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太久的女人有多可怕?

全球华人文摘 2019-07-19 10:49:57

第1章厕所的尴尬                        

早上张家良蹲在镇政府的厕所里,听到女厕所传来党政办公室副主任胡淑云剧烈的咳嗽声时,才想起今天是党政办主任就职的日子。

每次新主任就职副主任胡淑云都会在厕所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政府厕所改建时在中间砌了一道三米高的墙,挡住了前来如厕人的视线,却挡不住各种声音,张家良就经常凭着声音尽情想象墙那边的风景。

"胡姐,你没事吧?"没等说完说完张家良连忙捂住嘴。

张家良和胡淑云在一个办公室待了两年,胡淑云对张家良很是照顾,张家良也很感激,所以刚才张家良出于关心忘乎所以的出声询问,这一问墙两边的人都很尴尬。

胡淑云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一时竟然连咳嗽也忘记了。心中责怪张家良不分场合,男女隔着墙在厕所里说话聊天,同时下面还有"哗哗"的伴奏声,这成何体统!

"呃……小张,你……你也来了?"墙那边传来胡淑云支支吾吾的声音。

"胡姐,我没事了,先出去了!"张家良说完逃也似的窜了出去。

刚出厕所就一头撞在一团棉花上,抬头就见妇联的办事员王娟双手掐腰气势汹汹的怒视着自己:"往哪撞哪?眼睛不管用呀?"

张家良嘻嘻笑道:"管用呀,这不就撞对了嘛?"

王娟气的一跺脚:"你……"说后一头扎进厕所门口没了声音。

张家良望着女厕门口暗自琢磨:"看着不大为什么弹性这么大?"

王娟虽只是计生办的办事员,但是人家背靠大树好乘凉,老公是县城城区派出所的所长,相好的先是原镇党委书记,换届后党委书记调走了,新村镇镇长顾明涛继任为王娟的相好,平时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在政府这边横行惯了,谁让人家是常青树,连相好都能不断替换,可见她某方面还是有些能力的,张家良一向看不惯她,也不怕得罪。

张家良和胡淑云一前一后步入党政办公室,负责党政办文档整理的孙翠斜眼盯着二位开口道:"张哥胡姐,我怎么看你们是一块从厕所出来的。"

张家良和胡淑云交换了一下眼神,想起刚才厕所的尴尬,一时无语,回到座位上假装忙碌起来。孙翠一看二人的情景有料,刚想开口挖掘,只见党政办的文员王刚急急火火的跑了进来,激动地冲着张家良道:"张哥,咱俩有福了,有福了,这下好了。"

受到王刚的感染几人也兴奋起来,纷纷问事情的缘由,王刚义正言辞的道:"女士免听,男士,就是我和张哥交流下。张哥,小道消息,今天到任的党政办主任是莲花镇党委书记左建辉的千金左爱爱,大美女呀?十里八乡的大美女,咱哥俩有福了。"说着王刚激动的直跺脚。

"做-爱-爱?这名字也太前卫了。"张家良的思想一向天马行空,比较污浊。

"喂喂喂,别污蔑我心中女神的形象。"王刚一脸不高兴的道。

"那她为什么到咱们新村镇任职?"张家良连忙转移话题。

"避嫌呗,在莲花镇人家会说走了父亲的后门。"胡淑云猛然插了一句话。

新村镇、莲花镇和浚水镇是隶属云山县直管的三大乡镇,新村镇是县城扩建时新增的,县城很多人口牵至新村镇,莲花镇和浚水镇其实就是老县城,县城搬迁后划分为莲花镇和浚水镇。张家良就是地地道道的莲花镇人。

"这可是两年内换的第四个主任了,为什么老是从外面调入,不从咱们办直接任命哪?说起漂亮,胡姐比谁差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家‘寡妇尖叫,上面有人'。"孙翠愤愤不平的说道。

只见胡淑云的脸色微微一变,不再说话,党政办一时寂静无声,

尽管大家对胡淑云的私事都三缄其口,但谁都明白一个事实,胡淑云靠错人了,胡淑云第一年来到新村镇就引起一番轰动,地地道道城市美女,不说倾国倾城也算得上花容月貌,顿时被很多人惦记上了,镇长副镇长都经常打电话到党政办,无非就是叫小胡来送什么文件诸如此类的借口。

