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也要安全第一!澳洲背包客在公寓内被残忍杀害!22岁年轻生命就这样凋零了...

悉尼先驱报 2018-07-10 15:49:02

就在上周,又一个年轻的生命消逝了。来自英国的背包客女孩布莱克的尸体在悉尼的公寓里被房东发现,躺在她身边的是其男友,疑似其男友实施谋杀之后再自杀。好朋友在脸书上发文伤心欲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布莱克左一,和她的发小Rhys)


布莱克生前最好的朋友及发小Rhys 发了一条悲痛欲绝的脸书:

“就在这周,我们得知我最好的朋友Amelia Blake在澳洲旅行时被残忍杀害,对这消息是毁灭性的。她的梦想是环游整个澳洲。我的心碎了一地。我们四岁就认识了,她、我和Daniela三个人从四岁起就是最好的朋友。我简直不敢相信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永远爱你。——一个叫Rhyise的男孩。”

(布莱克生前和发小照片—facebook)


看完这段话小编眼睛不禁湿润,想象从小到大的好朋友突然之间消失,好好的人说没了就没了。


从照片上看,布莱克是一个非常活泼开朗的女孩,生前很喜欢旅行,她非常喜欢并且向往澳洲,据他好朋友说“澳大利亚是她梦想的地方”。


所以布莱克作为背包客来到澳洲打工旅行,来到这之后非常喜欢这里的生活,所以还制定了详细的移民的计划,不出意外她的未来是居住在澳洲,她梦寐以求的地方。然而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了,因为这个女孩被她刚交往几个月的男友残忍杀害!

 (布莱尔在社交媒体上发的在澳洲旅行照片)


在旅行之余布莱克在澳洲一农场打工赚钱,从ins上能看出她很喜欢旅行,她说:“旅行的意义在于队未知的探险,我看到脚下的路,但不知道通想哪里。”

(布莱克生前打工的农场)


其男友三十多岁,来自尼泊尔,照片没有被公布。他们在开始交往几个月,一起居住在这个餐厅楼上一间小屋子里。

布莱克生前和其男友租的小公寓:

根据邻居口述,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很震惊的,他表示这对情侣看起来相处的很愉快,就像普通的情侣,也从来没听到过争吵或者其他争执什么的。住在另一边的邻居也是一对情侣,说周五下午五点的时候听到一声巨响,随后房东报警。

布莱克和她男朋友的尸体在租的公寓里被发现,女孩身上布满伤痕,伤口从头部到身体不等。目前警察将此案件定为,其男友在杀害其女友后畏罪自杀,但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死因。


这周二,布莱克的家人已经从英国飞到悉尼处理后事。

想说逝者安息,活着的人要更好的活着。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预感到到任何危险都要保持警惕,即使求助好友或报警。最后人心叵测,谨慎交友,远离坏人!




“我有顺风车,你敢搭吗?”

 澳洲连环背包客杀手震惊世界




世界辣么大,我想去瞅瞅!


如今背包走遍世界,成为了无数年轻人心中的梦想。


而美丽的澳大利亚,无疑是全世界背包客梦想的天堂。


可是,


澳洲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连环背包客杀手”


Ivan Milat(伊凡·米拉特)


却让这美丽的天堂,瞬间沦陷为人间地狱。



1989到1992年期间,这名“热心”的便车司机,至少让7名来自世界各国的无辜年轻人命断荒野。


绑架、刀砍、枪击、窒息、殴打、性折磨,

甚至将活着的人斩首...


被这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电信工程师,极其残忍地行刑式杀戮,每一位受害人在死亡前,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痛苦折磨,还有至少20名来自各国的游客失踪案与他有关。



真相公布之后,痛苦牵动了整个世界,澳大利亚的旅游业也因此一度萧条过。至今,警方仍然在不懈侦查,越来越多的失踪案让伊凡的罪行大白于天下,让屈死的冤魂得以安息。


1
行刑式杀戮



1992年9月19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澳大利亚比兰加洛国家公园,户外爱好者肯恩行走在树木繁茂的峡谷中,寻着一股刺鼻的恶臭味,发现了一个土墩,上面有树叶堆、人骨、一片头发、黑色圆领汗衫和一只鞋的脚后跟。肯恩当即打电话报警,谁都没有料到,


