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集宁一老乡用涂鸦记录在一中的校园生活!字字、图图都是岁月的痕迹!(二)

集宁佰事通 2018-09-15 12:45:22


| 曲唱:郭仔 郭仔,郭润利的弟弟郭永利,非著名音乐人,代表作套马杆、醉乡、我从草原来 )


在一中」 


1989年至1992年在集宁一中读书,那是如此难忘的一段时光,安静的时光。


那个年代,同学大都来自穷乡僻壤或更穷乡僻壤,富裕的少刻苦的多。


那个年代,很多同学离家住校,清贫却是很清醒的。


那个年代,很多同学住家跑校,奔波却是有奔头的。


作者 | 小郭涂鸦




| 不能说的秘密


那个年代,同学大都保守,没有谁敢明目张胆的谈恋爱。唯有回到宿舍,心里默默的想。或者黑天打洞的站在女宿舍外面,个就一会儿,尤其是毕业那一年。




|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有个女同学回忆在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喜欢上了大一届的小小,那时候他的咪楼骨挺宽但是不秃,他腿细长但是不个溜打弯,他学习好但是不整愤愤,他也塞啦但是不轻浮,他骑着二八大链盒自行车驮着她,她也不敢搂他的腰,差点楚了地上。


再后来,班主任找他们谈话,再后来......


多年后,女同学说有次听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时,哭的能带酣水吸流马趴的,然后写了一片短文,发到群里,很快又删掉了。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记忆中你塞啦的脸
......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塞啦地站在镜子前
......
好想再回到那些年的时光
回到教室座位前后 
黑板上排列组合 
你舍得解开吗
......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拥抱你 
拥抱错过的勇气
......




| 纸糊的抹奔子


那时候,102一个外号“纸糊的”小小,跑步姿势和别人不太一样,穿老式西服上衣配红毛背心,跑步时候挺肚收臀,姿势有点奇怪但抹奔子速度挺快,后来大家看体育比赛,美国有个叫迈克尔约翰逊的家伙就是学的纸糊的跑步姿势,世界冠军,拿了好几年。


再后来,纸糊的觉得生错了国家,要是生在美国,靠冠军奖金就能虚活一辈子。




| 102四大沉默


岁月是把杀猪刀,改变了我们的发型也改变了我们的性格。


李嘉现在的职业属于不怒自威型,聚会除了冷笑基本不说话,当年是92一等一的帅哥,性格内向,逢人就微笑呵呵。


云峰现在的职业是销售大佬,一个丿达+实力的位置,当年是92一等一的学霸,逢人冷笑。


冬云现在的职业是医生,真诚的眼神让病人觉得心宽,当年是一等一的官二代,逢人嘿嘿。


润利现在的职业是建筑师,一个典型服务类行业,与客户交流有板有眼,当年是一等一的穷二代,一说话就脸红。




| 三大歪三扎楞


102三大歪三扎楞没疑问。


大扎楞杜坎一说话就裂楞,不说话就裂挖。


二扎楞妖哥不说话缩脖子,一说话就吼掐。


三扎楞王旦见女女就塞啦,见小小就裂楞。


多年后再相聚,三人均表示对排名没有异议,提壶干了。




| 喜欢L霞的三个人


老黄那时不胖,有点头发也不太多。掌柜那时看起来老实个蛋,也不打牙散嘴。三港那时是草原典型的英俊,青春期的胡柴毛茸茸的。


三个人当年因为喜欢L霞,面和但心不知道和不和,反正没打过架。


多年后再相聚,三人酒酣耳热之后说当年其实都互相恨的个瞪瞪的,但是那时候喜欢并不能改变命运,所以只能化恨意为学习动力......,三人一直丿道相对无言,沉默许久红了眼圈说这么好的女女成了别人的媳妇,提壶干了。




