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姑娘走进难以自制的深渊

燃火撩情小说 2018-09-26 17:43:23

    “快看,有人要跳楼!”

 

    “妈呀,是个女生,爬得也太高了!”

 

    “这……这不是工商管理系的系花林小雨吗?”人群中有人认出她来,“听说她被一个又矮又矬的富家公子哥软磨硬泡的追了半年,就在一个月前终于逮着机会把她给那个了,你们懂的,最后那公子哥另结新欢了,可这女生却想不通,没想到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哼,你们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旁边一女生不满的说道,“你们不知道吗,越难追的女生就越重感情,不追上还好,追上了别人就是死心塌地的!那又矮又矬的混蛋还对别人做了那个,这叫别人怎么想得开?!”

 

    “再怎么想不开也不能跳楼啊,生命最重要啊……”

 

    两人的议论让周围围观的人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没想到如今这年代还有为情跳楼的。

 

    ……

 

    楚材在宿舍逛着学校的BBS,听说这上面美女多,什么校花系花成堆,而且学校有啥动态这上面总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所以他有事没事就喜欢逛这里,消遣消遣时光。

 

    “现场直播,美女系花为情所困,跳楼寻死!”

 

    楚材刚打开校园最新动态版块,便跳出这么一个醒目的帖子,下面还贴了一张大图,是个身材窈窕,脸蛋清纯的女生,就楚材的目光看来,这女生当得起系花二字!

 

    他速度点开,却见下面连续几章贴图,张张触目惊心,这么个清秀漂亮的女生竟然爬到了学校最高的楼上,准备跳楼寻死!

 

    不知是谁上传的这帖子,那些照片虽然是远景拍摄,但是张张清楚无比,甚至连女生脸上凄绝的表情都能看到,下面还有一大段介绍背景始末的文字。

 

    楚材初略的看完了,也不得不骂一声禽兽,这么好的女生竟然被畜生给拱了!最无奈的是,这女生还这么实心眼,为了这样的男人去跳楼,值得吗他!

 

    “本帖子每分钟更新一次,直到事件结束!”

 

    帖子的末尾还搞上了这么一句话,楚材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发现女生爬上去的是学校镜湖旁边的那栋大楼。听说镜湖旁边有个情人坡,每到晚上无数情侣相约在哪里看月亮数星星,研究人生梦想什么的,是蜀大最受情侣欢迎的约会地点之一。

 

    “妈的,希望这次用不上我。”楚材咕噜一声,离开电脑往镜湖那边走去。

 

    “走,镜湖那边有人跳楼了。”

 

    “听说是个系花,大家快去看看。”

 

    一路上不断有学生往那边奔跑,都想去看个究竟。楚材没有跑,他摸了摸脖子上的神秘水晶玉佩,玉白色,玉佩之中隐隐有烟霞流云,中间还有条腾空古龙,不过通常是看不到的,只有当某些时候那些异象才会显现出来。

 

    很快,他便来到了镜湖旁边的那栋大楼下,这里早已围观了很多学生,不少人还在打着电话报警,更多的人则是指指点点议论不断。那个林小雨站在楼顶的最外延,不哭不闹,痴痴呆呆,好像随时都会跳下去。

 

    “姑娘,你可不能跳啊,这么好的年华,有什么想不开的呀!”有个经常在学校做环卫的大妈从人堆里站出来大声劝解,“你还有父母,你死了他们怎么办?他们该有多伤心啊!姑娘,你可要想清楚啊!”

 

    还有几个男生,好像是工商管理系的学生会成员,他们正在一旁商量,想要偷偷的潜上去救人。几人说干就干,稍微的商量了一下便有三个男人悄悄上了楼,另外几个男生好像跑去找气垫了,只留下一个在现场看着。关键时刻,等警察过来恐怕是来不及了。

 

    “快看!要跳了!要跳了!她张开了双臂!”

 

    “姑娘啊,你不能这样啊!”环卫大妈都着急的带着哭腔了,“姑娘,有什么事咱不能下来好好说吗?你不能这样啊!”

