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故事157 |《克星》作者:钰铭

耽美小说榜 2018-05-15 17:20:35


耽美故事157

《克星》作者:钰铭(上)

第1章 chapter 1

  

  左岩呜哇大喊:“你答不答应我?!答不答应?!你不答应我就跳下去!”

  声音在空旷的山顶盘旋上升。

  段林之看表,耸耸肩,“也差不多闹够了,够了就回家吧,你爸妈还得着急;早些下去,章鱼烧还没关门。”

  段林之朝他伸出手。

  左岩听到“章鱼烧”三个字,微微动摇了一下,但想到自己目的尚未达到,大吼道,“别!你别过来!你......你要是不答应我,我,我就跳下去!”

  “嗯哼?”

  左岩委屈地大哭出来:“你说过爱我一生一世的,你现在要娶那个女人算怎么一回事!?”

  段林之伸出小指,掩住耳朵。

  “你不要装作不记得!大一的时候,你跟我告白,把我搞成同性恋,老子不愿被你做,你亲口说的!”

  那天阳光明媚,三月春风扬起窗帘。寝室没人,段林之抱着左岩坐在自己大腿上卿卿我我,两人血气方刚,干柴烈火,段林之把左岩吻倒在床上,左岩突然说,我不要做下面那个。

  段林之已到极限,却笑道,嗯?

  左岩说,我爸我妈还不知道我是同性恋呢,估摸知道了得气个半死,要我还被人.插.了那我不直接没爸妈了吗?

  段林之比他高,比他壮实,比他帅,还比他有钱,左岩本已做好霸王硬上弓的打算,谁知对方只是微微笑了一下,说,那好。

  便放开左岩,在他旁边躺平。

  左岩当即傻眼了,问,你你你......你怎么这么干脆?

  至少也应该傲娇一番,让我哄哄体现一下我的男儿本色不是?

  段林之说,因为我喜欢你啊。

  说起左岩被掰弯这事,与他曾经交往过的女朋友们绝对脱不了干系。她们每一个人都在他不算长的异性恋生涯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每当想起那些剽悍的女友们,左岩都不由泪流满面,仰天长叹。

  从十四岁生日开始早恋,四年间,左岩在女友们身边充当着保姆,行走式提款机,随身出气包......各种除了男友外的角色,他从来没有吃过女朋友悉心做的爱心便当,从来没有接过女朋友在球场外的欢呼鼓励,也从来没有小女子害羞温柔的告白......花季少年曾经幻想过的风花雪月海誓山盟一次也没有过,有时候他都不由得怀疑,那些女孩子是不是只是因为他......

  所以,当段林之温柔地说喜欢他时,左岩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前女友们的影子,然而熟悉之余,又多了他曾期待过的别的东西——他被.插.了,在那个门窗紧锁的狭小寝室,他痛得满头大汗,却仍然不断叫嚣着让段林之继续。事后,段林之压在他身上,说,小岩,我爱你。一生一世都爱你。

  左岩痛心疾首:“狗屁的一生一世!尼玛现在还不到半辈子你就反悔!段林之你不是人!!!”

  段林之皱眉,“谁都有段黑历史不是?左岩,你也不小了,什么话该信什么话该过滤你真不懂?”

  段林之轻轻松松三个字愣是将炸得左岩一愣,几乎立刻就扑了上去要揍他,段林之条件反射地接住了他。左岩立刻大叫,“你他妈给我说清楚!段林之你你你别不要脸,老子跟你在一起特么就成你的黑历史了?!”

  段林之把他推开,“你冷静一点。”

  “老子冷静不下来!”左岩唾沫横飞,“老子跟你在一起怎么就成黑历史了!?妈的!你追老子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老子是你黑历史呢!你们一个个都以为老子好欺负是不是!!”

  段林之看他眼睛都气红了,也意识到自己措辞不当,“小岩,抱歉。”

  “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屁?”左岩吼。

  段林之以前喜欢左岩的时候,要多耐心有多耐心,看他在自己面前不要形象地哇哇大叫也不烦,老是笑眯眯地给他顺毛。但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左岩也不看看人段林之现在找的那小鸟依人的姑娘,他还以为段林之喜欢他呢!

  果然,段林之皱了皱眉,“那你要我怎么办?”

  分个手怎么这么难。

  “你现在就给那女的说,不准跟她见面了,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左岩强调,“只这一回啊!”

