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背心

汝阳县作家协会 2019-08-14 15:16:12

背心

 

文|杨好利

 

吃过晚饭,收拾停当,她特意把自己也捯饬了一番。她站在男人面前,含羞露怯地拉着男人的袖口一角,说,亲爱的,我们出去走走吧?去哪?男人埋头在他已经看了七千多章的电子书里,眼皮都没抬一下。随便,就是出去走走。那有什么好走的!男人撂下一句话,又沉浸在他的玄幻小说里。

 

女人的心默了下,涌上一片凄凉。

 

她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拿起一本书,眼神涣散地落在装帧精美的扉页上,思绪却飘向远方。

 

她想起从前。那时候,她们一家四口是多么快乐呀!

 

春天,桃李斗艳。他带了孩子们去踏春。拖了长长的风筝在碧绿的麦田,风筝还没飞起来,孩子们的心已经放飞在三月的艳阳天。

 

夏日的傍晚,他开了车载着她和孩子们到凤凰山乘凉。荷花开了满塘,清风徐来,携阵阵幽香。他和孩子们附身细数池里的锦鲤,侧耳倾听,分辨鸟儿的叫声。顺着台阶攀爬,比赛谁先到山顶。一路上洒下欢快的笑声,震得歇巢的鸟儿扑簌簌乱飞。玩累了,归家,途中路过烧烤摊,要了啤酒饮料,点了毛豆花生,再来几串板筋烤肉,吃着,说着,笑着,时光温软,而她,低眉浅笑心生妩媚。

 

还记得有一次,晚上去河滩边散步乘凉。儿子要吃冰棍,她和他都没带钱。儿子不乐意地噘起小嘴,还好女儿口袋里有两块钱,买了四支雪糕,一家四口坐在被太阳晒热了的水泥大堤上,踢踏着双腿,吸溜着五毛钱的雪糕,竟是无法言说的满足与快乐。

 

初秋的天气,他带她们去很远的水库钓鱼。他老神在在地坐在水库边等鱼上钩,她带了孩子们爬上不远处的山坡,摘酸枣,挖野菜,晚上回家做鲫鱼野菜汤,烟火日子里因了一家人的欢笑而更加美好。

 

落雪的冬天,他和孩子们一起在家门口的麦田里打雪仗。雪花覆白了头,他做出一个排山倒海的手势,女儿立刻夸张得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儿子也学了姐姐在雪地里来回翻滚,她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傍晚回家,他买了她最爱吃的糖炒栗子,她像个贪吃的小松鼠跟在他的身旁,等着他剥好了喂到她的嘴里。

 

那些快乐的时光,像一根刺,刺得她心窝子疼。

 

她伸出食指轻轻在男人垂在一侧的手心挠了挠,以前她经常做这个动作,这是她们之间的小互动。只要她在他的掌心挠两下,男人瞬间就能领会她的心意。这一次,男人只是缩了缩手,眼睛依然停在手机屏幕上。她不甘心,向他靠了靠。她的发拂过他的耳际,她刚洗的头发犹带着洗发水的清香。他用手拨开她的头发,继续埋头苦读。

 

她的心里泛起了怨恨。她想,手机才是那个无处不在最最恶毒的小三,横亘在多少夫妻的中间,挥之不去。

 

她不再说话,一个人上了床。好久,他也上床,侧身,背对着他,依然看他的小说。她的心里无端端地想起一句歌词:哦,背心,只能背对背,无法心连心……她的心须臾间飞雪漫天,凄寒清冷。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字,请快速关注哦。


《今日汝阳》副刊投稿邮箱:jinriruyang@126.com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