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子15年没带胸罩,结果惊呆了...

安徽焦点 2018-09-28 17:19:53

1
001渣男配biao天造地设


简汐怎么也没想到,满心期待的烛光晚餐,会变成一场视觉盛宴!

别墅楼下,她站在那里仰头看着楼上阳台处的情形。

男人和女人的身影交织在一起,起伏晃动,简直就是电影画面的暧昧镜头实战演习。

半开的窗户里,还能听见引人遐想的娇吟声……

窗帘舞动不停,隔着一段距离和一道玻璃,她好像还能看见男人倾身时,鬓角挥洒的汗水!

他眼底的急切,欲火,仿佛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刺进她心底!

女人被他翻转过来,趴在窗台上!

那番激烈的画面,一时春光无两。

大约是他那时太忘我,并未看见站在窗下的她,但是……那个女人看见了简汐!

后来女人的声音越发肆无忌惮!

婉转动人的声音,仿佛早已攀上人间极乐境地。

简汐手里的两瓶红酒,“噹”的一声坠地,碎成渣片,殷红的液体就像她那颗被人捅的支离破碎的心,捧都捧不起!

“简汐!”阳台响起一声男人的叫唤。

她忽地转身,逃也似的离开别墅!

别墅外,简汐站在路边,不顾满脸的泪痕掏出电话,拨出三个数字——110!

片刻后她开口道:“我要举报,海山路96号,有人招妓!”

约莫二十分钟后,响起警笛声!

别墅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简汐看着习帆和那个女人,被警察带上车之后,转身抬头挺胸的离开!

一周后,某饭店。

“简小姐,我今天找你的目的,你也清楚,但是习帆是真心爱我的,请你退出。”

简汐低垂着脑袋,纤长浓密的睫毛挡住了她眼底大半情绪。

纤细白皙的手指搅着咖啡不急不躁,看不出丝毫慌乱,仿佛几天前的事压根不存在。

她甚至还声色柔和的问:“若我不让呢,你会损失什么?”

抬眸,一双琉璃般的眸对上对面有些慌张的女人。

今日与她来谈判的不是别人,是做了她三个月助手的桑柔。也是那个三天前和习帆,在她面前上演限制级画面的女人。

简汐想,习帆到底喜欢她什么呢?

是她这个人吗?

可她简汐,才是这苏城公认的名门闺秀!

桑柔紧揪着手说:“你不让你改变什么,他爱的人是我,那天你也看见了!”

那天?

简汐脑海里闪过那些画面,随即笑道:“我看见什么了,招妓吗?桑小姐这一个星期,在警察局待的还习惯么?”

桑柔脸色一沉,虚伪的面孔再也伪装不下去!

“他爱的人是我!我已经怀孕了!请你离开他!”

简汐优雅的端起桌上咖啡,轻抿一口放下道:“我和他从未开始过,无所谓退不退。”

她起身拿起一旁的包,迎着对面女人错愕的眼神道:“我是叫简汐,他是叫习帆,我爸爸是姓习,但是被收养的不是我,是他。”

简汐是简家养女的事情,被苏城的人传了很多年。

很显然,桑柔也没有料到真相会是这样,她一双眸里错愕难掩。

简汐满意一勾唇道:“他既是简家养子,自然不能继承简家家业。”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平,听着仿佛丝毫未受到那件事的影响。

桑柔一双手紧紧搅着,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摇头:“不可能,你在骗我!”

简汐哼笑一声,俯身凑过去,附在她耳边说道:“他在简氏是年薪百万,可是你大概不知道,我每年的分红就是他十倍之多。所以你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勾引我呢,我可比她有钱有权多了……”

“你在骗我对不对,被收养的是你!”桑柔一张脸青红交加,好不热闹。

简汐举止从容的拢了拢头上发髻,笑道:“怎么,你来给我下马威之前,没有事先打听好这些事么?”

她凌厉的眸射向桑柔:“想要找个跳板,也要选个值得你豁出一切的啊。选了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养子,看来,你不仅出生不好,眼光更不好!这辈子,怕是前途堪忧啊!”