  “......”

  段林之默了好一会儿,“左岩,我是来跟你分手的,不是来祈求你的原谅的。”

  他又说,“你看着我。”

  左岩抬起眼睛,两人对视,他明显底气不足。而底气十足的段林之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们、分、手。”

  说完,他就径直下山了。他知道左岩这次不会叫他了。他伤到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12年9月16号,好遥远~~



第2章 chapter 2

  

  但左岩就是个皮球,你打压他,他还会反弹回来的。至多这次让段林之说得狠了些,消沉上两日,只要段林之力道一撤,他便又恢复了活力,又兴冲冲贴上来了。

  这日段林之准备出门陪女友逛街,左岩却不请自来,怎么也赶不走,等那女孩出现了,左岩内心咬牙切齿巫婆脸,面上却很是纯良无害,“我爸出差,我下楼买东西被我妈锁门外打麻将去了,可能明天才回来......”

  他生了张长不大的奶孩子脸,眼神纯净,坐在沙发上看他们出门的样子就像马建国家的妞妞一样,很能激发女孩子的母性。那女孩子一见这长相连自己男朋友都给忘了,从门口小跑过来摸了摸他脑门,“那就跟我们一起吧,反正就我俩也挺无聊的。”

  “会不会打扰了?”

  “没关系~林之也不介意的咯。”

  “喂......”

  段林之的抗议被无视了,他是不明白女人怎么会对一件事那么投入——左岩那么乖的表情他都没见过,太做作了,搞得他哭笑不得。

  这俗话说,三人行,必有□□。

  这话不假。

  段林之那女朋友叫乔宁,外表女神内心却是个柔软的汉子,自己约会也把左岩当儿子一样照顾,要试衣服还麻烦自己刚交往的男朋友照看他自己朋友一下,活像个带着儿子去相亲的妈咪。殊不知左岩小白眼狼早就跟她男朋友有过一腿,什么龌龊事都干过了,现在还一有机会就去勾搭人家。

  两个男生站在外面,左岩一个不经意就摸摸小手搂搂小腰什么的,段林之也不好把他怎么样,只是拉开了些距离,低声道,“又干什么?”

  “没什么。”左岩笑咪咪地。

  段林之回头看一眼试衣间,“左岩那天我跟你说的话你听清楚了没有?”

  左岩盯着他几秒,忽然冷笑道,“听清楚了。”

  他态度变得冷硬,段林之也说不出什么了。两个人僵着脖子在外面等,场面变得有点滑稽。

  等乔宁试了条长裙出来,两只小手一拎,“好看吗?”

  却看到包括售货员在内的人表情都有些奇怪,“咦,怎么了?有这么难看吗,会不会好好说话啊!”

  左岩竖了根大拇指,“人美穿什么都好看,乔宁姐,买下来吧,我送给你当见面礼。”

  当着男朋友的面,要收才见了一面的男孩子的礼物,乔宁这根粗神经也有些觉得不太好,“呃,不太好吧......”

  看一眼男朋友,段林之却笑了一下,“没关系,穿上吧,找个地方吃饭。”

  左岩还真就结了账,只是不知为什么变得有点神游,乔宁说了好几句才回过神来,“啊?”

  “想吃什么,中餐西餐?还是日料?”乔宁坐在副驾上,半扭着身子跟他说话。

  “随便。”

  “我请客哟,不要跟我客气~”

  “那我想吃生鱼片。”左岩说。

  “那好......”

  段林之开口,“我比较想吃西餐。”

  “呃,”乔宁稍微有点为难,但也只是几秒钟的事情,便抛弃了自己男朋友,“我也想吃寿司诶林之......”

  段林之叹了口气,“那好吧。”

  也没流露出什么不高兴,毕竟只是一顿饭,吃得不乐意完全可以回去煮碗面解决。而左岩赢了,也没显得有多么高兴。只是到了地方,才化食欲为行动,大点特点,好像要把裙子钱吃回来一样。

  乔宁一点也不心痛,反倒很高兴,“哇塞,这个我也超喜欢!小岩你跟我品味蛮像的嘛!”

