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里的轰趴,在洗礼着那个男子和一同来的3位美人,玩的很放,倒也是一种周末最好的放松.

路拍短视频 2018-09-09 12:00:42



第001章 娓娓道来

午夜时分,漆黑的夜空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

一栋豪华的别墅内隐隐传出女人娇喘的声音,也使得这个雨夜多了一份遐想,透过别墅的落地窗望去,在一间亮着微弱灯光的奢华房间内,正上演着一场无比诱惑的精彩画面。

一个身材高大又魁梧的男子正将一名年轻貌美的性感女郎压在那张松软的大床之上,女子娇声连连,这种摄人心魂的声音,透出女人贪婪般的享受之意。

一双粗大野蛮的手在女人全身游走,每到一处,女人总能以某种敏感的声音触及男人的神经。

叶辰天贪婪般的沉醉于奢靡的美色之中,却忘记危险在步步逼近.......

美貌的女子突然挣脱了叶辰天的束缚,她翻身骑在了叶辰天的腰间,秀发飞扬,扬唇合眼,尽显撩人的妩媚姿势,慢慢地解开了包裹着巨无霸的盔甲。

正当叶辰天吞咽唾沫之时,那女人的小手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把锃亮而冒着寒光的利刃,绝美的娇笑之色陡然变得森然之极,利刃直落而下,吓得他双目圆睁,脸色铁青,随即凄厉地一声惨叫划破这个漆黑的夜空。

“啊!”

叶辰天霍然从床榻之上坐直了身体,额头冒着冷汗,喘气连连,抬眼打量着房间的一切,窗外阳光明媚,丝丝鸟语清脆悦耳。

他的气息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突然,一声尖锐的叫喊声,又在他耳畔轰鸣般的响起。

他猛然扭头,却看见一个穿着纯白色有些透明睡裙的女人躺在自己枕边,一边声嘶力歇的叫喊,一边还使劲用她的脚丫子蹬着他的后背。

可是,那女人每一脚的力度就如同女人在给他轻轻捶背一般,蹬了半天,他还是纹丝不动的坐在女人的身前。

女人蹬脚无果,自己只好退到了床头的一角,双手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双膝,警惕般的盯着眼前的叶辰天。

女人的尖叫声,并没有给叶辰天产生一丝的畏惧,他还是泰然自若的打量着房间的一切。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圈,见女人没有再尖叫,就面无表情看着她,冷冷的问:“你是谁?”

女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颤声的警告道:“你,你别过来,这是我家,不然我会报警的。”

叶辰天见女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冷峻的面庞更加的瘆人,声音更加的阴冷,“我问你是谁?”

“我,我好心救你回来,你千万别乱来,不然我真的会报警。”女人依然没有回答叶辰天的问题,而是惊颤的警告道。

叶辰天见女人蜷缩成一团,身体还在不停的颤动,他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低头打量着自己的全身。

他上身穿着一件污迹斑斑的白衬衣,这件白衬衣的颜色早就被污秽所吞没。下身是一条深色的西裤,不过西裤上的泥倒还真不少,他心里有了疑问,他这是去哪儿了?浑身这么脏。

他光着脚下了床,一边朝房间外走去,一边在想,这里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自己在这里做什么?自己......

许许多多的问题,他自己完全回答不上,而且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自己叫什么?他突然都忘记了。

他在女人二室一厅的家里转了转,找到了洗手间,拉开门走了进去,站在马桶前拉开拉链,开始痛快的放水,又回想昨晚哪个噩梦,像是有女人要杀他。

放完了水了,他在洗手池洗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蓬乱的长发宛如一个精致的鸟窝,茂密的胡须,而且从他身上还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异味。

他嗅了嗅,是觉得自己该洗个澡,要不然会把他自己熏死的。

索性就扒光了衣物,赤裸着身子用了女人的浴室,他开始一边洗澡,一边想着问题。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他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想着想着,他的头就开始疼,他开始抓狂,用洗发露搓着自己有些脏的发丝。

须臾,他洗完了澡,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裤就走出了浴室,把这里完全当成他家了。

刚走出浴室,那女人正好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吓得又赶紧将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叶辰天没有去卧室,而是直接去了客厅的落地窗,拉开落地窗玻璃走去了阳台,看着小区外的天空,他还在重复想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打量着周遭的一切环境,他突然觉得为什么那么陌生。

左思右想,兴许睡在自己旁边的那个女人知道,索性转身又朝卧室走去。

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见无人回应,退了一步,抬起右脚,猛地就蹬在了卧室的房门之上,在重力的撞击下,那房门的门锁自然就遭殃了。

“砰”的一声,房门开了,卧室里又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啊!!!”

那女人正在换衣服,抓起自己的工作服就挡在了自己胸前,转身颤颤巍巍的盯着只穿了一条四角裤的叶辰天,旋即又猛地闭上了双眼,因为她看到了不该看的部位。

闭着眼,惊颤的说:“你,你干什么?”

