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把文·胸甩在我脸上,让我跟她回家……

深夜污小说 2018-09-13 16:51:05

第1章 良家少女

我叫陈贾,在一家饭店的厨房上班。


今天中午,我进仓库拿酱料,结果刚打开门就听见一浪浪曼妙的叫喊声,然后是厨房大佬胖子的骂声,接着一只粉红色的文胸砸在我的脑袋上。当时我还不知道那是谁的文胸,直到上班时老板娘走出来,看见她胸前一片不协调。

天啊,竟然是她,她和那死胖子有一腿?

雷死我了,老板娘还不够三十岁,虽然是寡妇,但保养的跟小姑娘差不多,身材相貌都很出色,她到底看上近四十岁的胖子什么?

我郁闷了一整天,到了晚上搞完卫生下班,已经九点钟,老板娘站在门口,在等待关门。

老板娘穿的很性感,散着柔顺的秀发,纯白色的职业装紧紧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子,前面领口处显露出白色花边,两颗纽扣没扣,能看见黑色蕾丝文胸的花边。她的制服裙下露出穿着浅肉色丝袜的笔直浑圆小腿,黑白衬色的高档凉鞋带着半高鞋跟,这是一双足以令恋足癖疯狂的脚。

她的脸是标准的瓜子脸,弯弯淡淡的眉下是迷人的杏眼,她鼻子非常小巧、立体感非常强,嘴唇眼看就特别柔软、性感,时刻散发着令人无法不冲动的吸引力。

因为已经没有别人的缘故,我显得很局促,不敢和她打招呼就打算离开,结果她突然喊住我:“小贾,你已经入职两个多月,人不错,勤快,嘴巴严,我打算给你涨两百块工资,你回去洗个澡以后到我家里来,我们要重新签个劳动合同。”

签合同需要去她家?思考着这问题,我机械地走了出饭店,往宿舍方向而去……

半小时以后,我来到老板娘家门外,深吸一口气,敲门。

十秒钟不到,门打开,老板娘明显是刚洗完澡,披在双肩处的秀发还一片湿漉漉。她身穿白色带黄花的丝质长裙,肩上是吊带样式,很性感,而且里面真空。她脚下没穿鞋,就那样脱着脚,那一只只脚趾精致的像白玉般迷人。

就在我发愣间,她伸出莲藕般雪白的手臂拉了我一下,让我进去,她把我拉到沙发坐下的期间,我蹭到她的胸,心如鹿撞。

她家装饰的很奢华,大大小小无论什么物件都是高档货,尤其沙发,坐上去感觉坐在美女的腿上一样舒服,我这样的俗人是第一次进这么高档的家,所以显得紧张。尤其发现她坐在对面,脸上挂着微笑盯我的时候,一颗邪恶的心几乎要跳出来。

我完全不敢说话,连她给我递茶,接的手都在抖,她发现了,笑道:“你别紧张嘛,我不会吃了你,除了和你重新签劳动合同之外,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能帮的我肯定帮。”

“我想换厨房,除了你之外,全部换掉,然后你帮我看着新厨房,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向我报告。”

“全部换掉?”我很吃惊,全部换掉不是包括厨房大佬胖子?我靠,我是胖子的人,留下我啥意思?我随即道,“全部人是包括老大?”

“对,我知道厨房是承包制,你跟的是胖子,不过我告诉你,胖子这人很缺德,进货吃差价、拿回扣,一个月至少弄走我三万块。”

“不会吧?他虽然人品不咋滴,但你们的关系……”

“我们是早就认识,他那时候是大厨,我是楼面领班,我们有过一段,然后我嫁了人,三年前那死鬼走了,我用他留下的钱开了这家饭店,找了胖子负责厨房,我以为凭过去的关系,他不会坑我,谁知道他把老娘什么了还要坑老娘的钱……”

这女人愤怒起来竟然一嘴脏话,汗一个。

看我一脸惊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尴尬笑了笑又道:“有点激动,说回来,我已经认真观察过,整个厨房就你最可靠,而且最方便下手,你不是负责调全厨房的酱料么?你在酱料里加泻药,但为了安全只能在当次用的酱料里加,而且出品留样方面要做手脚,这样工商局查不出来。剩下的事我来办,我会解决胖子,绝对不会牵连到你,胖子走了以后给你五千块报酬。”