  那倒是,连男人都喜欢同一款。

  段林之好心提醒,“生的还是少吃些吧。”

  “我喜欢。”左岩裹上芥末就直接往嘴里塞。

  对面两人眼睁睁看他把一根芥末膏挤了接近一半,不可思议地瞪过来。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为了那一刻的目光也好,左岩鼻子被刺激得发麻发痛,眼泪也在一瞬间就流了下来。而在最难过的一瞬间过去之后,嘴里残留的芥末的余韵其实很让人回味。

  他边擦眼泪边说“好爽”,引得乔宁也忍不住了,有样学样地把另一半挤掉,“我还从来没挤过这么多呢,想想都超爽......”

  段林之也没想阻止她,盯着左岩擦泪的手指看了几秒,就听到乔宁在旁边不要形象地称赞芥末和左岩,只好问,“还要吗。”

  “要!”两人异口同声。

  一边一家四口的日本人侧目,两个小孩也要跟着吃一整条芥末,被大人严厉地制止了。

  一顿饭下来,左岩和乔宁几乎要成饭友了,段林之却什么也没吃着,肚子还是空的,心里就忍不住想些别的事情。

  回去的时候段林之先送了乔宁,在载左岩回自己家的路上,左岩忽然开口,“到前面把我放下吧。”

  “什么?”

  左岩家里人根本就不在这个城市,早上的谎言段林之也懒得拆穿,这会十来点了,把他放这?

  “就这,停下来。”

  “你家又不在这。”段林之有些好笑。

  “你管我。”

  “你今天早上来不就是想住我那儿?这会还能去哪。”

  “早上是早上,现在大爷我改主意了,不要你管。”左岩也不管他停不停车,伸手就解安全带。

  段林之赶紧减速停车,莫名地有些恼怒,“你又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不想坐你车了,你放我下去吧。今天谢谢你了。”

  “你在耍我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耍我好玩?”

  左岩冷笑了一声,“你不也一样?”

  “什么?”

  “我说我们彼此彼此。”左岩说,“你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可是我觉得你还没有完全放下我呢。”

  段林之眼皮一跳。

  “我也还没死心呢。我都想好了,在那之前我会缠着你的,三不五时找你吃饭、搅和你跟你女朋友的约会、不让你们好好处下去......”

  “等老子哪天不稀罕你了老子自然会消失的。”

  “你好好等着吧!”

作者有话要说:  初衷已变,跟第一章脱节了哎



第3章 chapter 3

  

  左岩说让他等着,段林之拿他没奈何,也就只能等着——然而那“三五天一骚扰”证明左岩现在真是跟他客气了。也就几个小时后,寂静的房间响起电话声。

  换作是别的什么人半夜打电话过来,段林之不会迟疑几秒才听,但最终拿起电话,“喂?”

  “段林之......”左岩的声音失了气势。

  “怎么了?”

  “肚子好痛......”

  “怎么搞的?”

  段林之从床上坐起来,开了灯,搓着眉头,默了一会儿,“......我是不是提醒你不要吃生鱼片了?”

  左岩上一次吃了这玩意儿还是他们刚在一起没多久,那闹得人仰马翻的画面似乎还在眼前。

  他为了赌气自己作死,按说他不该再替他紧张。

  “痛死了!”左岩□□了一声,“我肯定要死了!呜呜你过不过来......”

  “......”

  利害因素从脑中一闪而过:深夜去探望前任......这要放名人那儿,就是一篇大写的奸.情啊!可他如果为了撇清关系就不管他了,也实在是做不到。

  “问心有愧。”段林之心想,人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

  好在到F大的路程于他实在是太熟悉不过,深夜也不堵车,因此耗时不长。这钟点了,本科生区域还有不少学生在外面晃荡,男男女女,真是年轻人。

  等七拐八拐到了研究生宿舍楼,园区安静许多。段林之远远地就看到有团影子蹲在楼脚,他下了车,听到那团影子在小声□□,心里仅有的那点问心有愧也消散了,急忙过去。

  走到面前,才发现是猫在叫唤。三只猫围着左岩,两只小的,还有些怕人,看到段林之来了,立刻缩在了柱子后面。

  段林之蹲下身,“左岩?”

  左岩抬起头,一把抓住他的手,“段林之,我肚子痛。”

  明明已经分手了。但这人一旦泄露了这样脆弱的声音,段林之就有些绷不住了,刻意冷漠的声线反倒出卖人,“吃药没有?”