叶辰天没有一丁点歉意的意思,觉得踢开房门是那么自然的事,不冷不热的问:“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女人抱着衣服退到了衣柜旁,闭着眼,颤声的回答:“我,我是我,这是我家,你是我昨天救回来的。”

昨天如果知道这人这么无理,她就不应该救他回来,也不应该在她朋友的忽悠之下,把这个男人带回家来住。

她朋友是医生,检查了叶辰天的伤势,发现只是昏过去了,所以她就救他回来了。昨晚明明把他扔在客厅的沙发上,可为什么早上醒来的时候,这男人竟然睡在了自己床上?难道他梦游?

“你救的我?你认识我吗?我叫什么?”叶辰天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闭着眼的徐梦婷不知如何作答。

叶辰天检查过自己身上的东西,一无所有,身上的唯一财产就是手腕上戴着的手表,看着那手表,除了要输入密码之外,与普通手表没什么不同。

“我,我不认识你,你,你能把裤子先穿,穿上吗?”徐梦婷闭着眼,颤声的要求道。

叶辰天说:“我裤子脏了,没裤子穿。”

“你,你先出去,我,我马上给你找一条。”徐梦婷说话都快成结巴了,她是害怕,害怕这男人那什么自己,主要是他那么壮,自己只能成为任他宰割的绵羊。

叶辰天点了点头,又去了客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着什么事。

徐梦婷穿好了职业装,在衣橱里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条自己前男朋友扔这儿的一件红体恤衫和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拿着衣服,她怯怯地去了客厅,把衣服搁在沙发上,又迅速离他远远的,生怕他吃掉了她。

她转过身去,叶辰天动作极快地就把衣服给穿上了。

随后,徐梦婷这才润了润嗓子,把昨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第002章 女医生

徐梦婷把昨天她和自己的好朋友爬山遇到的事从头到脚的说了一遍。

孟春,风和日丽,正值春游的时节,徐梦婷应自己好朋友夏春兰的邀请,她们一块驱车去了曲江县城东边的曲江山脉,海拔近千米,正是众多爱运动人的一个好去处。

可是,傍晚时分,两人驱车返城的时候,在东山山腰的一段山路上发现了躺在路中央的叶辰天,出于恻隐之心,两人便下了车,刚好夏春兰是曲江县的一名外科医生,毕生所学的医术正好派上用场,替叶辰天检查了伤势,发现叶辰天只是昏迷了,两人才抬他上了车。

在抬上车的过程中,两个女人如同抬了一具金钢人,沉得让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抬上了车,而且夏春兰惊奇的发现这男人的五官长得十分的精致,有点像韩国偶像剧的男主角,轮廓简直宛如刀削般的一样。

夏春兰惊喜之余又惆怅起来,“唉!这真是上天掉美男啊!可我有男朋友了,要不然我就背他回家。”

徐梦婷也偷偷打量叶辰天的全身上下,发现这男人长得魁梧,五官俊朗至极,第一眼,她就有点着迷,感觉这像是在做梦,这男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她表示万分怀疑......

庆幸的是,芳龄二五的徐梦婷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追求于她的倒有那么几帮人,可是没她一个中意的。

出于花痴,又信于夏春兰的蛊惑,说这男人是老天特意掉下来送给她的,让她珍惜这机会。

徐梦婷有一丝的担心,“万一他是杀人犯,或者强奸犯什么的,那我不是羊入虎口?”

“你傻啊!你瞧瞧这脸蛋,还有这身材,这样的极品美男你上哪找去?即便是杀人犯什么的,把你那啥了,你也不亏呀!”

就听夏春兰这么一蛊惑,徐梦婷还真信了,就把这个所谓“天上”掉下来的男人送回了家,昨晚梦里,还希冀着童话般的爱情故事,熟料刚睁眼,就发现叶辰天诡异的坐在了她床边。

徐梦婷把昨天发生的事字字句句的说了一遍,叶辰天听完,质疑的看着她,“我在山上昏迷的?”

她站在离沙发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如小鸡啜米般的点头:“嗯。”

叶辰天又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昏迷在山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徐梦婷见他半天不说一句话,对眼前的叶辰天有些胆怯,想试着问他的来历:“你,你到底是,是什么人啊?”

她真怕这男人被夏春兰那张乌鸦嘴说中,万一这男人真是杀人犯或者强奸犯什么的,她那贞洁就不保了,说不定还会被这男人奸尸。

良久,叶辰天才说话:“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望着窗外,疑惑的问:“这是哪里?”

徐梦婷回答仍然有些结巴,对于眼前的这个神秘男人,她是又喜欢又害怕,“这,这是曲江县。”

“曲江县?”叶辰天又犯疑惑,嘴里念着这个地名,可是想了很久,也没有半点眉目。

这时候,徐梦婷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

“徐梦婷该起床了,徐梦婷快起床上班,徐梦婷你到底起不起来?”