| 一人有一个外号:大蛋糕


那个年代,同学多外号,以乌盟方言为多,尤其一些有影响力的同学,外号就是江湖地位。


大蛋糕是103的班长,身材敦实,性格憨厚,外号像猛茬,其实是个老实个蛋。




| 一人有一个外号:燕麻子


燕麻子是104的,身形消瘦不苟言笑,有印象但不熟,总觉得这个外号有点像古龙小说里一个高手,一个不近女色的另类高手。




| 一人有一个外号:老黄 黄世仁


那个时候,大家营养跟不上,普遍都是头干笨笨的,老黄是102唯一头肉娜娜的形象,那时候校领导也没有头肉娜娜的,其实老黄家里挺穷,只是人长的比领导儿子还富态。


杜坎给老黄起了个“黄世仁”的外号,102班百分之九十的外号是杜坎起的,老黄不是太喜欢这个外号,怕女同学们躲他远远的。


三天后,女同学们也开始叫他老黄,因为叫“黄世仁”有点侮辱人,叫“世仁”又有五四青年的感觉,不太符合他的气质,索性都叫他“老黄”,显得亲切。


老黄开始屡次提醒同学们叫他真名“李永胜”或“永胜”,同学们纷纷点头说“行了,老黄”。


再后来,同学们都忘了老黄的真名叫啥,大学毕业后,老黄去了山西工作。102毕业后的一次聚会老黄没参加,同学们还专门电话打到山西,问老黄真名叫啥,老黄想了一会儿说“李永胜”。


再后来,102在集宁的一次大聚会,特邀嘉宾校长讲完话,前脚刚出门后面就听到场内全场高呼“打倒黄世仁”,原来是杜坎指挥全班高呼“打到黄世仁”,老黄涨红了脸呵呵憨笑。门外校长面有疑惑的回过头,有人告诉校长那是一个学生的外号。


再后来,去山西和老黄喝酒,老黄媳妇也参加了,敬酒时想说“敬一下永胜媳妇”,但是有点喝多就是想不起老黄的真名,老黄媳妇坦然的说“你就叫他老黄哇,我也一下想不起来他的真名了”。




| 一个让102女女肠子悔青的好后生


阿杜是102的班长,女女都叫他班港,当年身材高大但是并没有个懒子忽灿灿的感觉。阿杜也是一中排球队的,性格憨厚品行忠厚,但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老实个蛋。


阿杜作为一个男人基本没有缺点,毕业后的每一次聚会都是第一个去抢单,最后一个把喝蓝的同学扛上楼。


阿杜现在的行业是牙医,曾经南下广州多年,后到北京发展,遇到了自己的爱人,也开了自己的诊所。香港著名影星梁小龙专门去他诊所看过牙,梁小龙走到时候用香港普通话说“小伙几,看牙系看淫品啦,偶看好雷”。后来确实有许多台湾和香港的二老板去阿杜诊所看呀,阿杜经济状况从此有了好转,港台人不欠帐。


后来阿杜说确实感谢梁小龙,其实梁小龙进来的时候他也没认出来,只是觉得个粗打蛋的身材有点像当年的陈真。


102微信群里所有的女女都感叹嫁人当嫁班港,可惜......悔啊......悔青了......。




| 用乌盟话翻译丰子恺先生的句子


不乱摸捞

不乱捣挖

不瞎个踏

不硬和托

如此

学习好


致敬丰先生,也是鼓励自己,学习使人进步。




| 90年代的爱情_晓东和翠萍


2016年底,和玩越野的朋友去库布其沙漠玩, 犹豫没再三,决定和包头的同学们打个招呼,怕给他们添麻烦也怕他们没借口搞个包头年会,和晓东商量102的同学加范青爱梅,其他确实也不熟。


到饭馆,大家陆续进来,晓东夫人翠萍一时没认出,太年轻,以为饭店年轻领班。素平最后来,面向和高中无二,虽然高中因内向没敢看素平,记不起素平高中素颜模样。


人到齐一起举杯,左侧是肥头不大耳的晓东,右侧是丰韵仍犹存的郭莉表妹。 


晓东酒量大于往日,数杯下肚,头喝的红念念的,开始回忆往事,眼角含泪,往事是关于翠萍。


晓东大学毕业去单位,那时候英俊不失鲜肉味道, 单位大姐纷纷介绍对象给晓东,晓东拒绝了被介绍对象,他觉得高中就目学习没谈过恋爱,大学就目耍也没谈过恋爱,工作了咋也得谈一次,哪怕接擦的谈一次也行。正好单位要外地开展业务,晓东主动要求外调去长沙,他觉得内蒙呆久了,想要换个环境。