  “吃了没用才给你打电话的。”

  段林之说,“去医院。”

  左岩走不动,段林之又蹲下身,“上来。”

  似乎顿了两秒,段林之才感到背上多了熟悉的体温,随后他又感到两道手臂从脖子上绕过,左岩把脸贴在了他耳朵上,“肚子痛得受不了......”

  段林之听到这话都气笑了,“我是不是提醒过你不要不知死活。”

  脚下步子却很快,几步走到停车的地方,把人塞了进去,系好安全带,导航去最近的医院。

  开了几分钟,左岩恹恹地提醒,“不要超速。”

  段林之脚下一个不稳,两人都朝前撞了一撞,他觉得有点没脸,只得说,“坐稳。”

  到就近的医院,挂了个急诊,医生是个白胖的中年妇女,边数落左岩边开处方,段林之眼看这家伙疼得脸都埋桌子上了,打断她道,“就这些?”

  “诶,帅哥拿去那边交钱吧。”

  段林之看了左岩一眼,示意他等等,自己拿着单子出门交钱拿药。等他回来的时候,里头大妈已经停止了数落,他听她问左岩,“你俩是兄弟?这大半夜的,你哥跑上跑下地可对你真好。”

  “嘿嘿,不是兄弟。”

  “看着也不像同学啊!”大妈值班到半夜,无聊得对病人挖根挖底。

  “也不是同学......”

  段林之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快步走进房间,“左......”

  “......我俩是情侣!”

  “......”

  大妈震惊。

  段林之木着脸走进去,不顾大妈被毁三观的眼神,把水往桌上重重一搁,“先喝一次药。”

  左岩大笑着出了医院,又因为肚子还痛,每笑一次就抽一次气,“哎哟,哎哟。”

  医院人已经不多,大多疲惫不堪,他一个人笑得这么瞩目,简直让人怀疑自己走错了病区。

  段林之在他旁边目不斜视,只在就要走进阴影里时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他发现左岩脸上竟有一道明显的水痕。

  真是奇怪。左岩跟他在一起好几年了,一直都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别说哭了,他连丧气的样子都没让他见着过。左岩说得没错,把人掰弯的是他段林之,可段林之自问,他喜欢左岩时是真心的。不知道有几分真心的是左岩才对。

  他俩分手后,左岩反反复复找他,明明是找他复合,但强势的那个也还是左岩,就像他的宣言那么有力——“什么时候我不喜欢你了,我就放弃你”——几个小时前,段林之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幸好分手了,分了吧,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

  但这一刻,他看到左岩流眼泪了,他不知道他是肚子痛,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第4章 chapter 4

  

  左岩回宿舍已经两点多了,这点本是个说“让我去你家吧”的好机会,他生着病,段林之是不会拒绝他的。但他上车后有点脱力,不小心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段林之已经把车开到他宿舍楼外。

  学校里一片漆黑,车里没开灯,静得有点吓人。

  他能感觉到段林之是看着他在说话,“回去了药要记得吃,不要再吃生冷的。你肠胃不好......”

  “好我知道了。”左岩打了个哈欠,拎药的手推开门,潇洒地摆了摆,“你走吧,谢了啊。”

  他逃也似的抽出门禁卡进了宿舍楼,幸好住一楼,不用乘电梯。

  进了宿舍他药都来不及放,蹑手蹑脚奔到阳台上,正看见段林之的车屁股拐过澡堂。

  他静静看了好一会儿,这晚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万籁俱静,段林之又走了,什么都没有了。

  在这安静的夜晚,正值这伤春悲秋的时候,他是那么专注地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以至于在听到一声几乎贴近耳朵的“你......干......嘛......”的时候,几乎吓得灵魂出窍,“卧.槽啊啊啊啊你他.妈这么晚不睡干嘛啊!!!!!卧.槽!!!老子尿都给你吓出来了!!!”

  “......”

  “啪”地一声,灯亮了,那人平静地说,“别鬼叫了,隔音这么差,隔壁都让你吵醒了。”

  是他的室友杨铭。

  左岩还在恐怖的余韵中,怒道,“你他.妈不吓老子我他.妈至于鬼叫?!”

  杨铭不知是还没睡醒还是压根没睡,脸部浮肿,适应了会光线,“你又干嘛去了?嗯?你胃痛啊?”

  左岩把药往桌上一扔,“没啥大事,你怎么还不睡?”

