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烽丨关于巡演

沩水谣 2018-10-13 09:58:11

于大众而言这是一个好奇的主题,于音乐人而言则是非常陈旧的主题, 于我而言算是对自己经历的简单描述吧,毕竟和队友们跋涉千山万水目的就是把音乐送到每一个现场,让乐队有知名度,换回来的是生活费和设备添置费,年复一年,这一行里面,以失败告终的占多数,只有少数拥有自己的一方领地和一帮供养者。

 与我最爱的兄弟调音师张健老师在嘉峪关机场 

 机场很小但很舒服 

在我看来,失败者们失败的原因不是不坚持,而是老天只赏饭给有天赋也够努力的团队,当然也有很多有天赋却不愿意把音乐当职业的人, 以及一些心术不正、图谋不轨者。

 有一年在麻雀瓦舍 

 突然看到屋顶有一束光投射下来 

这几年变化大,国内的演出场地在软硬件方面都有了一个质的提升, 至少很多演出场地开始明白这是一个服务行业,不会把“脏乱差”作 为“摇滚精神”的硬性标准,至少开始懂得和商业结合,愿意接纳各 种不同风格的音乐在里面呈现,并且因此启发了一个道理,依赖赠票欣赏音乐,是有些可耻的。

 在兰州的最高处俯瞰整个兰州城 

我忘记自己参加过多少场演出了,也许是巡演的路上喝了很多酒导致记忆力下降吧,但我记得我没有去过江西、广西、海南岛巡演,在我印象里这几个省份好像毫无独立音乐需求,不过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而已。

 录音的时候要把所有的鼓皮全部换一次

 累成狗…

喜欢在西部巡演,少年铁血、姑娘热情,大嫂们能歌善舞、男人们也不油腻,他们毫不克制的展现出最饱满的状态,很多地方虽然场地不算专业,但是观众的热情往往以多倍的力量填补了这些物质上的缺陷。

西部是神奇的,四季如歌、景观如歌、人情如歌,连宿醉后的头疼都如歌——后悔歌。西部盛产音乐家,这些年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到一些皮毛,这些皮毛让我受益终生。音乐的技艺和感受来自每一张不同名族的面孔,我们都有一颗极度向往自由的心。

 当时就要停业的北京MAO最后真的关门了 

喜欢在南部巡演,特别是沿海城市。南国潮湿,撩得我眼眶也潮湿, 曾经在烟雨迷蒙的江南小镇演出,在深圳的旧天堂书店呆到天亮,又坐着轮船跨海去珠海,再折回曾厝安山上的民国别墅小住一周,作为休整。南到不能再南就去台湾了。我试过在台南的最南角演出,一座妈祖庙旁,几十个人听,两只小喇叭,伴着太平洋的风,风声时而会盖过音乐,把心里的野都吹到海上,然后那些野性再也不会回来了。

总是羡慕那些去过东莞巡演的同行,他们见证了伟大的时代。

 德国调音师觉得两个小音箱太简陋了 

 于是下起了象棋…

我巡演的时候最关心的就是我演出的鼓能不能达标,所以一般在演出前一个月,我需要得知每个场地的鼓的品牌和辅助的硬件情况,很多人觉得我装逼,其实到过现场之后就知道我的担心是有必要的,谁愿意千里迢迢来演奏没有硬件保障的音乐给购票进场的乐迷听呢?所以一般场地解决不了硬件问题的时候,我都自己随身携带。然而这么操作的结果,除去给我带来行李太重的负担,还让我那一对善良却不会说话的“半月板”严重磨损,当然肥胖也有原因。

鹿港的妈祖庙后面没有卖香火的小杂货店 

 那个小巷叫“摸乳巷”