不理会被气她气的脸色爆红的女人,简汐优雅的转身挎着包离开。

她转身之际,桑柔比她速度更快的从那间咖啡店跑了出去。

而简汐却脚步一顿,她一抬眸,便发现了大门口走来的气质卓绝的男人。

简汐认出他——顾西城。

这个男人最近时常出现在各大报纸版面,或是财经头条,或是娱乐头条,让人想不认识都不行。

苏城女人将他奉为男神,却又各个敬而远之。只因传言这个男人在一次任务中,不幸被击中要害,从此再不能人道。

男人穿着一件深色衬衫,指尖夹着一根烟,姿态闲适靠在前台,似乎在与服务业沟通着什么

简汐随即一转身端起桌上,她还未喝完的酒,快速灌下去!

有些事她骗得了桑柔,但是却骗不了自己。

这几年她爸爸对习帆很是信任,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简家内定的女婿。

甚至就连她自己都以为她会和习帆修成正果,所以很多大权已经让习帆接手。

谁知道还没等到她和习帆有什么结果,习帆已经等不及,先下手为强。

车祸、夺权,一幕比一部狗血,联合助理设计陷害她,可悲的是简氏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是习帆的。

而她如今在习帆面前,根本毫无胜算。

所以,她需要一个强大的帮手。

放眼整个苏城,再没有比眼前的人更合适的人选了!

顾西城起步走过来,简汐看准了时机,也起步过去。

擦身而过之际,被身侧的服务员撞倒,简汐脚下一崴,险些就要跌下去。

身侧的男人及时一伸手,勾住了她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

简汐整个人猝不及防撞去男人坚硬胸膛,一抬眸,便对生男人幽深的像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的眼眸,轻易将人席卷其中。

顾西城看着面前的女人,似乎是有些喝多了。

脸颊酡红,目光也有些游离,眯眸浅笑着盯着他看。

窗外细碎的阳光落在她姣好精致的容颜上,有种动人心魄的美,惊艳了时光。

凑的近些,似乎还能闻见女人身上的酒味。

清淡的香气,叫人忍不住心驰神往。

顾西城微微蹙眉,随即便见那女人站直身体,端庄礼貌的笑道:“谢谢顾先生,你好,我是简汐。”

修长白嫩的一只手递来男人的面前,顾西城微一点头握上。

下一秒简汐抽离了自己的手,浅笑道:“感谢你的出手相助,后会有期。”

“简小姐,再见。”顾西城只是客气礼貌的道了句,不带丝毫情绪。

简汐弯唇,转身瞬间,唇畔的笑容,撩人无比。

男人有片刻恍神,很快又收拢思绪。

——

顾西城没想到,他会很快在和简汐见面,一家娱乐会所。

那个女人一件短裙,立于一群人中,格外醒目。

短裙下面,一双笔直长腿白皙匀称,灯光下格外惑人眼球,晃花了一群人的眼。

顾西城不是没见过美人,但是美成简汐这样的,绝对少有。

一颦一笑间,轻易叫周遭的人看直了一双眼。

站的远了,还能听见那端传来的声音:“简小姐想要抢走我手上习帆的订单,这事还不好说吗?待会儿酒桌上陪我喝几杯酒,漂亮的女人,就该懂得合理的运用美貌的资本,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嘛!喝完了酒,跟我回去一趟,我保准好好考虑你的条件!”

让她去陪睡?!

简汐眼底闪过一瞬即逝的厌恶。

刘青云不等她答话,径自拉着她手腕,将她往包间带去。

简汐挣扎着,脚步慌乱中,她撞上了人!

刘青云抬头就要怒骂,却在看清人,蔫在当场……



2
002渣出了极限



刘青云有些哆嗦着说了句:“顾,顾先生……”

简汐趁着那个男人松懈的空档,抽手,垂头站在一旁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那模样,看着好似很委屈。

只是无人知道,她再在那个男人进来之时,便发现了。

顾西城似意有所指的说了句:“刘先生,好兴致啊。”

男人极淡的目光扫过一旁,静立不语的女人,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修长匀称的一双腿,叫人一眼看去就移不开目光。

就这样的女人,确实有陪睡的资本!