 

    楚材站在一旁,他观察了一下现场,大部分学生都站得很开阔,前面留着大片的空间,可能是害怕林小雨随时跳下来砸伤人。当然,那个环卫大妈也是战战兢兢的靠得有些近,看得出她心中也有些紧张,随后都准备逃离,但是,她毕竟还是鼓起了勇气全力劝慰女孩。

 

    楚材摇摇头,这样认真而又重情的女孩子,不接受别人的感情还好,一旦接受则必然是全心全意从一而终的。如果遇人不淑,则极可能想不开,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气垫呢!你们几个怎么还不把气垫找来啊!”那学生着急的对着电话吼道,“再不来就死人了!”

 

    “林小雨,你个蠢女人!你还要不要我们了!你张开双手很好看吗?天使的翅膀吗?”有个女生不知道从哪儿跑来,提着高跟鞋,光着脚,气喘吁吁的,一上来就是破开嗓子大骂,“你下来!你给老娘下来!你欠老娘的几百块钱不还了吗!那可是老娘的血汗钱!你给老娘还钱!”

 

    “老娘就站在这儿,你跳啊,你跳下来砸死老娘啊!到时候你欠老娘的钱又欠老娘的命,你死了也不得安心!”

 

    楚材一脸黑线,这女生也太生猛了!不过林小雨似乎不为所动,她声张着双臂,脑袋后仰,看样子要往下跳了!

 

    “妈的,救生的人还不来!”楚材心里大骂一句,双手握着水晶玉佩,嘴里默默念叨。

 

    “啊,快看,要跳了!”

 

    “妈呀!跳了!跳了!”

 

    “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有胆小的女生用双手捂住眼睛!林小雨竟然真的义无反顾的跳下来了!

 

    刚才那个叉着手大骂林小雨的泼辣女生和环卫大妈条件反射般的跳到一边。另一道人影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冲了上去!

 

    “力大无穷!”楚材在心里暴喝,双手握着的水晶玉佩隐隐有流光闪动,瞬间他全身便充满了力量,爆发性的冲上去堪堪在林小雨落地之前接住了她!不过因为他冲得太猛,地上不知谁扔下的饮料瓶被踢到墙根上,发出“砰!”的声响。

 

    “啊!”

 

    有人尖叫,以为是人落地之后砸出来的响动。

 

    但更多地人却是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有些惊喜的看着楚材,因为那个跳楼的女生林小雨正被他抱在怀中,满脸清泪。

 

    “没死!那女生没死,被人接住了!”

 

    “他是谁啊,好生猛!”

 

    “貌似超人般的存在……”

 

    有学生出口称赞,那个泼辣女生却在第一时间冲上来,拉着林小雨就哗啦啦的大哭。

 

    “这个……是不是先让我把她放下来?”楚材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女生太激动了,一只手拉着林小雨一只手抓紧自己的手臂,都掐出色来了!

 

    “林小雨,你这个蠢女人,你干嘛要跳楼啊!”那女生只顾自己哭骂,“你就算是去夜店坐台,老娘也敢陪着你啊!你却发了疯的去跳楼,这个老娘怎么陪你疯啊!老娘还没活够啊!呜呜……”

 

    “我说,能不能……”楚材再次出声,却又被无情的打断。

 

    “老娘跟你说,老娘活这么大,连男人都没碰过呢,老娘死不瞑目啊!”那女生貌似越说越伤心,最后干脆嚎啕大哭,“林小雨,你这个蠢女人,在老娘残害六个七个男人之前,你最好乖乖的活着,看看老娘是怎么潇洒走一回的!”

 

    楚材有些无语,这泼辣女生也太强悍了,人长得倒是清秀水灵,身材也匀称窈窕,可说话太生猛太野蛮了。她没碰过男人?那自己的手臂是鬼在掐吗?都掐紫了!

 

    “放我下来。”这时候,林小雨说话了,声音清脆但却无力,那泼辣女生见林小雨说话了,她的哭声立马戛然而止,斜了楚材一眼,说道:“怎么,抱着上瘾舍不得放啊?”

