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15年没穿内裤,15年后吓呆所有人!

三井浮世绘 2018-09-04 13:26:57

    流火的夏日,到处都在散发着高能的热量,穿着超短裙以及热裤的美女们撑着太阳伞,扭动着小蛮腰晃来晃去的在大街上走动。


    “难道城里的女孩子们都比较穷么?为什么穿那么节省布料的衣服呢?”,秦朗看的眼花缭乱,口水缓慢的从嘴角流了下来。


    “妈妈,这位叔叔是不是饿坏了呀,你看他都鼻血了呢!”,一对母女在经过秦朗的身边时停了下来,穿着公主裙的小萝莉带着一抹怜悯的目光看着秦朗。


    “丫丫,不要乱说话!”,穿着ol黑色制服套裙的女人带着歉意的笑容看了一眼秦朗,随后教训身边的小萝莉道。


    听到声音的秦朗从荡漾的幻想中惊醒,抬眼一看,瞬间鼻血飚出。


    映入眼帘那一双迷人的细腿,笔直纤细,白里透红的脸蛋上微微带着怒意,如星辰一般的大眼睛眨动着看着小萝莉,很快的,怒意却是被溺爱的笑容掩盖。


    “呀!叔叔饿的流鼻血了呀!”,小萝莉惊呼道,随后快速将自己手里的薯片递给了秦朗道:“叔叔,快点吃薯片止血呀!”


    “走吧,丫丫!去幼儿园要吃到了,要不然的话老师会批评你的哦!”,女人微笑着拉着小萝莉就要走,从秦朗那饿狼的目光中,她十分确定面前的这个家伙不是疯子,而是好色之人!


    可小萝莉站在原地却是没有动,对着女人道:“妈妈,老师说过,帮助他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说完之后,小萝莉高高的将薯片高高举起,双眼中闪动着真诚:“叔叔,你快点吃点薯片止血呀!”


    “小妹妹,谢谢你,叔叔没事,快点去幼儿园吧!”,秦朗脸色微微一红,随后运转真气将快要流出的鼻血快速逼退了回去。


    小萝莉认真的看着秦朗,在确定了秦朗真的不流鼻血和口水后,这才开心道:“嗯!叔叔再见!”,说完之后,开心的拉着女人就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秦朗对着女人道:“等等,姐姐,你有病!”


    女人眉头极速皱起,脸上布满了冰冷的寒霜,要不是拥有良好的涵养,此刻女人一定会告诉秦朗:“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走!”


    女人这一刻再也没有任何的停留,强行的拉着小萝莉离开了,看着母女离开之后,秦朗叹息道:“我真的没有说谎的,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自己修炼伏羲医道,不就是要济世救人,最终成为伏羲一样的医道强者,弹指之间灭杀万千疾苦,最终得道的么?


    “帮助别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默念小萝莉的话语,秦朗似乎感悟到了什么,停滞了半年的修为竟然有了些许松动。


    我要帮助她,不能让这么可怕的小萝莉失去妈妈!想到这里,快速的从破旧的帆布兜里拿出来纸和笔,写了一串号码后快步追上了女人道:“姐姐,如果你感觉到你的胸口疼痛剧烈的话,一定要拨打这个电话!”


    说完之后,在女人愤怒的目光之中,秦朗快速的跑进了星海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秦朗,伏羲医门第108代弟子,伏羲医门当代副掌门人,传承了几千年的伏羲医门竟然就剩下了秦朗和老道士两个人。


    这次下山是因为秦朗自从半年前进入灵动中期后,无论如何的努力,修为依然没有任何的晋级的迹象,老道士看着没有心情修炼每天偷偷跑去镇里上网的秦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对着秦朗道:“你下山吧!去红尘里面淬炼你的道心和伏羲真气去吧!在那里你才可能突破!”


    就这样,秦朗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下山,可是却被老道突然拦截下来:“下山可以,但是你必须先拿着这封信去一趟星海市,将我一位故友的孙女失忆症治疗好,否则的话,就继续留在山上冥想感悟吧!”


