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第一次被解开内衣会怎么想?

一生致富 2018-06-12 15:37:42


  终南山,一间古朴的道观外,一白发长须,身着道袍的老者眺望远方,目光灼灼。

 

  而在他面前,却跪着一个眼珠子黑溜溜的小道士。

 

  老者摸了一把长须,感叹道:“该来的始终还是会来,你走吧!”

 

  小道士说道:“我真的要下山了,师傅......”

 

  老者负手慢悠悠的走回身后的道观,远远传来他苍劲而有力的声音:“三千大道皆在前,神佛只在一念间。为师已经把所有的本事都传授与你,剩下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记得凡事要三思,择善而为之!”

 

  看到老道士的身影消失于道观之中,贺哲跪下来,认真的朝着师傅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就收拾行囊,准备下山了。

 

  望着山下缥缈的景象,贺哲心里感慨万千,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在他的脑海中,如放映画般浮现过自己十几年来的画面。这座道馆,记载了他这么久以来的生活的记忆。说起来,要不是老道士在一次下山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他,贺哲也不会有机会开始了学医、练武、打坐以及修禅的日子。


  虽说一长一幼,长期生活在深山之中,但是为了开拓贺哲的眼界,老道士每年都会带着他出去体验生活,美其名曰“入世”。


  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带给贺哲的憧憬是无限的大。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自己出去闯荡,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呢。


  “我来喽!哈哈哈!”


  贺哲大笑一声,纵身往身下一跃,宛若一只灵巧的猿猴,十分的灵动,在险峻的岩石薄壁上稍稍停留,陡然又出现在下一个地点。


  待到贺哲离去后,老道士坐在道馆的蒲团上,眺望窗外澄蓝的天空,有几分出神的幽幽道:“因果轮回早注定,造化弄人看此生......一切都是命啊!”


......


  贺哲在山野之间纵横跳跃,好不爽快,正当他穿山越岭,即将回到人类世界的时候,听力十分敏锐的他,似乎察觉到了下方的树林之中传来一声微弱的求救声。


  “嗯?”贺哲目光如炬,往下一扫而去,发现果然有两个人女孩躺在不远处的山谷之下。


  这时,其中的一个女孩,紧紧搂着怀中的女孩,语气中透露着悲凉之意的自言自语:“婵婵,难道我们两个注定要命丧于此了吗?”


  清桑望着怀抱里的邹婵,一股悲伤春秋的情绪从内心涌起,因为今天已经是掉落山下的第三天,可她们都还没有找到安全脱离的方法。


  而屋漏偏逢连夜雨,邹婵身上的伤势不断恶化,好似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清桑这时特别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要拉着邹婵来这个鬼地方探险。现在好了吧,赔了夫人又折兵,感觉邹婵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到了鬼门关的边缘,清桑眼眶就不断渗出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落。


  说时迟,那时快,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让清桑一惊,不自觉的抬起头,却发现一个穿着道袍的小年轻在树林之间飞快跃动。


  清桑赶紧汇聚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量,向小道士发出求救的呼叫。 “救命啊,救命,喂,小道士,这里……”


  “咦?”贺哲似乎有所察觉,脚步一顿,从树林之间飞跃而下,落在了清桑和邹婵的面前,这随意的一瞥,却让他惊为天人,两女秀丽而动人,仿若从那古画中出来的仙子一般。


  清桑哭得梨花带雨,哀求着贺哲,“小道士,快,快救救她吧。她快不行了……”


  话音刚落,桑就把怀里的邹婵给抱起来,搭在手臂后坐在了草地之上。


  情况紧急,贺哲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连忙伸手三根手指,搭在邹婵的手腕处帮她把脉,本来平淡的脸色随着脉象的浮动,也逐渐开始凝重起来。


  贺哲心里很快有了判断.......寒气入体,感染风寒而体质虚弱,必须尽快进行治疗。

 

  “把她的衣服脱了,我要给她施诊……”


  于是乎,贺哲让桑替面前这位美女脱掉衣裳,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一打开,显示出的一套闪烁着寒光的银针。随后,他又从自己的包囊里,拿出几个瓶瓶罐罐,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倒出了一粒漆黑的药丸,隐约能闻到一阵淡淡的沁人清香。

 

  望着桑脸上犹豫不决的模样,贺哲说:“愣着干嘛,给她把衣服脱了啊?”

