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18年没有穿胸罩,18年后惊呆了所有人...

今晚你要做什么 2018-07-20 11:24:45


1
第一章 委屈的一晚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三年的丈夫陆俊会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个男人睡一晚。

  那天是我生日,陆俊难得回来的早。

  我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陆俊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莫凝,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能帮你什么,这几年在家待着,什么本事都没了。”

  “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陆俊的语气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帮我。”

  我惊讶的看着他,“你要我帮什么忙?”

  “陪一个人,只要一晚,你点头就行。”陆俊的话让我震惊,我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任何人一听这种话就明白什么意思。

  “我为什么要点头?”我把手从他的手心抽了出来,转身背对着他,冷声质问道:“陆俊,你当我是你老婆吗?”

  “莫凝,你也知道我有隐疾的,这些年的确是亏待你了,可你也体谅我一下,公司是陆家的全部,你能眼睁睁看着它没了吗?”陆俊上前,从背后拉住了我的手,突然跪在了我面前。

  我转身难以置信地俯视着她,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他毫无自尊地跪在地上,拉着我的手,不断地摇晃着。

  看到男人眼中的泪水,我那颗原本决绝的心竟然软柔了下来。

  虽然跟他有夫妻之名,没夫妻之实,可这三年来,他对我,对莫家都非常好。

  面对他这般苦求,他践踏了一个男人的尊严,跪在我面前,我心痛到了极致,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的生日,陆俊却要将我当成礼物一样送给别的男人,我心寒了。

  陆俊欣喜站起,用力地将房卡硬生生地塞到了我的手里,我沉默地看着那张金色的房卡,手心用力地捏着它。

  “凝,我知道这些年你受委屈了,拜托你帮帮我,就一次。”

  我淡淡地扯了扯嘴角,拭去泪水后推开了他,天底下也只有陆俊这个窝囊废会把自己的老婆推到别人的床上。

  陆俊开车送我去的酒店,下车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手机,是晚上十点半。陆俊将车窗放下,探出头,叮咛道:“凝,别让我失望。”

  我沉默,根本不想理会他。

  陆俊的车开走了,丝毫没有任何的担心,我平淡地看着他的车影,心中那一抹苦楚泛开来,久久没有回过神。

  我踩着恨天高,窈窕的身姿伴着那长长的拖地紫色长裙,长发披肩,卷而不乱,胸前的紫水晶项链让整个人的皮肤看起来更加的明亮。

  斜斜的刘海下一张精致瓜子脸,我透过电梯中,看着自己,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小脸,我真得要听陆俊的话,去陪一个陌生的男人吗?也许这一去,我将彻底失去所有的尊严。

  “叮”的一声,电梯门一打开,我落寞地看着那长长泛着微黄的灯光,全金色的长廊,脚底似灌铅一般沉重。

  我选择了帮陆俊,这些年,他没尽过当丈夫的义务,可他做了当女婿的责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公司陷入困镜。

  找到房间,刷了一下房卡,门“吱”的一声打开了,里面暗暗的,我一进门,习惯性地准备插上房卡。

  “不要开灯。”一个深沉的声音响起,我愣了一下,门自动地关上,房间一片漆黑,我根本看不清什么人在房内。

  “你是谁?”我恐惧地问着,面对黑暗,我害怕。

  “不要问,站在原地。”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夜的静,房间因为没有通电而异常的闷热,我有点难受地用手当扇地扇了几下。

  突然,我的手被人拉了一下,整个人跌进一个强有力的臂膀之中,我慌乱地想推开他,却被他钳制得很紧。他就这样将我逼至墙角,大手顺着我的脸颊一直抚摸到我的锁骨。

  我心一紧,颤抖地说:“别……”

  “你来之前,不知道要做什么?”黑暗中那男人的唇贴到我的耳边,如帝王般霸道的声音在我耳旁响着。

  我怔怔地闭眼,羞辱感由心而生,泪水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没等我反应过来,他那冰冷的唇带着灼热的气息迅速贴上我的唇。

  我瑟瑟发抖,他的吻停在我的耳边,吹着暖风,轻舔一下,气息加重,说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摇头,声音中带着哽咽说道:“我不能走。”

  “很好。”他的声音一沉,略带报复性,比刚刚更猛烈的吻落下,上衣瞬间被他扯开,我雪白的胸脯弹了出来。

  他的大手毫不客气的攀上我的胸就揉捏起来,滚烫的嘴唇在周边游走,我的身体不由的有了一种奇怪的空虚感觉。

  蓦地,他将我横抱而起,我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抱紧他。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我,一脸错愕,黑暗中我也看不清那男人的长相,他将我放在床上,那灼热的身子压在我身上。

  突然,我的双腿被一股大力分开,再接着一个滚烫的东西抵在了下面,我忍不住再一声惊呼,下意识的躬着腰抱紧他。

  而他腰上微用力一挺,便已然贯穿了我的身体。

2
第二章 瘦田有人耕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将我照醒。

  我捂着眼,挡着光,浑身酸楚地起来,却发现房内空无一人。

  一想到昨晚那人的疯狂索取。

  明明可以拒绝,我却一次次的接受强有力的贯穿,尤其是在的后面竟然有些上瘾,开始变的主动很配合……

  我顿觉很羞耻,也感觉自己下贱得很!

