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三道坎,很值得警惕——南怀瑾先生

国学与生活 2018-07-25 15:38:08

点击关注国学与生活传递智慧,快乐生活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这些都是我们大家所熟习的。孔子将人生分三个阶段,对人慎戒的名言。我们加上年龄、经验、心理、生理的体验,就愈知这三句话意义之深刻。


少年戒之在色,就是性的问题,男女之间如果过分地贪欲,很多人只到三四十岁,身体就毁坏了。许多中年、老年人的病,就因为少年时的性行为,没有“戒之在色”,而种下病因。中国人对性这方面的学问研究得很周密,这是在医学方面而言,但是很可怜的,在道德上对这方面遮挡得太厉害,反而使这门学问不能发展,以致国民健康受到妨碍。据我所了解,过去中小学几乎没有一个青少年不犯手淫的,当父母的要当心!当年德国在纳粹时代,青少年都穿短裤,晚上睡觉的时候将手绑起来放在被子外面,这是讲究卫生学,为了日耳曼民族的优越。这样做法,虽然过分了,但教育方面大有益处。现在年轻一代的思想,女孩子愿意嫁给有钱的老年人,丈夫死了,反正有钱再嫁人;男孩子受某些外国电影的影响,喜欢爱恋中年妇女。这是一般的风气,也是一个严重问题。所以知道了青少年的思想后,发现我们的教育问题很多。至于外国,如美国的男女青年,很不愿意结婚,怕结婚以后负责任,只是玩玩而已,以致社会一片混乱。这是人类文化一个大问题,所以孔子说:“血气未定,戒之在色。”这句话真的发挥起来,问题很多,性心理的教育,要特别注意。

 

壮年戒之在斗,这个斗的问题也很大,不止是指打架而已,一切闹意气的竞争都是斗。这里说戒之在斗,就是事业的竞争,处处想打击人家,自己能站起来,这种心理是中年人的毛病。

 

老年人戒之在得,这个问题蛮严重,不到这个年龄不知道。譬如说一个人的个性相当慷慨,自己就要常常警惕,不要老了反而不能做到。曾经看到许多人,年轻时仗义疏财,到了老年一毛钱都舍不得花,事业更舍不得放手。早年慷慨好义,到晚年一变,对钱看得像天一样大。不止钱这一点要“戒之在得”。别的方面事情还多。有一本小说《官场现形记》,其中描写一个做官的人做上了瘾,临死时躺在家里床上,已经进入了弥留状态,这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意念:还在做官,还要过官瘾。于是两个副官站在房门口,拿出旧名片来,一个副官念道:“某某大员驾到!”另一个副官念道:“老爷欠安,挡驾!”他听了过瘾。以前觉得这部小说写得太挖苦人,等到年龄大了,就知道写得并不挖苦人,的确有许多这一类的人。有人在做事情的时候,生龙活虎,退休下来以后,在家就闲得发愁、发烦。此外还有一个人,听人说某一著名大建筑是他盖的,已经很有钱了,一位将军问他,既然这样富有,年纪又这样大了,还拼命去赚钱干什么?这位老先生答说,正因为年纪大了才拼命赚钱,如再不去赚钱,没有多少机会了。这又是什么人生哲学呢?有个朋友说某老先生,也很有钱,专门存美钞,每天临睡以前,一定要打开保险箱,拿出美钞来数一遍,才睡得着。看这类故事,越发觉得“戒得”的修养太重要了,岂只是为名为利而已?人生能把这些道理看得开,自己能够体会得到,就蛮舒服,否则到了晚景,自己精神没有安排,是很痛苦的,所以孔子这个人生三戒很值得警惕。

 

——《论语别裁》

 

孔子研究人生的道理说:人在少年,戒之在色。这个时候,喜欢谈恋爱。到了中年,戒之在斗。这个时候,喜欢争气、争事业。到了晚年,戒之在得。“得”是什么都想抓住,尤其到了老年,觉得前头有限,后虑无穷,没得可靠的人!别的已没得抓,只想抓权力、抓金钱,这是很可怜的。我们历史上很多帝王,研究他们的心理,就是这样。像唐明皇是大家较为了解的,其他的皇帝大家较不熟悉。唐明皇年轻的时候,很太保、也很有味道;好玩,也有气魄。他很年轻便起来把韦皇后——武则天的儿媳妇推翻了。唐明皇废掉了韦皇后,后来他就自己登基,为唐玄宗。

 

唐玄宗年轻时政治手段很高明,跟唐太宗一样。但是到了晚年,却把国家政治搞得一塌糊徐,大家都归罪于杨贵妃,其实杨贵妃、西施,都没有那么坏,可以说不应该负历史上的责任。这些跟她们都没有关系。皇帝们的昏聩,决不是杨贵妃、西施让他们昏聩的。这里边历史的道理很多,可以说杨贵妃、西施,都是背了历史黑锅的人物。

 

昨天有位老朋友来,谈起清兵入关时的陈圆圆,认为她真是祸水。陈圆圆是江苏常州人,这么一个女性,影响了明朝以后三百年的历史。吴梅村有诗形容;“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很多人认为陈圆圆是历史上的祸水,我认为陈圆圆是个很了不起的女性,最高明的是她的晚年。在昆明我去看过她出家的地方,那个园林很清雅。她也晓得最后吴三桂不对,这还不算稀奇,她把李闯的一个部下,姓刘的大将抓到手里,然后还说服吴三桂不杀他;不但不杀他,还把他放走,而后还使他心悦诚服地听吴三桂的命令。可见陈圆圆的本事有多大,这个女人实在不简单。后来她又想到吴三桂的做法一定不会成功,也就出家当尼姑了。陈圆圆未出家前,吴三桂太太死了,又讨了一位正太太。这个女人极不讲理,又妒忌又霸道,吴三桂姬妾都受不了她的虐待与折磨。只有陈圆圆不但能与她相处,而且相处得十分融洽、十分亲切,并以姐妹相称。就凭这几点就可知道陈圆圆的能力了。她以一个弱女子,能影响明朝以后三百年的历史,这是大家所没有体会到的。这个道理说明吴三桂呀、唐明皇呀,乃至于吴王夫差呀,他们的坏,这个责任并不一定是要陈圆圆、杨贵妃、西施等几个女人来承担的。这是不公平的,应负责任的是他们自己。不过最可怜的还是唐明皇。郭子仪平了安禄山之乱,复国之后,唐明皇便当了太上皇。一当了太上皇就惨了!一切权位都交给了儿子,自己便郁郁而终了。

 

大家要知道人的心理,一个资本家不敢把财富交给后代,权位也是这样。我经常跟几位在位的老朋友们讲:你们要注意呀!权位就是魔鬼,没有到手以前,这个人很好,一旦到手了以后,便会着魔的。

 

——《易经系传别讲》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进入善南书院直播间,获赠系列讲座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