这是她的手机闹铃声,喊话那个人的声音是夏春兰的,她有个习惯,没人叫她起床,她是不会醒来的。

听到这手机铃声,叶辰天那冰冷的眼神就扫到了徐梦婷的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发现这女人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长发披肩,标准的鹅蛋脸,明眸皓齿,琼鼻樱唇,身材婀娜多姿,前挺后翘,玉腿修长,美感十足,算是男人眼中的尤物。

徐梦婷发现了叶辰天奇怪的眼神,她突然担心起来,“我,我得去上班了。”

她想赶紧溜掉,免得一会眼前的男人兽性大发,那自己二十五年的贞节就不保了。

她转身欲走,叶辰天突然从沙发旁站直了身体,冰冷的声音能使徐梦婷的身体瞬间凝固:“等一下。”

她很不情愿的转过身来,见叶辰天朝自己步步逼近,她的心顿时跟小鹿乱撞似的,“怦怦”跳个不停。

叶辰天在徐梦婷的跟前驻足,依旧是冰冷的声音:“你救我回来的时候,我身上有其他东西吗?”

徐梦婷摆头如同吃了摇头丸:“没。”

“你有钱吗?”

“有。”徐梦婷赶紧踩着高跟鞋去了卧室,路径卧室门口的时候,才惊愕的发现卧室的门锁坏了,皱了一下眉头,又去卧室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提包,取了五百块钱,又回到了客厅,把五张百元大钞听命般的递上,还多了一句嘴:“够吗?”

叶辰天接过钱,没有说声谢谢,也没有说任何话,就朝客厅的房门走去。

徐梦婷望着叶辰天的身影远去,她心里犯迷糊,这男人是人吗?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有一丝怒意的她,也只好在叶辰天不在场的情况下表现出来。

叶辰天揣着那五百块钱走出了徐梦婷的家,下了电梯,走出了小区,四下打量,脑子里根本回忆不起这是什么地方。

他走出了莲花小区,在曲江县城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不知道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只是望着车来车往的街道,低声的自语:“我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冥思苦想,他也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难道自己失忆了?这也许是他给自己想到的最好答案。

在街道上转来转去,他去了曲江人民医院,想从医生哪里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他挂了号,去了外科,敲了敲外科室的门,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进!”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穿着大白褂的女人正坐在座椅上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问:“哪里不舒服?”

叶辰天面无表情的回答了一个字:“头。”

女医生放下笔微微抬起头来,看了叶辰天一眼,她就一脸惊愕的表情:“怎么是你?”

叶辰天顿时好奇,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还有人认识他。

他内心有了一丝惊喜,脸颊上却平静的问:“你认识我?”

第003章 猥琐行为

夏春兰有点意外,没想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能再次见到昨日的帅哥,如今与昨日相比,一个是闭着眼的,一个是睁着眼的。

她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刚走到叶辰天的身前,他就急不可耐的问:“你真的认识我吗?”

夏春兰双手插在大白褂的衣兜里,莞尔一笑,“何止认识你,昨天我还救了你。”

“救了我?”叶辰天的脑子一转,难道这女人跟之前他见过的那女人认识?

“对呀!还是我把你抬上车的。”夏春兰这样说,还以为眼前这英俊的男人会感激她。

熟料,叶辰天像是明白了什么,没有再问什么。

转移了话题:“你是这里的医生?”

“对啊!”

“我好像记不得自己是谁,想不起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叶辰天把自己的困惑说了出来。

“我领你去交放射费,然后给你头部做一个X光检查。”夏春兰悉心的说着,对于眼前的男人她爱护有佳,可是她并没有看到自己好姐妹徐梦婷的影子,这死女人跑哪儿去了。

片刻之后,叶辰天在医院的收费窗口交了480元的检查费,随后又领着他去了放射科,在科室里做了检查之后,过了近半个小时,夏春兰才拿到了X光图,经过她的分析,得出了结论。

“你的头部受过撞击,幸好问题不大,你的短暂失忆也许就是头部受到撞击直接造成的。”夏春兰把结果如实告诉给了叶辰天。

叶辰天听完,思考着什么,想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去。

夏春兰还没有缓过神来,叶辰天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在他身后唤道:“喂!你等一等。”

叶辰天并没有因为夏春兰的喊声而停下脚步,他步伐如飞般的离开了曲江人民医院。

夏春兰追出医院门口时,叶辰天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她站在原地犯顾虑,这男人发生什么事了?

叶辰天离开了医院,又在曲江县城的街道漫步目的地的走着,他又在胡思乱想,自己怎么会失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头部为什么会受到撞击?

