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15年没穿内裤,15年后的结果吓呆所有人!

吃喝玩乐in哈尔滨001 2018-08-18 17:24:14


冷擎抓着夏如初的纤细的肩膀,从身后毫不留情的撞入她的身体,不管夏如初的身体还干涩着,就疯狂的攻城略地起来。

夏如初失声喊了出来,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害怕会引来人,又咬紧了牙关,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冷擎把她的动作收到眼底,身下的动作越发的疯狂。

就在这时,冷擎的手机响,夏如初感觉到有东西抽离出她的身体,后背触不及防的被用力一推,夏如初的头撞到柜子,头晕目眩的爬起来听到了冷擎温柔缱绻的声音。

“丽莎,怎么这时候打过来,想我?”

夏如初的睫毛缓缓的垂下来,揉了揉膝盖,这里明天应该会淤血。

可是在冷擎眼里,她连王丽莎的一通电话都比不上呢!

夏如初望着冷擎的侧脸,冷硬的轮廓,削尖笔挺的鼻梁,如同海神般迷离疏远的目光,夏如初勾起一抹魅惑的微笑,她从地上站起来跪在了冷擎的的面前。

冷擎倒吸一口冷西,幽深的眸子盯着身下的女人,夏如初也挑眉看她,两人的视线仿佛能够迸发出星火,三十秒后,冷擎对着电话说:“宝贝,我要去加班。”

夏如初心满意足的抿了抿唇,下一秒,后脑勺被用力按下来,男人毫不留情的冲撞,不多时腥味在她口腔里蔓延开。

夏如初反胃张嘴,冷擎抓着她的头发一提,吐不出来都顺着喉管咽下去。

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夏如初捂着嘴巴干呕,她恼怒的推开冷擎的手,冷擎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按住夏如初的腰,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

“有什么好装的,刚刚是你先勾引我的。”

云雨间歇,夏如初累的连一根手指都提不起来。

“两个月后,我要给丽莎一个最盛大的婚礼,我们的关系,你最好拎清楚。”

“我们一个卖,一个买,买定离手,钱货两清,有什么关系。”

一年前,她就看到报纸上漫天飞舞着冷擎和王丽莎的绯闻消息,就在想,他什么时候才会告诉她?

现在他说了,婚礼前的两个月,警告她记住身份,不要坏了他给另外一个女人一场盛世婚礼。

冷擎冰冷的眼眸盯着夏如初许久,半晌,才道:“夏如初,为了钱你什么都能做,头脑清楚,这样很好。”

夏如初盯着黑乎乎的门板,床上冷擎的疯狂,床下西装笔挺精英模样的他,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像是对她冷漠无情的冷擎,对王丽莎温柔,在他眼里,一个是泥,一个是云。

十年,她跟冷擎的十年纠缠,是不是终于可以有个句号了。

夏如初是容易淤血体质,第二天起来,脚上的淤青恐怖极。

她给冷擎打了一个电话想要请假。

“请假可以,夏如初,告诉我,你是残了还是死了,如果不是,你这条贱命,没有请假的权利。”

不待夏如初说一句话,电话就啪的医生挂掉。


夏如初只能找出一条黑色的丝袜穿上。


夏如初一米六八的身高,遗传了母亲江南女子独特的美丽,十三岁那年就有星探想要签约,她安静坐在一旁做记录,冷擎见到来汇报的三个经理已经偷偷打量夏如初几次。

油腻的目光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游离。

“这样的企划案,小学生都能写出来,这样的东西再拿到我面前,集团不养你们这样的废物。”

夏如初敲打键盘的手指一顿,心想今天冷擎的心情似乎很差。

下一秒,一只大手抓住她的手臂扯过来,探向她的裙底。

夏如初惊慌失措的按住了冷擎的手臂,道:“你疯了,这里是办公室,随时都会有人进来。”

刚刚那三个中年男人猥琐的目光已经令她作恶,如果被人闯进来看到这个场景,她只能够更加的不堪,夏如初想想就浑身发抖。

“大夏天的,你还穿了一条黑丝,不就是为了勾引人,夏如初,何必口是心非!”

