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直面恐惧,享受人生

私密主播日记 2018-06-12 17:01:01


谁家少年不风流 

 月光如水,齐整的铺在大地上,白日里繁茂的枝头这会已经漆黑一片,偶有微风吹动在地上摇曳出晃动的树影……


  陈晓天脚步轻快的向山坳里走去,那里有村子里一口清潭,名叫“黑龙潭”。


  黑龙潭的潭水,幽深如镜,一年四季冰寒清凉,传说这口黑龙潭,曾经淹死过好几个人,因此,桃花村子里的老人们,都说那边“出阴”,提醒着村民不要靠近那里……


  但是,在这热死人的鬼天气里,从外面干了一天活的陈晓天,经过这里的时候,就忘记了这一些恐怖传说。


  拉了拉衣领口的汗衫,感觉到身上一阵汗腻,陈晓天加快了步伐,他打算到黑龙潭里好好洗个澡。


  月光之下,隐约已经看见前面的潭水了,陈晓天索性脱掉了外衣,露出一身精虬的肌肉。


  突然,陈晓天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哗哗的水花声,透过朦胧的夜色,他看见了潭边有一道依稀人影。


  “唔…原来还有人!嘿嘿……”陈晓天嘀咕了一声,往前面走去。


  走近黑龙潭时,看清了潭中那人,陈晓天的心脏,陡然狂跳起来,那身体,亦如同浇了油的干柴一般,熊熊燃烧起来……


  水池里,女人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会随即便又放松了下来,舒展着腰肢,任由傲人的曲线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明朗,本就白皙的皮肤这会更像是镀了一层银辉,凝脂如雪。


  一阵清风吹过,李艳茹半坐在水里面,抬手捧起一把水浇在自己的身上,调皮的水珠从她的脖颈慢慢的流淌下来,滑过高耸的山峦,平实的小腹,最后重新落回了水池里。


  早就躲到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后面的陈晓天不禁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却是火热的移不开分毫,那抹雪白就像是不可抗拒般紧紧的抓着他的眼神。


  光滑的后背上被黑亮的秀发铺满,一直垂到了腰间还要向下的位置,翘起的浑圆,凸起的雪白,竟然人想跑过去搂在怀里好好肆虐一番。


  李艳茹唇角一勾,慢慢回过身子,不再是侧面的曲线形态,而是整个人都面向了陈晓天的方向。


  咕哝一声,陈晓天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想着要不要离开,可是双脚竟然像是扎根一样,根本挪动不了,他也是没有想到这李寡妇竟然如此的勾人啊。


  就在这时,李艳茹的手突然抓住自己身前的山峰,五根手指头揉捏出不同的形状,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另一侧的山峰,只是在顶峰逗留了片刻便慢慢的滑了下来,最后竟然摸到了身下。


  陈晓天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这女人竟然在自慰!他虽然没有真正和女人有过实质关系,但是这样的事情也早就在男人的话题里屡见不鲜了。


  “啊…。”一声低呼从李艳茹的口中发出。


  陈晓天胸口火热起来,顿觉裤子有些发紧,不用看也知道身前已经支起了帐篷。


  突然,陈晓天只觉得李寡妇的眼神和他的相碰在了一起,满脸尴尬,刚才一个激动竟然忘了隐藏,这会被发现了……?


  “晓天!”


  “啊?”


  这会,陈晓天再也不怀疑李寡妇发现了他这个事实。


  “过来。”


  “呃…”


  “我好看吗?”


  顶着头皮走出来的陈晓天已经做好了被李寡妇臭骂一顿并且诚恳道歉的准备,却被这一句问话弄蒙了圈。


  李艳茹显然对陈晓天的愣神微微不满意,整个人从水里站了起来,拖着湿漉漉的水珠走到了池子旁,一只手拉起陈晓天的胳膊,便将男人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重复问道:“我好看吗?”


  “好看!”陈晓天整个人都像是快要爆炸的火药一般。


  “那陪我一起洗吧。”李艳茹话没说完,一只手已经去拽陈晓天的裤子了。


  夏天的衣服宽大却又简单,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两个人便坦诚相见了。


  李艳茹的眼神瞟到了陈晓天的两腿之间,一双眼睛更是笑的弯了起来。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陈晓天又怎么会客气,伸出手便将李寡妇抱在了怀里,拉到了水里面,一双手也不客气的开始揉捏起那高耸的山峰。