 

    楚材被她噎得无话,放下林小雨就闪到一边。

 

    “这位同学,谢谢你,太谢谢你了!你是我们工商管理系的恩人啊!”刚才几个去找气垫的男生回来了,他们一个劲的握着楚材的手,用力的摇晃着。楚材随便应付了两句,就赶紧闪人了。

 

人已经救下来了,剩下的都让他们自己去热闹吧。

    楚材回到寝室,浑身还有用不完的劲。

 

    说起这个,就要提到他脖子上的神秘水晶玉佩了,这个水晶玉佩的来历相当神秘。当年,他年少多病,随着爷爷去终南山深处拜访隐世高人,希望能够化解身体的暗疾。可惜,高人拜访了无数,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能说清他身体的毛病。爷孙两人失望之极,独自行走的终南深处,却想不到看到了一个神秘之极的景象。

 

    他们看到了一条黄金古龙从流云深处腾空坠落,就落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山谷里面。爷孙两人当时震惊无比,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和对未知的向往让楚材非要缠着爷爷上前看个明白。就这样,爷孙两人攀爬了数道山峰才走到那个古龙坠落的山谷。两人在山谷寻找良久却并未发现任何有物体砸落的痕迹。就在楚材失望之极准备折身而返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块挂在树枝上的水晶玉佩,当时那玉佩上面还隐隐有白云流动,神秘非常!

 

    爷爷取下那块玉佩,看了几眼最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嘴里念叨着他听不清的话,总之是感谢上苍之类的。最后,那块水晶玉佩就成了楚材的私有物品,十多年来一直挂在他的脖子上,从来就没有摘离过。而正是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他逐渐发现了这块流云水晶玉佩的神秘。

 

    水晶玉佩里面的确是有流云的,只不过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通常情况下,水晶玉佩就是玉白色,里面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在特殊情况下,这块水晶玉佩的神秘性就显现出来了。里面流云浮动,有时候甚至还有灿烂烟霞,生机盎然,隐隐是另一个全新的世界,而这种特殊性一般只有在楚材“心想事成”的时候才会出现。

 

    当年,这块神秘水晶玉佩被他带回家,之后便一直挂在他的脖子上,他的身体就再也没有犯过毛病,后来体质甚至越来越好,身体越来越强壮,不管是力气还是行走的速度,都要异于常人。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块玉佩的超能特性,当初楚材在第一次发现这个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他第一次发现这块神秘玉佩拥有特殊超能是在高三,也就是三年前,那个时候他要参加高考,觉得自己很多东西都没有记住,很多题目都没有做完。于是,有一天他在无意中手握玉佩,内心想着如果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该多好,那样,只要自己把所有该记看的东西看一遍,应付高考绝对不成问题。

 

    就在那个时候,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就在他双手松开水晶玉佩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前所未有的清明,似乎拥有一种无穷无尽的能量。那感觉很奇怪,但他确信当时就有这么一种感觉!他当时还看到水晶玉佩里面混沌的一片也开始变化了,流云出现了,清苍碧石也隐约可见。

 

    之后他回到教室,打开书本随意的扫了一眼,竟然所有过目的内容全部印在了脑海之中,那感觉简直太神奇了!他不敢相信,于是把牛津大字典拿出来,随意的翻到其中某一页,从头扫到尾!让他意外的情景出现了,所有出现在他眼中的单词词汇都像是刻在了他的脑袋里面一样,清洗无比,不可磨灭!

 

    这一天,他震惊异常,惊喜莫名!

 

    他抱着中英两部词典,还有一大堆资料,冲出教室,回到自己单独住宿的地方,整整一天一夜,他就这么翻着书,眼睛转动个不停,记下了所有过目的东西。

 

    可是,天亮之后,他的大脑像是突然死了机,陷入到了一片混沌之中。他没有任何征兆的进入到了休眠状态,直到两天后才彻底清醒过来。

 

    当然,这个过程中学校通知了家长,他爷爷亲自赶到医院,老人家看到他那个状态硬是吓得慌了神,直到看到他脖子上的玉佩还在才稍微放了些心。而这段时间里,医院数位医生都诊断过他的病情,但却无法做出结论,因为他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整个人也只是像熟睡了一般。