种种疑问,让他的脑子更加的疼痛起来。

他从太阳升起一直走到日落,丝毫不感觉疲惫,倒察觉到天色暗淡下来。

他有些饿,肚子“咕咕”的叫了好几声,他看到街头有一家餐馆,一股面香味隐隐飘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真香,掏出身上仅剩的二十块钱,就朝面馆走了进去。

在一家叫香再来的面馆坐下,他要了一碗面条,用手摊着那二十元钱看了看,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他有一张嘴要等着吃饭,身上唯一的财产就剩下这二十元了,这仅有的钱还是从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手里拿来的。

他一边“呼哧!呼哧!”吃着面条,一边在思索往后的日子该怎么活?唯一想到的就是赚钱,赚钱必须得有个工作,要不然他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是谁就饿死了。

在他吃面条的时候,看见面馆门口的墙上贴着一张广告纸,上面写着招聘服务员,包吃包住八百元一月,而且无经验者均可。

看到这条招聘信息,叶辰天顿时有了兴趣,他琢磨着吃完这碗面条估计他身上的钱就还只剩下十五元左右,余下的日子他该怎么办?自己又没有任何证件,索性赚点钱后,再做打算。

吃完面条的时候,他趁埋单的时候,多问了一句老板:“请问一下,你们这儿还在招人吗?”

系着围裙的老头一边找零钱,一边回应道:“招啊!我们这儿正缺人手呢!”

这句话钻进叶辰天耳里,他听得特别的舒坦,也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燃起了新的希望。

他淡淡的说:“我想应聘,老板,你看我合适吗?”

刚找完钱的店老板,略微打量了一下叶辰天,怎么看也不像当服务员的啊!长得不难看,身材又魁梧,他有点不相信,再次确认:“你真要应聘吗?”

叶辰天点了点头,诚恳的说:“嗯,是的。”

店老板顿时拉开叶辰天身前的一根座椅,坐下来慢条斯理的说:“这工作很简单,你看见那栋写字楼了吗?”

他指了指叶辰天斜对面那栋二十几层楼高的写字楼,又说:“早上和中午的时候,就是给写字楼的客人送外卖,这活不太复杂,包吃住八百块一月,你看成吗?”

叶辰天侧头抬眼看了看那栋写字楼,没有多加思索:“没问题。”

“那好,今天开始试试,你看?”此时店里有点忙,正好有一个人手,他也想立马派上用场。

叶辰天没有拒绝,只好微微点了点头,应声道:“嗯,好的。”

须臾,店老板就领着叶辰天朝店里走去,在店堂后面给了叶辰天一件面馆的工作服,让他穿上之后,店里面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店老板赶紧朝电视机的位置走去,抓起电视机旁边的电话就说:“香再来面馆,你是哪里的?”

店老板一边听,一边点头说:“好,三两牛肉面,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之后,店老板就对叶辰天招呼道:“小伙子!你过来我跟你讲。”

叶辰天走了过去,店老板就吩咐道:“现在曲江大厦18楼梦婷服装公司要了一碗牛肉面,你去送一下,没问题吧?”

“没问题。”

就这样,叶辰天正式在这家“香再来”面馆做起了送餐服务员,他端着那碗热腾腾的牛肉面就朝曲江大厦走去。

“香再来”面馆离曲江大厦有三分钟的路程,刚走出面馆不久,曲江的夕阳已经沉沦,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叶辰天心里也在想,这都晚上了,为什么还有人叫外卖?难道那人在加班吗?

进了电梯,到了十八楼,电梯“嘟!”的一声就敞开了,他端着那碗牛肉面刚走出电梯,就听见一个女人尖叫的呼喊声:“非礼啊!救命啊!”

这声音是从眼前梦婷服装有限公司传出来的,叶辰天遁声而去,推开梦婷服装公司的大门,侧头看见办公场地的办公桌上,三名男子正对一名女子实施猥琐行为,端着牛肉面的叶辰天顿时厉声对三名男子冷喝道:“住手!!”

第004章 收拾小痞子

一声呵斥,促使三名男子猛然扭过头来,着实打量穿着送外卖工作服的叶辰天,见他身高一米八左右,身材倒有些健硕,可是看到他是一个送餐的服务生,肥头大耳的男子就不把他放在眼里,扬着嘴角,瞪着牛一般大的眼睛,恶狠狠的说:“ 小子!少管闲事!不然连一块揍! ”

叶辰天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转身将那碗牛肉面搁在了前台的大理石上,看到那双筷子,他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丝冲动,右手鬼使神差的抓起了一支筷子,听见“喀吧”一声脆响,一支筷子在他手上断成了两截,他闪电般的转身,犀利的眼神朝那名男子的位置瞥了一眼,右手的两截筷子,顿时如弦上的弓箭,嗖地一下就弹射出去,速度之惊人,威力之强大,“咔”一声,两截折断的筷子就如飞镖般扎在了胖子男的臀部上,另一支正好扎中了那名长毛男子真要伸手扯裙子的手掌。

顿时,两声凄厉的惨叫在梦婷服装公司的办公大厅里惨叫起来。

“ 啊!!! ” 胖子男臀部上的血液已经渐渐地淌了出来,而且长毛男的手掌被扎了个穿心,那殷红的鲜血宛如喷泉一般往外喷,吓得长毛男脸色煞白,看着自己的手,脑袋有些懵,身体都僵硬了。

