上睡觉的时候,贴身的汗衫裤子都是穿着的。他觉得这样和衣而卧最是踏实。就有一次夏夜酷热,就试着脱光了睡觉。睡到半夜里,梦见自己光屁股在大街上跑,还被人围观,惊醒后又穿上衣服才敢睡觉。

可是这个晚上,他又做了同样的梦。

醒的时候想着,自己睡下的时候,是穿了衣服的啊,怎么这会儿感觉是光着身子的。用手摸摸自己,果真赤条条一丝不挂。

更让他惊慌的是,竟然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轻微的呼吸着,身体在他身边轻微起伏着。他能听得到她的心跳,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温热,甚至还有那份柔软。

他裹着被子跳了起来。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自己睡下的地方。而是一个桥洞,外面还有哗哗的水声,借着洞口透进的一点晨光,看见那个女子是张秋珊。

他们两个的衣服就扔在旁边。他忙又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匆忙地将自己衣服穿好。这才壮着胆子,将手指搭上张秋珊的手腕。

气息不乱却脉象虚浮,再看瞳孔却有些散乱,可见是中了迷药。他探身出桥洞,捧一把河水,洒在张秋珊的脸上。

清澈的水洒在白玉一样的皮肤上,倏然散开,齐紫藤看得都呆了。

张秋珊醒来的时候,睁眼就看到齐紫藤傻愣愣的目光。

她还以为是在梦中。如果真是梦,她不知道这梦算是恶梦,还是美梦。

但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亮起来。两个人就算再做一遍白日梦,也梦不见是怎么到了这个桥洞里。只穿着贴身衣服的两个人,在越来越亮的日光里尴尬无比。

好在这里有桥,有水,却没有别人。



张秋珊从醒来,就一直抽泣着,刚才两个人猜测着怎么到了这里,她刚止住。这会儿见齐紫藤的眼睛只看着岸边的节巴草,却不看自己,忍不住又抽泣起来。

“张姑娘,这里离镇上不远,我送你回去。”齐紫藤说。

“我们怎么回?背着被子回?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被子不要了。”

“那穿着这样的衣服回?”

“那,那怎么办,要不我先走,去镇上找人来接你。”

“那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那,那怎么办?”

“等天黑吧,天黑我们溜回去,我前面,你离我远点,走后面。”张秋珊说。

“好吧。”齐紫藤觉得张秋珊虽然不停抽泣,但是远比自己有主意。他依然望着岸边的节巴草,想起一个谜语:青竹竿,十八节,长到老死没有叶。

他好想把这个谜语说给张秋珊听,但是又不知如何张嘴,无奈地将眼睛看向洞外,听着静静的流水声,不再说话。

这还没到夏天,桥洞里寒意袭人。他冷得哆嗦。张秋珊问他:“齐大夫,你冷吗?”

“不冷。”他说。

太阳升起又慢慢落下的时候,两个的肚子饿得咕咕响。齐紫藤问:“你饿吗?”

“我饿。”张秋珊说。齐紫藤问了后就觉得自己傻,连洞都不敢出,饿了又能怎么样啊。而这藏了一天了,能不饿吗?

“我记得这里长有很多掐不齐,我去找点。”齐紫藤说。

“能吃吗?”张秋珊说。

“放心吧,我是医生,这个就是药方上常开的鸡眼草,吃点也能驱驱寒,省得感冒了。这个时候还没有花,不太苦,有点酸,很好吃。”齐紫藤说。

“你不是不冷吗?”张秋珊说。她这个声音忽然变得点异样,齐紫藤抬眼看去,她搭着被子坐着,一双眼睛闪着水一样漫过来的目光。他的心咚咚地跳了几下。忙探头出桥洞,看了看四下无人,就顺着桥柱子慢慢爬出去。


外面的空气很新鲜,春天的花草香味,再没有比今天更让齐紫藤心旷神怡的了。他深吸一口气,闭眼再睁眼,看着红红的快要落下的太阳,忽然有点不舍了。

这时候,他的面前忽然又鬼魅般的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面色苍白的黑衣人。

“我知道你喜欢她。”他说。

齐紫藤瞬间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恼怒地说:“你是谁?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

“我是你父亲。我希望我能帮助你。”他说。

“你是人是鬼?你不要再来害我。”齐紫藤一头朝这黑衣人撞过去。黑衣人没有躲。他如同撞上了一团棉花,而棉花团马上又包围了他。黑衣人用冰冷的手摸着他的头发说:“我的孩子。”

他和上次一样努力地挣扎着,挣扎了几下,感觉终于脱出了棉花团的包围,再睁眼看,黑衣人已经消失了。他强自定定神,在地上找到掐不齐,连泥带土地拔了些,连跑带爬地回到桥洞,掐不齐柔嫩的绿叶被揉得不象样子,汁液染到了衣服上。张秋珊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吃惊地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看见有个人过来了,吓得躲进来了。”他说。

张秋珊忽然吃吃地笑起来,好象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他们趁早着夜色一前一后各回各家的时候,没想到却被齐红玉看个正着。

齐紫藤忽然失踪了一天一夜。刘妙手问他去哪了,他说看朋友去了。

他是刘妙手看着长大的,有哪个朋友能让他一天一夜不回,刘妙手扳指头查查,想不出来是谁。

齐紫藤不说,他又不能再仔细问。毕竟人家姓齐,隔着一个姓,就隔着多少辈传承下来的血脉。这血脉连着,纵然隔了千山万水,总仿佛还在一起。没有血脉连着,纵然同吃同住,又仿佛隔了千山万水。