 

    然而,就在医院素手无策的时候,他又突然醒来,完全跟没事人一般。所有人都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当他是用脑过度,让他注意休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因为水晶玉佩的缘故。

 

    一句话,他想要通过神秘的水晶玉佩获得某种特殊的能力,就必须自身付出某些代价。而这,也是他在后边数次的试验中总结出来的。

 

    他当时无意之中通过水晶玉佩获得了一天过目不忘的能力,付出的代价则是昏睡,失去两天自由行动的时间。不过,让他安慰的是,在获得过目不忘这个能力期间所记下来的所有东西,并没有随着那种能力的消失而消逝的。

 

    之后他又试过其他的能力,比如瞬移。他偷偷的在偏僻的地方尝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只是这种能力似乎与过目不忘不同,过目不忘持续时间是一天,代价是他两天的行动时间。可一次瞬移最多只能施展三次,而且只能瞬移到方圆千米以内视野可及的地方,代价则是失去了味觉一个星期!那一个星期他吃什么都一样,味同嚼蜡,苦不堪言!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慢慢的明白,他想要通过神秘玉佩获得某项能力,自身则必需付出某种代价。至于代价是什么,则根本无法可循。但是随着后边偶尔大胆的尝试,他隐隐也能总结出一些规律,知道越是低调的能力付出的代价则越是轻松,对自身的负面影响也小,而越是逆天的能力,自身付出的代价也越重,有时候甚至是得不偿失令人心生恐惧的!

 

    比如,有一次他心血来潮,竟然想要透视能力,结果他成功了。一整天坐在教室里,浑身不自在,有时候还面色绯红,可之后的代价也让他苦不堪言,竟然活脱脱的失明了一个星期!那个星期,他戴着墨镜,找了个理由请假闭门不出,整个世界都黑暗了,他心里也沉到了底。不知道这种失明要多久,会不会是永久性的!

 

    不过,让他庆幸的是,失明只有一个星期。

 

    这之后还有数次事件,都让他明白一个事实,想要获得的能力越强悍越变态,那么他付出的代价就越高越可怕。所以,他之后再也不敢随便尝试某些特殊能力了,他也不想自己养成依靠神秘玉佩的习惯。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神秘玉佩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楚材坐在椅子上,浑身的劲儿让他极为不舒服。刚才为了救人,他获得了力大无穷的特殊能力,这种能力他以前尝试过,持续性要保持一天,可是一天过后,他的苦日子就来了。

 

    先不说苦日子,现在他浑身上下都是用不完的劲儿,这让他状态极为亢奋!他跑出寝室,迎着烈阳在操场一拳又一圈的挥洒着汗水,消耗着体内的能量。可是,不管用!

 

    他又跑到附近的工地上为人搬砖,推车,拉混凝土,别人还给了他半天的工钱!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他一路跑到里离学校极远的地方,摆出一个地摊,上面写着:掰手腕,底价十元起,以一赔百。只要任何掰腕子能够掰过他的人,他都愿意以一赔百!

 

    别人一看他这么年轻,虽然有些肌肉但也算不上壮实,于是就有人找他挑战。有人出价十块,有人出价二十,结果都是输!

 

    这样,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自然就有人不服气,不断有人出价,不断有人挑战。就这样,玩到深更半夜,他赢了二千多块钱,可硬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掰过他的。他又一路跑回学校,然后在操场又跑了无数圈,之后才回寝室洗了个热水澡,然后便是倒在床上,等待接下来该付出的代价。

 

    很准时,当时间划过昨日获得能力的那个点,他全身的力气似乎凭空消失了个干净,整个人在一瞬间变得软绵无力,再也提不起半分精神!

 

    “我要付出的代价呢?”

 

    楚材努力的感受身体的一切,上铺的兄弟还在打鼾,自己听觉还在;谁的袜子散发着恶臭,他也能闻到,看来嗅觉也还在;当然,视角就更没问题了,他能清洗的看到对面床上的兄弟。味觉呢?他想要从床上跳起来拿饮料,却没想到两条腿刚一着地,立马就瘫软了!