既然身为漂亮女人,又置身官场,注定会成为男人的玩物,成为几位老大角逐的筹码,几经对比,胡淑云投靠了当时极为吃香的副镇长隋超,世事弄人,不久隋超就受到排挤,在调正分工时隋超负责计生、文明办,成了排名靠后的副镇长。党政机关没有那个女人是常青树,胡淑云红火了一阵也就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两年前胡淑云被提为党政办副主任,今年三十一岁,党政办的工作上上下下几乎是她一个人在操持,新村镇党政办连续三年被县政府提出特别嘉奖,正主任则总能坐享其成,走马灯似的一茬接着一茬的换,胡淑云却始终得不到提干的机会。

除了胡淑云,就数张家良是党政办的老人了,看到胡淑云张家良为她觉得可惜,对自己却很知足,自己毕竟是三无产品,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所谓三无就是:无钱,自己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无权,自己向上数三代都是贫农,八竿子的亲戚都是农民;无色,长相普通,大学时差点因为长得没有"特色"而落选学生会主席。

众人虽然对新主任拭目以待,但很快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张家良则饶有兴致的打开新村镇政府网站,看着这个即将到任的左爱爱主任,对着照片目测了一下:职业装太紧,看不出胸围;脸上有化妆,看不出皮肤,五官倒是很端正,心中不禁对王刚的审美表示怀疑。

正思考着手机铃声响起,女朋友兰亭刚刚睡醒,打电话问张家良吃饭了没有,想起昨晚尴尬的的一幕,张家良一脸郁闷,自己一大男人被女朋友在整的服服帖帖的,说起兰亭也算是一个怪才,在那方面颇为了得,样样精通,折腾的张家良直到凌晨才罢休。

第2章酒店艳遇                        

兰亭和张家良同在临城市区上的大学,兰亭上的卫校,自己上的师范院校,毕业后兰亭被分配到新村镇医院,自己则参加公务员考试来到新村,一次张家良发烧打点滴碰到兰亭值班,二人一来二去就聊到了一起,政府大院都知道张家良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在新村医院上班。

副主任胡淑云接了个电话后通知大家:"今天晚上六点三村的书记王长河在'帝王酒家'宴请咱们党政办全体成员,估计是今年先进指标的事,到时不要缺席。"

新村镇下属七个行政村,分别按照划分的次序依次命名为一村、二村,一直到七村,七个村的书记每年都为这个先进村的指标闹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服谁,按规定获得先进的村同时获得镇十万元奖金的奖励,用几个书记的话说是:不(蒸)争馒头(蒸)争口气,钱可以不要,先进的牌子必须扛走。

"'帝王酒家',乖乖里格隆,这三村今年是下血本呀,看来是势在必得呀,帝王酒家那可是一掷千金的地方,进去再出来没几万是不可能的。"孙翠最先炸开了锅,接着几人议论起来。

"帝王酒家"张家良去过一次,是县里数一数二酒店,里面装修奢华,犹如皇宫,最大的特色就是里面的服务员统一着低胸古装,胸前统一裹着一条据说是仿唐朝的丝绸。

党政办对于这种应酬一向是来者不拒,先进村的名额党政办只有推荐权,把各种数据统计出来向上一交,剩下的就是领导和村书记沟通的事了,吃了喝了玩了,最后事办成没办成还不用承担责任,这样的事何乐而不为;但是如果你拒绝了问题就大了,过年过节各个村里都有油水上来,得罪了他们到时谁也不想被冷落。

下午六点,"帝王酒家"门口,三村书记王长河一身正装紧紧裹住他拿圆球状的身体,笑脸迎接着党政办一行四人。

"哎吆,王书记,我看你这几天更圆了!"孙翠这张捅破天的最走到哪说到哪。

"孙妹妹除了这张嘴,其他地方我都喜欢。"王长河调笑道。

"狗嘴吐不出象牙。"孙翠脸一红走进了"帝王酒家"。

党政办一年到头几乎天天和这几个村打交道,已经是熟的不能熟了,一见面就打嘴仗。

跟随着王长河来到三楼的"666总统间",一进门就有一"宫女"弯腰行礼接过客人手中的车钥匙、上衣、手机、包包等物品,张家良则能在"宫女"弯腰的刹那瞅见领口下的风景,过过眼瘾也不错。

