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第一却被分配到了女子监狱,等待她的却是.

国政新视角 2018-10-05 14:34:36



········
第1章 衬衣下的风景
········

我从来没想过,在警校中各项成绩都是第一名的我,竟然会被发配到女子监狱...

这一切的原因,都因为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

这女人长相美艳,雪肤桃腮,尤其是那一双笑起来如一弯新月一般的大眼睛,随便一眨,就可以让无数男人为之倾倒。更别说那火爆的身材,就连宽松的制服都无法掩盖,活活被她撑起了S形的曲线。

可是,她现在的脸色却不大好看,她细细的眉毛立着,冲我喊道:“苏叶,你最后回答我一次,你到底答不答应跟我在一起!”

我的嘴角不屑的撇了撇:“柳心诺,就因为这个,你就把我的申请志愿给投到了女监?”

“是又怎么样!”柳心诺理直气壮的说。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啊,那又怎么样...

作为司法部高官的独女,在她这个大小姐的眼里,将我的申请志愿换个地方,可能是再小也不过的事情了,也许就跟踩死路边的蚂蚁差不多,都是可以转瞬既忘的事。

但是。

对我来说呢?

对我这个从小城市一步一步凭着自己努力走到今天的小人物来说呢?

那就是我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方式!

那就是我这十几年来不懈努力的最终目标!

那就是我的命!

我上的学校是国内最好的一所警校,我在校四年,没有一天懈怠,散打、射击、侦查...无论是哪门课程,我都是第一!更别说我连续拿了四年的一等奖学金,就连没什么人在意的驾驶课,我都是第一个过的。

到了毕业时候的这次内部公务员考试,我更是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成绩,遥遥甩开第二名十多分的差距!

满分一百分的公务员考试,别人连七十分都不敢奢望,我直接考到了九十!

我已经计划好了,我报名的时候会直接选择云州省司法厅,等级别升上去之后,再下放到检察院,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实现我的目标,维护我心中的正义,同时也可以改变我以及我家人的命运...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梦幻泡影...

一个男人去女监,还是最基层的女监,能做出什么成绩?我的抱负,我的梦想,就这样随风飘散了...

“你是不是疯了...”我看着柳心诺,喃喃道。

这句话好像刺激到了她,她疯了一样的冲着我大喊:“对,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喜欢你这么久,疯了才会为你做这么多事情!”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柳心诺的脸色唰的变了,她歇斯底里的大喊:“就是那个元语薇?她哪里比我强?她不就是长得漂亮身材好么,我就比她差?”

说话间,她用力的将自己的制服扯开,我这才发现,在她的制服下面,竟然是一丝不挂。

女儿家最隐秘的部位就这样暴露我面前,那美好的弧度正在微微的弹动着,充分显示着她惊人的弹性。

“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比她强多了!元语薇让你碰过么,你们谈了三年恋爱,她跟你睡过么?没有吧!你要是答应我,老娘现在就跟你出去开房!”

望着那具青春诱人的身体,要说我没有一点反应是不可能的,对于毁了我前程的柳心诺,我应该恨她,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又怎么能恨她?本以为这几年的爱恨纠葛已经磨平了她的感情,我却没想到,她用了最极端的方法来逼迫我。

柳心诺胸口剧烈的颤动着,而那对饱满也随着她的动作荡出层层的波纹。

我叹了口气,抬步向门口走去。

“你站住!”

当我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柳心诺声音颤抖的喊道,我转头看过去,她那张勾魂夺魄的脸颊上,已经是满脸泪花。

“你要是现在出去,我就叫强奸,我要告你强奸我!”她努力的昂着头,紧紧咬着嘴唇,维持着自己的情绪,但是我知道她的内心中早已是千疮百孔。

再次叹了一口气,我慢慢的将我的制服衬衣脱了下来,露出线条分明的肌肉。

我走了过去,将衬衣披在她身上,那手指不小心的在她的皮肤上蹭了蹭,感觉如同绸缎一般,完全感受不道任何阻力。

“别作践自己。”我轻声道。

刚刚一直没有哭出声音的柳心诺,却在我这句话说完之后哇哇大哭起来,我的衬衣是一八五的,而柳心诺身高一六五,衬衣套在她身上却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我不想再看,那总让我产生一种对不起元语薇的感觉,心情复杂的转过身,我就这样裸着半身出了门,我知道这样肯定会有风言风语传出去,以前我为了自己在学校的完美形象可能还会注意这些,但是现在,即将去女监的我,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呜呜呜...”柳心诺的哭声自后面传来:“苏叶...求你...别走,只要你答应我,我现在就把你的档案拿回来...”

