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半夜胸.部发痒,剪开内衣一看吓哭了!

柚子文学 2018-11-26 09:34:47

  方薇薇如同死鱼一般的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眼神麻木。昏暗的灯光下,在她的身上,一名男人在奋力的撞击着,每一下力度都是那么的重,仿佛要把她给戳穿。

  

  男人喝了酒,这点从他身上那浓厚的酒味就能够判断出来。没有前戏,也没有丝毫的温柔,当男人敲开方薇薇所在酒店的房间门之后,剩下的就只有狂暴。

  

  身上每一寸都在疼,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方薇薇是处女,或者说曾经是处女。但现在,很明显不是了。

  

  可方薇薇没有怨恨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尽管他一点都没有怜惜,尽管他的手是那么的重,捏的自己发疼。

  

  “我身上现在肯定满是伤痕。”

  

  即便不用看,方薇薇也能猜测到自己身上的情况。很简单,即便是没有被对方捏住的地方,也是一阵阵的发疼。有些严重的地方,即便只是和床单接触,都仿佛碰到了烧红的烙铁。

  

  没有一处不是火辣辣的,没有一处不在疼痛。

  

  方薇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从小到达,她都是女神,而且洁身自好。在今天之前,她就连接吻都没有和男人接吻过。即便是曾经的男友,最多也不过牵牵手。

  

  在方薇薇的想象中,自己会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也喜欢自己的男人。对方会很温柔,对自己的关心无微不至。两人会有浪漫的烛光晚餐,会有红酒,会有玫瑰。最后还会有一个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婚礼,在婚礼那天的晚上,再将自己温柔的交给对方。

  

  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

  

  自己的初夜就这么被狂暴的撕裂,没有红酒,没有玫瑰,更没有任何浪漫可言。

  

  但方薇薇不怪现在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男人。

  

  因为这是一场交易,更明确的说,是一场自己主动发起的交易。

  

  而交易额,则是一百万。

  

  出卖自己的初夜,这对于东方女性来说,是多么羞耻的一种行为?在以前,别说去做,就算是想,方薇薇都不可能去想。

  

  但今天,方薇薇不仅想了,还做了。

  

  一切都是为了那一百万。

  

  “哼!”

  

  一声闷哼,带着剧烈的疼痛感。方薇薇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这么下贱,却还要感谢对方。

  

  因为自己真的需要那一百万。

  

  初夜卖一百万?就算是真有人这么去做,也绝对开不出这样高的价格来。谁会愿意花一百万,就为了和陌生的女人来一晚?方薇薇在生出这样的想法之后曾经去关注过价格,在现在这个社会,买初夜的人并不止方薇薇一个,但别人就算出二十万,都算是天价,还没人买。

  

  因此方薇薇的内心是感谢对方的,即便浑身的伤痕,即便浑身的疼痛。

  

  这一百万对方薇薇太重要,关系到方薇薇的母亲到底能不能接受治疗,关系到方薇薇母亲的一条命!

  

  和命比起来,或者说和自己母亲的病比起来,方薇薇觉得自己不算什么。

  

  终于,随着男人的一阵冲刺,一切都终于结束了。

  

  “啪。”

  

  男人在停顿了一阵之后,打开了床头的大灯,房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一把拉过被子,方薇薇将自己的身体盖住。即便只是匆匆一瞥,方薇薇那看到了自己身上那触目惊醒的伤痕。

  

  “很不错。”

  

  男人嘴里说着赞赏的话,但是面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随后男人站起来,开始披上了浴袍。

  

  男人很年轻,只有二十几岁。但他的皮肤不是那种娘娘腔的白皙,而是健康的古铜色。一块块的腹肌线条分明,难怪有那么强大的力道。

  

  点燃一支烟,男人抽了一口,随后开始穿戴起衣服来。方薇薇微微颤颤的缩在被子里,小心的看着这个男人。

  

  “还是处女?用心了。”

  

  男人的目光扫过床单上的一抹刺眼的鲜红,随即转移开目光。

  

  “我说了我是处女,自然不会欺骗你。”

  

  方薇薇鼓起勇气说道。

  

  “你什么时候说了你是处女?”