由于主任今天不知什么原因没到任,这样胡淑云坐了主位,张家良和王刚坐了副手位置,孙翠紧挨张家良坐着,主宾位置做的是王长河,主陪上做的是三村的会计徐磊。

逐一就坐后,每人身后都有一个"宫女"负责倒酒,张家良看了看酒瓶认出是三十年的茅台,心中更觉此行不虚。

酒场有酒场的规矩,几个人轮番上阵敬酒,几轮下来张家良已有了几分酒意,赶忙出了房间去卫生间放水,准备回来迎接更残酷的斗争,张家良怎么也想不到这次放水竟然成就了自己的一段"艳遇"。

"帝王酒家"一共四层,四楼已经是"总统套房"类的住宿场所了。饮食场所就到三楼,三楼已经是最高规格的贵宾间了,除了"666总统间"外,还有一间是"888富贵间",由于三楼来的人极少,平时都是空着的,所以三楼只设计了一个厕所,不分男女,没想到今天两间房都有客,张家良喝得晕晕乎乎的不管里面有没有人,一推门就进了厕所,一阵释放之后倍感酸爽,听到响声一转脸发现一个丝袜美女拿着新开包的丝袜金鸡独立般的在往腿上套,旁边的垃圾桶扔着两只有了污迹的丝袜,另一只腿上的丝袜已经套到底部,白色花纹的底裤紧紧包裹着一对曲线鲜明的双臀。

女人也被张家良惊呆了,张家良抬头看到女人杀人的目光赶紧提着裤子出去带上了门,临走不忘冲女人来了句友情提示:"丝袜妹妹,别忘了在里面锁上门。"虽然只是一撇,但那绝世的面容令张家良内心狂跳不止。回到"666总统间",发现胡淑云和孙翠已经换成了饮料,只剩下王刚还苦苦支撑,张家良的到来俨然成了王刚的救星,又一番推杯换盏。

"把酒言欢,人生几何春已夏,王书记,以后咱们交流的机会还很多,几位美女再喝就露馅了,咱们也点到为止,总结一下结束吧!"张家良看胡淑云喝的有点多了,便越权发出了信号。

"呵呵,张老弟还是这么幽默,几位美女都贤良淑德,不会做那种露馅的事的!"王长河色色的笑道。

关于露馅是云山县官场的一个典故,说一个女县长到下面镇上检查工作,醉酒后开始行酒令,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女县长先把里面的罩罩脱了,最后该脱衬衣了,下面的镇长害怕了连忙说:"别脱了,再脱就露馅了。"谁知最后女县长一不注意露出了一个,镇长连忙跑去拿起来塞进县长的衣服里,嘴里还不停的说:露馅了,露馅了。这个典故在云山县流传甚广。

第二天张家良和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在微博上写下一句:人生的美好在于你打开门的一瞬间,总会有惊喜出现在眼前,哪怕这扇门是卫生间的门。

正想着今天工作安排的事,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开一看一条信息:"左主任有请,说话注意点,领导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别给自己找麻烦。"抬头看到胡淑云正可爱的冲自己眨眼睛,张家良感激的冲胡淑云笑了笑。

故意磨蹭了一会才敲响主任室的房门,推开门便看到一头乌黑的直发垂肩,白净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和皱纹,连眉毛都很自然,脚蹬高跟鞋,个头足有一米七二左右,肩有点宽,身材很是霸道。年龄看上去大约在二十五岁左右,上身着一件白衬衣,胸部饱满挺立,下身穿一件黑色的皮短裙,臀部圆润半翘,修长的双腿弧线诱人,腰长而细,这样看着窗前的花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和眼前的花儿一样正在默默开放。

第3章原来是你                        

在女孩抬起头来的一瞬间,那张漂亮的脸把张家良彻底打向深渊,这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张家良太熟悉了,不但脸熟悉,就连这女人的神秘之处张家良也差点目睹,连女人昨晚穿什么颜色的裤裤张家良都一清二楚。

"是你!"二人同时张口说了同一句话,张家良本来侥幸的以为昨晚那种环境女人或许没在意自己的长相,殊不知女人对见过自己身体的男人格外敏感,几乎过目不忘。

看到张家良左爱爱又想起昨晚屈辱的一幕,受父亲点拨,昨晚专门在"帝王酒家"三楼邀请新村镇党政一把手,没想到镇长顾明涛是个老流氓,趁机把一双油乎乎的手在自己腿上摸来摸去,实在恶心不过去卫生间换丝袜,心神不宁的忘记锁门,被这小子看个正着,而自己也无意中看到这家伙丑陋的那物,想想真是难为情,昨晚洗澡时自己精心的把每个部位都洗了又洗,搓了又搓,冲了又冲,还是觉得很脏。