 

  然后他双手成剑指,在邹婵的脖子处微微一掐,然后她竟然就不自觉的呡开紧闭的双唇,把贺哲手中的药丸给吞了下去。

 

  随后,在贺哲的催促下,桑脱掉了邹婵的灰色风衣,露出一件粉红色的小背心。

 

当褪去这上半身最后的遮挡后,那如凝脂般雪白的肌肤分外引人注目,那柔软而丰满的模样,让贺哲不禁口干舌燥,偷偷咽下一口唾沫。

 

而在一旁的桑,脸蛋也是微微发红,有几分不好意思。

 

感觉体内有一股无名邪火在躁动,贺哲心神荡漾,好半天都集中不了精神。吐出一口浊气,贺哲开始冷静下来,从小包中掏出一根根银针,动作飞快的扎到邹婵身体的穴位之处。

 

  从桑的角度来看,只觉眼前闪过一阵幻影,不一会儿,邹婵裸露的身子上就扎满了银针,而贺哲的额头,也开始缓缓渗出一丝汗水。

 

“咦?邹婵的状况似乎好转了?”桑随意往邹婵的脸上一瞥,发现她苍白的脸色已经逐渐褪去,并且那痛苦之意好似也消失殆尽。

 

贺哲闭目眼神,口中念念有词,过了片刻,他陡然睁开双目,手如疾风,快速的把邹婵身上的银针给取了下来。

 

贺哲松了一口气,朝桑说衣裳可以穿上了,这美女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桑点点头,触碰到邹婵的躯体时,发现那灼热的体温也渐渐转为温和。

 

就在这时,贺哲结结巴巴摸着头,让桑不要随便透露出刚才治疗的事情。

 

桑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有几分不解。

 

“咳咳。”贺哲小脸一红:“我师父说了,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一旦触碰,就要.......刚才也是情况紧急,我才会出此下策......”

 

望着贺哲窘迫的脸蛋,桑忍俊不禁,“哈哈,这条件我可以答应,不过你可以告诉我名字哦。”

 

贺哲一愣,脱口而出:“我叫做贺哲。”

 

桑笑了笑,刚想把邹婵放在草地上站起来时,却不料背后传来一阵剧痛,让她脸色一变,冷汗浑然不知的渗透了出来。

 

正当她感到疼痛难耐之际,忽然觉得手腕处搭上了一个温润的接触物,她睁开双眸,发现是贺哲关切的眼神。

 

探了一会儿脉象后,贺哲给桑打了计强心针,她的身体无碍,只是有些许的虚弱罢了。

 

随后,贺哲又从瓶子里倒出一粒黑色药丸,让桑服了下去。

 

身上的疼痛缓和了几分以后,桑又把目光望向躺在地上的邹婵,发现她此时看起来已无大碍,眼睛微微颤动,似乎即将醒来。

 

随着一声闷哼,邹婵睁开了双眼,从地上艰难的坐了起来,把桑激动坏了。

 

桑搀扶着邹婵的手臂,在她耳边高兴的念念不休,眼眶不自觉就红了起来。

 

邹婵拍了拍她的肩膀,浅笑道:“我没事了呢,桑!”

 

桑擦拭了一下眼眶,然后指着贺哲的方向笑着介绍,方才幸好有他出手相助。

 

邹婵感激的望着贺哲,声音温柔的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感谢之情。

 

贺哲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脑袋,说等会就领着她俩出去。

 

白山云对于贺哲来说可不陌生,这里山势险峻,易入难出,唯一出去的方法就是一路直上。但是,由于刚才消耗过大,所以贺哲需要休息片刻,来恢复一下体内的真气。

 

此时,邹婵和桑不约而同的望向了贺哲,这个穿着道袍的男孩面庞棱角分明,目光有神,看得她们脸蛋不禁微微一红,各有心思。

 

......

 

大半个小时以后,贺哲终于恢复完毕,站起来带着邹婵和桑准备出去。

 

望着四面宛若铜墙铁壁般的山壁,环顾而去却没有一条可以登上的道路,桑愣着道:“嗯?贺哲你准备怎么办?”

 

贺哲沉默不语,只是微微一笑,半蹲下来伸出两条胳膊,让她们赶紧坐上来。

 

邹婵和桑听到贺哲的话语,顿时就懵了。不过在贺哲的催促下,她们还是半信半疑的坐了上去,轻轻搂住他的脖子,那暧昧的姿势,特别的触感,让她们两个都不禁有几分羞涩。

 

而贺哲也被这旖旎的气氛弄得有点心猿意马,不过这念头很快就一闪而逝,恢复到平和的心经。

 

将两人稳固在自己的手臂之上,贺哲轻喝一声,往上轻轻一跃,踩着光滑的山壁就如同攀爬天梯一般,不断快速的往前穿梭。

 

感受到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邹婵和桑此时都一脸诧异,没想到这小道童本事竟然如此之大,负重两人的情况下,还能在山谷之中飞檐走壁,简直就是身怀绝世武功的隐秘高手嘛!

