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岁马伊琍把抹胸装穿出了高大上,撞上25岁的娜扎也是完胜!

教你气质女生养成 2018-06-04 16:23:07


马伊琍作为娱乐圈的当红女星,应该是家喻户晓人了吧,41岁的马伊琍如期的参加了今年的“爱奇艺尖叫之夜”,她的出现立马就让活动现场再次沸腾了起来。马司令穿着一身闲裤的套装让在场的嘉宾眼前一亮,简直就是时尚辣妹啊,已经是2个孩子的母亲了,没想到身材还是这样的好,让人不禁怀疑真的有41岁吗?

马伊琍这次的发型又回到了最初的经典,就是留着清爽干练的短发造型,非常的养眼,同时又突显出自己的气质。再配上帅气的格子套装,简直就是英姿飒爽啊,穿出了自己独特的女人韵味,看上去也就20出头的小姑娘一般啊!

说句实话,这身抹胸格子套装穿在马伊琍身上,真的是格外的抢眼,锁骨很美,身材很迷人,气质就更加不用说了,这身衣服好像就是为她量身制作的一般。

其实马伊琍穿这身衣服刚出来的时候,细心的网友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类似这件服装25岁的女星古力娜扎曾经也穿出来过,大家也都知道古力娜扎也是一个公认的大美女,美白的肤色、漂亮的脸蛋加上大长腿,那也是美到了极致。

马伊琍是一位精明能干、英明睿智的女人,也是一个注重穿衣搭配、崇尚美感精致的女人,她懂得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更加知道怎样扬长避短。她多次在重要的场合都会选择穿抹胸款式的服装,因为这样可以把自己的优势和亮点彰显出来,肩甲和锁骨线条都接近完美,这就是真正懂得穿衣服的人,尤其是重要场合。

马伊琍是一位优秀的女演员,生活中也是一位好妻子,好妈妈,经历过丈夫的出轨之后,她愈加明白了且行且珍惜的真正含义。在这里,祝愿马伊琍在未来的生活和工作当中,可以一马当先,顺心如意!



2018火爆小说


第一章 你做梦

夏语凝蜷缩在柔软的沙发里,生理期的疼痛在折磨着她,颤抖的双手想要拿起桌上的温水喝。

“滴”的一声门开,伴之而来的是难闻的酒气。

龙君浩高大的身形映入眼前,西服随意的搭在左手,裁剪合宜的白衬衫让完美的身材比例更好的呈现出来。

他迈着修长的双腿向夏语凝走来,她刚刚拿到的水杯被无情的佛开,摔倒在地。

下巴被突然捏紧抬起,肌肤上传来的刺疼让夏语凝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

“怎么,夏大小姐不喜欢我的触碰吗?”龙君傲语带讥讽。

夏语凝看着近在几伬的英俊五官,龙君傲身上浓烈的酒味让她忍不住想吐,只能赶紧把脸撇向一旁。

龙君傲被她这一动作激怒,手劲更甚。

“今天放过我可以吗?”夏语凝吃疼的轻叫出声,琉璃般地双眼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龙君浩看着她,眼底快速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但转瞬即逝。

“你是在求我吗?既然求就要有求人的样子”他松手将她甩到一旁,松了松领带,满脸深冷。

“求你放过我。”夏语凝忍着疼痛,故作平静的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

龙君浩低头在她耳边低语,像是恋人间在说情话一样:“夏语凝,求我放过你可以,跪在那里给我磕个头我就放了你。”说着深沉的双眼漫不经心的扫过地面已破碎的杯子。

夏语凝轻轻颤抖了下,腹部的绞痛跟心里的疼痛比起来微不足道。

夏语凝不禁微微苦笑,这个男人她永远都看不懂,对她好的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对她不好的时候,让她觉得自己几乎是身处地狱。

“我们离婚吧。”夏语凝早已心如死灰,结婚三年,她就像小三一样冷落在这小公寓。

而跟他出双入对的是韩沐柔,韩氏的千金,此刻正光明正大的住在他家别墅。

夏家已经垮了,爸爸在监狱里不能探视,因龙君浩的打压,没有一个律师敢为她爸辩护,妈妈也被他软禁着。

所以对于眼前这种困境,她真心无法再忍受!