随即,叶辰天又抓起了另一支筷子,吓得那三名男子屁滚尿流,夹着双腿就跑出了梦婷服装公司。

三名男子走后,叶辰天才将手上握着的那支筷子放回了原来的送餐盘里,又转身打量着躺在办公桌上衣衫不整的女人,仔细一看,发现这女人有些面熟。

他走了过去,才知道这女人竟然上午那个女人,看见她的裙子被扯得只剩下那条乳白色小短裤,上身的衬衣也是破烂不堪,文胸都被扯掉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一双手根本遮挡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让眼前的男人看了个精光。

叶辰天看了几眼,便脱 下自己的外卖工作服扔给了她,没说一句话,又转身朝前台的大理石走去,将搁在餐盘上的那碗牛肉面放在了大理石上,又拎着那个银色的餐盘走到徐梦婷身前,面无表情的说:“ 牛肉面八元。”

徐梦婷眼角还挂着泪水,听见叶辰天的声音,她抹了抹眼泪,才将办公桌上的包挪了过来,取出十元钱递给了他,含着泪感激道:“ 谢谢你! ”

叶辰天并没有说话,只是接过那十元钱,找了徐梦婷两块零钱,转身就大步离开了梦婷服装公司。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徐梦婷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为什么要救她?他为什么那么厉害,能把筷子当弓箭使用,想到这里,她的委屈锐减了不少。

从办公桌上慢慢地下来,呼了一口气,才将那件印着香再来面馆的工作服穿在了身上,兴许是叶辰天的身材高大的原因,那件工作服穿在身上,刚好可以当裙子穿。

又回想刚才那胆战心惊的一幕,她真后悔自己拼命的加班,她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她老爸要这样对她,他就不担心自己真的某一天被人强 奸了吗?想到这里,她又蹲在原地伤心的痛哭了起来,她原来以为没有男人可以活得很潇洒,可是她错了,自己的苦可以向谁诉说。

此刻,叶辰天拎着那个银色的餐盘离开了曲江大厦,在回面馆的途中,他在想一个问题,自己刚才那一幕,他为什么会情不自禁的想抓起那支筷子,而且在扔出筷子的那一幕,在他的脑海里太熟悉了,可想来想去,他也想不出半点眉目来,索性就不想了。

回到香再来面馆,店里的客人稀疏了,却多了一名跟他穿着一样服装的年轻人。

刚进面馆,店老板一眼就瞧见了叶辰天,赶紧走了过来,皱眉的问:“ 小伙子!你的工作服呢?”

他解释:“ 刚才一个女孩子的裙子破了,我把衣服暂时借给她了。”

他知道那女人明天就会把工作服还给他的,所以他不担心老板会骂他。

“ 噢!这样啊!” 店老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心里在想,这小子心地蛮善良的,他不会看错,这小子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这时候,店里面另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胖子走了过来,看了叶辰天一眼,就笑嘿嘿的打招呼:“ 嗨!你是今天才来的吗?”

叶辰天微微地点了点头,说:“ 嗯,我是今天来的。”

小胖子主动介绍着自己:“ 我叫朱小庞,别人都喜欢叫我小胖,很高兴能与你成为同事。”

他介绍完自己,又主动问:“ 你叫什么呢?”

问到他的名字,他胡乱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在没有弄清他身份之前,他绝对不能傻到去警察局,若自己是杀手,那自己岂不是自投罗网吗?再加上刚才在写字楼扔筷子那一幕,他更加怀疑自己是杀手。

“ 我叫李晓天。” 他临时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朱小胖打量了一会叶辰天,又笑着说:“ 我估计你比我大,我以后叫你天哥吧!”

“ 你叫我小天就成。” 叶辰天倒挺客气的说。

“ 快来吃饭了。” 店老板在店里吆喝着。

朱小胖扭头看了一眼,就笑着说:“ 天哥!吃饭了。 ”

随后,叶辰天就在曲江县城的一家小面馆里吃了一顿晚餐,虽然算不上丰盛,可是对于失忆的叶辰天来说,这顿晚餐吃得特别的香。

晚上十点的时候,他们下了班,朱小胖带着叶辰天去了曲江网城,他下班之后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去网城玩CF,玩到十二点的时候,他又一个人回到面馆店的住宿。

如今多了一个同事,他觉得以后有玩伴了,今天就主动请客上网,两人挨着位交了两台机器的上网费。

刚坐下,朱小胖就瞄见了坐在斜对面的一个女孩,他蹭了蹭叶辰天的手臂,轻声细语的说:“ 看见那女孩了吗?长得不错吧?”

