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子15年没穿内衣,结果惊呆所有人!

俏妈居家秘籍 2018-07-17 17:42:14

第一章 孩子?你配吗?


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那种把心撕成了一片一片,踩在地下任人践踏的感觉,生不如死。

三年零四个月又八天,一千二百二十三个日日夜夜,顾婉霜就是过着这种生活,每天都像被钝刀子割肉一样在她心上划,一刀又一刀。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陆云琛,什么时候才肯放过她。

顾婉霜沉默的看着手中两道杠的验孕棒,心里莫名的想笑,却笑不出。想哭,泪也流干了。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这是第几个了?应该是三个了吧。

毫无疑问,这个孩子还是会被陆云琛亲自打掉的,即便这个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

顾婉霜沉默的将验孕棒丢进马桶冲走,即便知道最后结局,她也想能够晚一些,再晚一些……

陆云琛回到家时,看到窝在沙发上像猫儿一样乖巧睡去的顾婉霜,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神情。但随即,又被滔天的恨意取代了。

“起来。”他一把揪住顾婉霜乌黑的长发,狠狠的往后拽,使其露出痛苦的小脸。

每次看到顾婉霜痛苦又隐忍的神色,他就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趴下!”他冰冷冷的命令。

顾婉霜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只有麻木。熟稔的将陆云琛的裤子解开,趴好。

陆云琛一把扣住她纤细的腰肢,狠狠从后面贯穿了她。粗暴狂野的占有着她,没有一丝温情。

“唔……”顾婉霜痛苦的趴在地上,默默承受着男人残忍的发泄,全身向散了架一样。

空气中弥漫着糜烂的气息,让顾婉霜痛苦的闭上双眼,死死咬住嘴唇。。

不知多久,陆云琛终于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顾婉霜一下瘫倒在地,赤裸的身体上青紫斑斓。

“顾婉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陆云琛嘴角挂起一丝残忍的笑容,眼睛里没有半分温度。“像一条下贱的发春母狗。”

顾婉霜闭上双眼,充耳不闻。这种话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她听了无数次,早就麻木了。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下贱?像个母狗一样苟延残喘,任人摆布。

陆云琛看着她的模样,如鹰隼般的眸子里满是阴狠。一脚朝她身上踢去,“起来!”

顾婉霜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双手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慌张。

刚捂住才反应过来,糟糕!

果然,陆云琛眯起了眸子,凌厉的扫向她,声音如万年寒冰。

“你怀孕了。”

“没有!”顾婉霜矢口否认,身体微颤,语音里却有着止不住的恐慌。

她说完这句话,心里却一片死灰。她知道,以陆云琛的聪明,一定不会相信。这个孩子,注定还是保不住了。

顾婉霜脸上滑过一丝苦楚,闭上了双眼。

耳边果然传来冰冷刺耳的话语。

“打掉。”


第二章 你毁了我的全世界,我要毁了你


短短两个字比尖锐的利剑还锋利百倍,一点一点,刺穿她的心,血流成河。

即便早就知道这个结果,顾婉霜还是止不住的痛。

她脸色煞白,静静的看着陆云琛,漆黑的眸子里空洞无神。

陆云琛注意到她的异样,忍不住冷笑一下,眼里满是讥讽。

“你以为,你这种下贱的人配怀上我的种?”

顾婉霜身子微颤,心里凄凉无比,声音止不住的沙哑。

“可这个,是你的骨肉。”

陆云琛眯起眼眸,面无表情。“投在你的肚子里,是他的不幸。”

顾婉霜死死咬住嘴唇,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双眸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问他:“陆云琛,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呵……”陆云琛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可笑的话语。眼里满是阴狠,“你在做梦?”

他突然一把揪住顾婉霜的头发,迫使其净白的小脸往上抬,脸上满是寒霜的一字一句道:“顾婉霜,你有什么资格问我?我爱谁,你不清楚吗?我爱的人早就被你逼走了!我恨你,恨不得吃你肉喝你的血!我想知道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连闺蜜的男人都抢,你这么下贱怎么不去卖?你这种女人,我怎么可能爱你?我恨不得你死!”