这太灭绝人性了吧?整走胖子可以用别的办法,害客人干嘛?那是生日宴,受邀的一个个吃完拉肚子多丢主人脸?这女人真奇怪,即便不闹到工商局,不要赔钱?而且声誉何去何从?这事传出去以后饭店要不要开?当然这是她应该考虑的事情。而我应该考虑的是,性质严重不严重,她说查不出来,到底是不是?鬼知道。

看我默不作声,老板娘又道:“除了五千块,我还有别的报酬给你,你跟我来……”

她把我带到大厅角落的电脑桌前面,打开液晶电脑的屏幕,显示出一个视频窗口,里面的环境是老板娘的闺房,床上正坐着一个低头看杂志的苗条小女人,她身穿米黄的衬衫,宽松的领口荡开着,迷人至极。

我目不转睛看着,耳边飘起老板娘陈美娘诱惑的声音:“只要你答应帮我做那件事,你就可以进去房间为所欲为了,这是我表妹,绝对的良家少女呢!”

我狂咽口水,就那刹那,视频窗口里的女人抬起了头,精美的脸顿时呈现出来,我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我勒个去,这绝对不是她表妹,而是隔壁街小红美发店的万人骑。

这贱人忽悠我……

我被恶心了,恶心这个万人骑的同时,更恶心老板娘,但我不能拉开架势吐槽,我只能道:“对不起,我喜欢男人。”

老板娘原本在笑的脸立刻僵住,好像我有传染病似的,下意识地站开两步,觉得不对,又走近一步,抛着媚眼道:“小贾,你这个……太浪费了哈,那种事和女人比和男人要舒服,异性和同性是不一样的滋味。”

我给了她一个假笑道:“老板娘,你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你试过?”

第2章 敷衍

“我去。我没那习惯。”


“没试过就没说服力,我的劳动合同等你搞定胖子再说吧,今天当我没来过,对不起。”

为五千块搞坏原则,我还不至于穷到那种地步,况且唇亡齿寒,我帮她做那么灭绝人性的事,她不会在身边放一颗炸弹。

阴我倒说不上,因为那样她自己亦会很麻烦,只会找借口让我走。

至于她被那个死胖子坑,依我看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他妈和胖子欢乐九重天的时候不说坑?完了才立牌坊,一丘之貉而已!

看我准备走,她突然一把拉着我的臂膀道:“小贾,这不是很困难的忙,我还没有求过谁呢,你忍心让我失望?”

她整个柔软的身体贴的我非常近,迷人的体香又肆无忌惮地钻进我的鼻孔,勾引着我的欲望。在忍不住就要犯罪前,我快速道:“其实你可以另辟捷径,不一定非要这样灭绝人性,你这样要害死许多人,指不定最后还坑了自己,三思而后行吧!”

“我思来想去就这办法比较靠谱,你不了解胖子,我了解,我不会选择错,真不会有事,我已经打好关系,这个生日宴不是胡乱安排的,有人会帮我说话,不会闹很大,就内部解决,主要是建这样一个平台弄走胖子,你想想,饭店是我的我不会坑自己是吧?”

她抓着我的手臂,那架势就像赖上了我一样,神情妩媚,声音比刚刚温柔好几倍,已经接近发嗲的状态:“小贾,我很高兴你能替饭店着想,你是一个好员工,既然这样你就当帮饭店行不行?”

“我回去想想再回答你吧!”

“托词吧?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女人,你开条件,只要能接受的我都会满足你。”

很诱惑,满足我,但想想还是一个坑,什么才是她能接受的?如果她都不能接受呢?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了:“我回去好好想想。”

老板娘脸上升起了几分郁闷:“小贾,你这是在敷衍我。”

“我人品没那么差,我绝对会告诉你我干或者不干,不敷衍,反而是你……”我看了电脑显示器一眼才继续道,“好像在敷衍我。”

老板娘亦看了一眼显示器,明显有点心慌,却理直气壮道:“我答应你的绝对能兑现。”

“那好,我要你表妹,我说的是你真正的表妹,明天见吧!”说完,我往门方向走。

“不是,这就是我真正的……表……小贾……”

我回到宿舍,发现大家都睡成了死猪,只有和我关系最好的五厨东小北的床位空着。这家伙平常很少这么晚不回来,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等了好久他没给回,我才洗澡睡觉,结果九点半钟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让我带上六千块到派出所赎东小北。