  我明白,这是陆俊欠我的三年温存,我是女人,需要那种男女之间的欢爱。

  昨晚的交易其实是我这些年来的释放,原来我自己也有这样狂野而下作的一面。

  多么可悲,这种感觉竟然在另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找到。

  我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头一沉,踉跄一下,双腿发麻地跌坐在地毯上,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陆俊打来电话,说我昨天表现得很好,威斯集团易烨泽注资他的公司,危机度过。

  电话里,他满心欢喜,嘴里一直谈论着公司美好的未来,却只字未提昨晚的事,也没有关心我的身心是否受到创伤。

  挂断电话之后,我肆无忌惮地哭了起来,愤恨地撕扯着那件紫色的长裙,咬牙,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双唇。

  唇被咬破,口腔中那血腥的味道慢慢的蔓延开来,我用力地撑起身子走进浴室,放了水,躺了进去,我不知道泡了多久,等我走出浴室时,才发现床头上有一张纸。

  我拿起一看,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我猜想估计是我昨晚太过卖力了,让那个男人很满意,所以让我保留他的号,想着下次会不会还有可能。

  我扬起嘴角冷讽了一下,直接将那张纸撕成碎片。

  回到家后,我在浴室一遍又一遍地洗着,想将昨晚的一切洗掉,可我发现根本洗不掉,那个人星星点点留在我身上的吻,他身上那特殊而清淡的味道,还有他一遍遍地穿透我的身子,都是那么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里。

  那天陆俊照旧很晚回来,他还是老样子,去了夜澜CLUB,他精神和肉体慰藉的地方,喝了烂醉而回。

  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阳台上,他一回房间,寻找了一翻,来到了陌台,从后背抱住了我,将脸贴在我的脸颊边,酒味浓重地说道:“老婆,我回来了。”

  我一动不动,一句话都不想说。

  “怎么了?”他轻声地问了一下,那双大手第一次主动地游走在我的腰侧,再继续往上,当那双不安份的手到达的我胸口时,我挡住了他,恶狠狠地侧着脸瞪着他,讽刺地问道:“怎么,瘦田有人耕后,你也想尝尝滋味了?”

  陆俊踉跄地抽回手,站稳了身子,脸上的笑容一收,漠然地瞪着我,扬起嘴角讽刺地说道:“昨晚你表现得肯定很好,憋了三年,肯定很舒服吧!”

  我挥起手,还没打向陆俊,就被他捏住了手腕,“莫凝,我念在你挽救公司的份上,就不计较你失身后的恶心,就算我不稀罕你的身子,我也不希望你的身上留下任何男人的踪迹。”

  “你杀了我。”我疯一般地冲着他吼着,“陆俊,你要这样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要看到我死,你才会跟我离婚。”

  三年来,我不止一次提出离婚,可每次他都忽视我。

  “我不会离婚的,陆家需要一个媳妇,你给我乖乖地熬着,会有期限的。”陆俊的话像把利刃,刮开了我的胸膛,生生地疼着,痛到极致了。

  他转身走出我的房间,我跟他分居三年,他一直在客房睡。我冷眼看着这一切,歇斯底里地揪着头发吼着。

3
第三章 婆媳不和

  自从那一晚之后,我竟然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想到那个男人,他关着灯是因为他太丑了吗?长得见不得人?

  我总会胡思乱想,我知道我是太无聊了,被陆俊当金丝雀养了三年,别的本事没有,除了发呆。

  钟点工过来将别墅的卫生搞完之后,每次离开的时候,总会过来跟我道别。

  “陆太太,卫生我搞好了,饭菜也准备好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钟点工每次都是这么机械地道别,我只是“嗯”了一声,继续站在阳台,看着前方的美景。

  我不知道是我神经太大条,还是我婆婆的脚步轻,她站在我身后许久,冷不丁的一个咳嗽吓了我一跳。

  我转身,看了一下刘玉,心中再不快,也扬起了笑容,上前,问候道:“妈,你今天怎么来了?”

  刘玉一向高傲,她一直针对我的出身,门不当户不对,结婚前还是一个模特,有钱人的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上的。

  “莫凝,俊儿天天在外打拼,你在家什么事都不干,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你怎么有脸享受这一切?”刘玉每次过来都要冷言冷语打击我一翻,每次我都是默默地站在角落里接受她的审判。

  “我也想工作,陆俊不肯。”我第一次堵气地回了她一句。

  “你那是什么工作,在众人面前脱衣服给别的男人看?你不要脸,我们陆家也要脸。”刘玉再次攻击我之前的职业。

  我气得血液都凝固了,默默地低下头。我知道我的口才抵不过刘玉践踏别人尊严的能力。

  “看看你,又不说话,怎么,我欺负你了?”刘玉觉得她比我委屈,我不说话好像是在挑战她的耐心,可我真得不想说话,在婆婆的眼里,反正我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媳妇。