“那你杀了我呀!”顾婉霜眼里满是疯狂,凄凉的大喊:“你想要我的命,我给你!”

“我怎么能这么便宜你!”陆云琛狠狠将她甩到地上,声音冰冷残忍。“我要你一辈子,都生不如死。”

顾婉霜倒在地上,满身的疼痛比不上内心的凄凉。

“陆云琛……我没有,我没有逼她……我没有……”她死命摇头,想要辩解,陆云琛却一个字都不肯信。

“如果不是你给我下药,还让月儿看到,月儿怎么会走?”他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眼里满是猩红。

“我没有!”顾婉霜爬起来,倔强的解释,陆云琛却摔门离开,留下她赤身裸体的倒在地上大哭。

“我没有……我没有……”顾婉霜喃喃念着这句话,扑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这三年,她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为什么要爱上不该爱的人。

认识十二年,结婚三年。她以为有这些时间,陆云琛就算不爱自己,也能多多少少相信自己点。

可是她错了,陆云琛的心,根本就是石头做的。

她每次解释,陆云琛都会冷冷的丢来一句:不是你下药,为何你在我的床上?

她也没法解释,为什么三年前一觉醒来,就在陆云琛的床上躺着。为何这一幕刚好被顾如月看到。

她至今都记得,当时陆云琛宛恶魔一般气的猩红的双眼,一把掐住自己的窒息感,让她至今不寒而栗。

顾如月就这么的消失了,留下一封信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任凭陆云琛找遍了全世界都没有任何的音讯。

她只记得,在不眠不休找了三个月后,陆云琛将她从家里拖了出来,如同死狗一样丢在地上,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温度的看着她:“顾婉霜,你不是想和我结婚吗?”

她害怕的摇头拒绝,那时的陆云琛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宛如从地狱里爬上的恶鬼,随时吞噬她的血肉。

陆云琛残忍的笑笑,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低声在她耳边说:“你毁了我的全世界,我要毁了你。”

从那以后,她噩梦一样的生活就开始了。


第三章 你的肾拿出来吧,还有用


顾婉霜大口大口的呼吸,紧握着胸口,这里似乎麻木了,又似乎还活着。每当她哭的时候,才感觉自己还活着。

她赤身裸体的躺在地上,感受着地板传来的丝丝寒意,将身子蜷成了一团,死死的抱住腹部。

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稍微感受到一丝孩子的迹象。

哪怕这个孩子,在她肚子里根本待不长……

对不起,宝宝,是妈妈不好,没有能力保住你……

第二天一早,陆云琛就派人把她架到了医院,顾婉霜神情麻木的躺在手术台上,没有任何挣扎。

感受到冰凉的机器一点一点的进入到体内,她缓缓闭上了双眼,仿佛流产的不是她,而是别人一样。

有些时候,心哀莫过于心死。

手术结束的很快,顾婉霜捂着肚子,浑身酸疼得朝外走去。

“踏,踏,踏。”一阵有节奏的皮鞋响声。

顾婉霜诧异的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朝自己走来的陆云琛,心中莫名的闪过一丝悸动。

可就在下一秒,陆云琛说的话却让她如坠地狱,浑身冰冷发寒。

“你的肾,拿出来。”

陆云琛修长如玉的手指滑过顾婉霜乌黑顺直的长发,声音清冷,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却让顾婉霜头皮发麻,浑身僵硬的动弹不得。

“你……说什么……”顾婉霜脸色变的煞白,久久无法回神。

她强挤出一丝笑容,眼里满是哀求。“云琛,你是不是说错了?”

陆云琛双眸锐利的看着她,如雕刻般的五官突然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你没听错。”他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的从她头顶滑过,落在她后腰部位,冷漠至极的说:“你的肾还算有些用处,不要浪费了,挖出来吧。”

“不……”顾婉霜惶恐的摇头,一把推开陆云琛,慌张的往后退。

苍白的小脸露出绝望致死的哀伤,她爱了陆云琛爱了十二年啊!

