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憋了两年不碰我,那晚我终于发现了他的秘密!

神奇科普 2018-08-22 23:47:13

“安安,对不起,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我得赶过去处理。明天再陪你吃饭,好吗?”

男人的声音温柔而充满了歉意,让人舍不得怪罪于他。

“好。”沈怡安就坐在出租车里,看着外面睁眼说瞎话的男人。

他叫朱骏,是她相恋了8年的男朋友。从19到27岁,她最美好的年华给了这个男人。这8年,她倾尽所有,陪着他啃馒头住桥洞,患难与共。终于他有了一间叫诚信的小建筑公司,得以被称呼一声“朱总”。

沈怡安抓着手机,看着朱骏上了他那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师傅,跟着那辆车,车牌尾号380那辆。”

是的,她在捉奸。她的怀疑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今天只是做一个了断。

因为是下班高峰期,一路上有些拥堵,师傅倒是能跟上。

终于,朱骏的车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门外。

沈怡安趁他停车的功夫,先行下车进了酒店,等着他。

她今天穿了一件全新的长款羽绒服,带着帽子和口罩。混迹在人群当中,朱骏也没看到她。或者,他的心思早就飞到房间里的人身上了。

1909房的门打开,一个裹着浴袍的女人来开的门,欢天喜地将朱骏迎了进去。

女人的那张脸,就是化成灰,沈怡安都不会错认。

近些年流行一句话:防火防盗防闺蜜。

没错,那个女人就是沈怡安的好闺蜜,叫徐清莲。很显然,她做出的事情配不上这个名字。

男朋友和闺蜜双重背叛,沈怡安原本以为这只是狗血电视剧的情节。却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成了那样一个女主角。

沈怡安用力地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将那股心痛暂时压制住。现在还不是难过的时候,要疼也得等断清楚之后。

掏出手机,沈怡安直接拨了110电话。“你好,我要举报,这里有人提供色qing服务。地点是......”

最近政府正加大力度扫黄打非,警察局的人盯得紧着呢。接到电话,附近的警察立马出动赶到这里。

砰——门被强力破开。

床上正欲仙欲死的两个人惊恐大叫,都想拉过被子将自己藏起来。拉扯当中,居然谁也没遮挡好。白花花的肉,就那么露着。

沈怡安只在门口扫了一眼,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警察,不许动。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人提供色qing服务,请你们配合调查!”

“警察同志,这一定是弄错了!我们是男女朋友,我们真的是男女朋友!”

你们是男女朋友,那我算什么?小三儿吗?沈怡安苦笑,心里撕裂似的疼。

“这话你们说了不算。穿好衣服,跟我们回警察局。”

沈怡安就站在门口,朱骏和徐清莲被警察带出来的时候看到她,顿时如梦初醒。

朱骏明显恼羞成怒,眼神阴鸷。“安安,你——”

沈怡安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像个没事儿的人似的。

“朱骏,等你从警察局出来,我们坐下来好好谈吧。”

她挺直脊梁,转身一步一步走向楼梯间。没有人知道,她插在兜里的手,掌心已经被自己的指甲给戳出了斑斑血迹。

夜凉如水。

沈怡安走在冬日的大街上,走在呼啸的狂风里,寒气源源不断地侵袭心脏。她冷得发抖,却又不肯找个温暖的地方躲起来。因为此时此刻,她需要这股寒气帮她冷静下来。

眼前仿佛笼罩了一层雾气,让她看什么都朦朦胧胧的,只有一个轮廓。她抬手揉了揉,才知道那是眼泪。

“安安,我是如此的爱你,我永远不会让你为我伤心落泪!”

可现在,朱骏却让沈怡安泪流满面,心痛若碎。

男人的誓言,果然都是不能相信的。

沈怡安低着头,怅然若失地走过马路。直到刹车声尖锐地响起,她才意识到自己闯红灯了。

车子堪堪在离她几厘米的地方停下。

沈怡安却还是被吓得跌倒在地,恍恍惚惚地看着车主急匆匆地下车。

“沈怡安?”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然后,沈怡安的手臂就被人温柔地抓住。那个人将她扶了起来。

“沈怡安,你还好吗?”