“你就这么狠心?”

“呜呜...你以为元语薇是什么好东西,你以为她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别做梦了!”

我霍地转过头,双眉如剑一般挑起,冷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心诺满脸泪痕,她愤愤的咬着粉嫩的嘴唇,不屑道:“你自己去她寝室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立刻转身向外跑去,心中慌的像是长满了草。

“你敢,你敢离开这里!”柳心诺的声音再度拔高:“你今天要是踏出这个门,我就让你一辈子留在那个鬼地方!”

我站定了身形,微微侧过头,看着地上半跪着的柳心诺,她双手拉着衬衣的下摆,中间一条雪腻的沟壑明晃晃的亮在外边。

她见我站住了脚步,眼睛突地亮了,那是一种摄人心魄的希冀。

“随便!”我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推开了门,大步的跑了出去。

“苏叶,你这个混蛋!”

柳心诺的哭声远远的传过来,我却根本无暇理会,现在我的心已经飘到了元语薇那边,为什么柳心诺会说那样的话,元语薇到底怎么了...

········
第2章 永远踩在脚下
········

甩开腿狂奔在校园里,我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这也是难免的,任谁不穿上衣这么狂跑,也会有无数人关注。

只不过,除了目光之外,那传来的窃窃私语声,让我更加的心烦意乱。

“那男的谁啊,好帅啊,肌肉好有型!”

“他你都不认识,苏叶啊,总分第一甩第二名二十多分的那个,不过他竟然报了女监。”

“啊,那么好的成绩,为什么啊?”

“你说为什么,女监能有什么啊,不就女人么!”

“真变态!”

类似的话不断的响起,我却已经完全无暇顾忌。

我手里拿着电话,不断的拨打着元语薇的号码,但是那头永远都是一个冰冷的声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满脑子都是元语薇,根本没办法去想其他,她为什么会关机,她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五百米的距离,我只用了一分多钟。

到了女生楼底下,我埋头便要往上冲,根本不管旁边女生的惊叫。

但是我的行为却被大妈喝止了,宿管大妈那两百多斤的身材往楼道中间一卡,我根本冲不上去。

“你眼瞎啦,这里是女寝,你来这里干嘛,赶紧走远点!”

大妈的眼神不断的在我露在外面的胸肌上打转,说出的话还算客气,最起码还没有骂人,要是换了个别的男生,大妈估计就直接上拳头了。

“大姐,我想见见我女朋友,她就在楼上322,她叫元语薇,你能帮我喊她一下么?”我焦急的看向大妈说。

“啧啧,你们这帮年轻人啊,就是太着急,至于饥渴到这个程度么?”大妈转头去房间里拿起电话,按通了322的号码。

这时,我的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

“苏...苏叶?”

我机械的转头看去,看到一个长着苹果脸蛋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我很熟悉,她叫宁静雅,是元语薇的室友,也是她的好朋友,在这几年跟元语薇的交往中,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饭逛街,我能感觉出来,她对我也有那种意思,不过碍着元语薇的关系,她一直没说出来罢了。

“静雅,你看到语薇了么?”我慌忙的抓住宁静雅的双肩,问道:“我找不到她了,手机也打不通!”

宁静雅白皙的苹果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晕红,我这才注意到她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残留着水珠儿,可能因为在女寝楼的关系,她只穿了一个吊带,我这么一抓,正好抓在了她的肩带上,顿时大片的白腻和一道深沟就出现在我的眼前,而且我似乎看到了她胸前那两个清晰的凸起。

我赶忙像被烫过一样将手松开,带着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宁静雅的脸更红了,她抬起头,仿佛在鼓起勇气,随后她结巴着说:“没...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我对她这近乎表白一样的话完全无动于衷,只是焦急的问:“静雅,那个语薇...”