    失忆症?脑部的问题可是十分复杂,不过秦朗认为自己还是可以治疗的,就算是不行也得行,他可不想在山里继续冥想了!


    “行!我答应你!”说完之后,秦朗生怕老道士反悔,带着信,快速的跑出了道观,随后乘坐火车就来到了星海市


    当秦朗走进到了星海市医院大厅后,吃惊的看着匆匆来往的人群,这里的病人怎么这么多?比道观下面乡镇集市上的人还多。


    这么多人去哪里找叶倾城?对了,老道士不是说叶倾城是医生么,我就去医生工作的地方寻找,一定可以找到的。


    “请问医生工作的地方在哪里?”,秦朗来到了一位穿着粉红色护士服的大眼睛美女面前问道。


    “医生办公室七楼左拐,上面有有牌子的。”,说完之后,大眼睛美女热心的帮助秦朗按开了电梯,将秦朗微笑着送入了电梯。


    大医院的护士就少,服务周到,秦朗心里想道。


    当秦朗来到了七楼之后,找了半天,发现几乎是每个房间都是锁着门。嗯?怎么没有人?难道那个美女护士弄错了?就在秦朗疑惑的时候,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的声音飘进了秦朗的耳朵。


    “你母亲的情况现在急需进行手术,要不然的话,心脏上的动脉血瘤随时都有可能破裂,如果你今天不能缴纳五万块手术费的话,那就赶紧办理出院吧!”,一个男人冷冷的说道。


    “龚主任,求求你,在宽限我几天,等我将房子卖掉了,我一定会缴纳上手术费用的,能不能先给我母亲手术,我可以打欠条的!或者我将房产证抵押给你!”,女人哀求的声音传进了秦朗的耳朵。


    “我们不是慈善机构,如果没有钱的话,就带着你的母亲回去等死吧!”,男人冷漠的说道。


    当秦朗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中年女人哭泣着跪在男人面前道:“龚主任,求求你,救救我母亲,我一定会尽快将费用缴纳的!”


    “没钱看什么病!赶紧走开,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呢!”,男人不耐烦的说完之后,站起来就要离开。


    “你还有医德么?你配为一个医生么?难道学医的宗旨救死扶伤被你吃到狗肚子里面了么!”,秦朗挡在了门口,对着男人冷笑问道。


    “你谁啊?赶紧滚开!要不然我就叫保安了!”,听着秦朗的话语男人愤怒不已,随后拿出了电话准备拨打电话。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男人愣住了,忘记了拨打号码,跪在一边的女人也是愣住了,看着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你,你,你敢打我!有种你在打一个试试!”,穿着白大衣的男人用手指着秦朗,疯狂咆哮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贱人,打了左脸主动送上了右脸,对于这样的要求,如果我不去满足的话,那简直就是太不给面子了。


    为了满足男人的要求,秦朗这一次比上一次更狠。


    “啪!”


    声音响亮无比,就看到对面的男人脸以快速发酵的速度蒸发了起来。


    “好!好!你敢打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说完之后,男人快速的按动手机上的按钮,对着电话里面大声的吼道:“保安,立刻上来,有人闹事!”


    秦朗没有搭理陷入疯狂的男人,快步来到了中年女人面前道:“大姐,赶紧起来,这样的畜生医生,你跪他干嘛?”


    女人无助的眼泪噗噗流了下来,看了一眼对面面目狰狞的医生,无助的对着秦朗道:“好心人,谢谢你,你赶紧走吧!你招惹不起他的。”


    “想走?哼!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谁也走了,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捂着红肿着脸的龚主任阴冷说道。


    走?秦朗压根也没有想走,笑眯眯的看着龚主任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让我们走!”


    凶悍的脚步声音响起,四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快步跑了过来,为首的一名保安看着脸色青紫的龚主任道:“龚主任,您的脸?”