  “为了联盟,刚躺下,还没睡着,正想我室友去哪儿了你就跟个贼似的回来了,哈哈哈。”

  左岩陪他无声地哈哈哈了两声,忽然面无表情地说,“骗谁啊,我就没见你打过游戏!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

  他自己失恋了,就看谁都失恋了,却没想到一语正中。

  “哎,”杨铭一脸颓废地坐在床上,“这也能看出来,你不是也失恋了吧?”

  “......”

  两个深夜不睡觉的男青年彼此无意中插.了对方一刀,苦逼地对视了片刻,左岩说,“我记得学校后面的烧烤摊通宵营业......”

  同时,杨铭说,“我记得学校后面的烧烤......”

  半小时后,F大的学林商业街,还有两三家烧烤烤鱼店在营业,其中一家“阿福烧烤”里面,只坐了一桌,两个人。

  老板是个胡子拉碴的大叔,烤完最后的脑花放在桌,听那两个人说,“麻烦再搬一箱酒来!”

  看到十来个酒瓶动东倒西歪在地上,老板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又搬来一箱放在凳子上,自己坐在门口抽起烟。

  这会儿功夫左岩已经喝得满脸通红,“你这家伙一脸学霸样,我还以为你不会喝酒呢,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嘛!”

  “你还说我!”杨铭摘掉眼镜,眼睛有些凸,他倒是不上脸,只不过眼睛跟兔子似的红,大着舌头说,“你也挺能喝的......我看你小子长得这么白白嫩嫩的,我还以为你小子喜欢男的呢!”

  “没错啊,我就是喜欢男的!”左岩忘我地吼道,“老子就是喜欢男的!”

  杨铭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一半是醉的,一半是没把左岩的话当真,“你还喜欢男的啊!那你是有男朋友啦?!”

  “是啊!”左岩刨了两口烤脑花,好吃得直掉眼泪,“不过......分手了!分手了!哎!他把老子掰弯了!又把老子踹了!”

  烧烤店老板朝里面看了一眼,见两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笑了一下,又点了一支烟。

  三点多,店快打烊了,两人没摸到钱,老板说,“学生卡留个,明天来拿。”

  两人都抢着把校园一卡通摸出来,强行塞给老板,继而随即勾肩搭背地出了烧烤店。

  在这失恋又醉酒的初秋的凌晨,他们都不想回去,像两只游魂野鬼一样游荡在空旷的街上。

  S市的夜里街头从来不缺灯火,即使在被遗弃的F大。他们走了一会,走到了酒吧街,正在辨认这是什么地方呢,被门口站着的抽烟的男男女女看乡巴佬似的看了一眼,左岩立刻就拉着杨铭的手,好姐妹儿似的朝里头去了。

  要搁平时,他是不会这么干的。段林之一方面挺惯着他,另一方面也管着他,不允许他做这些,但现在有什么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额



第5章 chapter 5

  

  左岩对于这晚的记忆在进门的那一刻就停止了。但他大概也听段林之说过不让他喝酒的原因,所以当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酒店,身边还有个人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并不是“卧槽这不是我”,而是“卧槽不能让段林之知道!”

  坦白说,他身边那人即使闭着眼睛,看着也还不赖。鼻子可高可挺,嘴巴正是他喜欢的那一款——不管男女——带点上翘的弧度。又长手长脚、油光水滑的,一看就是个少爷款。

  但左岩至今仍觉得,倘若不是段林之,他不会走上弯路,倘若不是段林之,他也不会再走弯路。

  想当初他跟段林之睡一觉,他还做了很漫长又很艰难的思想斗争呢,既忍受着肉.体撕裂之痛,又忍受了心理上的巨大落差,最终才用“真爱”把自己给卖了。

  现在呢,段林之刚把他甩了,他就随便地跟个男的睡觉了。

  还尼玛是下面那个!

  左岩想不过,又没胆子叫人起来对峙,认怂,强忍着酸痛爬起来,套好衣服,溜出了酒店。

  一出酒店,嘿,就在F大后街呢,左岩瞬间害怕起强烈的阳光了,低着头,做贼似的往宿舍走。

  屁股痛。

  段林之还是温柔。

  走着走着,眼泪哗哗往外流,他心里骂段林之:艹,跟男的睡觉人都变娘了。哭毛啊。

  就这么一边骂一边走,突然听到个声音,“左岩?”