 

    “奶奶的,这就是获得这次能力付出的代价?!”楚材有些欲哭无泪,“双腿软绵绵,连走路都成问题,明天的球赛还怎么打?”

 

    很明显,这次他获得力大无穷能力付出的代价就是双腿无力!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失去自身某项能力的时长通常是获得能力持续时长的两倍。也就是说,他获得力大无穷这项能力的时长是一天,那么他双腿无力持续的时长将会是两天。当然,这个他也不能百分百肯定,因为上次他施展这个能力的时候,付出的代价明明不是双腿无力!

 

    ……

 

    “楚材,怎么还在睡,下午就是球赛了,赶紧的!”寝室老三名叫刘洋,是机械学院篮球队的主力,球技十分精湛。当然,楚材也不含糊,是院篮球队出了名的远投神射手,基本上只要学院有什么大一点的比赛,他和刘洋必然是要出场的。

 

    可今天……楚材哼哼起来,装作痛苦的模样,“老三,今天咱身体不舒服,四肢无力,可能是昨天救那小妞闹的,球没法打了。”

 

    “别介!救了个美女系花你应该劲力十足才对啊,怎么会四肢无力,你小子别装了!”

 

    “老三,你说,以前那次打球我不是自告奋勇,一马当先!可这次……实在是不行啊!”楚材摇摇头,用手捶着双腿说道:“全软趴趴的,没力!”

 

    “你就扯淡吧!我先去练球了,下午三点,篮球场,到时候不来我就让那些猛女拉拉队亲自过来请你!”说完,刘洋就抱着篮球闪出寝室。

 

    “哎……你别啊!”不等楚材把话说完,刘洋就闪身不见。他是了解这小子性格的,说的出做得到,到时候自己要真敢不出现,他就真敢让悍妞冲进来驾着自己去球场!

 

    命苦啊!

 

    楚材又躺了一会儿,眼看快一点了,他爬起来,整个人就像是霜打的茄子,倍儿焉!双腿站在地上稍微用点力都要打颤。他打开电脑,进入学校的BBS,满屏都是昨天的系花跳楼事件。

 

    不过,这次发帖的主题却由一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机械男变身超人,徒手接美女!”

 

    “蜀都妹子真泼辣,救个美女靠嘴骂!”

 

    “环卫大妈你好帅,以后的垃圾我们一定会装袋!”

 

    楚材点进去,帖子里面附有当时的现场照片,还有不少人跟帖回复。特别是上面三个标题的帖子,简直是火爆了,跟帖上千条,甚至有人在后边爆料自己姓甚名谁,是哪个学院哪个专业的,平时爱好什么,楚材简直有些无语了。

 

    救了一次人,把自己给全爆了。

 

    他又点开蜀都妹子真泼辣哪个帖子,里面开始就是数张近身爆照,张张清洗无比,楚材一眼就知道这就是昨天哪个破辣妹子。不过,照片看上去似乎没有真人漂亮,特别是身材,真人是前凸后翘的,皮肤也白嫩,可照片看上去就一般了。

 

    原来她叫苏陌燃,是经管学院的一只辣椒,与工管系系花林小雨是闺蜜,两人从小长大,情同姐妹……

 

    楚材从帖子里面了解到这些信息,然后又随意的浏览了一下其它帖子,就把电脑给关了。现在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如何躲过下午三点的篮球赛。上场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就现在这个状况,走路都勉强,若是真上了场,怕是被人随便碰一下就倒地不起了。

 

    可偏偏想要躲什么,便来什么。他脑中刚闪过无数念头,老三刘洋就从外边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两个身材高挑的女生,看装扮应该是学院的拉拉队成员。

 

    “哈哈,小子,你起床了!原本还给你备了两个美女呢!”刘洋冲他挤眉弄眼,“既然起来了就走吧,时间改到了一点一刻,还有十多分钟!”

