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国度,不同的童年——印度小镇上的贫与富

地图上的蓝眼睛 2018-03-25 17:33:21



这是鲈鱼正美的印度故事第13篇





逛完西庙群,时间尚早,我们又在镇上随意溜达。受好奇心的驱使,我们走向一栋外观看起来像寺庙的建筑,想要一探究竟,却在路上无意中发现了镇上的小学。一位看起来像校长的人看到我们,招呼我们进去,允许我们随便参观。得寸进尺的我们唐突地问校长可不可以看看小学生上课,校长居然高兴地答应下来。他走进旁边的教室,跟里面穿红色上衣的年轻女教师说了几句话。

 


这间教室绝对不能用宽敞明亮来形容,只有门,没有窗户,没有桌椅板凳,甚至没有讲台。二十几个小孩子席地而坐,有的背靠着墙。

 

他们没有书籍。年轻的女教师拿着一本16开的笔记本在讲课,笔记本上大概就是老师手写的课件内容。这是一堂英文课,老师正在教他们数数。老师念一句,孩子们齐声念一句。

 

“sixteen。”老师念到。

“sixteen。”孩子们念到。

“seventeen。”老师念到。

“seventeen。”孩子们念到。

……

 

虽然在大声地念着英语数字,孩子们的目光却全都聚拢在我和小伊身上。校长让我们进到教室里。在孩子们惊奇的注视中,我们默默走到了教室的最后排,席地坐到了两个孩子中间。

 

我开始观察这些熊孩子。他们坐成不规则的三个纵列,中间一列有个穿着白色短袖汗衫的孩子,一直没有跟着老师念数字。老实说,他长得白白胖胖地,大眼睛长睫毛,非常可爱。但是他好像对课堂没有丝毫兴趣,一会儿用手撑着下巴,一副好难熬的可怜样子;一会儿歪着脖子,无精打采地垂丧着头;一会儿张大嘴巴打个大大的哈欠……真是逗死我了。

 


他斜对面的一个女孩子则跟他形成鲜明对比。老师念一句,她念一句,神情专注,目不斜视,一看就知道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


 

女教师突然走到小伊面前,把手中的笔记本递给她,让她教孩子们念。小伊露出惊讶又些许羞涩的表情,但并没有推辞。她站起身,决定化羞涩为力量。

 

“eighty-two”,小伊念到。

“eighty-two”,孩子们念到,但声音没有先前齐整响亮。

“eighty-three。”

“eighty-three”,孩子们显然不是很配合。

“eighty-four。”

“eighty-four”,声音更弱了。

……

 

念了十来个数字,完全没有声音跟着了。女老师笑了,接过小伊递给她的笔记本。

 

第二天下午,我和小伊分别租了一辆自行车,决定骑到远一些的地方看看。自行车租赁并不需要押金,老板问了一下我们旅店的名字,然后约定了归还的时间,就把自行车租给了我们。

 

克久拉霍乡野的牛


我们在克久拉霍的乡野里放肆地骑着车,像重获自由的笼中鸟,只想展开翅膀享受久违的翱翔。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富丽的小区外面。小区里的房屋全是规划整齐的两层小楼房,外表全部被刷成统一的橙黄色,外面还停着不少私家车。这应该是克久拉霍的富人区吧。我们决定进去看看。

 

小区门口站着保安,他同意我们进去,但是不允许在里面骑自行车。我们只能把车停在门口,虽然有点不放心,但觉得保安应该不会做偷自行车而丢掉工作的傻事情,况且他看起来也不像坏人,我们于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小区很干净,每家楼前都有不太高的围墙,围墙内外零零落落地种着几株植物。一群小孩儿正在嬉戏打闹,面对不速之客的到访,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惊讶,而是大方地用英语跟我们打招呼。我把相机对准他们,他们配合地舞动手中的玩具摆着姿势,或者做着各种鬼脸,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纯真又自信的笑容。



我不禁想到了在加尔各答街上看到的那些穿着脏衣服耷拉着鼻涕的小孩儿。虽然每一个国家都有穷人和富人,但在印度,这种差别竟是如此之大。

 



世界上最有味道的城市

瓦拉纳西的另一种味道

和尚是最早的背包客

去大吉岭品红茶

这里不太印度

梦想飞奔在原野

王的居所,放牛娃有没有春天?

那烂陀,一场以性命相许的壮游

菩提伽耶,佛教徒心中的麦加

菩提树下的假和尚

迈索尔:从来时势造英雄

那些羞羞的事儿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