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奇女侠之父马斯顿的家庭竟如此混乱!| 人间世

凤凰读书 2018-09-10 13:26:10


这个夏天《神奇女侠》电影在全世界圈粉无数,让无数人拜倒在神奇女侠的美丽和力量中,比如在电影院看女性搏斗血脉贲张的编辑我。但鲜为人知的是,以发明了测谎仪而举世闻名的神奇女侠之父——心理学家马斯顿,身为一个传统的女权主义者,他的私生活竟令人瞠目结舌!



他不仅拥有两个妻子——奥利弗·拜恩和萨迪·伊丽莎白·霍洛维,四个孩子——彼得和O. A. 属于霍洛维(他们管她叫基兹),而拜恩和唐属于奥利弗(多兹),而且两位女士还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为养活马斯顿和他的孩子们而共同努力着,甚至在马斯顿死后,两位还相互扶持着过完了余生。


下面让我们一同来感受一下他那不为人知的先锋家庭生活吧!!


从左至右:拜恩、O. A.、马斯顿、唐以及彼得,于樱桃园,摄于1938 年


在这一年,玛格丽特·桑格取得了她有史以来最大的胜利,威廉·莫尔顿·马斯顿召开了一场关于亚马逊人统治世界的新闻发布会,而奥利弗·拜恩正在誊写他的书稿、养育他的孩子,萨迪·伊丽莎白·霍洛维则在养他。樱桃园并不是母系社会。


霍洛维全天候地工作。她搭乘早晨七点的火车进城,然后搭乘晚上七点的火车回家。马斯顿尽管用上他全部的精力、依靠他全部的著作,却只能挣得很少的收入,并且没有哪项收入是固定的。奥利弗·拜恩从《家族圈》挣得的钱显然不多。算上亨特利,霍洛维一共要养活七口人。1936 年,她填写了一份曼荷莲学院的校友问卷:

 

“你负责家务吗?”

“是的。”

“这是你的主要职责吗?”

“不是。”

“你平常怎么利用自由时间:你是否进行志愿工作、参与教堂活动、艺术活动或体育活动?”

 

霍洛维草草写下两个字作为回答:“没空。”

 

一天,奥利弗·拜恩问所有的孩子,他们长大以后想要做什么。那时八岁的彼得说他想当一名作家。五岁的拜恩想当一名心理学家,四岁的唐想当妈妈,还有三岁的O. A. 想当一名医生。一周以后,马斯顿问O. A.,她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O. A. 说:“哦,男孩吧,我猜。”

 

孩子们知道哪个女人是他们的母亲——彼得和O. A. 属于霍洛维(他们管她叫基兹),而拜恩和唐属于奥利弗(多兹)。他们所有人都被告知,拜恩和唐的父亲是个叫作威廉·理查德的男人,而他已经去世了。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


长得和马斯顿一模一样的唐对此怀疑了许久。而彼得曾有一次在他的父亲和奥利弗做爱时闯进了奥利弗的卧室。他们告诉他爸爸生病了,而多兹是在想法让他好起来。当人口普查人员到来时,他们告诉他亨特利是“房客”,而奥利弗是“小姨”。

 

如果有人问起这个家中的安排,孩子们就应该转换话题。(“这就是这个家的安排为什么,以及怎么从来没有对孩子们解释过——从来没有。”彼得说。)每个人都非常理解,奥利弗是拜恩和唐的母亲,但领养了他们的霍洛维也同样是他们的母亲。“这有点儿混乱。”O. A. 说,尤其是因为她和唐在学校就读同一个年级。“他才比你大六个月,怎么可能是你哥哥呢?”孩子们这么问她。好几十年,孩子们都被迫接受奥利弗是佣人——这个家庭的管家——的说法。“她是管家,”直到1999 年的一次采访时O. A. 还如此坚称,“她负责干佣人的活儿,像是买菜之类的事。”他们也许对别人是这么说的,但他们平时并不是这样生活的。

 

1937 年11 月4 日,马斯顿宣布世界将不可避免地被亚马逊人统治的一周以前,当时只有四岁的O. A. 对奥利弗说:“我希望我是你的孩子。”“你是我的孩子呀。”

“那你每天晚上来给我洗澡,基兹去洗彼得。”

 

有一次,O. A. 对霍洛维发火,冲她大叫:“哦,我希望不是你把我生出来的,我宁可我是多兹生出来的!”