此时的张家良分明从左爱爱眼中看到了一丝阴霾和令人发抖的阴霾,浑身打了个激灵,如果这女人真和自己计较,把自己调到后勤,自己这一生就完了,在那养老都有可能。

"左主任,我是党政办的张家良,今后有什么活你尽管支使,我很乐意为你排忧解难,帮助左主任尽快将工作打开局面。"张家良说完额头上满是汗水。

张家良这话左爱爱听明白了,他这是在表明心迹,提醒自己初来乍到工作不好开展,把他调到其他部门不如利用他。左爱爱虽知张家良说的一点不错,但想起昨晚卫生间事就觉得膈应,自己一向守身如玉,竟被下属看了个遍,今后怎么开展工作,说出去还不笑死人了。

张家良看到左爱爱胸部一起一伏,白衬衣上面的第二个扣子与第三个扣子之间的空隙时大时小,隐隐露出一抹红色,知道她心里很不平衡,虽然这事不愿自己,但想到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到这么个陌生的环境任职,实在不容易,官场的险恶足已把一个美丽的女孩瞬间吞噬,想到这里便开口道:"左主任,昨晚看到你的美色我确实垂涎,有些想法也很正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想这并不是什么大错,相反如果你紧紧抓住这事不放,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说完张家良转身出了主任办公室。

弄得身后的左爱爱倒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张家良的坦诚让左爱爱吃了一惊,觉得张家良至少比顾明涛那个流氓强上百倍。再想起刚才张家良满头的汗水和战战兢兢的样子,左爱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马上又刻意纠正了自己的想法,第一个看到自己身体的人,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哼,臭小子,我要教训你一下,连我的那地方你都看过了,不收拾你一下难消我心头之恨",心中恨恨的诅咒一番。

刚刚坐下的张家良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之后忐忑不安的呆坐了一头午,中午接到女友兰亭的电话,二人来到镇上的"激情烫吧",每人要了份麻辣烫吃的满头大汗。

吃完后兰亭突然拿椅子顶住单间的门,张家良明白了什么,心中不禁苦笑,都说体毛多而密的人欲望很强,一点没错,兰亭身上的体毛是又黑又浓又密,欲望确实强的可怕,中午吃完饭二人经常得加个班嘿咻一番。

看现在兰亭满脸红晕,双目焦急的样子,张家良心领神会的配合起来。看到兰亭褪净衣服双手扶着餐桌躬身趴着,张家良站到她后双手扶住她的腰……

房间内瞬间漏*点飞扬,桌上的也随着节奏晃动起来,兰亭刚吃完麻辣烫的口不久之后也有了另外的用途。

……

"干得好!"事后兰亭竖起大拇指给了张家良一个最高评价。

有这样一个女友张家良说不准是福还是祸,想起新村镇医院院长游贵,一个帅气十足,风流倜傥的中年男人,一向以辣手摧花出名,他医院的女职工几乎都和他有染指。

张家良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该发生的早晚都会发生,要是心中没有道德标准,自己天天盯着也没用,自己虽然从没乱来过,但心里早已把办公室的几位美女轮了八百次了,人都是这样,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每一天早上我对会对今天产生期待,今天会有什么意外之喜或意外之悲哪?

写下这条微博张家良就接到去主任室开会的通知,推开门先向主任问候早上好,主任回复一个微笑,接下来张家良分明看到主任露出古怪笑容后的同时,还送给自己媚眼,张家良一时被搞糊涂了,难道左爱爱主任昨天被自己打动了?还是……,自我YY一番,左爱爱已经开始开会。

"咱们新村背靠鸡灵山,在山的那一边,隔着千亩良田和我们遥遥相望的就是咱们的临江市市区,交通便利,所以说新村镇是发展旅游的绝佳场所,刚才县委下了通知,近期省里会有一个考察团到鸡灵山考察,极有可能会投资新村镇,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鸡灵山地势险恶,地形复杂,如果开发为现在流行的攀岩、冒险之地,对我们新村镇将是一个突飞猛进发展的机会。因此,顾明涛镇长要求我们党政办做好充分准备,迎接好这次考察,我考虑了一下,咱们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咱们党政办将派人去鸡灵山实地考察,回来写个考察报告,上交镇长。"说到这里,张家良瞬间明白了左爱爱微笑和媚眼的含义,看来这份苦差毫无疑问的非己莫属。

果然,左爱爱继续说道:"张家良,这事你负责去做吧,我的要求只有一点,一定要把数据做详做细做实,剩下的会议你不用参加,回去准备吧!"