记得在广州巡演时,和伟大的鼓手、美食家、音乐策划人小刀一起啃 着小烧鸡时聊过,有多少乐队在巡演后甚至有的在巡演途中就解散了,做音乐不容易,做乐队更是艰难,一个人的Solo容易,一群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就完全把人性的多面性呈现到极致。这么多年看下来,和人们经常讨论的政治斗争如出一撤,轻则解散,重则拳脚交加、刀光剑影,网络上口诛笔伐,因此很多音乐家也在时光里练就了一身和专业不相上下的真功夫。

 喝多了眼镜腿被睡断,只有再来一副… 

巡演路上,在台上是帅气的、嚣张的、才华横溢的,在台下是醉酒的、 忧郁的、神智不清的,每一站都会把自己燃烧两次,如果当突如其来 的爱情降临的话,……(此处省略两万字)。从古至今大概有的乐队是为音乐而来,有的乐队是为姑娘们成立,从乐迷群体就不难看出,尽管有些音乐人不愿承认。但能被姑娘们包围是能力的象征,是超越所有艺术的艺术。

 演出后见到艺术家陆晨 

 他送了我一本书 

巡演辛苦,汗流浃背是应该的,浑身臭味也难免,大家不难想象鼓手的鞋和其他人的汗衫是怎样的味道。身体还时常伴有肩周炎、腰肌劳损,感冒发烧就是小事了,从绿皮火车到今天的飞机、高铁、快巴,都不能解决以上问题。想想也美,青春的味道在是挥之不去的,一想到那味道就飞了。

 每次到重庆就觉得魔幻 

 他们太喜欢修桥了 

巡演团队里总是有一个社会活动家,比如我,能聊、能喝。总有一个活动组织者,他深知每个城市的交通、酒店、媒体和演出场地状况。总有一个情绪按周期变化的人,他会沉默、沮丧,或莫名的狂喜,以上状况一般出现在合作十场以后,当然也视具体情况而言。好的团队即使在极大疲惫中,大家也能互相容忍和谦让着,很多乐队也正是因为拥有着这些人性的优点而变得伟大。

 胖子睡眠不好 

 后台打个盹…

一天一站是非常疲惫的,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地方呆两到三天,可以去见见老朋友,逛逛旧书店,唱片店和老城的集市,但我讨厌去乐器店和鼓手俱乐部。 我是狂热的手机摄影控,喜欢去拍摄一些非常本土化的场景和人物,这些年累积下来估计也有好多万张了。此刻,我突然想起“养老、防老”两个字眼,感觉这些图是为此而生。

 音乐人吴俊德在台南的海港放生 

要感谢那些多年以来喜欢独立音乐的人们,没有你们,我的鼓声也不知何处安放,谢谢同行的队友们,我真心希望大家在身体健康的前提下都能富裕起来,坐在相对舒适的大巴里巡演。“一直在路上”是需要强大的经济基础支撑的,不然就真的只能对天干嚎或者老泪纵横里面选择一项了。

 偶遇巡演的张玮玮 

感恩每一个用心经营的Live House 和酒吧现场,你们是中国最悲催的行业之一,但没有你们,乐迷会失去和乐队之间的联系。大牌乐队要联络,小牌音乐人要倒贴水电费,无论是 3/7 还是 4/6 分账都不会改善你们的贫穷。设备损耗、乐器损耗都是算在你们头上,若是没有能力修复就可能被羞辱。很多大牌当年还是微末之辈,你们帮着宣传,等他们有名了,却很少有回来的可能性,当然也有重情谊而放弃商业原则者。你们的行业有着无法估量的忧伤,但我向你们深深致敬!

 一早起来看到好美的车子 

 感觉可以吃…

说到巡演路上的美食我周围都是一帮吃货,所以每一个巡演的团队都是一个美食家团队,像痛仰乐队鼓手大伟先生就应该出一本书叫《中国巡演美食指南》,你想想一年又一年天南海北吃了个遍,我们合计起来写一些请个好编剧也就没有《舌尖上的中国》栏目组啥事儿了。

 重庆的夜市很美 

感谢大家看完这些文字,此刻是正月十五,按照家乡话说,明天就要 “出年”,意味着戊戌年春节时令已过。祝福我的同行以及热爱独立音乐的朋友们健康、富裕!

