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活人倒地、死人翻身、公鸡下崽…

搜狗阅读 2018-06-12 13:38:27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作者:刘十八

公元218年,三国时候的曹操,在许昌颁布遗嘱,表示陵址选在瘠薄之地,平地深埋,不封不树,陵内无金玉珍宝。

公元220年曹操殁后,恐人发掘其冢,乃设疑冢七十二座。

据野史记载,曹操断气之前,下令处死麾下十八名摸金校尉殉葬,以免有人依摸金校尉的鬼神手段挖掘疑冢!

可惜,事与愿违,十八校尉中竟逃脱一人,遁入茫茫尘世,消失无踪……

遗落在古时的记忆,随着时间流逝消失得无影无踪,转眼间很多年过去了……

………………

紫云山,位于许昌市襄城县紫云镇,紫云山同属伏牛山东麓,共有九山十八峰,另有五湖一河。

山巅经常云霞似锦,紫气环绕,有紫气东来之吉兆,故名:紫云。

紫云第三峰的石鼎峰上,有一个数亿年前形成的火山口,一弯清泉流入形成天池,山脚下则有一个约百户人家的小村,叫做刘家屯。

今儿个一大早,天蒙蒙亮,刘家屯中难得的鞭炮齐鸣一派热闹景象。

早起的走乡老货郎闻声心中暗喜,道屯中有嫁娶,待混得水酒一杯,炖肉一碗打打牙祭却没什么问题。

老货郎挑着颤悠悠的一挑杂货,屁颠颠喜滋滋,慢慢走到屹立在寒风中,抚着花白胡子,满面得意,一脸喜气的老村长身后笑问道:

老哥,今儿个村里有喜?哪家姑娘要嫁人?

老村长闻言,枯树般的面皮抽搐一下,转头白了一眼嘴角流涎的老货郎,瞬间看穿他的小九九,低头道:

恁给我听好喽,三天前刘十六那老货咽了气,准备今儿个下葬,你还指望他的那败家孙子给你吃一顿酒?他还没回呢。

老货郎闻言一惊,眼眸闪烁一下,古怪道:

俺看你一脸喜气,还以为哪家有嫁娶咧,哎呀!说这刘十六咽气了也值啊,今年有一百多岁了……”

是啊,今年一百零八岁了,也该去了,去得好!刘家屯总算走了一个大祸害,今后有清静日子过咯……”

老村长面上苦笑,眼中却泛着丝丝掩不住的喜意。

俗话说:想活的死不了,想死却长命百岁!

这话说得,就是刚刚咽气的刘十六,这种人老成精且死乞白赖,邪门中透着古怪的滚刀肉。

今年虽天寒地冻,却是个好年景,来年丰收有望!

刘十六这挨千刀的滚刀肉却突然咽气,死得硬梆梆,仿佛一条挂在屋檐上的臭咸鱼……

整个刘家屯,闲着的男女老幼,扔下本就不多的入冬农活,将屯中的那条羊肠小道围得人满为患。

满脸淳朴憨厚的山里人,排着长长的队儿交头接耳,欣赏着摆在破草屋外,枯瘦枯瘦,穿着一裤衩的刘十六。

你说这谁的手,那么贱?

人都去了,末了,还将这老货象杀鸡一般,剥得光溜溜……

………………

众人喜气洋洋相互道贺,津津有味的评头论足!

同声感叹老天开眼,终于赐下大慈大悲咒,收了这为老不尊,祸害乡里的孽畜。

那种拉屎的时候,喷涌而出的畅快感,来得太过突然……

仿佛走在山间小道捡到一个鼓鼓囊囊的大钱包,满面欣喜打开一看,却是满满一包草纸一般意外!

待众人见得刘十六那梆硬硬,枯瘦瘦,几乎赤条条的尸体,同声感谢老天爷还是长了眼的!

特别,是屯里一众躲在角落忆甜思苦的老姑婆们,眉眼间含着春意,简直不敢相信,这胆大包天的老孽畜,真的咽了气?

莫不是,这老货又在搞什么恶作剧,耍弄全屯男女老少?

又或者,今年真是个好年景,屯里走大运,当真咽了气?

屯里的青壮小伙儿,一个个壮着狗胆硬挤上前,伸手探入薄皮棺内,摸一下这老货还有没鼻息?

更有胆大的后生,却把手往裤裆探去,想要验证下这老货,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令得屯里的姑婆们欲罢不能……

花枝招展,穿红戴绿的大媳妇小姑娘,加上一帮老掉牙却含春的老姑婆,则站得老远窃窃私语,眉开眼笑!