刘青云干笑了声,一伸手道:“顾先生请。”

男人收回落在简汐身上的目光,转身起步。

一行人往包间涌去,简汐也跟着进去。

刘青云对简汐垂涎许久,已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难得她今晚又是送上门的,他更加不愿轻易放过。

简汐落座后,便听他说道:“简小姐想要我的单,也该拿出点诚意不是?”

他推过来三杯酒,抬手道:“来,喝了这些酒,我们慢慢聊。”

简汐看着面前满满的三杯酒,唇边笑容不减,只是思绪已经百转千回。

三杯烈酒下肚,她怕是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为了习帆那个混蛋去喝这三杯酒,自然是不值得的。

可若是为了她自己……

简汐余光扫过坐在首位上的男人,男人好似压根没注意到这边动静一般,神色如常的与人攀谈。

短暂思考以后,她端起桌上的酒,笑道:“希望刘先生,说话算话,信守承诺。”

刘青云给她斟的都是烈酒,酒一入喉,便传来阵阵刺痛的感觉。

简汐强忍着将那杯酒灌下去,身侧响起阵阵掌声。

那些男人不怀好意的夸赞着:“简小姐真是好酒量!”

“咳!”简汐被那烈酒呛的轻咳起来,身旁有人“体贴”的又将另一杯酒递去她跟前。

“简小姐,打铁要趁热,接着喝啊。”

简汐笑笑,端起。

烈酒上头,她又没吃任何东西,有些招架不住这酒的后劲。

迟迟不去碰第三杯。

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点了一根烟。

倚在椅背上,悠闲的抽着。

深邃平静眸,似在看着她,又不似在看她。

简汐浑浑噩噩的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和他眼中的笑话无异。

她不禁莞尔一笑,又端起仅剩的一杯,仰头喝完!

顾西城的视线里,只见她嘴角渗出的液体,顺着纤细的脖颈往下滴落。滑过下巴,滑过纤长白皙的颈子……

一路下去,都是旖旎风光。

后来,似乎沾在了领口上……

本也不是大不了的画面,他参加宴会无数,比这个火辣千万倍的,也不是没见过。

却不知为何,看的他身体一阵燥热。

他眯眸看着面前的酒杯,明明只是喝了一杯酒,不应该会有这感觉的,难道是……

依稀记得,那杯酒是对面的那个女人给他倒的!

女人酒杯落下的瞬间,耳边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简汐胃里一阵翻搅,起身匆匆往门口奔去。

刘青云眸色一敛,正欲跟上,却听身侧人叫道:“刘先生,我们也喝一杯?”

那人回身,便见顾西城端着一杯酒。

顾西城回到苏城这近一年的时间,参加过的酒席无数,可他何时主动与人端杯。

顾氏在这一年里,已雷霆之势席卷了整个苏城,没人敢小觑这个男人。

他虽然常年在军队,可是这一年使出的那些手腕,却是招招击中要害。所以哪怕人人都知道,那个关于顾西城不能人道的传言,也依然不敢在这个人面前有半点不敬。

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一年在苏城的手段太过骇人,更多的是,这人身上有种不可忽视的气场。大约和他常年居住部队有关,举手投足间,总让人不自然的觉得紧张。

所以,此刻刘青云明知简汐已经被他灌的七七八八,是下手的良机。可顾西城主动攀谈,他还是不得不暂时放下那个女人。

但刘青云并不知,他的杯子,已不知在何时被顾西城调换了!

——

简汐趴在洗手池边,一阵呕吐。

晚上喝的那些酒,此刻被她吐的差不多了,她又从包里掏出解酒药,剥出一颗扔进嘴里。

简汐扶着墙一路往外走,后花园里,有一男一女在争执着。

即使她此刻脑袋不清楚,但还是认出了那个男人。

简汐下意识的转身要回去,却被那人叫住。

“简汐!”

略带薄怒的两个字,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那个她们简家,当祖宗一样供养了二十多年的狼!

她当然不会停下脚步,可敌不住那人脚步快。

手腕一紧,习帆扯住了她的手。

简汐愤然抽了抽,没有抽开。

“汐汐,我有话和你说。”男人握着她手腕,低声说。

她有些恼怒的叫道:“放开我,我没什么话好和一头狼说。人畜殊途,习先生自重!”