  左岩光速转身,一把抹掉脸上泪水,心想他怎么在这?!

  段林之已经绕到他面前,“你去哪儿了?肚子不舒服?......哭了?”

  左岩扬起笑脸,“大早上地,你在我宿舍门口做什么呢?想我啊?”

  段林之没回答,仿佛不想跟他争论。

  他往他脸上扫了一眼,目光自然地一垂,落在他的脖子。有一瞬间,左岩觉得他似乎皱了皱眉,看他的眼神变得非常陌生。但他情绪实在不高,没工夫去揣摩段林之在想什么,只想快些回宿舍,去洗个澡。

  他摆摆手,“我回去了。”

  “等等。”

  “干嘛?”

  “你昨晚没在宿舍?”

  左岩愣了愣,“你管我呢。”

  段林之点点头,“身体是你的。”

  再就走了。

  他似乎只是上班途中出来的,手里拎着个小袋,在拐角时,顺手丢进了垃圾箱。

  左岩回到宿舍,杨铭没在。还没坐下呢,接到导师的电话,第二通,“左岩,你跟杨铭哪儿去了?上课还要导师等,电话也不接是吧?”

  左岩又以最快速度冲出宿舍,骑着自行车就往教学楼冲。一路骑得龇牙咧嘴,把迎面而来的同学吓得连连回头看。

  今天的课请了事务所的合伙人,偏生两个失恋的门生给忘了,导师的脸垮了两个小时。

  幸亏左岩后来机智地对合伙人提了几个问题,在一堆装鸵鸟的学生中间,很给人家面子,被人家一通好夸,才见导师脸上好看了些。

  等课下了,导师请那合伙人吃饭,对方还舍不得左岩离开,说自己有个弟弟和左岩是一个年级的,问他认不认识。

  左岩说不认识。他刚念研究生段林之就和他闹分手,哪有心思去认识别人?

  那合伙人立刻又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那样子让左岩有种对方要让他俩相亲的错觉。

  他是对什么合伙人的弟弟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然而导师旨意不敢违背,只得跟上。

  路上,左岩听到合伙人给他弟打电话,对方似乎还在睡觉,这边大哥苦口婆心,“.....睡懒觉对身体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你不要以为以为你年纪轻,就可以熬夜,喝酒,泡吧,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尝到年轻不爱惜身体的苦果......再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你浪费了上午还不够还要继续睡到晚上,然后继续去泡吧,喝酒?......起来就好,我们就去枫林路上的枫林苑。”

  挂了电话,合伙人笑道,"我这个弟弟,从小跟我母亲在国外长大,放养惯了。"

  左岩顿时对素未谋面的放养弟弟产生了强烈的同情。

  .....直到见面时。

  菜快上齐时包厢门才被推开。

  来人顶着头乱糟糟的头发,似乎还没睡醒,进了屋,先叫了声“哥”,然后是“倪老师”。

  他哥指着左岩,“你们同学,认识不?”

  那人盯着左岩看了好一会儿,似乎在认真想。搞得左岩只敢望着桌子上的一道山椒木耳,最后才听他说,“不认识。”

  伸出一只手,“我是齐子尧。金融系的。”

  



第6章 chapter 6

  

  “hi,左岩!”肩膀一沉。左岩半转过头,身子往回缩,“有有有什么事?”

  那个叫齐子尧的半挂在他身上,“一起走啊,你住南苑吧?”

  “......哦。”

  “几楼?”

  “......”

  齐子尧把脸凑近,“怎么?这难道还是秘密?”

  左岩瞥他一眼,见他一脸坦诚,是真的不记得了。正要说服自己,不过酒后乱.性,不值得这么扭扭捏捏,却被齐子尧下一句话给震惊了。

  “......昨晚那么热情,今天怎么跟见鬼了一样?”齐子尧自言自语,“难道是我技术不好?不会吧!”

  左岩远不如他开放,到现在连一夜.情这事儿都还没消化掉,更不要说跟一夜.情对象站在外头讨论这事。他没空去想为什么齐子尧刚在饭桌上装完全不认识他,眼看这人一点自觉也没有,粗鲁地上手,“别说了!”

  齐子尧嘴被堵,“唔唔”了两声,露在外面的桃花眼朝他一挑,左岩便感到掌心一湿。

  “......”

  “做了还不能说?”

