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千万别扶醉酒女上司回房间!

最强阅读会 2018-05-19 16:12:37

南头村,十里八乡有名的寡妇村。据说有一年发大洪水,村里的老爷们都去抗洪救灾了,好多人都没回来,也就造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午饭的时间刚过,天空本还是晴空万里的,这雷阵雨说来就来,没有一点征兆。楚南提起箩筐就往家里跑,玉米棒子就在这个季节成熟,家里老爹这几天又不在,只能先掰点玉米棒子垫垫肚子。

刚跑到一半,雨就倾盆而下,直接将楚南淋了个落汤鸡。

“不行不行,这雨太大了,得赶紧找个地方躲雨。咦?这里跟李婶家最近,那就去她家躲一会吧。”

其实这里已经进了村了,在楚南的旁边就有好几户人家,什么跟李婶家近不近的,楚南完全是看人家李婶是个寡妇然后又长得漂亮才选这家的。

直接推开院子的大门,楚南直接就冲了进去。本来他是不该这么鲁莽的,奈何雨实在是太大,根本让他来不及敲门。

“咦?门关着,难道李婶不在家?这么大雨她能去哪去。”

来到院子里,看到李婶家的门闭着,楚南也是十分疑惑,外面下这么大雨,难道他去偷汉子了?来到门前看了一眼,发现门并没有关,而是被虚掩着,楚南也就大大咧咧的推门进去。村里人本就豪爽,不会有那些鸡鸣狗盗之辈,夜不闭户用来形容南头村也再好不过了。

进到屋内,发现锅里还在煮着饭,但是前厅里却没有一个人,难道是在卧房?带着疑惑的楚南又推开了卧房的门。

“啪嗒。”楚南手中提着的箩筐直接就掉在了地上。

“李婶,你,你。”楚南打死自己都不会相信今天能够看到这么香艳的场面。卧房的床上,李婶正脱得精光,手中拿着一件小背心。那雪白光滑的皮肤,胸前的那一抹饱满,平坦小腹以及不可描述处的那一抹幽深,直接让楚南有种血气上涌的感觉。

楚南,人如其名,已经十七岁的他,到现在还是一名处男。因为老爹管得严,到现在还没有过女朋友。隔壁人家柱子十七岁,都处过三个女朋友了,都是村里学校好看的小女生。这让楚南一度羡慕万分。

李婶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楚南,脑袋顿时有些懵。今天是下雨天,屋里的空气有些闷。她本想着这种天气反正家里也不会有人来,还不如穿的清爽点。趁着煮饭的这一会来到卧房,刚脱光衣服想要换一身,就被楚南闯了进来看了个遍。

她的脸上不知觉涌上了一层红晕,自从老公去世以来,这还是第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身体,虽然他还是个孩子。

“还看什么!出去啊!”这句话说出来后,就连李婶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句话不仅没有威胁的语气,甚至还有点打情骂俏的滋味,不禁脸上变得更红了。

“噢噢!”听到李婶的呵斥,楚南赶紧转身,在离开卧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此时李婶生气的表情,配合着她现在的身段,更是给她增加了一种无形的美。

楚南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些地方开始有了反应,很快就鼓起了一团,被有些紧凑的裤子勒的十分明显。

“那么大一团!”拿小背心挡住自己身体的李婶一直在观察着楚南,当然也看到了他裆部鼓起的那一团。“我老公之前都没这么大吧?”李婶心里问自己,然后联想了一下,更是羞的无地自容。

楚南此时站在客厅里显得十分局促,时不时的用手拨正一下自己的小兄弟,脑海里回忆着刚才看到的画面。此时卧房里不断传出的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更是让他有些把持不住。

片刻后,李婶穿着一件白色小背心和七分牛仔裤来到了大厅里,故意不去看站在一旁的楚南,径直来到锅前拨弄着里面的饭。

“外面不是下雨呢,你怎么来了。”李婶装作漫不尽心的样子,平静的问道。她能够感受到此时正有一道火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视着,让她不禁有了一种刺激的感觉。

“好像没穿内衣!”楚南在李婶的背上没有看到有文胸的锁扣,而且这白色的背心稍微有些透明,楚南甚至能看到李婶胸前的那一点点凸起。牛仔裤的类型也是镇里面很流行的那种紧身牛仔裤,将李婶的下半部身段完美的衬托了出来。