  擦,这女人的柔软简直出乎他的想象力。


  任由他的揉捏,那惊人的弹性让他移动不开手掌,身下的火热更是快要将他涨爆了。


  李艳茹的两条腿像是泥鳅一般,直接攀到了陈晓天的腰间,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挂在了他的身上,两个人的距离靠得更加近了。


  “奶奶的。”陈晓天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反手便将李艳茹拎到了草地上,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会吗?”李艳茹低低的笑问,陈晓天整个人的脸都跟着黑了起来。


  他堂堂的七尺男儿,这种事情竟然被一个女人耻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


  脑子里飞快的想到了xx杂志里说的姿势与技巧,一只手开始在李艳茹身下的丘壑里开始摸索,入手一片湿滑的感觉,抬头又撞到李艳茹眼神里,媚眼如丝。


  草!简直就是个妖精!


  就在陈晓天即将拔枪猛冲的时刻,全身血液突然翻滚了起来,不断的向着大脑里冲去的时候,连带着身体竟然发烫起来,皮肤下隐约可见红晕飞速的滚动。


  “晓天……”李艳茹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想到村子里的人骂自己是害人精,这会看着晓天的模样,顿时没了主意,难道自己的真的是……


  汗水一滴滴从陈晓天的额头滴落下来,牙齿咬在嘴唇上裂开了口子,陈晓天整个人突然向后倒了过去,重重的摔在了黑龙潭水里。


  虽然是夏天,可是潭水却是四季冰凉,这一坠下去,却让陈晓天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听得到李寡妇在岸上的大叫,但是他却无法开口说话。


  突然,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嘎嘣一下,仿佛开了一个口子,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水波动荡将他淹没了,谁也没有注意带水底一道七彩流光伴随着水浪缠绕在陈晓天的左手手腕上……


  李艳茹也赶紧跳了下去,可是这深深的黑龙潭里哪里有陈晓天半个人影?


  ……


  “陈大伯,有什么事我都一人担着了,现在赶紧去救晓天吧,要是晚了,那孩子……”


  三间竹子搭建的房屋,简陋却很干净。


  被唤作陈大伯的老头正是陈晓天的师父,也是这桃花村里唯一的外来户,十八年前带着陈晓天落户在这里的。


  水烟筒子不断的冒出灰色的烟气,熏人的气味弥漫了整个屋子,陈老头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十分享受的表情。


  良久,才慢慢说了一句:“你还知道那是孩子?”


  李艳茹被讽刺的满脸通红,低着头向前膝行了两步,“陈大伯有什么错都赖我,但是现在救人要紧啊。”


  “死不了,你先回去吧。”陈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一步一回头的走出竹屋,李艳茹早已经满脸泪水。


  抽完了手里的烟,陈老头直奔了侧屋而去,床上正躺着一个人,不是陈晓天还是谁?


  “师父,这事是我的……”见到师父进来,陈晓天第一个念头就是解释,刚才李寡妇来求师父去救自己的话,他都听到了。


  这样的事情,若是放别人身上,怕是早就当做不知道,逃得远远的了吧,再有那心思深厚的,保不齐还会将痕迹清理清理呢,看来这李寡妇人倒是不错的,还知道请师父去救自己。


  陈老头见多识广,这会怎么会不知道陈晓天脑子里在想什么,立刻抽过旁边的痒痒挠朝着陈晓天便打了过去。


  惨叫声惊起,“师父,我受伤了!”


  陈晓天的埋怨理直气壮,没错,他的确受伤了,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怎么一转眼就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明明是在黑龙潭的。


  “你个兔崽子,师父说的话你都忘了吧,看我不打死你的!”陈老头见被打开,立刻来了脾气。


  “师父,师父,我错了,哎哟,轻点啊,要命啊,你个老东西,打死老子以后谁给你抗幡哭坟!”


  师徒两人闹在了一起。


  “老陈头,在家吗?”一声浑厚的喊声传来,屋子里的两个人先是一怔,紧接着陈老头便恢复了那幅气定神闲的模样,陈晓天一个翻身继续翻倒在床上。


  “原来是村长来了,这么晚了,是不是有什么事?”陈老头皱着眉,瞅了瞅外面的天色。


  陈晓天扒在窗口,心里一动,这村长该不是因为昨日自己将他家闺女的裙子掀了的事找上门来了吧?


  这么一想,昨日里文秀那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立刻回荡在了脑海里……


  “诶,文秀那孩子昨才回来,敢情是要修路,老陈头你说说,一个女孩子家家修的哪门子路吗?”村长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抱怨。


  “修路是好事啊。”陈老头无比享受的拿起水烟袋抽了一口,望着屋外碧蓝如洗的天空,鼓弄不清的说道。


  村长登时一拍桌子,急了眼,“好个鬼啊!外面的那些花花肠子的王八羔子是要糟践我们桃花村的风水宝地,只要我不死,这路就别想修!”