橘子洲头,晓东独自饮茶时听旁座一清秀女孩口音像是包头固安,过去搭茬。二人话题聊到感情问题时,女孩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晓东说嫁人不求富贵但求人好,晓东强作镇静塞啦的对女孩说“俄人好不富贵” ,女孩说“那俄考虑一下”。然后晓东知道女孩叫翠萍, 翠萍的翠,翠萍的萍。


交往后,翠萍父病重,翠萍怕拖累晓东让晓东再考虑一下是否继续交往,晓东毅然决定结婚。他说要让这个女孩有个坚实的靠山,即使天塌了,也是他顶着,他咋也比翠萍高一厘米。


那时的晓东正处困难时期,无论是经济还是精神,而在包头唯一能倾诉的对象是小个,小个尽其所能的帮助晓东,从经济到精神,从酒量训练到口才训练。小个是102最能丿的,没有之一,后来小个说不对,他应该是92最能丿的。 


晓东结婚时,只有小个陪着去迎亲,背着两床新被先坐公共汽车再转拖拉机。抵达村口,按当地风俗 新郎得先干三碗白酒才能进村,小个义不容辞的上前代饮三杯,他知道晓东一碗就得趴地上。村里人纷纷祝贺翠萍家人说这女婿好酒量,就是个小了点。


晓东说大家有一个误区,能丿的都是霍拉干,但小个有情有义,肯定不是一般霍拉干,也许,超级能丿的根本不需要霍拉人。


婚后,二人收入微薄,但晓东倾囊相助翠萍家,晓东说不管结局如何,俄不能让翠萍遗憾。


晓东说,那时一到过年两家都要帮,唯独没想到他们自己的家。


回忆完毕,晓东举杯站起敬翠萍说“感谢你”  ,翠萍面带微笑没说甚。


我说晓东你是不做了对不起翠萍的事,今天咋捣啦这么多?


郭莉说晓东这么多年第一次说这些话。 


晓东红了眼睛说到了这个年纪,突然觉得这些小幸福是真的幸福,其它都淡秋四,那个年代的爱情真他马勒戈壁的是爱情。


翠萍说:“那个年代,俄觉的人好就行,钱不重要,可以慢慢挣”。


仅以此文致敬一中男人的品质:朴素不和托的责任感。


同时恭喜晓东夫妇的二胎出生。




| 段子 推头


那个年代,同学内向,来往不多,再见面,亲切许多,原来一些让人怕的活的坎货们也变得开始塞啦起来,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


应班里老实个蛋派的强烈要求,画了一张捉塌王旦同学的涂鸦。



| 段子 杜坎回答问题


王旦说杜坎比我闪深踏浅多了,强烈要求捉塌一下杜坎同学。


据说有一次102女同学晚上不睡觉聊天正高兴,老任突然喊了一声“杜坎来了”,女同学们立马鸦雀无声酣然入睡。


毕业后,老黄有一次喝多说“泥马的,杜坎给爷起了老黄这个外号,爷真名自己也忘了”,掌柜突然喊了一声“杜坎来了”,老黄的酒醒了。



| 游咪打盹


“游咪打盹”就是打瞌睡的意思,在学校里赖才弟们上课的时候通常游咪打盹,也有阳光特别好照进窗户,恰好老师讲课特别乏味的时候,一般学生都会游咪打盹,但是学霸同学们会强扎挣把课听下去。



| 秋湖摸擦


按普通话理解“秋湖摸擦”应该是在秋天的湖水里自摸擦洗,是洗澡的意境。


冬云解释说:在那个年代,主要是指学习时候的时候,脑子一片混乱思路不清,有些老师恨铁不成钢的时候会骂“你脑子里成天秋湖摸擦的,收绰了些肾?”




| 凝咪


凝咪不是男女含情脉脉相互对视,在那个年代,只有猛茬互相对视才能称为“凝咪”。


通常对话如下:

“你看秋肾了?”

“爷看秋了”

“扑你妈的!”


