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子15年没戴胸罩,结果惊呆所有人?

安徽味道 2018-11-26 13:05:50


第一章他不爱她

他不爱她,她一直都知道。

男人轻车熟路地掀开她的裙子,手探进她的衣内。

也许是刚应酬过,他身上有浓重的烟味,双手明显带着从外面的冰凉,横冲直撞着,攥住她胸前的柔软。

于书被冷得一个激灵,但是她没有拒绝。

何初寻在她身上的发泄,从来都是爆发式的,带着侵犯,带着毁灭。

他一下一下地进攻,没有一点情爱的意味。

身上的男人越来越快,在灭顶的快感要到来之前,他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她永远看不到他在她身上达到高峰时的表情。

她的睫毛微颤,像羽毛一样划过他的掌心。

轻而易举地,他才冷却下来的地方,又滚烫起来。

他将她翻过去,没由来的愤怒,从后面狠狠地贯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起身穿衣服的时候,她瘫在床上,已经没办法动弹。

“明天初阳会回来,你搬到阁楼去,我怕她看到你会不开心。”何初寻一边系着衬衫扣子,一边说。

何初阳?他那个相依为命的好妹妹吗?

于书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苦楚地摇摇头,眼里全是酸涩。

在何初寻眼里,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怕是还比不上他妹妹的一根头发丝。

然而,她脸上的苦楚,在何初寻里却变成了另一番景象。

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狠厉,看着床上的女人像是看着杀父仇人,“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妄想对初阳做什么,不然,你这条贱命就是死一百次也不够的!”

“我说了多少次!何初阳不是我找人强奸的!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信我!”于书歇斯底里地吼到。

“你还敢狡辩!要不是初阳打电话跟我求救,我怎么可能看到那一幕,她被……而你!就站在一旁,看着她被别人玷污!”

“她可是我唯一的妹妹!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恶毒!”何初寻愤怒地低吼,将于书从床上一把揪起来,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

“托你于家的福,我只剩下初阳一个亲人了……”何初寻咬牙切齿道,手上的力道越来越紧。

于书只觉得快要呼吸不上来,她感觉肺里的空气一点一点被这个男人榨干,身体好像也开始轻飘飘起来。

就这样死掉,也挺好。

于书露出一个凄凉的微笑。

起码,是死在她最爱的那个人手里……

见于书没有一点挣扎的迹象,反而露出那样决绝的微笑,何初寻不禁心里一痛,适时地收回了手。

于书一下子跌坐在床上,止不住地咳嗽着,本就娇小的身躯抑制不住地颤抖。

何初寻转身就出去了,连头都没回,“明天我不想在阁楼以外的地方看见你。”

慢慢平息了之后,于书穿好衣服,开始收拾她的东西。

她不敢指望何初寻会让佣人帮她。

夜已经很深了,她带着她那点少得可怜的衣物,轻手轻脚地走上阁楼。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得很早。

阁楼实在太冷了,小小的空间还堆着一些杂物,让这看起来逼仄得可怜。

于书以为自己起得很早,她迅速地搞好洗漱,轻手轻脚地往楼下走。

这么早,应该不会碰到何初寻和他妹妹。

然而事不遂人愿,她刚走到二楼,就看到何初寻提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后面跟着乖巧的何初阳。


第二章他的妹妹

于书下意识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视线相对的那一刻,刚才还安静乖巧的妹妹,突然就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于书!你……你为什么……”突然,何初阳跌倒在地上,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她腥红着眼眶,在地上哀嚎,表情十分扭曲,就像在经历什么痛苦的事情一样。

“啊!你不要……不要过来……别碰我!别……”

“哥哥救我!别过来……求……求求你……”

何初寻赶紧心疼地抱住眼前的人,轻柔地拍着他的背安抚道:“乖……不怕……哥哥在……哥哥在……”

然后打横抱起何初阳,径直走上楼梯,甚至没有给于书一个眼神,只是语气冰凉地威胁。

“我说过,不要出现在阁楼以外的地方……”

“你最好,做好了承受我怒火的准备……”

这赤裸裸的维护让于书心里一阵心悸。

看到何初阳的失控发疯,一边的佣人都是一副同情的样子,她的亲哥哥如此维护也算正常。

他们之间,只是兄妹而已。

于书这样安慰自己,努力让自己忽略何初寻经过自己的时候,何初阳看着自己的那种挑衅的眼神。

那明明是女人之前争风吃醋的眼神。

记得以前,她跟何初寻热恋的时候,每次只要自己被吓到,何初寻也是那样,紧紧地抱住自己,轻拍自己的背,柔声地安慰。

“小书,别怕……我在……”

只是自从自己嫁给他之后,有多少个寂静的夜里,他都留她一个人在家里,独自对抗那一抹黑暗。

后来,她家破产,爸爸被仇家误推下楼,当场身亡,妈妈因为抑郁,不久后也去世了。

她于家只剩下她一个人。

但更让她寒心的是,她家出事的那天晚上,何初寻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家里,不由分说地就将她按在了床上。