张家良的火"腾"的起来了,心想老子不过看了你大腿,连你最宝贵的地方都没见到,你连老子的小弟弟都看了,又没强*奸你,更没爆你菊*花,至于这样嘛!本想反驳几句,又觉得有损自己的男子汉形象,愤愤的离开找了辆政府的车向鸡灵山缓缓开去。

鸡灵山虽说很是凶险,但是有一条窄窄的环山公路,只要沿着环山公路盘旋而上,还是比较安全的,张家良打算围着环山公路溜一圈再回来写份报告了事,张家良确定左爱爱是为了报复自己想的点子,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张家良临走前看到左爱爱面上的笑容,恐怕真的会气急而爆了某人的菊*花。

第4章山崖下的嚣张女                        

车开到半山腰天空突然下起毛毛细雨,张家良将车停在一边吸了支烟,心想着左爱爱分明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有关鸡灵山的各种数据政府档案室里非常详细,还要自己亲自来搜集,搜集个屁。

正想着突然一辆摩托车冲自己而来,车前的挡风玻璃轰然粉碎,张家良抱着头趴在方向盘下,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宁静,静的可怕,摩托车没了,更没有任何声音,张家良连忙推开车门,发现摩托车竟然趴在这辆桑塔纳的车尾边,旁边留有一丝血迹,他起身向周遭观察了一下,发现路边的岩石向下滚落了不少,沿着路边的岩石缓缓向下攀去,没想到越向下越陡,正准备放弃回转时。

此时周围竟然起了淡淡的薄雾,张家良无聊的原地跳了几下,耳边竟隐约听到呼喊救命的声音,他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仔细听去,那声音似乎从山崖下传来,尖尖细细。

"救命……救救我……"声音被山风吹得支离破碎,如果不是张家良听力超好,这声音一定会被忽略。

张家良走向悬崖,蹲下身去,脑海中排除杂念,努力分辨着夜风中的声音,微弱的求救声仍然在继续:"救命……"这次张家良终于可以断定了,悬崖下有人,呼救的人肯定就是刚才撞自己车的人,想不到她的命居然这么大。

山间的雾有越来越浓的趋势,假如张家良不及时去救人,一旦雾色浓郁,寻找目标会变得更加艰难,最让张家良顾虑的是,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去,那名摩托车手极有可能受了重伤,假如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或许会撑不到找到他的时候。

张家良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老子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车自己过来撞自己,自己还得冒险救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抓住悬崖的边缘,利用双臂的支撑,张家良慢慢徒手攀援着万丈高崖,沿着陡峭的山崖缓缓下行,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信心能攀下,可是随着对崖壁环境的适应,他的行动也变得越来越自如。

随着距离的接近,那声音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雾变得越来越浓了,这极大的影响到了张家良的视野,他小心寻找着每一个缝隙,大声道:"你在哪儿?我来救你了!"

听到真的有人过来救自己,那声音变得激动起来:"我在你下面,被石头卡到了!"

"废话,我知道你在我下面!"张家良在雾气中分辨出声音传来的位置,从声音中他听出说话的应该是一名少女,真是难以想象,刚才纵横驰骋在盘山路上的竟然是一个女人。

此时的张家良已累得只有大口喘气的力气了,身上的衣服也被山崖上的荆棘和树枝扯烂了多处,弄得张家良有些郁闷。

"我在这儿!快来救我!"雾气中那女孩有气无力的叫着。

张家良不耐烦的回应了一句:"知道了,起雾了,我他妈哪有那么快啊!"他一边说一边循着声音攀援过去,下面似乎有光芒在一闪一闪,张家良顺着光芒寻找,终于在一棵生在悬崖上的松树下发现了那倒霉的女孩。

女孩头上仍然带着头盔,手中握着一支手电筒一闪一闪的,幸好有这支手电筒发出信号,张家良才得以在短时间内找到她。

雾很大,两人虽然面对着面,却难以看清对方的样子,那女孩驾驶摩托车撞轿车后被远远的摔下山崖,人幸运的摔到了这颗松树上,然后坠断树枝,继续落下,刚巧身体被卡在悬崖的石头缝里,她很幸运的保住了性命,可不幸的是,卡在岩石缝中的左腿一阵阵钻心般的疼痛,恐怕是腿骨断了。