 

这一定很棘手。

 

“妈咪、爹地和基兹到底是什么意思?”O. A. 问。

 

奥利弗很快地说:“我也说不上来。”



 

马斯顿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二楼的书房里。他把测谎仪以及一只黄铜烟灰缸放在那里。他主要躺在长沙发上工作,除了内衣、无袖汗衫和拖鞋之外什么都不穿。他喜欢在那里打瞌睡。当天冷的时候,他穿一件带着香烟烫痕的褪色蓝羊毛衫和一条宽松亚麻裤。他的体形变得庞大无比。他的体重超过了三百磅。(霍洛维给了他一本关于减肥的书,名为《又吃又减》,它没起什么效果。)

 

当他起身的时候,整间地板都嘎吱作响。他抽菲利普·莫里斯牌的香烟,一盒五十根装——孩子们用这些铁盒为他们的玩具兵搭堡垒。他喝黑麦威士忌兑姜汁汽水,无论早晚。在一楼有一台钢琴,恰好就在他的书房下方。无论是谁开始弹琴,他就会跺脚大吼:“我在写作!”

 

他为《时尚先生》杂志写作。他为《扶轮社》杂志写作。1939 年,他为《你的生活》杂志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你有什么偏见?》。这是一篇对伐异说的驳斥。“宽容的人是最幸福的,”他坚称,“所以为什么不抛弃那些拖垮你的沉重偏见呢?”他列出了“六种最常见的偏见”:

 

1.对于外国或其他种族人一定具有可鄙特性的偏见。

2.宗教偏见。

3.阶级偏见。

4.对于性坦诚的偏见。

5.男性对于成功男性的偏见,女性对于迷人女性的偏见。

6.对于反习俗与反传统行为人士的偏见。

 

孩子们会从他的书房门缝往里塞纸条。马斯顿有一本便笺,上面写着“W. M.马斯顿博士书桌备忘录”。他用它来仲裁争执。在一张便笺纸上,他用红色蜡笔为九岁的拜恩(他的小名是“哎哟嘟嘟”,或者简称“多德”,因为他以前热爱一边从摇马上往下摔,一边大叫“哎哟嘟嘟!”)以及七岁的奥利弗·安(她的小名是“狗狗”,因为她曾在学校话剧里演过一只狗)写下一份停战协定。W. M. 马斯顿博士书桌上的备忘录:

 

亲爱的多德——我不在乎那事是谁干的。我只希望我们的狗狗能够随她喜欢高高兴兴地坐在沙发上。请配合!你的爸爸。

 

而在这张备忘录的背面,拜恩回复道:

 

好吧!如果你能让她别再跟彼得吵架,还有别来吵我。拜恩·马斯顿

 

马斯顿为彼得写了首诗:“莫尔顿·马斯顿匆匆往家赶/晚了一小时来吃饭/多特西说,‘瞧你还不算太晚/这还剩下菜汤一盘’。”

 

马斯顿的孩子们得到了无比的关爱。奥利弗宠溺他们,霍洛维为他们骄傲。如果他们需要安静,他们可以去顶楼里亨特利充满熏香味的房间。马斯顿制定了规矩。在他的日记和信件中,写满了关于生日聚会、礼物、前往学校参观,还有拜恩在六岁会做空翻、八岁会吹小号的事。他肩上扛着O. A. 四处转悠。拜恩在夏令营时,马斯顿在给他的一封信落款中写道,“我在对你悄声说‘我爱你’。”

 

“花了一晚上搭建O.A. 的娃娃屋。”1938 年圣诞夜,马斯顿在他的日记里写道。那天早晨,孩子们七点醒来,打开他们挂在图书室里的袜子。早餐之后,他们拆开树下的礼物。“彼得最喜欢他的滑雪板,”马斯顿在他的日记中写道,“多德最喜欢他的木偶,唐最喜欢他的农场动物(几乎和他的沙袋一样喜欢),而O. A. 对她的娃娃屋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快乐的一天。”

 

马斯顿全身心、热切地表达他的关爱,也许有点儿关爱过头了。每天晚上,他坚持要O. A. 来他的书房说“晚安爹地”,并在他嘴上亲一下。每天晚上,她都会拒绝这么做。“看在老天的分上,”奥利弗会说,“你就快跑进去亲他一下不就好了。”