那是何初寻第一次强迫她。

任她怎么嘶喊,反抗,都没用。

那个男人在她身上一下一下地,狠狠地撞击,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破碎了。

他遮住她的眼睛,说着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没有……爱……你……”

“没有……”

“没有……”

第二天她起床的时候,就看到何初阳站在他们卧室门口。

那个眼神,让于书仿佛在六月天里瞬间掉入了冰窖。

身旁的男人翻了个身,有转醒的迹象,于书回头,再往门口看的时候,何初阳已经走了。

之后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夜晚。

何初阳将自己约出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她到了约定地点之后,何初阳却迟迟没来。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她有些不耐烦,刚想走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哭喊声。

她一推,那两个房间之间的门就开了。

她没有深究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推开了这扇门,因为她已经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呆了。

何初阳衣不蔽体地躺在地上,双眼无神,沙哑着嗓子哭喊,而她身上的男人,正忘情地律动着,大幅度地动作,发出暧昧的响声。


第三章陷害

于书刚回过神来,拿着桌上的花瓶想要去砸那个男人,房间的门一下子被人踢开了。

进来的人是何初寻。

他像头野兽一样,一拳打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瞬间撕碎,然后飞快地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何初阳身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何初阳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听她断断续续地发出声音:“别……别碰我……哥哥……救我……”

……

何初阳病房里。

于书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强奸何初阳的罪魁祸首。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何初寻举给自己看的手机,亮堂堂的屏幕上躺着两条短信:“哥哥,于书约我晚上去XX酒店908包间谈事情,等我回来你给我留点夜宵。”

“哥哥,于书没来,但是有个陌生男人在这里,我一进来他就把门关了,我现在假装跟他聊天,等下我要是没回你,记得救我!”

于书只觉得脊背发凉,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何初寻,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不明显吗?”何初寻的眸子里透着渗人的杀气,满脸的阴郁,像是地狱来索命的修罗。

“我进来看到的,就是那样的场景……你就站在一边,看着初阳……”说到这里,何初寻甚至有些哽咽。

“于书,你心怎么这么狠!”

于书此时只能拼命的摇头,她张着嘴,却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辩解,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求他相信自己。

“不!不是我……我没有……你相信我!”

“你还狡辩!”何初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走到门外扯进来一个男人,就是那天强奸何初阳的那个男人。

何初寻一个用力将他甩到地上,一脚踩上那个男人的脸,“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叫赵知,跟于书是炮友,她说今天晚上跟我玩个有意思的,她一直看不惯自己的小姑子,说要给她个教训,让我给她开个苞……”

何初阳脚上又使了一股劲,赵知的脸上缓缓渗出一条血迹,“接着说!”

“于书说,她在何家还有一笔价值不菲的嫁妆,只要我给她出了这口气,她就给我一大笔钱,我们两个双宿双飞……”

于书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这个人,眼里装满了绝望和惊恐。

“不!不是的!你撒谎!我根本不认识你!”

她紧紧抓住何初寻的手臂,苦苦哀求,“初寻,你相信我,我没有做这样的事!是何初阳她发短信让我过去的……”

话音未落,何初寻狠狠地扇了于书一巴掌。

细嫩的脸颊很快就红肿了起来,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于书一时间怔住了,她愣愣地摸着自己的脸颊,眼神空洞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何初寻看着她那样子,心里不禁一滞,但还是咬牙切齿地骂了出来。

“于书,你的恶毒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居然说是初阳叫你去的,天底下,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说这种谎……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吗?”

于书没有再辩驳,她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无济于事的。

她本来想着,就这样去了监狱也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何初寻并没有这么做。


第四章她在牢笼里

回去之后,何初寻就把她的东西给丢到了离他房间很远的一间小客房里。

把他们结婚的照片,戒指,还有以前恋爱的时候互送的礼物,全都丢到了阁楼。

他不允许她在家里随意走动,因为何初阳只要一看见她,就会失控,发疯。

但是何初寻从来不提离婚。

有一次,于书实在受不了这监禁般的生活,打包好自己的东西,说要搬出去,找时间再和何初寻离婚。

何初寻就像疯了一样。

他一把就抓住于书的领子,将她拖回她那间偏僻的小客房,用力地将她摔倒床上。

没有任何前戏地占有。

她的干涸,引起了她的疼痛,也引起了他的暴怒。

“你做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居然还想一走了之么?是不是赵知进了监狱,就没人满足你了?”