冷擎毫不留情的撕破了夏如初的脚上的丝袜,剥掉了夏如初身上的衣服,粗鲁的撞进夏如初的身体。

“你至少给我留一条……”遮羞布。

“想要快点结束,那就看你怎么做。”

冷擎身上的衣服完好,一动不动的看着赤裸的夏如初,似乎在等待她的选择。

她明白了冷擎的意思。

她在冷擎眼里不过是一块烂泥。

烂泥不会有思想,也不会痛,更不需要他的顾虑。

夏如初伸出手勾住了冷擎的脖子,她想要的东西,在冷擎这里,他都不会主动给予,她从来只能依靠自己。

冷擎在她体内发泄出来,夏如初感觉到身体内有一股热流,瞪大了眼睛,他竟然没有做防护措施。

“事后药!”冷擎把夏如初从身上退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五分钟内收拾好,丽莎待会要过来。”

王丽莎来这里见婚礼设计师,一来就拉住了夏如初,要求夏如初陪她。

“女人的东西,还是要女人的眼光好,你们男人看这些不可靠!”

冷擎请的是蒂凡尼的首席设计师。

蒂凡尼的婚戒,女人的终极幻想。

每位男士一生只能定制一枚,见证独一无二真挚的爱情。

卡洛把作品展示出来,王丽莎的目光痴迷:“太漂亮的,比我想象中的美。”

“这是按照冷先生的要求设计,他说,带着婚戒的人,是他心中纯洁纯真的唯一真爱,这里是五芒星的设计,在神话里五芒星象征着极致的净化。”

卡洛目光移向夏如初:“夏秘书,你手指修长好看,给了我很多设计灵感,如果有一天你结婚了,请务必请我定制戒指,我会为你打造一枚专属戒指。”

夏如初哈哈干笑:“几百万的戒指,我可带不起,有这戒指,还不如换了钱放在我面前,我会更开心。”

结婚,这这个词,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属于她。

“卡洛,她这种庸俗的女人哪里配得上你设计的真爱。”

冷擎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冷擎别这么说,你们男人才不知道婚戒对女人的意义,如初卡洛设计的戒指真的很美,你要不要试戴一下,到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说。”

夏如初盯着戒指五芒星的造型,一直大掌盖住戒指:“脏,她不配碰。”


夏如初睡得香甜,一只大手在她身上游移。


夏如初睁开眼眸,微怔,避开了手,道:“冷擎,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分手。”

冷擎听到了夏如初的话,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分手?一个出来卖的,也用这个词,可笑。”

“哦,那我现在不想卖了,买卖结束。”

夏如初淡淡的别开眼睛,是不是被伤害的多了,对冷擎的话已经有了免疫。

换做十年前的她,连一个卖字也听不得呢!

“十年,我们之间有什么,都应该算清楚了。”

“我妈还躺在病床上醒不过来。十年?”冷擎哂笑:“就算是二十年!你欠了我的,我没有叫停,你没有权利中途退出。”

夏如初大喊:“你妈不是我推下去的,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才会相信?”

“说多少次都不信!夏薇出现毁了冷家,你害的我妈变成了植物人,小三的女儿,杀人凶手,你这辈子都别想换的清!”

夏如初颤抖:“不、不许这么说她……”

她妈妈不是小三,她妈妈是那样温柔的人。

夏如初从小没有父亲,十二岁那年母亲夏薇带着她来到了冷家,冷伯伯对她很好,他说,如初,你没有父亲,可以把我当做你的父亲。

她以为这是幸福开始,却不知道这是不幸的帷幕刚刚拉开。

冷擎的母亲把夏薇当做了眼中钉,冷家流言四起,说夏如初是冷锋在外面带回来的私生女,夏薇最后不堪重负跳楼自杀。

后来冷擎把他母亲赵莉从楼上摔下来变成植物人的事情怪在她的头上。

她是罪人,她是小三的女儿,她是凶手,她有罪!

十六岁那年她被冷擎关进了下人都不住的杂物间,在这里夺走了她的纯洁,冷擎说,妈妈欠下的债,她来还。

“不许说,那就做吧!”

冷擎把夏如初推到墙上,狠狠的占有了她。

“夏如初,你想要去哪,普罗旺斯,爱情圣地,你配说爱情两个字吗?嗯?”