她忽然变得有点疑惑,问我说:“语薇没跟你说么?”

“说什么?”我更加奇怪了。

“她出国了啊,昨天晚上就走了。”

出国了?昨天晚上?

怎么可能!

我顿时傻了,她从来都没跟我说过啊,怎么就突然出国了呢?

“语薇都准备好久了啊,有半年了吧,我以为你知道的呢...”

那一瞬间,我的世界好像被关上了灯,只剩下一片黑暗。

半年了...她已经准备了半年...

柳心诺知道,宁静雅知道,全世界人都知道!看来也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吧...

我他妈真是个傻逼...

跟元语薇在一起三年,我想过无数次我们未来的生活,我这么努力这么拼命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不想委屈了她。

这三年里,跟我明里暗里表白的女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别人一眼,我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会跟别的人在一起,我认定了她,那就是她了。

我甚至连如何求婚都设计好了,就等一毕业就跟她求婚。

也许她从来没把我当回事吧,她说她信天主教,禁止婚前性行为,OK我理解她,就算我憋的再怎么难受,我都是自己解决,连出去找小姐都没有过,我那帮哥们都笑我傻,我说你们不懂,你们这帮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根本他妈不知道什么叫爱情!

可是现在想想,我他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

只有我才不懂什么叫爱情!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女寝楼,模糊中感觉宁静雅好像特别焦急的跟我说了什么,还想跟在我身边,被我挥手赶

跑了。

在寝室里面一趟就是三天,任谁跟我说话我都没理会,这三天我水米未尽,我感觉自己差点死了。

直到第四天早上,我才稍微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

挣扎着爬起来,我想去食堂弄碗粥喝,要是再这样下去,可能就真的死了。

在出门的时候,我又意想不到的遇到一个人。

周洋,我在学校里的死对头,或者说,一直被我压了一头的人。

他也是官宦子弟,极有背景,奈何他的能力确实不如我,所以四年里,我处处都踩他一脚,他也多次公开表示跟我势不两立,但我从来都当他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

但是现在,情况恐怕是反过来了。

他比我稍矮一点,但也有一米八多点,他很壮,但是拼实战的话却不是我的对手,在散打课上我曾经打的他进了医务室,但那是正式的比赛,所以他也没办法说什么。

他慢慢的向我走过来,脸上带着一丝胜利者的笑容,讥笑着说:“这不是我们的状元苏叶么,怎么样,听说你马上要去女监了,好好干啊,哥们在司法部等你,哈哈哈!”

周洋的成绩被我甩了将近三十分,但是因为家里的运作,他直接进了部委。

我懒的理他,拖着软绵绵的脚步向前走。

见我这个样子,他笑的更欢实了,那一脸褶子跟京巴似的。

“啧啧,听说女监都是美女,你可得挺住啊,别弄个肾虚啥的,不过也不一定,听说你吃素,跟元语薇谈了三年,连碰都没碰她?真是够可惜的,元语薇那腰、那屁股,可是极品啊,现在要便宜别人喽,哈哈!”

“艹!”我眼睛一红,一个直拳就闷了上去,可是三天没吃饭的我,这个直拳却连平时十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有。

周洋轻松的躲开了我这一拳,他轻蔑的撇撇嘴,不屑的说:“瞅你这个吊样,我都懒得搭理你,现在我跟你的身份不一样了,以后你连我屁股后面的灰都吃不着,好好去你的女监玩姑娘去吧,傻逼!”

他在地上啐了一口,转身离去,而我看着他的背影,拳头慢慢的攥了起来,那拳头越攥越紧,最后指甲都狠狠的扎进了肉里!

我之前的迷茫、不忿、恐慌、悲痛全部一扫而空,现在剩下的只是心中那团熊熊的火!

我暗自发誓,我一定会努力,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会向上爬,就算在女监,我也要混出个样儿来,像周洋这种货,永远是我踩在脚下的垃圾!