  刘玉的食指用轩地戳了一下我的额头,骂道:“我们陆家上辈子欠你们莫家的,个个都是讨债鬼。”

  “妈,你要骂我就骂我一人好了,别骂我家人,好吗?”我忍住气,硬逼着自己客客气气地恳求着。

  “骂怎么了,你们莫家花了我们陆家那么多钱,还不让人说。你自己说说看,你哥买房,娶媳妇的钱,是不是我们陆家出的?”刘玉又开始算旧账了,她也只会这一套。

  这些旧账就像阴影一样缠着我。我明白,我之所以答应挽救陆俊的公司,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变相地偿还莫家欠陆家的金钱而已。

  蓦地,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屏幕上显示着:易烨泽。

  我好像没存过这个手机号,还有这个陌生的名字,怎么感觉在哪儿听过似的。我犹豫了几秒,刚要摁下接听键,就被婆婆夺了过去,她望了一眼,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她的嘴角上扬着,冷笑着。

  她摁下接听键,还特地摁了扬声器,然后“喂”了一声。

  “在哪儿?”

  我婆婆应了声“在家”。

  “见个面,老地方。”话一落,简短而暧昧地将一切的难堪都移到了我身上。

  什么老地方?我根本都不知道?易烨泽,易烨泽,我心里默念了几遍,才想起了那一夜,难道是他?

  他肯定是趁我身心疲惫睡着的时候,把他的手机号输到我的手机里,这个男人很聪明,好像很了解我肯定会撕了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

  我看到婆婆那双阴厉的眼睛开始阴阵狂爆,她用力地将手机扔了过来,砸在我的胸口上,落在了地毯上。

  “别的本事没有,现在竟然开始偷人了?”

4
第四章 陆俊的女人

  “我没有。”我慌乱的解释着,可婆婆根本不听,她上来就给我一巴掌,三年来所有的委屈全部涌向心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狂掉不止。

  我不知道易烨泽为什么要约我,可我想过了,就算那男人可以给我温存又怎么样,我还是陆俊的妻子,这辈子逃不开陆家的囚笼。

  “莫凝,我告诉你,想嫁进陆家的女人多得是,如果你不守妇道,在外面勾三搭四给俊儿戴绿帽子,我告诉你,我会将你的骨头一根根拆下来。”刘玉恶狠狠地瞪着我,一句一字如同烙印一般烙在我的心头。

  陆俊的突然出现,阻止了他妈妈对我的进一步折磨。他用力地推开刘玉,骂道:“妈,你为什么要打莫凝?”

  “你知不知道她给你戴绿帽子了?”刘玉仅凭两句话已经断定了我出轨,没错,我是出轨了,还是在她儿子合理的安排之下,一个大男人哀求我为了他的公司去出卖身子而已。

  陆俊不解释,上前扶起我,而我却不领情地用力推开他,如果不是这个窝囊的男人,我又何必待在陆家受这非人的待遇。

  刘玉见我推开陆俊,上前,挥起手后,再次被陆俊挡住,他冲着他妈吼道:“够了,妈,你赶紧回去,别再让我心烦了。”

  刘玉心疼地上前,挽住陆俊的手,“儿子,妈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就马上离开我家。”陆俊双眸无力地低垂着,声音却很坚定。

  刘玉瞪了我一眼,恨不得将我杀死的那种。

  婆婆离开了我家,我无力地坐在地毯上,陆俊弯下身子,蹲在我身旁,轻声地问道:“没事吧?”

  “如果我说有事,又能怎样?”我心如死灰地看着陆俊,“你到底图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陆俊无话可说,他抱着我,一个劲地道歉着,我不知道他那么多道歉为什么可以轻易说出口。

  这一天,我没去易烨泽说得老地方,我跟他的缘份从那一晚之后就彻底结束,我不可能一次次出卖自己。

  我从来没想到陆俊会背叛我,因为他告诉过我,他有那方面的隐疾。

  所以我一直以为他不碰我,也不会碰别的女人。

  可我想错了,我跟陆俊的婚姻原来是一场巨大的阴谋。

  陆俊的女人是挺着八个月的肚子上门的,她进门的时候,我还很纳闷,以为是走错门的,可那女人说没错,她就是过来找我的。

  她静静地坐在沙发那边,脸小小的,下巴微微有点肉,低着头,我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

  “你喝水。”我轻轻地说着,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她,心想着,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过找我?

  那女子头摇了摇,“我不渴。”

  “哦,不渴。”我附和了一声,更加不解了,“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姓连,叫连朵。”连朵的声音很轻,那种乖巧的女孩子,她微微抬起头,与我四目相对后,淡淡地笑了笑,“姐姐,我怀了陆俊的孩子。”

  我一听,震惊到了极致,继而浅笑地说道:“不可能,陆俊身体有隐疾,不可能碰女人的。”

  “真的。”连朵认真地盯着我,眼神圈住了我,不让我逃离,“我跟陆俊两年了,他在那一方面很正常,他每天晚上都会过来陪我。”

  “你想说什么?”我冷眼射向她。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