“你怎么知道……”

夏如初瞪大了眼睛,护照签证是她趁着冷擎出差的时候办好的,机票也是用了别人的银行账号预订。

这样,还是瞒不过他。

冷擎把护照丢到了夏如初的跟前:“你的申请我撤回了,好好呆着,我心情好了,放你去玩,拉斯维加斯这样罪恶放荡的地方比较适合你。”

赌博,情色,犯罪,这样堕落的天堂,在冷擎眼里,才是她该去的地方。

夏如初咬着嘴唇无助的承受。

别哭,夏如初,你的眼泪只会惹来这个人的嘲讽。

夏如初低着头衣衫不整的从冷擎的办公室走出去。

欧阳海摇摇头,劝道:“冷擎,你也该收敛一点。”

冷擎正襟危坐:“怎么,为了你表妹的幸福来劝我?夏如初永远不会威胁到丽莎的位置。”

“我说的是夏如初。”

欧阳海和王丽莎是远房沾亲带故的关系,要说他应该站在王丽莎这边,可是这个夏如初未免太可怜一点。

冷擎完全不忌讳,也没有人敢说冷擎。

可是夏如初就不一样,公司里提到夏如初的时候,全是桃色的意味深长。

“说她如何靠身体上位,如何勾引你。怎么说她也救过你一命。”


人言可畏,一个女孩子,怎么承受得了这些。


“别人受不得受得了我不知道,但是你低估夏如初,她欠我两条人命,救了一次,又如何。”

冷擎刚刚接手公司被绑架过,绑匪举着枪指着他,夏如初竟然冲出来为他挡了一枪。

冷擎问她,救了我一命,你要什么。

五百万,她说。

给钱就能睡她,给钱她就可以豁出命去救人,欧阳海太低估夏如初,只要给钱,这个女人她什么都做。

门外,夏如初举在半空想要敲门的手黯然的垂了下来。

————

医院。

托尼医生放下听筒,眉头抽成了川字:“你的情况很不好,你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其实你的病情,积极治疗还会有很多时间。”

夏如初问:“剩下这些钱,够不够让我活到两个月后?”

“你的身体两个月绝对没有问题,如果好好治疗,半年一两年都是可以……”

托尼医生的话夏如初已经听不下去,两个月后她二十六岁的生日。

妈妈说她就是在二十六岁最美的年纪遇到了爸爸。

妈妈自杀前说最遗憾的事情,就是看不到女儿长到最美的年纪。

二十岁那年她给冷擎挡了一枪,在医院抢救过来,托尼说她得很严重的病,需要很多很多钱治疗。

夏如初一生有三个心愿。

第一,去普罗旺斯。

第二,实现妈妈最后的心愿。

第三,……

夏如初笑了笑,没关系,人一生中能实现三个心愿的两个就很好。

还有两个月,夏如初,加油。

————

夏如初回到别墅,一进门就见到王丽莎哭成了一个泪人。

冷擎把一本粉色的日记本丢到夏如初的跟前:“你做的好事!”

夏如初脸上的血色渐渐推下去。

这是她的日记本。

这么多年,有些事情她说不出口,唯一能够诉说的,就只有在这本日记上了。

里面的点点滴滴,都是她无法言说的秘密。

王丽莎哭得打了一嗝:“如初,你从小就喜欢冷擎,为什么你都不说,你喜欢了冷擎这么多年,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要怎么安心的嫁给他。”

冷擎道:“喜欢我的人都要我负责,我要去娶的人可就不止一两个,我们的婚事不会改变。”他顿了顿又道:“夏如初,收起你不该有的小心思。”

冷擎拥着王丽莎离开。

夏如初慢慢的蹲下来,把日记本捡起来抱在了怀里。

她有一个秘密,谁都不能说,就是她默默爱着冷擎有十个年头了。

冷擎说的没错,她的这点心思不该有,可是这份爱就像是在心里生根发芽了一样。

冷擎日复一日的折磨着,她以为这份爱会早就应该消散,可是就像是苍天大树一样,深深扎根在她的内心中,哪天想要把这份爱连根拔起,也许要撕裂整颗心脏。

被冷擎这样嫌弃着、厌恶着,却偷偷爱上了这个人,冷擎骂得挺对的,她卑贱!

她小心翼翼的把这个秘密藏在日记本里,不敢让人察觉一丝一毫,有一天,却赤果果的摆在了台面上。

令她不堪。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