  左岩把人往小路上带,“大哥,我叫你大哥了,当我求你,别提这事了成吗?我昨晚那是喝多了,我要早知道进去要跟你睡一觉,打死我也不去了啊!”

  齐子尧有点受伤,“这么嫌弃我?我也不是跟谁都睡的......”

  左岩干巴巴道,“谢谢啊。”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齐子尧忍不住问,“你是不是gay啊?”

  “不是!”

  齐子尧不信。

  左岩炸毛道,“老子十四岁就开始牵女生的手了!”

  齐子尧大笑,“你可真有意思啊!”

  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齐子尧本科毕业才回国,在国内没朋友,很是寂寞。英俊的外形在学霸聚集的学校里显得鹤立鸡群,男的不愿去衬托,女的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如此连同学之情也很淡薄。寂寞之余,齐二少爷只能寄情于酒吧夜店,用他的话说是——既然没法灵魂交流,那就来点肉.体交流嘛。

  他哥对他交友这事操着慈母的心,如此刚认识左岩便把人拖了出来,用相亲的阵仗为自己的弟弟谋了一个朋友。

  齐子尧倒也挺喜欢左岩,有事没事都来找他,今天去打球啦,明天去郊游啦,后天去图书馆啦,俨然两个幼儿园大班姑娘。

  杨铭还为此感到奇怪,问左岩,“你俩怎么认识的?”

  “哦,就有次喝酒碰到的。”

  “......这小子长得可真帅啊。”

  “基因好吧!”

  杨铭小心措辞,“你俩啥关系啊?”

  “朋友啊。”

  “额......”杨铭又问,“你失恋都好了吧?”

  “.......”左岩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咋啦,你要给我介绍啊?”

  “还用介绍吗?!这小子不挺好的!你原来那个还得比他帅啊?”

  “...................”左岩张大嘴。

  半响,“你是怎么知道的?”

  “咱俩上次出去喝酒,你丫自己说的啊,你不说你弯了嘛。”

  “...................”这么出柜了?左岩懵了。怎么不是牵着段林之的手去他爹妈面前出柜,被打个半死逐出家门?就这么出柜了?在一个室友面前出柜了?

  “你不觉着恶心?”他一问完,又摇摇头,“啊呸,老子不是gay,老子不喜欢男人,就弯了那一次。”

  “......”

  两个人的对话最后尴尬无比地结束了。

  左岩倒没在意齐子尧的事,这得多亏他那晚醉得啥也不知道了,否则他也没法跟他做朋友。

  但他又想起了段林之。

  这些日子他几乎没想起过他。精力好像都被齐子尧分走了。

  而自从那天早上“身体是你的”之后,他和段林之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无论是何种形式。

  他还是想他的。

  想他这会干嘛呢?

  是跟乔宁在一起吗?

  他俩在一起也会接吻,上床吧?

  想到这里,妒火难熄,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拿了手机就往外走。

  “行!”杨铭大喊一声。

  左岩一愣。

  “......你说你不是就不是吧!”

  “......”说梦话呢。

  骑了车就走。半小时后到了段林之家楼下。

  果不其然,屋里黑着呢。

  凌晨很冷,左岩抱着胳膊,想,给他打电话他会下来吗?

  “嘟——”

  “......喂?”

  “段林之。”

  “怎么了?”

  “我在你家楼下。”

  “......你来干什么?”

  “你下不下来?”左岩神经质地问道,“她在是不是?你是不是跟她睡了?”

  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左岩,我们分手了。”

  “我没有同意。我说过我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狗屁不是为止。”

  那层楼亮起了微微的光。好一会儿,左岩才听到那边传来段林之刻意压得低沉的嗓音,他说,“没用的,左岩。我要结婚了。也许是今年,也许是明年。不是乔宁,也会是别人。”

  



第7章 chapter 7

  

  左岩开始和女生约会了。图书馆、电影院、游乐园......就像认识段林之以前那样。

  只是他不再那么殷勤了:到图书馆就认真学习,人家不问他一声绝不分神;在电影院就认真看电影,女生的手不伸过来就绝不先动作......在这期间,他身边的三个人都大吃一惊,齐子尧是惊讶中带点惋惜,杨铭是惊讶中带点怜悯,段林之则是——他在电影院里碰到过他一次——是冬天,乔宁穿着卡其色大衣,长发及腰,亭亭站在段林之身边,郎才女貌好般配。左岩则是黑色的卫衣套着黑色的羽绒服,旁边站着个戴猫猫耳朵的女孩,像两个早恋的中学生——惊讶中带点难以说明的感情,那是欣慰还是如释重负?左岩说不清楚。