她张了张嘴,喉咙被什么梗住了,发不出一个音节。

男人继续在她身上发着狠。

“大学那会你不是清高得很?怎么现在装不下去了吗?还说只有我一个男人,你就是个骚到骨子里的贱女人。”

于书再没吭声。

第二天何初寻就将何初阳送到国外留学,顺便也做下心理治疗。

但是何初寻依然不让她出去,将她困在这小小的一隅牢笼,犹如困兽。

他经常带着一身酒气回来,闯进她的房间,将她折磨到大半夜。

有时候不到晚上,不知道因为一个什么契机,他就会撕开白日那副何氏集团总裁道貌岸然的样子,变成索取无度的野兽。

她不能有一点反抗,床上也好,地板也好,阳台也好,甚至在走廊。

她被迫扶墙立着,任由他在身后粗鲁地冲刺。

有时候,于书觉得自己就像何初寻囚禁的性/偶一样。

直到何初阳留学回来,她才明白过来,比起何初寻真正疼爱的人来说,她微如草芥。

于书只得回到那间小小的阁楼。

恍然间看到那堆杂物里一团红色的东西特别扎眼,她走过去,拿起来。

是他们的结婚照,用红木相框裱起来,上面落满了灰尘。

照片里的女孩笑得灿烂无比,男孩一脸温柔宠溺,于书忍不住掉下一滴泪水,刚好滴在照片里的女孩微笑的嘴角上。

“于书,你就算在这里缅怀也没什么用,哥哥,早已经不属于你了。”突然,身后响起一道讽刺的声音。

于书一惊,惊讶地回头,看着何初阳站在阁楼的门口,一脸狠厉地盯着自己。

“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你留在哥哥身边……”

还没弄清楚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

何初阳脸上的狠厉一扫而光,一下子换成了一副山雨欲来的委屈模样。

“于书!你放过我吧!不要再伤害我了!离我,离哥哥远一点好不好!”

她自顾自地用哭腔说着,听到那阵脚步声顿了一下,急急忙忙往这里走来,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突然晃荡了两下,就要往楼梯下滚去。


第五章他眼里没有你

于书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但何初阳反而推了她一下,使得自己更快地往后倒去。

何初寻看到的,就是于书伸手将何初阳推下楼梯的场景。

他慌忙地将何初阳接到怀里,自己却不小心被压到了腿,直直地摔倒了地上,骨头发出沉闷的响声。

“初寻——”

“哥哥——”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何初阳抬头,恶狠狠地瞪了于书一眼,随即语气担忧地询问何初寻:“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不要担心!”何初寻勉强地扯起一个微笑,安慰着何初阳。

于书方才悬着的一颗心才刚刚落地,又不禁嘲笑起自己来,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

你还牵挂着他做什么?他眼里,从来都没有你啊……

何初寻本来想质问于书,为什么总是要针对初阳?他们明明可以……明明……为什么她总是要这么恶毒?就跟她的爸爸妈妈一样,用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家人。

指责的话语已经到了嘴边,在抬头看到于书的时候,一下子都梗在了嘴里。

于书的神情变化,何初寻都看在眼里,那个笑容太过凄凉……

何初寻不知怎么的,心脏好像被于书笑起来嘴角的那抹弧度给揪住了一样,酥麻着疼……

何初阳看着他们的对视,眼里的阴冷更沉了几分。

她将何初寻从地上扶起来,眼里的阴沉被心急所替代。

“怎么会没事呢?都是我!要不是为了救我……”

“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何初寻温柔地打断她。

于书觉得自己在这很像个笑话。

她转身就回到自己的小阁楼,将门紧紧关上,不想去看那伤人的一幕。

门后,何初寻死死盯着那扇门板,眼神讳莫如深。

于书依然被困在这小小的阁楼。

为了让何初寻能够把于书赶出去,何初阳没少发疯。

但是,何初寻尽管惩罚于书,用狠毒的话语咒骂于书,却从来不提离婚。

那天他又喝醉了,手里提着一瓶酒,踉踉跄跄从外面回来,没有去看何初阳,而是直接就上了阁楼。

于书正蜷缩在床上,夜晚阁楼冷得刺骨,她迟迟没有睡。

忽然间,阁楼的门被打开,她还没来得及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线,一股浓烈的酒气就冲入鼻尖。

男人压在她身上,手顺着光滑的大腿向上摸索,粗鲁地扯掉单薄的底裤。

进入的时候意料之中的干涸。

何初寻像是被触到逆鳞了一般,顺手拿起手边的酒瓶,将里面剩余的液体全部倒在了于书身上。

于书瞪大了双眼,突如其来的冰凉让她尖叫出声,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身上的男人就开始疯狂地发泄起来。

身上浸有酒液的地方被男人火热的舌头反复舔舐,吮吸。

身下的被单被浸湿后,在一进一退的激烈动作里发出暧昧的响声。

于书觉得自己要被他撞碎了,她听到他在她耳边充满醉意的呢喃,又像是控诉。

“于书……是不是我满足不了你?你才去外面跟人家约炮?”

不是的……

她用力地摇了摇头,鼻尖抑制不住地酸涩。

只听身上发着狠的男人仿佛又嗤笑了一声。

“不对,你就是浪,就是喜欢跟不同的男人是吧?”

何初寻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双手紧紧箍住身下的人,一下比一下用力。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