    “将他抓起来!立刻将这个女人和家属清理出院!”,龚主任指着秦朗阴冷的说道,牙齿不断的磨动,仿佛要将秦朗咬碎一般。


    “你们在干什么呢?”,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哒!哒!”的响起,随后一个美得不像话的女人快速的走了过来。


    秦朗眯眼看着走过来的女人,长发飘飘,凌厉的眼神中带着寒意,绝美的脸上挂满了寒霜。


    在看清楚走过来的女人后,龚主任一愣,随后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了,立刻来到了女人的面前委屈道:“叶院长!我在和患者家属沟通的时候,这个人竟然突然闯了进来,而且还打了我!你看看我的脸都肿成什么样子了啊。这是袭医!”


    女人看了一眼龚主任,目光直接越过了龚主任,盯着秦眯着凤眼道:“你为什么打人?”


    冰冷的气场几乎将周围的空气凝结,凌厉而霸道的气息瞬间就包裹了秦朗。


    不过秦朗却是一点没有害怕,冷笑着看着女人满不在乎道:“你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是!我是这家医院院长!”,女人的话语简短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既然你是院长,那么这个事情你应该能够做主,我承认刚才打了这个败类,至于原因嘛,就是因为这个败类该打!”,随后秦朗将为什么出手教训龚主任的事情说了一遍,拉着中年女人道:“大姐,我说的可对?”


    中年女人颤抖的点了点头,泪水失控,突然跪在了女人的面前道:“院长,我正在卖房子,等我将房子卖掉,我立刻缴纳治疗费用的,求求你了!救救我的母亲!”


    美女院长眉头一皱,快步来到了中年女人的面前,弯腰将中年女人扶了起来,冷眼看着眼神躲闪的龚主任道:“龚主任,我们医院有没有规定过危及患者生命的手术,可以先行治疗,随后再收取费用?难道你不知道么?难道你不懂人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这个,这个!”,龚主任的额头出现了汗珠,肉呼呼的大手不断的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


    “立刻去人事部办理离职,我这里不需要冷漠的医生!他说的很对,你不配当一名医生!”,美女院长看了一眼秦朗。语气冰冷的对着已经呆若木鸡的龚主任道。


    随后,就看到美女院长拿出手机,灵巧的手指按动了起来,很快的,就对着电话那边命令道:“立刻给予患者刘桂兰实施手术!”


    “什么?”


    很快的,女人的脸上出现了愤怒的表情,对着电话大声的喝道:“立刻组织心外科的专家手术,不惜一切代价抢救!”


    中年女人“腾!”在听到了叶院长的话语后,突然拉住了叶院长的手哭着道:“我母亲怎么了呀?”


    从刚才叶院长的反应来看,一定是母亲出现了事情。可是刚才出来的时候,母亲还是好好的呀!


    “你的母亲心脏血管瘤突然破裂,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抢救的,我这就去手术室!”,说完之后,美女踩着高跟鞋匆忙的离开了。


    听到了美女院长话语,中年妇女腿一下就站不住了,“噗通!”瘫坐在了地上,全身发抖痛哭道:“母亲,对不起,是女儿不孝!我对不起你呀!”


    “大姐,别担心,我相信一定没事的!”,秦朗扶着女人,暗暗的给予中年妇女输入一道伏羲真气,随后带着中年妇女慢慢跟着美女院长的背影追赶了过去。


    当秦朗扶着中年女人在来到手术室外面,看到了显示灯亮着,上面写着:“手术进行中”的字样,同时不断有医护人员进去,却是没有看到医护人员出来过。


    中年女人瘫软的坐在了等待椅子上,眼泪“噗噗!”的流着,嘴里反复的说着一句话:“女儿不孝!对不起妈妈呀!”


    秦朗没有离开,一直在陪着中年女人等待着,希望会有好结果,秦朗的心里默默的祈祷道。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关闭,美女院长疲惫的从手术室里面出来,脸上带着愧疚道:“大娘的血管瘤破裂已经导致心脏骤停,我们用了很多的办法,还是没有抢救过来,请您节哀,关于这次耽误手术时间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予赔偿的!”