被发现的尸体将会导致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的谋杀案调查,警察们也不会知道,痛苦和受难的范围,竟会扩大到世界的不同地方。


搜寻次日,两个治安官发现了第二具尸体,也部分地被树叶覆盖。可怕的消息立即传遍了澳大利亚和整个世界,欧洲一些家庭纷纷联络澳警方,希望确认尸体是否是他们的孩子,他们都是进入Belanglo森林公园后失踪的。



9月20日,警方确认,那两具尸体是英国徒步旅行者凯若琳和琼安的。


这是一起极其残酷的暴力谋杀,琼安的心、肺被刺如此之深,以致她的背骨都被切割到了;凯若琳也被刺得很深,伤口穿透了胸部与背部骨头,头盖骨上还有10个子弹洞。警方注意到,琼安两只手上仍有珠宝首饰。


法医密尔顿拥有超过20年的勘测罪行现场的经验,他指出,凯若琳被杀时很可能正在被迫下跪,她的衣服与胸罩被人撕开,显然曾遭侮辱;



琼安的身体姿式和掩埋位置显示,她曾愤怒地反抗凶手的狂暴,她的衣服无序,衬衫被强行拉到上边,牛仔裤的拉链被弄开...



但没有在她身上或附近区域中发现她的内裤与袜子,密尔顿认为这是遭到更多性攻击的迹象,内衣裤很可能被凶手拿去当作“胜利纪念品”。除此之外,警察查不出任何新线索,他们有点灰心。




2
追凶的平民



警察灰心的时候,一个名叫布鲁斯的固执男人却对追凶很有信心。他是本地居民,一直关注这起发生在本地的凶杀案,作为三个女儿的父亲,他深深同情受害女孩的父母。


在官方调查搜寻中止后,布鲁斯独自驾车去了森林区域,凭着直觉,锁定了一个“T”字路口的矮树丛与岩石区域。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反复勘查,布鲁斯在离汽车大约150英尺处,发现了大的骨头,看起来像人类的。他步行穿过杂草丛,又发现了一个很小的人类的头盖骨,可能是一个孩子或一位女性的,布鲁斯立即报警。

在森林中发现另外尸体的消息不胫而走。电视网络直升飞机在比兰加洛国家公园上空盘旋,记者和摄制组尝试进入发现尸体的通路,侦探们开始了新的寻找。很快,人们在林区进一步发现了一顶黑色毛毡帽、背包和照相机,以及又一具尸体骨骼。同琼安和凯若琳一样,新发现的两名受害者心、肺被刺极深,也被刺穿了胸部与背部骨头。


后经法医牙齿鉴定确定,它们是属于两年前失踪的徒步旅行者黛博拉与丈夫埃弗里斯特的。



澳警方立即成立了以警官林奇为首的“背包杀手特别工作小组”,对比兰加洛及附近森林区进行搜查。林奇把主要森林区域的地图分为格子,每英寸表示750平方英尺,40个警官并排进行地毯式的搜查,检查森林的每英寸土地;警方还派出了经特别训练的狗,它们能发现在土壤中发出的磷光和氮,那常是一个死亡很久腐朽尸体会发出的化学痕迹。

同时,对凶手枪的搜寻也正在进行中。从现场发现的子弹已经肯定,这是点22口径来福枪的。警察对来福枪俱乐部成员进行详细调查。一个成员告诉警察,他一年前曾目击一辆可疑的银色四轮运输汽车进入森林。当车经过他时,他看见是一个男人开车,后座上坐着一位女性,被用钳口物绑住口鼻。



当警方进入最后一个格子搜寻区域——东部林中空地时,一双粉红色的女人袜子、牛仔裤和蓝黄相间的衣物进入人们的视野,旁边还有空子弹盒、空饮料瓶、食品罐头。在路边的一块大岩石后,警方又找到了一条骇人的手骨和有着4个弹孔的头盖骨。经确认,这些遗骸是德国女孩西莫妮的,她最后一次被人见到是1991年1月20日,地点是悉尼南方猛拉森林。