站在李婶的身后,看着他妖娆的身段,心中只感觉有一股无名的邪火在往上冒,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楚南的脑海里萌发出来。

“昂,我,我是看外面下雨了,家里又离得很远,想来你这避雨的。”

“那你身上湿了吧?赶紧把你的上衣脱了,不然该感冒了。”李婶转身来到楚南的身边,作势要帮他脱衣服,手指顺便划过了楚南的胸膛。

“啊,好结实!”她的心里此时好像有一只小鹿在乱撞,扑通扑通的。讲道理,楚南身为一个农村小孩,从小就干农活。不仅能吃苦,而且特能干活。这些年下来,虽然外表看不出来,实则已经有了一副结实完美的身材。

被李婶这么一摸,楚南完全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欲望了。双手一环,就将李婶抱在了怀中。楚南心中不禁暗叹:“听说李婶都是三十的人了,这身材怎么还是这么完美!”

双手不由自主的就移动到了李婶的双峰之上,一只手掌竟然握不全。手掌上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上面的那一点凸起。

“嗷!”楚南只感觉自己心里的小狼要冲出来了,完全压制不住。就连他的小兄弟,都想要冲出裤子的防线,迎战眼前的美女。

“楚,楚南,你不能这样,我,我是你李婶。”李婶突然一下被楚南抱住,有些蒙圈,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自己从未有过的刺激感。“难道?难道这就是偷情的感觉?”佯装的推了一把楚南,然后就顺势的躺在了他的怀里。

其实就在刚才被楚南看个光之后,她就有了这个打算,所以才没有穿内衣。自从老公去世后到现在已经有了将近十个年头,这些年虽然也有一些村里的男人对她表达出爱意,但是她才不想嫁给那些一个个土的掉渣的老汉。这些年寂寞的时候,她试过黄瓜,胡萝卜,但是这些怎么又比的上男人?

“李婶,我,我控制不住了。我,我喜欢你。”在初次尝到美味后,楚南变得更加的一发不可收拾,发现李婶并没有怎么进行抵抗,于是胆子更大了。弯下腰,一把就将李婶抱了起来往卧房走去。对于楚南来说,李婶这一百斤刚刚出头的体重根本不算什么,秋收的时候,比这更重的麻袋他都都扛过。

“你,你慢点!”突然被楚南这么一抱,李婶脸红的就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身子顿时就软了,任由楚南这么抱着她来到卧房。

楚南将她一把就扔到床上,然后就扑了上去。手忙脚乱的开始给李婶宽衣解带。没几一个清洁溜溜的完美躯体就出现在了楚南面前。

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直接一个饿虎扑食就扑在了李婶的两座山峰之间,贪婪的吮吸着。

“你,你慢点。”李婶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袭击感到有些惶恐,这么多年没碰过男人,今天突然被这样,有些让他不适应。

可楚南根本不管这些,甚至他都没有听到李婶在说什么,三下五除二将自己的衣服也扒了个干净,跪在李婶的双腿之间,盯着那一片幽深之地。

在这个当口,李婶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楚南的昂扬之物,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了几秒。“妈呀!怎么,怎么这么大!”李婶有点心慌慌,他,他是驴吗?

对于楚南来说,这种男欢女爱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人交,下意识的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随着腰部的一使劲,骑士扛着长枪瞬间就突破了城堡的防线。

一个小时后,伴随着两声欢快到极点的呻吟,两人都攀上了兴奋的最高点。

“小南,你,你太厉害了。”身体已经软成一滩泥的李婶躺在床上,看着身边的这个小男人,心里升起了无限的满足。多少年了,自己都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就算是之前家里的那位,也没有这么厉害啊。这简直就是个威猛的小老虎。

“李婶,你太棒了,这可是我的第一次。”楚南喘着粗气,额头上满是汗水。尽管很累,但是手始终没有离开李婶的那块饱满之地。

“是吗?”李婶心里不禁一阵欣喜,那自己也算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了吧?

“那当然了,之前我可是没碰过一个女人呢。”现在说起这句话来,楚南丝毫没有愧疚感,而是充满了无尽的自豪。虽然李婶是个寡妇,但是也是女人不是?何况身材还这么好。

“那你答应李婶一件事好不好?”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李婶将自己的整个头都埋了起来,生怕楚南看到自己的脸色。

“说吧李婶,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你。”

“那你,如果以后无聊没事的时候,多来陪陪李婶,好吗?”