    中年妇女在美女院长刚刚说完后,双眼一翻,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秦朗快速的来到中年妇女的面前,右手按在脉门处,给予中年妇女输入一道强大的伏羲真气后,看着美女院长道:“我能进去看看么?或许我有办法!”


    这可是一条生命,既然遇到了,就不能不管!


    美女院长愣愣的看着秦朗,我们抢救了这么久都没有抢救过来,你跟我说你可以?难道你认为我和刚才的龚主任是一类人么?我可不是庸医!


    强行压制了心中的不满,对于病人家属的心情她能理解。


    “请你相信我们的医术和职业道德!”,美女院长慢慢的说道,脸上充满了歉意。,


    相信你们?秦朗冷笑着将中年妇女平稳的放在了椅子上,看着美女院长道:“我还真的有些不相信!”


    说完后,秦朗没有理会美女院长,站起身来走向了手术室。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希望你不要胡闹!”,美女院长看到了秦朗的动作后生气的说道。


    秦朗转身微笑着看着美女院长道:“我从来不拿人命胡闹,放心,我秦朗要治疗的人,就算是死了,我也能从阎王爷那要出来!”,说完头也不回的进入到了手术室内。


    “院长,我要不要叫保安?”,一个护士脸色担忧的问道,从秦朗的情况来看,一会没准要闹事。


    在医院,家属对于医院的抢救结果不满意,因为这个闹事太正常了!


    叶倾城却是淡淡的道:“让他去!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给我惊喜!”


    美女院长缓慢的来到了中年女人的身边坐了下来,对着医护人员吩咐道:“你们都去忙吧,我在这里等着!顺便照顾这位姐姐!”


    虽然美女院长这么说,不过出来的医生和护士谁也没有离开,全部留了下来,因为他们担心秦朗出来会闹事,怕秦朗是请来的专业医闹,要是那样的话,美女院长可是危险了。


    秦朗进入手术室后,就看到手术床的上面笔直躺着的覆盖白单的老人,苍白的脸上满是皱纹,面容扭曲,快步来到了老人的近前,右手按在了老人的脉门上查看了起来。


    伏羲真气快速对于老人的身体进行了一番查看,秦朗的脑海里对于老人的的身体情况进行了全面的了解。


    呼吸、心脏、脉搏都停止了跳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脑部却是没有死亡。


    迅速从帆布兜里面取出了三枚银针,随后在老人的泥丸宫、檀中穴以及内关穴刺入了银针,不断的捻动了起来,随着秦朗的捻动,一道道的伏羲真气通过银针进入到了三处的穴位之中。


    现在秦朗要通过没有死亡的脑部神经下达最高指令,让脉搏和心脏重新进行跳动!


    在银针自行疯狂转动后,就看到秦朗突然抬起了聚集了大量伏羲真气的右手对着老人的胸口狠狠的拍了下去!


    “砰!”


    在强大的掌力之下,老人的身体狠狠的弹了起来,随后再次落向手术床。


    “嘀!嘀!”


    还没有撤掉的监护仪突然出现了反应,秦朗却是没有去看,因为他看到老人的脸部狰狞已经消失,嘴角泛起了笑容道:“我说过的,我如果出手,就算是阎王爷要你,我也能从他那把你抢回来!”


    右掌再次聚集伏羲真气,缓慢的按在了老人的胸口之上,进入胸口内的伏羲真气立刻将心脏血管瘤爆裂后的血液全部包裹了起来,最后快速的收缩,一直等到真气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真气包的时候,秦朗再次拿出一枚银针,用银针在老人的胸口微微一划,一道微小的创口出现,微微用力一提,包裹着血液的真气包出现在了秦朗的手里。


    此刻在看手术长床的老人呼吸已经平稳了起来,原本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丝润红的血色,秦朗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走出了手术室。


    “兄弟,我知道你是好人,也许这就是我母亲的命,哎!”,这个时候昏迷的中年妇女已经清醒了过来,看到了走出来的秦朗流泪道。


    美女院长从秦朗出来之后就一直盯着秦朗看着,却是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死心了吧?”,美女院长身边的一位中年医生看着秦朗带着一丝嘲讽的说道。


    刚才我们用了各种的办法,依然没有抢救过来的病人,如果让你一个普通人抢救过来的话,那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当医生了?