········
第3章 这发育不科学
········

站在安水县城的公交站上,我背着包,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县城。

我的身上只剩下一百块钱了,又没好意思管家里要钱,我明天必须得赶到安水女子监狱去报道,要不然我连饭都吃不起了。

安水县就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小县城,这里的经济发展比较落后,街道比较老旧,路的两侧都是苍蝇铺子,又脏又乱,跟云州比起来,那即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安水县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盛产美女!

这边有句老话,叫安水的婆娘青川的汉,附近几个省的汉子做梦都想娶上一个安水的媳妇儿。

而据我这一会儿的观察,这话还真没说错!

这里女人甭管岁数多大,皮肤都特别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土的关系,她们的脸上白皙顺滑,连毛孔几乎都看不见!

不仅如此,这里女人的身材都属于那种丰满型,胸臀部的肉特别肥厚,那一个个浑圆的屁股,一看就好生养,估计那老话也是这么来的。

一白遮百丑,皮肤一好了,看起来确实比较顺眼。

但是光看美女也解决不了肚子饿的问题,我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心说先找个地方吃口饭吧,这眼瞅着天就黑了,要是一会儿吃饭晚了,再找不着住的地方,那还不得露宿街头啊,这地方可没有什么通宵营业的饭店。

背着包甩开腿,走了不到十分钟,我就看见一排小饭店,旁边还开着几间小旅馆,我心说正好,吃住一块解决了,这地方虽然看起来比较脏乱,不过应该比较便宜,我现在就剩下一百块钱,还得付明天的车费,可得省着点花。

算计着花费,我直奔一家面馆走了过去。

刚走到一半,突然,我听到了一阵呼救声,好像还伴随着阵阵喘息!

有情况!

职业的敏感让我迅速判断出了问题!

循着声音望去,我看到了一条黑洞洞的小巷,那小巷在几间低矮的小饭店旁边,逼仄狭窄,正是各种案件的高发地!

我想也不想,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我的短跑速度在学校数一数二,没用十秒钟,我便蹿到了小巷口!

迅速的向里面一扫,我的血液顿时直冲脑门!

此时虽然已经七八点钟左右,太阳完全落山,但因为是夏天的原因,我却还是可以将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

小巷中,有一男一女,正在死命的纠缠在一起!

那男人骑在女人身上,拼命的撕扯着女人的衣服!那大片大片白腻就这么露在外边,险些晃花了我的眼!

我艹!妈的我他妈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强奸犯!

你他妈憋的不行出去嫖啊!现在这世道,花上个几十块钱也能找到个便宜的站街妹啊,非得去祸害人家姑娘,毁人家一辈子!

我认为所有的强奸犯都该拉出去切JJ!

热血上头,我狠狠一咬牙,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过去,那男子背对着我,看背影很是壮硕,一身的腱子肉,但他此刻在我的眼里,却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嗒嗒嗒!

地面被我踩出了一阵阵声响,那男子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他会转过头,恶狠狠的叫:“别他妈多管闲...”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一脚蹬在了他的脸上!

坚硬的皮鞋底与柔软的面部肌肉狠狠的亲在了一起,骨头一点点的变形,弹出,一道暗红色的液体迸溅而出!

砰!

那男子如熊一般壮硕的身躯被我踢的像个滚地葫芦,在地上转了几圈,直直的撞到了墙上!

他迷糊了几下,才晃着脑袋翻身站起,他的右脸高高的肿起,像个大馒头,整张脸已经完全看不出人样,鼻子和嘴上全是血,不过看他眼神中喷出的怒火,这人看来还没有失去神智。

我嘴角撇了撇,心说有两下子,挨了我一脚还能站起来,不过这样我打的才爽,要是一下就弄死了,怎么能解我心头的怒火!

“艹!”那男子含混不清的骂了一声,甩着胳膊冲了上来,他两个拳头跟唐僧要饭的钵盂一样大,手上的骨节粗大,看起来竟像是个练家子。

我心中毫无畏惧,我大学里面三年的散打可不是白练的,教我的老师以前也是散打冠军,后来受伤了才退役分配到学校教书,当我毕业的时候,老师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个虽然上肢力量发达,但却步伐缓慢下盘不稳的狗熊!