然后开打,一片血淋糊嚓。


离开一中太久,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猛茬”和“凝咪”的说法。




| 边走边吃


太白同学回忆说:女生那时打了饭大部分都回宿舍吃。那会儿饭量真是大,一顿饭两个馒头一个菜,往宿舍走的路上一个馒头就被消灭了,回宿舍再馒头就菜吃掉另一个,一个学期过后都成云盘大脸啦。




| 一毒气吃了八个馒头


问宝平那时候一次最多吃过几个馒头,保平说六个,我说真日玄,宝平说不好意思的说听说凉城忽烂俊一毒气吃了八个,开水就馒头,那才叫日玄。




| 小树林晨读


一直没去过小树林,问国俊小树林咋就那么传奇,国俊说早晨学霸背书的多,没去小树林背书的都是赖才弟,晚上有几个搞对象的,赖才弟多。


 国俊又补充说都是背政治的,一般都是高年级天下,至少高二后半年才敢往过个擦。




| 大头的中山服


那时候,100班的大头只梳一个头型,中分头;只穿一种服饰,中山服;只讲一种口音,集宁普通话。


一直觉得大头的气质不像一个高中生,多年后看谍战剧,发现军统的形象就是大头的形象。




| 武教授的头型


那时候,99班的老武说自己来自四子王旗草原,同学们觉得有疑问,因为草原人的头型和老武的头型明显不一样,老武高中三年只梳一个头型,大背头。


后来在新闻里看朝鲜的动态,觉得老武和朝鲜白头山的领导人是一个头型。




| 教师节


去年教师节突然想图一张鸦,拿起草图本信手涂了高中老师的印象。


英语燕珍老师,90年代校园唯一白衣飘飘的女老师,英语好、袭人、有个性,是所有男同学背后谈论的对象,就连102人见人怕的三大坎货提到燕老师也是塞啦的满脸红蛋蛋,就连一中历史上最整愤愤的学霸宝平在英语课前也要扑拉扑拉一个星期没时间洗的头发。所有同学在燕老师的课上不敢游咪打盹,三大坎货偶尔回答问题看老师不满意要发火,在老师说出去之前主动嘿嘿憨笑开门走出去,不像一般老师的课,三人出去时总要回头歪三扎楞几下。


化学杨炳元老师,化学好、忠厚、有耐心,对所有的同学都是一视同仁,不论你是穷五代还是官二代,不论你长得袭人还是个粗打蛋,不论你是痴咪杏眼还是坎七楞八,永远不厌其烦的辅导你,有时候被三大坎货气的脸色通红也不说出去,更不会上个给他们一个逼斗、来个扑篮子,顶多说一句坐下哇。


记得杨老师那时候穿过一件白色老式上衣,配了蓝裤子,有六七十年代警察制服的感觉。


信手一涂,却被校友转发,两位老师看到说是满意,作为学生有点惭愧,画的太随意不讲究,安慰自己不讲究就是不刻意。


仅以此涂鸦再次感谢所有一中敬业的老师们,谢谢老师!




| 92爱情故事_瑞芳和老曹


毕业后,有一次老黄喝多握着掌柜的手说“你说,瑞芳为啥嫁给老曹?” 掌柜说“nia老曹头发比你多哇,你二十以后头就秃腚腚的”,老黄说“港那还不是在一中学习学的”。


毕业后,有一次掌柜喝多握着老黄的手说“你说,瑞芳为啥嫁给老曹?”  老黄说“你看人的时候老个虚眼睛,nia老曹眼睛亮烫烫的”,老黄说“港那还不是在一中学习学的”。


瑞芳和老曹是高中同学,都是102班的,瑞芳来自四子王旗,老曹是后旗的。


老曹最明白瑞芳为啥选择自己,高中时候,瑞芳有四子王旗女女的清秀也有乌兰花女女的文静,喜欢她的人不在少数,但她知道不学习以后甚也峦不成,所以一心扑在学习上,甚也不目。


那一年,两人都在呼市上大学。


瑞芳打电话给老曹说“搬宿舍了,你能过来给我烙个毛不?”老曹说“我马上到!”


老曹骑车来的时候戴着白手套,瑞芳觉的老曹人细致还特绅士,老曹搬东西的时候条理清楚轻拿轻放少有内蒙人搓蟒的毛病,瑞芳看同宿舍的女女们看老曹的眼神有点五咪三道,觉得老曹还是有点魅力的。


后来,老曹说他学化学的,手指头因为做实验太多有点黑青烂舞,不得不戴手套,而且条理清楚轻拿轻放是化工人最基本的素养。


搬完宿舍,瑞芳请老曹吃饭,点了一盘过油肉和一碗趴肉条,老曹不停的给瑞芳碗里夹肉,瑞芳说你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肉是特地给你点的,老曹红了脸说自己吃素不吃肉,并浪费,让瑞芳多吃点。老曹说还得回去做实验,先走一下,瑞芳说那你先走,我走的时候再结账。当瑞芳结账的时候,老板说那个后生结过帐了,瑞芳有点感动,他知道老曹家里穷,这两个菜够老曹半个月的生活费。