    秦朗却是连搭理都没有搭理这位医生,笑着来到了中年妇女的身边道:“去吧,你的母亲应该醒过来了!”


    什么?当秦朗说出这样话语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美女院长也是“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秦朗急迫的问道:“你竟然真的治好了?”


    惊喜的中年妇女快步冲进了手术室,随后一大群医生在美女院长的带领下跟着中年妇女也是进入到了手术室。


    很快的,里面传来了震惊的声音。


    “怎么可能!”


    “是呀,心脏、呼吸、脉搏全部都停止了跳动,没有了生命体征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活过来呢!”,一名护士长张大了嘴巴惊声道。


    美女院长认真地给予老人进行了一番检查后道:“立刻给予老人进行全面的一次检查!”


    说完之后,美女院长从手术室走了出来,不过嘴角却是难得的浮现出来一抹笑容。


    秦朗,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还以为道士爷爷忽悠自己呢,前几天打电话说他的徒弟秦朗这几天就会到星海市,将会彻底治疗自己的失忆症,等了好久都没有消息,却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要不是听到秦朗的名字,叶倾城还认为道士爷爷自己开玩笑呢。


    “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走出手术室后的美女院长对着秦朗道。


    说完之后,踩着高跟鞋率先迈步走向了电梯。


    命令我?跟我使用女王气息?你以为我是你手下么?我可是刚刚帮助了你们,难道你们就这样的态度感谢我么?


    秦朗本想转身离开,可是想到自己来这里是找叶倾城的,要是找不到的话,老道士那边可交代不过去,这个冰冷女王既然是院长,一定认识医院里面的人!


    想到了这里,秦朗快步跟了过去,电梯内,秦朗看着对面的美女院长没有说话,不过眼神却是一直在叶倾城的身上流动了起来。


    极品女人!精致的脸蛋完美无瑕,蜂腰盈盈可握,就是气息太冷了,如果再温柔一点的话,那就是太完美了。可惜了!


    “看够了么?”


    秦朗点了点头,随后快速摇了摇头。


    “哼!”


    美女院长厌恶的瞪了秦朗一眼,眼神微微眯起。


    “叮!”的声音想起,随后电梯门打开,叶倾城踩着高跟鞋“哒哒”快速走远,直接进入到了不远处的院长办公室内。


    寒气逼人,这个女人的身上阴气太重了,如果再不引导的话,一定会出现痛经以及宫寒,这样对于以后生孩子可是严重问题,自己要不要告诉她呢?


    还是算了吧,以这个女人的强势,如果自己说的话,臭骂自己都是轻的,弄不好就得和自己动手!有机会留下纸条,等待她找自己吧。


    医治有缘人,是不能强行的!


    当秦朗进入到办公室之后,正好看到美女院长背正在弯腰用杯子从饮水机内接水,绝美的轮廓,纤细细腿在秦朗的眼前晃动,看的秦朗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液。


    女人美不美,看腿!这个女人的腿太美了!美的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情不自禁的秦朗,慢慢的走向了叶倾城,想要近距离的欣赏,眼神也是越来越亮。


    “如果你在靠近我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从此以后告别作为男人权利!”,叶倾城的腿部的肌肉快速的绷紧,秦朗神色一紧,快速的后退了很远道:“我就是怕你烫到手,想要帮助你一下,别误会!”


    “哼!你的谎言天劣质了,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道士爷爷的徒弟,我就会客气!”,说完之后,叶倾城冷笑着盯着秦朗。


    “你是?”秦朗眉头一动道。


    这个女人竟然认识老道士,难道他是?秦朗震惊的看着女人。


    “我是叶倾城!”

由于后续微信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

如果阅读原文无法点击,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就可以继续阅读,二维码就是阅读原文,不是公众号!!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