所以他听刘红玉面带喜色地说完齐紫藤是跟张秋珊一前一后穿着贴身的衣服跑回来的时候,禁不住皱起眉头说:“这孩子,是该给他提亲了。”他倒不是怕找人提亲,就怕张家不愿意,而且昨天的事情都报了官,满大街都知道他女儿丢了,张家也是要颜面的人家,要是他知道了真相,肯定不会与自己善罢甘休的。

“什么时候去啊?”红玉问。

“红玉啊,这个事情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等爹再想想。”刘妙手说。他思来想去的,觉得还是先等等,看看张家的反应再说。

“我肯定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又不是别人。”红玉生气地说。她觉得爹的这句话纯属多余,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我知道,我女儿最懂事了。”刘妙手说。他嘴里这么哄着女儿,心里却在担心齐紫藤,生怕他再来一次失踪,深更半夜地领着张秋珊再出去。

有了这份心思,自然就要看紧门户。

但是门户只是遮风挡雨挡普通人的。



那些不把门户当作一回事,不管谁的家都出入自由的人,自然不算是普通人。

黑衣人就在刘妙手早早锁紧门户的几个晚上后出现了。他还是那么鬼魅般的出现在广和堂的院子里,他轻轻地打开了齐紫藤的房门。这个晚上没有月光,天阴沉着,象是盼了许久的雨要下了。

但是黑衣人绝对不是齐紫藤盼望见到的人。他鬼魅般地到他的床前时,他不知怎么地刚好睁开眼,再沉的夜色,他还是感觉出来面前有个人了,猛然一惊地坐起来喊道:“谁?”

这一声让本就绷紧了神经盯着齐紫藤的刘妙手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掌着灯就往齐紫藤房间来。

“我。”黑衣人说。他看样子并不想动手做什么,只是轻轻地说:“孩子。”

房门开了,刘妙手掌着灯看见了这个人,在黑夜中幽灵般动也不动地站得笔直。他的手一哆嗦,气死风灯差点掉在地上。

更骇人的是黑衣人这次竟然没有躲开。他还缓缓地转过头来,转过头来了,刘妙手依然还是看不见他的面容,只看见一双野兽一样的眼睛。

“你滚开。我不要再见到你。”齐紫藤喊道。他的声音无疑加剧了黑衣人的愤怒。他野兽一样的眼睛更加凶狠了,他就这样一字一顿狠狠地说:“你抢走了我的孩子。”

“你是谁?”刘妙手颤抖着问。他象是明白了什么,刚问完就又张大了嘴巴,准备喊人。可是他只是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喊出声音,因为他的脑袋已经掉在了地上,象个西瓜,圆圆的,摔在地上的时候,瓤和籽都出来了,已经要碎了,却还能皮球一样滚着,径直滚到了齐紫藤的脚下。

“你杀了人。”齐紫藤说。

“你跟我走吧。”黑衣人说。

“那你先杀了我。”他说。然后抱起了刘妙手的脑袋,脑袋上淋漓的鲜血染红了他的手,他的衣服。他能感觉到那血液的温度,温热的感觉,如同他孩提时候在刘妙手的怀抱中。

天亮的时候,他还是那样紧紧抱着,打开房门的人都吓呆了。红玉呆了好久才“爹”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杀的。”齐紫藤喃喃地说,“你们杀了我吧。”

刘红玉扑了上去,用手抓着齐紫藤的脸,用嘴去咬他,他的脸上脖子上很快就血痕斑斑,他象是丝毫也不觉得疼,只还是喃喃地说:“你们杀了我吧。”

直到镇衙里来的人把他用铁链锁走的时候,他还是这么喃喃地说着,直到大家刘妙手的头颅从他手中分开的时候,他才嚎了一声,声音凄厉,如有一次在镇中忽然出现的那只被打断了腿的狼。

那只狼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忽然来到了不属于它的地方。它的一条腿被打断了,滴着血,就这么样哀嚎了一声。刘妙手小心翼翼地接近了它,并且给它包扎了,然后它就走了。只是在几天后附近的村民不断发现它冲进农家拖走猪羊,听说后来又被打断了腿,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预知后续如何,请关注下期——

第十二章  英花恋小屋酿蜜意

作者简介




作者:鱼无,河南社旗人。在《湖南文学》《奔流》《都市》《躬耕》《今古传奇》《北方作家》《橄榄绿》《辽宁青年》《都市小说》等市以上报刊杂志发表小说100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魔魇》《风的远方》《大宋谍影》,分别正规出版或网站签约。腾讯读书首页推荐作家,凤凰网签约作家。《英花记》为作者取材于社旗本土故事小说,首发于国内老牌大型文学杂志《今古传奇》2017年4期,向海内外推介社旗的风土人情。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给作者更多鼓励!



【社旗故事】古玩虫“捡漏儿”记

【社旗故事】家 乡 的 小 河

【 社旗故事】有趣的“七百八十三眼井”

【社旗故事】社旗故事悬赏征稿啦!~

《九门赊店》主题曲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编辑: 刘明

策划: 王冈

顾问: 曹洪波  贺运海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