提着一箩筐玉米,楚南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家中。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对自己来说,绝对是此生值得纪念的。

“李婶的身材还真是没的说。没想到李婶平日里看起来那么稳重的一个女人,在床上竟然这么的放得开。”楚南咂了咂嘴,要不是怕被有心人怀疑,恐怕自己今晚都要留在那里过夜了。

刚躺到床上,斜着眼睛一看挂在墙上的表。楚南顿时坐了起来。

“糟了,四点半我约小雅去小卖部的!”小雅是楚南心中的女神,自从进了初中后,就跟小雅分到了一个班,从第一眼看到小雅的那一刻起,楚南心中就多了一个不可磨灭的身影。

楚南翻身下床,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早就包装好的小礼盒揣在兜里,然后一溜烟跑出家门。

十多分钟后,村西头的小卖部门口,楚南站在一块石头上四处眺望,想要找到小雅的影子,但是却迟迟不见踪影。

“嘿,楚小子,在这等你的心上人呢?”小卖部的老板叫刘秀娥,今年大概有二十五,是前来年才嫁到村里来的。不过现在村里还流行包办婚姻,在这之前刘秀娥是没见过男方的,自从嫁过来之后,才知道男方有多么的挫。

她老公叫王大壮。别看名字挺强壮的,但是他本人骨瘦如材,而且酗酒,经常喝醉后有事没事就在村里闹点事,被很多人讨厌,当然楚南也是其中之一。

但是楚南跟其他人讨厌的原因不一样,他是在替刘秀娥感到不值。这么漂亮有风韵的一个女人却毁在了一个渣男身上,真是不值得。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其实我是在等胖子呢。”胖子是楚南从小玩到大的死党,跟之前的楚南一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处男。

“噢,是这样啊,吃不吃冰棍,姐这里有新进回来的小布丁。”刘秀娥朝着楚南笑了笑,并没有在意他说的话。

“不了不了,下次吧。”楚南摸了一下自己的兜,里面一分钱都没有,吃啥小布丁啊,现在只能喝西北风。

“没事,这次就当是姐请你的。一根雪糕而已,能有多少钱。”刘秀娥也看出了楚南根本没带钱,她也不在意。楚南给她的印象一直很好,在她看来像楚南这种有身材,脾气又好,还长得有点小帅的男生,才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结婚对象。

可惜,自己的老公跟理想实在是差的太远了,说多了都是泪。

“真的嘛?”虽然刚下过雨,但是气温还是很快就回升了,如果能在这个时候吃一根冰棍那就再好不过了。

“进屋里来吧,在里面也可以等。外面怪热的。”刘秀娥直接招呼着楚南进屋。这家小卖部就是她们家的偏房,中间隔了一块木板门,后边就是可以睡觉的卧房。平时只要没人,刘秀娥就会去后面休息一会。

拿着刘姐递给自己的冰棍,楚南坐在后屋的床上,心里别提有多惬意了。刘秀娥则是在前面柜台那收拾一些小货物,一时也闲不下来。

手里拿着冰棍,楚南就开始大量周围的环境,这件小屋不是很大,只有大概十平米。摆设也很简单,一张床,一副桌椅,也就没其他的了。

“咦?那是什么?”楚南本就坐在床上,而且离枕头很近,一转头他就看到了枕头下露出了一个粉色的布料,跟白色的枕头相比起来,十分的显眼。

一伸手就将那个粉色的布料给抽了出来。当看清那是什么物品的时候,楚南惊的差点将手中的雪糕掉在床上。

这分明就是个粉色的女士内裤!底部还略带透明,而且周边还是带蕾丝的!这里只可能有一个女人,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是谁的。楚南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没想到刘姐平时看起来挺温文尔雅的一个人,骨子里却这么开放!”

“刘姐,楚南在你这里吗?”这时,小卖部外来了一个个头跟楚南差不多的女生,穿着花裙子,双马尾,显得很是清纯。

“在呢,就在里屋,我去帮你叫一下。”刘秀娥直接停下手中的活走向屋内。

“原来他是在这里等小雅的,难怪呢,两人郎才女貌的。”想到这里,刘秀娥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苦涩的感觉,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这个命。

“楚南啊,你小女朋友来找你了。”根本没打招呼,刘秀娥就直接进了后屋给楚南传递消息。刚一进来,她就看到楚南手中正拿着自己昨天晚上刚刚换下的那个粉色内裤。

“楚,楚南,你。”刘秀娥只感觉自己脸都臊红了,这东西不是放在枕头下的吗?怎么会被他找到的!