"卡的很紧,弄出来有点麻烦,你忍着点!"张家良观察一番说道。

女孩机械的点了点头,经历了短暂的恐惧,她已经平静下来,但却更加不知所措了,张家良伸出右臂从女孩的腋下穿过,身体隔着她弹性惊人胸前物紧紧贴在一起,女孩面色凶狠的瞪着张家良不敢说话,她也知道张家良冒着生命危险爬下山崖就为了不会是为了占自己那么点便宜?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但她的心中却极不舒服,在碰触的时候心跳加速许多。

这个时候张家良还真没有站她便宜的心思,右臂搂实了那女孩稍稍用力向上一带,那女孩已经惊天动地的尖叫起来:"你妈的,痛死我了,你是不是想把我害死……"

张家良莫名其妙的被她骂了一通,没好气的回敬道:"闭嘴,再唧唧歪歪的叫唤,我就把你扔在这里,懒得理你!"

从未受过委屈的女孩不敢吱声了,腿上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我真的很疼,里面太紧了,出不来……"

张家良从女孩的手中拿过手电,对着卡住她的石缝上上下下照射了一下,然后他的手从缝隙中探了进去,轻轻从女孩的左腿根儿摸起。

女孩愤怒的抗议起来:"你干什么?拿开你的脏手!我杀了你,啊……"张家良的手上稍稍加力,痛得那女孩又是一声惨叫。

"左大腿断了,真是麻烦!"张家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用手估摸了一下卡住女孩岩石的厚度,低声道:"你搂住我的脖子,我必须把你抽出来,才能帮你脱困。"

女孩泪光盈盈的望着雾中张家良模模糊糊的面孔,无助的点点头。

张家良低声道:"抱紧我!"

孩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臂牢牢搂住了张家良的脖子,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而张家良就是那根倒霉的救命稻草,女孩心中想着,上天对她还算公平,至少没有让她孤零零的死去。

"你叫什么?"张家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故意找话题道。

"干什么?"女孩忍痛很警惕的问。

张家良淡淡笑了笑:"一般情况愿意说自己名字的女孩,她的名字都难听!"

"你妈的……!"女孩愤怒的骂了一声,刚出口才意识到眼前的状况,连忙改口道:"我叫黄妃儿!"

"张家良!"成功的转移了黄妃儿的注意力之后,韩鹏猛一使劲,伴随着黄妃儿一声咆哮,成功移出了她的断腿。

第5章                        

在黄妃儿一连串的怒骂当中,张家良费了好大力气才帮助黄妃儿爬到了自己的背上,这样他就一手托着黄妃儿,另一只手扶着岩石向上行走了,黄妃儿趴在张家良宽阔的脊背上,她尚未发育完整的娇躯微微颤抖着,腿的伤痛因为晃动而变得越来越剧烈,当痛的难以忍受的时候,黄妃儿猛地俯身趴在张家良的身上咬了一口,痛得张家良惨叫了一声,手上一松,差点跌下山崖,怒吼道:"你妈了个叉的,想死呀!"说完手紧紧托住黄妃儿的屁股,黄妃儿恨恨的流下了眼泪,但她也知道此刻正处于非常危险的时候,张家良一个抓不住二人很可能会坠入山崖,命丧黄泉,但是自己的大腿短骨处稍一摩擦就痛入心扉,实在忍不住。

趴在张家良的肩上,泪水打湿了张家良的衣服,心中在想自己从小那受过这种委屈,都是这臭小子,张家良的一只手在自己屁股上托着,被人这么摸着自己还不能发火,黄妃儿想到这里委屈的大哭起来。

张家良以为黄妃儿忍受不住断骨处的疼痛才哭的,便出言安慰:"忍受一会,登攀上去找到车帮你处理一下,然后带你去医院。"

黄妃儿听到这话慢慢的由哭转变为抽噎,好不容易到了盘山公路,轻轻把黄妃儿放在后座位上,让黄妃儿自己褪下底裤张家良好检查下,黄妃儿疼的说不出话,顾不得男女之嫌便掀起黄妃儿的皮裤,褪下里裤,眼前的一切让张家良一阵眩晕,强忍下心中的杂念。