叶辰天顺着朱小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看着一个褐色长发披肩的女孩正在专注的玩劲舞,他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的说:“ 嗯,还不错。 ”

“ 看着,我教你怎么泡妞。” 小胖色迷迷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自信满满的朝那女孩所在的位置走去,想在这个新来的同事面前显摆一下。

可是,小胖刚过去搭讪,在另一个座椅上网的长发白发男一眼就瞟见了小胖的存在,甩了甩头发,就气势汹汹的朝小胖冲了过去,从身后猛推了小胖一把,怒骂道:“ 草!你敢泡我马子?”

那长毛白发男猛地一下就把小胖推到在地上,小胖也爬了起来。

可是,当小胖爬起来时,周围却多了四名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痞子男,一个黄毛男凶神恶煞的说:“ 小胖子!我大哥的马子你也敢泡?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长毛白发男顿时一声令下:“ 给我打,妈的!我的马子也敢泡,真是不知死活。”

就在几人准备动手的时候,叶辰天走了过去,冷声道:“ 住手。 ”

第005章曲江网城

叶辰天的呵斥声,顿时让那几名90后给听见了,几人同时转过头来,然后对眼前身高一米八几的叶辰天从头到脚的打量着,那白毛男不屑的怒问道:“ 妈的!你是谁?”

叶辰天瞪了眼前的白毛男一眼,冷声的说:“ 放开他!”

他的回应声,顿时引来了曲江网城更多人的注意,见到这样的场面,很多人都知道这里要打架了,一个个把看热闹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似乎这样的场面,比电视剧里面的打斗真实多了。

“ 靠!你他妈的以为你谁啊!信不信连你一块揍?” 白毛男怒目的瞪着叶辰天,而且用食指指着他恶狠狠的威胁道。

然而,叶辰天的声音变得更加的阴冷,眼神如鹰隼一般,“ 我再说一次,放开他!!”

白毛男也有一米七几高的个子,稍微比叶辰天矮那么一点,只是叶辰天的身材要比白毛男健硕一些,白毛男一把推开站在他跟前的小胖,使小胖险些摔倒。

白毛男径直朝叶辰天走了过来,嚣张的猛推了叶辰天的胸膛一下,可是他猛推之时,发现叶辰天稳如泰山,刚才的用力,丝毫没有起到一丁点作用,叶辰天还稳稳当当的站在原地。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吓得白毛男目瞪口呆,他还没有缓过神来,叶辰天右手拧住白毛男的衣领口,轻而易举的将白毛男举了起来,他的双脚离地,双脚顿时如青蛙游泳般的在半空中蹬着双腿。

叶辰天拧着白毛男的领口愈举愈高,他的手臂连抖都不抖一下,当手臂举高时,白毛男的脸颊通红,喉咙难受得情不自禁的咳嗽起来:“ 咳!咳! ”

咳嗽了两声之后,白毛男还吃力的叫嚷道:“ 你他妈的......放开我!”

当白毛男被叶辰天一只手举起来的时候,让周遭看戏的人暗呼,没想到眼前的这男人这么厉害,看他身材也不是很壮,身高估计只有一米八二左右,能把一个一米七八的人单手举起来,看来这人懂功夫,这也是旁人的猜测。

不过,连站在一旁傻眼的小胖也吃惊了,这天哥到底什么人,这力量也太大了吧!难道当过兵?小胖在心里暗想。

在白毛男说“放开我”的话音刚落,叶辰天轻轻一挥手臂,就把白毛男扔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网城的过道之上,这一下摔得几乎让白毛男的臀部散架。

这一幕,也看在那位褐色发丝女孩的眼里,虽然眼前这男人有些陌生,不过能把自己男朋友单手拧起来,此人一定不简单,顿时让她有了一丝崇拜,她想找的男朋友,就是这种力量型的,因为这种男人特别有安全感。

此刻,摔在过道上的白毛男嗷嗷的叫唤着,刚才那么一摔,他的屁股都摔得麻木了。

他嗷嗷的叫了一声,就对自己的马仔怒骂道:“ 妈的!你们还愣在干什么?给我揍他!”

说罢,其他三名男子攥紧了拳头就扑了上去。

熟料,两只拳头刚朝叶辰天的面部袭去,他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在拳头离他面部只有几厘米的时候,他的双手如猫爪般的敏捷,倏地一下就精准的握着了两名男子的拳头,稍微用手一捏,只听见他双手的手掌心发出“喀吧”的脆响声,像是骨头要碎裂一般。

顿时,两名出拳的90后,紧皱眉头,抽嘴角,脸上的表情是愈来愈难堪,最后疼得惨叫起来。

“ 啊!!!” 他们两人想努力抽回自己的拳头,可是怎么抽也抽不回来了,好比两只拳头塞进了鳄鱼的嘴里,那种被咬断的疼,分秒不差的陪伴着他们。

另一名90后见状,趁机想冲过去给叶辰天的腹部来一脚,可是他刚朝前迈出两步,就发现一双大脚丫子诡异般的出现在了离自己鼻尖只有2厘米距离的半空中,挡住了他直视叶辰天的视线。

男子见到这双45码的大脚,他整个身子僵立在了原地,就那样惶恐不安的盯着那双大脚,不敢动弹,担心稍微动弹,这双大脚就会强吻自己的脸颊。

这一幕,又看在了那个褐色发丝的女孩眼里,花痴般的赞叹道:“ 好帅!”