沈怡安眨了眨眼睛,眼前逐渐恢复清明。她缓缓地转动视线,看到了一张出色的男性脸庞,完美得就像上帝最杰出的作品。只是那双眼睛太过深邃锋利,散发着绝对的王者之气。不管谁对上了,都不免有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

“萧总?”

他叫萧子腾,是江城赫赫有名的腾飞集团的总裁,也是江城最金贵的男人!

腾飞集团还是朱骏最大的客户!说白了,就是萧子腾手里漏点缝养活了朱骏的公司。

论理来说,像诚信建筑这种小公司不太可能直接拿到腾飞集团的项目。可不知道为什么,萧子腾就是选了诚信建筑。

“是我。有没有受伤?”

沈怡安轻轻地摇头,满腹歉意。“对不起。我不小心闯了红灯,差点给你惹大祸了。真的很对不起!”

“别说这些。我先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

萧子腾根本不容沈怡安拒绝,直接拉开车门将她推了进去。自己随即坐进驾驶座,并将车门落了锁。

“萧总,真的不用!我真的没有受伤!”

“那你去哪里?我送你。”

沈怡安根本无处可去,于是报了出租屋的地址。

很突然地,萧子腾倾身过来。

“萧总!”沈怡安惊叫一声,拼命往后躲。

萧子腾没再逼近,只是指了指安全带。“系上。”

“啊?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就好!”沈怡安尴尬得脸红似火,特别想挖个洞钻了。

一路上,沈怡安都没怎么开口。当初腾飞的项目是她拿下的,所以她面对萧子腾不该这么沉默。但今天,她真的没有心情好好表现。

她的眼睛明显哭过,又失魂落魄地闯红灯,很显然遇到问题了。但从头到尾,萧子腾都没有多问一句。

这一点,沈怡安特别感激。不愧是大集团的掌舵人,为人处事实在让人挑不出毛病。

“停在这里就可以了。”

出租屋在城中村的一条小巷里,车子只能开到入口处。

眼见萧子腾要下车为自己开门,沈怡安赶紧推门下车。“萧总,谢谢你!”

“不客气。”

就在这时,另一辆车也在旁边停下,赫然就是朱骏那辆奔驰。

沈怡安倒是没想到,这对奸夫淫妇居然这么快就从警察局出来了!她还以为至少得关上一夜呢!

“萧总,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你回去吧,再见。”

沈怡安不想在萧子腾面前跟朱骏起冲突,所以转身就往巷子里走。

“萧总!”

认出那是自己的大客户,朱骏也顾不上沈怡安,赶紧推门下车。情急之下,连安全带都忘了解。

萧子腾看着沈怡安单薄倔强的背影,眼神却没有一点温度。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十年前,那段生活在地狱一般的岁月。

“萧总!”朱骏急急地推门下车迎上去。

萧子腾像是没听到这一声“萧总”,直接上车走人。

“萧总!萧总!”

朱骏不甘心地追着那辆辉腾跑了几步,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淹没在暗夜里。他极度不爽地吐了一口气,想到萧子腾居然亲自送沈怡安回来,心里就更不爽了。

难不成,传言竟然是真的?

朱骏愤愤地将车门甩上,面色难看地追沈怡安去了。这会儿他已经忘了自己刚刚被捉奸在床的事情,只记着沈怡安可能给他戴绿帽子了!

沈怡安走得很快,因为不想见到朱骏。

她本以为朱骏明天才会放出来,刚好让她用一整夜来冷静,然后跟他做个了断。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整理,朱骏就出现了。

现在这种精神状态,她不认为能够处理好。

男人的速度到底比女人快,尽管她先走一会儿,可她刚拿出钥匙打开门,朱骏就追上来了。并且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面露凶相。

“你怎么会跟萧总在一起?沈怡安,你跟萧子腾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已经——”

这几句话就跟几把刀似的,将沈怡安一颗心戳得血肉模糊。

沈怡安瞪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人,居然是她爱了8年的男人!到底是她眼睛瞎了,还是他太会伪装?

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沈怡安逸出两声冷笑。“我跟他什么关系,你还不知道吗?我把自己卖给了萧子腾,换来了天虹广场的项目啊。”

“所以,传言是真的?你真的把自己献给了萧子腾?沈怡安,你真不要脸!”