“啊,昂,刘姐,是小雅来了吧?我这就出去。”楚南也感觉到十分尴尬,手中还拿着人家的内裤,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装作没听到她说话的样子。说罢就跳下床直接往外走去。

“你,你把我的。”刘秀娥眼睛一直盯着楚南手上的内裤,脸红的都要滴出水来了,不知道说什么,想要让他将内裤放下,嘴巴却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哦哦。”楚南知道她想说说什么,但是这时候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再回去放下自己也拉不下这个脸,然后直接就将内裤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你,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内裤一瞬间变成了别人的东西,刘秀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楚南与她插肩而过的时候,她还呆呆的站在原地。

“刘姐,你的东西我明天过来还你昂。”楚南赶紧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装作面不改色的样子来到小卖部的前台。

“你又拿人家刘姐的什么东西了?快给人还回去!人家做生意也挺不容易的。”站在柜台前的小雅听到楚南说的话,直接就开始劈头盖脸的教训楚南。在她心中,楚南一直很听自己的话,这种语气已经深入她的骨髓了。

“额,我,我明天就过来还。”楚南尴尬的捂了一下自己的衣兜,心里有些紧张。

“现在还回去?开玩笑?现在拿出来不就都露馅了吗?”

“那个,小雅啊,走,去后边,我给你个东西。”楚南赶紧转移小雅的注意力,不让她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什么啊,那么神神秘秘?”看着楚南一脸兴奋的样子,小雅心里很是好奇,今天刚好是自己的生日,难道楚南给自己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刘秀娥家后面有一大片空地,本来圈出来要修新房子,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被搁置了。这里摆了一大堆建筑材料,此时小雅正站在一堆砖头前,好奇的看着楚南。

“你快拿出来吖,搞什么吖。”看着楚南再那里磨磨蹭蹭,小雅心里有点不高兴。把我喊出来就是让我在这里看你扭屁股?

这还真的是小雅错怪楚南了,他也想把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小礼物拿出来,可是刚才摸遍了身上的兜,都没有找到。

“去哪里了!东西去哪里了!怎么找不到了!”楚南急的头上的汗都出来了,刚才明明还在兜里的,怎么一眨眼就丢了?

与此同时,刘秀娥的小卖部内。楚南走后,刘秀娥就一直处在一种蒙圈的状态,自己那个小内裤竟然被楚南拿走了,好丢脸的感觉。昨天是刘秀娥的生日,家里的那个酒鬼又不在,于是她就去镇上给自己买生日礼物,就看到了这条小内裤,十分喜爱就买了下来。

就连自己,也是只穿了一次就放在了那里。毕竟村里的女人还是十分保守的,这种形式的内裤还是太露骨了。可是今天,竟然被楚南拿走了。

“咦?那是什么?”正当她在焦急的不知所措,想要想办法跟楚南要回小内裤的时候,看到了床上有一个小盒子,用包装纸包裹的很好。

好奇心驱使着她过去拿起来看了一下,竟然是个生日礼物!

“难道?难道他知道是我的生日,然后今天特地过来送礼物的?”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总是能将一些美好的事物联系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她就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小礼盒,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很好看的发夹。

一滴眼泪止不住的就从她的眼角滑落,竟然真的是生日礼物!不得不说刘秀娥是个很可怜的女人,被包办婚姻嫁给了一个自己很讨厌的男人,受苦受累不说,男人那方面还不行,自己过得一点都不幸福。

嫁过来后,自己的生日都是一个人过,从来没有收到过生日礼物,要不是这里思想太封建,她都想着要离婚了。今天自己竟然,收到了第一份生日礼物,怎么能不感动?

“哎呀,楚南今天怎么了,怎么磨磨蹭蹭的?我来帮你拿吧。”小雅对于楚南的这种姿态也十分看不惯,于是自己亲自去动手。

一把拉开楚南揣在兜里的右手,就把自己的手伸了进去,感觉到抓到东西后,一把就抽了出来。“哈哈,被我找到了吧!咦?这是什么?”

小雅看着自己手中粉色的物品有些奇怪,一眼竟然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然后她仔细辨认了一下。

“啪!”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出现在了一脸惊愕的楚南脸上。

“啊!你这个流氓!”

由于微信字数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欲知后续精彩剧情,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