"你……你占我便宜……"没说完黄妃儿又痛的直吸凉气,张家良大吼道:"狗咬吕洞宾,你这么说我把你扔在这里不管了,我要是不及时的找准位置帮你固定好,时间长了接好了你也会一瘸一瘸的。"

听到这话黄妃儿果然老实了许多。

找准了位置,张家良下车找了两根比较直、比较滑溜的木棍,用自己的背心将树枝标在断骨处,弄完后黄妃儿感觉果然不再那么疼痛了。

"对不起……你是医生吗?你会接骨吗?"黄妃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不是医生,也不会接骨,在农村小时候养羊,羊腿断了我都是这样用木棍标好在找人接骨的。"张家良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你才是羊哪?"黄妃儿气的撅着嘴,一副很可爱的样子。

张家良刚想发动车子带黄妃儿去医院,只听见自远及近有几辆警车向这边开来,很快便来到跟前。

"里面的人听着,乖乖走出来!"车上下来六七名警察将张家良的车团团围住。

"你们是……?"看到这阵势张家良下车出言问道。

"我们是临江市公安局的,接到举报说鸡灵山环山公路常有飙车人群出现,我们已经等你好久了!"前面一个五大三粗穿着警服的警察答道。

"各位同志,你们误会了,我是附近新村镇党政办的,到这里做个调研,核实一笔数据,遇到这位姑娘跌下山崖的。"张家良耐着性子解释道。

"少罗嗦,人证物证俱全,那辆摩托车是那位小姑娘的,摩托车和桑塔纳飙车,不要命了你们,上头限期破案,老子正愁没法交差哪,兄弟,算你倒霉,要是平时你交点罚款哥几个喝顿酒就过去了,这次对不住了!"另一名戴眼镜的警察说道。

"王队别和他啰嗦,你说是新村镇党政办的,拿出你的工作证我们检查一下,没有的话就跟我们走一趟。"先前那位警察恶狠狠地说道。

张家良伸手从车里拿出工作证,几位警察看了一下走到远处商量了几句回来说道:"你们两个留下一个跟我们回去交差,另一个可以走了!不过我看这个小妞长的虽然水灵,可惜一片飞机场,太平公主在世,看她伤的挺厉害,你还是考虑下谁留下吧?"

张家良想了一下说道:"我跟你们走吧,这位小姑娘的腿骨折了,耽误时间长了怕是影响治疗,!

"谁都不能走,一个都别走,小子,拿手机我用用!"黄妃儿突然出声,众人均被吓了一跳。

"给他手机,让她打!天王老子说话都不管用,在临江我说要抓的人,我看谁敢求情,我们这里有省转发的关于整治飙车党的文件!"那位被称为王队的有点恼火的说道。

得到允许张家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黄妃儿,黄妃儿拨了个号然后大声嚷道:"黄士良我恨你,我随姑姑来云山县考察把腿摔断了,你们的警察还要抓我,我恨死你了!"说完黄妃儿一伸胳膊把手机扔出车窗,张家良看着落向山崖的手机心疼不已,但看看满脸泪水的黄妃儿,强自忍下心中的不满,心想:年龄这么小就这么泼辣,真是个扫把星,碰到她就倒霉!

"黄士良是谁?"听到黄妃儿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王队问道。

"市里没有姓黄的领导,可能是云山县或新村镇的吧!一个乡镇小丫头能认识什么大人物!"一个警察答道,接着便是一阵哄笑。

"等等等等,省……省……省里新来的的省委书记好像就叫黄士良!"戴眼镜的警察说完几位警察的脸都绿了!

"不可能不可能,这小女娃娃才多大,敢对省委书记用这种口气说话?不可能!"王队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说道。

正讨论间王队的电话响了:"喂,李局,我们抓到飙车党了,马山回市里加紧审讯,保证在期限内破案!"

"王开发你瞎了你妈的狗眼,你在原地待命,没我的命令不准离开半步,说出你的具体位置,我很快就到新村镇了!"电话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王队长点头哈腰的说出了具体位置,之后的半小时里所有警察都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直到一辆越野路虎车带领着六七两轿车来到跟前,王开发才迈步上前迎接。

从车里走下一位西装革履的戴眼镜中年人,一下车就看到车里面躺在座椅上黄妃儿,连忙跑了过去低声说道:"请问你是黄妃儿小姐吗?我是临城市市长左大国,对不起我来晚了!"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