 

 贺哲左右手都环顾着一个美女,身影快速腾挪闪烁,好像蜻蜓点水一般在高树之上轻轻一点,速度飞快的处于前进之中。

 

  刚开始还有些慌张的桑和邹婵,渐渐习惯了贺哲的神奇后,反而有几分享受和惊叹。

 

  贺哲速度不减,就这样极速飞跃半小时以后,不远处隐隐传开一阵呼叫声。

 

   “桑……”

 

   “邹婵……”

 

  她们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不自觉流露出惊喜之意,“我们在这里,这里……”

 

  贺哲也知道刚才的声音,应该是邹婵和桑的小伙伴所发出的,所以脚步也停了下来,在路边将两人放下。

 

  心情激动的两人,一下地以后,就连忙朝声音的放心挥手和呐喊适宜,很快,搜索队和医护队的人员都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带领着家属赶了过来。

 

当桑和邹婵的家人,看到自己的女儿没有事情,搂住她们喜极而泣。

 

 “吓死妈妈了。妈妈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你们去哪里了啊?”

 

桑拍了拍自己妈妈的肩膀,让她不要太担心, “对不起妈,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们迷路掉山谷里了,幸亏遇到小道士。对了,小道士呢?”

 

听到桑这么一提醒,邹婵才恍然大悟,转身望向刚才逗留的那个地方,“对啊,小道士呢?小道士,贺哲,贺哲……”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哀嚎声。

 

搜索队的成员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才发现竟然是队中的驴哥,一个中年男人,如此赤裸裸的被绑在路上,浑身只剩下一条小内内。

 

驴哥委屈的捂着脸:“呜呜,那个变态道士,他,他......居然抢了我的衣服!”

 

没想到,一个精壮的大汉,如今却像一个委屈的小姑娘似的,蹲在地上捂着脸委屈的哭泣了起来。

 

这尴尬的一幕,让众人都有些目瞪口呆,而作为当事人的邹婵和桑更是有几分不好意思。嗯......这驴哥口中描述的道士来看,无疑就是贺哲了。

 

很快搜索队的成员,就拿来一条毛巾给驴哥围了上去。

 

邹婵和桑这时候走上前,询问那个道士的相貌特征,果然和贺哲的相貌不谋而合。

 

驴哥咬牙切齿,眼睛里含着泪水,有些楚楚可怜的咒骂着那个欺负他的臭家伙。

 

呃......看来,这个驴哥也不是个一般的家伙,在周围人捂着嘴的笑声中,邹婵和桑只能选择了沉默。

 

看到她们两人古古怪怪的模样,桑的妈妈走上来,问那个道士莫非就是就救她们的那个人?

 

桑和邹婵点了点头,对于贺哲的做法也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倒没有赶尽杀绝,只是把驴哥的衣服夺取了,贵重东西都没拿走。

 

真当桑和邹婵带领着众人搜寻着贺哲的踪迹时,他却早就逃之夭夭,坐上了去京市的火车上。

 

在贺哲的包裹里,放着下山时候师傅交付他的两样东西。一个是前往京市的车票,另一份则是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在如今这个时代,买一张火车票自然不是问题。但这份录取通知书,却让贺哲有些困惑。自己都没念过书,连身份证才刚刚办理好,连考试都没参与过,这份大学通知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按照贺哲的理解,这份通知书肯定是师傅仿造的。不过,想起离开之前,老道士那淡定的神色,贺哲就有些捉摸不定了。不过,去试一试也无妨,毕竟大学生活对于贺哲来说还是充满了期待的。

 

.......

 

走下火车,贺哲来到了上京市。

 

这里高楼耸立,车水马龙,到处都是穿梭的人流,完全不同于终南山的幽深偏僻。贺哲望着那有几分污浊的蓝天,心情异常的喜悦,原来这就是城市的味道呀。

 

就在这时,贺哲的肚子突然传来了雷鸣般的响声。

 

呃......贺哲站在马路的中央,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一时间有几分不知所措。

 

突然,不远处的路边,一些身上挂着牌子的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水电工!”

 

“职业搬运工!”