  

  那男人诧异的看了方薇薇一眼。

  

  “不过无所谓,今天我很满意。”

  

  “那……钱你打算什么时候付?”

  

  方薇薇用力的抓住洁白的被子,拉起一部分被子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尽管她已经做了自己觉得十分下贱羞耻的事情,可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方薇薇还是觉得一阵尴尬和难堪。

  

  可她没有办法不问,毕竟这笔钱对自己太过重要了。

  

  “我还要付钱?”

  

  男人挑了挑眉毛,有些惊讶的看着方薇薇。

  

  “你什么意思?”

  

  方薇薇唰的一下把被子按了下来,胸口一阵冰凉,立刻又把被子拉了上去。

  

  “你想要赖账?”

  

  “赖账?我会赖账?”

  

  男人不屑的笑了笑。

  

  “多少?”

  

  “不是说好了一百万吗?”

  

  方薇薇心里有些发虚,她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自己不会遇见骗子了吧?

  

  “多少?”

  

  男人使劲挑了挑眉毛,锋利的目光看向方薇薇。

  

  方薇薇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锋利的目光,以前任何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或许有贪婪,但绝对和锋利两个字沾不上边。

  

  “一百万,我们说好的。”

  

  方薇薇咬了咬嘴唇说道。

  

  “你怕是想钱想疯了。”

  

  男人冷冷的扔下一句话,脸色变得一片冰冷。

  

  “你……”

  

  方薇薇再也顾不得什么,一下瞪住了男人。

  

  “我们不是说好了一百万买我的初夜吗?你……你怎么这样!”

  

  方薇薇想要爆粗口,可良好的家教让她不知道怎么骂人。

  

  “一百万买初夜?你知道一百万能够买多少个初夜吗?”

  

  男人嘲讽的看着方薇薇。

  

  “一个处女膜修复手术才多少钱?”

  

  “我不是修复的!我、你……”

  

  方薇薇一阵气绝。

  

  “我怎么?”

  

  男人挑了挑眉毛。

  

  “说好了一百万,你怎么能赖账!”

  

  方薇薇内心升起一股绝望,又带着一丝悔恨。

  

  自己还是把人心想的太简单,本以为大家都谈好的事情,便会去履行。可现在对方打算耍赖,自己能怎么样?

  

  “你、你要不付账我就去告你强奸!”方薇薇有些绝望的喊道。

  

  “威胁我?”

  

  男人嗤笑一声,语气中满是嘲弄和不屑。

  

  “你给我开的门,你自己自愿的,你告我强奸?”

  

  “何况,就算强奸又怎么样?”

  

  “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吗?”

  

  男人拿起自己的衣服,在上衣口袋里面掏了掏。

  

  “看到这是什么了吗?”

  

  “支票本。”

  

  男人又掏出一支笔,在支票本上唰唰唰写了几笔。

  

  “看,一百万。”

  

  随着“次啦”一声,男人从支票本上撕下来一张支票,在方薇薇的面前晃了晃。为了让方薇薇看仔细,男人还特意停顿了一下。

  

  “一百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扔了也无所谓。”

  

  听见男人这句话,方薇薇心下松了口气。

  

  “给你一百万,不过是小意思。”

  

  男人看着放松了的方薇薇,笑了笑。

  

  “可是,我凭什么要给你?”

  

  “我从来没有和你交谈过什么,你想靠此来威胁我?”

  

  “我、苏鸿羽,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威、胁、我。”

  

  男人顺手拿出一个打火机,拇指擦过打火石。一簇火苗出现,男人将支票靠近火苗。

  

  “不!”

  

  方薇薇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身上的疼痛让她稍微有一点动作都痛。可现在方薇薇顾不上这些,她徒劳的扑向那张支票,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张支票上的火焰越来越大,最终化为一团火球,落在地上,成为灰烬。

  

  “你、你无耻!”

  

  方薇薇的一颗心跌到了谷底,脸上一片灰败。

  

  自己怎么那么蠢?居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了别人?

  

  现在好了,自己钱没有了,初夜也没有了。自己……还能拿什么去拯救自己的母亲?

  

  难不成自己要去站街?