 与著名音响工程师姜北生 

下面是我演出过的场地,如果你正在或即将前往这些城市,一定要去这些最最可爱的地方,看一场独立的演出,喝一杯好酒,购买一些唱片和衍生品,这样即使时光飞逝,你的记忆里也会有关于音乐的回忆弹跳出来!

 想抽自己,好久不练鼓了 

再补充一点,整篇我都没有聊到女粉丝和文艺女青年,因为我确实没有那些巡演路上的其他音乐家了解她们,每次演出完我都在喝大酒。喝完酒姑娘们都走完了,嗨,算是相互放生吧。



附:文烽及团队巡演场地(2006——2017)


北京:愚公移山/江湖酒吧/永远的“麻雀瓦舍”/DDC黄昏黎明俱乐部/D22/两个好朋友/Modemsky Lab

上海:MAO Live House/JZ俱乐部/育音堂/三天酒吧

广州:喜窝/TU凸空间/191Space

深圳:旧天堂书店/B10空间/根据地酒吧

珠海:九号仓音乐广场 

厦门:Real Live/梦旅人

天津:派现场/13俱乐部 

淄博:锈声场 

济南:班卓酒吧

青岛:Down Town
杭州:MAO Live House/JZ 黄楼/酒球会/旅行者酒吧

绍兴:嘉年殿青年旅舍

宁波:灯塔音乐现场/CMK 音乐现场 

义乌:隔壁酒吧

苏州:WAVE livehouse/山丘咖啡
合肥:On The Way
太原:Boo Live 

石家庄:守望者展演中心

敦煌:大鹏的酒吧

张掖:屿Live House 

定西:谷蘇Live House 

天水:玩儿音乐酒吧 

嘉峪关:贤亮方正酒吧

西宁:简单日子/West 酒吧 

乌鲁木齐:嬉游客栈/扎巴以的春天

兰州:城市之光/葵 Live House 

西安:光阴16/光圈俱乐部 

郑州:7Live House

洛阳:喜堂
昆明:Modemsky Lab/骆驼吧

丽江:38度8 

大理:九月酒吧/结庐空间/冰岛酒吧

南京:欧拉艺术空间/古堡酒吧
武汉:VOX Live House 

长沙:46Live House/红咖俱乐部/蜉蝣俱乐部/Freedom House

重庆:坚果俱乐部/Nuts Club/末冬末秋/非屿酒吧

成都:小酒馆/马丘比丘


以上是我近些年去过的演出场所,有一些已经关闭,当然也有很多更新奇更精彩的地方开起来。感谢每一位为巡演辛勤工作的人,与大家度过美好的时光是我的荣幸!


而我也会继续敲鼓,希望白发苍苍时还可以巡演,还可以见到大家,希望那时鼓声依然动人,但酒量必须弱减。



文烽

2018年3月2日

编辑 整理丨王子一

- end -


往期精选丨点击进入

文烽丨故乡,我路过你时你却是空空荡荡

沩水谣新年献词丨彼岸迢迢,却是明亮的故乡

文烽丨在星空下即兴打鼓的人

回顾丨有些人永远不会老,就像音乐一样

洛兵演唱会丨你像一阵清风,吹散往事烟尘

张玮玮演唱会丨我眼望着北方,弹琴把老歌唱

如何评价《米店》这首歌?



沩水谣丨是什么

诞生于宁乡的先锋文化独立品牌

由国内知名音乐人文烽创建,邀请国内外音乐界、文化艺术界名人,在宁乡举行音乐会、艺术节、创意集市、画展、影展、艺文博览等。

此前,沩水谣已在宁乡组织多场活动,曾邀请张玮玮、马頔洛兵、旅行者乐团等音乐人前来。2017年11月,沩水谣正式对外开放,已成功举办三场对外演唱会,2018年精彩持续。



总第18期

Email - 14553054@qq.com

Tel - 13707499089


THANKS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