面对着砸过来的拳头,我双脚一错,身形稍矮,避开锋芒后猛的用头顶了上去!

“咔嚓!”

我听到了鼻骨断裂的声音!

一回身,我一记寸拳击出,这下正好打在那壮汉的脾脏处,这个地方挨打是最疼的,我这还留了手,要是我用全力的话,这壮汉估计就交代到这里了。

“啊!!!”壮汉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嚎,应声倒了下去。

他惨叫着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又挣扎着爬起来,我眼神凝了凝,没想到他还能站起来,这小子还真挺禁打!

那壮汉再不敢跟我放对,返身就要跑,我连忙想要上去追,可刚刚迈出一步,我的裤脚却被人抓住了!

疑惑的低头一看,我眉头一皱,抓住我的竟然是那个受伤害的女子!

我随意向下扫了一眼,顿时心头一跳。

此时正是夏天,这姑娘本来就没穿多少衣服,经过壮汉的撕扯,那衣服已经残破的不成形,就跟没穿没什么区别。

两条光洁修长的大腿交叠着倒在地上,一件黑色的T恤已经就剩下几个破布片,黑色蕾丝的内衣暴露在外面,一个半圆已经完全赤裸,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娇嫩的鸡头肉,那耀眼的白色跟黑色对比的异常鲜明,让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去。

“快把衣服穿上!”

这话刚说完我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人家姑娘又不是不穿衣服,人家是衣服被撕破了啊!

“对...对不起。”

我赶忙道歉,然后顺手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闭着眼睛递给了那个姑娘。

等了两秒,一个娇柔的声音怯怯的说道:“苏...苏叶师兄...”

我心中一惊,立刻睁开了双眼,惊讶道:“你认识我?”

“啊!”姑娘短促的惊呼了一声,用我的衣服挡在胸口。

我赶忙又闭上双眼,心说姑娘你衣服穿的可真够慢的!

不够刚刚那完美无暇的浑圆形状还是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这姑娘发育的不科学啊,这也太大了吧,快赶上足球了!

········
第4章 澡堂过夜
········

光着膀子坐在街边的一家小面馆里,我的面前摆着一碗香喷喷的牛肉面,一碗面半碗汤,上面盖着两片色泽鲜亮的牛肉,看起来很有食欲。我知道这家餐馆师傅的刀工一定特别吊,否则这牛肉片也不能切的跟纸一样薄,夹起来看看都透光。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大半天没吃饭的我确实饿了,我也顾不上桌子上那油亮的黑色污迹,提起筷子对着对面的小美女说:“吃吧。”

坐在我对面的是刚才被我救下来的小美女,她五官特别可爱,大大的眼睛小而挺的鼻子,圆润小巧的嘴,组合在一起活活就是从动漫里走出的二次元美少女。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那裂衣欲出的肉团,我从来没想过,能有一个身高一米六的姑娘把我的衣服穿得这么气势雄浑。

刚刚她已经跟我自我介绍过,她的名字叫林沫,比我低一级,入校的时候当时是我负责她的军训,所以她认识我,只不过她在学校也属于学霸类的,由于一些家庭的特殊原因,这次内部考试她也参加了,并且也跟我考进了同一所女子监狱。

我感觉这姑娘除了完美的体现什么叫做童颜巨X之外,还非常符合X大无脑这一点,不知道她的属性点是不是都加到学习上去了,她的生活经验接近为零!