她们,不知想起了什么羞人往事,一个个面上红彤彤,羞答答,娇滴滴……

仿佛,热过了头的一枚枚烂桃子……

直不起腰来的一帮白发白须的老头最最淡定,有人晒着温热爽利的阳光,眼角微眯,悠然自得的忆苦思甜……

又有人,拿出平日难得一见,几乎散架的琵琶唢呐,满嘴咿咿呀呀,噼噼啪啪……

………………

刘十六,这该死不死的妖孽,整整活了一百零八岁高寿!

从他在屯里能撒开脚丫子,能跑路开始,就祸害了刘家屯整整一百年。

祸害了整整一百年啊,何止一个惨字能形容?

起码要四个字:丧心病狂……

刘十六自从八岁懂事,屯里就没一天安宁,不管哪家小姑娘、老姑子、大媳妇,没过一天安稳日子。

你可以想象,小到十岁女娃,大到饥渴如狼的大媳妇,加上老掉牙却依旧怀春的老姑婆,谁个擦身拉屎能天天严防死守,象防贼一般?

但凡你家男人有一丝疏漏,保管刘十六那猥琐且含情脉脉的花白头颅,绝对会出现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默默凝视、欣赏自家婆姨……

同样的情景,也在附近的一些屯子,不停上演……

这一点,令刘家屯和附近屯子的所有老少走想不通,这老妖孽一百多岁了,怎么就那么大的精力?

看了那白花花,肥嘟嘟,水灵灵的身子,一百多年的邪火到哪去泄?

又或者,刘十六养的那条黑狗,就是干这泻火的活计?

可是,那叫做老黑的土狗,经过鉴别,却是跑路都能扯着蛋的公狗……

那黑狗爬灰的动作,却和那刘十六一般利索……

………………

爹,你说要不要去镇上请一个梆子戏班来高兴一下?

屯长李来富家的憨儿子李二狗,强忍着面上的喜意,颤抖着问自家老爹。

对那个总能很准时,总在他婆姨翠花拉屎的时候出现的滚刀肉,李二狗恨得手脚抽筋却无可奈何。

天降吉兆,总算盼到这老狗咽气,真是天大的喜事……

李二狗这憨货的声音不大,但也全屯可闻!

闻言,刘家屯一众老少,齐刷刷看向珠玑在握,翘着胡子格外沉着的李来富。

先不急!十八还没回嘞,怎么着也要让那坏小子见他爷爷最后一面。

如果中午再没动静,就先入祠堂挺尸!然后,二狗你再去镇上请戏班子……”

李来富极为难得的昂首挺胸,极有性格的背着手,颤巍巍的回头吩咐!

说完,李来富想想还不够,又转头瞪眼补充最后一句:

实在不行就请两个戏班子,今儿个喜庆!

屯民们闻言,顿时张大嘴巴喜笑颜开,纷纷点头称赞:

只有李来富这等豪杰,才有大智慧……”

……………………

刘十六死了,来年屯里年轻男人出去打工,屯里也没个给劲男人,咋办?

那老货虽然平日下作,但栽秧倒是一把好手,那身子骨,不愧是以前当过营长的人物。

谁家没眼力劲的老婆姨,咕哝着补充了一句!

喜气洋洋的讨论声,戛然而止……

刘十六家的草屋门口:瞬间静得诡异,静得喜庆!

丝丝阴风从人们的眉眼间溢出,吓得老刘家的土狗老黑,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没错,那滚刀肉的年纪虽老,但也有一身好武艺呐,是远近百里闻名的滚刀肉,地痞们来屯里闹事,哪一次不是他……”

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混小子接了一句,让静默的众人眼神中闪出诡异,议论纷纷起来。

………………

刘家屯的老少爷们齐齐哀声叹气,谁也没本事学那滚刀肉一样,拿着两把生锈的菜刀,将几个地痞小子追进山里,三天不敢冒头。

末了,鼻青脸肿被打的青皮混混们,还得请刘十六那老货喝酒,勾肩搭背推心置腹!

一时间,老青皮和小青皮们,就差一起搭伙来刘家屯看小媳妇洗澡拉屎了……

以后看八字、定风水、寻坟头找哪个咋?

刘家屯的老实吞民终于憋不住,开始议论纷纷七嘴八舌。

老屯长李来富的额头,开始隐隐冒出透亮的油光冷汗……

李二狗此时,却一脸拉屎的相貌,恍然大悟哀叹一声,拉着李来富的手,翻着白眼哀嚎道:

爹,他还欠俺两千块钱没还,还是去年去镇上洗脚欠下的款项……”

闻言脚下一个踉跄,李来富心胆俱裂,深受打击!

这滚刀肉,还欠我家傻二狗,两千块钱?

这还了得,死了还要欠俺家一辈子?

渐渐地,刘家屯的人们无奈发现,刘十六这个让所有人恨之入骨的祸害,居然是刘家屯百里挑一的大人物?