 

每逢周末,霍洛维都在花园里干活,或是带O. A. 进城购物,或是去看芭蕾。

 

“基兹费劲全力要学骑自行车,她骑的是O. A. 的车,但她总是忘记松开刹车,她在周六摔了一大跤。”一个夏天,奥利弗给拜恩的信中这么写道。

 

周日,马斯顿会举行一个集会,他称为周日五人俱乐部。他们不送孩子们上教堂,而是与他们探讨生命的意义。马斯顿于1935 年6 月23 日第一次召开周日五人俱乐部集会,那时,几个孩子分别是七岁、四岁、三岁和两岁,不过只有较大的彼得和拜恩发了点儿言。

 

“问他们上帝是什么。”马斯顿在他的日记里写道。

 

拜恩:“一个好大的齿轮。”

彼得:“世上有的所有的规矩。”

 

这种集会持续了多年。“我们都憎恨它,”拜恩日后写道,“女士们把我们赶到一起、逼迫我们,一路把我们拖进爸爸的书房。”比起探讨,这更像是灌输说教。“这种集会的目的就是把爸爸的原则、理论,特别是爱情对抗暴力的思想植入脑子里。”拜恩说。孩子们自然而然地会争吵、彼此打闹,而他们的父亲坚持要他们彼此相爱——如果有人拿手去戳O. A.,她应该要还以对方一个吻——这项要求并不怎么见效。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吸收了他的理论大杂烩,其中包括宝瓶主义、心理学和女权主义。“这其中的哲学理论是,行星地球的法则注定暴力会受到爱的制约,而爱会受到智慧的制约,”O. A. 说,“而女性能够更好地掌握经由爱使用暴力、经由智慧使用爱的方式。”马斯顿为他的每个孩子都进行了IQ 测试。“IQ 173 !”他在日记中如此记录了拜恩的得分。他迅速告知了孩子们他们的得分,排名由高分至低分别为拜恩、唐、彼得、O. A.,这让每个人都陷入无尽的忧虑中。他决定让拜恩连跳两级。

 

孩子们结成了同盟,以抵御这种分化他们的行径。1939 年夏,当他们分别为十一岁、八岁、七岁和六岁时,他们开办了一张家庭报纸,名为《马斯顿纪事》。彼得是主编,拜恩是美术编辑和美术员,唐和O. A. 则负责报道新闻。(奥利弗·拜恩为他们誊稿打字。)头条新闻是由唐报道的:

 

拜恩掉了颗牙

拉伊,7月18 日。拜恩掉了一颗前排下门牙,他正希望牙仙今晚能在他枕头底下留下十分钱。

 

狗打架

卢奇,我们的新狗,在和别的狗打架的时候被咬了。我们带它去看了兽医,兽医说伤口只是轻伤。

 ……


在樱桃园,读漫画是寻找片刻安静的一种方式,而安静一般来说很难找到。马斯顿身形巨大、嗓门嘹亮,他喝酒,并且他生气时会大吼大叫。一天晚上,在餐桌边,他在郁郁不得志中大吼道:“至少我还能勃起!”

 

他是家中动静最大的人,但他也是最可笑的一个。“现在,比尔。”当马斯顿又开始怒吼时,霍洛维会这么说。然后她会沉默地等着,等他自己住口。孩子们读漫画。霍洛维赚钱。亨特利在顶楼焚香。奥利弗照顾所有人,忙里偷闲地为《家族圈》写作。而威廉·莫尔顿·马斯顿,莫尔顿城堡的最后一个莫尔顿,这个宣布女性统治已成事实的测谎者,被好生哄着、任其逍遥。


他会生气、暴怒、抱怨,而女人们会对孩子们低语:“别理他就好了。”


以上内容摘自《神奇女侠秘史》责编:蒙蒙

神奇女侠秘史

The Secret History of Wonder Woman

[美]吉尔·莱波雷 译者吴培希 

定价:68.00

出版时间:2017.6

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978-7-5192-2924-5

凤 凰 读 书

知识 | 思想 | 文学 | 趣味

主编:严彬(微信 larfure)

合作邮箱:yanbin@ifeng.com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