坐车的时候,她连行李带钱被偷了个干净,下车正在汽车站哭呢,一个张的像熊一样的壮汉,就是刚刚被我打跑那哥们过来,问她发生什么事儿,她就连底儿都交给人家,结果壮汉张口就说他是监狱负责接她的人,林沫一听,傻傻的就跟人家走了,要不是我及时出现,她都不知道会落到什么下场。

听到她的悲惨事迹,我作为她的师兄加未来同事,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不过我的身上也只剩下一百块钱,应付我一人还勉强足够,要是我们两个人的话,真不知道晚上要怎么过了。

“快吃吧,你也好长时间没吃饭了吧。”我微笑着对她说道。

林沫蹙着细细的眉毛,为难的看着眼前那乌漆墨黑的桌子,又飞快的瞥了我一眼,随后低下头,怯生生的说:“我...我不饿。”

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发出了“咕咕”的声响,我好悬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林沫瞬间俏脸飞红,涨的跟个西红柿似的,她的头更低了,几乎全部埋进了她胸前那巨大的肉团里。

我心中一叹,这又是个没吃过苦的千金小姐,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埋怨她的父母,这样的姑娘怎么也放心让她一个人出来,还考来了女子监狱,那种苦她能吃得了?

不过我们第一次见面,这种交浅言深的话我肯定说不出口。

我用纸巾反反复复的在筷子上擦了十几遍,确定没有灰尘之后,递到她的面前,柔声说:“用这个吃吧,我擦了好多遍,应该不会脏的。”

林沫抬起头,含羞看了我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感激,随后又轻轻的“嗯”了一声,要不是我听力好,几乎听不到那细弱蚊蝇的声音。

无奈的咧了咧嘴,我西里呼噜的开始对付起眼前的牛肉面。

虽然面条的卖相不咋地,但吃起来还不错,当我喝光最后一口面汤的时候,我发现林沫也将面全部吃完了,这让我有点惊讶,我本以为这千金大小姐最多吃几口就停筷子,然后剩下的都给我了呢,那样我吃个一碗半正好能半饱,结果现在我只是勉强止住饥饿感,唉实在是失策啊...

不过就算再饿我也不能继续吃了,一大碗面六块,两碗就是十二,监狱离这里还有二十几公里,明天要坐中巴去,两个人的车费也要三十,这么一来住宿费就只剩六十不到,今天晚上住宿就要靠着五十多块,要是让我吃饱,就真得露宿街头了。

结账的时候,面馆的老板娘一直盯着我的胸肌看,她四十多岁年纪,虽然长相一般,但是身材丰满凸凹有致,也算风韵犹存,不过老话说的好,饱暖才思那什么,我现在饥肠辘辘,实在没有那个兴致,而且就算是有兴致,我也不会找面前这个一直跟我抛媚眼的老板娘。

出了饭馆门,我有点犯了难。

兜里面还剩下五十八块钱,我得找个住的地方,就算我受得了,人家姑娘细皮嫩肉的也受不了啊。

不过街边小旅馆最便宜的一间也要四五十块,我也不能拉着人家黄花大闺女跟我睡一间房,别说人家姑娘不乐意,咱也干不出那种事儿来,怎么说人家还叫我一声师兄呢。

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一个地方,洗浴中心!

随便找了个人打听好了位置,我领着林沫就往洗浴中心赶去,她特别听话,什么也不说就低头跟着我,我让去哪儿就去哪儿,问什么都说好,乖的跟小猫儿似的,我邪恶的想就算我现在把她领回家当媳妇儿,她说不定也会点头答应。

到了洗浴城,这地方看起来好歹比街边的小旅馆要正规些,问明白票价,一晚上连洗澡带过夜是二十八,所幸还不贵,我承受的起。

林沫乖乖的拿上手牌走了,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的看我,眼神里满是依赖,那娇俏的样子看的我心头一动,不禁又想起了一声不响离开的元语薇,曾几何时,她看我也是这个眼神...

那种难言的心痛一丝丝的挤上我的心头,一段认真投入的感情从来不会轻易的忘却,它只会隐藏在你的心底,时不时的趁你不注意就悄悄的溜出来,然后狠狠的给你一巴掌。

晃了晃头,将这些念头甩出脑海,我深吸一口气,走进了洗澡区。

三下五除二的洗完了澡,我便站在休息区的入口处等着林沫,她刚才走的时候跟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要是看不到我,她肯定会害怕。