在一旁的小胖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惊叹道:“ 哇!酷毙了。” 他心里在暗想,自己是真的遇见一座大靠山了,看以后在曲江,谁还敢欺负他。

这样的精彩的画面,仅仅持续了近五分钟,叶辰天才将右脚收了回来,看见刚才被双脚挡住的男子喘着粗气,额头的汗珠滚落不少。

他也松开了两名男子的拳头,顿时两名男子疼得哭了起来,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右拳头失去知觉了。

叶辰天立马一个转身,对过道上坐着的白毛男冷声的命令道:“ 记住!不许再欺负他,要不然没有你好果子吃。”

白毛男见到刚才那一幕,吓得脸色铁青,他混了这么久,还没有见过这么牛逼的人,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匆忙地跑出了曲江网城。

其他三名男子也跟着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生怕叶辰天此时追上去。

四人刚走,小胖子就凑了过来,拍着马屁说:“ 天哥!你太棒了,你学过功夫是吧?以后教教我怎么样?”

当叶辰天紧握自己的拳头时,他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力量,自己为什么这么猛?自己到底是谁?自己以前真的是杀手吗?他在心里反问着自己。

叶辰天没有回答小胖的问题,而是在想着什么。

这时候,那名褐色发丝的女孩走了过来,花痴般的对叶辰天说:“ 帅哥!你真酷,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叶辰天看都没看她一眼,像是什么事想明白了,看了小胖一眼,就招呼道:“ 小胖!走,我们回去了。”

小胖“噢”了一声,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叶辰天离去。

留下那褐色发丝的小女人花痴般的赞叹道:“ 哇!真有型,要是做我男朋友就好了。”

缓过神来时,才发现叶辰天已走远,赶紧在身后喊道:“ 喂!你等一等。 ”

叶辰天离开曲江网城之后,他又反复看着自己左手腕上戴着的那块有些别致的手表,又回想他今天发生的两件事,他的身手都让自己震惊,他到底是谁?他一定要弄清楚。

两人一直朝前走,在经过曲江县城广场的时候,小胖子突然惊奇的叫道:“ 天哥!你看,那女人为什么穿着我们店里的工作服?”

叶辰天抬头一看,顺着小胖子手指的方向望去,还真发现一个女人穿着他们“香再来”的工作服,而且那个女人还睡在广场的木椅上,有一位不怀好意的男子正试图想拿走女人胸前的那个手提包。

小胖子一下子反应过来,紧张的说:“ 天哥!有小偷。 ”

第006章 捡个女人

小胖刚说完,叶辰天也看见那广场的座椅旁,一名男子正准备伸手去拿那女人怀里的手提包,他眼神突然一愣,又低头朝自己脚下扫了一眼,发现脚下有一块小石头,顿时他跟踢足球似的,将那块小石头猛然朝那名小偷所在的位置踢了过去。

小石头在叶辰天的脚踢之下,小石头快速飞射,如子弹般精准的击在小偷正要伸手抓手提包的手腕上,小偷的手臂抖了一下,一股鲜红的血液就从手腕处慢慢地泌了出来。

小偷一阵呜呼,扭头一看,发现有两名男子走了过来,还以为叶辰天和小胖是这女人的朋友,吓得赶紧捏着手臂撒腿就跑,眨眼间的工夫,就跑得没影了。

小偷跑掉后,小胖惊叹道:“ 哇!天哥!你好厉害,这样都能打中了他,你真是牛啊!”

叶辰天自己也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在关键时刻,脑子里就突然想起要这么做,他感觉这些动作是多么的熟悉,可是到底在什么地方用过,他是一丁点也想不起来了。

称赞完毕,小胖又嬉皮笑脸的说:“ 天哥!你啥时候也教教我啊?你收我做徒弟吧!我想跟你学功夫。”

叶辰天却茫然的回答道:“ 这些动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在脑子里就窜出来了。”

“ 啊!不是吧?” 小胖有点惊讶。

叶辰天点了点头,说:“ 老实告诉你吧!我现在记不得以前的事了,等我想起来了,我就教你吧!”