“离婚?你做梦,你要好好的为你父亲赎罪。”龙君浩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夏语凝娃娃般的脸。

“他已经在监狱了。”夏语凝缓缓的闭上眼睛,泪涌而出。

她不相信爸爸会找人杀害龙君浩的父亲。

“那是他该死。”龙君浩咬牙切齿的说着,修长有力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夏语凝的下巴。

夏语凝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了他,忍着疼痛毫不犹豫的往破碎玻璃那跪上去:“那这样,可以放过我了吗!”

龙君浩没有防备的踉跄两步才稳住了身子,等他反应过来时,夏语凝已经跪了下去,她膝盖上的血刺痛了龙君浩。

夏语凝手握成拳,指甲陷入掌心。

她告诉自己要坚持,不能在这男的面前倒下。

终于“砰”的一声,龙君浩愤怒的甩门离开,夏语凝颤抖着手拨打出记忆中的号码,随即眼前一黑也失去了意识。

*

刺鼻的消毒水味告诉夏语凝这是在医院。

“语凝,感觉怎么样。”陆星辰担忧的摸摸夏语凝的脸,眼神满是痛苦。

他接到她电话时正准备给病人做手术,情急之下他把手术交给另一个主任,用最短的时间赶到她的住处。

陆星辰想起自己破门而入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她,那时的夏语凝已经奄奄一息。如果自己晚去一步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她是夏家千金,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更是他想爱却爱不到的心上人。

他以为龙君浩是她的幸福,所以他选择放手,他跑去美国进修医学。回来时一切都变了,她嫁给了龙君浩。

再见时她伤痕累累。他放手的心动摇了。

“星辰,谢谢你,不用担心。”夏语凝忍着疼痛想要坐起来,奈何全身无力,唯有苦笑。

第二章 你真贱

“行了,我没事,自己可以上去。”夏语凝实在不想住院,龙君浩找不到她不知道会不会变本加厉的折磨。

“没关系,我好人做到底。”陆星辰温和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弯腰直接把夏语凝从副驾驶座抱起向她住处走去。

夏语凝无奈,倒也不好意思再次拒绝。

陆星辰见状心情大好,抱着她像抱着易碎品似的小心翼翼。

“看来我打扰到你们了。”毫无温度的声音来自不远的黑暗处。

陆星辰感觉自己怀里的人轻轻颤抖了下,他手劲微微收紧。

“星辰,放我下来。”夏语凝看到了黑暗处的高大身影,她不想连累陆星辰,也不想连累陆家,因为清楚知道这个男人的手段。

陆星辰叹气,倒不是害怕那男人,只是怕怀里的人挣扎会蹦开膝盖处刚缝合的伤口。

“陆少爷喜欢窥觊别人的老婆?”龙君浩说完走出黑暗,来到他们面前站定。

冷毅的面容,微微扬起的嘴角是透露浓浓的嘲讽,锐利的双眸透着森冷以及怒意。

“龙总裁有把她当老婆?你娶了她却不好好珍惜她,我不介意带她离开。”陆星辰不卑不亢的看着龙君浩,声音温和却也透着坚定。

曾经的发小,现在成了争锋相对。

“星辰,你先回去,求你……”夏语凝清淡的双眸有着说不清的恐惧,嘴唇微微清颤。

她现在只想让陆星辰赶紧离开,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更不想连累他。

“好,那你记得回去煮红糖姜水喝。”陆星辰原本清润如玉的的眼里有着痛苦和无奈,他不能让夏语凝为难,毕竟他只是个“外人”。

陆星辰走后,从来没被忽略过的龙君浩紧紧的蹙着眉,眼睛要喷火似的盯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夏语凝。

他的女人,即便自己不要,也轮不到他人染指。

“啪!”龙君浩一巴掌甩向夏语凝,力道之大直接让她摔倒在地。

脸上火辣辣的疼,夏语凝紧抿着双唇,怕喉咙里的血腥会破口而出。

“夏语凝,你真贱,是不是还想勾引陆星辰?”龙君傲修长的手指紧捏着她的下巴,刀刻般的俊脸在灯光下忽明忽暗,熟悉温热的气息喷在夏语凝脸上。

夏语凝一把挥开龙君浩的手,神色冷漠,“随你怎么想。”

她太累,不想再争吵下去。

“不过你就算勾引他又怎样,他有能力挽回名行建设?有能力让你父亲洗清罪名?还有,你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

“龙君浩!”夏语凝猛地扬声,嗓音中浸满了绝望,“我就是因为太贱才会爱上你,而爱上你的代价我也在承受着!”夏语凝告诉自己不要哭,可她真的很痛苦!