可他却残忍的让自己流了三次产,现在还要生生的挖了她的肾!

“月儿回来了。”陆云琛丝毫不为所动,冷到极点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她这些年吃透了苦头,肾功能衰竭,需要换肾。我刚刚查了你的资料,正好符合。”

顾如月回来了?!

顾婉霜被这个消息震得七荤八素,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陆云琛要她肾的话,忙连连摇头。

“我不,云琛,我不要!”她一把抓住陆云琛的衣袖,秀美的小脸上满是绝望的哀求,声音嘶哑。

“云琛,我求求你,你不要挖我的肾好不好?我给你钱,去找肾源好不好?不要挖我的,不要!”

她无助的哀求,希望让眼前这个男人打消念头。

“钱?”陆云琛眯起漆黑的眼眸,脸上挂满了讽刺,“你以为你还是顾家的大小姐?哪来的钱?”

他一把捏住顾婉霜的下巴,声音冰冷刺耳。“这是你欠月儿的,这不过是个利息!”

说罢,一把将顾婉霜丢到一旁,看都没看,转身离开。

“不!”

顾婉霜狼狈的趴在地上,忍不住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她以为自己的泪早就流干了,可现在才发现,那不过是刚刚开始。


第四章 陆云琛,你害死我全家还不够吗


别墅寂寥空旷,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人气。

陆云琛不在,他自从三年前结婚后,只有想折磨她的时候才会回来。

顾婉霜拖着酸疼的身子爬到卧室,浑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每走一步,都像在刀尖跳舞一样,痛不欲生。

电话突然响起,是三年没有联系过的哥哥。

顾婉霜忙摁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哥哥冷漠又刺耳的声音:“顾婉霜,你害死了爸妈,现在满意了吗?”

什么意思,爸妈死了?

挂上电话,顾婉霜发疯一般的朝外跑去。

她跌跌撞撞的跑向顾家,鞋子跑丢了都不知道。浑身狼狈的出现在顾家门口,双脚被尖锐的石子划破,留下一地血迹。

这身上再疼,又怎及她看到顾家门口灵堂时的痛楚?

一瞬间,顾婉霜胸口如被石击,疼的喘不过气来。

顾婉霜疯狂的闯进灵堂,不顾一切的扑到棺材上,看到里面躺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她像是失了魂一样,失去所有力气,跌倒在地。

“爸爸……妈妈……”她喃喃低语,双目通红,整个人被哀伤笼罩。

为什么上天总是这样,一点点夺走她所在乎的人,将她拉入绝境的深渊!

如果要惩罚她,那就拿走她的性命啊!

“你现在假惺惺的跑来有什么用?”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顾婉霜抬起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哥哥……”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顾婉霜被打的一个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哥……”她身子颤抖着,惨白着笑脸看向眼前这个满脸怒火,恨不得想杀了她的男人。

“别喊我!”顾明咬牙切齿,眼底滔天的恨意,怒声骂道:“你不配做我妹妹!”

他一把将顾婉霜粗鲁的扯了起来,摁着头贴在棺材脸上,失控的大骂:“你现在满意了?爸妈被你害死了!如果不是你三年前惹怒陆云琛,顾家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你说什么?是陆云琛……”顾婉霜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不可能……他答应过我不动你们的,怎么会……”

“滚!”顾明眼里几乎喷出了火,将她推出灵堂,怒声大骂:“我跟你从此一刀两断,你不配祭奠爸妈,滚!”

“哥,不要!”顾婉霜满脸泪痕,凄凉无助的苦苦哀求,“让我再见爸妈最后一面好不好?我求求你!”她边说边跪了下来,朝灵堂狠狠的磕头。

力道越来越大,血迹从额上滑下,模糊了她的视线。

“滚!”顾明脸上满是冷漠,眼里厌恶到了极点,让人强行将她丢了出去。

“哥……”顾婉霜狼狈的趴在地上,脸上尘土和泪水混在了一起,凄惨至极。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陆云琛不是说只要自己乖乖听话,就会放过顾家吗?为什么爸妈会被害死!

她错了,竟然会相信一个恶魔的话!