  

  一想到无数的,各种各样的男人贪婪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方薇薇就觉得一阵绝望。

  

  “我无耻?”

  

  男人冷冷的看着方薇薇。

  

  “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想尽一切办法来接近我,不过就是为了钱而已。就算是奇葩的我也见过不少,甚至还有想要给我下药的。不过讲真,想你这样扮成妓女来接近我的,我还是真的第一次见到。”

  

  “看看你下贱的样子,我无耻?”

  

  男人冷笑,话语如同冰冷的刀子,狠狠刺入方薇薇的心脏。

  

  “完了,一切都完了。妈,女儿救不了你,还糟践了自己。我……”

  

  方薇薇麻木的抬起头,看着男人,露出一个惨然的笑容。

  

  “你开心了?这么随意的玩弄女性,将本来就在悬崖边上的人推入悬崖。”

  

  “也罢,只怪我自己太蠢,居然这么轻易的相信了你的话。”

  

  方薇薇的目光看向床头的柜子上,那里摆放着两个透明的玻璃杯。

  

  “啪!”

  

  探过身,方薇薇一把拿起一个玻璃杯,在男人惊讶的眼神中,一把砸碎了玻璃杯、残破的玻璃碎片四处飞溅,而方薇薇手中,则握着最大的,最锋利的一块玻璃碎片。

  

  “苏鸿羽是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随着话音落下,方薇薇恶狠狠的瞪着苏鸿羽,抓着玻璃碎片手,狠狠的划向手腕。

  

  自己什么都没了,唯一的希望也破灭,还活着做什么?

  

  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人?

  

  “嘭!”

  

  方薇薇的动作快,可苏鸿羽的动作比方薇薇的动作更快,狠狠一巴掌拍在方薇薇的手上,方薇薇的手承受不住这股力道,手中的玻璃碎片瞬间飞了出去。

  

  可手腕上的皮肤已经被划破了一些,一条血线浮现,随后浸出一道刺目的鲜血。几滴血珠顺着洁白,却满是伤痕的手腕滑落,滴在了床头。

  

  “真找死?还是欲擒故纵?”

  

  苏鸿羽面色不定的看着方薇薇。

  

  “你这么想要一百万?”

  

  苏鸿羽开口问道。

  

  “难道你还会给吗?”

  

  方薇薇的嘲讽的看着苏鸿羽,这次换成方薇薇满眼的鄙夷。

  

  “只恨我瞎了眼,居然相信了你这么一个禽兽。”

  

  “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鸿羽皱了皱眉头,盯着方薇薇,似乎在分辨方薇薇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而方薇薇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眼中只有无尽的恨意。

  

  “既然你这么想要一百万,我便给你一个机会。”

  

  苏鸿羽再次拿起支票本,在上面重新签下一百万,随后手一松,支票落在地上。

  

  “什么意思?”方薇薇一愣。

  

  “不就是一百万?你给我爬过来,用嘴叼起这张支票,它就是你的。”

  

  苏鸿羽指了指自己脚边跌落的支票。

  

  “你……你还想欺骗我吗?”

  

  方薇薇狠狠的看向那个男人,但男人眼中只有一片冰冷。

  

  “一百万而已,我苏鸿羽任何一句话,都比一百万更值钱。”

  

  苏鸿羽就这么看着方薇薇。

  

  方薇薇一阵沉默。

  

  慢慢的,方薇薇弯下了腰,趴在地上。

  

  死容易,可活着更难。尤其是在寻死不成了之后,没有了这一百万,又没有了自己,母亲要怎么办?

  

  “真是下贱啊,一百万?”

  

  男人的目光狠狠的刺着方薇薇,看着慢慢趴下的方薇薇,苏鸿羽的眼神重新变得不屑。。

  

  方薇薇知道苏鸿羽在侮辱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下贱。可自己能怎么样?

  

  母亲的脸孔,慈祥的笑容。

  

  一幕幕在方薇薇的脑海中闪过,方薇薇的心脏狠狠的抽搐着,却无可奈何。

  

  “还不快爬?”