尼玛,六千块。

东小北出了什么事?我很担忧,我找胖子请了假就匆匆跑了出去……

派出所的会议室里,我见到被铐着手铐的东小北,这家伙还一身伤,脸上有血迹,额头捆着纱布,我原本想开骂,看见他这状况,骂不出来。

等我坐下了,东小北也开了口,我总算弄清楚怎么回事,原来是这家伙昨晚和楼面领班朱珠吃夜宵,朱珠被隔壁桌三人男人调戏,是对方挑的事,不过却是他先动的手。这事报警以后,警察说了,可以赔钱私了,不赔钱就拘留!但六千块,我没有,他也没有,让我来是当跑腿来着,他给我写了一张预支工资申请表,我帮他拿回去找胖子预支三个月工资。

我匆匆离开派出所,回食道找胖子简略地说了一遍东小北的情况以后,开口预支工资,胖子竟然黑着一张脸道:“没钱就别惹事,惹了有本事自己解决。”

我好声好气道:“老大,这是意外,你帮帮忙,反正都是东小北的工资,预支而已。”

“你读过书没有?会不会算账?”胖子瞪着眼睛,逼视着我道,“要是他出来以后跑了,是不是他的工资?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这风险我该承担?”

“东小北不是那样的人。”

“知人口脸不知心,我劝你少管闲事。”

我愤怒了:“这是跟你做事的人,你要这么绝情?又不是要你私人拿六千块出来,是跟公司申请,你签个名,我去找财务。”

胖子也愤怒了:“你吼个屁,你那么有义气你帮东小北搞定,别跟我吼,妈的,你的休假取消了,你要帮东小北你用业余时间,不然我扣你钱。”

胖子骂完快步走出了大厅,消失在视线范围以内,我没有追上去,因为肯定是白搭功夫,这死胖子绝情绝义,求他倒不如求财务。

两分钟以后,我带着失望从财务部办公室走出来,财务说了,她可以给钱,但必须要有胖子的签名,让我先找胖子,我找个屁啊?

没办法,我只能回派出所找东小北商量别的计策。不过就在我刚到派出所门外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老板娘的来电:“小贾你刚刚去找财务借钱?六千块呢,你很等钱花?”

她刚刚不在饭店里,竟然知道的这么快?我连忙道:“财务没有告诉你我借钱的原因?”

“没,我刚回来,我就知道胖子不给你签名,其实我可以直接借,就算是给都没有问题。”忽然,老板娘话锋一转道,“不过你得帮我做事。”

就知道她会这样,我果断地挂断电话,往派出所里面走。

十分钟后,我从派出所走出来,我已经和东小北商量过,没其它办法,这家伙认识的朋友不少,但愿意借钱的一个没有,所以我还得回去找胖子,否则只能答应老板娘做缺德事。我其实真想选择后者,虽然做的是缺德事,但至少老板娘把我当人看,胖子压根不把我当人看,但是,最后给他一次机会吧!

我很快回去找到了胖子,这次我就一句话,到底签不签名?胖子给我回了三个不签!

给脸不要脸,尼玛,你无情,休怪老子无义。

第3章 我的钱呢?

我没有任何纠缠,转身就直接出了美食城,在路边找了一个士多店要了一瓶饮料坐下来,给老板娘发短信:我可以帮你,但除了要六千块之外,我还有两个条件,第一,东小北必须留下,第二,必须不能连累我们,如果你骗阴我,只要我死不去,死的绝对是你。


短信发出,我点燃一根烟抽着等待回复,老板娘倒是干脆,直接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儿?随即五分钟不到,我面前停了一辆红色思域,这是老板娘的车,她从车里下来,带来一阵惊艳,把路过的行人,包括士多店老板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她身穿暗红色的短连衣裙,黑色丝袜,黑色的精致高跟鞋。她没怎么化妆,只是卷起了长长的、闪亮的睫毛,唇彩色泽很亮,看上去要多娇美有多娇美。

老实说,看见她这身打扮,我浑身就有点发热,脑海里浮现一些很嗨的画面。

很快,老板娘走到了我的面前,她把手里拿的包包放在桌子上,人坐下来。她裙子胸开真的很低,她坐下来比我矮整整一个脑袋,我从高处看下去,很美。

而她发现了我的目光,但她没有去拉自己的领口,反而还挺了挺腰,故意勾引我似的,受不了啊,真的受不了。

我咳嗽了一声道:“我的钱呢?”