 

这个是......贺哲思索了一会儿,内心顿时就明朗了,冒出了一个念头。

 

于是,他也到路旁捡起一块废弃的牌子,借了一支笔在上面龙飞凤舞,然后有样学样的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也站在马路的一旁。

 

周围的同行皱了皱眉,低头瞄了几眼贺哲的牌子,霎时间就笑成一片。只见贺哲的牌子上,写着: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一个满脸胡渣的大叔拍了拍贺哲的肩膀,忍住笑意问道:“小哥,你是学医的?”

 

贺哲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

 

大叔捂着脸,快憋不住笑了:“嗯,你什么病都可以治?”

 

“哈哈哈!”随着他的这个问题,周围的群众又成了欢乐的海洋。

 

大叔笑够以后,说贺哲既然这么有本事,何不帮他看看。

 

不过他得到了贺哲的拒绝。

 

“哈哈,这个小哥,不是很厉害吗,干嘛不给老王看一下。”

 

“......”

 

周围的质疑声此起彼伏,贺哲在他们的眼中,俨然就成为了一个小傻子。而偶尔经过的行人,看到贺哲的牌子往往也会忍俊不禁。

 

这时,大叔又调侃贺哲,为啥不愿意帮他瞧瞧。

 

贺哲耸了耸肩,“你可没钱看。”

 

这一句话,让大叔有几分无疑凝噎,而周围的人也指着贺哲的脑袋,适宜这家伙大概是秀逗了。

 

面对一群无知者的冷嘲热讽,贺哲不以为意,而是在四周大量着下手的目标。

 

就在这时,一双中年夫妇走向了一台黑色路虎。这车可不得了,最新高配版,在华夏起码都要几百万呢。

 

贺哲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拦在了中年夫妇的面前。

 

周围的群众看到这一幕,顿时也变得鸦雀无声。

 

走在最前面的宋益福只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然后自己的手就被人握住。他一抬头,赫然出现一张年轻的脸庞。

 

宋益福有几分疑惑的询问贺哲认识他吗?

 

贺哲干笑几声:“先生,你有病,你的病,我能治。”

 

贺哲一本正经的话语,到了宋益福老婆赵桐的耳里,却成了无情的嘲笑。

 

赵桐朝着贺哲大声的骂道:“哪来的小傻子?还诅咒我们有病?滚蛋!”

 

这赵桐心里本来就愁,没想到还屋漏偏逢连夜雨,马路上都能遇到个大傻子,真是晦气!

 

周围的人也趁机起哄,还拍掌鼓手,称赞赵桐这大姐做得中。

 

赵桐叉着腰,瞪着怒目环顾周围,不服气的询问刚才谁叫大姐来着。被她泼辣的气势给吓到,人们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咦?”贺哲望了一眼赵桐,然后脚步几个横移,来到了她的面前,动作麻利的握住她的手腕:“嗯嗯,大姐,你的身体也不对劲呢。肝火旺盛,导致失眠多梦。并且,你这个肝脏和腰也不好,可能......还有没孩子的烦恼?”

 

本来这赵桐是满腔怒火,正准备对贺哲撒野的时候,他这一席话小声的说出来,让听到的赵桐夫妇都愣住了。

 

贺哲转过身子,看了一眼宋益福:“至于你嘛,倒是没那么复杂,是一种男人的问题,而且还颇为棘手。”

 

贺哲若有深意的盯着宋益福,淡淡的笑着。

 

听到贺哲的话语,宋益福和赵桐都有些不知所措,竟然如同石化一般无话可说。

 

沉吟了一会,宋益福突然睁着怒目看着贺哲:“你调查我们?你有什么目的?”

 

“呵呵,你们这是以小人之幅度君子之心了。”贺哲说道:“假若你们不信,那我就让你尝点甜头吧。”

 

话音刚落,他双指迅速伸出,在宋益福的腹部轻轻点了几下。

 

被贺哲的动作给吓到,宋益福脚步不自觉的往后挪了几步。待到他低头检查自己情况时,却大吃了一惊。

 

“啊!”宋益福发生难以置信的大叫。

 

赵桐惊慌的询问道:“老公,你没事情吧?”

 

随着宋益福的眼神,赵桐的眼神不断往下移。当看到那休闲裤的裆部,已经撑起一个鼓鼓的物体时,赵桐惊讶得嘴都合拢不上了。

 

此时此刻,对于宋益福来说,却有些苦尽甘来的感觉。没想到花费了几年的时候,到处去拜访名医,都解决不了自己这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刚才贺哲那几个,竟然就产生效果了。

 

一旁的赵桐,也激动得身子忍不住颤抖。毕竟他们如今才三十有几,正是欲望最强烈的时候,这几年可没少吃苦头。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