警察相信,也许还有更多的尸体在森林中。果不其然,两天后,他们在离西莫妮遗骸2英里外发现了1991年12月以后失踪的德国女孩安贾及她男朋友达利的骨骼及遗物。



他们一样被刺穿了胸部与背部骨头,受害时也可能跪着。特别工作小组正式告诉媒体记者,7个受害者以相似方式遭摧残而死,他们挨打、被罚跪、被勒死、被枪击、被刀刺而且被斩首,同时几乎毫无疑问地遭到了性折磨,不管男性还是女性。



3
唯一的生还者



幸好还有生还者。唯一的生还者是南斯拉夫籍英国人保罗,他到澳大利亚徒步旅行,签证6个月。当他感到钱不够用时,准备找一份临时工作,他的朋友建议他去摘水果,于是他决定到悉尼南方找点活干。


1990年1月25日,他早早等在公路边希望能搭上车,一个肌肉发达的男人开着一辆银色的“尼桑巡洋舰”运输汽车,热情地让他上了车,司机自称叫“比尔”。车开了1小时,在比兰加洛公园附近,“比尔”的态度开始改变,他的语言变得富有攻击性,大骂英国移民。中午之前,保罗注意到“比尔”奇怪地改变了他的速度,而且每几秒钟就回头看他。突然,“比尔”在驾驶员的座位下抽出了尖刀、粗绳与一把大的黑色连发左轮手枪,直指保罗。


保罗吓坏了,情急之下,他跳了车。恰巧一辆货车经过,保罗尖叫着求援,一位女货车司机奥妮紧急刹车,救下了保罗,并以最快的速度驶达附近的警局报案。可是,等警方到达之后,行凶者早已溜之大吉。



但是,即使已经找到了7具骨骼,澳警方一开始仍没有把这些案件同保罗的遭遇联系起来。特别工作小组总部每个星期收到数以千计的电话,直到发现其中有两个电话特别有价值。


一个是一匿名女子打来的,称她男友与一个男人合作,后者拥有森林附近的地产,在跨国公司雷迪电信公司工作,驾驶一辆银色四轮运输车,而且拥有许多枪,他的名字是伊凡·米拉特;第二个则来自曾经救过保罗的女货车司机奥妮,她描述了那辆银色四轮运输车的特征。


1993年12月,澳大利亚警方从一万多条线索中确定了2000个“重要嫌疑人”,并决定重点查上述两个来电。资深治安官戈登亲赴英国雷迪跨国公司在悉尼的总部,他们了解到伊凡·米拉特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电信工程师,工作认真,生活严谨,受到公司上下的高度尊敬。然而“巧合”的是,每当谋杀案发生时,伊凡都不在他的岗位上。其中最值得怀疑的是,1971年,伊凡曾让两个徒步旅行的女孩搭车,而这两个女孩证明他以尖刀与粗绳作武器威胁并掠夺她们。


可惜的是,由于缺乏证据,伊凡稍后被开释了。



几天之后,戈登分配了4个侦探全天候监视伊凡,他确信他们正在接近罪犯。


4
私人“兵工厂”



辛苦搜证3个月后,侦探们发现,伊凡在距比兰加洛25英里处拥有地产,还拥有一辆银色四轮小运输车;但在两个英国女孩骨骼被发现的两个月后,他卖了车。新车主给警察看了一个他在驾驶员位子下发现的子弹,它正是属于点22口径来福枪的,同凯若琳骨骼上的弹孔一致。伊凡的同事接受询问时,也强调他对枪的兴趣,其中一位告诉警察,他的房子内有一个枪的“兵工厂”。


1994年4月13日,戈登请惟一生还者保罗从英国来到悉尼,帮助辨认嫌疑犯的影像。再三看过13幅图像后,保罗果断地说:“那是他,四号!”