“爱我?你不配。”龙君傲嗤笑出声。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一直都在求你……求你让我见我爸妈一面,可你为什么永远都要这样对我。”夏语凝从未如此的卑微过,可从爱上这个男人之后她早已卑微到尘埃里去。

“答应你也不是不行,沐柔双腿不方便,你来做沐柔的双腿吧。”龙君傲幽深如同黑宝石的双眸有着嗜血的光芒。

夏语凝轻轻一震,心早已被一片寒冰所覆盖。

她是他的妻子,却要去给他的心上人做佣人。

“哈哈……”夏语凝疯狂的笑着,眼泪像断了的珍珠一样。

第三章 提鞋都不配

龙君浩最终让她住进了惜柔园。

惜柔园,呵呵……夏语凝自嘲一笑,她不懂,为什么自己还是会心痛到窒息。

“语凝,我想到花园看看。”韩沐柔微笑的对夏语凝说,笑容却未达眼底。

夏语凝轻轻点了点头,忽略她虚伪的假笑。

当初龙君浩说韩沐柔救过他时,她想着爱屋及乌,对她掏心掏肺。

“君浩对我真好,知道我喜欢熏衣草,就让人从法国特意空运过来,你知道吗,熏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

“对了,我记得君傲跟你一起时,好像经常送你熏衣草。”

“要下雨了,进去吧。”夏语凝努力平复自己,当初是她傻,以为龙君浩爱她,才会送她喜欢的熏衣草,可结果却只是因为他的‘她’喜欢。

正当夏语凝推着轮椅准备调头时,韩沐柔却突然‘啊’的一声摔倒在地。

夏语凝一惊,刚要准备去扶就被一双有力的手给推开,熟悉的薄荷味道窜入鼻中,她知道来人是谁。

“夏语凝,如果沐柔有什么事的话,你也将会失去你的双腿”龙君傲抱着韩沐柔,咬牙切齿的说道,愤怒的眼神恨不得夏语凝马上去死。

“没事,语凝也不是故意的,反正我的腿也没知觉。”韩沐柔双手自然的搂住龙君浩的脖子,头埋在他的胸口,笑容意味深长。

“对不起,你的腿也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龙君傲一震,脸上闪过痛苦的神色。

没错,韩沐柔就是故意说的,她不允许龙君浩对夏语凝有一丝的心软,她不懂的是,为何夏家垮了却还要把夏语凝留在身边。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豆大的雨水打在夏语凝身上却滴进了心底。

“夫人,先生让你进去给韩小姐洗脚。”李妈打着伞走到夏语凝面前站定,下巴微扬,语调阴阳怪气。

“我知道了。”夏语凝声音冰凉如水。

夏语凝一身狼狈走进别墅,看着聊的欢快的龙君傲跟韩沐柔,她紧握成拳的双手紧了又紧。

家里佣人的眼光全是不屑与嘲讽,在他们眼里韩沐柔就是夫人。

“为什么。”她还是没有忍住质问出声。

“你既然是沐柔的贴身佣人,给她洗脚也是你的职责。”龙君傲一双冰寒的眸子毫无温度。

“你一定要这样侮辱我吗!”夏语凝一瞬不瞬的看着龙君浩。

这里的佣人那么多,却让她给他的心上人洗脚。

“你以为你还是夏家千金?现在的你连给沐柔提鞋都不配,这样吧!你去外面跪着,算是给沐柔赔罪,直到沐柔满意为止。”龙君浩嗤笑出声,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韩沐柔满脸娇羞看着眼前的英俊男人,她爱他,很久以前就爱上了。

韩沐柔知道,龙太太的位置早晚会是她的。

夏语凝感觉胸口被东西压着透不过气来,外面下着大雨,他居然可以毫不在意让她去外面的雨中跪着。

夏语凝垂下眼,眼里的悲伤越来越浓,眼前越来越模糊,她快速的转身向外面走,不想让人看见。

龙君傲拉开书房的窗帘,就那样站着,深不可测的双眼紧紧盯着楼下渺小的身影,心底某处被微微刺痛。

狠狠的吸烟,吐雾,动作一气呵成。

烟雾云绕,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深不可测。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雨中跪着的某人开始摇摇欲坠,他才拿起对话,语调冰冷地说了一句:“让她滚进来。”

龙君傲烦躁的将电话摔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气谁。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