等了十分钟,我就听见了嗒嗒嗒的脚步声,脚步声很急,表露出脚步声主人的焦虑。

果然,下一秒,我便见到林沫正在向我这边奔跑,跑了几步还差点摔倒了。

“慢点慢点,我在这儿呢。”我眯起眼睛,柔声笑道。

林沫猛地抬起头,眼神里满是惊喜,在那晶莹明澈的眼睛中,似乎还包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让我的心又是一抖。

可是她身上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仍然是胸口处高高凸起的那两团,就连这浴袍都快包裹不住,露出了大片大片的雪腻。

我清咳了一声,掩饰的移开目光,轻声说:“我们去那边休息吧。”

“嗯。”林沫柔柔的应了一声。

躺倒在休息的沙发床上,我努力不去侧头看林沫那违背了地心引力的丰满,可是闻着身边传来的一缕幽香,我的脑子里却纷乱如麻。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我却被一阵呻吟声惊醒,下意识的回头一看,我脸皮就是一抖,身后有一男一女正搂在一起黏糊,那男的一双大手不住的逡巡,女的死死咬着嘴唇,但是从鼻子挤出来的声音还是如泣如诉。

我侧头望了望林沫,正好对上了她羞红的脸和飞快转过去的目光,看来她也被吵醒了。

顺着她刚才的目光看去,我便看见了让我尴尬的一幕,我的小兄弟正在昂首挺胸,愤怒的快要爆炸。我的老脸一红,这也是正常的反应,没办法的事,可是让姑娘看见那就很尴尬了,最关键的是姑娘还是个纯洁的小白兔。

不好意思的侧过身,我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胸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烧,我本就是个欲望很强的人,元语薇又不让我碰她,这几年我一直强忍着,直到她一声不响的离去,我总感觉内心深埋的火山就要喷发了。

但我同样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至少我知道有些人如果不爱她就不要碰,比如我身边躺着的这只小白兔,所以我也只能独自辗转反侧...

这个夜,真是漫长啊...

········
第5章 看你的表现了
········

第二天一大早,从澡堂离开的时候,我顺手拿了一件免费的那种大汗衫,质量特差几块钱一件的那种,不过好歹能够不让我光着上身。

林沫依然乖乖的跟着我,我们直接跑到客运站,买了去女监的票。

兜里面就剩两块钱,我从路边买了个大包子,递给林沫吃,林沫看了看我,却死活都不要,我们两个人推来推去,最后无奈的一人一半,将这个包子分了。

她吃包子的时候,眼睛里面似乎有点晶莹,看的我直叹气,这傻姑娘,不会一个包子就把她感动了吧,还真是傻的可爱。

这边的路基本上都没修过,是那种都是坑的土路,车子不断的颠簸,我跟林沫坐在车后面,她似乎有点晕车,脸色煞白,还时不时的捂嘴。

我看她都快吐了,于是凑过去轻声说:“我帮你按摩一下吧,我学过这个,应该会管用。”

她飞快的瞄了我一眼,小声说:“谢...谢谢。”

我将她的头靠在我的腿上,轻轻的按摩着她头部上的穴道,我可没有骗他,我是真的学习过,而且我按摩的手法特别老道,以前元语薇没事就缠着我让我帮她按摩,如果我不答应,她就用亲个嘴儿啊之类的诱惑我。

按了将近五分钟,林沫的脸色好了很多,我却尴尬了起来。

不为别的,她的胸实在太大了,这个姿势下,那软软的乳肉就在我的腿边上,车偶尔一颠簸就会跟我的大腿进行摩擦,我只感觉小腹处一阵火热,有点控制不住的趋势。

又过了一会儿,林沫似乎也感觉到不对,于是赶忙起身说:“那个...不用了,我没事了,谢谢你啊师兄...”

我尴尬的笑了笑,侧过了头。

……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才晃悠到女监门口,下车之后,我对这里没有别的印象,最大的感觉就是荒凉。

周围全部都是荒山,山是那种光秃秃的,没有什么植被,附近放眼望去没有任何建筑,只有这一座孤零零的监狱。

监狱很大,至少我一眼看不到头。

里面的建筑整体的颜色都属于那种偏灰色,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我未来工作的地方了么,我要在这里待几年才能离开这里呢?