  “娃儿上学也是个难事啊……”


  村长听了这话,却是一缩脖子,沉默了下来。


  桃花村地处偏僻,谈不上穷山恶水,至少满山的蔬果药材产量就足够维系桃花村的人们活下去,而且村里的姑娘们一个赛一个的水灵,哪家的姑娘一长开了,十里八乡提亲的人都能把门槛踩破喽。


  虽然山是好山水是好水,但是环绕在周围的大山,却也隔断了桃花村外出的念头。


  不说别的,光是进城的话就需要走上百里的山路,还要背着沉重的竹篓,有些年纪大的村民已经有个几年没有看见过外面的光景了。


  一些孩子去读书,最近的小学都要走上十里多远的山路,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有从山路上摔下去的危险。


  修路这个话题在桃花村由来已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正敢于提出来,祖祖辈辈的都这么生活着,谁也不敢打破祖宗的规矩。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陈晓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昨日里那抽风的一闹,今天竟然浑身充满了力量,就在陈晓天左右甩着胳膊感觉怪异的时候,眼角余光顿时落在左手手腕处。


  草,老子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手圈?


  “不用看了,那玩意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陈老头叼着水烟蹭了进来,一口一吐雾。


  “咳咳!师父,这不是你给我的啊?”陈晓天眼珠一转接着说道,“这丑死了,哪里来的呢,该不会是谁塞的定情信物吧?”


  陈老头一瞪眼,“你这个臭小子,整日里胡说,我告诉你,那文家姑娘可找上门来了!”


  “什么?”一听文秀来了,陈晓天立刻紧张起来,糟了糟了,那丫头不会没完没了吧,不过想到那双雪白的大腿,陈晓天还是不由自主的迈出门去。


  果然,文秀杏眼含怒,红唇紧紧抿着,显然一副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不过陈晓天很快就郁闷了,这文秀显然是在防着她,这不,大热天的竟然穿上了衬衫长裤。


  陈晓天眼珠子一转,嬉皮笑脸的说道:“文妹妹,你怎么来了?吃过早饭了吗?我给你熬点粥吧,用新鲜的兰花加上薏米熬出来的粥啊,那味道那叫一个……”


  “够了,我来不是听你啰嗦的!”文秀没好气的说完,许是觉得自己语气不善,望了望竹屋里面,放低了声音又说道:“你跟我来。”


  陈晓天嘴上答应,朝竹屋喊了一声,便亦步亦趋跟着文秀开始走去。


  怎么又去后山?


  站在黑龙潭旁边,文秀指了指潭水说道:“昨日里你做了什么,不用我再提醒吧?”


  轰的,陈晓天脸如火烧,该不会晚上和李寡妇那事被她看到了吧?这丫头若是跑去乱说,自己不怕什么,可是李艳茹就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啊……


  “文妹妹,文姑奶奶,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是,你看你好歹也是一文化人,怎么可以做出这样偷窥的事情呢?我就是撒个尿啊……”


  真亏得这厮脸皮厚,明明就是洗了鸳鸯浴,居然被他说成了撒尿。


  文秀越听越不是味道,小脸一板,“陈晓天,你胡说八道个什么东西,我什么时候偷看你撒尿,你个混蛋,你!你!你!”


  文秀气的不行,四处瞅着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陈晓天扔了过来,却被躲了过去,一连扔了几次都没有打中,文秀又气又不甘愿,继续找石头开始丢。


  “喂喂,打死人了!”陈晓天左闪右避好不开心,竟然意外发现那石头扔过来的速度太慢,慢的可以用手接住的样子,这么想着,也真的随手去握住了那丢过来的石头。


  一旁的文秀呆愣在原地,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有人徒手接住那么多的石头,她可是一连扔了五六块啊。


  陈晓天随手将手里的石头扔在了地上,嘿嘿一笑,心里震惊沉寂三年的内功心法不知道何时重新归来了,脸上笑的如同桃花朵朵开。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啊!”文秀看着一脸坏笑向着她凑过来的陈晓天,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着,脚下却一个不稳摔进了黑龙潭里。


  陈晓天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直接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将文秀的身子捞了起来,冰凉的潭水将文秀所有的衣服都湿透了,紧紧地贴在上上,就跟没穿衣服似的。


  特别是那两条美腿,被湿透的裤子紧紧地裹着,哪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更是勾魂的要命。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