 

    “老三,我不是说了吗,今天真不行……”

 

    “什么?你小子竟然说不行?你让这两美女说说,男人能说不行吗?”刘洋闪到一边,把那两高挑美女推出来,两个美女张嘴轻笑,说道:“楚帅,赶紧呀,大家都等着你呢,你可不能让我们这些球迷失望哦。”

 

    楚材有些无奈,他耸耸肩,说道:“我还没吃饭呢……”

 

    “这个好办,咱们打完球喝啤酒去,让这两美女相陪怎么样?”

 

    “我们没有意见哦。”两个美女笑眯眯,“能够与楚帅一起吃饭我们可是期待很久了哦。”

 

    楚材再找不到理由了,刘洋也不给他寻找理由的机会,半推半拉的把他弄出了寝室。楚材觉得他这样拉扯着自己不好看,而且还有两高挑美女在侧,所以就自个儿往球场走去。

 

    还没走多远呢,他的两条腿又开始打晃了,额头上汗珠也颗颗饱满往下滚落。

 

    “我说小子,你真的假的啊,装得这么带劲……”

 

    “作孽啊,老三!你这是作孽啊!”楚材欲哭无泪。他是豁出去了,待会在球场上实在不行,倒地装死,吓死那帮禽兽!

 

    一点一刻,机械学院对抗冶金学院,所有球员悉数上场。

 

    两大学院的拉拉队站在一旁,个个身材高挑火爆十足。当然,这些拉拉队可不是出自两大学院本身,事实上,两大学院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女生,这些拉拉队都是各自学院请的外援,楚材也不知道她们来自于哪个学院,不过质量还真没的说,个个身材匀称,性感十足。

 

    楚材站在场中间,现在烈日炎炎,他在想什么时候倒下比较合适。就他如今这种状况,最好是立刻倒下,可现实情况不太允许,就算中暑,那也得跑上一段才行啊,刚上场就倒下,实在是太丢脸。

 

    不过丢脸总比丢命强,他权衡再三,想着如其待会被人一撞就上天,还不如现在倒下装死!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双眼一翻,倒地不起!

 

    ……裁判正准备吹号子开场呢,突然有人来这么一下,全乱了!

 

    刘洋也一个箭步冲上去,面色发白吼道:“靠!真的没吃饭啊?!”他背起楚材就往校医务室跑去,其它看球的人都站起来,打听是谁晕倒了。

 

    “楚大帅啊,昔日的远投神射手!”

 

    到了医院,刘洋急吼吼的还没有说话,楚材就睁开了眼睛,无比虚弱的说道:“医生,我中暑了……”

 

    ……

 

    就这样,楚材在学校的医务室睡了两天,病例上写的是:体力消耗过度造成的虚脱和严重中暑……

 

    当他精神奕奕从医务室走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简直要泪流满脸,双腿有力的感觉真的太好了!他使劲的跺跺脚,感受一下脚踏实地的滋味!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可能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二话不说就从他手中夺走病例,看了两眼说道:“真的虚脱了?”

 

    “泼辣妹子……”楚材脱口而出,那女生瞪了他一眼,“怎么说话呢,我叫苏陌燃,今天下午六点校门口,有人请你吃饭。”

 

    “能不去吗?”楚材从她手中接回病例,苏陌燃头也不回转身就走,“不行,到时候你必须来,我们可不想欠你人情!”

 

    楚材耸耸肩,不置可否。

    当他一个人回到寝室的时候,寝室是空的,那几个禽兽又不知道跑哪儿去野了。楚材打开电脑,照例的逛逛校园BBS,第一眼便看到一个加精贴子——救人洒脱,球场虚脱!

 

    不用看,直觉便让他相信这个帖子绝对是说他的。果不其然,当他点进去的时候,镇楼就是几张爆照。一张是他冲上去救人的照片,一张是他在球场突然倒地的照片,还有一张是他平日里的飒爽英姿。

 

    三张照片都很清晰醒目,下面还有文字解说,说是发帖者以前看过一篇报道,有个外出回家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正从窗子外跌落,她隔着几条街竟然一瞬间便冲过去接住了孩子。这种力量简直太神奇,不可思议了,这和机械男救人的姿态如出一撤啊,简直是力量和速度的大爆发!