后来,老曹说吃素是因为吃不起肉,高中的时候就没尝过甜饼子和油旋的味道,天天开水干馒头,一个星期吃一次熬白菜算是补充营养。


再后来,老曹没事就去瑞芳学校烙毛,瑞芳来自牧区,家里比老曹富裕一点,烙完毛总请老曹吃饭,吃饭前先把帐结了。


二人一直是烙毛和吃饭的节奏,老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浪漫的话,瑞芳来自草原,草原人骨子里是浪漫的,所以稍微有点失落。


再后来,老曹去天津读研究生,走的时候瑞芳希望老曹说句浪漫的话表明一下态度,尽管她知道老曹话不多,老曹每次听掌柜纸糊的和老黄丿啦后,说的最多的就是三个字:载几个灰猴,然后就呵呵笑。


但是老曹临上火车的时候也没说出该说的话,当汽笛鸣响列车员催促大家要关门的时候,老曹突然从车上下来说我要么不去天津了。


瑞芳把他推上车说车票贵爸爸的,你进修好了可以再回呼市来,当火车启动的一瞬间,瑞芳擦了擦眼睛说呼市的风好大啊。


婚后,家里条件好转,老曹开始疯狂吃肉,他说要把那些年没吃的肉全吃回来,很快,老曹全身上下变得肉娜娜的,瑞芳有点担心他再吃下去,体形比二汉还二汉,二汉是102的,也是92唯一一个身宽和身高一比一的后生。


老曹天生酒量大,是102八大酒仙之一,酒量在一斤半以上,加上老曹人实在大气,所以应酬很多。


老曹有个习惯就是喝多爱丢手机,所以瑞芳总给他买最便宜的旧手机,所以老曹的手机那几年除了打电话没别的功能。


老曹每次丢了手机也联系不上瑞芳,只能自己打车回家,一般都是在楼下草地上坐一会儿,然后就睡着了,然后瑞芳拿着手电筒在草地上找到昏睡的老曹,然后扶他上楼。


后来瑞芳说,别看我个子小,还真没有我扶不上楼的人。


瑞芳也曾在班级群里诉苦,宝平说这不算个甚哇,老曹nia孩儿喝多也不去夜店洗浴发廊捏脚房,知足哇。


再后来,老曹知道了群里的讨论再也没在草地上睡过觉,总是自己个擦到家里,也降低了喝酒和丢手机的频率,瑞芳前年给老曹换了一个新手机,老曹终于能发微信了。


再后来,瑞芳过生日的时候,老曹在外地出差,发了一张润利的涂鸦给瑞芳说,我要告别图里的过去,少喝酒,多锻炼。随后又发来八个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瑞芳闺女说麻麻你咋哭了。


瑞芳说“你大这么多年第一次浪漫了一句,还是用的别人的话”。



 评论也精彩 感谢一中人 

▽▽▽

↓有一中让人不愿记起的苦↓



↓有一中历史上最好的七言↓



↓有一中艰苦岁月里的小幸福时刻↓



↓有一中单调生活里文艺调调的片段↓



↓有一中的芳华↓



↓有让自己反思用词是否恰当↓



↓有最实话的评价↓



↓有不解↓



↓有希望题材扩展↓



↓有关心宝平和国俊↓



↓有时代的痕迹↓



↓有念叨家乡的味道↓



↓有温暖的课堂回忆↓



↓有异国他乡的感动↓



版权归作者所有  集宁佰事通整理发布


 作者 :郭润利, 业余涂鸦爱好者,1986-1989 集宁四中 初中,1989-1992 集宁一中102班 高中,1992-1997 同济大学,建筑学专业本科,1997-至今 天津滨海新区,建筑师(微信公众号:小郭涂鸦,id:xiaoguotuya)


 - THE  END - 


☟☟☟

欢迎留言吐槽


小伙伴们,你怎么看?

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吐槽分享!


▍内容来源:小郭涂鸦授权发布

▍综合编辑:集宁佰事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