顾婉霜凄凉的趴在地上,哭着哭着,发疯一样的笑了起来。

雨唰唰的下着,淋湿了她的身躯。寒气侵入她的体内,顾婉霜终于经受不住,昏倒过去……


第五章 她那里比得上你一根手指头


醒来的时候,是在熟悉的房间。

顾婉霜睁开眼,双眼空洞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苟且偷生了三年,就在昨天,她为之坚持的理由已经没了。

三年前,她被陆云琛折磨的就自杀过一次。

可却被陆云琛救了回来,并且被告知,如果她再自杀,就会用顾家所有人为她陪葬。

从那以后,顾婉霜再也不敢萌生死意。

她知道,陆云琛说到做到,这人就像个恶魔一样,可怕到极点。

这三年来,她无论遭受怎样的屈辱,都没有想过死。

可就在今天,她再次萌生了死意。或许……死了就能解脱了吧……

她爬起床,木木的走到梳妆台前,挑了个看起来还算锋利的修眉刀,冷漠的朝手腕上划去。

鲜血一滴一滴的从伤口处流出,顾婉霜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手腕,毫不犹豫的狠狠的又划了一刀,仿佛是在划别人的手腕一样。

刺骨挖心的疼痛袭来,她却没有任何表情,漆黑的眸子里平静如水,就这样看着血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慢慢流逝。

顾婉霜苍白的嘴角终于露出一丝解脱的微笑,终于能死了……

陆云琛,再见……

下辈子,再也不见……

她浑浑噩噩的陷入了黑暗中,陷入前的最后一秒,耳朵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顾婉霜,你怎么敢!”

看着倒在卧室里满身是血的顾婉霜,陆云琛心里莫名的仿佛被针扎了一下,随即生出了满腔怒火。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敢寻死!

陆云琛英俊的脸上满是扭曲,一把将顾婉霜公主抱了起来,略带慌张的坐上了车,不顾一切的奔向医院。

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怀里的女人,没有他的允许,她竟然敢自杀!

她想死,他偏偏不让!

他要把这个该死的恶毒女人救活了,亲手掐死她!

陆云琛自己都没察觉到,内心深处竟然充满着焦躁与慌乱不安。

看着被推进手术室的顾婉霜,陆云琛再次恢复成气场强大的人,如鹰隼般的眸子犀利的扫向医生,声音满是冷霜的威胁道:“救不活她,你们等着坐牢吧。”

医生们被吓得脸色苍白,忙推进手术室竭尽全力救治。

陆云琛紧紧盯着手术室的门口,眼底闪过一丝不安。

他心里烦躁极了,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明白内心隐隐的担心是从哪来的。

“云琛……”一个长相楚楚可怜的女人出现在陆云琛身边,满脸的担忧的拉着陆云琛,“你这是怎么了?里面是谁?”

“月儿,你怎么来了?”陆云琛看到来人一愣,随即眼底闪过一丝惊愕,随即恢复了原样。

如果顾婉霜能看到就会一眼认出,这人正是陆云琛放在心尖上的顾如月。

“我听人说你来了,却没见到你人,就来看看。”顾如月笑盈盈的挽住陆运琛的胳膊,满脸的纯真。

“云琛,这里面是谁?”

陆云琛紧抿薄唇,半晌才道:“顾婉霜。”

“她怎么了?”顾如月忙一脸担忧的看着陆云琛,“云琛,当年的事我不怪她,她也是情不自禁……”

“好了,不要说了,你就是太善良了。”提起当年,陆云琛想起顾婉霜的所作所为,心里再次生出怒火。

温柔的吻了吻顾如月的额头,他眼里满是厌恶道:“她要是死了,就没法给你换肾了。”

顾如月一把扑入他的怀里低头掩去脸上的恶毒,嘴里却娇滴滴的说:“云琛,这样不太好吧,毕竟她和你做了三年的夫妻……”

“不过是为你出气才娶她的。”陆云琛摸了摸她的黑发,脸上淡淡。

“她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顾如月垂下了头,猩红的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顾婉霜,我要你……生不如死!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