习帆面色闪过一抹不冷色,扭头对着身后的女人说:“你先回去,回头再说。”

等身后女人走开,他一把扯过挣扎不休的简汐,紧紧抱在怀里。

熟悉的气味一瞬间扑面而来,却再也不是她熟悉的人。

男人喃喃道:“汐汐,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们还像以前一样……”

“闭嘴!”简汐冷声打断,冷笑问道:“怎么和以前一样,你是要我像以前一般,被你戏耍在股掌间吗?习帆,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你想要简家家产我不怪你,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找人撞他!”

撞见他出轨之后,她便接到一封匿名邮件!上面说了他是如何算计简氏和她父母的所有过程!

她该是多蠢,才会认不清面前的人,只是一直披着狼皮的畜生!

“他是你爸爸,你喊了二十多年的爸爸!”简汐有些失控的红了眼。

“汐汐……原谅我。”

简汐深呼吸,强压下心头怒火:“我母亲当场被撞死的瞬间,你就该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原谅你!”

她决绝的转身离开,不再给他丝毫开口的机会。

身后响起习帆冷漠的声音:“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路可走?没了简家大小姐这个名头,你以为你还能值几个钱!嫁给我,你还有机会保有简小姐这个称呼!”

简汐垂在身侧的手倏地握紧,回身看着他,脸上是绝美的笑容。

清风拂过,带起她披散在肩头的卷发迎风飞舞,她站在那里美的像是一幅画,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语气果决的说道:“我宁愿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也不愿与畜生为伍,有时候人面兽心,可比一个废人可怕多了!”

她没有忽视他眼底的愤怒,轻蔑一笑道:“渣男配biao,天造地设!祝你们白头到老,子孙绵延……而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孩子会是谁的种!”

简汐转身,重新往包间走去。

可还未踏入包间,便在长廊的拐角,被一股力道强行扯过!

“救……”简汐下意识惊呼出声。

未说完的话,消失在男人的手掌中!

长廊角落的灯忽然暗了下去,简汐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觉得那个男人似乎在用力撕扯着她的衣服!

意识到要发生什么,她整个人慌乱不已!



3
003传言顾先生早已失去,做男人的资本



男人微凉的唇落在她颈间,简汐只觉得羞愤难当。

禁锢着她身体的手,像是层层箍着她的铁丝,简汐觉得窒息!

男人泛着薄茧的手,探过她的衣服下摆,摸上她纤细的腰肢缓缓摩挲,惊得简汐整个人一哆嗦!

“救……”她下意识的惊呼出声,却再度被男人覆上嘴唇!

彻底将那个还未出口的“命”个堵了回去!

男人带着暗示性的语气说了句:“今晚,跟我走?嗯?”

简汐一怔,总觉得耳边的声音有些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慌乱无比之时,她一口咬上了那个男人的手背!

重重的一口!

简汐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了,但是男人依旧没有抽手离开的意思!

她能听见身后响起习帆的叫唤声:“汐汐,你在哪,你听我解释!”

身子莫名的一哆嗦,她抬腿就踹上了面前的男人。

也不知是她那一下子太重,还是因为越来越近的声音,男人松开了她!

“欲情故纵!”幽暗的空间里,简汐只听见男人说了这一个词,随即再无声响。

渐渐走远的脚步声,让她松了口气。

简汐靠着墙壁就要蹲下,却再度听见身后传来习帆的声音:“汐汐,你听我解释!”

她拿着手机,迅速逃离出去!

从那条长廊出来,便是娱乐会所的侧门。

来时还布满星空的夜,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下雨了!

她出来的匆忙,根本没就带雨伞,这么一出去很快就会被淋成落汤鸡。

身后似乎还能听见刘青云那帮人的叫唤声:“简小姐,简小姐你在哪?”

简汐整个人一激灵,顾不得许多,匆匆跑进了雨地里!

只是这么一淋雨,她体内的酒气,好像也跟着挥发的差不多了。

刘青云找不到人,站在廊沿下看着外面来势汹汹的雨,气恼道:“真是失误,怎么就叫那样的绝色给溜了!”

“你们怎么办事的,不是叫你给她下药了吗!这样还能溜?!”