 

    只是这种爆发之后,耗用了身体的潜能,都会造成人体数天甚至数个星期的不适和虚脱,很显然,机械男就出现了这种状况,竟然在球场刚刚吹哨开始的时候晕倒了!

 

    帖子的最后还不忘调侃一句:不知道这位机械男救人的动力是系花的美还是泼辣妹子的嘴?

 

    楚材无奈笑笑,学校真的是不乏扯淡达人啊。他关掉帖子,又浏览了一些其它的新闻,这个时候老三刘洋来电话了,说他和老大老二在校西球场打球,问他去不去。他想都不用想,必须得去啊,这两天躺床上都快生锈了,再不活动活动感受一下生命的动量,怎么能行啊?

 

    校西运动场,在蜀大还算是规模超大的。足球场,篮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场都集合在了一起,平日里没课,这里就是人堆,什么时候都不乏出来打球的人。

 

    楚材刚走过去,就看到有专业在这里上羽毛球课,几乎清一色全是女生,刘洋他们就在旁边的篮球上挥洒汗水和风骚。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楚材走过去就摇头,看他们几个禽兽,那一个像是真正打球?都是一只眼看球一只眼瞅美女,球跑到一边都没人抢!

 

    楚材冲上去,抓住就是一个远投三分!

 

    “老四,全好了?”

 

    “必须的,看我无敌的风姿你们也知道了。”楚材运球,来回过人,退至三分线,投球,进球,一气呵成!

 

    旁边有女生突然惊呼,“太帅了!”

 

    这下子几个禽兽都激愤了,都兽血沸腾了!没想到隔壁羽毛球课的妹子们也在关注他们啊!几人立时像是喝了鸡血,个个大爆发,在球框下冲撞,抢球,上篮!

 

    每次一进球,他们第一眼看的准是隔壁班的美女,可惜惊呼声再也没出现。

 

    “没天理啊,哥上篮的姿势不够帅吗?”

 

    “切,学学人家楚帅。看,又一个三分!”

 

    果然,那家伙的声音刚落,楚材的三分球又进了。隔壁班又有妹子的呼声传来。

 

    “老四,你的腿还有力吗?没有的话你就先下去休息吧,这里交给哥几个。”寝室老二杨智说道,“待会晚上哥几个请你喝酒!”

 

    “是啊,老四,老大我个子比你高,身板你比硬,就发扬发扬风格,你坐一边凉快去,卖弄风骚这种低级无趣的小事就让哥来吧!”老大方浩拍拍胸膛大义凛然的说道。

 

    楚材无比鄙视,退到球场边上歇息。几人大声疾呼,在球场散发兽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从场外走过来一个穿着短裤的高挑美女,双腿白皙匀称,上半身穿着宽松的T恤,头发盘起,看上去干净而又利索。

 

    她的到来让场上的几个禽兽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娇柔美女,来打球的?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美女已经从几男手中夺过了数次球,每一投皆中。这极大的刺激了众男的自尊心,他们开始收敛自己的眼神,专注球场。

 

    可是,那美女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球在手中,从运球到上篮到进球,一气呵成,百发百中!

 

    楚材在一边看着,觉得有些意外。今天他是第二次看到这女人了,没想到她还是个玩球的,而且球技还这么好,出人意料啊。

 

    “怎么,不过来玩几手?”那女生抱着球走到楚材的面前,“听说你是远投神射手,真的假的?”

 

    楚材笑了笑,说道:“看你皮肤白嫩,人也娇柔,没想到还会玩球……”

 

    “你这是取笑我还是调笑我?”这女人自然是苏陌燃,她盯着楚材,把球卡在腰间说道:“敢不敢上场?”

 

    楚材笑笑,看到场上几个禽兽正冲着他挤眉弄眼,最终还是站了起来,点点头说道:“那就玩玩。”

 

    ……

 

    那几个禽兽平时都在外边野,极少关注学校的BBS,而且也没亲历救人事件,所以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个行动麻利身材高挑的美女就是那个泼辣至极无人敢惹的苏陌燃。

 

    当然,就算他们知道了,是狼就不会放过任何晃到眼前的羊。

 

    球场上,几男围着苏陌燃,随着她的身影而动,只有楚材在外围随意的晃荡,拣几个露水球。可苏陌燃似乎存心想要挑战他似的,每次控球运球都从他身旁穿过,楚材也不客气,总是在最后投篮上篮的关头让她功亏一篑!