“啪——”沈怡安毫不留情的一记耳光就这么甩在了朱骏的脸上,用力得她掌心发麻。

不过是一句赌气的话,他居然当成了她认罪的证据!

沈怡安,这样猪狗不如的男人,你怎么就死心塌地跟了8年?你是脑袋被门夹了吗?

朱骏举起手,一巴掌就要刮出去了,又突然握紧了拳头。因为,他在沈怡安的眼里看到了泪水。

一起走过8年,她为他付出过多少,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走到了这一步!

“安安,我——”

“朱骏!”沈怡安阻止他往下说,因为这个时候她不愿意听。“我现在不想跟你吵,也不想跟你谈。明天上午9点,我会在腾飞楼下的那家咖啡馆等你。现在,请你从我面前消失。”

那家咖啡馆很高档,消费很贵。穷得叮当响的时候,他们每次从那路过都说以后一定要进去消费一回!

“安安,我——”

“滚!给我滚!”沈怡安大吼一声,用手里的包直接将朱骏打得踉跄退到楼梯口,然后她转身进屋,砰一声将门甩上。

所有的伪装顷刻间土崩瓦解,两条腿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沈怡安就这么背贴着门滑了下去。

一室的静寂。以至于连她的呼吸和心跳声似乎都是通过音响系统放出来的,声音大得吓人。

心里很疼,无法呼吸的疼!

可沈怡安并没有失声痛哭。她已经27岁了,早过了难受就放声大哭的年纪。顶多,也就是在无人的角落里无声落泪。然后擦干眼泪,洗干净脸,在别人面前又是笑。

疼痛委屈这些情绪,只适合在疼爱自己的人面前裸露。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人,就只能自己在心里默默地消化淬炼,像蚌将沙子磨成珍珠一样的过程。

缓缓地转动视线,沈怡安看着这个连同厕所在内也就五六平方的小单间,苦笑着闭上眼睛。

从毕业起,她就一直住在这里,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只想帮助朱骏实现他的人生理想。

第一次被人称为朱总的时候,朱骏告诉她:安安,我们终于熬过来了!安安,我终于可以让你幸福了!

可是一转头,他就给另一个女人幸福去了,那个女人还是她的好闺蜜!

沈怡安逸出一声自嘲的冷笑,不再沉溺回忆。都是自己的选择,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

她用手撑着站起来,走进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躺进被窝里,开始冷静地思考。

......

一夜无眠,沈怡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对着镜子嘲讽地想,这个鬼样子,怎么能跟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徐清莲相比?

洗漱,换好衣服,沈怡安拿出化妆箱开始上妆。

这项技术是她为了给朱骏跑业绩,自己一点一点在网上跟着视频学的。毕竟,人大多是视觉动物。

熟能生巧,不到十分钟,沈怡安就化好妆了。妆容掩盖之下,尽管还有些憔悴,但至少能见人了。

出租屋到腾飞集团很远,坐地铁得一个小时。

沈怡安到得早,就先进去,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对面就是巍峨入云的腾飞大厦,江城的地标性建筑,无数打工者挤破脑袋都想进去的寻宝塔。

沈怡安静静地看着大厦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们。本来她也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但朱骏说他需要一个能干又可靠的业务员,她就放弃了。

呵,恋爱中的女人果然都是白痴,什么都言听计从。

“安安。”

余光突然多了一个黑影,沈怡安收回视线,朱骏已经在她对面坐下了。看样子,昨晚也没睡好。

“终于可以坐在这里消费一把了,有什么感受?还是,你已经跟别人来享受过了?”她的语气很平静,半点没有夹枪带棒的锋利。

朱骏越过桌子,一把抓住沈怡安的手。“安安,你听我解释!我是被徐清莲设计的!昨天她说她遇到麻烦了,让我过去帮忙,我——”

“停!”沈怡安直接抽回手,还拿起纸巾仔细地擦拭了一遍。

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朱骏像是被人当众甩了一记耳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放下纸巾,沈怡安慢慢地抬眼看向他。“朱骏,大家都是成年人,谁也别把谁当傻子,行吗?我不会纠缠你的,我只有两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原因?”

其实这两个问题也不重要了,可到底在一起8年,她没办法不问!这是她最后的执念!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