服务生站在一旁,惶惑道:“是下药了,不过酒杯好像被她递给了……对面的男人!”

刘青云一听大叫一声:“坏了!”

转身就往包间走去,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每走一步,都觉得难受无比!

身体那股莫名的燥热,竟然像他自己喝了那只酒杯装的酒似的!

彼时,厚重雨帘里,简汐满身狼狈的站在那里。

她身后那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驶出来,司机有些为难的开口:“先生,前面有个小姐挡住了路。”

后座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透过玻璃看了一眼。

随即眯眸道:“开过去。”

司机缓缓绕开简汐,即将与外面的人擦身而过之际,却听男人沉声命令道:“停车。”

车子骤然在简汐脚边停下,溅起路边的水,溅的她一身!

简汐下意识的捂住脸,再度拿开手的时候,却见那辆黑色迈巴赫的车窗缓缓滑下。

露出男人菱角分明的一张脸。

简汐一下怔在原地。

司机从车里下来,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朝着简汐走过来。

“简小姐,请上车吧。”

雨伞遮过她的头顶,雨点砸在上面,噼里啪啦的响。

很快将简汐的思绪拉回,低眸瞥了一眼自己湿哒哒的衣服,她隐隐皱眉。

简汐迟疑间,车窗缓缓滑下,男人缓缓转头:“你打算就这么淋回去?”

低沉磁性的声音,即使在这雨夜里也格外的动人心弦。

简汐蓦地怔了怔,微微低头道:“那就麻烦顾先生了。”

司机为她拉开车门,简汐弯腰坐了进去。

她和那个男人隔着一段距离,但那人强大的气场,好像还是轻而易举压得她喘不过气。

有种男人,天生气场逼人。

哪怕他自她上车之后,未发一言,还是让人觉得觉得压抑。

“啊切~”简汐的一个喷嚏,打破了车厢内凝重的气氛。

顾西城一个眼神透过后视镜递去前面的人,司机很快递来一个干毛巾。

“谢谢。“简汐接过,擦了擦之后索性将那条毛巾裹在了身上。

余光扫到那个男人衣角的灰迹,和他左手贴着的胶带,不由微微蹙眉。

难道刚刚在巷口的,是……

简汐裹紧了身上的毛毯问道:“顾先生,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男人偏头危险的目光看过来,像是漫不经心的说了:“被只不知好歹的野猫,给弄伤了。”

简汐整个人哆嗦了下,野猫?

难道刚刚在长廊的人,真的是……他?!

想到这里,她不由整个人都惊了下。

下一秒,她被身侧的男人一把扯过!

“顾……”简汐开口的话还没说完,已被男人一把抵住了前排车椅的车背上!

顾西城俯身,凑过去靠在她耳边道:“三番四次巧遇,简小姐难道要告诉我,这真的是巧合?”

“在酒桌上给我下药,难道也是巧合?!”

简汐有些震惊的听着这些话,还未来得及反驳,便见那人一个前倾靠过来。

附在她颈边轻嗅一口,暗示性的动作擦过她白玉般的耳珠,声色暗哑的问:“说你不是故意勾引我,你信么?”

简汐心头,蓦地被一股强烈的屈辱感堵上!

她整个人僵在那里,眸光一转看着男人渐渐变深的眸色。

像是嘲讽的语气道:“苏城也有传言,顾先生早已失去做男人的本能,想来是……”

她话还未说完,便觉腰间的手一紧,她随即被男人压倒在了座椅上!

简汐身上那挑毛巾,因为这番折腾,早就四散开来。

本就是圆领的那件衣服,此刻更加地了些许。

她恼的胸口起伏不定,却不知这样的景象,让今晚本就意志薄弱的男人,更加不堪一击。

男人俯身道:“想借我的手,去帮你拦住习帆的打压?你能拿什么资本来换?”

简汐没想到她不过才出现在这人面前第二次,他便一眼窥出她的目的!

她眉心狠狠一蹙,随即想做了什么决定一般:“顾先生不嫌弃的话,我用我自己来换如何?”

男人眸色陡然一紧!

下一秒,简汐只觉得身上一凉!她的上衣,被男人掀了上去……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