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物语FM】《青春的味道是咸的》-Vol.17

锋青春 2018-03-12 15:26:45

青春物语FM

第17期《青春的味道是咸的》

无梦想 不青春

沈哲是一名大二计算机系的学生,从农村走出来的他承载着父辈的期望。但花花绿绿的世界,让沈哲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他的生活就像一幅乱七八糟的调色板——逃课,上网,喝酒,谈恋爱,很忙,但都与学业无关。

在网吧通宵后回寝室的路上,乘着清晨清凉的风,沈哲也时时警醒,想到家乡务农的父母,明白自己不能总是这样。只是计划容易,执行好难,只要朋友有叫出去玩,他总是难以拒绝。

暑假,沈哲打算在学校补补功课,再打份工。可是沈哲的女友计划跟同学们一起假期游,无奈,沈哲只好再次搁置计划,踏上了开往西安的列车。

正是暑运,车上人满为患,沈哲他们只买到两张卧铺票,大家只好轮换着去休息,余下的就在硬座车厢里打扑克,玩得不亦乐乎。

列车途中停靠在沈哲的家乡,沈哲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车厢内外传来熟悉的乡音。沈哲想起了在电话中总是说着“一切都好”的父母,想到这里,他有些走神,直到有人催促他发牌,他才又沉在游戏中。

深夜,沈哲和女友前往卧铺车厢休息。车厢过道中挤满了困倦不堪的人们,许多农民工模样的人,头枕在编织袋上席地而睡。

在一节车厢连接处,小小的空间里,人们横七竖八地或坐或躺。沈哲像被针扎一样大叫出声,在小小的角落一个沧桑的男人抬起满带倦意的眼眸看向沈哲。他是沈哲的父亲,背倚着包裹,身体蜷缩着。

父亲看见沈哲也大吃一惊。父亲说,他是去郑州的建筑队干活,农活忙完了,正好出去转转。沈哲看着突如其来出现在面前的父亲,他已经记不清多久自己没能这样好好的看看自己的父亲。皱巴巴老式的汗衫,乱蓬蓬的头发,黝黑苍老的脸刻满皱纹。

父亲问沈哲去哪里,沈哲心怀愧疚吞吞吐吐的说出行程。父亲却鼓励他,年轻人就该这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想到亮红灯的功课,沈哲不敢看父亲的眼睛。

沈哲想要劝说父亲不要再出去做工,却憋在心中无法开口。他知道父亲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意味着什么。为了他可以有一个好的环境生活、学习,意味着他的未来不必像父亲一样蜷缩在列车的角落。

那晚,沈哲让父亲睡在了他的卧铺上。父亲睡得很香,而沈哲怀着苦涩的心情看着窗外坐了一夜。送父亲下车后,沈哲发现自己的口袋多了200元钱,皱皱巴巴、浸着汗渍。

来到西安,沈哲等人去了很多地方,看到很多风景。在那些陶俑艺术品脸上,沈哲总是看到父亲的影子。

返程时,沈哲在父亲打工的城市下了车。天闷热得像个大蒸笼,暑气滚滚,空气里冒着干渴的味道。沈哲找到了郊外的建筑工地,他看到父亲挂在脚手架上,身材矮小瘦弱落满灰尘,上上下下,就像一只猴子,显得有些滑稽。沈哲笑不出来,内心从未如此沉重。

看到沈哲后,父亲急忙从架子上下来,心疼地责备沈哲大热的天来工地做什么。离近了沈哲才看到父亲被太阳熏得黑红的胸膛,发根散落的汗珠。

沈哲说到“我来看看你,爸”,说到一半,沈哲有些忍不住哽咽,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滑落嘴里泛着苦涩。

正说着话,陆续有工人在两人身边路过,父亲总是笑着大声地介绍:“这是我儿子,开学就大三了。”

沈哲心里五味杂陈,想想那两门挂科的功课,无地自容。

两天后,沈哲回到了学校。这个暑假成了他最难忘的一个假期。

多年后,沈哲和父亲聊天,还常常会提到那年夏天,只是,他没有告诉父亲,如果没有那次火车上的相遇,他不知还要挥霍多久的时光。

是那个假期,沈哲明白了,他的青春是父亲用心血汗水灌溉起来的,不容辜负。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栏目,欢迎关注我们。


你也可以分享你的故事给我们,也许下一期我们讲述的,就是你的故事。

我们下期再见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