警方寻找突破口的决策聪明而且成功。治安官戈登以袭击保罗的罪名拘捕伊凡。1994年5月22日星期日清晨6点30分,50名警察突袭了伊凡的住所,进而在他房内发现了更多的有罪证据:

一张明信片,新西兰朋友写给他的,称他为“比尔”;卧室中被查出几颗点22口径的来福枪子弹;一个衣橱中发现了两个睡袋,它们稍后被确认为属于西莫妮和黛博拉;

在其它卧室中,警方发现了一个袋子,内含一支12英寸单刃猎刀风格的刀,还有凯若琳的相片;车库搁板的架上有尼龙睡袋、被卷的帐篷,它们稍后被确认为属于西莫妮;

车库天花板上有个洞,一个警察攀梯搜寻,发现了两把点22口径的来福枪及部分零件;在厨房餐具室中,警方发现了较多的野营和烹饪设备,它们均属于西莫妮和黛博拉;

此外还有,散弹猎枪、刀子、石弓、弯的骑兵刀剑以及难以置信的军火。




5
恶魔伏法



1995年7月,澳历史上最大的系列“背包杀手”伊凡开始受审。当356项证据、数以百计的相片被呈现时,法庭上一片啜泣之声,145个证人无法控制沸腾的愤怒,他们一致要求重判。7月27日,陪审团判决,伊凡因攻击保罗被判6年监禁,因性攻击及谋杀7人被判终身监禁。


1995年7月,被判终生监禁的伊凡,被关进悉尼西南方一所最大的安全监狱中。1个月后,他企图越狱,结果被转移到比兰加洛森林边戒备森严的古伯恩监牢。但是,他的账远未算清。伊凡的兄弟波利斯告诉记者,伊凡从小就受到父母的溺爱,他生性残忍,爱用刀刺穿猫狗心肺直到背骨,并曾用刀威吓猥亵过多名幼女,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他到过多个地方工作,只要是他去过的地方都有人失踪。


“我知道他至少谋杀过大约28个人。”波利斯说。



2001年夏天,伊凡接受新的审讯,被质询有关他的另一起谋杀嫌案:20岁的莉妮、17岁的阿曼达和14岁的罗宾森在1978年和1979年从新南威尔士失踪;2003年,伊凡又遭质询,与两位来自巴尔干半岛20岁的护士吉莉安和博拉失踪有关;2005年,伊凡再度接受新的审讯,因为他可能在1980年1月谋杀了18岁的阿内特;2007年12月,他还将接受新的审讯,因为他可能与1981年19岁的贾米安和21岁的巴尔肯失踪有关。




6
绝望者之首



警察一直没有放松对伊凡的侦查,伊凡在监狱里也一直在折腾,2001年他先后吞下了3枚一次性剃刀刀片和监狱厕所内一根弹簧自杀未遂。2009年,他更匪夷所思地用塑料锯齿餐刀割下自己的左手小指,把它装入寄往澳大利亚高等法院的信封内,交给狱警。伊凡随即被送往医院接受接指手术,手术失败后当天晚些时候回到监狱。他看似身体健康,但拒绝进食。州监狱部门部门西南地区助理专员约翰·敦桑告诉澳大利亚电台:


“这是绝望之举,伊万·米拉特排在绝望者之首。”



伊凡的犯下的罪行,伤害的不仅是的无数受害者的家属,还有自己的家族。2007年10月28日,澳大利亚《悉尼每日电讯报》在《你会投她一票吗》的通栏大标题下,介绍了丽莎·米拉特的情况:“她是澳大利亚自由民主党推出的参加年底新一届参议院竞选的35位候选人之一,但她也是该国历史上最大的‘背包杀手’伊凡·米拉特的弟媳。”

接下来的几天,澳各报刊一方面连续介绍丽莎,另一方面介绍已被判终身监禁、但新犯案线索不断出现的伊凡·米拉特的罪行。尽管丽莎·米拉特发表声明,称自己同伊凡毫无关系,但报刊仍然我行我素:除了媒体炒作、竞选对手暗中推波助澜等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警方希望借机发动更多的人检举伊凡犯案的线索,彻底弄清他的问题,击碎他的申请假释梦。


而更令人痛惜的是,伊凡·米拉特的侄孙,年仅19岁的马修·米拉特,于2010年11月7日,在好友克莱因17岁生日的派对上,用斧头残忍地砍杀了克莱因,步伊凡的后尘,被判终生监禁。据马修的母亲介绍,马修从小就很崇拜伊凡,马修做下的事情,受伊凡的影响很大,让刚刚回到正常生活中的家族又陷入了深渊。



最遗憾的是,


澳洲没有死刑,

这个恶魔可以在监狱里安度余生,

但那些年轻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