“拿来了哇。”老板娘眨了眨眼,优雅地拉开包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只信封递给我道:“数数看看对不对。”

“不用,如果你骗我,吃亏的绝对是你。”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贼精贼精的,就是平常不爱表现,不过我肯定我不会看错你,你能帮我很大忙。”她用一种看透了我的目光看我,有四五秒后目光落在我喝过的饮料上,看还有半瓶,立刻拿过去打开喝了两口道,“石榴汁不错,我喜欢喝。”

我靠了,我没发现她是这么随便的人,她不觉得恶心?我觉得恶心,所以她喝完递回给我的时候,我道:“你那么爱喝你喝吧,我买错了……”

“是么?”她对我眨了眨眼睛,“小贾,不用把自己武装的浑身都是刺,虽然……嗯,虽然我很想吃了你,但我不会吃反抗的你,我得让你主动让我吃我才吃。”

我一身鸡皮疙瘩:“你没有其它话要说?如果没有,我赶时间。”

她认真起来,不再带着令人恶心的表情,语调正常道:“你对我的计划有什么意见?”

“没意见,你自己考虑清楚以后告诉我怎么实施,怎么撤退,怎么合口供,我照做就是。”

“不会有警察,那来的口供?就工商局和防疫站来转个圈,这两方面的关系我已经搞定,你完全不用担心。”

“这样最好。”我把桌子上的香烟拿上,站起来,“药你给我,然后告诉我行动时间,我走了……”

“等等,这个你看看……”她快速拿出手机,调出一张很清晰的照片给我看,“姐妹花,很漂亮吧?虽然不是我表妹,但绝对百份之一百不是小姐,事成以后我让她们陪你,呵呵,当然我也可以陪你,要不我们三个一起陪你?”

我心里恶寒着,嘴里不甘示弱道:“你记得说到做到。”

“一定哦。”

我快步走出去,脑子里是刚刚看的那张照片,那对姐妹花美爆了,我倒不介意,不过她说的是真话?

乱七八糟想了一会,我才把杂念挥去,转而想合作的事。其实关于计划方面我有意见,不过我觉得说出来不好,出了事罪名更大,参与策划啊。现在我只执行命令,用我自己觉得安全的方式,我不需要和她多说。至于她说已经和工商、防疫打好关系,这事我信,就她长那么漂亮,只要稍微骚一把,事情不难搞定。

我觉得费解的是,既然她这方面能手眼通天,为什么不直接点弄走胖子?大概唯一合理解释是他们之间除了关系混乱,在生意里面亦做过不少黑心勾当,她怕胖子破罐子破摔,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让胖子滚蛋,能不撕破脸皮尽量不撕破脸皮,这女人很精明、很阴险,甚至很危险。

到了派出所,把六千块一交,办好手续,我救了东小北出来,不过我们都没什么心情,东小北大概在后悔吧,就这样丢了六千块。我则在想老板娘的事情,我等于为了东小北把自己卖了,还不能告诉他实话,只是说这是我跟朋友借的钱。

已经两点钟,太阳很猛烈,就那么走着很热、很累,经过一个快餐店的时候,我对东小北道:“先去吃点东西吧,你已经饿了一晚上。”

东小北道:“吃毛,回去找那死胖子算账去,王八蛋,我做事还算可以吧?出了点问题帮帮我都不行。”

“你想这个干嘛,他帮你是人情,不帮你是道理。”

“屁道理。”东小北很愤怒,“这算哪门子道理?他是我老大,做到老大的职责了?”

“你算了吧,事情过去了,你知道这样想你当初别打架。”

“那种情况换谁都得打吧?”

“你最白痴的是自己打,明知打不过,打了还不能逃,你该叫上我。”我搂着他的肩膀,“走,先去吃饭。”

东小北还是骂骂咧咧,进了饭店点了个套餐饭,慢慢才平静下来,结果吃完饭回到宿舍楼下,这丫又开始发作,非得去饭店找胖子,说要辞职。

他妈的,他辞职我就什么都白干了,况且我真不觉得走了很爽,亲眼看着胖子滚蛋那才爽好吧?

我拉住他道:“你累不累?过几天再说,胖子那样的人会有报应,我保证。”

“我就咽不下去这口气。”

“那也得咽,你不能辞职,而且就算他让你一起走你都不能走,别再跟他,不跟他不至于混不下去,赶紧回去睡觉,我回去上班。”我把东小北推进了楼梯。

东小北还想说点什么,最终没有,转身往楼上走。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广州内衣价格联盟@2017