 

    当然,每次楚材控球运球的时候,苏陌燃绝对会一马当先的冲上去,但效果似乎不大,楚材随意的一个三分球都是百发百中。

 

    最终,整个球场的气氛越来越怪异,其他几人相继打了酱油,退到一边观望。而球场中心就剩下楚材和苏陌燃,一个屌丝男,一个极品女。两个人谁也不让谁,也根本不在乎身体的碰撞,抢球,卡球,上篮,远投,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场外越聚越多的围观人群。

 

    苏陌燃身材高挑,每次卡球都会弯腰,屁股也会相应的翘起。而且她穿着短裤和宽松T恤,勾腰卡球的时候,楚材都会看到她胸前那对细嫩饱满的白肉。而且,这样的机会很多,起先他还有所回避,但是打着打着他就懒得回避了,甚至还总想刻意的看上几眼。

 

    苏陌燃起先似乎没有察觉,不过后来就感觉不对劲了,眼中也闪过一丝恼怒之色。她的力道也开始大起来,卡球几乎都是把楚材抱在了怀中,这让楚材很没面子。不过周围看球的人却大声吆喝,像是打了鸡血。楚材一个熊爆发,就把她给荡到一边,然后起跃投篮,又一个进球!

 

    轮到苏陌燃控球运球的时候,楚材也不闲着。他是男生,可没那么多顾忌,所以风格非常随意。他卡球位置极近,几乎是贴着苏陌燃的身体,然后双手不断的上下划动,企图阻拦苏陌燃的运球。可是苏陌燃却不从容就范,转身想从别的方位突破,结果一转身楚材的右手就抹在了她的屁股上,然后一直划到大腿根。别说,女孩子的身体就是富有弹性,楚材虽然是无意中的触摸,但是依然带给了他异样的触感。

 

    当然,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在球场上,身体的碰撞是不可避免的。楚材触碰到她的屁股也是无心之失,可苏陌燃却感受到屁股上突然出现一只热气腾腾的大手,她猛然一个转身,运球朝正前方撞来!楚材原本还以为她要从刚才那个方位突破,所以身体也一往无前的冲上去,结果两人正好撞在一起!

 

    苏陌燃被撞了个人仰马翻,楚材也被拉着倒地,正好扑在了她的身上,嘴唇还极不凑巧的吻在了她的胸前。

 

    当然,楚材这个时候可没心思关注那些,他的膝盖被水泥场地擦出了血花,有些微微疼痛。他坐到一边,苏陌燃也从地上爬起来,她倒没事,屁股先着的地。

 

    “你自己倒下就行了,干嘛拉着我一起摔?”

 

    “我喜欢!”苏陌燃挑着脖子说道,“谁让你打球的时候不老实。”

 

    楚材有些无语了,说道:“打球有些磕磕碰碰很正常啊,难道你不让我拦你?”

 

    “哼,没谁不让你卡球!”苏陌燃蔑视他,“别以为我没看到,要不是你球技还行,看我怎么治你!”

 

    楚材摇摇头,说道:“女孩子要矜持,别动不动就……”

 

    “你管我?”苏陌燃从地上抓把细灰,一下子抹在他流血的地方,“男人不能小肚鸡肠,摔你一下能死人?”

 

    “好,就算死不了人,可你也不能抓把灰给我止血啊!”

 

    “男人要那么金贵干嘛?管它是灰还是药,能止血就行!”苏陌燃转身就朝操场外走去,“别忘了今晚六点校门口!”

 

    “能不去吗?”

 

    苏陌燃又回过头来盯了他一眼,说道:“是男人就爽快点!”

 

    楚材就又只能摇头耸肩了。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进入文海阅读先睹为快!!

↓↓↓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