  左岩突然觉得人都有点贱.相。他以前那么认真地谈恋爱,却从来没得到重视,现在吊儿郎当地约会,反倒让人上赶着表白。

  他开始像挑工作一样挑女朋友,冷静客观地为她们的长相身材和性格内在打分,在春天到来的时候,终于在其中选了一个自己看得过去的,跟人家说周末和朋友去农家乐烧烤。

  朋友是齐子尧。齐二少爷觉得最近被冷落了,软磨硬泡要左岩补偿他,左岩说好,介绍新交的女朋友给他认识。

  齐子尧一愣,说你带个女朋友去虐我啊?得再叫个人。

  左岩想了想,说那叫上杨铭吧,去烧烤。

  齐子尧答应了。

  想不到周末这天,到了地方,齐子尧竟然还带了个男的。

  左岩刚说完这是我女朋友姚姝,齐子尧便一把揽住那男的的肩膀,“这是我男朋友,裴诚。”

  左岩:“......”

  杨铭:“......”

  姚姝:“......”

  叫裴诚的男生清清爽爽,腼腆一笑,问了声好,他们仨连忙说你好你好。心道果然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搞.基去了啊。

  这五个人一对基.佬一个腐女一个心理承受能力一级棒的直男,谁也不觉得别人哪里奇葩,反倒是左岩这个在前男友刺激之下交了个女朋友的不知道算不算上的直男,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

  他不明白齐子尧为什么非得在今天带个从没提过的男朋友出来。

  幸好这两人烤烧烤还挺拿手,行为也算得上规矩。老板看两个帅哥面上还主动给送了几瓶酒,他也只好放下心中疑惑。

  吃饱喝足,已经是傍晚。裴诚拎着泳裤,问他们去不去泡温泉。

  杨铭举手,“我去我去!”

  左岩说,“我去打台球。”

  齐子尧立刻说,“我也去打球。”

  裴诚挑眉,问姚姝,“你呢?”

  姚姝:“......”

  十分钟后,姚姝一晃一晃地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百无聊赖地看男朋友和一个基佬在一起戳台球。

  院子被高大的果树包围,春天刚来,树枝抽芽,有一股干净的气息。

  在齐子尧将球挑飞、左岩去捡的间隙,齐子尧飞快地对姚姝说,“你可以去看裴诚泡温泉,我不会在意的。”

  “......”

  “我知道他招女生喜欢。我也不会勾引你的男朋友。”

  “......”

  左岩回来的时候只看到姚姝快速离开的背影,“去哪儿了?”

  “泡温泉吧。”

  “哦。”左岩摆好球,“这局结束不打了,你太菜了。”

  齐子尧跨坐在姚姝坐过的地方,“现在就可以不打。你过来我问你个事儿。”

  左岩背对他,伏在桌上瞄球,“啥?”

  齐子尧盯着他的屁股,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左岩热情无比地抱着他,心里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左岩不耐烦地转过头,“什么事?”

  齐子尧吞了口口水,“你屁股好翘。”

  “...................”

  左岩直起身,一脸冷漠地看着齐子尧。齐子尧意犹未尽,但看他面色有暴力冲动,才改了口,“我哥那儿招实习生,问你想不想去?”

  齐子尧虽然一副不正经样子,他哥还是真有几把刷子。行业内top5大所高合,能跟他学习,是难得的好机会。左岩立刻收起冷漠,“当然想去!”

  齐子尧笑嘻嘻,左岩迟疑地问,“齐老师要求可高了吧?”

  “学历你是符合了,不过符合的人挺多;还有个条件就是我齐子尧的朋友,那国内就你一个了。”

  “你逗我?”

  “你说呢?”

  左岩又挺不好意思的,感觉自己走了后门。

  齐子尧说,“你可千万别不好意思,你要不达标,你就是他弟他也不会要你。提前跟你说,他那人可资本主义了,压榨员工头一号。”

  左岩心说没关系,我可贱.相了。

  

——未完待续——


故事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求关注

你看的小说都在这里!

长按扫码即可关注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