小胖一听,高兴得脸都差点笑烂了,他觉得眼前的叶辰天绝对不是一般人,就刚才那一脚,不是一般人能有这样的本事,即使是踢世界杯的人,也许都没有这么精准,那石头多小啊!小偷的手臂多细啊!刚才的距离少则也有二十几米,就那么远的距离,一脚飞射,能击中小偷的手臂,这样命中的几率太低了。

听叶辰天说完这句,小胖突然好奇起来:“ 天哥!你怎么了? ”

叶辰天在曲江这个陌生的地方,他没有一个朋友,见小胖挺实在的一个人,他打算把小胖当这个陌生城市第一朋友,也许在他的帮助下,自己能尽快恢复记忆,又加上自己对曲江根本不熟悉,有一个熟悉曲江的人在身边,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思考了一会儿,才说:“ 小胖!我在曲江没有一个朋友,我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我连自己是谁我都不知道,不知道我从哪儿来,以前是干什么的,我没有身份证,没有朋友,我希望你能成为我在曲江的第一个朋友,只要我恢复了记性,我一定教你。”

听到叶辰天心里这番话,小胖有点感动,至少他把自己当他朋友了,他拍了拍胸膛,说:“ 天哥!你今天救了我,以后要是用得着小胖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叶辰天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说:“ 谢谢你。”

小胖也十分有信心的说:“ 天哥!你放心,我会帮助你恢复记忆的。”

“ 好,我对曲江不熟悉,以后就麻烦你了。” 叶辰天说。

“ 天哥!别跟我客气,虽然我只是一名服务员,但是我对曲江县挺熟悉的。” 小胖自信的说。

小胖又低头看了看座椅上的女人,看到“香再来”的工作服,又好奇的问:“ 天哥!这女人怎么穿着我们店里的衣服?”

话音刚落,叶辰天也低头打量了一下,发现这女人身上穿的衣服的确是他们店里的,发现这女人好面熟,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女人是梦婷服装公司那差点被三个男人强 暴的女人,她身上那件“香再来”的工作服,也是自己给她的。

他看了一会儿,发现这女人的裙子都还没有换掉,只是在座椅的附近发现了很多个拉罐酒瓶,如此看来这女人一定喝了不少的酒,躺在这里睡觉,估计也是喝醉了。

观察了一会儿,叶辰天才确定的说:“ 这女人我认识。”

“ 啊!天哥认识?” 小胖有些意外,这大街上的女人他也认识。

叶辰天点了点头,解释道:“ 嗯,认识,在梦婷服装公司我见过她,她身上这件衣服也是我给她的。”

听他这么一说,小胖总算明白这女人身上为什么穿着“香再来”面馆的工作服了。

叶辰天蹲下身去,拍了拍徐梦婷的手臂,轻声的喊道:“ 喂!你醒醒。”

徐梦婷手里还握着一个啤酒拉罐,抿了抿嘴,翻了一个身,醉醺醺的说:“ 你,你走开,别管我!”

小胖仔细一看,有点惊讶,他也认出了徐梦婷,讶异的说:“ 咦!她不是梦婷服装公司的老板吗?怎么在这里?”

叶辰天一听,皱眉的问:“ 梦婷服装公司的老板?”

小胖确定的回答:“ 嗯,我以前经常给她送外卖的。 ”

说罢,小胖也在徐梦婷的耳畔喊了喊:“ 徐总!你醒醒!”

任凭两人怎么喊,徐梦婷依然睡得特香,嘴里还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

不过,叶辰天发现徐梦婷的眼角还有一道泪痕,这女人估计是哭过,也许是因为晚上的事才喝醉的。

小胖喊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徐梦婷睁开双眼,无助的看着叶辰天:“ 天哥!怎么办?”

叶辰天站在广场上四下望了望,好歹这女人帮过他,怎么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刚才要不是他们及时发现,估计这女人就遭殃了,他不能让她继续睡在这里,想了想,索性直接把徐梦婷从座椅上抱了起来,说:“ 先把她送回我们宿舍再说。”

“好。” 小胖答应道,并带着叶辰天穿过了广场,又朝曲江大厦方向走去。

一刻钟后,他们回了“香再来”面馆的宿舍,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虽然是老房子,但也算宽敞,老板没做生意之前住的房子,做生意赚了钱,就在三楼又买了一套,说是以后这里拆迁的时候,他们会得到更多的赔偿款,这老两口还真会精打细算。

叶辰天在上楼梯的时候,怀里的徐梦婷被颠簸了一会儿,她胃里就受不了,刚进门就吐了叶辰天一身,那散发出来的异味着实难闻。

他赶紧问着小胖:“ 浴室在哪儿?”

小胖指了指屋子的右边,说:“ 天哥!浴室在那边。 ”

到了浴室,徐梦婷也没有停止吐过,把今儿晚上吃的牛肉面全都吐了出来,那恶心的味道,让叶辰天有些受不了。

在浴室里,他直接扒光了徐梦婷的全身,用喷头对着徐梦婷冲洗,虽然这女人的身材倒是不错,不过叶辰天并没有兴趣,他从来不干趁人之危的事,何况是看在这女人救过自己的份上才救她回来的,为了清除她身上的异味,他管不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就在他喷水的时候,那件“香再来”的工作服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响了两声之后,他停下了手里的活,摸出手机看也不看,就接通了电话。

“ 喂!”

电话那头听见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就讶异的问:“ 你是谁?”

就在叶辰天接电话的时候,浴室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女人刺耳的尖叫声。

“ 啊!!!”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