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为了转业干了啥

神补刀工作室 2018-10-10 17:39:35

那些年,你为了转业干

转业一直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未毕业想转业的事情很多人也都干过。今年转业人员都定了,常常跟朋友们聊天,便聊出了转业的那些奇葩事情。

(一)佛系

“佛系”作为一个热词火了一段时间,但佛系参谋其实早就有人用过。

很多年前,A君是某一类岛上参谋,大家都想转业,名额紧俏,怎么办呢,A君苦思冥想,终于灵关一闪。

第二天,单身干部楼前响起了“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佛系参谋诞生了。

从那天起,A君宿舍里摆起了佛像,燃起了檀香,一片佛光普照。下基层检查谈佛理,出去训练有佛理,音乐都是大悲咒。

领导不能忍了,叫去谈话,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领导速速赶走了他,生怕自己被洗脑了。

年底A君如愿,搬家时,隔壁参谋说,哎哎哎,老A,你佛像没带啊。

A君:“都转业了,谁还特么信佛!”

(二)基

腐女妹子们YY时一想到军营都是群阳刚帅气的大老爷们,总是眼冒星星地幻想着发生着这样那样的故事。虽然这样的事情基本没有,但这个点也是被当做转业杀手锏。

某野战军排长B君熬了好多年好多年,终于,他觉得这样不是个事情啊,怎么办呢,突然又是灵光一闪。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束手电照进了新兵班的床铺,没错,小B查房来了。专门捡着亮光摸进的这个房间,几个小伙子果然都在装睡。

小B装作没有察觉,蹑手蹑脚的挨个床铺拍了拍大家屁股,屁股!于是一个班的小伙子汗毛直竖,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第二天,班长顶着黑眼圈去跟指导员汇报:“书记,我们排长是不是有点儿那啥啊?”“那啥?”“就是那啥!”班长把晚上的恐怖经历描述出来,指导员一听,那还得了,于是各种谈心:“小B啊,最近工作怎么样?找女朋友了嘛?年纪不小了啊,该谈要谈啊!”小B:“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不感性趣……到底是哪个呢!

这没法整了,又报到教导员那儿。

教导员:“小B,说出你的想法。”

“哎,想转业了,深山老林了这么多年了眼里全是男的!”

年底小B确定转业,特地买了水果零食到那个班:“兄弟们,不好意思啊,实在被逼无奈出此下策,让兄弟们担惊受怕了!”

教导员的内心是流血的:“那特么本来是老子的名额!”

(三)两只船

小C一直觉得转业这个事情很难,年龄排不上,作为唯一的宣传干事报了数次都被骂回来了:就想着自己的小想法,你走了,单位咋办?

又是一夜的灵光一闪……

没几天,单身的小C来了个女友,大家纷纷庆祝,小C也开心的请大家吃饭。

故事当然不是小C与女友携手扎根边疆,上演了可歌可泣的红色恋情,而是,没过几天,小C又来了个女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不不,双方互相叫骂,小C努力拉架,双方达成协议,由主任定夺。这个事情难办啊!

看这两个姑娘的架势就是解决不了这问题就要拼命了。

又是:“说出你的想法。”

“我回家好好安抚,绝不给单位抹黑!”

“滚!”

小C滚了,带着两个女朋友,不女同学回家了,估计是北影毕业的吧。

(四)道骨仙风

同样的某海岛军医D君硕士学历,院校时就是一把好手,地方医院出年薪40万想挖,D君严词拒绝,一时间上了新闻《XXX海岛军营扎根基层拒绝百万年薪》。

D的内心是咆哮的:分明是我去报义退,单位没批还一通骂!

又双叒是一个夜晚的灵光一闪……

D君穿上了裤衩汗衫,拿起了蒲扇就往机关跑。在那儿吹牛抽烟甚至自己发呆,为的是什么呢?打探消息。

“XXX领导明天来单位检查,做好准备。”

D君眼前一亮,摇着蒲扇退出了机关。

第二天,XXX领导正在视察大队营区,突然树后一道摇着蒲扇道骨仙风的身影出现,正是D君。

领导还没反应过来,D君热情地迎了上去:“首长好,我是这儿的军医,您逛院子呢,我陪您啊,这地儿我熟。”

空气仿佛凝固了好几分钟……

自此,每次有检查,两个纠察没吃饭就在诊所的大门口看着。

年底,D君毕业,给纠察送了水果:“这一年辛苦兄弟们了。”


转业,外人难以理解的话题。

地方总觉得,你看,你们多好上学不花钱,毕业包分配,工资不低,走了还是公务员,比别人混了一辈子的职位还高。这么看来确实不错。

那么转业的人怎么看。北上广深,哪怕是二线三线四线五线城市的驻军也都不想着转业。为什么?工资高,上下班,可比公务员强多了。可是想想深山老林,高山海岛,雪域戈壁的兄弟们呢?想转业的兄弟们大多出自这儿。

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霓虹灯的规则制定者们想着感叹着:哎,城市生活压力真大,工资低,物价高,在偏远一点的人工资高,物价低怎么还不满足呢。

事实呢?一个偏远地区物价其实并不比北上广便宜。我在北京买个西瓜8毛一斤,在岛上买个西瓜2块一斤,这还没算北京的充100送20,没算会员卡打8折。你们岛上可以吃海鲜哎。虾吃虾涮2斤的虾火锅做好的不过100左右,岛上的虾同样大小在市场大概就要40吧。着只是物价,还有教育、交通、住房等等,等等……

城市调到偏远地区是有志有为,偏远地区调到城市是……啊,很少存在的,有规定,艰苦偏远地区调动城市要严控……

进了围城,每个穿着这身衣服的人都想着从军报国,马革裹尸尤未悔。热情却被一次次如临大敌的迎检,无休止的加班,一个接一个的文件浇灭。有的人忍受着、努力着,他们成功了,当有一天坐到领导岗位上,会教育下面那一个个一如曾经自己那样的小伙子们:你们要耐得住寂寞,成功总是你的。成果吗?如果脱下这身衣服,能干什么?这是该留给每个人的问题。

愿时代不让每一个热血青年去不要脸,背着耻辱回归故里的事,他们不想,却只能。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