“走吧。”我把包背起,招呼着林沫。

“嗯。”林沫乖乖的跟在我的身后,沿着面前的黄土路向前走去。

向里面走了一段之后,路终于变成了水泥路,看来应该到监狱的范围里了。

监狱的大门还算气派,至少比我这一路见到的那些低矮的建筑要气派的多。

我刚要进门,便被拦了下来,门卫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妈,面色冰冷,一脸别人欠她钱的表情。

“你是干什么的?”大妈冷冰冰的质问。

我告诉她我是来报道的,她上上下下的看了我好几遍,直到我拿出报道的文件之后,她才甩了我一句:“去政治处报道吧。”

这院里面的人很少,不远处有一处被铁栅栏封起来的区域,那块地方很大,大概占整个监狱的五分之四,我猜那里面应该就是犯人的关押地了。

按照门口大妈的指引,我来到了那座浅灰色的办公楼,进到这里面才能看见几个身着制服的人,不过全都是女人,她们神色匆匆,走路走的极快,看起来很繁忙的样子。

不过当她们看到我时,全部流露出一副极感兴趣的样子,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我,恨不得把我一口吃了感觉,这让我从心底感觉到毛毛的。

敲响了政治处的门,门一开,我当即眼前一亮。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扎了一个发髻,带着一副黑框的眼睛,身材凸凹有致。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成熟的韵致。

当她看到我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双眼亮了亮。

“你是...”她问。

“您好,我们是来报道的。”我微笑着礼貌的说。

她将我们迎了进来,招呼我们坐下。

这是一间单独的办公室,看来她应该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官。

果然,她自我介绍说姓李,是政治处的副主任,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安排都是由她来负责。

寒暄了几句,我将报道文件交给她,但是林沫的文件却丢了,她嗫嚅着说不出话来,感觉很是着急。

对着我还和煦如春风的李主任,面对着林沫却马上变了脸,她黑着脸训斥了林沫几句,都快把林沫训哭了。

最后还是我替林沫说了话,证明她真是我的同学,李主任这才放过她。

随后她给我们安排了宿舍,随后亲自带我们去了宿舍楼。

宿舍楼在办公楼的后面,比办公楼要矮一些,一进宿舍楼我便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那是一种类似海产品的骚味。经常出入女生宿舍楼的我对这种味道也很熟悉,只不过这里的味道要比学校那边大多了。

她给林沫安排的是一个四人间,听她说里面除了林沫之外还有两个人住,但是给我安排的却是一间单间。李主任将我送到屋子里,甜笑着对我说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她,临走的时候,她的手指若有若无的在我大腿上划了一下,让我浑身一个激灵,我也不知道她是故意还是无意。

正准备出门跟林沫聊聊天,看看她住的怎么样,我却突然发现了一个男人!

这男人大概三十岁,黑眼圈特别严重,也没有什么精气神,一副操劳过度的样子。

不过看到他还是让我很惊讶,从进这个监狱以来,我看到的全部都是女人,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男性,这不禁让我感觉有点亲切。

而他看到我却更未夸张,他瞪着眼睛长着嘴,半天才反应过来。

等我告诉他我是新分过来的狱警,他脸上的喜意怎么遮也遮不住。

他自我介绍说他叫刘飞,比我早来两年,随后他意味深长的告诉我:“哥们,我曾经也以为这里是天堂,现在才知道这里就是折磨人的地狱啊,你...可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过你来了也好,我也能清闲清闲。”

随后他问了我分到哪里,我说还没具体安排,要等李主任明天告诉我,这小子一听到李主任的名字,随后撇了撇嘴,冷笑道:“那个骚娘们,哥们我跟你说,你分到哪里就要看你今天的表现了,注意点别锁门。”

说完他就阴笑着走了,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我想着他的话若有所思。

折腾了一早上,加上昨天没休息好,我也有了几分困意,床上被褥都是现成的,我躺下便进入了梦乡。

睡着睡着,我就听到有人敲门,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问了一声:“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骚媚入骨的声音:“是我,我是李主任。”

我猛地一激灵,一下子想起了刘飞的话。

“你明天分到哪里,就要看你今天的表现了...”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