  

  男人的声音中带着漫漫的嘲弄。

  

  终于,方薇薇动了。膝盖接触地面,一阵阵发疼。屈辱感充满方薇薇的内心,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方薇薇努力让它不要留下来。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方薇薇爬到了男人的面前。看着男人踩在脚下的支票,方薇薇闭上眼睛,猛的低下头。

  

  “啊!”

  

  一阵疼痛感从头皮上传过来,方薇薇本能的顺着这股力道抬起了头。

  

  入眼处是一片冰冷的眼眸。

  

  “婊子!果然是欲擒故纵,随便一试就试出来,还不是为了钱?”

  

  男人一脚踹在方薇薇的肚子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方薇薇被这一脚直接踢飞,无力的撞在了床边。不等方薇薇反应过来,苏鸿羽已经一把按住的方薇薇脖子,将方薇薇的脸按的贴在床上。

  

  “婊子!”

  

  随着一声唾骂,征伐再一次开始。

  

  方薇薇这次没有顺从,她努力的反抗着。然而没有半点作用,在那男人的手中,方薇薇的反抗没有半点作用。方薇薇开始嘶叫,可随着男人伸过大手捂住方薇薇的嘴之后,嘶叫变成了沉闷的“呜呜”声。而当男人撕下一片床单揉成一团,塞入方薇薇的嘴里之后,方薇薇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方薇薇和那男人都是一顿。

  

  “呜呜呜……”

  

  方薇薇发出声音,但方薇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希望有人进来?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有人进来,自己宁愿去死。

  

  希望没有人进来?

  

  那岂不是代表自己还要继续遭受蹂躏?

  

  方薇薇的思维一下停顿了。

  

  “不管你是谁,现在有什么事情,都先给我滚!”

  

  还不等方薇薇回过神,身后的男人已经发出不耐烦的吼叫,然后继续动了起来。

  

  门外沉默了几秒,随后敲门声再次急躁的响起。

  

  “特么的!”

  

  男人根本不管外面的敲门声。

  

  但随后,一声重重的踹门声炸响。

  

  “嘭!”

  

  不得不说,酒店的房间门质量还是挺不错,至少这光听声音就知道势大力沉的一脚,却没有让房间的门有丝毫的变化。

  

  可这却打断了男人的兴趣。

  

  “你找死!”

  

  男人一脸寒霜的披上了浴袍,方薇薇也得以暂时脱离魔掌。一个闪身,方薇薇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速度,钻入了床上的被子里。

  

  “嘭、嘭、嘭……”

  

  门外的人还在一脚一脚的踹着门,还不等那男人走到门口,酒店房间的门终于承受不住,被人一脚踹开。

  

  随后另外一个男人冲了进来。

  

  “苏鸿羽?”

  

  冲进来的男人一眼就看到了苏鸿羽。

  

  “嗯?关洛泽?你怎么也在这里?”

  

  苏鸿羽挑了挑眉毛。

  

  “我还当是谁,原来是你。你不再你们关氏集团里守着你那随时可能一命呜呼的老爹,跑来酒店踹门做什么?”

  

  “不劳你费心,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应对我关氏集团的攻势吧。”

  

  关洛泽轻哼一声。

  

  “而且这是我订的房间,你怎么出现在这里?难不成苏家的唯一继承人居然还有入室盗窃的爱好不成?”

  

  关洛泽往前走了几步,猛然看到缩在被子里面的方薇薇,目光猛地一缩。

  

  “你订的房间?”

  

  苏鸿羽皱了皱眉头,刚想说什么,就见到关洛泽一下冲到床边,抓住出被子就想掀开。

  

  “啊!”

  

  方薇薇一声惊叫,死死的抓住被子。

  

  “你做什么?”

  

  苏鸿羽上前一步,一把拉开关洛泽。

  

  然而关洛泽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

  

  “啪!”

  

  猛然间,关洛泽一个巴掌甩在了方薇薇的脸上。顿时方薇薇的脸颊高高鼓起。

  

  “贱人!方薇薇,没想到你原来也是一个贱人。”

  

  关洛泽死死盯着方薇薇,眼神十分复杂。有失望,有愤怒,还有一些谁也看不懂的情绪,让方薇薇一阵发傻。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