………………

这时,一阵阴风诡异吹过,吹得那薄皮棺材板子哗哗作响……

所有人扭曲着脸,不约而同打个冷噤,从回忆中纷纷醒来。

好冷的天,风吹在棉袄上刮冷刮冷!

屯内,毫无征兆的生出一丝寒意,石鼎峰上的天空竟开始诡异的变暗。

村民们抬头同时望天,却见一大片浓密黑云悄悄压过来,覆盖在紫云山石鼎峰上。

阴风起,如严冬腊九……

汪汪汪…………”

刘十六养的那条黑土狗哀嚎一声,畏惧的钻进草屋不肯冒头。

据说狗眼可通灵,看见一道阴气从云端砸下,宛若四海游龙没进石鼎峰,而凡人,却看不见丝毫端倪……

没有人注意那晦气的黑土狗,所有人仿佛流鼻血一般仰头,这是要下雨吧?

或者,是雪?

空中升起白雾,茫茫一片,大雪迎面盖了下来。

雪花儿,静静的飞着,空气中带着一丝掩不住的诡异……

咯吱……”

声音不大,是停尸薄皮棺材板的一丝响动。

这一声惊住了所有刘家屯的村民,他们恐惧的看着没上盖子的棺材板边缘,伸出了一双惨白老爪,和一颗白发苍苍的猥琐头颅……

一帮忘恩负义的狗犊子?老子还没咽气呢,就把我放棺材里了。

刘十六果然还是诈了尸!

这恶人,难道连阎王爷见了也怕么……

从门板上坐起来,刘十六昂首挺胸一脚垮出,不知躲哪里的黑土狗却凑了过来,围着刘十六摇头晃脑,乖巧不凡!

不愧刘十六疼了它十五年……

村民们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身子在发抖,真诈尸了?

刘十六花白的脑袋昏昏沉沉,一步跨出棺材,发现身上除了裤衩,只有一件短袖汗衫,抬头看着众人怒道:

格老子,哪个狗犊子把老爹的棉袄刮了?

众村民们相视茫然,看见你就这鸟样了,谁知道?

是不是,翠花动的手?给我摸一下就算了!

刘十六口中滴涎,嬉皮笑脸的伸手去扯李来富家那老媳妇梆硬的棉裤。

面色泛红的二狗媳妇闪躲不及,欲拒还羞的被刘十六那枯瘦的老爪偷袭得分。

俺的爹呀……”

二狗的老媳妇臀后露出两片白肉冒着热气,吓得一声尖叫掩面就逃,也不管隐藏在白肉下的一缕黑毛迎风飞扬,吸引了无数后生火辣辣的目光……

老屯长李来富,淡定面容顿时不见,额上青筋直冒,瞪着老媳妇怒吼一声:

叫个锤子?摸一下少了二两肉?难道,你平日被这老狗少摸了,滚……”

二狗媳妇闻言,慌忙提裤收臀转身便逃,面色更加嫣红,仿佛老树开花……

众人见刘十六这货诈尸,估摸老家伙是岔了气缓过来,假模假样关心几句也就作罢。

这老家伙活了一百零八岁,果然杠杠的死不了!

刘十六晃了一下花白脑袋,回神老踹了自家黑狗一脚,骂道:

狗曰的,还杵在这等挨刀,老子真嗝屁,咽气之前也要活剐了你,顿火锅吃……”

踹伤了后腿的黑狗,甩着屁股,用类似李二狗婆娘一般的妖~娆步伐飞速逃走。

天上的黑云突然间散了,雪也化了!

………………

这时,通往村外的山间小道上,却遥遥出现一个人!

那人看起来极为年轻,眼尖的村民大声唤道:

十六叔,您家十八,从许昌城赶回来奔丧了……”

刘十六闻言,佝偻的腰身挺了一下,扭头便骂:

老子还没死呢,奔的哪门子丧……”

………………

刘十八身高一米七五,相貌一般,看起来文文静静略微偏瘦,有知根知底的村民却知道这看起来瘦弱的身躯下,隐藏着何等恐怖的爆发力……

当年,刘十八还没走出紫云山的时候,屯里有两大祸害,除了刘十六之外,还要加上这邪门的刘十八。

刘十六为老不尊,不管到哪家去偷看洗澡拉屎,都会将这宝贝孙子刘十八带在身边。

从五岁到十七岁短短十二年,刘十八却练就了一身青出于蓝的邪门功夫。

偷窥事发,满村青壮围屯喊打,连他爷爷刘十六也要束手就擒!

唯独,刘十八在满村青壮的围追堵截下逃之夭夭,窜进紫云山一躲一宿……

老家伙还有什么其他的玩意传给刘十八,那便不为人知了!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继续阅读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